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五十四话 前「魔王」的朋友们陷入危机
    望远的魔法……镜面似的魔法,照出了朋友们的危机。

    面临这样的状况,我只能哑口无言。

    相对的,制造出现况的另一个我──迪萨斯特•罗格就不一样了。

    「好怀念的面孔啊。我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形下再见到她们……」

    留有伤痕的面孔上,多出了悲哀。

    但这也只有短短一瞬间。

    当罗格再转过来面向我,脸上已经有了胜利者的老神在在。

    「我就特意说出这无趣的台词吧。想要人质的命,就乖乖向我投诚。」

    「……如果我拒绝,她们两人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我不是说过这只是闹剧吗?还有……我也说过我要推你一把。现状实实在在就是这么回事……我要说的话,你应该已经充分理解了吧?毕竟我们是同一人物。」

    他说得没错。

    罗格虽然挟持伊莉娜与吉妮作为人质……但并不打算加害于她们。因为他对她们两人,也有著非比寻常的感情。罗格对她们已经有著太深的感情,足以让他丢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种想法。

    所以,这就如他所说,是一场闹剧。

    迪萨斯特•罗格是要给我「藉口」。

    我重视的人被挟持为人质,所以,我只能乖乖听话。

    ……这是多么甜美的诱惑。

    想必罗格早已料到事情会弄成这样。

    料到我和莉迪亚接触,因而尊重她的心愿,比起为自己赎罪,更加尊重她的心意。

    ……料到我其实不想这么做。

    想必就连这些迷惘,也都被罗格看穿了。

    实际上,他自己也这么说:

    「你的想法我早已料到。而且……莉迪亚的心愿也不例外。她期望自己有个悲惨的结局,这点我也早已隐约发现了。她临死之际,想必没有遗憾或后悔,而是心满意足。想必那是她能够接受的结局。然而……」

    罗格透出无比的悲伤,握紧了拳头。

    「我们的感受呢?我们亲手杀了好友,而且是自己亲手促成了这样的局面。要永远背负这样的罪……难道不会太痛苦吗?而且……即使莉迪亚期望走上悲惨的末路,又有谁会希望让她实现这个心愿?没有人会这么想。会希望她幸福,不是当然的吗?」

    罗格说的,是他的真实的心意……

    也是我自己的真心话。

    「哪怕会违背莉迪亚的意思,我还是希望她活下来。只要活著……说不定也有可能改变想法。即使不改变……即使那只是我的私心,我还是希望给莉迪亚幸福的人生和平静的结局。」

    不可以再让他说下去。不能再听下去。

    再听下去,我的决心会动摇。我会不由得改变心意。

    明明理解这一点……但我还是无法动弹。

    因为我不由自主地,对另一个自己所说的一切感情,产生了共鸣。

    「为了让莉迪亚活下去,改变未来……我夺走了许多生命。这是犯下史上罕见的大罪。相信世界会被我逼到灭亡边缘。可是……如果这样就能让莉迪亚得救,那就划算得很。连名字也不知道,跟我没有半点关系的大众,他们的性命能有多少价值?……我已经无法觉得人们的性命有任何可贵。起初我是为了他们才挺身而出,为了救济这世上的所有人,握紧了拳头。可是……民众对这样的我做了什么?给了我什么?用『魔王』这可恼的称号来称呼我,把我当成怪物畏惧……陷我于孤独之中。」

    另一个我说得滔滔不绝,眼神中掺杂了一种憎恨。

    「莉迪亚的命运和人类的末路,这两者根本不用放上天平去比较……你内心深处,不也是这么想的吗?既然这样,就不必犹豫,只要和我一起行动就好……如果我话说到这里,你还在犹豫,我就再给你一个藉口吧。」

    罗格再度看向镜面上的两人。

    「就如先前所说,我不会危害她们两人。没错。『我』是不会。可是……当这个时代的我所率领的大军杀进城堡,她们两人会怎样,这我就无法保证了。」

    这是不折不扣的胁迫。

    他为什么会把自己的灵体,封在城堡内部这种很好猜到的地方。

    又为什么要特地把伊莉娜她们,叫去那么重要的地方……

    相信理由全是为此。

    「这次的战事,从现况看来是五五波,但这个均衡迟早会被打破。这个时代的我,肯定会占上风。到时候,下一个战场就必然会转移到城池……这些剽悍的战士们,会杀进城内,而他们当然不会顾虑到城内外有什么东西。毕竟他们的目的,就是破坏封有灵体的媒介。也可能第一步,就是把整个城堡给粉碎。」

    到时候,待在城堡里的她们将会……!

