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五十九话 前「魔王」与宗教国家
    事情谈妥后,我和伊莉娜立刻回到学校宿舍,收拾行李。

    离开宿舍之际,吉妮与席尔菲用一脸很想跟来的表情看著我们,然而──

    很遗憾的,我不能带她们去。

    这种护卫任务,应该要以极少数人进行。如果想得单纯点,会觉得护卫多比较让人放心,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参与的人数愈多,就愈容易被敌方找出护卫对象的所在。一大群人团团围住一个人,等于大声告诉敌人,我们护卫的对象就在这里。

    吉妮与席尔菲都不是不懂这些事情的人。

    「我会祈祷你们旅途平安。虽然亚德应该是用不著。」

    「我会期待伴手礼的喔!」

    和她们两人道别后,我和伊莉娜前往散布于首都当中的马车驿站。

    我们和变装为平民的女王罗莎,以及宰相瓦尔多尔会合,搭上事先准备好的特制马车。

    说是特制,并不表示外观豪华,实际上正好相反。

    这趟旅程,不是为了展现女王的威仪而举办的游行。因此,外观就和平民所搭乘的一般马车一样。但据说内部构造采用了最新的技术,搭乘的舒适度与平民马车不可同日而语。另外,素材上也施加了多种赋予魔法,有著从外观看上去难以置信的强度。

    「我说小罗,大概要多久会到啊?」

    「我们会经由几个都市,本座想想……大概要一周吧。」

    「啊~果然,看来旅程会挺长的呢。」

    狭窄的车蓬里,伊莉娜开始翻找包包。

    「我想路上会很闲,就来打打牌吧!」

    「喔,这个好。已经多久没有打牌啦。」

    罗莎很有兴趣,至于坐在她身旁的瓦尔多尔──

    「……两位是不是应该多点紧张感?我们可是处在随时都可能遭到袭击的处境啊。」

    他叹著气提出逆耳忠言,但罗莎与伊莉娜都只当耳边风。

    「无论紧张与否,结果都不会有什么两样。」

    「根本就找不到需要紧张的因素!对吧,亚德!」

    只要我在,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伊莉娜怀著这个确信,我对她点头称是。

    「是。万事都包在我身上。」

    「……哼!你好好小心,别出什么差错!」

    宰相瓦尔多尔露出一脸不高兴的表情。

    于是包括他在内,我们一起打起了牌。

    之后过了一段平静的时间。

    我与瓦尔多尔为了能够随时因应状况,虽然参加打牌,但并不放松戒备,因此话都不多。

    相对的,罗莎与伊莉娜则似乎彻底放心,始终以开朗的语气说话。

    她们的谈话十分寻常,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留意的内容。

    因此我一直对她们两人的闲聊左耳进右耳出,然而──

    「对了,伊莉娜,校园生活怎么样啊?」

    「非常开心!虽然也有些讨厌的家伙,可是,包括这些在内,都很开心!而且多亏了亚德,日子都过得很刺激,又交到了很多朋友!」

    「是吗?看你过得很好,真是再好不过。」

    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这几句对话,让我莫名耿耿于怀。

    罗莎说的话与表情都十分平静,但……就是有些虚假。

    然而,我感受不到恶意。

    这让我实在难以理解……

    她究竟在想什么呢?正当我反覆思量时──

    「伊莉娜小姐,不……这个时候,应该称您为伊莉娜大人吧。」

    瓦尔多尔说话了。

    他的声调非常沉重。

    「相信您现在正处于幸福的颠峰。然而伊莉娜大人,还请千万不要忘了,您与生俱来就伴随著一种非常棘手的命运。无论对方是您多么信得过的人……都千万不能说出您的真实身分。」

    不然──

    他说到这里,先清了清嗓子。

    瓦尔多尔表情变得更加严肃,说出沉重的话语。

    「不然……您至今所建立的一切,都将因而失去。因为人就是会害怕异物。」

    听到他这番话,伊莉娜表情蒙上阴影,默不作声。

    「……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大家都不会弃伊莉娜小姐于不顾。」

    我替伊莉娜反驳。

    但瓦尔多尔什么话也不说,就只是看著我们。

    想必他已经看穿了我的迷惘。

    没错,我亚德•梅堤欧尔──

    内心深处,谁也不相信。

    如果伊莉娜──

    以及我自己──

    都是与平凡人差别实在太大的人的这个事实,被众人得知。

    我由衷确信,事情就会发展成瓦尔多尔所说的那样。

    ……我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自己。

    人就是会害怕异物。

    直到这趟马车旅途结束,我一直在心中沉重再沉重地反刍他这句话。

    ◇◆◇

    搭马车的旅途持续了一周左右。

    途中并未遇到什么麻烦,途经几个城市,最后──

    驾驭马车的驭者说话的声音,回荡在车内。

    「各位,我们抵达目的地了。」

    听到这句话,伊莉娜与罗莎打开了身旁的窗子。

    时刻大概是将近中午吧。

    阳光从窗子射进车内,耀眼的光芒,让我一瞬间眯起了眼睛。

    「喔喔~!好久没看到这景色啦!」

    「好漂亮的街景啊~!简直是艺术!」

    载著我们的马车,似乎刚通过美加特留姆的入口。

    伊莉娜与罗莎开心嬉闹。这时教会的钟声响起,彷佛整个城市都在迎接这两名美丽的少女。

    「这……这样太不小心了!也许会被敌人发现我们的行踪啊!赶快关上窗子!」

    「你太战战兢兢了。就算被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罗说得没错!我们有亚德跟著!想做什么都可以尽管放胆去做啊!放心吧!」

