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一话 前「魔王」总结这一天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明明是个超级变态恋童癖,却爆发了社会情势的忧虑。因为他而变得沉重的气氛,被我们伊莉娜小妹妹一扫而空。我们家伊莉娜小妹妹果然很棒,不折不扣是个太阳般的美少女。

    多亏了她,待在历史博物馆的时间祥和地过去……

    我们在馆内逛完一圈,回到入口。

    「吾人的观光导览就到这里。罗莎女王,不知道您可还满意吗?」

    听莱萨问起,罗莎微微点头。

    「我们增长了见闻,度过了一段很有意义的时间。对冕下实是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吾人也散了散心……方才在馆内说得激动,很对不住。想来应该也有些话近乎失言……如果各位能够忘记,那就太感谢了。」

    「冕下没有失言。冕下是如何忧虑『魔王』大人辞世后的世界,本座已经深深烙印在心中。今后本座要更加打起精神,善尽身为王者的职责。」

    「……您愿意这么说,实是令人感激。」

    谈话结束后,我们走了出去。

    太阳也差不多下了山,天空开始染黑。

    今天这一天,正渐渐迎来结束。

    「时候实在弄得晚了些。这下吾人与罗莎陛下都会被部下责骂吧。」

    「是啊。不过,本座这边自然应付得过去。因为我们这边有亚德•梅堤欧尔在。」

    罗莎若无其事把麻烦塞给我,让我只能苦笑。

    「那么,吾人就此失陪。」

    莱萨静静地这么宣告后──莫名地看著我的脸,说了一句:

    「近日内再会了,亚德•梅堤欧尔。」

    我绝对敬谢不敏。

    他丢出这句让我几乎忍不住想这么回答的台词后,从我们面前离开了。

    ◇◆◇

    回大宅途中,天空完全染成黑色,夜晚已经来临。

    街上的景观,也变得和早上与中午完全不一样。

    魔导式路灯照亮了大街上成排的夜间营业商店。走在路上的人们,形成了一种不同于白天的热闹。

    精神的根基仍然是个小孩的罗莎与伊莉娜,说什么要去逛这些店啦,想逛夜市啦……但这终究不能答应。

    我先半拖著她们两人回到大宅……才刚走过门,就被年老的宰相瓦尔多尔训了一顿,自是不在话下。

    之后──

    用完晚餐,洗完澡,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我们的房间相邻,女王若发生什么变故,我们可以立刻赶去。

    只是我根本不打算犯下让人闯进室内这样的错误。

    我和先前一样,一边对周围铺设侦测魔法网,一边在自己的房间里,度过一个人独处的时间。

    「呼。不管什么时候,床柔软的感觉都让人躺起来好舒适啊……」

    我让全身陷进床垫,深深呼气。

    「啊啊,好累啊,今天真的好累。会这样也全都是……」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都是这个老将害的。

    我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那样的场合重逢。

    最离谱的就是,他竟然是教宗冕下。

    坦白说,我无法理解。

    「……不过他当教宗的理由,我倒是隐约掌握到了。」

    他多半是想重现我在古代末期所形成的社会。

    所以当了教宗。

    坐上了比国王更有压倒性权力的教宗这样的位子。

    「真没想到他竟然有那么强烈的政治思想。」

    莱萨这个人,就是充满了神秘。

    我会这么想,并不只是出于过去的经验。我虽然任用他,但就思想而言,我始终搞不太清楚他在想什么。

    毕竟他比起其他部下,自我主张比较内敛。

    有时主张一些事情,也都是说要救济幼童。

    「在我军这变态的宝山里,他算是比较不引人瞩目的人物。超级变态恋童癖这样的家伙,简直多到扫都扫不完……虽然这也是有点问题啦。」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位居四天王之一,却是个不太抢眼的人物。

