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五十二话 前「魔王」VS现「魔王」
    寂静延续了良久。

    紧张感几乎让皮肤热辣辣的。

    这是因为站在对面的这个人……

    另一个我──迪萨斯特•罗格所散发出的压力造成。

    「……你为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

    形状尖锐的头盔下,发出尖锐的呼喝。

    听他说得不容拒绝,我握紧拳头说:

    「因为她不想要这样。我……我知道了她的愿望。莉迪亚说,她想扛著『勇者』这个称号,然后……最后能以赎清自己罪恶的方式死去。」

    「……你真的想实现她的这个愿望?」

    我什么话都不回。

    就只是默默瞪著对方。

    接著──

    阴天下,寂静之中,罗格镇定的说话声响起。

    「……也好。那我们就开始吧,开始这场『无趣的闹剧』。」

    这一瞬间──

    我预感到对决即将开幕──

    立刻往旁跳开。

    紧接著,我刚才所站的地方,一道光芒万丈的光柱直冲天际。

    如果被这直穿破云的光柱轰个正著,也许还真有点危险。

    然而──

    「还在牛刀小试是吧?」

    我小声说完,回敬对方一招。

    罗格头上显现出七个魔法阵,一会儿后,这些魔法阵发出了雷鸣。

    「七重咏唱(Seven Cast)」的远距发动。

    看在现代「魔导士」眼里,会是令人难以相信的神技,然而……

    对这个敌人来说,想必毫无惊奇。

    因为他就是我自己。

    从天而降无数道雷光。换做是凡庸的对手,这一招多半已经分出胜负。

    「……简直儿戏。」

    但对他不管用。

    罗格一步也不动,承受住了这些攻击。

    大量的雷击扑向他全身,然而……

    这些全都受到漆黑的铠甲阻挡而消失。

    「……这魔装具不错啊。」

    「哼,再也没有谁的称赞比你更没意思。」

    他回答的同时,出手反击。

    魔法阵围绕在我四周出现,随即喷出灼热的业火。

    我跳跃躲开。

    才刚躲过一劫,空中已经出现魔法阵等著我。

    这个从正面显现的魔法阵,涌出黄金色的洪流。

    这招在现代是不用说,即使是古代,若是平庸的战士遇到这一招,也将分出胜负。

    然而,对我不管用。

    「……没意思的一招。」

    我伸出一只手,张开屏障,完全挡住这一招。

    我著地后,罗格以五花八门的魔法,做出千变万化的攻势。

    相较于敌人站著不动,始终抢攻,我则在他周围绕著圈子,专心闪避与防御。

    偶尔出招反击,但还是被他的铠甲挡住,没有任何效果。

    然而……

    「这招如何?」

    我用屏障挡下对方的攻击后。

    紧接著就将魔力,灌进从先前就一直准备到现在的术式。

    剎那间──

    一个圆形的魔法阵建构出来,围绕住罗格。

    随即有薄膜从这形状独特的魔法阵张开──

    变成椭圆形的薄膜罩住罗格的同时,他单膝跪到了地上。

    「唔……呜……!」

    罗格发出闷哼。

    看在第三者眼里,多半无法理解那薄膜中发生了什么情形。

    罗格肯定也没料到我会有这么一手。

    毕竟这是我当场创作出来的即兴魔法。

    那是结界魔法的应用版,对关在内部的人施加非比寻常的压力。

    换做是一般敌手,多半一瞬间就会被压成一小团,然而……

    这个敌人,果然没这么容易被干掉。

    只是话说回来……

    「唔,呜,喔……!」

    铠甲窜出裂痕。

    最先碎裂的是头盔。

    他的身躯外露在空气中,因难受而流下的汗水,被压力挤得四散。

    铠甲没这么容易压扁,然而,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他就这么不做任何处置,多半在二十秒以内就会分出胜负。

    ……我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因此──

    「这……招……可相当了得啊……!」

    即使下一瞬间,我即兴创作出来的魔法突然消失,也没什么好吃惊的。

    「……解析是吗?」

    看到罗格摆脱了压力,让呼吸平稳下来,我喃喃说了一句话。

    解析。

    这是我在魔法方面的特长。

    只要是以符文言语建构出来的魔法,最久只要三秒。至于符文以外的魔法,扣掉部分例外,大约十秒左右,就能掌握术式的全貌。

    然后……根据解析到的内容,建构出抵销的术式。

    藉由解析,理论上得以做到无力化一切术理。

    将这解析与对应能力更进一步发展而成的,就是我的「专有魔法」。

    ……这些能力他全都拥有。

    毕竟敌人就是我自己。

    既然如此,这场对决……

    「无论如何,都分不出胜负,是吗?」

    要如何推翻这个状况?这个命题可说极为难解。

    我过去为了因应各式各样的状况,创造出了无数的样版,然而……

    遇到要和自己打的状况,该怎么办才好?

    对在这个主题上,我实在不觉得有办法解决,所以特意置之不理。

    真没想到偷懒的代价,会以这样的情形反扑到自己身上。

    那么,该怎么办呢?

    ……我才刚想到这里。

    「呼。果然不应该和你为敌啊。这么说也会变成自夸,不过……哪儿都找不到像你这么可怕的敌人。」

    他一边说话,一边似乎觉得铠甲碍事,于是消除了铠甲,转换为一般的古代衣服。

    ……不知不觉间,他的战斗意志已经消失。

    看到他一副彷佛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态度,我不由得大惑不解。

    对于这样的我,罗格露出淡淡的微笑……

    「你难道认为我料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吗?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就太轻敌了。亚德•梅堤欧尔,你最好多了解自己一点。你对自己没能给出正确的评价。」

    他说著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没错,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完全无法掌握他想说什么。

    然而──

    「你都没有疑问吗?为什么我叫你来的日子,跟这个时代的我展开作战行动的日子,会在同一天……从结论说起,这次的战事就是为了拉拢你加入。想来我的战事本身多半会落败,但我对这次抢来的土地根本不执著。只要得到你这颗棋子,其他事情都不重要。」

    听完这番话的瞬间──

    我隐约想像到他的图谋……

    「你难不成……!」

    焦躁化为言语,脱口而出。

    罗格似乎确信自己的胜利,加深了微笑,同时发动了一个魔法。

    那是望远的魔法。

    我们头上出现一个巨大的镜面……

    「来,让我推你一把。」

    彷佛在回应他说出的这句话,镜面照出了远处发生的情形。

    而这内容是……

    光线昏暗,多半是地下室。

    空中飘著一个发出妖异光芒的巨大红色宝石。

    宝石旁……有两名少女被固定在十字架上。

    是伊莉娜与吉妮令人心痛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