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四话 前「魔王」与人性的黑暗面 后篇
    「这个案子,我会在今天之内解决──一定。」

    前往第一目的地──图书馆的路途中,我瞪著虚空,这么宣告。

    这是对谁宣告呢?

    不是对伊莉娜。

    硬要说的话……是对命运这个概念宣告。

    我们快步前往图书馆,先查出连续凶杀案的受害者身分。

    知道他们的名字和身分后,立刻和相关人士接触。

    然后……结束这一连串调查后。

    钟声回荡在市街中。

    我听著这告知夜晚来临的声响,看著伊莉娜的脸,说道:

    「好了,我们去做个总结吧。」

    「嗯……!」

    我们相视点头,然后并肩踏出脚步。

    所向之处──

    是富裕阶层所居住的高级住宅区一角。

    住在这豪宅的屋主,就是我们要找的人物。

    首先我们走向巨大的门,对卫兵说话:

    「这栋豪宅的主人,是拉兹贝利商会会长柯德•拉兹贝利先生没错吧?」

    「正是如此……倒是你找我家主人有什么事?」

    「想请你帮我带一句话,说是有个国家里最尊贵之人的随从,来谈生意。」

    换做是平时,相信对方会对这句话一笑置之。

    只是,处在几天后就要进行五大国会议的现状下,我所说的话,就有著一定的现实感。

    「……请稍待。」

    卫兵消失在门后,过了大约十分钟。

    「主人准许会面了。但进去之前,必须先搜身。」

    我们全身上上下下都被搜了个透,对方认为没有问题后,我们也就老实不客气地进了大门。

    之后立刻有著看似负责带路的男子来迎接。

    我们照他的吩咐,走进中庭,进了屋子。

    就如我们的想像,这栋豪宅的装潢无谓地金碧辉煌,高价的壶和绘画之类的放得满屋子都是。

    有人说看房子的装潢,就知道一家之主的个性……这句话的确说得很准。

    「老爷在这个房间等候。只是给两位建议,只要稍稍觉得无望,就请立刻抽手。」

    男子事务性地平淡说完,就从我们身前离开了。

    「……那么,我们就去见见对方吧。」

    我抓住门把,慢慢打开门。

    这个房间也是大而无当,过度的奢华十分醒目。

    这样的房间正中央,摆著一张高级沙发,坐在上面的中年男性……他就是我们要找的柯德•拉兹贝利。

    他散发著一种成功人士酝酿出来的独特气场。他朝我们看了一眼,同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嗨,两位贵客。他们说得没错,两位还真年轻。」

    他以爽朗的口气对我们说话。

    「不过还是先请坐吧。我叫人去准备个饮料──」

    「不用,都不需要。因为我很快就会说完。」

    我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句话,然后紧接著说下去:

    「首先我要道歉。我们对你说了谎。我们并不是来这里谈生意的。我们……是来『审判』你的。」

    大概是我的发言太出意料,只见柯德睁圆了眼睛,张大了嘴。

    「啥?审判?」

    「正是。最近,发生了惊动街坊的连续凶杀案,这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知道。因为我也有个亲信遇害。」

    「是啊,看来是这样……结果,让你的立场变得坚若磐石。透过把这个威胁到你地位的优秀亲信,从这世上抹去。」

    我流畅地说下去。

    说著说著,对方的表情逐渐变得悠然自得。

    「原来如此啊,所以你要说我就是犯下这些案子的凶手?……那么,这样的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呢?你们对门口卫兵说的话,全都是假的吧?」

    「我就姑且只说,是某位人士将案子交给我们解决吧。」

    「某位人士是吧……也好。那么,为什么你认为我是凶手?」

    他依然露出老神在在的笑容,向我问起。

    我对这样的对象,说出我的论点。

    「起初,我认为这些案子是『魔族』犯下的。从现场附近的居民口中问出的证言、透过现场搜证得到的情报,把这些都考量进去之后,我做出了凶手肯定是『魔族』的判断。然而──」

