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五十一话 前「魔王」与古代世界最后的战场
    面临战斗的战士们,心中会萌生非常多样的感情。

    不安、恐惧、愤怒、喜悦、昂扬……

    然而──

    这里有两个人,并未怀抱上述感情之中的任何一种。

    王都金士格瑞弗,「勇者」莉迪亚的宅邸。

    伊莉娜与吉妮两人,坐在室内的床上,散发出沉重的气氛。

    她们两人的头发上,簪著玳瑁色的发饰。

    这是前几天,莉迪亚为了答谢两人让她借走亚德一整天,送给她们两人的礼物。

    就艺术这方面而言,古代世界大大不如现代,但这款发饰相当美丽,美得让来自现代的她们两人都很中意,然而……

    「该怎么说……我们被拋在后头了呢。」

    伊莉娜把玩著发饰,一副郁闷无处宣泄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吉妮似乎也怀抱著同样的心情,点头回应伊莉娜。

    「的确,从来到这边后,我们完全欠缺了存在感呢。」

    「……知道是知道。可是,就是不想承认呢。」

    伊莉娜特意不说出来。

    她们对亚德而言,就只是包袱。

    她不说出这严峻的事实。不,是说不出口。

    「……我明明想和亚德并肩而行,也在努力。可是,现实却是这样啊。」

    人生绝不会顺心如意。无论有著多高的天赋,也不例外。

    这是以前父亲对伊莉娜说过的话。现在,她咀嚼著这句话。

    心情无可避免地黯淡。但另一边……

    吉妮独自挥开沉重的气氛,说道:

    「可是,你不会选择放弃吧?」

    「……那当然。」

    「是吗?如果你肯放弃,我的亚德万人后宫计画,就可以顺利进行了呢~」

    「一万……人数变多了吧?」

    「那又怎么样?」

    「……无所谓,管你说多少人都没有差别,我绝对不容许什么后宫。」

    她露出不高兴的表情,瞪著吉妮。

    魅魔族少女一脸不在乎的表情应付她的视线,动了动头上的翅膀。

    「唉……你真的很冷静呢。我还以为最在意被丢到后头的人会是你耶。」

    「……要说不在意,就是骗人的。可是……」

    吉妮摸著戴在桃红色头发上的发饰,回顾过去似的眯起了眼睛。

    「我答应过莉迪亚大人,说我要什么都不想,总之拚命往前跑。所以,我不会再消沉了。有时间消沉……还不如朝著想去的地方拚命往前跑,这样还比较有建设性,不是吗?」

    「……也对。你说得对。」

    吉妮微微一笑,伊莉娜也回以像是想开了的笑容。

    「那么,我们就一起冲刺吧!在亚德回来前,我们就好好努力做我们能做的事!」

    她满心想活动身体。

    吉妮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对伊莉娜的话表示赞同。

    于是两人为了锻炼魔法,正要前往中庭……

    就在她们刚起身时……

    「失礼了。」

    一名少女连门也不敲,就走进室内。

    是莉迪亚的部下,被派去照料亚德生活起居的奴隶出身少女……拉蒂玛。

    她有著好认的褐色皮肤与白发,面无表情看著她们两人的脸……

    「有重大消息要通知两位。」

    严肃地开口说出这句话──

    ◇◆◇

    亚拉利亚平原西部。这个方位,有著一整片起伏稍显醒目的丘陵地带……

    这里就成了这场战事的主战场。

    古代世界的行军,有著快得让现代人难以置信的速度。

    从早晨出发,到抵达这个地方,甚至花不到半天。

    时刻是下午……然而,天空却完全看不到通透的蓝。

    今天是阴天,多半是理由之一。然而最大的原因仍然是──

    密布整片天空的大群飞龙。

    也不知道「魔王」用了什么手段,他让无限的魔物听从命令,建立起了军队。

    其中作为航空战力的飞龙,数目多得让人已经提不起劲去估算。

    这些用自己的体色填满天空的飞龙,当然并不只是飞在那儿。它们睥睨著大地上展开的战况,不停从口中吐出火球。

    由无数飞龙展开空袭。

    若是看在现代人眼里,多半会觉得彷佛末日的光景。

    然而……对古代的战士们而言,并不是什么需要放在心上的状况。

    为什么?

