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孤独的神学家 第一日 伊莉娜之魂
    「我想当妈妈!」

    大白天的。

    被太阳照得闪闪发光的大道上。

    我们伊莉娜小妹妹,抬头挺胸喊出这么一句话来。

    「……呃,伊莉娜小姐?你没头没脑说什么啊?」

    「你这表情是怎样啦!有什么好吓到的!」

    「不,你都没头没脑说想当妈妈了……是不是?」

    吉妮看向我,徵求同意。

    我先点点头,然后说:

    「你到底是怎么了?突然说想怀孕……不,我想应该不会啦,但难不成你已经有身孕了?如果是这样,希望你把对象的名字和住址告诉我。我要去打个招呼。」

    打个招呼,顺便把他大卸八块。

    竟然敢动我们家伊莉娜小妹妹,罪该万死。

    我让一股暗黑色的情绪在心中翻腾,伊莉娜就微微摇头说:

    「不是啦,我不是说这个!我是听了刚刚的故事,被打动了!」

    伊莉娜一双骨溜溜的大眼睛闪发光。

    「你说刚才的故事……」

    「该不会是圣母的故事?」

    看到伊莉娜点头,我和吉妮这才想通是怎么回事。

    事情就发生在前不久。

    我们离开诺曼的研究院后,前往人称圣母像的观光名胜兼教学场所。

    这是教育旅行第一天,团体行动的最后一个地点。

    那儿有著一座巨大的女神像。

    当地担任向导的侏儒族女性,在这座巨像前这么说:

    「呃~这就是众所皆知,扶养『魔王』大人和奥莉维亚大人的艾夏大人巨像~」

    接著向导说了:

    「『魔王』大人和身为他部下的传说使徒奥莉维亚大人,以姊弟相称,这点大家都知道。两位是在贫民街认识,培养出交情……是这样没错吧,奥莉维亚大人?」

    「……嗯。」

    「圣书上写说,当时两位都过著很乱的生活。」

    「……算是啦。」

    「两位都没有双亲,对爱饥渴。而突然出现在这样的『魔王』大人与奥莉维亚大人面前,对两位投注母爱的,就是艾夏大人!」

    「……是没错。」

    「可是!艾夏大人却命途多舛!有一天,邪神知道了『魔王』大人的存在,卑鄙地策划了奸计!觊觎他们两人的性命!艾夏大人为了拯救他们两人,于是挺身而出……拿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掩护他们两人逃走!啊啊,这是多么令人鼻酸的悲剧!」

    向导流下眼泪。我环顾四周,学生们似乎也都跟著有了同样的反应。

    「呜呜……!多么可怜……!」

    「圣书我已经看得书页都要磨破……可是就只有离别的场面,我不管看几次都会忍不住哭出来……」

    伊莉娜与吉妮也都用手帕按住眼头。

    可是──

    「……?怎么跟我听到的情形不太一样……?」

    只有席尔菲以狐疑的表情歪著头。

    至于站在她身旁的奥莉维亚与我有什么反应──

    就是也只能苦笑了。

    那家伙为什么能被称为圣母,我简直无法理解。

    的确,那时候我们是被一个叫做艾夏的侏儒族女子扶养。

    可是,我们学到的都是赌博怎么出老千,或是扒窃的方法。此外,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守财奴──

    「怎么啦怎么啦!今天你们只赚了这么点钱吗!啊~!你们真的很没才能啊~!与其这样,我自己去赚还比较好~!」

    她拿走我们透过扒窃和赌博赚来的钱,却还大肆抱怨,把酒当水喝,满口骂人的话。

    坦白说,称这个人为人渣也不过分,所以我完全不尊敬她,也不觉得她有恩于我们。

    至于离别那一天的事……也全是胡说八道。

    艾夏没死。她岂止没有挺身保护我们,还全力逃跑了。

    跑来袭击的那些家伙,我一瞬间就摆平了。

    从此我就和奥莉维亚创立叛军,揭竿起义……不过这件事就先不提。

    后来我们再也没见到艾夏。也许她就死在路边,也说不定成了有钱人。

    不管怎么说,我对她之后的事没有兴趣。

    ……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女人,竟然被当成圣母崇拜啊。

    「艾夏大人实实在在就是全世界女性的理想!各位女同学!等你们生了小孩,也要当个像艾夏大人一样的母亲喔!」

    不,要是变成那种母亲,小孩会学坏的。

    真不知道为什么流传下来的内容会完全相反。

    ……只是话说回来,我也不便去订正。

    「艾夏大人真是母亲的楷模!」

    「我们就去买迷你铜像当纪念品吧!」

    「也对,摆设在房间里,会是很好的警惕。」

    看来在现代,那个人渣成了世间女子的典范。

    那最好还是别硬去订正,丢著别管吧。

    虽然看在知道真相的我和奥莉维亚眼里,就觉得心境相当复杂。

    ……然后──

    我们听了一大堆莫须有的奇闻轶事,最后迎来了小组活动的时间。

    在我听来,也只能觉得没辙,心想真亏流传到后世的故事会那么胡说八道。

    然而,伊莉娜似乎有了不同的感想。

    「听著艾夏大人的故事,我啊,就想起了妈妈!」

    她当然也有母亲。

    只是……我从不曾见过她母亲。

    「妈妈是我最崇拜的人。艾夏大人很厉害没错,但我妈妈也是很了不起的人。所以……我想变成像妈妈那样的人!」

    原来如此。

    不是想当妈妈,说得精确一点,是想变成妈妈那样的人,是吧。

    所以她是听了圣母的故事,重新燃起了这股热情。

    我隐约可以体会这种心情。虽然也许不太一样,但我有时候看著建筑相关的书,也会导致以前的创作欲苏醒,让我想再打造一座城堡。

    「可是,我不太有自信耶。会想到就算我有了小孩,是不是真的就可以当个好妈妈。别说能不能变得像妈妈那样……根本连能不能当个像样的妈妈都不知道。」

    「也是啦,毕竟大家都说育儿很辛苦嘛……可是伊莉娜小姐,我想你应该还没到要担心这种事的阶段。」

    「你是什么意思啦?」

    「……你知道怎么生小孩吗?」

    「啥……啥!别……别看不起人了!这……这种事情我清楚得很!不……不就是那个吗?跟喜……喜喜……喜欢的人,这个……亲……亲下去,不就生得出来了吗?这种事我也知道!爸爸以前就教过我了!」

