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孤独的神学家 序章 教育旅行的开始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拉菲

    录入:拉菲

    自从转生到未来世界后,我一直过著忙乱的日子。

    最极致的例子,就是刚刚才总算了结的那场「时光旅行」。

    一个自称是神的人物,把我、伊莉娜和吉妮,送去了古代世界──

    我们各自在心中,牢牢刻下了多半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回忆。

    ……我说真的,发生的这些事情实在让人精疲力尽。

    因此我希望教育旅行能够平静度过。

    实际上也不会发生任何事情。哪怕我所处的立场离平静这个概念再怎么遥远,也不可能如此频繁地迎来不正常的事态。

    这场教育旅行,我就以平静的心情,悠哉地去玩吧。

    我怀著这样的心情,和众人一起走在目的地所在的古都金士格瑞弗大街上。

    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是第一个教学体验区。那儿是一处被誉为全国顶尖水准的研究院。

    所谓研究院,就是国家机构中的学问领域最高峰。

    国民必须先进入学园,得到学徒的身分。成为学徒之后,累积数年的钻研,想更进一步探究学问的人,就升学到研究所。只有在研究所中得出一定成果或成绩的人,才能进入研究院,获准一辈子探究知识。

    这个学问机构进行调查与研究的概念非常多样化……其中又以魔法学最容易受到关注。

    据说这间位于古都金士格瑞弗的研究院,是国内顶尖水准的名门,每年都会发表各式各样的研究成果。

    当我们踏进这金士格瑞弗的研究院,迎接我们入内的,就是该研究所的所长,也是世界级魔法学的权威。这个有著醒目秃头与一把大胡子的老矮人,名字叫做──

    「就如各位所知,老夫就是千年才出一人的天才──诺曼博士。」

    研究院入口处那宽广的中庭前,太阳将老人的秃头照得闪闪发光。

    自称天才的人,大多都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然而……诺曼这个人例外。

    他成功将多项被归类为「不可能技术Lost Skill」,也就是如今已经没有人能够施展的魔法,用现代的魔法术式重现出来,功绩确实耀眼。

    我们就在他的带领下,走在研究院内。

    研究院名符其实,内部设计彻底只专注于探究学问,室内不用说,就连通道也放了满满的研究材料。

    「挂在这墙上的术式图,标出的是老夫重现的第一项『不可能技术』──抽取魔力。这个技术对世界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应该也不用多说了吧。」

    这不夸张,他的研究成果,确实带来了世界级的变革。例如说,他重现出这抽取魔力的技术,就催生出了种种以魔矿石为动力的便利魔导具,如今这些已经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后这个术式图是电热应用。这是动能转换,然后这是──」

    诺曼以高高在上的态度,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一一指给我们看。

    不知不觉间,学生们都对他投以尊敬的眼神。

    ……从这个时代的水准来看,这些的确是非凡的伟业,但看在我眼里,无可避免地会觉得少了些什么。

    或许是这样的念头表现在表情当中了吧。诺曼的研究成果讲解……或说在这名义之下的自我炫耀讲到一半,他忽然狠狠朝我瞪了一眼。

    「老夫知道你。亚德•梅堤欧尔──在王都急速崭露头角的历史级超天才。说是连老夫都……这很离谱,但的确有这种离谱的传闻,说你是连老夫都已超越的英才,没有不可能的神童。这说的就是你吧?」