    他与别人的交流也少……尤其跟我之间更是只进行最低限度的对话。而且谈到的内容也几乎都很平淡,不记得曾经听他述说过心情。

    「扣掉恋童癖好这种个性色彩以外,我一直觉得他就是个冷淡的人……但看来是得改变想法了啊。」

    我一边回想在历史博物馆的那一幕,沉吟起来。

    「他的思想很危险。」

    他对人类这存在的想法实在太冰冷。

    丝毫不相信人类美好的一面,武断地认定人类就只是丑陋又可怕。

    ……搞不好,我觉得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最根本的原因就在这里。

    我的想法也与莱萨相同。

    我认为人类丑陋、可怕。

    然而……我想相信人类并非只有丑陋的一面。

    就像莉迪亚以前对人类这个种族……甚至连「魔族」都爱,都相信。

    我也同样,想相信人类的美好。想爱人类。

    然而……我和莉迪亚不同,无法由衷这么相信。

    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材料,让我足以断定人类并非只有丑陋面的生物。

    「莉迪亚即使没有根据,也能够相信人类的美好面……想必就是这个差异,让我们的末路有了分歧吧。尽管有著同等的力量,她被称为『勇者』而受到大家喜爱,相反的,我却被称为『魔王』,成为人们敬畏的对象。」

    ……我一直以为,以前我是因为有著莫大的力量而受到畏惧,陷入孤独。

    我明白。明白这样的想法就只是藉口。

    是因为我没办法相信人类这个种族。因为我无法由衷去爱人类。

    所以我才会走上「错的路」,于是……陷入了孤独。

    「如果不改变这个部分,想必我在今生,也迟早会陷入孤独吧……我真的是带著棘手的命运出生啊。」

    我想相信人类美好的一面。想认为人类并不是只有丑陋而可怕的一面。

    然而……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自己那样想。

    我把倦怠感随著呼吸吐出。

    别再思索了吧。只会让自己愈来愈沮丧。

    熄灯,就寝吧。

    我才刚这么想。

    咚咚。

    敲门声回荡在室内。

    是伊莉娜来陪睡了吗?

    我一边这么想,一边回答:

    「请进。」

    结果打开门的人物……

    「……女王陛下?」

    是美丽的女王罗莎。

    或许是刚泡完澡不久,她美丽的金发含著水气,剔透的肌肤染成了桃红色。

    白色的薄纱很透明……微微可以窥见底下的肌肤。

    她的这身打扮极为美艳,让我不由得有点脸红。罗莎似乎觉得我这种模样好笑,嘴唇露出嫣然的笑容。

    「你好嫩呢。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对房事也都很大胆。但你只是看到女人穿得色一点,就这副德行。」

    我找不到反驳的话。

    她诱人的身体,不折不扣是一种毒。

    我一边撇开目光,一边问起:

    「请……请问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嗯,本座是想来要你的种。」

    「……啊?」

    听到这太出乎意料的发言,让我自然而然看向她。

    结果发现不知不觉间,罗莎已经逼近到我面前──

    「嘿呀♪」

    这声开心的呼喊从她口中发出的瞬间,我被她按住肩膀,推倒在床上。

    接著立刻就有一股柔软的感觉,笼罩住我全身。

    是罗莎整个人压到我身上。

    「您……您您……您做什么?」

    「刚刚不是说了吗?本座是来讨你的种。」

    「不不不!我们不是这种关系吧?」

    「这世上没有不是情人就不能生孩子的道理。尤其本座是王族,只要对方是优秀的雄性,出身、外表、感情或关系都不重要。只是话说回来……你完美地满足了每一个条件就是。」

    罗莎在我面前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就像是肉食兽面对猎物时会有的举止。

    「请……请您起来。我除非是和情人,否则不做这种……」

    「那你用蛮力推开本座不就好了?你不这么做,也就表示……呵呵,也就表示你也是一个色鬼。」

    我丝毫没有反驳的余地。

    ……对啦,罗莎说得没错,我也是蠢男人里面的一个。

    「那么,本座就要了你喽♪」

    罗莎红艳的嘴唇,慢慢接近。

    我反射性地紧闭了双眼。

    …………然而不管等多久,柔软的触感都并未来临。

    我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一看。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映入眼帘的,是嘴巴频频颤动,像是拚命在忍耐的罗莎。

