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二话 前「魔王」与教宗的委托
    所谓教宗,是独一无二的人物。

    相较于国王可以有好几个,教宗则只有一个。

    在崇拜「魔王」的信仰根深蒂固的现代,教宗被视为全人类的主席,就社会立场而言,堪称站在金字塔的顶端。

    而且他还有著四天王的头衔,所以莱萨•贝尔菲尼克斯这个人,也就被当成了破格的重量级人物看待。

    ……这样的人物不经预约就突然出现,会让在场的人陷入恐慌也不奇怪。

    「怎……怎怎怎……怎么办……!」

    「冷……冷冷冷……冷静!首……首先,对了……先奉茶啊!」

    仆人们&瓦尔多尔冷汗直流。发汗量多到令人担心他们会不会脱水。

    相较于方寸大乱的他们,罗莎与伊莉娜则显得镇定多了。

    她们似乎打算静观其变,就只是注视著我与莱萨正面相对,并没有要说话的迹象。

    ……本来这种时候,应该要由权限最高的女王陛下来主持。

    只是,既然她没有这个意思,那么虽然并非本意,但也只能由我亚德•梅堤欧尔来说话了。

    「……教宗冕下万福金安,实是不胜之喜。然而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贵为教宗冕下,竟然会亲自来到这样的地方。」

    「吾人有事请托时,都会尽可能主动拜会对方。这才叫做诚意吧。」

    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已经很不耐烦。

    真不知道他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痛恨不能选择拒绝的平民立场。

    「……既然是冕下的请托,我们自然乐意效劳。那么,请问我们该做什么才好呢?」

    「嗯,一如各位所知,距离会议还剩下四天。来宾都已经聚集到这美加特留姆,可以说万事具备……然而──」

    「然而?」

    「说来惭愧,但打扫尚未完毕。」

    他说的打扫这个譬喻,指的无疑是与「魔族」相关的案件吧。

    为了让会议,以及会后对签订和平条约的发表能够顺利进行,莱萨事前肯定进行了大扫除。

    结果,潜伏在市街中的「魔族」大致都遭到扫荡……然而,还是有尚未解决的案件,想交给我们处理──他大概是打算这么说吧。

    「……原来如此,请问件数大约是?」

    「剩下三件。其中一件,想请求各位处理。本来,一切都应该由我方处理……但人手实在不足。」

    莱萨过意不去地扭曲表情。

    大概是觉得他这样很可怜吧,伊莉娜这时打破沉默,开朗地出声说:

    「教宗冕下,包在我们身上!只要有我和亚德出马,不管什么案子都可以瞬杀!」

    「嗯,靠各位了。」

    莱萨松了一口气似的放松脸颊,然而……

    怎么看都有蹊跷。

    他的举止、话语,全都可疑得不得了。

    这肯定另有内幕。

    ……但话说回来,既然无法拒绝,我们也只能硬是在他手掌心跳舞。

    「那么,吾人来说明详细情形。」

    莱萨亲口说出需要解决的案件。

    我一边记忆他所说的内容,一边在心中喃喃自语。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莱萨所提出的委托,由我和伊莉娜两个人去处理。

    既然我们要离开大宅,这段期间也就无法护卫罗莎。虽说如此,这部分的任务会由莱萨派遣他麾下的圣堂骑士来担任。

    我们暂时放弃护卫任务,为了解决新的任务,离开了大宅。

    「那么,亚德,我们要怎么办?」

    「就先从打听情报开始吧。我们要去发生案子的那一带绕一绕。想来会相当累人……但我们一起加油吧。」

    「嗯!只要是和亚德一起,我可以连续工作三天三夜!」

    伊莉娜无止尽的开朗,让我自然而然流露出笑容。

    ……后来──

    我们并未在路上逗留,而是直接前往目的地,照计画开始打听。

    这次,莱萨交给我们解决的,是发生在都市内的连续凶杀案。

    每一具尸体旁,都刻有以「魔族」为中心的反社会组织「拉斯•奥•古」的徽章。

    莱萨似乎就是根据这个迹象,断定这一连串凶杀案是「魔族」所为。

    ……棘手的是,这一连串案件,几乎都尚未调查过。似乎是承办人员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再拖延到现在都尚未解决……