    「咦?没……没有,我没有──」

    「一点也不错!拥有史上最顶尖头脑的超绝天才魔导士!那就是『我的』亚德!」

    「也是呢~『我们的』亚德是能让任何既有的天才都变成过去的史上最高、至高的天才。很遗憾,就连诺曼博士,也敌不过『我们的』亚德。啊啊,『我们的』亚德真的好厉害!」

    伊莉娜和吉妮一边夸奖我,一边互相激出火花。

    ……多半是她们的这种态度,触动了诺曼的逆鳞吧。

    他太阳穴冒出青筋,矮人族特有的粗犷脸孔频频抽搐。

    「哦哦~你的意思是说,老夫是个连随处可见的凡夫俗子都不如的庸才了?」

    「不,我又没有──」

    「也好!既然你话说得这么满,老夫就来告诉你什么叫做真正的天才!」

    「这个,我是说,我──」

    「跟老夫来!老夫让你见识见识还没发表的研究!等你看过这玩意儿,看你还敢不敢说自己是超越老夫的天才这种大话!啊啊,真令人期待啊!」

    我想吐嘈他先听人把话说完再说,但诺曼甚至不给我这个空档。

    「……和预定的行程不一样,不过,应该无所谓吧。」

    身为级任导师兼负责人的奥莉维亚做出这个决定,于是我们一群学生就跟在诺曼身后,走在通道正中央,准备去见识他所说的未发表研究。

    就在最后抵达的一间研究室内,我们看到的是──

    「这……这什么东西?」

    「看……看不懂,可是……好……好不舒服啊……」

    学生们纷纷你一言我一语,脸上透出了对室内样貌所产生的嫌恶与狐疑。

    这也难怪。

    室内有的是无数管子,以及──

    这些管子,接在一群装在大大小小五花八门容器当中的幼兽身上。

    这些漂在半透明绿色液体当中的动物,以一定的节奏,持续从口中吐出气泡……散发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果是第一次见到,相信任何人都会皱起眉头。

    但看在我眼里,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我的确微微吃了一惊。

    「怎么样啊,亚德•梅堤欧尔。这些是──」

    「请问是『人造生命Homunculus』吗?」

    话说到一半,被我抢先说出答案,似乎令他不悦。诺曼大声「啧!」了一声,朝地板跺了一脚。然而他立刻换上自满的表情说:

    「哼,有人叫你神童看来不是叫假的。没想到你和其他许多庸才不一样,第一次看到,就察觉到这是什么研究。可是……正因为这样,你才更不得不对老夫超凡的才能感到战栗吧?」

    「……是啊,您说得对。」

    这不是口头上给甜头,我是由衷称赞他。

    真没想到,这个时代会有人摸索到和我一样的研究。

    这是极为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这项研究!老夫花了毕生心血,一直探究到今天!只要老夫能把这个研究钻研透澈!人类应该就能踏进神的领域!透过创造生命来生产无限的劳力!以及永恒的生命!根据文献,这『人造生命』的研究,是连伟大的『魔王』陛下都放弃的超难题!而老夫诺曼就是要把这个研究钻研透澈!」

    老矮人摊开双手,高声大笑。

    他的话里有个错误──说我放弃研究,是假的消息。

    研究已经做完。完成得很彻底,到了再也没有东西可以探究的水准。

    正因为这样,我才会失望,把和这些魔法有关的一切都删除掉。

    我之所以著手进行「人造生命」的研究……理由是为了找回失去的那些伙伴。

    我以为这样一来,就可以从孤独中得到解脱。然而──

    死而复生的他们,形貌固然一致,人格却不同。

    这是当然的。毕竟灵体就不一样。灵体是建构一个人的所有资讯来源,灵体都不同了,那么到头来,用这种魔法创造出来的,终究只是长得很像的陌生人。

    我怀抱的希望被击碎,让我困在一种无处宣泄的怒气当中,于是半出于迁怒,放弃了研究内容。

    ……不过这种过去的事情,就先拋开吧。

    重要的是──没错,是诺曼博士确实是不世出的天才这件事。

    这「人造生命」,是要以钻研所有魔法学之后,自然会达到的某一项理论为基础来建构。为了发展到那一步,我花了一百年以上的时间。

    而他只花短短几十年就达到了?

    真是个不得了的天才──

    「哼哈哈哈哈!你吓得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吗!这也难怪啦!想必就是因为你还有点半吊子的才能,才比任何人都更明白老夫诺曼的天才吧!老夫解析了连『魔王』陛下都花了长年才得出的混沌理论!达到了极致的魔法学领域──」

    「咦?混沌理论?」

    这句话完全是无意识的自言自语。

    ……人这种生物,就是会忍不住想去订正错误。既然眼前有人正在犯错,莫名地就是会想去纠正。相信这一定是人的七宗罪之一──傲慢所造成的。我也同样被这七宗罪驱使──

    「请问,为什么会提到混沌理论?『人造生命』的基干,应该是第三法则的不可测定律──」

    一句话说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说出了不必说的话。

    「啥?第三法则的不可测定律?那种东西──────等等?」

    诺曼呆住了好一会儿后,双手抱住低下的头。

    「不对,慢著,等一下。应用混沌理论的冥界法则混乱……难道说,第三法则还比较有效率……?咦?这么说来……」

    总觉得正在发生不妙的事情。我产生了这样的预感,正要设法脱身,然而──

    「亚~~德•梅堤欧~~~~~~尔!你是说,混沌理论的灵体干涉并不完整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不,我……这个──」

