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五十三话 前「魔王」的朋友们,遭到毒手
    时间回溯到稍早……

    「有重大消息要通知两位。」

    听到褐色肌肤的少女拉蒂玛这么说,伊莉娜与吉妮露出疑惑的表情。

    「重大?」

    「消息?」

    「是。要请两位立刻出击。我来带路,还请跟我来。」

    为什么?

    但拉蒂玛甚至不给她们机会问这个问题,已经走出了房间。

    她们不明所以,然而……

    「这是不是表示,也有一些事情是我们能做的?」

    吉妮自言自语,伊莉娜什么也不回答……

    但目光望向了放在房间角落的,亚德亲手打造的魔装具。

    她们穿上全套装备,走出宅邸。

    换上战斗用轻装的拉蒂玛,已经站在那儿等著。

    「我们一边移动,一边说明情形。」

    她的口气仍然不容分说,这次似乎也不让她们有时间抱怨这一点,说完立刻就跑了起来。

    她前往王都正中央,过了门往外跑。

    然后在大道上行进。

    拉蒂玛的奔行速度实在是非比寻常。

    速度快得会把声音拋在后头。换做是原本的伊莉娜她们,绝对不可能跟上这种速度。然而,现在的她们靠著亚德亲手打造的魔装具……靠著这发出朦胧光芒的胫甲,让她们得以跟上拉蒂玛的速度。

    (还是不习惯啊……这种感觉……)

    周遭的光景目不暇给地往后飞逝。

    自己的脚用这么快的速度跃动,这个现实让她们的理解跟不上。

    魔装具对身体机能的强化,带给她们压倒性强大感的同时……

    却也产生了一种掺杂愧疚与懊恼的,无以言喻的不快。

    (这样太贼了吧。)

    (跟亚德拿来的用来作弊的工具……)

    (得到这种力量,也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我要凭自己的力量,和亚德并肩才行……!)

    心情难免愈来愈低落。

    虽然觉得这样很不像自己,但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伊莉娜就失去了往常的开朗。

    「……那么,拉蒂玛小姐,可以请你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了吗?」

    听到跑在一旁的吉妮所说的这句话,伊莉娜这才惊觉过来。

    没错,现在处于紧急事态,不是垂头丧气的时候了。

    「……你说的重大消息,到底是什么事?」

    到了这个时候,拉蒂玛才总算说出了回答。

    「我们的出击,是亚德大人构思的作战行动。」

    「作战行动?」

    「是。亚德大人看穿了『魔王』不死性的真相……首先,他对我说明了作战内容。然后亚德大人说,要我在适当的时机,带两位前往『魔王』占领的城堡。」

    ……总觉得这番话不太对劲。

    亚德看穿了敌人的秘密,对于这一点,她们并不觉得哪里奇怪。凭亚德的本事,这也是当然的。然而……亚德构思出来的作战行动,却不第一个告诉她们,而是告诉拉蒂玛,这是怎么回事?

    她们直接问出这个疑问,结果……

    「这次的作战重视保密。亚德大人认为如果事先告知两位,就有可能被内奸发现……两位如果事先知道自己要扛起重要的任务,还能和平常一模一样地生活吗?」

    坦白说,没有自信。不只是伊莉娜,吉妮似乎也是一样。

    这个任务不能因为她们的举止与态度上微妙的变化,被敌人察觉。所以亚德才会先把计画告诉拉蒂玛。

    ……这个解释有说服力,但莫名地疑念仍未消散。

    「两位想说的我能理解。可是……还请两位什么都别说,调适好自己的心情。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没有时间了。」