    结果就是我们得从头查起这些案子。

    若不是有这样的情形,去找附近居民打听情报这种应该在案件刚发生的初期阶段做的事情,我不会现在才特地去做。

    「咦~?案发当时的状况?嗯~都已经过了好一段日子耶……」

    「……已经久到会让人记不住了?」

    「嗯。大概是一个月前吧。」

    这是打听对象第一号提供的情报。

    我们现在打听情报的地方,是在第一起凶杀案的现场附近。

    这个区域邻近大街,白天经过的人算多,但到了晚上,就几乎不会有人走动。

    据说正因如此,这一带才会频繁发生包括凶杀在内的各种案件。

    「那肯定是『魔族』干的!我就看到了!看到半人半兽的怪物在啃食人类!」

    这是打听对象第二号提供的情报。

    既然是半人半兽的怪物,那就肯定是「魔族」不会错。

    他们平常是以极接近人族的模样生活。但处在强烈兴奋状态,就会变身为半人半兽的模样。

    ……之后,我们也不辞辛劳地持续打听,但没能问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唔,打听情报就暂且告一段落,我们进入现场搜证吧。」

    我们前往凶杀现场。

    听说这人来人往的道路角落,就是第一犯案现场。

    「……没留下『死者的余声Ghost』啊。」

    所谓「死者的余声」,是极少数案例下,死者会留下的思念体。

    尤其是遭到杀害的人最容易留下,会没完没了地诉说对对方的憎恨。

    有时还会呼喊著能够连系到加害者的内容,所以对于解决这种凶杀案能派上用场……只是话说回来,这次并未留下这样的思念。

    「而且,也没有魔力痕。如果有留下,就可以追踪。不过,对方终究不会犯下这种错误吧。」

    这个现场,似乎已经没有继续搜证的价值。

    「最新的凶杀现场就在附近,我们接著就去那边看看吧。」

    我们按照宣言移动,进行现场搜证。

    明明天色还亮,却几乎没有人经过的小巷。

    我站在这小巷的正中央,双手抱胸,进行现场搜证。

    「嗯……说这里发生凶杀案是两天前的事情……我本来还有点期待会有灵体留下。」

    人死之际,灵体会从肉体这个容器中释放出来。

    先在现世停留三天三夜,然后前往冥府。

    这种灵体还留著的时候,就可以用复活魔法让死者死而复生。

    ……但现场并未有灵体残留。

    「我本来还期待,如果能够透过复活死者,直接询问受害者,就可以朝解决案子跨出一大步……实在遗憾啊。」

    「可是,这样一来,就确定凶手是『魔族』了吧!」

    「是啊。扣掉部分例外,将目标连同灵体一起抹杀的技术,就只有『魔族』拥有。因此这个案子,凶手十之八九就是『魔族』,这样看应该不会错。」

    我这么回答完,伊莉娜就瞪著地面,握紧了拳头。

    「真的,不可饶恕……!虽然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图谋,但竟然只为了自己需要,就夺走人命……!这些家伙为什么老是这样引发问题……!」

    伊莉娜燃起对「魔族」的义愤。

    我手放到她肩上,说道:

    「为了不让牺牲者继续出现,我们就努力尽快解决这个案子吧。眼前……我们就去一趟杂货店吧。」

    「杂货店?为什么?」

    「为了拿到地图。也许可以看出对方的图谋。」

    伊莉娜似乎无法理解我的想法,但并不反对。

    反而以彻底信赖我的模样点点头。

    我很想好好回应她的期待……只是恐怕还很难说。

    我们前往杂货店,取得了美加特留姆全国的俯瞰图。

    接著用羽毛笔,在地图上逐一画下记号。

    「你在做什么?」

    「我在标记变成凶杀现场的地点。可是……唔……看来是白费工夫了啊。」

    「魔族」夺走人命的理由有几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理由,就是为了执行仪式。例如拿灵魂或血液作为祭品,召唤出强大的存在,又或者是诅咒特定人物等等,随著仪式种类不同,有著许多可能。