    「不不不,伊莉娜姊姊,连我也知道不是这样啊。你听好了,小孩子啊……是送子鸟送来的!哼哼!」

    「不,你说的也完全错了。」

    「哇哇!」

    我一边听著她们的对话,也产生了和吉妮一样的想法。

    的确,伊莉娜还不到烦恼能不能成为她所向往的母亲这样的阶段。

    毕竟她连怎么生小孩都不知道。

    然而,我觉得这样就好。

    我希望她继续不知情地活下去。

    不,我也知道。知道伊莉娜多半迟早会有小孩。

    然而……

    光是想像那个时候,我就会对她的对象产生杀意──!

    对我来说,伊莉娜既是个好朋友,又像是我的亲生女儿。

    我万万不能容许有人动她。

    我期盼她得到幸福,但只有这件事我就是没办法接受。

    因此,我希望会和她生小孩的对象不要出现──

    我正想著这样的念头──

    离我们很近的空间,窜出了裂痕。

    看清楚裂痕的瞬间,所有人脸上都有了紧张的神色。

    不只是她们,民众也都有了同样的表情。

    「……事件永远是突发的,只是,实在希望至少旅行中可以不要这样啊。」

    我眯起眼睛,注视虚空中的裂痕。

    过了一会儿,裂痕逐渐扩大──

    才刚听到轰隆一声低响,便有东西从裂痕中跳了出来。

    是个人。

    从有著尖耳朵看来,种族大概是精灵族吧。

    性别是女性,年龄……相当幼小。

    而这个人,穿著和我们一样的学生制服。

    但她不是我们的同学。

    一看到她外貌的瞬间,不只是我,伊莉娜她们想必也想到了同一个念头。

    这个突如其来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年幼少女是──

    「伊……伊莉娜小姐……!」

    没错,她的长相和小时候的伊莉娜一模一样。

    「你……你是谁……?」

    伊莉娜就像在对镜子里的自己说话,慢慢问起。

    对于这样的伊莉娜,对方不知为何露出像是怀念的表情。

    但这只有短短一瞬间。

    年幼的少女立刻换上毅然决然的表情,挺起胸膛说:

    「我的名字叫做艾莉丝!是来自未来的战士!」

    这个少女自称叫做艾莉丝,同时说出这种令人无法不瞠目结舌的话,然后指著伊莉娜,喊说:

    「今天,这一天!你会发生糟糕的事情!我就是为了保护你,阻止这种情形发生,才会从未来来到这里!如果,我没能保护你──」

    「这个世界,就会灭亡!」

    ◇◆◇

    这个出现得毫无预兆的少女,自称是未来人。

    当然了,民众的视线只会集中到我们身上。

    ……该怎么说呢?

    我觉得,非常不自在。

    「呃,你叫艾莉丝小姐,是吗?你过来一下。」

    「啥啊!你用这种觉得这小孩脑子有毛病的眼光看我是怎样!是说不要碰我啦,变态!」

    「别生气别生气,过来这边一下……来,各位也过来。」

    我急忙离开大街,走进一条没什么人经过的小巷。

    换了地方后,我看向艾莉丝,对她问起:

    「请问你是从哪里来的?我想知道你的身分和来历。」

    「啥啊!你白痴啊?我刚刚不就全都说了吗?我是艾莉丝!为了保护妈……不是,是为了保护伊莉娜而赶来的战士!真是的!一样的话不要叫我重说!」

    她以相当呛的态度一边吼,一边瞪著我。

    「……呃,说是来自未来的战士,这实在……对吧?」

    吉妮也和其他人一样,表露出怀疑的态度。

    来自未来的使者──这种事一时间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毕竟要回到过去,就连我都办不到。

    但话说回来──

    来自未来的使者这种事情,并非绝对不可能发生。

    我想起的,就是短短几个小时前的事。

    我、伊莉娜和吉妮三个人,就被一个自称是神的小孩,送去了古代世界。

    那么这个艾莉丝,是否也是被那个自称神的小孩送来的呢?

    我试著问了,然而──

    「啥?神?那谁啊?」

    看来不是。

    既然如此,她又是怎么来到这个时代的呢?

    「这是秘密!我绝对不能说,爸……是那个变态不让我说出来!说是会发生时空矛盾什么的!而且什么叫做时空矛盾啦,讲得让我听得懂好不好!」

    艾莉丝莫名地指著我,说得气呼呼的。

    「……亚德,这孩子,该不会是『魔族』的尖兵?」

    这个推论也有著充分的可能。

    然而……如果真是如此,就完全推测不出「魔族」的意图。

    相对的──

    如果凶手是我现在脑海中浮现的人物。

    我认为这个可能性最高,于是先发动了侦测魔法。

    我掌握「那家伙」的位置,接著发动召唤魔法。

    剎那间,我们眼前的石板上,显现出魔法阵──

    召唤对象在一阵浓烟中出现了。

    她就是天才天灾魔法学者,前四天王当中的维达──

    还不只是这样──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还可以看到一个中间挖空的滚轮里,诺曼拚了命在奔跑。

    ……这些家伙在搞什么鬼?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喀啦。

    车轮状的装置发出声响转动。

    诺曼作为动力源,一边洒著汗水一边呼喊: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对了,师父!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实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喔,这当然是那个啊……是什么呢?」

    「师父您怎么还问是什么呢?这该不会没有任何意义吧!」

    「喂喂~怎么可能呢?你啊,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是我耶!你懂吗?是、我、耶。真是的,饶了我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著了?」

    「诺曼!老夫是诺曼啊,师父!请您也差不多该记住了!」

    「哎呀~我不擅长记住自己没兴趣的人叫什么名字耶~~」

    「对几十年的徒弟没兴趣是怎样啦,师父!」

    ……我说真的,这些家伙在搞什么鬼?

