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五十六话 前「魔王」,回归现代
    劈开肉的手感,很不舒服。

    深深刺进罗格胸中的剑身,将这种感觉传回我的手上。

    那是一种收割走性命的感觉。

    对这种已经不由得十分熟悉的感觉,我并未有任何感慨……

    就只是看著眼前自己的分身。

    「咳噗……!」

    他吐著血,全身频频发抖。

    但罗格仍瞪著我。

    「你……再次……犯下了罪……!不要忘了……!你……这样一来……就再一次……再一次,亲手……杀了莉迪亚……!」

    我什么话都不回,就只是看著渐渐死去的罗格,咬紧了牙关。

    当然。我就是知道这么做会让未来如何改变,但仍然付诸实行。

    我亲手,确定了莉迪亚的死。

    ……因为这就是她的心愿。

    「咕,咳!」

    又是大量的出血。罗格的性命已经……

    在我想到这里时。

    他的肉体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随即化为粒子状,渐渐消失。

    这到底是……!

    「啊啊,看样子……那些家伙说什么,也要为这个世界带来末日啊……」

    罗格渐渐消失,搞懂了似的喃喃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种事……你自己想……只是……我能说的只有……」

    隔了一拍后,罗格嘴上露出些许的笑容。

    那绝非是平静的笑。

    对我的杀意,对目的意识的疯狂。

    那是一种蕴含了骇人的情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还没有结束……!既然那些家伙……期望我当『魔王』……我就演给他们看……!只要到最后……有我的赎罪,还有莉迪亚的幸福……!」

    他独自接受了这一切似的,渐渐消失。

    接著──

    罗格最后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脸上的疯狂微微淡去,留下这几句话:

    「……别让伊莉娜和吉妮……死了。对我来说,她们也一样是最后的依靠。你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敌人,但是……只有这一点,我祈祷你不会失败。」

    他说到这里,就完全消失……

    只剩我一个人。

    有好几件事令我在意。

    然而,我无法去想。

    一想到这样一切就会结束。

    我……自觉著眼眶含泪,仰望天空。

    不知不觉间,乌云密布的天空已经万里无云,露出一整片美丽的苍穹色。

    现在我由衷恨著这种蓝。

    我流下一行泪,自言自语。

    「这样……就好了吗……?」

    ◇◆◇

    事情真的发生得很唐突。

    莉迪亚破坏封有「魔王」灵体的媒介后,过了一会儿。

    没有任何预兆,伊莉娜与吉妮全身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

    从脚下开始,慢慢化为粒子状消失。

    「咦……!」

    「这、这是……!」

    两人脑海中,浮现了完全相同的一句话。

    最先浮现的,是亚德获胜了。

    接著是……回归现代。

    两人对看一眼,互相露出掺杂欢喜与安心的平静笑容。

    而在她们旁边──

    「……看样子,你们『似乎要回去』啦。也是啦,对你们来说这样最好吧。」

    听到莉迪亚的发言,两人睁圆了眼睛。

    「咦,莉、莉迪亚大人,您该不会……」

    「原来您知道我们是未来人?」

    两人瞠目结舌,莉迪亚苦笑著说:

    「哎呀,隐约猜到啦。我虽然是个笨蛋,但就只有直觉很敏锐。所以,关于这次的事情,我也做了很多想像……哎呀~真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这次可真的吓了我一跳耶。」

    就连莉迪亚,似乎也有点乱了方寸吧。

    她美丽的脸庞上,露出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笑容。

    接著莉迪亚搔著脸颊,稍显犹豫地问起:

    「我说啊,可以让我问一个问题吗?……未来是什么情形?变得和平了吗?变成了一个大家可以笑著过日子的世界了吗?」

    两人一瞬间说不出话说来。

    如果要正确地回答莉迪亚的提问……就必须回答,并不是这样。

    因为她所期望的,不是只有人类的笑容。

    她所期望的,想必是个人类能和「魔族」良性并存,能够笑著携手共进的世界。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未来世界里,「魔族」成了最严重的歧视对象,不可能和人类共存。

    对方也只把人类看成比猴子还不如的生物。

    这两个种族,多半会互相斗争到有一方灭亡为止。

    然而……她们实在说不出这种令人悲伤的答案。

    「未来……未来变成了一个比莉迪亚大人想像中还要美妙的世界!」

    「没错没错!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大家都过得很幸福!我想真的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家可以笑著过日子的世界!」