    「你是说,你早就知道混沌理论的极限了?所以才应该用第三法则!没错吧!」

    「不,这个……」

    「的确用第三法则会比较──咦?不对,慢著。采用第三法则的情形,能达到的极限──咦?比意料中更──咦?」

    ……这个老矮人,想必是稀世的天才吧。如果他生在古代世界,多半会成为名留神话的人物。

    正因如此,他才会抵达那一步──抵达和我一样的结论。

    也就是──发现自己花了一辈子持续研究的概念,内容其实相当陈腐,并不如自己的期望。

    「不,这只是采用第三法则的情形……那就换别的理论……不对,除此之外的理论根本……这么说来……不不不,这…………」

    诺曼就这么自顾自地嘀咕了好一会儿,然后──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他仰望天花板,翻著白眼,笑了出来。

    「哼哈!哼哈哈哈!哼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子啊~~!老夫的研究,原来这么的肤浅是吗~~!老夫的几十年,完全是白费工夫啊~~!啊哈~~!亏老夫放弃了所有的青春努力研究~~!原来一点意义都没有啊~~!啊哈~~!」

    ……我懂。我懂你啊,诺曼。我之前也陷入了一样的状态。

    一定很难受吧。知道花了那么多时间拚命进行的研究,对自己来说却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垃圾时,真的会很难受。

    所以──

    「啊!对了!老夫有个好主意!老夫不当研究者,回去当小孩吧!老夫要从现在起,重温拋弃的青春!好~~既然决定了,就先从捕虫开始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诺曼说完就「嗡~~~~!」地大叫一声,双手像昆虫拍动翅膀似的摆动,跑出房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生就像肥皂泡~~!」

    「老……老师!请不要这样!」

    「嗡~~~~!……喂,是哪个家伙把这种东西放在这里!这会妨碍捕虫好不好!可恶!这些鬼东西,看老夫砸了你!」

    「去……去年的研究成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阻……阻止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来阻止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场面已经一团乱。

    「虽……虽然我本来就觉得亚德那家伙很厉害,可是……!」

    「真没想到,竟然用知识破坏了伟大的诺曼博士……!」

    「不只是魔法,连学力也是破天荒……!这就是亚德•梅堤欧尔吗……?」

    学生们对我投来惊惧的眼神。

    「哼哼!所以我才说!我的亚德是史上最棒的!亚德之前没有亚德,亚德之后也没有亚德!」

    「真的是亚德有、亚德治、亚德享的才能呢!」

    伊莉娜和吉妮互相讲著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这些幼兽,烤过不知道能不能吃?」

    笨蛋席尔菲流著口水。

    然后──

    「哎呀,真有一套啊~」

    我老姊奥莉维亚抓住我的肩膀,露出实在太过美丽的笑容。

    「不过还真是令人怀念啊~记得我那个老弟也让学者们满心挫败,弄出了一大堆的废人呢~~」

    她的脸实实在在就像是美的女神……但我很清楚。

    很清楚她的笑容底下,潜藏著可怕的东西。

    「哈……哈哈……」

    我在被诺曼闹得一团乱的通道上,发出了乾笑。

    ……也因为发生了原定行程以外的事,让教育旅行的行程变得相当紧凑。

    时间上我们已经得前往下一个参观地点,但总不能就这样放著诺曼不管。

    为了修复他的精神,我施了魔法。

    结果诺曼立刻冷静下来……

    他停止失控行为后,立刻哭哭啼啼地瞪著我。

    「就凭……就凭你这小子……!你这小子!比起老夫的师父!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诺曼指著我,连秃头都气得发红,大喊:

    「你来得正好!今天那位大人会移驾过来!她应该很快就会抵达这里!到时候你就没戏唱了!」

    师父。那位大人。

    ……如果是现代出生的人,不管来的是谁,都没什么好吃惊。

    可是,该怎么说呢?