    算了,我可没那力气去配合他们的步调。

    我脸颊抽搐,对维达问起:

    「不好意思,我有些话想和您说。」

    「嗯?嗨嗨,这不是亚德吗!你怎么会来这……咦,等等,地方换了啊。该不会是你用召唤魔法叫我出来?」

    「正是……我没有时间,所以就单刀直入地问了。请问这位少女,是您派来的吗?」

    我猜测这就是真相。

    想来艾莉丝多半就是伊莉娜的复制人之类的。她肯定又想利用这件事,策划一些无聊的事情。

    我是这么想的。然而──

    「咦,我不记得做过这种事啊?」

    维达歪头纳闷,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伊莉娜等人。

    相对的……

    我则冒出了冷汗。

    因为维达的话并非谎言。

    我问问题时,小心不让她发现,发动了好几个魔法。

    这些魔法都是用来检验她的话是真是假──

    所有的魔法,都证明了维达的发言是真话。

    「该不会,是真的未来人……?」

    「咦,未来人?啊,该不会是那边那个小女孩?哼~~?的确,总觉得灵体有点奇怪啊。好,那就马上解剖──」

    「劳驾您过来一趟。已经没事了。您请回吧。」

    我再度发动魔法,把维达和诺曼传送走。

    ……好了。

    「艾莉丝小姐,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跟~你~说!我是来自未来的战士啊!你这个糊涂蛋!」

    ……她也同样没说谎。

    「亚德,该……该不会,是真的?」

    「是啊,看来艾莉丝小姐似乎是真正的未来人。」

    「这也就是说……」

    「她说接下来会发生不妙的事情,也是真的了?」

    我们面面相觑,然后同时看向艾莉丝。

    啊啊,真是够了。

    为什么事情就是会弄成这样?

    ……既然这样,也只能接受一切了。

    「那么,艾莉丝小姐,你所说会发生不妙的事件,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不知道!」

    「……那么,几时会发生?」

    「不知道!」

    「…………」

    「你干嘛用这种看笨蛋的眼神看我!有什么办法!事情就是发生得那么突然啊!有一天,世界突然开始瓦解……爸……不是,我是说,是那个变态去查了情形,说妈……不是!是一个叫做什么伊莉娜的精灵族,被牵连到一个不妙的事件里,造成世界开始毁灭什么的!」

    「所以你是说,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知道?」

    「对啊!他说了什么观测到时空的错乱之类的……我都听不太懂,所以就没听!」

    「……这样吗?」

    我不由自主地重重叹了一口气。

    「目前我马上能想到的对策……就是例如让伊莉娜小姐隔离在异空间之类的。就这样等到今天这一天过去,如何呢?」

    「大概不行!爸……不是,是那个混蛋大变态说!说就算隔离妈……不是,是就算隔离伊莉娜,也会因为什么因果还是真理的关系,改变不了结果!」

    因果与真理啊。这么说来,除非改写命运,不然所有的行动都会没有意义。

    无论如何挣扎,事件都会发生。

    而且伊莉娜会遭逢危机的这个结果也不会改变。

    这种情形下,对策就只剩一个。

    「在事件发生时,把所有会危害伊莉娜小姐的事物,都硬碰硬地排除掉……就只有这个方法了吧。」

    「这么单纯好懂,真是好办呢!」

    「也是啦,我们这边有亚德,什么问题都没有。」

    除了艾莉丝以外的成员,似乎全都有著十足的安心感。

    伊莉娜似乎更是比谁都相信我,脸上并未浮现出任何紧张的神情,反而在她惹人怜爱的美丽脸孔上,露出平静的笑容。

    「这就是说,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到事件发生了吧。可是……在那一刻来临前,穷紧张也不会让结果不一样。这种时候呢……」

    伊莉娜说到这里,朝艾莉丝的脸上看了眼。

    「这趟旅行我们就好好去玩吧!艾莉丝!你也要一起来,知道吗!」

    「……嗯!」

    不知道为什么,艾莉丝似乎只相当亲近伊莉娜。

    她露出满面花朵绽放般的笑容,扑向伊莉娜丰满的胸口。

    就这样,我们走出小巷,继续旅行行程。

    加进了艾莉丝的五个人,在街上逛著。

    「哦~这个时代的金士格瑞弗,是这个样子啊。」

    「跟未来的街景不一样吗~?」

    「嗯。未来没有这么多人……所以感觉好新鲜!」

    她眼神发亮,四处张望。

    模样已经只像个寻常的观光客。

    「我说妈……不是,是伊莉娜!我肚子饿了!我想吃那个!那个!」

    「蜂蜜面包?好啊,我买给你。」

    「哇~!我最喜欢妈……伊莉娜了!」

    伊莉娜与艾莉丝,并肩走向摊贩。

    看著她们的这种互动,该怎么说呢?