    因为莱萨•贝尔菲尼克斯站在那儿。

    他是四天王之一,也是身经百战的强悍老将。外号是「难攻不落的绝对防御」。

    他与他所率领的部队,尤其擅长防御与治疗魔法,现在正充分扮演好守护者的职责。

    战场后方一个略高的小山丘上。

    莱萨与他的部队,俯瞰著战场上的热气,始终持续做好他们的工作。

    那就是远距发动防御魔法。

    莱萨等人对于洒下的火球,持续对每一名士兵不断施展防护魔法。

    透过这样的运作,让这群飞龙完全失去了作用。

    可怕的是精确度与专注力,以及那无穷尽的魔力量。

    相较于莱萨部队只有一万人,参加战斗的士兵总数超过八万。

    对于八倍以上的人数,始终抓准完美的时机,从远距持续施展防御与治疗魔法,是现代人根本无法想像的事情。

    实实在在就是神话。

    「……这光景相当有看头啊。」

    莱萨一边尽到自己的职责,一边发出重低音说话。

    他尖锐的眼光捕捉到的──

    是得到压倒性战果的钢铁巨人。

    那十分巨大。

    那十分雄伟。

    那──绝对压倒性的强大。

    大得需要仰望,强得不可收拾,而且──

    帅得无以复加。

    那实实在在,是小孩子的妄想。

    由「天才天灾」魔法学者维达,亲手打造出来的魔法兵器杰作。

    名称叫做「魔导机兵(Golem)」。

    这具轮廓高大、粗壮又粗犷的巨人,单骑就足以匹敌上万的兵力。

    它全身都是凶器,光是活动就足以击溃无数魔物。

    对跑在地面上的大群蜥蜴人,全不当一回事。

    对迎面而来的巨龙,则以必杀的破坏光线攻击。

    这具超兵器发挥压倒性的莫大力量,在战场上大放异彩。

    而在机体内部的驾驶座上……

    「嘎哈哈哈哈!我~~~~就~~~~是~~~~神~~~~啊~~~~~~~~!」

    维达•阿尔•哈萨德超级亢奋地喊个不停。

    驾驶座采用最新的魔导装置,能够三百六十度看到战场的每一个角落。而且冷暖气齐备,各式点心也很齐全。座椅有按摩功能,可说应有尽有。

    然而,为了维持这压倒性的舒适与压倒性的性能,对操纵者要求的魔力量门槛也就极高……现阶段,能够充分驾驭这「魔导机兵」的人,就只有维达。

    「去吧爆裂飞拳~~~~!就是现在,必杀的魔导飓风!」

    就像小孩子在玩一样,扫荡魔物大军。

    眼看钢铁巨人势如破竹的进击已经无人能挡……就在这时──

    【哔!哔!受到敌人攻击!受到敌人攻击!】

    警报声充斥在驾驶室内。

    ……这款魔导兵器有著几个弱点。

    那就是因为身躯巨大而缺乏机动力。以及……

    由于体型巨大,很难对付小而快的敌人。

    「呃…………哎呀~是金狼人(Gold Werewolf)啊?这可是最麻烦的对手了。」

    维达倒也不怎么慌,看著在机体表层飞奔的敌人。

    金狼人是有著黄金色毛皮的狼人总称。

    他们在地上的机动性,在所有魔物中堪称顶级。

    他们的爪子,连坚固的魔铁钢,都能像切奶油一样切断。

    这样一群家伙,把巨大的机体体表当成自己家似的飞奔,一路割开装甲板。

    看到这种情景,维达依然保持镇定。

    这固然有一部分是因为胆识过人,然而……

    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战场上,有「她」在的事实。

    「对速度就该用速度来对抗呢~所以…………拜托你啦。」

    维达露出淡淡的笑容。

    就在这一瞬间──

    这群在机体表面恣意飞奔的黄金兽人,全都在同时被一刀两断,悉数毙命。

    发生了什么事?现代人当然不用说了,即使是古代人,能够理解的人应该也很少。

    然而,对于身为四天王之一的维达而言,这个事态并不特别需要在意。

    「哎呀,果然有一套。」

    她自言自语,视线所向之处……

    是刚结束攻击,立刻奔往其他地方的集团身影。

