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五十八话 前「魔王」与护卫任务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结束教育旅行,回到王都,已经过了一周。

    这一周过得太平安稳,彷佛先前闹出的风波都未曾发生过,度过了一段非常平静的时光。

    从我转生到现在,过了十六年左右,但上一次度过这么恬静的时光,已经是多久以前了呢?

    今天在学校的时光也非常平静。

    ……只是话说回来……

    「席~~~~尔~~~~菲~~~~那个笨蛋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这两人还是一样吵闹。

    放学后的教室,大家上课上得累了,伸伸懒腰打打呵欠,却看到席尔菲的一头红发被奥莉维亚一把抓住,就这么拖著走。

    「这感觉已经是我们班的风情画了啊。」

    「是啊。起初还吓了一跳,现在都习惯了。」

    伊莉娜与吉妮耸耸肩膀,看著席尔菲被带走。

    看著看著……

    「爸爸~」

    「今天一整天我也很努力喔~」

    两个女生从两旁扑向我。

    「摸头摸头~♪」

    「夸我夸我~♪」

    「今天也辛苦你们了,露米同学、拉米同学。」

    两人一脸陶醉,舒畅地发出声音。她们的外表是惹人怜爱的少女,然而……无需隐瞒,这两个人,是本应在超古代就灭绝的「精灵」。

    由于牵扯到一个发生在校内的事件当中,让我们认识了她们……

    总之,到最后就发展成现在的情形。

    「不过话说回来,起初我还担心事情要怎么收场……不过你们两位都很适应学园呢。」

    「对啊对啊~」

    「教育旅行好开心呢~」

    「小组活动起初我们还很担心~」

    「可是卡蜜拉和薇若妮卡都对我们好好~」

    卡蜜拉和薇若妮卡。

    这两个人也是我们班上的学生,都是来历有点复杂的女生。

    「哎呀,薇若妮卡同学,今天已经要回去了吗?」

    我叫住了正要走出教室的金发女生──薇若妮卡。

    「后来我和家人的关系得到了解决。我打算从今天起要早点回家。」

    「喔喔,那真是再好不过。」

    「呵呵。全都是托你的福。总有一天我会还你人情的,亚德•梅堤欧尔。」

    她平静地微微一笑,离开了教室。

    她身为公爵家的千金,和家人发生了一些麻烦事。

    然而,看样子事情已经往好的方向发展,真是再好不过。

    「亚……亚德。」

    「哎呀,怎么了,卡蜜拉同学?」

    这个银发的少女是卡蜜拉。

    她和伊莉娜一样,是「邪神」的后裔……

    她身上的血统,有一大半属于「魔族」。

    她被某个村庄的旧习所困,我和伊莉娜一起救出她,也才有了现在。

    「今天魔法学的课,我有些地方不懂,可以请你教我吗?」

    「好啊,当然可以了。伊莉娜小姐、吉妮同学,我们回宿舍的时间会晚一点,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如说我也要你教我!」

    「我是不是也该参加,顺便复习呢~」

    「露米也要~」

    「拉米也要~」

    我和大家一起开心地努力用功。

    真的是非常美妙的一刻。

    离校时间。

    钟声回荡在校内,催学生们回家。

    我和伊莉娜与吉妮一起听著钟声,在校庭中行走。

    席尔菲还在听奥莉维亚训话,所以不在场。

    「明天是不是有游泳课?」

    「呵呵,我会用我穿泳装的模样,迷死亚德♪」

    我们一边聊著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一边踏上回宿舍的归途。

    完全完美的平稳。

    就像温水般让人想一直浸泡著的时间。

    然而──

    看来大意志是不肯放过我。

    在校庭内发现一群身穿全身板甲的人时,我的第六感就呼喊著危机的到来。而一如预感,他们走过来,说道:

    「亚德•梅堤欧尔先生、伊莉娜•利兹•德•欧尔海德小姐,陛下召见两位,请立刻前往王宫。」

    实在无法拒绝。

    我有了不好的预感,但仍然伴随伊莉娜前往王宫──

    ◇◆◇

    拉维尔魔导帝国首都──迪赛亚斯。

    这块有著国内数一数二的都市面积,繁荣程度也丝毫不让首都之名蒙羞的土地上,存在著女王的居城。

    这座城堡盘据在都市的正中央,就像要展现女王的威严,极尽奢华之能事。

    不但面积配得上城堡的壮丽,而且一切都养护得非常彻底。

    中庭的景观十分艺术。女王本人说过,这令她自豪的庭园,是她雇用了数百名出色的园丁打造出来的。

    其中景观特别美妙的地方,还设有观赏用的椅子与桌子。

    平常她会在这里看著庭园的美,喝著红茶,疗愈处理政务带来的疲劳,然而──

    现在,包含女王罗莎在内的三名见证人所观赏的,并不是美丽的景观。

    而是两名魔导士……也就是我与对战者的战斗。

    「哦,亚德•梅堤欧尔的实力果然破格。年仅十六岁,竟然就和『第七格Heptagon』打得难分难解。」

    桌旁所坐的三人之一──美貌的女王罗莎,说得颇为感佩。

    「哼哼!那还用说!因为我的亚德是无敌的!」

    三人之一的伊莉娜,自豪地挺起胸膛。

    接著──

    「唔唔唔唔唔……!你在磨蹭什么!最高阶的魔导士,别跟这点本领的毛头小子耗!」

    观众之一,也是安排这场打斗的人。

    老年的宰相瓦尔多尔,表露出心中的忿怒大喊。

    被他喝斥的男子……也就是眼前这名作为我对手的魔导士,防御我的攻击魔法之余,露出了苦笑。

    此人年仅四十岁,就升上魔导士最高阶的「第七格」,看来并不是个只有本领高强的肌肉脑。

    他是个能够把打赢这场战斗所得到的「荣誉」与不得不背负的风险,放在天平两端衡量,进而做出正确判断的人。

    也就是说,是个能够因为风险太高,刻意想打输的人。

    ……因此,战况是平分秋色。

    毕竟我也想故意打输。

    「……才这点年纪就能无咏唱发动,真不愧是大英雄的儿子。」

    「不不不,比不上最年轻就升上『第七格』的您。」

    「不不不,最年轻纪录这种东西,想来很快就会被你打破了。」

    「不不不,不会的。」

    「不不不,错不了。」

    「不不不。」

    「不不不。」

    我们在剧烈的攻防中,互相赞美彼此。

    好作为落败的伏笔。

    ……受不了,这个人非常有本事。

    他完美地预判出我的心思,巧妙地阻挠我落败。

    像先前那一回合就很值得赞赏。亏我在自然的形势下跌倒,制造出无法施展防御魔法的状态,眼看就要受到对方的攻击而落败……他却以非比寻常的速度对我发动防御魔法,阻止我落败。

    我活了这么久,上一次被人这么精确地看穿心思,已经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呢?

    这个人无疑是个杰出的人才。

    我究竟有没有办法输给他呢……?

    事情就发生在我产生这种不安的那短短一瞬间。

    「唔哇!」

    攻防进行到一半,他突然往后飞开。

    不是我的魔法造成的。他对我施展攻击魔法,紧接著他却不知为何地夸张往后飞。

    接著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停下后难受得闷哼说:

    「唔……呜呜……!你……你做了什么,亚德•梅堤欧尔……!」

    「……啥?」

    「我……我没看到魔法阵显现……!然而,却受到这样的伤害……!」

    「不,等等。」

    「我……我站不起来……!说……说来懊恼,但这场比试,是我输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你说什么鬼话啊?