    「嚼嚼……这个时代的面包也好好吃!」

    「未来也有面包吗?」

    「当然有啦。因为我来的时代和这个时代,也没隔多少年。」

    「是喔~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吃得好幸福呢。」

    「嚼嚼……那当然……嚼嚼……吃好吃的东西时……嚼……是我第二幸福的时候……嚼嚼…………呜,喉、喉咙!」

    「啊,来来来,喝水喝水。」

    「……呼~差点就噎死了。」

    「真是的,吃饭的时候要细嚼慢咽,妈妈没教过你吗?」

    「……妈妈有好好教我。对不起妈……不是,我是说伊莉娜。」

    「我是没关系啦。而且,你刚刚说吃好吃的东西是第二幸福的时候,那最幸福的是什么?」

    「那当然是和妈……不是,是和伊莉……不,这大概没关系吧?呃……和妈……妈妈在一起的时间,最幸福!」

    「……也对,我也这么觉得。」

    两人相视微笑。

    她们的模样,该怎么说,简直像是──

    「她们两个简直像是一对母女呢。」

    吉妮替我说出了心声。

    ……也对,的确是。她们长得那么像,该怎么说,还隐约有种怎么看都不像陌生人的感情联系。

    但即使如此,现阶段仍未超出「像」的范围。

    艾莉丝只是凑巧和伊莉娜长得很像的可能性还比较高──

    「再来我想吃那个!可以吧?妈……等等!不……不对!刚刚那是,这个……」

    「啊哈哈,不用放在心上。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也常常把村子里的阿姨叫错,叫成妈妈。」

    「没……没错!是叫错!这只是叫错!嘿嘿嘿!」

    ……不,还不能确定。

    离确定还差得远──

    「啊!」

    「等等,艾莉丝!你还好吗?真是的!你就是走路不看脚下才会跌倒!」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人家膝盖破皮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真是的,别哭别哭!哭了会让幸福跑掉喔。」

    「呜呜……」

    「没错没错,忍耐忍耐。」

    「……艾莉丝,很乖吗?」

    「嗯,很乖很乖。来,痛痛飞走吧~!好了,已经没事了!对不对?」

    「嗯!谢谢你,妈妈!」

    ……已经完全不想遮掩了吗?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或者该说──不想相信。

    那个叫做艾莉丝的丫头──不,虽然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可能性比较高,可是──

    搞不好,艾莉丝……也许是伊莉娜的小孩。

    不,我是觉得并非如此。我一点都不觉得是这样。可是──

    毕竟伊莉娜就像个为了体现清纯这个字眼,才下凡到这个世界的天使。而她却迷上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死家伙,竟然还生……生生……生了……小孩……!

    终究不可能!

    万万不可能!

    就算真的发生,我也不容许!

    我才不会让伊莉娜去当任何人的新娘!

    绝对不准!

    「亚……亚德,你怎么了?看你表情变得和食人巨魔一样。」

    「请不要在意,我只是在拟定把假想敌大卸八块的计画。」

    「……不,我有够在意的啦。到底是怎么啦?我说真的。」

    我无视一脸狐疑的席尔菲,继续陶醉在妄想当中。

    闹著闹著,时间仍一分一秒在流动──

    现在的时间是傍晚。

    暮色渐浓的天空下,艾莉丝不只和伊莉娜,和吉妮与席尔菲也有说有笑。看来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和大家打成一片了。

    ……然而──

    艾莉丝对众人是敞开了心房,可是──

    至于她对我是如何。

    「艾莉丝小姐,你走路不看脚下,小心又会跌倒喔。」

    「……用不著你说,我也知道。」

    就是这样。

    「艾莉丝小姐,你肚子饿不饿?」

    「我说啊,刚刚我吃了很多吧?你都没看到吗?」

    就是这样。

    「艾莉──」

    「不要开口,你嘴很臭。」

    就 是 这 样。

    我到底做了什么?

    她说到一半,被伊莉娜骂说:「不可以这样说话!」而眼眶含泪,即使如此仍坚决不改变态度。

    ……就算被这种根本不知道打哪来的小孩讨厌,我的心也不会因此有什么动摇。

    我亚德•梅堤欧尔现在只是个平凡的村民,但前世可是被誉为「魔王」的人。

    我怎么可能去看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脸色?

    何况是被小丫头的态度刺伤,这绝对不可能。

    ……所以,我这番发言是纯粹出于好奇心。

    「艾莉丝小姐,你是不是咬……讨厌我呢?」

    说到一半还舌头打结,但并不是紧张。

    我一点都不担心要是被讨厌该怎么办。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被讨厌,就会觉得自己好像问题多多,这样的念头我根本没在想。

    ……现在气温有点高,所以我会冒汗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艾莉丝半眯著眼,看著这样的我说:

    「你啊,如果一个男人已经有妻小,却还让很多女人服侍自己,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咦?这……这么说有点难听,但我想应该是个相当渣的渣男吧?」

    「没错吧?」

    「是。只要想想对方,就会觉得和妻子以外的女性维持关系,是绝对不该做的事情。」

    「如果还因为这个人花心,害妻子频繁哭泣呢?」

    「我想这已经是人神共愤。」

    「这样的人如何?」

    「罪该万死吧。」

    「嗯。说穿了就是这么回事。」

    是怎么回事啦?