    「我再简单明瞭地说一次。如果不想失去她们两人,就投靠我。」

    我由衷认为应该答应这甜美的诱惑。接著……

    为了表达答应的意思──

    我正要开口。

    状况产生了变化。

    ◇◆◇

    「为什么……!你为什么──!」

    伊莉娜一张惹人怜爱的美丽面孔气得扭曲,大声呼喊。

    这句话是针对站在她眼前,悠哉看著她们的少女……拉蒂玛而发。

    「……我的行动理念只有一个──莉迪亚大人。只要是为了她,我什么事都愿意做。因为,她就是我的一切。只要她能够幸福……我就算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射了过来。

    这冷酷到了极点的眼神,冻结了伊莉娜灼热的感情……

    反而带给她强烈的不解。

    「为了莉迪亚大人?这话怎么说?」

    「你们不需要知道,因为你们终究只是工具。用来让亚德•梅堤欧尔这颗棋子乖乖听话的工具。你们只要乖乖被利用就好。」

    她仍然面无表情,然而……

    看得出她的面无表情,有著显而易见的藐视。

    在拉蒂玛眼里,她们甚至连个小角色都算不上。

    ……懊恼。这实在太令人懊恼。

    然而,即使表露出悔恨,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们不但并未帮上亚德的忙,反而沦为扯他后腿的包袱,这个现状是她们无论如何挣扎,都不会改变的。

    自己真的就只能如拉蒂玛所说,无法得知任何真相,厚著脸皮赖在包袱的地位吗?

    (不对,没有这种事……)

    (如果现在,可以挤出那个时候的那种力量……!)

    她想起了前不久发生的事。

    那是她在校庆中,和被洗脑的席尔菲对打时的记忆。

    考虑到自己和席尔菲的力量差距,应该根本没得打。然而不可思议地,一股力量不断从体内涌起……让她进逼到离胜利只差一步。

    只要能再度使出那种力量。

    也许就能打破这个局面。

    所以伊莉娜由衷盼望再次得到那股力量……

    然而,无论她如何盼望,都并未重现那时的情形……只有时间无谓地流逝。

    (为什么……!为什么不回应我!)

    只平添焦躁,以及对自己的愤怒。

    但就是使不出那个时候的力量……

    (……我的极限……就到这里了吗?)

    就在她要灰心的时候──

    「唉,原来如此啊。伊莉娜小姐,以前我一直以为,像你这样得天独厚的人,是完美无缺的,但看来不见得。像我这样的凡人,也多得是办法乘隙而入。非常谢谢你让我学到这个宝贵的教训。」

    伊莉娜的身旁。

    同样被拘束住的吉妮,莫名地露出夸耀的微笑。

    「……你在说什么?」

    拉蒂玛露出狐疑的表情问起。然而吉妮不理她,仍然只看著伊莉娜,继续说道:

    「伊莉娜小姐,精神的脆弱,就是你的弱点。当你遇到意想不到的情形,立刻就会放弃。想来原因一定是出在你那不知道在强什么的自信。你内心深处就是有著一种大意,觉得自己什么都做得到,觉得这样的自己不会陷入危机。就是因为这样,一旦陷入危机,你的脑子就会完全无法运作,放弃一切抵抗。」

    可是──

    吉妮先来上这么一句转折,然后嘴角上扬。

    她堂堂正正地说出了身为弱者才有的优势。

    「我很平凡,所以我和你不一样,每当我开始做一件事,就会先想像失败的情形。而且,我没有自信,所以伊莉娜小姐,跟你比起来,我陷入危机时的动摇也比较轻微。因为会这样是理所当然的啊……就是因为我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才能够打破这个状况。」

    吉妮断言至此,不只是拉蒂玛,连伊莉娜也表达了怀疑。

    她在说什么?她是要如何打破这个状况?

    尤其拉蒂玛的这个念头似乎更强烈。

    「施展不了魔法的魔导士,有什么──」

    「是啊,你说得对。我们施展不出魔法。只是……『常理以外的魔法』又如何呢?」

    听到这句话,拉蒂玛露出了狐疑的表情,然而……

    伊莉娜却惊觉过来。

    魔法这种东西,本来要透过咏唱等方式来建构术式,然后灌入魔力来发动。

    因此,她们的魔力被封住的现在,不可能发动魔法。

    然而……如果存在著不需要魔力的魔法技术呢?

