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三话 前「魔王」与人性的黑暗面 前篇
    路灯的光芒,照亮了美加特留姆的市街。

    但被我问到的博尔多,身影融入夜色之中,让人无法看出他有什么样的反应。

    然而要推敲是办得到的。

    先前一直隐瞒的秘密,被人唐突地揭穿。

    这样的他脸上,多半正因为惊愕与动摇而扭曲。

    「……我们要不要进去再谈?」

    颤抖的声调,述说著他的内心。

    博尔多的态度,显得对我害怕到了极点……但也许一切都是演出来的。

    这么想的不是只有我。伊莉娜似乎也有著同样的想法,所以才会一直看著我。

    视线传达了她的意思。

    『怎么办?』

    我对这个无言问句的答案是──

    「好。我们就在诊所里仔细谈谈吧。」

    我决定将计就计。

    伊莉娜多半也有预感……在走进诊所的瞬间,有被出其不意突袭的可能性。在这种状况下,对方选择杀人灭口的可能性极高。

    然而,我判断这不构成问题。

    因为我自负无论遭到什么样的突袭,都能够完美因应。

    「……太好了。来,请进。」

    博尔多发出显得松了口气的声音,打开诊所的门,请我们进去。

    我以不设防的状态,伊莉娜则表露出戒心,踏入了诊所。

    突袭──并未来临。

    博尔多关上门后,立刻走到室内深处,拖了三张椅子来。

    「请坐。如果不介意,我去泡个茶来吧。」

    「不用麻烦了。因为无论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情形……我们都不打算久待。」

    大概是从我的话里感受到了某种压力,博尔多被灯光照亮的脸上,流下了一道汗水。

    他对我们害怕到了极点。看到博尔多这样,伊莉娜皱著眉头开口:

    「你……真的是『魔族』?」

    「……看你的表情,应该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没出息的『魔族』吧?」

    包括伊莉娜在内,看在现代出生的人眼里,「魔族」是可怕事物的象徵。

    有著压倒性的战斗能力,随时都在威胁现代社会的绝对之恶。「魔族」就是会让人有这样的印象。

    把这样的印象套上去,就觉得眼前的男子实在太不像「魔族」。

    看起来就只是个人类的好好先生。

    博尔多自己多半也一直在扮演这样的角色。正因如此,他显得非常好奇,满心想知道自己的真面目为什么会被看穿。

    「两位为什么会知道我是『魔族』?」

    「原因有几个,不过决定性的因素是……魔力的性质。」

    「魔力的……性质?」

    「对。人的魔力和『魔族』的魔力,性质有著微妙的差异。」

    「……这样啊。以往我也曾经好几次被拆穿真面目,但这种情形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用右手遮住脸,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的表情里有著绝望……但又透出一种奇妙的镇定。

    彷佛很习惯这样的状况。

    「你说好几次被拆穿真面目……这话怎么说?」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一直隐瞒自己的真面目生活。混在人世中,作为一个人类活到今天。可是……人类这种生物,多半对异物很敏感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真面目总是会被拆穿……每次都让我失去自己的容身之处。」