    ……到头来,艾莉丝始终并未对我敞开心房,自由活动时间就结束了。

    「话说,我们差不多得回旅馆去不可了。」

    「什么事都还没发生,对吧?」

    「离这一天结束,还剩五小时左右。可是,事件会在剩下的时间里发生吗?」

    「眼前就先把艾莉丝也带回旅馆去吧~」

    前往旅馆的途中,我一边看著艾莉丝的背影,一边寻思。

    眼前完全没有会发生事件的迹象。

    连一丁点预兆都没有。

    我不停以侦测魔法侦测市街,但没有任何可疑的人物或动向。

    既不是有「魔族」潜伏,而且维达现阶段也很安分。至少,要说会在接下来的几小时内发生什么史无前例的大事,实在不太可能。

    这样一来,就产生了一个疑问。

    艾莉丝是不是在说谎。

    她是未来人,这点多半是事实。

    但如果说今天之内会发生事件的这部分是谎言呢?

    如果她是拿这个说法当藉口,以便接近伊莉娜──

    那就表示艾莉丝才是真正的敌人。

    ……这种可能性果然也无法否定。

    然而,现阶段,这一切全都还只是推测也是事实。

    要说我能做什么,也就只有不断保持警戒。

    ……没错,大概也就是因为我这样告诉自己。

    所以当第六感敲响警钟,身体才能迅速做出反应。

    有事情不妙。有了这种感觉的同时,我发动了防御魔法。

    魔法阵显现出来,接著半透明的屏障遮住我们。

    「咦,怎么了?」

    伊莉娜露出困惑的表情后,立刻有水弹打在屏障上。

    从冲击的情形来看,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攻击。即使不防御,这威力大概也不至于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但是,很奇妙。

    先前的攻击,不是瞄准伊莉娜……

    而是以艾莉丝为目标。

    到底是打什么主意?

    为了问清楚这点,我抬头看向头顶。

    以橘红色天空中一道裂痕为背景,一名少女飘在半空中。

    她披著长袍,头部用连衣帽遮住。

    「……我可以把你视为我们的敌人吗?」

    对方没有回应,就只是俯瞰著我们。

    艾莉丝似乎对少女这情形不耐烦了,吼说:

    「你就是事件的主谋吧?没错吧?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企图,但我可不会让你得逞!我要打倒你,拯救未来世界!」

    这时少女全身一震,就像在表达怒气。

    接著──

    「你还真敢说。明明一切都是你害的。」

    仔细一看,她帽子下露出的嘴,频频抽动。

    「啥啊!你在说什么鬼话!讲大声一点啊!」

    艾莉丝还在吼,少女则像是终于再也忍不下去,重重咂嘴一声。

    「啊啊,是吗!那我就大声说给你听!就是你害得我的时代发生很严重的事!你干涉了这个时代,造成时空变动,发生了时空矛盾!」

    「啥!你在胡说什么?」

    「啊啊,够了!原来你『小时候』这么笨啊!那我就说得让现在的你也听得懂!」

    少女吼回去之后,手放到帽子上──用力掀开。

    底下露出来的脸孔──

    「我是爱瑞丝!是来自未来的战士,来这里就是要让你回到原来的时代!好了,乖乖回到未来去吧,妈……不是,我是说艾莉丝!」

    她和长得与伊莉娜一模一样的艾莉丝,长得一模一样。

    ◇◆◇

    「来自未来……这是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事态,让艾莉丝一头雾水。我们也一样多少有些乱了方寸。

    「艾……艾莉丝,那孩子,是你的同伴吗?」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不认识那种人……」

    看到艾莉丝冒著冷汗连连眨眼,自称爱瑞丝的少女眼角扬起。

    「你当然不知道!毕竟我是从比你更未来的时代过来的!」

    「比我的时代还更未来?」

    艾莉丝愈听愈不解,然而──

    我则渐渐看出了大概的全貌。

    「你叫爱瑞丝小姐,是吧?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可以吗?」

    「……问什么?」

    「先前你是这样说的吧?说是因为艾莉丝小姐干涉了这个时代,才会发生时空矛盾。」

    「是,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我可以解释为,这次的事情原因全在于艾莉丝小姐来到这个时代吗?」

    「这!你说这什么鬼话啊!」

    艾莉丝睁圆了眼睛看著我,但爱瑞丝点了点头:

    「正是。想来妈……不是,我是说想来艾莉丝对你们这样说了吧?说这一天,外婆……不是,是说伊莉娜会出事,结果会导致未来世界瓦解。」

    没有错。

    我点头回应,爱瑞丝就在空中耸了耸肩膀表示没辙。

    「事件会发生的确是事实。可是,我无法确定事件的内容。但可以确定的是,妈……不是,我是说艾莉丝,这个事件,就是因为你来到这个时代而发生的。」

    「你……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我不理会困窘的艾莉丝,对爱瑞丝问起:

    「那么……你是说只要艾莉丝小姐回到原来所待的世界,事件就不会发生了?」

    「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很高。至少,我的时代发生的时空矛盾应该会得到解决。」

    「既然如此──」

    我还没说下去,艾莉丝已经对爱瑞丝吼了起来。

    「叫我回原来的时代去?你白痴啊!这种事没得商量!说不定你根本就是敌人!」

    没错,艾莉丝的发言也无法否定。

    这场议论,多半怎么说都会是平行线吧。既然如此──

    「唉,没想到她小时候竟然这么不懂事。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办法,我就靠实力把你送回原来的时代。」

    「有本事你尽管试试看啊……!」

    自然就会变成这样吧。双方表露出战斗意志,眼看随时都会开打。伊莉娜拦在她们之间,开口说:

    「给……给我等一下!要是在这种地方大打出手──」

    她一句话说到一半。

    轰隆隆隆隆隆隆……

    一阵天摇地动般的声响才刚响起,下一瞬间,脚下剧烈摇动。

    「地……地震……!」

    「总……总觉得,有很不好的预感!」

    席尔菲的直觉完全命中。

    震动才刚平息,我们周围的石板开始出现裂痕──

    大地裂开了。

    民众惊慌逃窜。有人来不及避难,掉进裂缝中,我用魔法救出这些人。

    救著救著,裂缝中发出黄金色的光芒,形成直冲天际的光柱。

    光芒渐渐淡去……

    接著,有人从中现身。

    「呃~我叫做乌列尔~是为了防止基本世界的瓦解而来的~」

    说出这么一句话的这名妙龄女性……

    和与伊莉娜长得一模一样的艾莉丝长得很像的爱瑞丝,容貌十分相近。

    ◇◆◇

    「呃……乌列尔小姐,是吗?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再说一次吗?」

    「好的~呃~我叫做乌列尔~是为了防止基本世界的瓦解而来的~」

    她以悠哉的语气重说了一次,模样令人觉得,伊莉娜、艾莉丝与爱瑞丝长大后,大概就会长成这个样子──

    「你是来自比爱瑞丝小姐更未来的时代?」

    「不是的~爱瑞丝小姐的世界是第一八七五八二基本世界。我所住的世界,是第九八五四五基本世界~」

    「呃,也就是说……你是来自平行世界?」

    「就是这么回事~」

    「总觉得事情闹得愈来愈大了……」

    「有点跟不上……」

    我、吉妮和席尔菲都抱持同样的意见,但得有人把话题推动下去才行。

    因此我虽然觉得厌烦,但还是开了口:

    「那……你的目的是?」

    「是~我是来阻止艾莉丝小姐与爱瑞丝小姐的争执~在两位进入战斗状态的时间点上,从第八四八五八八一七四二二基本世界到第一零八五四八七五八四四五基本世界,都已经毁灭~如果继续进行战斗,基本世界就会依序消失~最终包括这个第四八七基本世界在内的所有世界,都会消失~」

    我愈听愈觉得头痛,但不能放弃思考。

    「所以是这么回事了?只要艾莉丝小姐与爱瑞丝小姐不开打,两位都回到原本所在的世界里原本所待的时代,事件就不会发生……你所说的,基本世界?也就不会消失?」

    「就是这么回事喽~」

    坦白说,我觉得事件已经发生了。

    不过我就特意不去在乎这点吧。

    现在的问题──

    「你……你是怎样啦!没头没脑冒出来!」

    「很可疑,不能相信。」

    是这个情形。

    这样一来。

    「嗯~伤脑筋~这可被世界树给说中了~说两位不会相信我~战斗阻止不了~所以只能靠实力~以我自己来说,是希望可以和平收场啦~…………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吧。」

    剎那间──

    乌列尔全身迸发出杀气……

    她的背后形成无数辉刃。

    「这会让两位有点惨痛~还请忍耐一下喔~」

    话才刚说完,大批刀刃已经扑向艾莉丝与爱瑞丝。

    「哈!正合我意!」

    「我该做的事,没有改变……!」

    三方混战就此展开。

    乌列尔长得很像爱瑞丝,爱瑞丝很像艾莉丝,艾莉丝又很像伊莉娜。

    三人激烈的战斗,对整个古都金士格瑞弗都造成了灾害。

    「想来这大概就是艾莉丝小姐所说的不妙的事件吧。」

    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侦测魔法,掌握整个都市的情形。

    我对所有的生命反应,施加了防御魔法。

    这样一来,就绝对不会出人命。

    相对的,每分每秒都有建筑物在倒塌。

    我们现在站在大街的正中央,看著这场动乱──

    周围的建筑物就以这里为中心,不断逐渐消失,所以视野也愈来愈好。

    就结果而言,我们明明站在地面,却能够将逐渐消失的市街尽收眼底。

    「亚……亚德!得……得快点阻止她们!不……不然市街会!」

    「是啊,说得也是……」

    吉妮催我赶快行动,但我只是双手抱胸,面露难色。

    如果我想阻止,两秒钟之内就能办到。

    然而……

    我特意不阻止。

    为什么?

    因为我正从市街崩毁的光景中,得到快感。

    ……的确,我多年来打造这金士格瑞弗,历经了千辛万苦。因此我对这里怀有感情。

    但更严重的是──

    这金士格瑞弗里,到处都是我不堪回首的记忆。

    这一切也全都──

    该怪莉迪亚!

    例如像这样──

    「啊啊!『魔王』扮小丑的大舞台垮了!」

    刚刚被破坏的,就是大剌剌设置在大街正中央的梯状舞台。

    那是「魔王」为了娱乐民众,亲自扮成小丑来表演才艺……流传下来的轶事是这样,但大错特错。

    我并不是率先表演才艺。

    是打赌输了,被迫上台表演……!

    当时莉迪亚那个笨蛋,频繁地来这个城市玩,有时没事就来找我碴。

    当时由于我还不习惯她的手法,输掉的情形也是所在多有……

    结果就是那个梯状舞台。

    「好了,我赢啦~~~~!你输了,所以要扮小丑表演个才艺。」

    「……你说这什么蠢话?王者怎么可以做这种……」

    「啊,你不会啊?也不想想自己明明是国王,却连个才艺也不会啊?对不起啦~~是我不好嘛~~我怎么想得到你平常一副自己无所不能的样子,竟然会连一个搞笑的段子也没有嘛──」

    「谁说我不会了!我瓦尔瓦德斯没有不可能!」

    我完全中了她的激将法,在市区里最引人瞩目的地方盖了舞台,扮成小丑表演了才艺。

    只有莉迪亚一个人笑。

    民众看到王拚了命在表演,只觉得反感。

    我的心好痛。

    可是现在──

    这些伤痛当中的一个,就要消失得无影无踪──

    坦白说,我痛快得不得了。

    「啊啊!传说的『魔王』全裸飞奔桥垮了!」

    非常美妙。

    我一直觉得,那种东西最好断成两截垮掉算了。

    「啊啊!传说中闹出『魔王』大人吃霸王餐案而出名的那间店垮了!」

    这样就可喜可贺地倒闭了。

    而且真亏这间店可以几千年来都没倒啊。真吓了我一跳。

    「啊啊!传说的『魔王』大人说如果有个洞就会想钻进去的那个大洞坍了!」

    完全填起来了啊。

    哼哼,我心情好到最高点。

    「啊啊!为了纪念『魔王』大人大爆炸事件而设置的雕像垮了!」

    非常完美地化为粉尘。

    而且什么叫做纪念我大爆炸而设置的雕像?

