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五十话 前「魔王」,找出答案
    到头来,我整个晚上都睡不著,天已经亮了……

    敲门声响起。

    「……失礼了。」

    是拉蒂玛的嗓音。听见她平静的说话声后,她立刻走了进来。

    「今天您也已经起床了吗?」

    换做是平常,我多半会苦笑著回她说:「非常抱歉,照料我这个人真令人不来劲。」但现在,我实在没有这种心情。

    但拉蒂玛对我的情形并不表示关心。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还请您去一趟餐厅。」

    她淡漠地、事务性地告知,我仅点头回应便站起身。

    接著我从她身后跟去。

    ……途中……

    「拉蒂玛小姐。」

    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开口。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对她的背影问出了问题。

    「如果……遇到把莉迪亚大人和你自己放在天平上衡量的时候,你会──」

    「真是个蠢问题。」

    她的声音像是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为了莉迪亚大人,我『什么事』都肯做。」

    她断言得堂堂正正,毫无迟疑。这个女生是真心说只要是为了莉迪亚,什么事情都做。

    ……相反的,我是为了什么犹豫呢?

    到头来,我仍找不到答案,就来到了餐厅,在宽广的空间里和大家一起围坐一张餐桌。

    「今天拉蒂玛的饭菜也好好吃啊~!」

    「……小的惶恐,莉迪亚大人。」

    「再来一碗!」

    「你真的很会吃耶。」

    「哼哼!人家正在发育嘛!」

    「……正在发育?」

    「怎样啦,吉妮!有话想说你就说出来听听啊!」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要说~但愿可以顺利长大喽~……主要是胸部。」

    和乐融融的早晨光景。

    伊莉娜与吉妮都已经习惯了这个时代的席尔菲,建立起和现代的她之间同样的关系。

    这样的情形下……

    我则一句话都不想说,默默地把饭菜送进嘴里。

    ……没有味道。

    感觉就像舌头没有神经。

    想来这一切的原因,都在于昨晚发生的事。

    「只要把这份心意……!把这份心意!原原本本地告诉她!就不会弄成那样了!」

    「那就做出和我一起犯下最后一份罪孽的觉悟。」

    这样一来,就能拯救莉迪亚。然后……我就能够赎清自己的罪。

    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赎罪。

    ……那我为什么会犹豫呢?

    是因为不只「魔族」,连无辜的人民也非杀不可?

    还是说……我对于亲手杀了莉迪亚这件事,怀抱的罪恶感不如罗格那么重?

    ……或许真是如此。

    以前,我和吉妮有过的对话,忽然在脑海中苏醒。

    那是校庆结束后不久的事了。

    「亚德,你是『魔王』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立刻做出了回答。我说──不,我不是。

    我下意识地声调带刺,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感情用事,然而……见到罗格(另一个自己)就让我懂了。

    我想逃避。想逃避「魔王」这个称号,也就是……想逃避自己的过去。

    我想忘掉自己犯下的罪,去过这一段叫做亚德•梅堤欧尔的人生。

    亚德的人生,和瓦尔瓦德斯的人生不一样,充满了开心的事情。

    所以──

    ……啊啊,真是够了,连我自己都觉得想吐。原来我是个这么自我中心的人吗?

    杀了自己的好朋友,还想得到救赎。

    实在太自私了。这种想法应该唾弃。

    ……就是因为有著这样的自私,我才会犹豫吗?

    愈思索,就愈是加强自我厌恶。

    结果──

    「唷,亚德。你今天有空吗?应该有空吧?」

    「咦?」

    「今天一整天,你要陪我。行吧?」

    我在不解中,朝莉迪亚脸上看了一眼。

    ……她那清澈到了极点的眼睛,射穿了我。

    看到她这彷佛看穿了一切的眼神,我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

    但不管怎么说……

    「……我明白了。」

    要拒绝她,我终究办不到。

    ……吃完早餐后,莉迪亚立刻牵著我的手,带我上街。

    王都金士格瑞弗的活力,远非前线都市乙太所能相比。

    毫不夸张,这里就是古代世界最繁荣的大都市。我和莉迪亚就走在最繁华的地方……

    「喔喔!那边那位小姐!今晚愿不愿意和我共度热情的一夜呀?」

    ……这个色情狂──更正,是莉迪亚,让我看够了她到处搭讪人的光景。

    到头来……

    「喔,亚德!你也试试看啊!连泡妞都不会,可没办法变成独当一面的战士啊!」

    还硬逼我去搭讪……

    「为什么就只有你受欢迎啊!开什么玩笑!」

    然后被施加了蛮横的暴力。你才不要闹了。

    ……这是为什么呢?

    说真的,我为什么会把这样的家伙当好朋友呢?