    两人说出了谎言。她们不得不如此。

    她们终究说不出真相。

    也不知道是看出了她们两人的真心,还是相信了她们。

    莉迪亚开心地微笑著说:

    「这样啊……那『我们』的牺牲,就不是白费了啊。」

    不是「大家」,也不是「伙伴们」。

    莉迪亚说的是「我们」。

    这也就表示……

    她多半连自己的宿命都猜到了。

    「莉迪亚……大人……莉迪亚大人,这个……」

    「嗯,不就是会死吗?我也会死,一定……会死得很惨。」

    她说得若无其事,让伊莉娜与吉妮再度瞠目结舌。

    莉迪亚微笑著,摸著她们两人的头。

    「没关系,这样就好。我刚刚不也说过,说我不指望能死得安祥这种事情吗?所以……你们不必放在心上。」

    莉迪亚温和地这么宣告。想必她已经看出两人的苦恼。

    认识这个人,起初的确不知所措。因为她的人格和传承实在差得太多。

    就伊莉娜而言,第一印象接近失望。

    吉妮也是一样。她本来觉得,实在没办法喜欢这种色魔似的人。

    然而……与她相处久了,觉得这个人可爱的瞬间也渐渐增加。

    同时,也渐渐对她产生尊敬的念头,觉得这个人无疑就是名留神话当中的英雄……

    不知不觉间,两人对莉迪亚已经开始怀抱敬意与憧憬。

    正因如此,她们才会觉得──

    觉得不希望这个人死。

    不希望她迎来凄惨的下场。

    然而……她们又能做什么呢?

    说来,莉迪亚的死本来就有著很多谜团。连真相都不知道的她们,又能如何因应呢?而且……即使真的能够做出什么对策,莉迪亚多半也会拒绝吧。

    她的信念,实在太坚定。

    正因为能够理解这一点……

    两人心想,至少要好好看著莉迪亚到最后一刻,把她的身影牢牢烙印在脑海中。

    不忘了这个人。

    她们心想,这就是她们唯一能做的事。

    「……看样子,真的没有时间啦。唉,好遗憾啊。对吉妮连嘴都没亲到……伊莉娜,我本来想带你练练。不过这也没办法啊。」

    莉迪亚搔著脑袋,由衷遗憾似的轻舒一口气。

    「本来我是希望能留给你们一些更具体的东西……不过没办法,我就只用说的了。」

    莉迪亚先说到这里,然后以她清澈至极的眼睛看向伊莉娜。

    「今后,你可能会很痛苦……但这种时候,要先冷静下来,好好看看周遭。相信你一定会看到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东西。然后啊,我敢断定,你绝对不是孤伶伶一个人。只有这件事,你可绝对别忘了。」

    「……好的!」

    伊莉娜眼眶含泪,惜别之余点了点头。

    莉迪亚和她相互拥抱之后,看向吉妮。

    「看来这次的事情,让你脱胎换骨了,表情和先前都不一样啦。你长进了很多,吉妮。」

    「都是多亏了莉迪亚大人……!是莉迪亚大人鼓励我……」

    「没有这种事。到头来,都是靠你自己的力量……吉妮,你听好了,可别忘了这次的事情。高墙这种东西,都只是你自己决定的。如果遇到难受的事情,就当个傻瓜。当个比谁都傻的傻瓜,拚命往前冲。这样一来,你就能去到比谁都远的地方。根本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好的!」

    吉妮也是一样,眼眶含著大颗的泪珠,点了点头。

    接著,她也和莉迪亚做最后一次拥抱……

    「最后,可以帮我带几句话吗?我有些话,说什么也要对他……对亚德说清楚。」

    她们找不到理由拒绝。

    两人点点头,莉迪亚对她们说起。

    她们将她所说的一字一句都刻在记忆之中……最后,时刻终于来临。

    伊莉娜与吉妮,两人的身体都完全化为粒子而消失。

    最后的最后,莉迪亚露出满面花朵绽放般的笑容说:

    「你们两个,我们就此别过啦,回去以后也要过得好喔。别感冒了,要活得长寿啊。吃饭不要挑食,什么都要吃。还有,这个……哈哈,我怎么像个妈妈一样啊。」

    她送出饯别的话语,天真地笑著。

    这就是伊莉娜与吉妮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模样。

    但愿──

    哪怕只有这个世界。

    哪怕只有这个世界的她。

    也希望她最后,能够露出像现在她们所看到的这种平静笑容。

    两人由衷这么盼望──

    ◇◆◇

    一切都很唐突,一切都在不知不觉间就结束了。

    如果要形容整件事发展至今的轨迹,大概就会这么说吧。

    这趟时光旅行非常慌忙,最后我们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

    也就是全黑的空间。

    我在这个只有一整片黑暗的空间里,和伊莉娜与吉妮重逢了。

    「呜哇~~~~!亚德~~~~!我好想你~~~~!」

    大概是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吧。伊莉娜眼泪流得像瀑布一样,扑进我怀里。

    「啊啊!伊莉娜小姐,你太狡猾了!至少留个地方给我扑…………啊啊真是的!你这单细胞生物赶快放开!」

    「你这笨蛋少啰唆!现在的亚德是我一个人的亚德!你去抱那边那个自称是神的人啦!」

    伊莉娜用脸颊磨蹭我胸膛,同时伸手一指。

    她所指之处,站著那个自称是神的性向不明的小孩。

    自称神的人物以典型有气无力的表情看著吉妮……

    「如果不介意……跟我……」

    以缓慢的动作,张开双臂。

    「不用了!我想扑进的只有亚德的怀里!」

    「啊……是吗……」

    自称是神的人物也不显得在意,把玩起自己的头发。

    一边把玩,一边说:

    「这次的事……虽然完全非正规……可是……戏剧化……不输正规。对于完成任务的你们……我不由得……万般感慨。」

    「你的万般感慨还真没表情。」

    「这样一来……这次的戏码……就宣告闭幕。然而……你们的舞台,并不是完全……结束。希望你们在原本的世界……再度……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他刚说出这样的话。

    伊莉娜与吉妮身影就忽然消失。

    「……我可以解释成她们两位已经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吗?」

    「嗯。」

    我对微微点头的自称神,问出新的问题。

    「可以请教只留下我一个的理由吗?」

    「这次我交给你的……任务……很残酷。对于这一点……我真的……很过意不去……所以,我安排了一点点……谈话的机会。如果有事情想问……什么问题……都可以问。」

    自称神的人物带著有气无力的表情,直视我的眼睛。

    我就照这样的他所说,问出了疑问。

    「你们是什么人?从迪萨斯特•罗格的发言听来,可以知道你们不只单独一个。另外,维达称你们为高次元存在,但到头来还是不知道任何细节。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以及……是站在我们这一边,还是我们的敌人。请你回答。」

    自称是神的小孩仍然面无表情,淡淡地回答:

    「没有任何话语……可以表达……我们。如果想照维达所说的……称我们为高次元存在……就尽管……这么叫。觉得别的名称好……那也……无妨。关于身分和目的……现在……我不能……揭晓。毕竟……我们像这样和演员接触的这件事本身……本来是违规的。这次的状况,真的是例外。」

    所谓不得要领,大概就是指这种情形吧。

    「所以从结论说起,你是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了?」

    「从某种角度来看……也许是这样。只是……只有这件事……希望你相信。至少……我是站在你们这一边的,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甚至……哪怕你们被观测者(观众)看腻了……还是只有我,会一直站在你们这一边。因为我是……你们◇δ○φs■…………连这点小事都违规……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小孩眯起眼睛,发牢骚似的喃喃自语。

    到头来,现阶段多半无望得知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我什么都可以问,结果却这样?真是令人火大。

    但像个小孩一样跺脚也不是办法。

    这样一来,我想的就只有一件事。

    「我由衷祈求我们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Mr.God。」

    我说得讽刺,但对方显得并不在意,只点了点头。

    然后……似乎总算轮到我了。

    意识渐渐远去。

    总算回得去了吗?

    然而,我还得在这种精疲力尽的状态下,撑过教育旅行。

    真受不了。就在我独自嘀咕的下一瞬间──

    「我也……和你一样。不想……再见到你。因为……如果下次……我……再见到你……也就表示……」

    自称是神的小孩,在最后的最后……

    「被观测者(观众)拋弃的你们……将被笔记者(主宰)毁灭。」

    对方留下这句实在太令人在意的发言。

    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我很想回个几句话……

    但在开口之前,我的意识就彻底染成暗色。

    ………………

    …………

    ……听得见说话的声音。

    那是已听惯的声音。

    「喂。喂,亚德•梅堤欧尔,我们到啦。醒醒。」

    是我老姊奥莉维亚说话的声音。

    听见她的声音,加上身体感受到摇动,让我意识觉醒。

    慢慢睁开眼睛一看……我的眼睛,看见马车内的情形。

    回到原本所在世界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对……慢著。

    那些会不会都只是我们搭马车时所作的一场无聊的梦?