    他的眼角渗出泪水。

    「我还以为,自己已经从失败中记取教训,能够完美扮演人类。可是,结果却是这样。这是不是表示,『魔族』终究没有办法和人类共存呢?」

    共存。

    听到这句话,伊莉娜瞪大了眼睛。

    「……你说共存,是真心的吗?」

    「在两位听来,多半会觉得这种想法难以置信吧。可是,是真的。我也不属于任何组织……最重要的是,我无法赞同他们的所作所为。」

    「所以,你的目标是共存?」

    「嗯。因为我……热爱人类这个种族。」

    他真挚的表情中,没有虚假的迹象。

    当然,也可以推测这可能只是假装的,然而──

    「我说,亚德,不用管这个人也没关系吧?」

    伊莉娜似乎想相信博尔多。

    而博尔多似乎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你……不会想排除我?」

    「……嗯。因为我虽然也曾经被『魔族』折磨得很惨,但我知道『魔族』也不是只有坏人。」

    「是啊。我们的学友当中,也有人有著『魔族』的血统,但并未引发任何问题。大家都很要好地一起当同学。」

    听到我们的话,博尔多瞠目结舌。

    他的表情述说著难以置信的心情。

    但同时似乎也有著想去相信的心情。

    「这样啊……我好羡慕你们那位同学啊。」

    「你也并非不可能和人类共存吧。当然,前提是你愿意一直遵守人世的律法。」

    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口气,然后切入正题。

    「那么,博尔多先生,最近,都市内部接连发生凶杀案,请问你知道这件事吗?」

    「……嗯,我知道。我还知道,那个组织的人,由教宗冕下直属的骑士们处理。」

    「虽然无礼,但我就直说了。我们直到刚才都怀疑你是凶杀案的凶手。因为这次的连续凶杀案,我们认为凶手是『魔族』的可能性很高。」

    我说到这里,盯著博尔多的眼睛看,等著他回答。

    「……人不是我杀的。是真的,相信我。」

    他额头冒汗,哀求似的说下去。

    「我想在人类社会里找到一席之地。在我看来,『魔族』摆出的态势是错的。我认为歧视或虐待其他种族愚不可及。我认为我们所拥有的强大力量,不是用来欺凌他人……而是用来拯救他人。正因为这样……我才会开设诊所,为了拯救该救的人。」

    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杀人。

    博尔多大概是想这么说吧。

    「好,我们就相信你的话。」

    「真……真的吗……?」

    「是啊。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我们就此告辞……好了,伊莉娜小姐,我们回住处去吧。」

    我迅速站起,就这么不回头地走出了诊所。

    看在博尔多眼里,多半会觉得我们的对应方式太乾脆,甚至让他有种扑空的感觉吧。

    看来对伊莉娜而言,也是一样。

    她走在夜路上,战战兢兢地开了口。

    「欸,亚德,你相信博尔多先生吗?」

    「你相信他吗?」

    「嗯……说相信,也不太对……说是想相信他,大概才是真心话吧。」

    伊莉娜双手在胸前用力交握。她的心情,我很能体会。

    她想必是在博尔多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

    隐瞒身为异物的真实身分,试图在人类社会中找到自己的归属。

    这实实在在,和伊莉娜的人生一模一样──

    而我的人生,也是如此。

    所以,我痛切地能够体会她这种想去相信的心情。

    然而──

    「不能没有确切的根据就相信对方。总之,明天一整天,我们就监视他看看。等监视结束,再下结论。」

    「……嗯,说得也是。」

    伊莉娜有些忧郁地低头不语。

    我对博尔多所下的判断,她就这么不满意?

    我还以为她的想法也差不多。

    我正因为无法理解伊莉娜的内心而纳闷……

    下一瞬间,她就亲口吐露出对我这个疑问的回答。

    「该怎么说,会让人自我厌恶呢。」

    「自我厌恶……是吗?」

    「嗯。在抵达美加特留姆之前,瓦尔多尔大人不就说了吗?说人会害怕异物。还说因此……一旦真实身分被得知,大家都会翻脸不认人。」

    「……是啊。」

    「我啊,本来一直觉得,没有这种事。一直想这样认为。可是──」

    伊莉娜的嘴唇开始微微颤抖。

    「现在就觉得,不是我想的那样。因为……我们自己就证明了这一点。」

    ……啊啊,原来啊。所以伊莉娜才会这么消沉啊。

    人会害怕异物。所以,即使是一直到昨天都还喜爱的邻居,一旦知道这邻居其实是异物,人就会翻脸不认人,为了排除异物而展开行动。

    希望否定这种想法的同时。

    伊莉娜这次,自己就对这个叫做博尔多的异物,抱持了疑惑与恐惧。

    他是「魔族」。对人类而言,是不折不扣的异物。

    正因为这样,她才会超乎必要地,怀疑博尔多就是犯案凶手。然而,了解到他的心情后,觉得可以信任他……

    到头来,陷入了自我厌恶。

    「我不歧视任何人,无论对方是什么样的异物都接受──我本来是这么觉得……但说不定不是这样。我对『魔族』的歧视和偏见,说什么也不会消失……明明我自己,也和他们没有什么两样,一样都是怪物。」