    「通常要举行仪式,会准备以法液画出的特殊魔法阵来进行,但极为大规模的仪式……尤其是要把一整个城市甚至国家给消灭的仪式,就必须画出覆盖整个目标区域的特殊魔法阵。」

    我本来以为这次的凶杀,目的就在这里……但看来并非如此。

    如果真是如此,用线把凶杀地点连起来,应该可以看出某种魔法阵的样貌。

    然而,就这次的案子而言,看不出任何魔法阵的形状。

    「虽然猜错了……不过这不成问题。因为能连结到真相的要素还多得是。」

    「亚德真有一套!当侦探也是超一流的!」

    看到伊莉娜彻底信任我……我产生了些许罪恶感。

    我刚刚对她说出的是漫天大谎。

    实际上,侦办可以说已经陷入僵局。搞不好……也许会解决不了。

    但话说回来,如果老实说出这样的现实,伊莉娜多半会很不安。

    因此,我为了不让她的表情蒙上阴影,才会说出逞强的话。

    「……眼前我们还是继续现场搜证吧。也许还留有什么痕迹。」

    这完全只是乐观的期望。实际上,根本没留下丝毫痕迹。

    真的是,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表面上老神在在,内心却愈来愈焦虑。

    我一边暗自忧虑,一边带同伊莉娜,前往附近的凶杀现场,然而──

    就在路途中。

    刚走进一个有著整排民房,看似住宅区的区域,立刻就碰上了大排长龙的人潮。

    「好……好多人在排队……!到底排了多长啊?」

    「这么长的人龙,在王都也很少有机会见到啊。」

    换做是平常,我多半只会当作看见了稀奇的景象吧。

    然而──

    我的第六感,对这人龙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我做出这样的判断后,从排队的人里找了一个来打听。

    「请问,这究竟是在排什么?」

    「啥?怎么,这位小哥,你不知道『圣徒大人』喔。」

    「……圣徒大人?」

    不只是我,伊莉娜也歪头纳闷。

    看到我们这样,许多排队的人都露出显得不敢相信的表情。

    「哈哈,我看你们两个是外地人吧?」

    「就算是外地人,也太井底之蛙了。」

    「竟然不知道圣徒大人,真的是很乡巴佬啊。」

    ……不过,我和伊莉娜的确出身偏僻的村庄,所以倒也不否定。

    「不好意思喔,我们就是乡巴佬!然后呢?你们说的圣徒大人是什么人?」

    「圣徒大人就是圣徒大人啊。」

    「记得本名……是叫做博尔多大人吗?」

    「圣徒大人啊,不管什么样的病、什么样的伤,都能立刻治好。」

    「……哦?这可了不起。」

    看来所谓圣徒大人,是个叫做博尔多的小镇医生。

    赞颂他的人们当中,也有人乡音很重。从这些迹象来看,这个圣徒大人,名号多半在国外也很响亮。

    ……只是话说回来,我们是乡下人,所以现在才听说这个人。

    「这世上真的有好多厉害的人呢。」

    「是啊……如果只是个医术好的医生,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但我还是觉得耿耿于怀。

    我带著伊莉娜,走进一条小巷。

    「怎……怎么了,亚德?突……突然拉我到这种没有人经过的地方。」

    她似乎误会了什么,只见雪白的脸颊微微染红。

    「……因为我要做一些不方便被别人看见的事情。」

    「咦咦!不……不,可是,这个……我……我需要心理准备……」

    看来她还是有著很大的误会,所以我决定详细说明。

    「我要用观察魔法,观看诊所内的情形。被别人看到也许会被怀疑,所以我才会移动到这里。」

    「啊,这……这样啊。嗯~~」

    伊莉娜显得有点遗憾,但在此我特意无视了。

    我立刻发动了观察魔法。

    红色的几何纹路……魔法阵,显现在我们面前。

    紧接著,一个类似大镜子的物体,从魔法阵内侧出现。

    「好了……我们就来拜见所谓圣徒大人的活跃吧。」

    我喃喃说完的同时,镜面上显示出了诊所内部的景象。

    就内部装潢而言,大概就是镇上医师的小小诊所吧。

    几个置物架并排,状似装了药物的瓶子放得十分拥挤。

    这样的诊疗室内,两名男子面对面坐在椅子上。

    一方是明显一脸病人样的侏儒族。

    仔细看著他的人族男子,大概就是圣徒大人……更正,是博尔多吧。

    年纪大约三十后半,剃得工整的落腮胡很有特色,五官相当端正。

    充满绅士感的美形中年博尔多,露出平静的微笑,开口说道:

    「那么,今天怎么了呢?」

    「从……从一大早,就……就很想吐……!肚……肚子也拉个不停……!」

    「嗯,上吐下泻,是吗?有想到什么可能的原因吗?」

    「没……没有……!」

    「是吗……那那么,让我看一下喔。」

    问诊结束后,很快进入触诊阶段。

    到这一步,都是十分寻常的诊疗风景,然而──

    「看样子,你染上了很棘手的病。如果用药物治疗,需要花费的时间和金钱都会非同小可。」

    「咦咦……!」

    「可是请你放心。只要由我来处理,这点小病,只要几秒钟就可以治好了。」

    博尔多如此夸下海口之后,立刻把右手的指尖碰在对方额头上。

    接著──

    显现出魔法阵,覆盖住患者全身。

    一会儿后,魔法阵化为发光的粒子消散,被吸进患者体内。

    紧接著──

    「喔……!喔喔喔喔喔喔……!治……治好了!恶心,还有肚子痛,都完全好了!」

    侏儒族男子瞪大眼睛,从椅子上站起。

    伊莉娜用观察魔法看著这番情景,感叹地说道:

    「刚……刚刚那是……!治疗魔法对吧……?」

    「是啊。而且,还是大大推翻现代常识的魔法。」

    在魔法衰退的现代,治疗魔法是荒废得最严重的领域。

    这个领域的魔法,在古代连让死者复活都办得到,现在却顶多只能治疗轻微的皮肉伤。

    然而这个叫做博尔多的男子,却一瞬间就治好了病患的症状。

    「他之所以是圣徒大人,就是因为会施展这种超越常识的治疗魔法,是吧?」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以现代基准而言,这的确是奇迹的水准……但并非任何人都办不到。

    尽管案例稀有,但人类当中,有时也会诞生超越常识的人物,称为异常个体。

    我今生的父母,以及伊莉娜的父亲怀斯,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他们实实在在是破格的人物,各种任何人都会断定不可能办到的事,他们轻而易举就能办到。

    「除了爸爸以外,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伊莉娜似乎认为博尔多也是异常个体之一。

    然而──

    我有不同的意见。

    「唔,这真是……」

    我看著博尔多治疗下一名病患的情形,喃喃说道。

    「这案件非常耐人寻味。」

    ◇◆◇

    钟声回荡在整个市街。

    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会以钟声的次数来告知时刻,并据此决定人民的行动方针。

    这次敲响的钟声是十八声。

    这显示夜晚正式来临,人们听见钟声,快步走回自己家。

    圣堂派遣来的骑士们,一路点亮魔导式的路灯,也兼作巡逻市街。

    在这样的情形下……

    诊所营业时间结束的同时,博尔多走了出来。

    然后,拿著结束营业的牌子,正要挂到门上,然而──

    我叫住了博尔多。

    「您好,可以占用您一点时间吗?」

    博尔多看向我,然后露出平静的微笑。

    「怎么啦?你也看到了,诊疗时间已经结束……如果情形紧急,我会出诊的。毕竟尽可能多救一个人,都是我的使命。」

    「哦,您可真是热心啊。」

    表面上,我大感佩服似的点著头。

    同时看著博尔多,眯起了眼睛。

    「那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

    接下来,我必须用只有他听得见的音量说话。

    因为内容不能被在周围来来往往的圣堂骑士听见。

    接著──

    我对眼前的男子,说出了自己内心产生的疑问。

    「博尔多先生……请问身为『魔族』的你,为什么要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