    接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小子当真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还像个黄毛丫头一样闭上眼睛!噗哈!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莎滚倒在床上,捧腹大笑。

    ……原来如此,我完全被摆了一道啊。

    「女王陛下兴致可真好……玩弄天真男生的纯情,有这么好玩?」

    「噗哈哈哈哈哈!别那么生气!只是开个玩笑嘛!」

    她仍倒在床上不起来,连连拍打我的肚子。

    「……是喔。如果您只是来恶作剧的,可以请您出去了吗?我要就寝了。」

    「哼哼,你对女王敢采取这种态度,果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可是……那玩意儿的尺寸就小了点啊。哼哼哼哼哼哼。」

    「……请不要说这种不知羞耻的话。您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淑女了。」

    「嗯嗯~?本座说了什么不知羞耻的话吗~?本座说的那玩意儿,是指你对女生的胆识呀~哎呀呀~亚德你想像了什么呢~?你是想像了什么玩意儿呢~?」

    ……这女的真让人火大。

    她某方面来说跟维达和阿尔瓦特属同一类型。

    他们也频繁这样捉弄取笑我。

    「够了,请您出去。请您赶快出去。」

    「别生气别生气。接下来才要谈正题呢。再陪本座一阵子。」

    罗莎先喘了口气……然后立刻换了个表情。

    坏心的笑容,变成平静的微笑。

    「今天一整天好开心呢。」

    「……是啊,您说得是。」

    「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其中最值得瞩目的……还是伊莉娜。」

    「您是说伊莉娜小姐?」

    「嗯。在博物馆,教宗冕下激动起来的那个场面你还记得吗?」

    「……记得。」

    「那个时候,伊莉娜说出来的话……本来应该由本座来说。可是,本座连话都没办法好好说。教宗冕下全身散发出来的压力,让本座光是承受就已经费尽全力。」

    这样啊。在我看来是没什么了不起,但原来对于罗莎这种平凡人而言,当时的莱萨是令人畏惧的对象吗?

    ……她还说伊莉娜不一样。

    「她面对那么吓人的教宗冕下,却能堂堂正正说出自己的想法。嘻嘻,感觉就像这个好朋友,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去到很远的地方。带她去到那里的,不就是亚德•梅堤欧尔你吗?」

    她用有点悲戚的眼神看过来,我也只能不吭声。我想不到该说什么才好。

    我还不知所措,罗莎已经饶舌地说下去。

    「我刚认识伊莉娜的时候,坦白说,对她的观感是差到了极点。她个性消极、动辄发脾气,又倔强、爱闹事……本座本来还怀疑自己有没有办法跟这样的家伙好好合作下去。」

    罗莎躺在床上,缅怀过往似的仰望天花板。

    「……话说,亚德•梅堤欧尔,你觉得伊莉娜怎么样?」

    「我想想。让我说的话,可以说上三天三夜,可是……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括,大概就是…………这辈子独一无二的朋友吧。」

    「呵呵,是吗是吗?你真是个好男人啊。」

    「哪儿的话,我平凡到了极点。只要和伊莉娜小姐多少有过一些接触,任何人都会喜爱她。我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嗯,是啊。如果只看她的『表面』,相信任何人都会这样。可是……知道了真相,仍然能够继续爱伊莉娜的人,究竟又有多少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再度沉默。

    其实我很想说「大家都会一直喜爱她,必定如此」,然而──

    就是办不到,我才会不说话。

    「不过,就算只有你陪在她身边,对伊莉娜而言应该也够了。」

    罗莎喃喃说到这里,用力握住我的手──

    「……你还记得来美加特留姆的路途中,瓦尔多尔在马车上所说的话吗?……人会害怕异物。他说得一点也不错。本座起初也把伊莉娜当成怪物看待。」

    「可是,现在成了重要的朋友,不是吗?」

    「嗯。然而……我们是少数派。搞不好,知道真相后,仍然能够去爱伊莉娜的人,就只有我们。坦白说……本座无法相信人类。本座认为教宗冕下说得没错,人类就只有丑陋的一面。」