    看到伊莉娜与罗莎无忧无虑地看著街上的景观,瓦尔多尔大感头痛。

    他也真的是有操不完的心啊。

    我一边怜悯他,一边从她们两人的夹缝间,看看窗外的情形。

    是都市,也是国家。有著这种特性的美加特留姆,街景确实就如伊莉娜所说,美得堪称艺术。

    两旁成排的建筑物,都蕴含著古风……宗教国家不是叫假的,所有建筑物上都刻有统一教的符号。

    我们正欣赏著充满异国风情的景观,就再度听到马车驭者说话。

    「我们马上就要抵达马车驿站。请小心不要被人潮淹没了。」

    他多半是想说,刺客也可能混在民众之中,所以不要疏于戒备。

    驭者呼吁过后不久,载著我们的马车抵达了美加特留姆的驿站。

    首先,我和瓦尔多尔下到车外,警戒周遭。

    确定没有人散发出恶意或杀气后,我朝车内伸出手。

    「伊莉娜小姐,手给我。请小心脚下。」

    「嗯,谢谢。」

    我让伊莉娜下车后,朝罗莎伸出手……然而──

    「你这无礼之徒,不要趁机想碰她的手!」

    瓦尔多尔用力把我的手挥到一旁去。

    「来,请牵我的手。」

    「咦~本座不想握老头子的手~本座想握亚德的手~」

    「我不是老头子!我瓦尔多尔,还在当打之年呢!」

    他们看不来不太像主从,更像是一对感情好的父女。

    我们走出马车驿站,走在大街上。

    要去的地方,是地主国供我们住宿的大宅。

    路途中同样并未发生什么问题,非常平静。

    走著走著,我们来到了大宅前。

    走过大大的正门,经由中庭,走进主馆。

    许多仆人出来迎接,然后立刻带领我们到分配到的房间。

    地主为我们每个人都分配了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都大而奢华得莫名其妙。

    我们查看完室内后,瓦尔多尔站在走道上,目光在我们身上扫过,说道:

    「会议将在六天后举办。在这之前,要请各位在这大宅里等候,严禁外出。如果需要什么东西,命仆人去准备就好……可以吧,女王陛下。」

    「唔,为什么只叮咛本座?」

    「……因为在场的诸位当中,您肯定是最不听话的一位。」

    「你很没礼貌耶!本座也是个明事理的成年人!处在这种极为重大的状况下,怎么可能会不听重臣的进谏呢!」

    ……她说出这些话,大约三十分钟后。

    「亚德•梅堤欧尔!我们要去美加特留姆街上观光了!」

    我正独自待在房间里,躺在床上疗愈旅途的疲惫。

    门被用力打开,接著就听到罗莎的喊声。

    ……真拿她没辙。

    我先叹了一口气,然后坐起上身,看向门口。

    门口站著先前扯起嗓子喊话的罗莎,以及──

    「快点快点!我们要趁啰唆的人跑来之前脱身!」

    像个爱恶作剧的幼童一样,眼神发亮的伊莉娜。

    「最好还是听瓦尔多尔大人的吩咐……不过算了,这也没办法。」

    我也想和她们两人一起观光。

    因此我叹气归叹气,却也走向她们,迅速前往玄关,然而──

    「你们果然就是不听话啊。」

    瓦尔多尔已经等在玄关。

    他站得威风凛凛,瞪著我们的眼神里,有著坚定的意志。

    「你们想过去,就先跨过我的尸……」

    「女王之拳~~!」

    「咳嘎!」

    罗莎犀利的一拳,打进了年老宰相的心窝。

    瓦尔多尔坚定的意志,也就被这一拳给粉碎了。

    「哼!要拦在本座面前,你还早了一百亿年呢!笨~蛋笨~蛋!」

    「呜唔唔唔唔……!」

    罗莎对按住腹部弯下腰的瓦尔多尔吐舌头,带著伊莉娜走了出去。

    「呃,两位我会负责护卫,还请放心。」

    「呜唔唔唔唔……!」

    大概是这一拳真的很痛,他没有任何回应。

    我看这个男人,感觉到死都会是劳碌命啊。

    我对他产生了少许亲近感,追向她们两人。

    来到街上后,我们倒也没有什么要去的地方,在美加特留姆市中心逛来逛去。

    当然我并不会放松对周遭的戒备。

    也频繁提醒她们用斗蓬遮住脸,说得嘴都要酸了。

    「陛下,您的斗蓬有点歪,这样整张脸都露出来了。」

    「露这么一点有什么关系?」

    「不可以。因为我们不能让敌方注意到你的存在。」

    「是喔,好啦好啦。真是的,你比某个人还会瞎操心啊。」

    女王陛下虽然噘起嘴,但仍然听我的吩咐。她看上去是个成熟的美少女,内在却像个稚气的小孩子。

    然后……说到小孩。

    我们伊莉娜小妹妹,也是从方才就像个小孩子似的嬉闹。

    「怎么看都看不腻呢~!这个街景!跟妈妈说的一样!」

    「……伊莉娜小姐的妈妈,曾经来过这个地方吗?」

    听我问起,罗莎替她回答。

    「嗯。这是相当久以前的事,但以前在美加特留姆召开了国际会议。当时本座还是公主,但和父王同行。我们的护卫之一,就是伊莉娜的母亲……克劳蒂亚。」

    「喔……原来伊莉娜小姐的母亲,叫做克劳蒂亚啊。」

    「咦?我没说过吗?」

    「是啊,没说过。」

    我认为与伊莉娜的母亲相关的话题非常敏感。

    所以我直到今天这一刻,都不曾向她问起与母亲相关的事情。

    「只是话说回来,克劳蒂亚大人,是吗?这名字给人的印象有些严格啊。」

    「呵呵,不只是有些喔。克劳蒂亚大人,比瓦尔多尔严格了几百倍、可怕几亿倍。不管外表还是个性,都和伊莉娜一点也不像。」

    「嗯,我以前也有点怕妈妈。」

    「哪里是有点?克劳蒂亚还在世的时候,你远比现在调皮捣蛋多了。当时的你,三天两头就被打屁股打到哭呢。」

    「才……才没有!」

    「哦?例如说?」

    「咦?」

    「除了被打屁股以外,有什么别的回忆吗?」

    「这……这个……是没有啦……」

    罗莎看伊莉娜说得心虚,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看吧……真是的,当时本座还很怀疑,跟这样的人可以合作愉快吗?不过世事难料,真没想到不知不觉间,本座最不会应付的家伙,却成了本座最好的朋友。」

    罗莎的眼神像是看著远方。

    看到她这样,我有了个想法。想来在这个世界上,和伊莉娜来往最久的,多半就是这个少女了。

    ……总觉得我产生了一种幼稚的较劲心态。

    哼。

    来往最久的也许是罗莎,但对伊莉娜而言的朋友第一号却是我。只要从整体来看,应该很明显是我赢。

    我才是伊莉娜最好的朋友。

    这个宝座我绝对不会让出去。

    「……唔?怎么啦?亚德,本座脸上沾到什么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

    「哼哼,是吗是吗?你看本座的美貌看得入迷啦?不过这也不能怪你啦。」

    罗莎露出一脸得意的表情,挺起丰满的胸部。

    听见她这出于误会的发言,伊莉娜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真拿她们没辙,该怎么解释才好呢?

    我绞尽脑汁,挤出话──

    正要开口之际。

    「咦~?小姑娘,你一个人吗~?」

    「是不是跟爸爸妈妈走散了呀~?」

    一小段距离外的建筑物墙边。

    我发现了一群面相凶恶的半兽人,围住一名年幼的少女。

    「咦,这个,那个……」

    「如果你不介意~我们来帮你找爸爸妈妈吧~」

    「好啦,我们一起走吧~」

    如果只听他们所说的话,倒也像是一群好心人,然而──

    声调中却透出了恶意。

    「嗯,看来就算是宗教国家,也不代表就没有犯罪啊。」

    那多半是一群掳人集团吧。

    做出这个判断的,并不是只有我。

    「我们得去救她!」

    「哼哼,好久没有大显身手啦。」

    伊莉娜眼角扬起,罗莎弹响手指。

    然而,我伸手制止眼看随时都要扑上去似的她们两人。

    「请稍后。姑且不说伊莉娜小姐,陛下必须避免出风头。这个时候还是交给我处理。」

    我先这样说完,然后接近这群半兽人,正要开口──

    「慢著!」

    还没说话,然而──

    却有另一个人比我更早出声。

    ……这撼动丹田的低音。

    我耳熟得很。

    ……不对,可是,怎么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再怎么说,都太巧了。

    可是,教育旅行那样的事情也发生过。

    我战战兢兢,看向这个第三者。

    站在那儿的,果然──

    是一名带著黑色大礼帽,身穿黑色西装的老年男子。

    他身材高挑,有著老鹰一般锐利的眼神。

    特色为一头流水似的白发,以及充满威严的胡须的这个男人。

    是我过去的部下当中,位居最高阶的武人。

    四天王之一的莱萨•贝尔菲尼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