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话 前「魔王」与大变态恋童癖
    这个男人,处处透著神秘。

    这个男人,姜是老的辣。

    这个男人,文武双全。

    最重要的是──

    这个男人,是恋童癖。

    ……四天王是我军引以为豪的最强战士,也是变态的极致。

    其中之一的莱萨•贝尔菲尼克斯,现在,就站在我眼前。

    虽然他的脸有一半被暗色系的大礼帽遮住……但错不了。

    「那边那几个人,胆子可真大,竟敢在吾人面前,企图对幼童伸出魔爪。」

    只凭一句话就完全主宰了场面,这种压倒性的存在感。

    他所酝酿出的这种热辣辣的压力,现代人自然不可能抗拒得了。

    「你……你是怎样啦……?」

    「……!喂……喂,等一下。那家伙……不,那位是……!」

    就连以蛮勇知名的半兽人族,面对莱萨仍冒出冷汗,吓得什么也不敢做。

    「速速离开,就不用丢了性命。」

    听到莱萨的威胁,这群半兽人就像脊髓反射似的落荒而逃。

    ……维达也是一样,不知道莱萨是不是也在数千年的岁月中有了改变?

    我所知道的莱萨•贝尔菲尼克斯,这种时候不会放过对手。

    一旦看到有人要危害儿童,尤其是幼女,他就会毫不留情地加以抹杀。无论对方是贫民还是神,都没有区别。他以前就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莱萨,竟然会放掳人集团逃走。

    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惊人改变。

    「你还好吗,玛丽?」

    「好……好可怕喔,爸爸~!」

    幼女扑进露出平静微笑的莱萨怀里。

    ……爸爸,是吧。原来如此,看来他最根本的部分没什么改变啊。

    不过这无所谓。

    说来,他的改变什么的本来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不让他发现我们,迅速离开现场──

    我是很想这样,然而──

    「您好,请问这位先生,您可是莱萨大人吗?」

    罗莎以端庄的语气问出这样的问题,让我想走也走不了。

    「正是。吾人就是莱萨•贝尔菲尼克斯……唔。」

    莱萨的目光依序在伊莉娜、我与罗莎身上扫过。

    他先这么看过一遍,然后摸摸脸上的一把胡须。

    「……拉维尔魔导帝国的女王陛下,是个自由奔放的人物啊。」

    听老将说得有点没辙,罗莎耸了耸肩膀。

    「这句话本座就原封不动奉还给您。我才要问,您会不会太贸然在外走动了?」

    罗莎说话的语气和平常不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她的紧张感未免太强烈。

    莱萨多半和维达与奥莉维亚一样,被视为传说的使徒。

    因此罗莎会采取殷勤的态度是当然的,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满心觉得她太毕恭毕敬了。

    ……我这个疑问的答案,就在下一瞬间,由她亲自说出了口。

    「大教堂现在应该乱成一团了吧。毕竟──『教宗冕下』不见了。」

    她说「教宗冕下」?

    「这不成问题。巡行市井,照看信徒们,也是吾人的职责。」

    ……不对,等一下。

    「伊莉娜小姐,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为了避免引起莱萨的注意,我尽量用最小的声音,问起站在身旁的伊莉娜。

    「说是教宗冕下,也就是说……莱萨大人就是统一教的顶点,这样解释对吗?」

    「嗯,是这样没错……你不知道吗?」

    我微微点头。我知道世上有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与统一教,但对详细情形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之前都不会特意想知道。

    只是话说回来……那个莱萨,竟然就是教宗冕下?

    对我不抱丝毫忠诚的莱萨,站在崇拜「魔王」的顶点?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是在想些什么,才会站上那样的立场?