    这种东西一点纪念价值都没有吧。

    「啊啊!『魔王大人』前滚翻纪念馆垮了!」

    垮了我心情才清爽呢。

    「啊啊!『魔王』大人被勇者踢到膝盖大哭的雕像碎掉了!」

    只有莉迪亚雕像的头部粉碎了。

    你活该。

    哼哈哈哈哈,真想叫她们三个继续打个──

    「啊啊!魔王城!」

    …………咦?

    「啊啊!只有魔王城一直被破坏!」

    等等。

    「啊啊!塔的一部分粉碎了!」

    你……你你……你……

    你们给我搞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城堡──千年城,这不是被搞得一塌糊涂了吗!

    啊啊,天啊!

    为了打造出那座城,我不知道费了多少热情与辛苦!

    一下子是被莉迪亚那个笨蛋一刀两断,一下子被席尔菲那个笨蛋给爆破,一下子被席尔菲那个笨蛋给爆破,一下子被席尔菲那个笨蛋给爆破……!

    每次我都辛辛苦苦进行修复和改造,才终于完成这座我心爱的城堡!

    你们竟敢,竟敢!把它变成一堆断垣残壁──────!

    我再也饶不了你们!

    看我怎么把你们三个笨蛋,一起处以打屁股之刑!

    激烈的情绪,驱使我动起双脚──

    但就在我即将踏上一步之际。

    「你们几个笨蛋────是在搞什么鬼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几乎震破耳膜的大音量,回荡在整个金士格瑞弗。

    这一瞬间,艾莉丝、爱瑞丝与乌列尔等三人,都全身一震,停下了动作。

    伊莉娜全力朝她们飞奔过去。

    「艾莉丝放下你的剑!爱瑞丝撤掉魔法!乌列尔!你给我下来!」

    看到伊莉娜气得满脸通红地大吼,没有人敢违抗。

    她们全都乖乖听话,接著──

    「你们三个,都给我在这里跪坐坐好!」

    「「「好……好的……!」」」

    「我不会叫你们别打架。可是,总该有限度吧!」

    「不……不是啊,谁教她们──」

    「不准顶嘴!」

    「是,对不起!」

    「而且乌列尔,你喔,还射出刀刃,很危险好不好!要是大家受伤了你要怎么办?」

    「不……不是啊~那点攻击,在我的世界根本没什么危……」

    「别人家是别人家!我们家是我们家!」

    「啊,是……」

    「真是的!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你的大音量也够给人添麻烦了。」

    「啥!」

    「咿!对……对不起!」

    「不要挑别人毛病!」

    她对畏缩的女孩、少女、女子等三人训话──

    「作为处罚,我要打你们屁股一百下!艾莉丝,先从你开始!」

    「咦咦!不……不要,不要这样!」

    「不准顶嘴!你这孩子实在是~~!」

    她打著屁股训话的模样,实实在在──

    是个太有模有样的妈妈──

    ◇◆◇

    在我们伊莉娜小妹妹所施加的妈妈式制裁下,金士格瑞弗恢复了平静。

    之后事情迅速谈妥……

    确定艾莉丝、爱瑞丝、乌列尔,要回到原来的时代。

    起初艾莉丝还很不情愿。

    「你不听我的话?」

    「咿!不……不是,可是!我回到原来的时代,一切就能得到解决吗?这种事没有人可以保证──」

    「要保证有啊。」

    「咦?在……在哪里?」

    「我的直觉!这就是最好的保证!」

    「咦咦~~……」

    「你这是什么眼神,还想被打屁股是吗?」

    「我……我怎么敢!」

    伊莉娜一变成这样,就是无敌的。

    谁也没有反驳,每个人都乖乖回到原本的时代、原本的世界去。

    艾莉丝与乌列尔,就像要从伊莉娜手下逃命似的,纵身跳向裂缝。

    另一边的艾莉丝,则站在虚空中的裂缝前。

    「……虽然时间很短,但我很开心。」

    「我也是喔。好啦,有空就来玩吧,随时欢迎你。」

    伊莉娜微微一笑,艾莉丝露出为难的笑容,搔了搔脸颊。

    「呃~很遗憾,这是办不到的。因为时间逆行,是只能用一次的大魔法。」

    「咦?这也就是说……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看到伊莉娜的表情变得难过,艾莉丝莫名地嘻嘻一笑。

    「不会的,没有这种事。我们一定还能见到。」

    她靠近伊莉娜,跟她拥抱……

    往她脸颊亲了一下,然后说:

    「将来有一天,我们未来见了,妈妈。」

    说完露出花朵绽放般耀眼的笑容。

    艾莉丝回到原来的时代去了。

    「她果然是伊莉娜小姐的千金啊。」

    「咦?咦?我的……小……小孩?你是说艾莉丝?」

    「啊~听你这么一说,的确觉得就是这样。毕竟她们长得一模一样嘛。」

    吉妮与席尔菲说得连连点头,伊莉娜则听得瞪大眼睛。

    是吗?原来已经确定了吗?

    伊莉娜的贞操被一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混帐东西给夺走,这样最糟糕的未来已经确定了吗……!