    看她这么消沉,我很想说几句话安慰她。

    然而……这很难。

    因为我也多少是把博尔多当成异物看待。

    内心深处,就是会把这样的对象当成威胁和平的人物看待。

    ……伊莉娜说得没错,亏我自己也和他一样,属于异物。

    「亚德,是不是教宗冕下说得对……人类,就是一种只有丑陋面的生物?」

    听到这句声调阴沉的话语……

    我终究还是什么话都回不了。

    ◇◆◇

    回到大宅,用完晚饭,洗完澡,就寝。

    然后到了早上。

    教会敲响的钟声成了闹钟。

    吃过简单的早餐后,我将伊莉娜找来房间,照昨晚所说,开始了对博尔多的监视。

    对于这个作业,女王罗莎产生了兴趣,只是……

    她有批阅文件等政务要处理,只好忍痛不参加。

    言归正传。

    发动观察魔法后,一面大镜立刻显现在我和伊莉娜身前。

    很快地,镜子上照出了诊疗室内的情形。

    看来博尔多已经开始工作。

    「今天怎么了呢?」

    为了让病患镇定,他不改脸上平静的表情。

    他就这么严谨而诚心诚意地善尽职责。

    如果病得轻,就进行药物治疗或整复治疗。

    如果病得重,则以他特有的魔法技术来治疗。

    「喔……喔喔!消失了!消失了啊!『本来一直待在我身边的那家伙』消失了!」

    「如果之后还会不舒服,请再来一趟。无论是什么样的疾病,我一定会治好。」

    那是一种对自己的工作有著自豪的表情。

    看上去,治疗人们的疾病、拯救病人,让他由衷感到喜悦。

    「感觉他真的是个好医生呢。」

    「是啊,现阶段,完全没有可疑的地方。」

    之后我们也继续观察博尔多,渐渐加深对他的了解。

    现在我觉得,他会被称为圣徒大人,的确不奇怪。

    他实实在在就是个圣人君子。

    无论病患富有或贫穷,都一视同仁,毫无例外地治疗他们。

    但做得这么好,收取的代价却是「有这个心意就够了」,即使对方完全不支付金钱报酬,也丝毫不露出厌恶的表情。

    远比神职人员更有神职人员的样子。

    我由衷觉得博尔多是这样的人。

    「今天怎么了呢?」

    「我……我是没什么毛病,可是……我大哥受了伤……!」

    「伤势重得没有办法过来,是吗?」

    「是……是啊。虽然要请圣徒大人跑一趟,可能实在太失礼……」

    「不会,这不成问题。虽然得让排队的各位多少等一下……但相信大家都会体谅的。」

    「喔喔……!太令人感谢了……!那么,我们马上动身!」

    博尔多被这个混混样的男子带出了诊所。

    「……亚德,我说啊,是不是已经不必再监视了呢?」

    「是啊,说得也是。」

    不只是以目视确认,我还用了所有想得到的魔法来检查,但博尔多这个男子身上,完全找不到任何可疑的点。

    他是个由衷盼望能和人类共存的善良「魔族」。

    「判定他无辜,应该不会错。」

    「……总觉得,都变得想支持他了呢。」

    我对一脸佩服的伊莉娜微微点头。

    从某个角度来看,博尔多和我们是一样的。

    他对人们慈爱,被笑容围绕,享受幸福的日常。

    但同时,心中充满了强烈的不安与恐惧……

    始终在害怕有朝一日会失去归属。

    同样身为异物,我们能够充分体会他的心情。

    正因如此,我才会和伊莉娜产生同样的心情。

    盼望他的秘密永远不会被揭穿──盼望他的幸福能够持续一辈子。

    ……监视结束后,我们立刻上街。

    既然知道博尔多是无辜的,连续杀人案的调查也就回到原点。

    为了抓住新的线索,我和伊莉娜四处奔走,然而──

    「感觉好像有点束手无策?」

    「是啊。我们知道的,就只有案子是『魔族』所犯,除此之外,全都是一团谜……坦白说,我本来没料到会这么棘手。」

    我刚叹一口气,钟声就回荡在四周。

    这是告知中午的到来。

    钟声一声又一声地敲响。

    回荡的钟声间,掺杂著一阵咕噜叫。

    声音的来源,是伊莉娜的腹部。

    「嘻……嘻嘻嘻嘻,要……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说得也是,饿著肚子就没办法干活。正好眼前有间餐厅,我们就过去看看吧。」

    我们在大街上,混在人来人往的人潮中,前往目的地。

    一间外观挺时髦的小小餐馆。入口放有状似记载著菜单的看板,我们先看过菜单,然后走了进去。

    终究是午餐时段,客人相当多。店内每一个角落都打扫得很彻底,颇有清洁感,里头有著许多桌椅与柜台座位……但几乎都坐满了。

    但幸运的是,一对坐在桌椅座的男女用完餐正要离开。我们就被带到这张桌,坐下来之后,跟店员点了餐。

    「这餐厅好像挺不错的耶。」

    「是啊,装潢的品味非常好。」

    我们暂时拋开查案的事,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时间。

    然而──

    「啥啊!你要跟我们收钱?」

    突如其来回荡在店内的吼声,毁了这平静的气氛。

    我涌起些许不悦,朝吼声来源看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个面相凶恶的半兽人族男子。他身边站著看似同伴的兽人族男子……我没辙地耸了耸肩膀。