    听拉蒂玛说起,伊莉娜仔细观察四周。

    不知不觉间,景观已经大不相同。

    从恬静的大道,转变为郁郁苍苍的绿色……她们已经来到了森林地带。

    「……也对。那么,把作战计画详细告诉我们吧。」

    状况促使之下,伊莉娜与吉妮都不得不这么判断。

    一旁的拉蒂玛则淡淡地说下去。

    「首先,关于『魔王』的不死性。对此亚德大人的推测是,对方用了灵体分离的秘法。」

    「灵体分离的……秘法?」

    「是。所谓灵体分离的秘法,是一种用特殊魔法阵进行的仪式魔法。将自身的灵体从肉体分离开来,封入合适的媒介。这样一来,接受这项仪式的人,就可以得到不死性。」

    听起来实在太荒诞,但她们也只能接受。

    「这个秘法有两个弱点。首先第一个,封入灵体的媒介与发动者之间,必须维持在一定的距离之内。要是分开太远,封入的灵体就会回到发动者体内,失去不死性。因此……亚德大人认为,『魔王』亲自出马占领土地的情形下,多半就会将灵体移动过来。」

    「……所以就是移动到城堡里了?」

    拉蒂玛微微点头。

    「对喔,陛下也说过。说只要能攻进城堡,就能得胜。」

    这表示亚德与瓦尔瓦德斯,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吗?

    这样一来,可信度也就更高了。只是,令人有疑问的是……

    为什么会移动到城堡内这种很容易猜到的地方呢?

    对于这一点,多半是有什么自己这种后生小辈猜想不到的机巧。

    伊莉娜硬逼自己认同,开口说道:

    「这秘法的第二个弱点,应该就是媒介被破坏会很不妙吧?」

    「是。媒介遭到破坏,就会丧失不死性。」

    「……然后就挑上我们来执行这个任务。」

    「正是如此。亚德大人发现了通往城堡的秘密通道,经由这条通道,就能够暗中前往城内──」

    「为什么,会找我们?这种重责大任,对我们……」

    这是来自怯懦的强烈疑念。

    交给她们的任务实在太重大。毫无夸饰,这是会左右这次战役的重责大任。

    (这样的任务,为什么让我们来办?)

    (是不是应该交给成功率更高的人……)

    愈是思考,伊莉娜的表情与心情就愈是黯淡。

    就在这个时候──

    「真不像你呢,伊莉娜小姐。我还以为你在这种时候,反而会高兴呢。」

    吉妮对她这么说。

    「真没想到伊莉娜小姐是个会在紧要关头窝囊起来的人。要是亚德知道了,大概会很失望吧。哼哼,看来根本不用我各方面策划,伊莉娜小姐和亚德的关系,自然就会迎来结

    束──」

    「别说傻话了!」

    她下意识地吼了起来。

    她脸颊发烫,血气直冲脑门,连自己都知道自己脸红了。

    吉妮对这样的伊莉娜露出挑衅似的笑容说:

    「没错没错,还是这样的态度最适合你啊,伊莉娜小姐。就是要死不认输,像个笨蛋一样往前冲,才是你吧。竟然自己想太多,搞得意志消沉,不像你的作风也该有个限度。你在这种时候,只要很天真地喊说亚德交了重大任务给我!太棒啦~!万岁~!这样就好了。」

    总觉得被大大嘲笑一番,然而……

    这反而让伊莉娜觉得舒畅。

    多亏吉妮刺激了她与生俱来的倔强,让她将先前消沉的心情都拋到脑后。

    「哼!对,没错!就是这样!真的,一点都不像我!」

    我就做给你们看。疑问与消极的情绪,都拋到九霄云外,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不顾一切往前冲。

    多亏吉妮,让她有了这样的心情。

    ……只是话说回来,也不会老实向她道谢就是了。

    「两位谈完了吗?……我还是先说清楚,我们之所以被挑上,是因为他判断这么做的意外性更高。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是局外人,置身事外。正因为敌人也这么认为,我们这几个人也才……」