    「喔喔!亚德•梅堤欧尔果然不简单啊!」

    「竟然没显现魔法阵就发动魔法!亚德果然好厉害!」

    「不,请等一下,我什么都没做。」

    我冒著冷汗,正要辩解下去,然而──

    「你……你说你,什么都没做……?你是说你刚才露的这一手未知的技术,对你来说就这么不值一提,等于什么都没做……?这……这是何等的天才……!」

    我的对手把我的发言往极为棘手的方向扭曲了。

    因此──

    「果然亚德才配得上『本次的任务』呢!瓦尔多尔,你应该没有异议了吧?」

    「唔唔唔唔唔……!这……这是作弊!没错,他肯定用了什么方法作弊!」

    瓦尔多尔满是皱纹的脸涨得通红,大声怒吼。也不知道他是对我哪里这么看不顺眼,从第一次见面,他就把我当成眼中钉。

    然而,现在他的发言来得正巧。

    太美妙了。瓦尔多尔,感谢你伸出援手。

    我决定全力配合他的发言演出。

    「您……您说得对,瓦尔多尔大人!这是作弊!我──」

    「没错,的确是作弊。亚德所施展的魔法,内容高超得破格。对我们而言,就只能用作弊来形容……」

    对手再次毁了我的图谋。

    结果──

    「呜!你……你别得寸进尺了,亚德•梅堤欧尔!我绝对不承认!」

    瓦尔多尔不服输似的撂下这句话,就当场遁走。

    对手也跟著匆匆忙忙脱身。

    这时他朝我瞥了一眼……只用视线传达意思。

    『你最好学会怎么输得巧妙。对我们而言,这种技术也是必要的。』

    ……我由衷觉得……

    觉得想尝尝落败的滋味。

    「瓦尔多尔的意见已经不重要了。这样一来,就照事前所说,亚德•梅堤欧尔以及伊莉娜,你们就是本座的『护卫』。」

    女王罗莎以笑眯眯的表情这么说完,优雅地啜了一口红茶。

    没错,先前的比试,是为了决定由谁来负责她的护卫任务而办。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在我脑中重新闪现。

    我们在骑士的带领下,见到罗莎后不久。

    「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这名字你们听过吧?」

    对于女王开口问出的第一个问题,我和伊莉娜都给出肯定的回答。

    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位于大陆中心,在各种角度上都是个极具特色的国家。

    首先是国土面积。基本上所谓的国家,都有著不只一个大都市,但美加特留姆却只有一个小城市规模的国土。

    但这个国家在大陆内却象徵著绝对的正义,在国际社会有著最大的发言力。

    为什么?

    因为这美加特留姆,是世界最大的宗教──统一教的大本营。

    在崇拜「魔王」的思想支配了文化根基的现代,教会的权限极其强大。而作为教会的总部,美加特留姆的定位也就变得是特例中的特例。

    「……那么,请问美加特留姆和您召见我们,有什么关联呢?」

    「嗯。近日内,会在那个国家召开会议。包括我们拉维尔魔导帝国在内,堪称大陆霸者的五大国元首将齐聚一堂……是极为重大的会议。」

    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已经能够推知她召见我们的理由。

    我们家聪明的伊莉娜小妹妹似乎也一样。

    「也就是想找我们当护卫是吧!是吧,小罗?」

    「嗯,如果这次的会议可以在暗中进行,也不需劳烦你们。但因为会议最后决定的内容,哎呀~会影响整个大陆,所以不得不大举发表会议决定的事项。」

    「……您说要决定的会议内容是?」

    「五大国之间的和平条约。贯彻彼此间互不侵犯是不用说,还要共享所有机密与技术提供……以美加特留姆为中心,将整个大陆整合为一个国家,就是这条约要谈的内容。」

    「这内容可真大胆啊。」

    包括拉维尔魔导帝国在内,就如她先前所说,有五个国家是大陆上的霸者。这五大国之间自古以来就相互争夺大陆的霸权,至今依然尚未做出了结。

    要说有什么理由,能让这样的五大国愿意统一──

    「我听说最近『魔族』的活动愈来愈活络。所以情形已经严重到大国之间不得不携手合作了?」

    「嗯,我国有许多像你这样的英雄,所以并未闹出重大的灾情……但别国就闹出了挺大的事情。根据密探得到的情报,有个国家因为有『魔族』展开大规模的仪式,失去了一整个都市。」

    「……原来如此。所以各国认为,现在已经不是争权夺利的时候了。」

    「正是。照这样下去,『邪神』多半会在其中一个国家复活。这样一来,我们就得事先做出防范才行。教宗冕下亲自提议要签订这次的和平条约,就是要作为对策的一环。」

    所谓教宗就是美加特留姆的王,是君临统一教顶点的神职人员。

    据说现代教宗的意见会被视为民意本身,很难违逆。

    但话说回来,就这次的案子而言,似乎也是出于五大国的合意,所以立刻就已经有了共识。

    「现在已经不是大国之间争权夺利的时候了。因此,我们决定携手合作。民众应该也会接受这个条约,在对抗『魔族』的目的下团结一致吧。」

    「不只是国与国,还要强化民众与民众间的联系……这样说来,那的确是不能暗中进行会议啊。但这么一来,也就可以推测『魔族』会展开恐怖攻击。因此会需要护卫……所以才选上了我们,是吧?」