    我才刚这么想……

    不经意看向旁边,这个想法就被否定。

    「起~床~啦~!起床啦!真是的,你们两个也睡得太香甜了!」

    席尔菲正在叫醒伊莉娜与吉妮。

    她们的头上,莉迪亚所送的礼物发出耀眼的光芒。

    还有另一件事。

    「席尔菲同学,可以问你一个没礼貌的问题吗?」

    「怎样啦!我现在正忙著叫醒她们两个──」

    「为了让胸部肥大化而做的体操,你还在继续做吗?」

    「啥!那还用说!……等等,为什么你知道这件事?」

    只有那么一点点,真的是在超微观的层级上。

    席尔菲的胸部,要说变大了点……似乎倒也不是没有。

    「怎、怎样啦!不要盯著人家胸部看!你这变态!可、可是,如果你那么想看……要、要我破例给你看也……」

    「啊啊,不了,不用,因为我已经弄清楚了。而且我对你的胸部没有什么兴趣,还请放心。」

    「啊哇哇!」

    席尔菲莫名露出大受打击似的表情。

    ……这是什么呢?回来的这种感觉。

    过了一会儿,伊莉娜与吉妮也都清醒过来。

    「好啦,赶快下车。其他人都开始移动了。」

    奥莉维亚一副拿我们没辙的模样,催我们下车。

    我们乖乖离开了马车车蓬──

    前不久,我们还在这儿来来去去。

    曾被称为王都的古都……

    我们踏上了现代的金士格瑞弗。

    「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觉得回来了啊……」

    我们的自言自语,并未被任何人听见,消融在空气中。

    「好怀念喔!这里没什么变化呢!不知道我的小弟强尼的店还开著吗?」

    「喂,不要擅自行动。要维持团体行动。」

    席尔菲开心嬉戏,奥莉维亚出声叮咛。

    两人渐行渐远……

    「那么,我们也走吧?」

    我对伊莉娜与吉妮搭话。

    两人以开朗的表情点点头,然而……

    她们忽然露出像是想到了些什么的表情。

    「啊,对了。临走的时候,莉迪亚大人请我们传话给你。」

    「……传话……是吗?」

    「嗯,呃──」

    伊莉娜说出了传言。

    由跟她很像的伊莉娜说出口,感觉就像听她亲口在说。

    我拚了命才忍住眼泪。

    「谢啦,很多事情都要谢谢你。」

    「对于我……嗯,该怎么说~本来应该是要叫你忘了我吧。」

    「不好意思啊,我办不到。被你忘记,我会寂寞得不得了。」

    「所以,不要忘了我。可是……」

    「你可别回头看过去。虽然可能有点难,但活著就要往前看。」

    「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在什么时候──」

    「我们都是好朋友。」

    ………………

    …………真是的,那个笨蛋。

    到底打算扰乱我的心情到几时。

    「喂~~!你们拖拖拉拉什么啦~~~~!小心被丢下啊~~~~!」

    「好好好!我们马上过去,你等著!」

    「这个时代的席尔菲小姐,也是不知道在活力充沛什么呢。」

    伊莉娜与吉妮也都苦笑著,走向并肩站著的席尔菲与奥莉维亚。

    至于我……则咀嚼著莉迪亚的话。

    「活著就要往前看……是吗?还真像是她会说的话。」

    我不由得莞尔。

    然而……

    「你……再次犯下了罪……!」

    「不要忘了……!」

    「你……再一次……亲手杀了……莉迪亚……!」

    迪萨斯特•罗格的诅咒于脑内苏醒。

    ……对,没错。我再次犯下了罪。

    我杀了莉迪亚足足两次。

    这是得不到原谅的。哪怕她本人原谅我,我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

    然而,即使是这样──

    「喂~~~~亚~~德~~!」

    「我们要走啦~~~~!」

    我仍活著。

    要活下去。

    在这个世界,和她们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