    拉蒂玛正说到一半。

    一阵尖锐的风切声响起。

    当她们理解到这是风属性的攻击魔法,已经太迟了。

    「呜……!」

    被盯上的,是走在前面的拉蒂玛。

    她的脚踝被割开,倒在地上。

    伤口很深,鲜血直流,染红了她褐色的皮肤。

    「拉蒂玛!你还──」

    「请你们快走!敌人由我来绊住。只要一路往前直走,就有一条隐藏通道可以通往城内!」

    第一次看到拉蒂玛这种奋不顾身的模样,让伊莉娜与吉妮都被震慑得说不出话来。

    「不要呆呆站著,请快走!」

    被她这句话一催,两人也只能答应。

    「你可别死啊!」

    「请马上跟来喔!」

    留下拉蒂玛一个人,固然令人愧疚……但这是不容失败的重大任务。

    伊莉娜与吉妮也都了解这一点,因此只能往前进。

    尽管为后方传来的破坏声响痛心,仍不停下奔跑的脚步。

    伊莉娜与吉妮一边祈祷拉蒂玛平安,一边并肩飞奔。

    最后──

    「这就是秘密通道……?」

    看上去像是洞窟。

    大开的昏暗洞口,透著点诡异……让人不由得感受到危险。

    然而──

    「哎呀,你怕了吗,伊莉娜小姐?」

    被这个搭档这么一说,就没办法畏缩不前。

    她哼了一声,抬头挺胸往前进,走进了洞窟。

    光源以魔法来确保。飘在眼前的光球,照亮了洞窟内部。

    脚步不时被凹凸的路面绊到,慢慢一路往前进……看见自然形成的洞窟内部景观,渐渐转变为有著人工痕迹的样貌。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铺著石板的地面。

    「这里会是城堡地下……是吗?」

    「我想大概是吧。」

    也就是说,这里就是敌境的正中央。

    「这下可不能松懈了呢。」

    「是啊,真的……!」

    两人脸上都贴上了强烈的紧张,用力握紧了武器。

    伊莉娜是红色长枪,吉妮是蓝色细剑。

    两件都是亚德亲手打造的魔装具,给予她们强大的攻击力。

    虽然听他说过效力,但不曾实际用过。

    因此,要说这些武器能否成为保护她们的盾,或是克敌致胜的矛,总是留有一抹不安。

    (……不用担心,这是亚德为我们打造的。绝对没问题。)

    她们一边说服自己,一边毫不犹豫地瞪视四周,慢慢前进。

    两人充满紧张与不安,状况却始终维持平静。

    接著──

    在状似城堡地下的地方走了许久,最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

    这个极为宽广的空间里,有著许多很粗的柱子。

    两人自然而然将视线集中在空间正中央。

    「那、那是……」

    伊莉娜所指之处,空中飘著一颗巨大的宝石。这颗红色的宝石就像在脉动,不停地闪烁,以妖异的光芒照亮四周。

    错不了。就是那个。那就是她们要找的媒介。

    「好……!我们上,吉妮!」

    「好的!」

    两人举起武器,准备以其效力破坏目标……

    就在她们正要出手之际……

    「……停下。」

    是一个耳熟的嗓音。然而,当这个与她们听惯的口气完全不同的嗓音传来的瞬间──

    两人脚下发生了魔法阵。还来不及震惊,事态已经急转直下。

    她们想避开,但为时已晚。

    脚下发动的魔法,是用来拘束她们两人。

    流动的液态钢缠绕上两人的身体,固定住她们。

    模样就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可怜受刑人。

    「呜……!可……恶……!」

    她们想到用强化身体功能的魔法强行逃脱……然而──

    魔法并未发动。

    「为、为什么……?」

    惊呼中问出的疑问,得到了回答。

    「这种拘束魔法,有封住魔力的效果。所以,被捉住的人会无法使用魔法。」

    是少女的嗓音。

    直到刚刚都一直听见的,少女的嗓音。

    「为……什么……?」

    新的疑问才刚从伊莉娜口中问出。

    就听见一阵喀喀作响的脚步声……少女出现在两人面前。

    褐色的美丽脸孔上毫无表情的她,名字是……

    「这是……怎么回事……?拉蒂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