    「正是。想来再也没有更值得信任的人了啊。」

    听到这样的赞美,伊莉娜坦率地表示喜悦。

    我则正好相反。

    坦白说,我不想接什么护卫任务。此行会带来的结果,想必不会有任何好事。

    想也知道。完成护卫任务,会让我这次也做出非我所愿的大活跃,让我的威名不再局限于国内,而是会轰动整个大陆。

    到时候,我老姊奥莉维亚,必然会加深我=「魔王」的确信,露出极为美妙的笑容。

    只有这件事,我绝对非阻止不可。

    我想到这里,准备想些藉口,以便推掉这个任务,然而──

    就在我即将开口之际──

    「女王陛下,说来惶恐,微臣瓦尔多尔,反对亚德•梅堤欧尔同行。」

    侍立在罗莎身旁的宰相瓦尔多尔出声了。

    「反对?为什么?」

    「是。我认为他不够格参加这次会议。」

    「不够格?」

    「正是。亚德•梅堤欧尔没有资格同席。伊莉娜男爵千金就有这个资格……理由我不说,您应该也能了解吧?」

    有那么一瞬间,我们脸上闪过紧张的神情。

    ……瓦尔多尔这个人也知道伊莉娜的真面目。他现在的发言,就显示了这一点。

    伊莉娜并非只是个可爱的精灵族美少女。

    她和她的父亲怀斯一族,是「邪神」的后裔……

    也是这拉维尔魔导帝国真正的王族。

    说起来罗莎就是所谓的替身。本来伊莉娜的父亲──外号英雄男爵的怀斯,才是这个国的王。而他的女儿伊莉娜,则处于公主的立场。

    「邪神」的后裔是王族,这件事一旦走漏风声,将会造成事关国家存亡的危机,所以拉维尔魔导帝国自古以来,就施行了极为特殊的机制,由台面下的王族,来控制台面上的王族──也就是替身。

    考虑到这一点,的确可以说伊莉娜有资格参加会议。

    毕竟她是真正的王族。

    「相对的,亚德•梅堤欧尔只是一介平民。这次的会议,还会有各国首脑群参加……相信他们的护卫,也都有著高贵的血统。在这样的局面下,只有陛下带同平民行走……微臣认为,这已经是整个国家之耻了。」

    说得没错。说得好啊,瓦尔多尔,你说得完全正确。

    这种时候,我就顺著他的话头讲吧。

    「我认为瓦尔多尔大人说得没错。找像我这样的一介平民担任护卫,会让女王陛下被别国首脑看轻。因此,最好还是把我从护卫中除外──」

    「嗯~既然这样,亚德•梅堤欧尔,你从现在起就是公爵。」

    「「啥!」」

    我和瓦尔多尔的说话声同时响彻四周。

    「不不不不!您说这是什么话!」

    「一下子就把平民册封为公爵?这可不只是胡来!」

    「咦~?可是,这样不就全都解决了?如果出身有问题,改掉就好了。所以亚德•梅堤欧尔,从现在起,你和你的一族就是公爵家。」

    「「不不不不不不!」」

    我和瓦尔多尔又同时说话了。

    另一边的伊莉娜则佩服地说:「小罗真有你的!好聪明!」但在我看来,是觉得离谱也要有个限度。

    ……接下来,经过一阵令人头痛的讨论,最后──

    「我瓦尔多尔会准备出身完美的完美护卫人选!我让他和那边那个平民比试,由胜利的一方担任护卫!不管比试结果如何,亚德•梅堤欧尔的平民身分都不变!这样可以吧?」

    于是就演变成了这么回事。

    ……而现在……

    「等著我们吧,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

    「只要有我和亚德在,护卫任务三两下就搞定了!」

    也就演变成了这种情形。

    「这次的旅行,应该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

    我看著勾肩搭背,笑得开心的两人,叹了一口气。

    于是──

    我肩负起护卫的任务,和女王他们一起前往宗教国家。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