    「就是发现说来说去,这个案子不是『魔族』也办得到!对吧,亚德!」

    我对插话的伊莉娜微微点头。

    「我们进了一间餐厅,在那里知道了这美加特留姆的法律与统治体制,让我脑中浮现了一个假设。那就是──」

    「这些案子!可能是人类故意误导,让人以为是『魔族』下的手!你就是想到这个吧,亚德!」

    伊莉娜把最有甜头的话都抢去说了,但她这些地方都让我觉得好惹人怜爱。

    「没错。我就是想到,这些案子可能是人类所引发的。之后,我们针对受害者进行了彻底的调查。查得非常彻底……从台面上的身分到台面下的身分,都查了个水落石出。」

    「……哦~」

    「调查结果,发现这些受害者表面上都是平凡而善良的市民,然而……其实都是暗中进行毒品买卖的黑帮组织成员。」

    「会因为这些家伙死了而得到好处的,就是你!拉兹贝利商会的头目,柯德•拉兹贝利!」

    「又或者……该称你为毒枭之王呢?」

    我这么宣告的瞬间,他的脸上出现了变化。

    贴在脸上的笑容里,开始充满黑色的情绪。

    「你台面上与台面下,是两张不同的面孔。表面上是正当的商会负责人,然而……台面下却是君临黑社会的黑帮头目。而这次的连续凶杀案中死亡的人们,全都是你敌对组织的干部。」

    「这些人死了,会得到最大好处的是谁!没错,就是你!你杀了碍事的人,还打算把罪全都推给博尔多先生!把盆栽往老婆婆头上推下去,也是你指使的吧!你千方百计想让博尔多先生的真面目曝光,诬陷他是犯案凶手!我告诉你,这些全都瞒不过亚德!」

    伊莉娜说到这里,先顿了顿,观察对方怎么出招。

    ……看样子,他打算装蒜。

    「这妄想真有意思。你们说我是黑帮的头目,还是连续凶杀案的主谋。哼,实在离谱。我这个人一向不做不赚钱的买卖,还有风险太高的买卖……呃,叫你亚德,可以吗?你刚刚才说,你知道了这个国家的法律和统治体系,没错吧?」

    我点头回应,他就嘲笑我似的嗤之以鼻。

    「那你应该就会知道,在这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经营黑帮组织,企图牟取利益,是风险多高的行为。在这美加特留姆,每一个国民的收入不用说,就连购物的纪录也都会被彻底掌握。假设在这样的国家,做出想卖毒品来牟利的行为,那实在──」

    「你是要说,因为不是透过正当买卖得到的东西,这些钱也就非隐瞒到底不可。如果想动用这些钱,就会因为动用来历不明的钱,立刻遭到逮捕。」

    「那当然了。在美加特留姆这种管理得太彻底的社会,从事黑帮活动,是一种高风险、零报酬的生意。毕竟不管赚了多少钱,都没办法拿出来用。」

    柯德耸著肩膀,继续说话:

    「一旦动用,立刻就会被绳之以法。这样的钱不管赚了多少,不都是白费工夫吗?如果有办法带到国外,也许还有价值。但遗憾的是,这个国家的体制,就是让人办不到。美加特留姆这个地方,对黑帮组织而言,何止是地狱──」

    「只是我认为,这是不知道黑社会能如何魔高一丈的无知之人才会有的想法。」

    我正视陷入沉默的柯德双眼,继续说下去:

    「的确,在美加特留姆,没有办法动用来路不明的钱,也没办法带出去。然而……就算是没办法动用的脏钱,只要洗得乾乾净净,也就会变成可以用的钱。也就是……」

    「Money!Money…………对了!是Money Laundering洗钱!」

    「正是,伊莉娜小姐。你的记忆力真了不起。」

    「哼哼!」

    她得意地挺起胸膛的模样,惹人怜爱的程度简直遥遥领先森罗万象。

    看到这样的伊莉娜,我自然而然笑逐颜开────但另一方面……

    柯德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

    他的笑容凋零,眼神微微变得尖锐。

    我对他这样的反应送出微笑,继续说下去:

    「我们去到某间餐厅时,看到了一群像是黑道的人。所以我才灵光一闪,想到那间餐厅是不是用来洗钱的。然后我就让思考继续飞跃……结果,就追查到了你身上。」

    这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是莱萨以他的方式,重现我在古代末期所形成的社会。

    因此,在美加特留姆的黑社会所从事的勾当,就和他们在古代末期的同类所做的事情一模一样。

    ……只是话说回来,当时身为古代末期统治者的我,不肯放纵这些反社会组织作乱,黑帮之类的集团最终都溃灭了。

    然而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莱萨,对黑帮并不关心。

    只要不把毒品卖给小孩就无所谓。

    只要不威胁小孩,拿走他们的钱,就无所谓。

    订出的一条条法律,体现出了莱萨扭曲的本性。

    因此──

    「只要小心不对小孩子下手,想来这个国家对黑帮而言,简直是个乐园般的地方。你也这么觉得吧,毒枭之王先生?」

    接著,我指著眼前的男子……美加特留姆最大的黑帮头目,断定说:

    「这次的连续凶杀案,是人类佯装成『魔族』所做的案子。而指使部下犯案的……就是你,柯德•拉兹贝利。」

    对方贯彻沉默好一会儿后,随即笑逐颜开,开始哼哼几声笑了出来。

    甚至还鼓起掌来。

    「哎呀,漂亮。你说得对,一切都是我指使的。」

    柯德很乾脆地承认犯行,但他的眼神中并没有死心的神色。

    反而……蕴含著要把碍事的人排除掉的强烈恶意。

    「只是话说回来,还真让人没辙啊,『那位大人』也是个大坏蛋。说什么这种交易有利无弊,却还派走狗找上门来。只是话说回来……我也早料到会有这种情形,事先做好了准备。」

    柯德一说完,就踏响地板两声。

    咚咚两声坚硬的声响响起后。

    门立刻静静地开启,许多人涌了进来。

    「他们都是专门从事黑社会工作的魔导士。尤其杀人的本事,我敢断言他们远比台面上那些家伙高竿多了,里头还有人暗杀了某国的主力魔导士……好了,你们可明白自己是处在什么样的状况?」

    「嗯。伊莉娜小姐,你怎么想?」

    「哼哼!那还用说!」

    她老神在在地哼了一声,然后,盯著我的脸看。

    我这位好朋友美丽的眼眸里,有著确切的期待。

    「干掉他们!亚德!」

    「我明白了。」

    为了回应朋友的期待,我面露微笑──啪一声弹响了手指。

    剎那间──

    将我们团团围住的所有魔导士,全都应声倒地。

    简直像一群断了线的傀儡。

    「………………啥?」

    柯达到刚才还浮现在脸上的笑容,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他哑口无言,张大了嘴合不拢。

    「这……这是什么情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有做什么值得那么震惊的事情。就只是弹响手指,把声响提升到几千倍,直接送进他们脑子里而已。」

    「……啥?」

    「这没什么,就是个不值一提的小戏法……只是对你而言,也许会觉得是一场世纪魔术表演。」

    柯德依然完全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以及正在发生什么事。相对的,我们伊莉娜小妹妹则满脸得意地挺起胸膛。

    「哼哼!这就是我的亚德!坦白说我根本搞不懂他做了什么,但总之就是很厉害!是世界第一厉害!我的好朋友超级无敌厉害!」

    她的模样就像夸耀自己有多么厉害,让我觉得她简直就是由可爱浓缩而成的结晶。

    比起她的可爱,我的战斗能力就跟渣没有两样。

    真正的世界第一是伊莉娜。

    「你……你这家伙,是什么人…………啊!对……对了,亚德•梅堤欧尔这个名字我听过……!和名震拉维尔魔导帝国的神童,是同一个名字……!你……你就是那个亚德•梅堤欧尔吗……!」

    「哼哼哼的哼啦!真不愧是亚德!名声轰动到国外来了!」

    看来大概是因为最近搞出了太多事情,让我的名声非我所愿地正在整个大陆传开。我由衷庆幸奥莉维亚不在场。

    我一边耸耸肩膀表示没辙,一边对柯德问起:

    「那么毒枭之王先生,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幕后主谋是谁?」

    「幕……幕后主谋?」

    「是啊,这次的案子,是人类佯装成『魔族』所犯,然而……并不是从头到尾都由你所指使吧?」

    柯德只是冒著冷汗,什么都不回答。

    为了追查到底,我继续问下去:

    「你有著一批相当优秀的人才,因此大概没多少事情难得倒你。但这次的案子里,有唯一一件事,是连你也不可能办到。那就是……将受害者连同灵体一起抹杀的行为。只有这点你绝对办不到。」

    柯德私人所雇用的精锐部队,在我们四周倒了一地。

    看在现代人眼里,他们的实力多半只能以惊奇两字形容。但即使如此,我认为其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能力将人类连同灵体一起消灭。

    「还是说,你还藏有作为王牌的保镖不动用?……不,应该不会有这种情形吧。如果真是这样,你应该早就叫出来了。」

    我送出犀利的视线,柯德就担心受怕地开始方寸大乱。

    「我……我不知道!这……这件事,是我一个人──」

    「哎呀,你忘了自己的发言吗?你刚刚才说过吧?『说那位大人也真是个大坏蛋』……那么,那位大人是什么人呢?还请务必告诉我。」

    「这……这个……!」

    柯达冒出大量的冷汗,视线乱飘得无以复加。

    ……也罢,其实我也大概猜得到。

    只是,我没有确切的根据。

    本来我打算从他口中问出来,只是……

    「呜……!唔唔,唔唔唔唔唔……!」

    柯德毫无预兆地按住胸口,开始痛苦挣扎。

    「亚……亚德……!这是……!」

    「啊啊,看来对方果然事先做好防范了。」

    如果可以,我是希望治疗这个受苦的人,说什么也要从他口中问出情报,只是……

    看来办不到。

    在幕后操纵柯德的人物,用上了完美的灭口手段。

    发生特定状况时,就将目标连同灵体一起抹杀。

    誓约Geass魔法当中,就有这么一招。

    如果施法者只有寻常的本事,我可以在效果发动中解析术式,将法术瘫痪,然而……看来如我所料,对方似乎有著强大的力量。建构出来的术式极为难解,要在时间限制内解析完毕,就连我也很难办到。