    ……我正为了这难以理解的事实纳闷,他就看著我的脸,说道:

    「这位少年,就是众人盛传的亚德•梅堤欧尔吗?」

    「……正是。万万没想到,我一介低贱的平民,竟然有幸拜见教宗冕下的尊颜,实是惶恐之至。」

    「不必这么卑躬屈膝。在吾人看来,平民和贵族都没有两样。重要的是……足下是个身心都很出色的人物,其他都不重要。」

    莱萨的目光直视著我。

    老将的目光十分犀利,感觉像是看穿了我的一切。

    ……这个人还是一样让人心里发毛。

    即使在我部下当中,他也是极为异样的人物。

    会在军中扬名的人们,从认识我到出人头地的过程中,往往会有许多插曲。莱萨以外的四天王更是显著。

    我老姊奥莉维亚当然不用说,维达与阿尔瓦特,也是从第一次见面到加入我麾下,乃至于就任四天王时,都不缺各种精彩的插曲。

    然而,就只有这个人,就只有莱萨,什么插曲都没有。

    他毫无预兆,不知不觉间已经置身于我军,不知不觉间立下了功劳,一路升上四天王的宝座。

    所有的经历都不详。哪怕我已经全力调查,仍然查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这个人一辈子并未留下任何足迹。我知道的事情只有两件。他文武双全,以及是个喜欢幼儿的变态,仅此而已。

    ……当时由于人才不足,我只好任用他,若非如此,我会放这样的人在野。

    虽然有才能,但不能信任。他多半是我过去所认识的人当中,最令人心里发毛的人。对我而言,莱萨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正因如此,我才不想跟他扯上关系。

    「……那么教宗冕下,我们就此失陪了。因为我们必须达成实现女王陛下希冀的重大任务。」

    我以半强硬的口气断定,就转身背向莱萨,想带伊莉娜与罗莎离开现场。

    ……这一瞬间……

    「慢著。所谓女王陛下的希冀,究竟是什么样的事呢?」

    他叫住我,问出问题。

    我个人是很想不予理会,当场离开……但考虑到彼此的立场,就不容我这么做。

    「在美加特留姆观光。这就是陛下的意思。」

    「是吗?既然如此,就由吾人莱萨来担任向导吧。」

    「……啊?」

    我不由得发出疑问声。

    「没有人比吾人更熟这美加特留姆。因此带人逛街是吾人拿手好戏中的拿手好戏。」

    我想拒绝。我想全力拒绝。

    「不,可是……劳烦冕下为我们担任向导,实在太……是不是?」

    「就是啊……总觉得,会很惶恐……」

    没错,你们两个说得对。

    「我也赞同两位──」

    「不必客气。各位也看到了,现在的吾人,已经脱下教宗的衣服。因此现在,就只是个走在市井间的糟老头子。而且,各位是吾人重要的客人,吾人认为有义务招待各位……各位意下如何?」

    「唔,既然您都这么坚持了。」

    「继续拒绝,反而失礼吧。」

    不,麻烦拒绝他,算我求你们……

    「很好。那么,我们走吧。」

    莱萨嘴边露出小小的笑容,带头走了起来。

    ……真是的,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我看著从前部下的背影,重重叹了一口气。

    ◇◆◇

    美加特留姆是个很特殊的国家,国土只有一个小都市的规模。然而面积虽小,观光名胜却很多,每天都有无数观光客从世界各国涌来。

    只花一两天不可能全部逛完,所以这次我们决定去看特别有名的几个地方。

    「首先,我们就前往最近的钟塔吧。」

    之后……倒也并未发生什么事情,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时间。

    也并未发生我所提防的各种麻烦,真的非常平静,然而──

    我还是觉得很不自在。

    理由当然是莱萨。

    待在他身边,让我不自在得受不了,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该怎么说……有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不好的感觉。