    不。

    我不可以死心。

    未来永远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开辟的。

    对,我可不会死心。

    看不顺眼的命运,我就亲手粉碎掉!

    我重新下定决心,拳头朝天──

    正要举起之际。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糟糕了!事情糟糕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人发出吵吵闹闹的声音接近我们。

    是维达。

    她甩动黄金色的头发,跑向我们。

    「呼~……啊啊,好累。咦?那个未来人小妹妹跑哪儿去了?」

    「刚才回未来去了喔。」

    「咦咦!那真令人遗憾啊~亏我还想解剖她。就算只是刀尖划进去一点点也好。」

    看维达一脸遗憾地嘟囔著,我一边耸著肩膀,一边问起:

    「那么,请问有什么事吗?看您一路喊著跑过来。」

    「啊啊,对喔对喔!就在几个小时前,我不是对你说过吗?说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是啊。事实上您和这件事无关──」

    「对不起!那是骗你的!」

    「……什么?」

    冷汗自然而然地从我脸颊流过。

    「请问,您在说什么?」

    「没有啦,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呃~该从哪里说起呢?从我这个伟大的学者神诞生的时候说起?」

    「……麻烦只挑重点说。」

    「咦~?算了,也好啦。那已经是……大概三百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在设计用来干涉平行世界的魔导装置,可是这个啊~很难。就算凭我的神头脑,仍然难产很久。」

    「……那么,您是说,您就停止了这个计画?」

    「没有没有!毕竟不死心也是学者需要的特质嘛!我就很有毅力地继续进行。然后,我做出了魔导装置的试作机……但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什么样的差错,装置就是没有办法启动。」

    「哦?所以您是说,连开始实验都没办法?」

    「嗯。结果啊,连个性温和的我,也都气得理智断线了呢。我就骂说,为什么你就是不听我的话?为什么不肯只看著我?」

    「……是喔。」

    「不管我怎么呼唤,都得不到回应,所以我也到了忍耐的极限。就觉得算了!我再也不管你了!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的脸!然后就一脚踹下去,跟它分手了。然后我马上又找到新的研究对象,就忘了这家伙……」

    「您说的是实验吧?不是在讲恋爱话题吧?」

    「从那以来,到今天大概三百年。我真的已经把那家伙给忘了。可是……一看到艾莉丝的瞬间,我莫名地就想起了它。起初啊,我还觉得随便……可是,就是会忍不住挂心。」

    「您说的是装置吧?不是什么前男友吧?」

    「于是我就久违地去见了它。结果啊……它开机了。我都丢著不管三百年了……到了这个时候才开机。我就对它说:『你这是打什么主意?』可是它什么话都没回我。」

    「毕竟是无机物嘛。毕竟只是魔导装置啊。」

    「我就甩了它,跟它说:就算你说想重修旧好也没用!我已经有新的实验了!可是它还是什么话都不说……让我也会觉得,是不是我不好,可是──」

    「这个,不好意思,可以请您解释得简单一点吗?因为我完全听不懂您是在说明情形,还是在讲恋爱的事情。」

    「唉,真没办法啊。那我就从结论说起喔。」

    维达先打住,然后淡然地开始说明:

    「我三百年前制造的一种干涉平行世界用的魔导装置,到了现在才启动。大概就是在那个未来人小妹妹跑来之前不久。」

    「……也就是说,她的来访是受了那个装置的影响?」

    「没错没错。然后,我有个问题要问,在她之后,有没有几个人过来这边?」

    「有啊,有两个人过来。怎么了吗?」

    「……哎呀~」

    维达额头上冒出一滴冷汗。

    我瞬间恍然大悟。

    我本来以为,这次的事情,是只要艾莉丝回去,一切就已经得到解决。

    但我错了。

    事件并未得到解决,反而──

    甚至还没开始。

    「啊~看样子那家伙失控了呢~」

    「……解释清楚,快点。」

    「简单说呢,那个装置的设计,是为了把和存在于这个世界当中的特定人物有缘的人,从对方的世界转移过来。」

    「改写因果与真理,在存在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两者之间制造出缘分,是吗?而这次碰巧是伊莉娜小姐被选上了?所以她的近亲才会来到这个世界,是吧?」

    「说起来就是这么回事了。然后,接下来要说的才重要……设计上,那个装置开机一次,只能叫来一个人。可是,现在却是开机一次就跑来了三个人。这只能说是装置失控了。一旦弄成这样──」

    「该不会──」

    最坏的未来,浮现在脑海中。

    就在下一瞬间。

    傍晚十分的天空,窜出一道巨大的裂痕,接著──

    「我乃天神伊莉娜,为了净化这个世界而来。」

    一个巨大而神秘,长得很像伊莉娜的东西出现了。

    然而──

    并不是这样就结束了。

    天空又出现新的裂痕──

    「我、乃、记、忆、伊、莉、娜。是、来、观、测、这、个、世、界、的、纪、录。」

    然而──

    并没有这样就结束。

    天空又出现新的裂痕──

    「唔唔唔唔我喔喔喔喔乃魔界大帝!血腥伊莉~~~~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并不是这样就结束了。

    天空又出现新的裂痕──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是山之伊莉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并不是这样就结(以下省略)

    「吾乃神秘•伊莉娜!」

    「老娘是千之伊莉娜!」

    「我是变身伊莉娜!」

    「人家是火花伊莉娜!」

    「我是金属伊莉娜!」

    ~~中略~~

    「我是终极伊莉娜!」

    「在下是巨人伊莉娜!」

    「老子是美妆伊莉娜!」

    一群来自平行世界的家伙一个个出现。

    第一天就这样,第二天以后会闹得多大啊──

    面对这恶梦般的光景,我由衷觉得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