    「你还是一样帅气呢!奥莉维亚!」

    这个集团,气氛有点异样。

    黑。

    全身上上下下,都是清一色的黑。

    这些人穿著一身像是披上夜色,追求轻便的装束,嘴也同样用漆黑的布遮住。至于这个黑得彻底的集团名称……

    人称「斩魔众」。

    成员几乎都是兽人族,是由她这个头目调教出来的剑客集团。

    他们会像一阵漆黑的风似的飞奔,以神速的剑法斩断错身而过的大群魔物。

    站在这些人最前面的,是四天王之一。

    「史上最强的斩魔士」──奥莉维亚•维尔•怀恩。

    她也和众人穿著同样的装束。

    然而,她全身散发出来的风格与威压感,却是无与伦比。

    她所佩的魔剑艾米纳洁,这个名称来自超古代言语,意思是斩断者。

    夜色的刀身长得远超过她的身高,却又细得像是猛力一碰就会折断。这件兵器,简直像在体现她自己。

    由她当成自己弟弟的瓦尔瓦德斯锻造出来的这把魔剑,能够斩断万物。

    再加上奥莉维亚的剑术,以及兽人族特有的技能……不消耗魔力就能强化身体机能,让她成为名符其实的鬼神。

    「……樱花之阵。」

    听见她小声发出的这个命令,整个集团迅速有了行动。

    众人一齐散往四面八方,就像涟漪似的散开,斩杀魔物。

    散开到一定的范围后,又回归头目奥莉维亚身边,继续飞奔。

    他们的默契,是全军最优秀。

    所有人团结一致地猎杀敌人,简直像是一群狼。

    相对的──

    「哈哈哈哈哈哈!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些人的作风则与奥莉维亚军相反。

    欢乐的喧哗声中,攻击魔法就在她的部队旁施放开来。

    极粗的雷电直线窜过,将许多魔物化为焦炭。

    「噗哈哈哈哈哈!这次的打赌是你输啦!」

    「可恶啊啊!就差那么一点了耶!」

    一阵和这地狱般的战场很不搭调,像是小孩子热中于游戏似的笑声。

    转头看去,看见的是──

    「没办法!那我就去接受处罚!」

    一名士兵离开同伴群,孤身冲进大群魔物当中。

    「呀哈哈哈哈哈哈!人体炸弹是吧?」

    他大声又笑又叫……

    然后以魔法的力量,让自己的身体从内侧爆炸。

    大量的超高热爆开,将无数魔物卷入。

    看到这个情形,自爆士兵的伙伴们捧腹大笑。

    「……物以类聚,说的就是这么回事吧。这些狂人。」

    充斥在战场上的是什么?

    相信有些人,会回答是悲剧。

    相信有些人,会回答是恐惧与痛苦。

    无论如何,说出来的肯定都是负面意义的字眼。

    然而──

    对他们而言,战场并不是那么令人悲观的现场。

    对于阿尔瓦特•艾格杰克斯所率领的部队而言,所谓的战场,以及所谓的战事──

    就是最棒的游乐场。

    「好,接下来换砍头游戏!」

    「咦咦,不要啦,我才不要跟你玩这个,赢的一定是你啊。」

    四周的吼声与破坏声围绕下,极为悲惨的光景中,只有他们笑得十分欢畅。

    阵形?没有。

    战术?没有。

    默契?没有。

    目的……开心就好。

    阿尔瓦特的部队,这次也一样恣意散开,各自恣意厮杀,然后──

    恣意阵亡。

    每个人都还开心地开怀大笑。

    阿尔瓦特•艾格杰克斯飘在半空中,眺望著这样的景象。

    「啊啊,我的同胞们啊,看你们这么开心,真是再好不过。可是……我对你们实在是羡慕得不得了。真没想到,竟然会无趣到这个地步。」

    他直到先前,也都活跃地奋勇杀敌,功效之大可说万夫莫当。然而……过了一个时间点后,他忽然停手,就像放弃战斗似的飘上半空中。

    理由只有一个。

    就是他杀腻了。

    对魔物的战斗,让他腻得受不了。

    「对上畜生,终究还是不起劲啊。所谓的战斗,是最极致的沟通,所以两者之间必须有爱。然而,对上这样一群魔物,自然孕育不出爱情……啊啊,这样岂不是沦为空虚的自慰行为了吗?」