    「…………」

    「因此,如果伊莉娜的真实身分广为人知的那一瞬间来临,想必民众会翻脸不认人。那些把她吹捧成大英雄之女的家伙,会一起用嫌恶的眼神看她……采取行动,想排除她。」

    她握住我手的力道变得更强了。

    接著罗莎恳求似的,看著我的眼睛说:

    「你要保护伊莉娜。只能靠你了。」

    她的表情实在太严肃。

    因此,我不得不产生疑问。

    她为什么要拜托我这种事。

    我正要问出这句话,下一瞬间──

    「亚德!我们一起睡……吧……?」

    门被用力打开,然后伊莉娜看著我们,全身僵住。

    看到伊莉娜这样,我立刻心想「不妙」。

    从她的视角来描述我们的情形,就是──

    美丽的女王陛下和我一起躺在床上,双手交握。

    就像是……刚做完那种事情之后。

    「这……这这这……!你们在做什么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伊莉娜满脸通红,眼角上扬,我想说话辩解,然而──

    「请……请等一下,这完全是误会──」

    「哼哈哈哈哈哈哈!伊莉娜啊!你的朋友实在很行呢!我们肌肤相亲那么剧烈,他却还嫌不够呢!」

    这个笨蛋女王,给我讲出这种话。

    「肌……肌肌肌……肌肤……!相相……相亲……!」

    「哎呀?你懂意思吗?哼哼哼。看来你在那方面也长进了啊。可是你还是个没被碰过的在室少女吧?你这样要让亚德满意,可是痴人说梦喔~~」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就……就算是小罗……!也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可以做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是各说各话。

    这场闹剧把大宅的仆人和瓦尔多尔都卷了进来,持续了一整晚。

    ◇◆◇

    翌日。

    早晨十分平静,彷佛昨天那场大闹剧根本不曾发生过。

    我们在大宅里宽广的餐厅用早餐。

    由于是招待女王一行人,餐点的内容极为奢华。

    「嗯~~这肉好好吃喔~~真想让席尔菲也尝尝。」

    「吉妮同学呢?」

    「给她马铃薯就够了。」

    「呵呵,真是不留情呢。」

    美味的餐点。

    平静的谈笑。

    就是这个。我要的就是这个啊。

    这种天下太平的时间,才是我满心追求的事物啊。

    但愿整件事一直进行到最后,都能平安无事。

    ──然而──

    「各……各位!不……不不……不得了啊!」

    一名仆人满怀焦躁地打开了门,跑进餐厅的瞬间。

    我由衷叹了一口气。

    ……该怎么说呢,我的灵魂是不是受到诅咒了啊?

    为什么就是会这样接二连三发生麻烦事呢?

    「够了!吵死了!这可是女王陛下跟前啊!你这个大蠢材,不要大声嚷嚷!」

    「嗯,最吵的人是你啊,瓦尔多尔。还有,你口水往本座脸上猛喷。等我们回国,就采取减薪处置──」

    「有什~~~~么事赶~~~~~~快说啊!还不赶快报上来!」

    被罗莎不快地看著的瓦尔多尔直冒冷汗,朝仆人大吼。

    「这……这这……这个!是……是是……是有有有……有客人来啊!」

    「客人~?女王不见这种一大早就找上门来的无礼之徒!想也知道是商人之类的吧!这种人赶走就是了!」

    「不……不不不……不是,来……来来……来的人是……这个──」

    仆人显得担心受怕到了极点。

    他的背后传来响亮的脚步声。

    接著──

    这名客人踩著悠哉的脚步,走进了餐厅。

    「一大早就找上门来,失礼了。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尚请海涵。拉维尔的宰相瓦尔多尔大人。」

    「啊……啊啊啊,您是……!」

    瓦尔多尔也和仆人一样,全身发抖、冷汗直流。

    出现的客人是……

    「……吾人照昨天的宣言,来见各位了。」

    「……会不会太急性子了点?」

    过去的四天王,现在成了教宗冕下的老将──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