    我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六感不断敲响警钟,要我尽快离开这里。

    因此──

    「很遗憾,我们的行程不能再拖延了。这样会给我的学友们添麻烦,请恕我失陪──」

    我很快地说完,正打算赶快离开的瞬间。

    「耶~~~~!天神降临喽~~~~!」

    ……就像命中注定,这个人在我眼前现身了。

    这个人打开门,走进室内。

    她的形貌是个惹人怜爱的年幼少女,眼神中却有著几分老奸巨猾。

    诺曼对这样的她陪笑说:

    「喔喔,师父!好久不见了!」

    「嘎哈哈哈哈!你头还是一样秃啊,诺……你是叫什么来著了?」

    「是诺曼,师父!请您也差不多该记住老夫的名字啦!」

    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那么好笑,只见这女孩捧腹大笑。她甩著一头美丽金丝般的头发大笑,诺曼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似的跑向她。

    「怎么样,亚德•梅堤欧尔!怕了吧!这位!就是老夫的师父,也是史上最顶尖的头脑!超越天才的至高学者神!她的大名叫做──」

    「我是维~~达!阿尔!哈萨~~~~德~~~~!放轻松叫我神就好~!☆」

    她不知为何对著这边下腰,盯著我看,露出满面笑容。

    维达•阿尔•哈萨德。

    是天才又是天灾、冒犯神域之人、终极智能……这个有著五花八门外号的少女,我不可能不知道。因为她以前是我的部下。

    维达•阿尔•哈萨德──古代的四天王之一。

    「哎呀呀~站在那里的……可不是奥莉维亚吗!超~久不见的啦~~~~!你过得还好吗~~~~?」

    「……嗯。」

    奥莉维亚有点不敢领教地做出回应。

    维达先对一双兽耳因厌烦而低垂的她笑了笑,接著转头看向我们。

    这一瞬间,伊莉娜与吉妮全身一震。

    这也难怪。我们穿越到古代世界的那趟奇异之旅中,就吃了维达各式各样的苦头。

    会提防一样的情形是否将再度上演,也是很正常的吧。

    然而──

    「哎呀,连席尔菲也在啊!令人怀念的脸孔都到齐了呢~!」

    「唉,这可遇到讨人厌的家伙……」

    我们被送去的古代世界,和现在的世界,似乎并没有接续。

    大概就是所谓的平行世界吧。因此这个维达是第一次见到我们。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倒也没有来跟我们──

    我才刚想著她不会与我们交谈,结果马上──

    「嗯~~?」

    维达一双大眼睛看向我,歪了歪头。

    「……怎么了吗?」

    我佯装镇定,内心却充满紧张。不妙。凭这家伙的眼力,就算发现我=「魔王」也不奇怪。

    一旦被她发现,我这些年来建立的平凡村民形象,就会当场瓦解──!

    我手心冒汗,看著维达。

    结果她接下来说出的话是:

    「是个相当不错的天才耶~~!你叫什么名字呢?」

    维达稚气的脸上露出笑容。

    ……没拆穿吗?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回话说:

    「我叫亚德•梅堤欧尔。竟然有幸拜见威名远播的维达大人,实乃毕生难以再有的幸运。」

    说完我一鞠躬……结果并未被深入追问什么。

    这是不是可以解释为没被拆穿?

    我冒著冷汗,窥看她的神色。

    另一方面,诺曼则哭诉似的靠向维达。

    「师父!这小子,嚣张得不得了!老夫亲耳听见他扬言说学者神的宝座他要了!我们就让这个无礼的小子,见识见识谁才是真正的天才吧!」

    「哦哦~这我可不能当作没听见啊。」

    维达笑著注视我。

    我立刻就想开口辩解,但晚了一瞬间。

    「好~~!我就接受你的挑战!」

    「不,请等一下,维达大人。我──」

    「可是,不是马上!我要准备个几天!」

    「等等,我什么都没──」

    「哼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尽管在教育旅行玩个够吧!因为旅行的最后一天,就会变成你的忌日了!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对师徒真的是完全都不听人说话。

    ……顺便说一下。

    「喂喂,亚德找维达大人碴耶。」

    「这次再怎么说也太不妙了吧。」

    「不会的!亚德大人一定连伟大的学者神也赢得了!」

    「没错没错!因为亚德是无敌的!」

    周遭的这些人,也根本无视于我的意思。

    「哼哼!这次的教育旅行,多半会变得很刺激呢!」

    「亚德连四天王都打败……啊啊,光想像就流口水了。」

    「加油啊,亚德!我很久没看到维达懊恼的表情了,真想再看看!」

    我对这些期待的眼神回以乾笑。

    ──这个时候,我还无从得知。

    我无从得知会让我心乱的,不是只有维达──

    我由衷祈祷,希望事情不要如这独白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