    他以演戏般的声调,夸张地叹了一口气。

    接著阿尔瓦特仰望著被飞龙遮住的天空,大喊:

    「然而我阿尔瓦特的信条之一!就是要化无趣为有趣!因此我要为这太无趣的现况注入变数!化为有趣的战场!」

    他在有著中性美的面孔上露出疯狂的笑容,大大摊开双手。

    接著──

    「『我乃生于混沌之中』『与哀怨同活』『临终拥抱虚无之人』。」

    许多几何纹路在他四周出现又消失,消失又出现──

    每次都让这个术式更接近完成。

    「『我的生涯没有意义』『虽说末路无为至极』『因此我至少』──」

    咏唱刚进行到这里。

    战场上的所有存在,不分人魔,都仰望上空。

    将视线集中在这个叫做阿尔瓦特的怪物身上。

    这一瞬间──

    斗志从战场上消失,不分敌我,都被一种奇妙的团结感绑在一起。

    所有的意志汇集为一个念头。

    那就是──

    非得阻止那个怪物不可。

    不尽快阻止他,就会发生可怕的事。

    然而,最强也是最疯狂的战士阿尔瓦特,完全不把怀抱这种危机感的旁人放在眼里──

    「『开启吧,狱门』。」

    就在他继续咏唱之际。

    远方传来这么一句话的下一瞬间──

    阿尔瓦特周围显现出多个黑点。

    紧接著──

    「哼哈!挺狠的嘛!」

    他加深了狂笑,中断咏唱,立刻从原处跳开。

    剎那间,黑点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天空中交错飞舞的飞龙,转眼间都被吸了进去。如果再晚一步逃开,阿尔瓦特多半也已经走上同样的下场。

    「哼哼哼哼……!主上,您示爱的方式还是那么激情啊。」

    阿尔瓦特视线游移,看向遥远的远方,满心怜惜似的喃喃说道。

    「……啧!被躲开了吗?」

    远离战地的后方。

    大本营正中央,瓦尔瓦德斯坐在简易的椅子上,啐了一声。

    他绝世的美丽容颜上刻有苦涩,看上去就很不高兴。

    原因就在于某个笨蛋、变态、战斗狂。

    某个就在前不久,不顾场上状况,就想打出危险牌的蠢材(阿尔瓦特)。

    「那个混帐家伙,果然又给我失控了。所以我才讨厌让他加入战列……!啊啊,真是的,我胃痛得受不了……!」

    他优美的眉心挤出垂直的皱纹,抖脚抖个不停。

    瓦尔瓦德斯这个人,就是美得连做这样的动作都很上相。

    侍奉这美丽国王的近卫之一──玫瑰骑士里维格,苦笑著说:

    「然而主上,若不是有阿尔瓦特大人与他的部队,战线多半也会难以维持吧。」

    「对,是啊,你说得对。毕竟如果只看实力,他们就是我军最强的部队……受不了。为什么上天会把力量赐给那群脑袋有问题的家伙……」

    他重重叹气。

    接著瓦尔瓦德斯似乎恢复了镇定。

    「……里维格,你对这战况怎么看?」

    「是,微臣认为双方势均力敌。」

    「也就是最坏的情形了是吧。」

    部下没有回答,而这正是最明确的回答。

    「魔物的数量本身不成问题。但棘手的是……不管怎么削减都不会有尽头,实实在在是无限的兵力啊。」

    无论如何削减,每次都会有新的魔物涌现,数量始终不减少。

    这是以什么样的原理办到,连瓦尔瓦德斯都无法理解。

    「我宣告说要在一天内结束,就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了。」

    「……如果有什么通往城堡的秘密出入口就好了。」

    听到近卫吐露的这句话,让瓦尔瓦德斯露出苦笑。

    「就算有,我们应该也找不到吧。毕竟都叫做秘密出入口了。」

    不管怎么说,状况并不乐观。

    再这样下去,不管打多久,都接近不了敌城。

    若说有谁能打破这样的状况,终究还是……

    「唔喔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脑子里才刚想到一名女子,这名女子的吼叫,就一路传到距离遥远的此处。