    「臭家伙!那我们就来比谁吃得多!」

    这种像是长不大的小孩似的笨蛋……

    「再、再来,换比那个……比、比跑步……恶噗。」

    这种跟我一点也不合的家伙……

    「啊啊~够了~!你至少也输个一次吧!你这大笨蛋,个性也太差了吧!」

    「……可以请您不要一比输就揍人吗?」

    这种个性糟透了的大笨蛋……

    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呢?

    ……我愈想愈觉得火大,于是还手了。

    「唔恶!你、你这家伙……!竟然用拳头打玉女的脸,真的烂透了啊,喂!」

    「玉女?玉女在哪里?我眼里只看到野蛮的母猴子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宰了你!」

    我们吵著无聊的事情,不去顾虑旁人,大打了一架。

    真的有够火大。

    哪儿都找不到这么让我不爽的家伙。

    哪儿都找不到这么跟我相反的家伙。

    最重要的是……

    哪儿都找不到,「愿意」对我这么不客气的家伙。

    「唔喔啦!」

    大概是被这些无谓的思考给拖累,让我躲不开平常躲得开的一拳……

    我的脸被打个正著,就这么呈大字形,倒在大马路的正中央。

    「爽啦!我打赢啦!」

    这个笨蛋给我摆出一脸得意的表情,挺起她那不知道在大什么的胸部。

    她灿烂的表情,让我看了就火大。

    ……啊啊,真的,这家伙有够讨人厌。

    「这样我就全战全胜啦!」

    「……请问您在胡说什么?您仍然是败多胜少喔。」

    「少啰唆!打架打赢的人就是全胜!这是我现在决定的!」

    「……你白痴啊?」

    我忍不住用本来的口气说话,但我已经不在乎了。

    反正一切应该都已经被她看穿了。

    无论是我平常在扮演亚德•梅堤欧尔这件事。

    还是我所苦恼的事。

    ……我愈想愈火大,于是送她一记扫腿。

    「唔喔!」

    这一脚漂亮地命中。莉迪亚一脸狠狠栽在铺了石板的地面上。你活该。

    「你、你这家伙……!太卑鄙啦,喂!」

    「这要怪您自己被扫个正著。」

    吵著吵著,第二回合开打了……

    「呼、呼……这样……就是我赢了吧。这样一来……就是我全胜。」

    「你这笨蛋……在说什么……鬼话……这种……不算数啦,不算数……」

    我们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丑态毕露,难看地吵嘴。

    不知道看在第三者眼里,会是什么样子。

    ……多半会觉得这两个家伙蠢得可以。

    啊啊,我为什么在做这种白痴的事情呢?

    一想到这里,就愈想愈好笑。

    「呵、呵呵……」

    看来对面的笨蛋也有了一样的想法。

    「哈哈哈哈哈……」

    莉迪亚笑了一阵,重重呼一口气。

    「怎么样?郁闷的心情都赶走了吗?」

    她以率真的眼神,说出这样的话来。

    ……果然被她给看穿啦。

    「您明明是个笨蛋,只有直觉真的很敏锐啊。」

    「少啰唆……所以,怎么样?」

    我摇摇头,回答说:

    「……如果为了找回失去的事物、失去的重要之人……必须牺牲自己的一切,那您会怎么做?」

    只这么问,多半会令人不明所以。相信任何人都不会理解我的心理。

    然而……莉迪亚却一脸像是对学不会的小孩觉得没辙的表情。

    「你会用飞行魔法吧?」

    「……会又怎么样?」

    「跟我来,我有东西想让你看看。」

    她说完就轻轻飞起……

    飞向了蓝得令人厌恶的晴空。

    在天上飞了几小时,蔚蓝的天空已经逐渐转变为橘红色。

    我一边跟著莉迪亚飞在天上,一边思索。

    如果她对先前那个问题立刻点头,也许就能多少挥去我的迷惘……也许我就能够下定决心,和另一个自己成为真正的「魔王」。

    失去一切,但至少拯救莉迪亚……

    最后,被她亲手所杀。

    也许我会能够答应这样的未来。然而,莉迪亚不点头。

    这是为什么?