    相信世人大多会回答,没有这种技术。

    然而──

    伊莉娜和吉妮不一样。

    她们是神通广大的亚德•梅堤欧尔的朋友兼徒弟,所以她们的回答是──

    「『解字魔法(Script Magic)』……!没错吧,吉妮?」

    「呵呵,答得漂亮。」

    吉妮嘻嘻一笑,然后──

    吉妮微微动起被拘束住的手,让手指在空中虚划。

    剎那间──

    不可思议的纹路出现在她的面前──

    爆裂。

    「这是什么……!」

    拉蒂玛瞠目结舌,冒出冷汗。

    不明白也是当然的。因为这种技术,多半只有伊莉娜、吉妮,以及亚德这三个人知道。

    「解字魔法」──那是亚德之前为了让受到霸凌的吉妮拥有自信,传授给她的魔法。

    在空中比划出分解过的符文文字,建构出简单的术式。相较于魔法普遍需要耗用魔力作为发动源,「解字魔法」则是以空气中的「魔素」作为来源发动。

    也就是说,这是不需要任何魔力的魔法。

    现代由于「魔素」浓度低落,「解字魔法」的威力也不怎么强……但在「魔素」浓度极高的这个时代,就是另一回事了。

    吉妮所使出的「袖珍热焰炸弹(Short Flare Bomb)」,以猛烈的威力破坏了拘束。至于落在自己身上的超高热,则由亚德亲手打造的皮甲完全吸收。

    伊莉娜也照做了。

    她用爆炸来攻击拘束她的魔法金属,顺利脱困。

    然后和早了一步脱困的吉妮一样,举好自己的武器。

    「……你这个人,真的是很令人火大。」

    「这句话我就当作是赞美收下了~束手无策,只会垂头丧气的伊莉娜小姐♪」

    「哼!我还是有够讨厌你!可是……只有现在,我承认你虽然烂透,但也是我最棒的搭档!」

    两人并肩正视敌人。

    正视拉蒂玛。

    她承接两人的视线,低著头……

    「呼……」

    她轻声呼出一口气,接著──

    当她抬起头,脸上已经露出些许的嘲笑。

    「的确出我意料,但不成问题。」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两人尚未问起,拉蒂玛已经淡淡地说起:

    「你们的行动,全都会是白费工夫。」

    就在这一瞬间──

    无数魔物出现,密布在整个开阔的空间中。

    那看似召唤魔法,然而……从没有魔法阵出现的这点看来,多半是另一种技术吧。

    不管怎么说,伊莉娜与吉妮回到了原点。

    她们再度迎来了危机。

    「我叫来的魔物超过一百只。凭你们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手。乖乖被拘束住,还比较不会尝到苦头喔。」

    状况的确令人绝望。

    然而──

    「哼!那又怎么样!」

    伊莉娜仍然精神抖擞地呼喊。

    因为她不想让和自己并肩的搭档……不想再让吉妮看到更多自己懦弱的一面。

    「管你是一百只还是两百只!都不是我的对手!」

    「是啦,就是这么回事~……解决掉这些暖场的小兵,下一个就是你了,拉蒂玛小姐,你觉悟吧。」

    两人士气十足。

    她们是真心打算解决这个令人绝望的状况。

    真心认为自己有办法。

    两人都是一样的想法。

    伊莉娜与吉妮,平常话不投机,水火不容,然而……

    现在却由衷觉得──

    觉得只要是和这个搭档并肩作战,遇到任何危机都能克服。

    「……是吗?那么,我该采取的行动就只有一个。」

    拉蒂玛脸上多了冷酷的神色。

    于是这场压倒性不利的战斗,眼看就要开打──

    就在这时──

    「哈哈!有这种好玩的事情啊?让我也参一脚啊。」

    耳熟的第三者嗓音,回荡在广间内的瞬间──

    一阵剧烈的强风翻腾。

    这阵发出轰然巨响的风,拍打伊莉娜、吉妮与拉蒂玛的肌肤,吹起她们的头发。

    这阵肆虐的风……

    是闯入者跃动的副产品。

    当她们看出这点,大部分魔物都已经被一刀两断。

    伊莉娜等人能够看清楚的,就只有来人斩杀最后一只魔物的那一瞬间。

    「喂喂,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找些更能打的来啊。」

    来人将爱剑扛在肩上,露出胜利的微笑。

    这洋溢著自信……以及勇气的脸孔。

    比任何人都适合这种表情的这名女子,名叫……

    「莉、莉迪亚大人……!」

    「没错。你们两个放心吧,毕竟我来了。」

    她举止悠然,有著压倒性的自信。

    散发出的斗气实是非比寻常。

    传说的「勇者」,有如暴风般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