    「喂,不要闹事。」

    「可是老哥!这家伙想跟我们收钱──」

    「闭嘴。你搞不懂刻意雇用台面下的家伙是什么用意吗?」

    看样子,是兽人族男子的立场比较强势。

    「这位店员,真的很不好意思,我的同伴这么吵闹。这是餐饮费,还有……来,这是赔偿费。」

    「咦!这……这么多……?」

    「不用放在心上。但如果你们可以忘了我们,会帮我们很大的忙。」

    两人和店员有了这么一段对话后,离开了餐厅。

    「他们是怎样啦!是找碴的客人吗?感觉好讨厌。」

    伊莉娜气呼呼的。

    其他客人看来也都有著大同小异的感想,然而……换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他们只让人有这种程度的感想。

    包括伊莉娜在内,几乎所有客人都很快地忘了这两个人,开始享受恢复的平静。

    可是,在此同时──

    「怎么啦,亚德?看你面有难色。」

    「……先前的那两个人,我就是觉得不对劲。」

    换做是平常,我会当作只是不值得留意的日常带过,然而──

    第六感将那股疑惑感叫进我心中。

    「……唔,这么说来……」

    我手按下巴,开始思索。

    一个假设迅速浮现在我脑海中。

    「欸……欸,亚德?你看起来怪怪的……怎么了?」

    「这个嘛……虽然什么都还不能确定……」

    我双手抱胸,喃喃自语。

    「也许可以筛选出犯案的凶手。」

    「咦咦!」

    伊莉娜大声呼喊,让周围的客人都吓了一跳。

    可是,她对此全不在乎,探出上半身。

    「所以!凶手是谁?」

    「不,我还没有确切的根据。我想要可以证明推论的材料……伊莉娜小姐,你对这美加特留姆,了解多少?」

    「了解多少?我想基本的知识大概都知道。因为爸爸以前就说过,美加特留姆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地方,所以要我多学习。很多最新情报我也都有在记。」

    「哦?那么……你对美加特留姆的政治体制和法律,也都有很深的造诣了?」

    「还好啦,这些都是当然要学的范畴。」

    很赞喔,伊莉娜小妹妹,很靠得住嘛。

    「那么,我要问几个问题。首先,我想想……比起别国,美加特留姆的法律说得上严格吗?」

    「嗯,肯定算严。连细节都列出了密密麻麻的法条。爸爸就把美加特留姆称为法治国家。」

    「原来如此。那么,对人民的管理体制如何。比起我们住的拉维尔,说得上比较出色吗?」

    「嗯~我想肯定很出色……但我个人是觉得有点过火。」

    「怎么说?」

    「虽然我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但美加特留姆把所有国民的资料都进行了彻底管理呢。听说每一个国民从出生到死的日期是不用说,连收入金额、购买东西的纪录,所有资料都有在管理。」

    「哦。」

    「我觉得应该是因为这是个小小的城邦才能办到。可是……就算在拉维尔能够重现,我大概还是反对吧。监视的眼光实在太滴水不漏。这样一来,整个国家简直就是一个广大的牢房。」

    「就这点而言我是同意……我们拉回正题,既然有著这么高度的统治体制,应该可以想定犯罪发生率很低吧?」

    「不,这未必。」

    「这话怎么说?」

    「人类啊,果然一旦受到压迫,似乎就容易会抗拒……凶杀案之类的犯罪似乎相当多。只是,该说是有点扭曲吗……」

    「扭曲……是指?」

    「嗯。犯案的人,以及受害的人,几乎都是成年人。小孩子几乎完全不会被牵扯到这样的情形里。若要再补充一点……法律等等,也几乎都是优待小孩,对成年人就毫不关心。」

    原来如此啊。我大致上能够掌握这个国家的政治理念了。

    他果然是想重现我以前形成过的社会。

    只是话说回来,并不是完全重现,看来是往以莱萨的私心为最优先的方向有所扭曲。

    「关于犯罪件数……违法药物的取缔件数,大概有多少?」

    「呃,记得是……我想应该非常多。在这个国家,把毒品卖给小孩,就会二话不说被判死刑,但卖给大人,好像就只会被判很轻的罪。药物似乎到处都有人在买卖。」

    伊莉娜说声「这么说来」,看著天花板喃喃说道:

    「早上,在博尔多先生的诊所里,也有看起来像是药物中毒的人跑来呢。」

    「唔,的确……看来这个城邦,极为扭曲。」

    尽管属于有著最先端统治体制的法治国家。

    实情却是一个莱萨扭曲的想法根深蒂固,只要小孩子幸福就好的地方。

    因此……看在黑社会的人眼里,多半是个很好赚的地方。

    只是,多半会需要「花点心思」。

    我重新环顾店内,喃喃说道:

    「这间店,就像是美加特留姆这个城邦的缩影。」

    伊莉娜多半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她歪头的同时,餐点端上了桌。

    「本来我是想慢慢用餐,不过已经不能再这么悠哉了。我们赶快填饱肚子吧,伊莉娜小姐。」

    「嗯……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会努力的!」

    我们把用餐礼仪拋诸脑后,只以速度为优先。

    装在盘子上的料理,转眼间就被塞进胃里。

    「呼……吃饱了。」

    我们付了钱,离开餐厅。

    「呜噗……那……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又要现场搜证?」

    「不,已经不需要现场搜证,也不需要再打听情报。我们现在该先去调查的,并不是现场的状况或凶手的所在。」

    「那么,我们要查什么?」

    「调查受害人。我们去彻底调查连续凶杀案的受害人吧。如果我的推测正确,这样做必然能够接近真相。」

    首先得从得知受害人的姓名开始。我们之前都只顾著了解案件内容与凶手侧写,并未著眼于这点。现阶段我们连被杀害的人们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不知道这些,就不会有进展。

    「我们就先前往图书馆吧。关于事件的八卦报纸之类的,应该还有保存。我想只要看过那些报纸,应该至少可以查出受害者的姓名。」

    我一边告知伊莉娜我们要去的地方,一边快步走在大街上。

    就在路途中。

    「唔……」

    我们在行人当中,发现了博尔多的身影。

    「啊,是博尔多先生。感觉是出诊完回来路上──咦?亚德,你要去哪里?」

    「去找他。我必须给他忠告。」

    「忠告?这话怎么说?」

    「博尔多先生有可能和我们追查的案子有所牵连。」

    「咦!可……可是,不是说博尔多先生不是凶手……?」

    「是啊,他不是凶手。可是……如果我的推测正确,他的立场岌岌可危。详情我晚点再说,现在我们赶快去找他。」

    我更加快步调,朝博尔多背后接近。

    接著,就在我正要叫住他时。

    「──呃!」

    博尔多的喉咙发出痉挛似的呼声。

    他的目光所向之处,是集合住宅区……墙边站著一名年老的女性。

    就在我看清这些状况的瞬间。

    集合住宅的三楼窗户开著,放在窗边的一盆盆栽往外掉落。落下之处,就站著这个老婆婆……

    察觉到危险时,博尔多已经有了动作。

    他以非比寻常的速度,缩短与老婆婆之间的距离。

    接著他整个人压在老婆婆身上护住她。

    一会儿后,盆栽在他背上砸个正著。

    「呜……!」

    他痛得闷哼,但他有著强壮的身体,想来伤势不会多严重。

    然而,如果在老婆婆身上砸个正著,万一砸到要害,也许已经出了人命。

    博尔多阻止了这样的危机,他的行动值得赞赏。

    然而……四周路过的人们,什么话也不说。

    他们就只是凝视博尔多的身影,倒抽一口气。

    为什么?