    但与我相反的是,罗莎与伊莉娜都听著他轻快的名胜解说,听得津津有味,十分开心。

    ……接著──

    低沉的钟声回荡在市街中。

    「唔,差不多要天黑了啊。」

    莱萨仰望天空喃喃自语,然后看向带同的幼女──

    「玛丽,你回家去。这里很近,一个人也没问题吧?」

    「可以~!再见了,爸爸!」

    幼女活力充沛地道别后,大步跑走了。

    伊莉娜看著她那样,歪头纳闷。

    「请问,教宗冕下,让她一个人回家不要紧吗?」

    「嗯。老实说,是想送她回家……但太把她当小孩子看,她又会闹别扭。」

    「是喔~教宗冕下也会为养育小孩煞费苦心啊。」

    「……养育小孩?请问这话怎么说?」

    「咦?呃,那个叫玛丽的孩子,不是教宗冕下的孩子吗?」

    听到这个问题,莱萨露出一脸「这女的在胡说什么?」的表情……

    「玛丽不是吾人的女儿。是第八百二十四万三千六百一十四位『妻子』。」

    「……啥?」

    这次换伊莉娜露出「这家伙在胡说什么?」的表情。

    「不,妻子……咦?那孩子,怎么看都只有七岁左右吧?记得结婚应该是要十五岁以上才可以……」

    「那是拉维尔的法律吧?在美加特留姆,三岁就可以结婚。因此吾人与玛丽的婚约是合法的。而且,为什么这么多国家都不准许十五岁以下的婚约,让吾人始终觉得不可思议。到了十五岁,不就完全是个老太婆了吗?」

    被暗指为老太婆的伊莉娜与罗莎不发一语,只看著虚空。

    两者的想法都写在了脸上。

    也就是──

    由这种家伙当教宗,真的不要紧吗?

    ……不,真的,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会来当什么教宗。他明明是最不该当的人。

    「好了,观光导览也快要结束啦。」

    莱萨说得有点疲惫。

    模样简直像个跟孙子玩累的老人。

    ……好,这样一来,总算可以跟这家伙分开。

    我这么想,然而──

    「最后去个历史博物馆,就结束这场观光导览吧。」

    ……看来这不自在的感觉,还要维持一阵子。

    于是,我们前往了最后一个观光地。

    说到博物馆,就想到教育旅行时,也曾去过博物馆。

    巧的是,当时也是在四天王的导览下参观……但这就先不提了。

    这美加特留姆的历史博物馆,和教育旅行去到的古都金士格瑞弗博物馆,旨趣大不相同。

    金士格瑞弗的博物馆,展示的是与「魔王」及其部下有关的遗物……换个角度来看,是以介绍古代世界文化为目的的设施。

    相较之下,美加特留姆博物馆,则是述说「魔王」转生后的历史。

    在门口向员工付了极为低廉的入场费后,我们走向了通道。

    现在时刻是将近傍晚,但馆内仍有许多客人在逛。

    我们和其他人一样,一边看著展示品,一边在通道上缓缓前进。

    看来这个博物馆是特意设计过,只要按照指定的路线前进,就可以按照时间顺序,学到从「魔王」转生至今的历史。

    「嗯……该怎么说,有种事到如今之感呢……」

    罗莎一边无聊地看著展示内容,一边喃喃说著。

    虽说是替身,但她在台面上仍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王。既然如此,当然从懂事前,就接受了彻底的英才教育。她的学问知识,肯定远在我们这些学生之上,历史更是不用说。

    「唔,看在足下眼里,这博物馆想必是非常无趣的设施啊。然而……对两位学生而言,应该可以带给他们尚未学过的知识。」

    莱萨说得没错。

    学园里也会教历史。而且我认为教的内容,应该远比一般学校要深入……但即使如此,也并不是什么都能学到。

    「是喔~第二次米吉多战役,原来不是因为苏尔兹王国的皇太子遭到暗杀啊。」

    「教科书上是这么记载,但看来是有多种说法啊。」

    这个博物馆相当耐人寻味。

    沿著通道一路看下来,就能够详细掌握住从古代到现在的详细来龙去脉。

    知道本来不知道的事情,这样的体验非常有刺激性。但相对的──

    连我不想知道的事情,这博物馆也会让我知道。

    「……亚德•梅堤欧尔,足下怎么看?」

    这个来得唐突的问题,让我皱起眉头。

    「您说怎么看,是指?」

    「从古代到现在的历史。知道了详细的历史后……足下有了什么想法?」

    他的视线像是在考验我,让我自然而然起了戒心。

    该怎么回答,让我有点烦恼……但随口扯谎,多半会被看穿。

    既然如此,也只能说出真心话了。

    「……这证明了人类的丑陋,以及愚蠢。我认为从古代到现代的这段路,实实在在可以用这句话总结。因此……尽管觉得这样很傲慢,但我亚德•梅堤欧尔,不得不对人类这个种族,有种不耐烦的感觉。」

    「唔,吾人也有同感。」

    莱萨微微点头称是,看著眼前的展示品……

    他看著过去的战争中所用的魔导兵器,开始述说:

    「有没有办法实现一个没有歧视、没有争端、没有贫富差距,也没有病痛的世界呢?」

    「……如果认真去想,应该是不可能吧。」

    「正是。这间历史博物馆就证明了这一点。人是一种喜欢斗争、相互仇恨的可怕生物。因此别说完全和平,连根绝歧视都办不到。然而……过去,在古代的末期,确实存在过这样的理想国。」

    听莱萨说得沉重,让伊莉娜战战兢兢地开了口。

    「您说古代末期……也就是『魔王』大人还在统治世界的时候,是吗?」

    「正是。歼灭『邪神』后,『魔王』陛下致力于统一人类社会。而他也漂亮地达成了。之后,『魔王』大人施行完美的政事……创造出了理想国。」

    「……理想国……是吗?」

    我下意识中说出的这句话,极为乾涩。

    但对于我声调中透出的「自我厌恶」,莱萨却不做任何反应。

    他淡淡地说下去:

    「那时候,人类无疑是团结一致的。每个人都崇拜『魔王』这个象徵,没有什么意识型态的多样性,一切都完美协调……每个人都很幸福。对现代人而言,多半难以置信……但在那个时代,连『魔族』都不引发问题,与人类和平共存。」

    「连……连『魔族』也……!」

    「的确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也难怪伊莉娜与罗莎会吃惊。对于现代出生的她们而言,「魔族」是令人忌讳的怪物,也是最大的歧视对象。

    但莱萨说得没错,那个时代,人类和「魔族」共存。

    ……不,或许应该说是「被迫」共存。

    「将痴人说梦的事实现。『魔王』陛下漂亮地办到了。然而……就如各位所知,有一天,他自绝性命……之后发生的事,就和各位在这历史博物馆所学到的一样了。」

    莱萨的眼神中,有了愤慨。

    彷佛在体现这种情绪,他的语调变强了。

    「『魔王』陛下消失为众人所知后,人类立刻暴露了愚昧的本质。统一的世界转眼间分裂,开始互相斗争、憎恨、歧视……吾人试著勉力阻止,但徒劳无功。人们所创造出来的民意,实实在在是一股四处肆虐的洪流。我们没能改变这股洪流。」

    莱萨握紧拳头,咒骂似的挤出话语:

    「当时存在过的……完美的理想国,早已消失无踪……吾人想打造的社会,有如幻影似的消失……如今,世界已经成了由一群可怕得令人毛骨悚然的人类所支配的地狱……!」

    听到这番话,罗莎露出五味杂陈的表情,低头不语。

    多半是觉得,她就是莱萨口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支配者之一吧。

    然而,莱萨对于这样的她,不做任何解释。

    他看也不看罗莎一眼……

    反而看著我的脸,说道:

    「人类的本质是恶,就只是一种可怕的生物。要支配这些生物,打造出理想国……绝对的支配者想必不可或缺。」

    他的眼神里,有了新的想法。

    然而──

    我特意不去正视他的这种想法。

    沉重的沉默笼罩著我们好一会儿,然而──

    伊莉娜开朗的说话声,打破了沉默。

    「虽然要创造出理想的世界,也许很困难!可是,还是值得努力!这次的会议,不也是其中一环吗?」

    也许是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莱萨愣住似的睁大眼睛。

    「虽然会有很多问题,但首先要让人类团结一致!教宗冕下,您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找来了五大国的领袖吗?」

    「……足下说得没错。」

    「果然!教宗冕下真是个善良的人呢!」

    「…………唔。」

    莱萨凝视著伊莉娜。他仔细看著她的眼睛,喃喃说道:

    「……原来如此。虽说年代久远,但血缘就是血缘。这性格,和『那家伙』一模一样啊。」

    虽然不清楚他说出这样的话,是出于什么意图,然而──

    不管怎么说,他无疑被伊莉娜弄得戾气全消。

    先前他身上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完全消失。

    「伊莉娜•利兹•德•欧尔海德。足下想必会成为创造理想国的关键。今后也要和亚德•梅堤欧尔一起好好努力。」

    「好的!」

    伊莉娜很有精神地答应,露出太阳般的笑容。

    ……是错觉吗?

    总觉得莱萨看伊莉娜的眼神,一瞬间闪现邪恶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