    「她、她的音量还是那么惊人呢。」

    「……哼。」

    他手拄著脸颊,哼了一声。表面上一脸不高兴的表情。然而──

    内心却是……

    (拜托你啦,莉迪亚。)

    美丽的国王神驰于好友活跃的英姿,暗自展露笑容。

    「勇者」莉迪亚所率领的部队,乍看之下像是毫无秩序地胡乱活动。

    没有规律,一点都不整齐,简直像一群外行人。

    然而,这是不世出的天才军师,人称「最有智慧的勇者」的少女,所构思出来的一种高深的兵法。

    作为核心的游击部队……以莉迪亚为队长,席尔菲担任副队长的这一队,实实在在展现出惊人的活跃。

    莉迪亚的圣剑瓦尔特•加利裘拉斯一出手,一刀就能将无数魔物一刀两断。席尔菲也不认输地以魔法与剑术,接二连三扫荡敌人。

    在这样的奋战中。

    席尔菲噘起嘴大喊:

    「啊啊,真是的!有够累人!要是那家伙在,就可以轻松点了耶!」

    所谓的那家伙,指的应该就是不在场的他。

    也就是那个叫做亚德•梅堤欧尔的少年。

    ……这个时代的席尔菲,并未和他度过多长的时间。

    不同于现代的她,这个她对亚德并未怀抱特殊的观感。

    然而……这个时代的席尔菲,也肯定亚德的实力。

    但也正因如此,才对于他不在场的情形生气。

    「竟然在进军中跑去别的地方!这绝对太离谱了!该不会是怕了吧?」

    席尔菲一边斩杀魔物,一边嚷嚷。

    亏她还想和他并肩比拚战果。总觉得愈想愈火大。

    看到她这样,莉迪亚苦笑著说:

    「还好啦,他应该也有该做的事……先不说这些……」

    说到这里,莉迪亚眼神转为犀利。

    「……有些奇妙的动向啊。」

    她说出这句多半只有她自己懂的话后──

    望向了东方,然后又说出了一句只有她自己懂的话。

    「果然弄成这样啦?」

    ◇◆◇

    亚拉利亚平原西部,灭亡的大地。

    这个名称,起因于当地的景象及特殊性,以及历史渊源。

    这一带在比古代更久远的所谓超古代,曾是一场大战的舞台。

    一方是支配超古代世界的神秘存在「旧神」。

    另一方……则是同样神秘的超越者「外界神」。

    两大巨头的剧烈冲突,对这块土地造成了莫大的影响。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原理,但这块土地持续飘散著轻度的诅咒,平凡的生物光是踏入这里,就会致命。

    若是像我这样魔法抵抗力够高的人,倒也不会怎么样,然而……

    这灭亡的大地,彷佛憎恨这世界的一切,拒绝万物。

    因此,此地只有灭亡的光景。

    也就是……一整片寂寥的荒野,绵延到地平线的另一头。

    在这了无风情的所在……

    我和另一个自己重逢了。

    迪萨斯特•罗格

    他还是一样,用黑色的铠甲遮住全身,看不出表情。

    他是想到遥远战地的状况,心怀焦躁?

    还是正在思索某种计谋而窃笑?

    不管怎么说──

    无论我,还是他,该做的事情都只有一件。

    「……说出你的回答吧。」

    他的声音像是会撼动我整个人。

    听他问起,我先深呼吸一口气……

    「我──」

    将我让他等了几天的答案。

    将我得出的结论。

    明白地说出口。

    「我……不救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