    我刚想到这里──

    「大家叫我什么英雄啦,『勇者』啦,但我没那么了不起。不,反而……觉得被人这么称呼,也许就证明了我是个没救的人。」

    暮色中,莉迪亚喃喃自语。

    她是基于什么样的意图说出这样一番话?但在我问起她的真意之前……

    「……到啦。」

    莉迪亚一句话刚说完,就开始下降。

    我也跟著照办……下降到了地面。

    那儿有的只是一片废墟。

    相信以前,这个地方曾经是个很壮阔的城郭都市。

    如今,许多建筑物都不成原形,哪儿都看不到人。

    「这里是……」

    「这里,是我犯下的罪。」

    莉迪亚露出苦涩的表情。

    紧接著──

    我们四周突然发生大量的黑雾……

    这些雾气逐渐变成骷髅的形状。

    「……死者的余声(Ghost)?」

    人死之际,都会发出某些思念。

    当这种思念实在太强,就会一直以思念体的型态,永远留在原地。

    死者最后发出的意志洪流,就是死者的余声。

    而这些家伙──

    死后仍然留下,表露自己的感情。

    「莉迪……亚啊啊啊啊啊啊啊……!」

    「恶魔、恶魔、恶魔啊啊啊啊啊啊……!」

    「把我的小孩还给我啊啊啊啊啊啊……!」

    「下地狱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些全都是对莉迪亚的恨,对莉迪亚的杀意。

    死者的余声在她周遭翻腾,散播诅咒的怨念。

    但它们是没有实体的思念体,因此无法对活人造成肉体上的影响。

    然而……精神就不一样。

    莉迪亚露出难受的表情,喃喃说道:

    「还是很难熬啊。就算知道非面对不可,还是忍不住会想逃避。」

    她的表情,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

    我下意识地开了口。

    「这到底……」

    「刚刚不也说过吗?这些就是我所犯的罪。这里曾经是只有『魔族』居住的都市。然后……我们以前进攻了这里。因为这里是战略上的要地,是个说什么都非得拿下不可的地方。」

    莉迪亚以忏悔般的面容,继续说道:

    「攻陷城池和打倒将兵,都很简单。可是……占领却很困难。平民不但不听我们的话,还夜袭我们……」

    莉迪亚以颤抖的嗓音,说出了结果。

    「我们……把平民杀了个精光。不分老幼妇孺,一个都不留,全都杀光……要是不这么做,我们就会有人牺牲。所以,我们采取了最适当的行动。」

    莉迪亚的眼睛终于浮出泪水。

    她的表情里,有著强烈的后悔与自我厌恶……

    我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说来,连这件事本身……都是我第一次听她说起。

    ……看不下去。

    我这么想,开口想缓颊,然而……

    「对方不都是『魔族』吗?既然这样──」

    「你要说那就没有办法?杀了他们也不是罪?……我可实在没办法这么想。」

    莉迪亚拒绝了。

    她拒绝了所有用来原谅自己的藉口。

    「人类和『魔族』哪里不一样了?人类把『魔族』当成怪物对吧,觉得这些家伙很可怕,就和魔物没什么两样,对这点深信不疑……我以前也是这样。可是,我发现这是错的。不管是人类还是『魔族』,骨子里都一样。」

    所以──

    莉迪亚先述说出这样的前提,然后勉力挤出了接下来的话。

    「我就只是个杀人凶手。我有这个自觉,但之后还是继续弄脏自己的手……真正该叫做怪物的,应该是像我们这样的人吧。」

    对于这样的结论,我完全无法反驳。

    你才不是什么怪物。

    你不也是为了大义,无可奈何才这么做的吗?

    这种罪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扛。

    在意也没用。

    ……然而,所有的话语都并未通过喉头,就消失了。

    莉迪亚不想要任何安慰或饶恕。

    因为她……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啊,已经决定了自己的死法。我要战斗、战斗、战斗到最后。如果能够打造出一个世界,让人类不受任何人威胁,如果可以……最好『魔族』也一样,让所有人都不用悲伤难过……到时候,我想要尽可能死得凄惨。」

    这就是我唯一能够原谅我自己的方法。

    莉迪亚这么说了。

    她的眼神是那么清澈,没有丝毫迷惘……

    像是完全封杀了所有的反驳、所有的反对……

    在我看来,这样的眼神好残酷。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站在原地,莉迪亚对我一声轻笑。

    「我不值得任何人扭曲自己的信念,又或者不惜牺牲自己来救我……不管我走上什么样的末路,谁都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没有这种事。

    我想这么反驳,但办不到。

    因为我已经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没用。

    这种时候,莉迪亚绝对不会改变心意。

    她的自我厌恶与罪恶感,以及随之而来的目的意识……

    已经在她心中转变为信念。

    所以……

    「……那我们的心情会怎么样?如果您那样死掉……!」

    我只能像个孩子似的闹别扭。

    莉迪亚摸著我的头,用开导似的语气说:

    「不管怎么样,罪都必须去清偿。至少,我要是不这么做……就没有办法死得抬头挺胸。我觉得怎么活也很重要没错,但怎么死更重要。所以……」

    她直视我的眼睛。

    她的眼神,仍然像是看穿了一切。

    相信实际上……她也感知到了一切。

    莉迪亚知道一切,却还对我说:

    「不要改变我的死法。」

    她满面的笑容,有著几分落寞。

    看著我的眼神,带著几分过意不去。

    然而……却又像是在表明,她绝不打算改变心意。

    ……莉迪亚。

    如果这就是你的心愿,我……!

    暮色渐浓的天空下。

    莉迪亚所犯之罪的证明,仍在散播诅咒的怨念。

    我握紧拳头……

    咀嚼著自己得出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