    ……因为博尔多的身体,有一部分变成了野兽。

    「魔族」平常有著和人类一样的外表,但发挥真正力量的时候,就会变成半人半兽的模样。就算不想也会改变。

    为了救老婆婆而发挥超乎常人的力量,让博尔多在无意识中,暴露了「魔族」的形貌。

    「喂……喂,你们看他。」

    「该……该不会……」

    一个、两个,理解了现状的人渐渐增加。

    不妙。

    再这样下去,转眼间恐慌就会在民众间传播开来。

    「这实在没办法啊……!」

    为了阻止最坏的情形发生,我发动了魔法。

    博尔多身边站了许多民众,几何纹路显现出来,覆盖住他们的头部。

    一会儿后,纹路化为发光的粒子消散。

    成了魔法目标的这些人,仰望著天空,连连眨眼。

    「奇……奇怪?」

    「总觉得,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妙的东西?」

    魔法立即见效。

    「亚……亚德,你做了什么?」

    「这是忘却的魔法……干涉精神或记忆的魔法很没格调,所以我平常极少动用……但这次实在没有办法。」

    我回答时,民众就只是不知所措地仰望天空。

    博尔多已经趁机瞬间变回人形。

    他似乎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形。

    「……实在是千钧一发呢。幸好赶上了。」

    我一边松了一口气地说著,一边带伊莉娜走向博尔多。

    他看见我们,似乎就猜到了一切。

    「……看样子,是承蒙两位搭救了。」

    「请别放在心上。别说这些了……我们走进巷子里吧。因为我要说的话,让别人听见会有点不方便。」

    博尔多以僵硬的表情点点头,听从我的吩咐。

    我们移动到狭窄的巷子里,确定附近都没有人经过后,我吐了一口气说:

    「我就单刀直入说了。博尔多先生,你被盯上了。因此,请你避避风头一阵子。」

    听到这番话,吃惊的「只有」伊莉娜。

    当事人则显得挺镇定,小声说道:

    「啊啊,果然是这样吗?」

    「咦?你说果然……这……这是什么意思啊?」

    伊莉娜看看我,又看看博尔多。

    她多半还无法掌握状况吧。这也难怪。

    我一边看向她,一边简单地说明现状。

    「博尔多先生处在被当成代罪羔羊利用的立场。」

    「代……代罪羔羊?」

    「是啊。又或者说是幌子,也许比较贴切。」

    「到……到底是谁,做这样的事情……?」

    对此,博尔多比我先做出了回答。

    「就是最近那些连续凶杀案的凶手,是吧?」

    「……原来你已经发现啦?那么,你也知道凶手是谁了?」

    「我没有确切的根据,也不确定是谁。可是,我就是隐约发现到了……只是话说回来,我也是直到刚刚才发现我被排进了他们的计画当中。」

    他说到这里,表情仍然镇定得甚至有点不自然。

    ……他的表情让我觉得眼熟。

    前世我就常常看到。

    他脸上有著对自己的人生绝望的表情。

    和以前的我始终贴在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

    「……该怎么说,是不是抽身的时候到了呢。」

    「你说抽身……是指?」

    「已经差不多该把店收起来了,就是这么回事。」

    「……你要放弃吗?放弃你想在人世间找到一席之地的目的?」

    「是啊。看样子,我就是这样的命。不管我怎么努力,下场还是一样。我会被人们所恐惧、憎恨、排除。造物主就是定了这样的命运给我。」

    「才……才不会这样!至少,我们就不讨厌你!对吧,亚德!」

    「是啊,伊莉娜小姐说得没错。博尔多先生,你千万别想不开。人生在世,是祸是福还很难说。」

    他一句话也不回。

    就只是以平静得不自然的表情,看著我们。

    「博……博尔多先生,不是一直都陪伴著大家吗?治好了多得数不清的人!受到大家爱戴!大家一定都很感谢博尔多先生!这些感情,绝对不会被推翻!人类…………人类!不是蠢到会做这种事情的生物!」

    伊莉娜始终想相信人类美好的一面。

    她真挚的眼神,诉说著这种心情。

    然而……博尔多表情不变。

    这个已经参透了一切,对一切都绝望到底的人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

    「……你听好了,请你相信我们,因为我们不会害你。总之就如先前所说,请你避避风头。可以吧?」

    「嗯。」

    他空洞的眼神里,已经不剩下半点气力。

    ……虽然有点不放心,但现在也只能先丢下他不管。我们也有该做的事情。

    我们要尽快解决案子,然后,保护博尔多。

    一切都等解决这些问题再说。

    「……我们走了,伊莉娜小姐。」

    「嗯……嗯。」

    我转过身,背对博尔多。

    这时──

    「我说,亚德。你昨天说,你的学友当中就有『魔族』,对吧?」

    「……是啊,怎么了吗?」

    「你们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呢?」

    「……是个叫做卡蜜拉的女学生。」

    「这样啊,叫卡蜜拉是吗?那孩子真幸福,因为有一群像你们这样的朋友……可以帮我带一句话给她吗?帮我跟她说,无论今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不可以忘了对人类的爱。」

    他的话里,蕴含了什么样的意图呢?

    要推敲很容易,然而要解决,则已经……

    「好的,我会转告她。」

    「嗯,谢谢你。」

    我平淡地和他对话完之后,这次真的带著伊莉娜走了。

    ……我特意对身后传来的细小说话声听而不闻。

    「我已经……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