    因此──施加在柯德身上的魔法,充分达成了目的。

    「他……他死了吗?」

    「是啊,很遗憾。」

    虽然没能从他口中问出确切的消息,但也罢,这也没办法。

    对于幕后主谋是谁,我已经大致猜到。

    而对方想来也不会打算立刻把我们怎么样。

    对于这件事,目前应该可以静观其变。

    「不管怎么说,案子就这么结束。教宗冕下派下来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事情做了,就告退吧。」

    「嗯……嗯。这是没关系……可是尸体之类的怎么办?」

    「这不成问题。相信善后处理之类的工作,教宗冕下会为我们处理好。」

    相信他现在也「正在看」。

    「我们该想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要如何照顾博尔多先生。现阶段这就是我们唯一该做的事。」

    「说得……也是。眼前,就先去报告案子已经解决吧。」

    我对她的意见点头赞同,然后以侦测魔法寻找博尔多的所在。

    ……看来他待在诊所。

    要他避风头的忠告,他终究听不进去啊。

    我先叹了一口气,然后带同伊莉娜走出了房间。

    仆人们似乎还不知道主人的状态。我也没必要特地告诉他们,所以默默走过通道,经由中庭走出门。

    「……对了,伊莉娜小姐。住在这美加特留姆的居民,几乎都是听钟声行动吧?」

    「咦?嗯,是啊。因为虔诚的统一教信徒很多嘛。」

    教会敲响的钟声,对这个国家的人民而言就是行动方针,也是绝对的命令。

    例如说,只要中午的钟声响起,几乎所有人都会开始休息或吃午饭。美加特留姆的国民几乎所有的生活步调,都完全按照教会的指示走。

    「这怎么了吗?」

    「……我想到一些可疑的点。」

    我下意识地加快步调,一边赶路,一边说出让我心神不宁的原因。

    「告知夜晚来临的钟声已经响起……大多数的民众,也都会随著钟声回家。然而,博尔多先生的诊所附近,却莫名地还挤满了人。」

    「咦?怎……怎么回事?」

    「不知道。因为侦测魔法没办法连这么细节的状况都掌握清楚。不知道他只是延长了看诊时间,还是说……」

    发生了某种问题?

    就在我想到这里时──

    「──!亚……亚德!」

    伊莉娜拍著我的肩膀,指向远方的天空。

    她颤抖的指尖所指的地方……冒起了大量的灰色浓烟。

    「那个方向,是博尔多先生的……!」

    糟透了。

    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的同时,我发动了空间转移的魔法。

    换做是平常,我绝对不会动用。因为这个魔法在现代太不合常理。

    然而,现在事态紧急。

    发动的瞬间,视野转黑。

    紧接著,眼中所见的景观变了。

    从大街换成博尔多诊所前的景象。

    结果──

    我和伊莉娜同一时刻瞪大了双眼。

    「不会吧……?」

    我由衷希望,自己眼中所见的景象是幻觉。

    然而,我们两人眼中所见的景象,一模一样。

    那就是──

    熊熊燃烧的博尔多诊所。

    看到这个景象,民众大声称快。

    「活该,你这个怪物!」

    「骗了我们那么久!」

    「下地狱吧!骯脏的『魔族』!」

    风声到底是从哪里走漏的?

    知道博尔多真面目的人,记忆应该都被我窜改了。

    ……不,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种事。

    「欸……欸,亚德,博尔多先生呢?他应该没事吧?」

    「…………」

    「因为,你也知道,他是『魔族』嘛,比人类强得多了。就算被人放火,也根本是小事一桩吧?」

    「…………」

    「亚德,是不是嘛?」

    「…………」

    「亚德,你说话啊。」

    对于他处在什么样的状态,伊莉娜多半也隐约猜到了。

    然而,她并没有确切的根据。

    在我开口说出来之前。

    在伊莉娜心中,那怀著期望的妄想仍是真相。

    所以──

    「……是啊,没有任何问题。看来博尔多先生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形了。没错,这大概算是移居到新天地的事前准备吧。」

    「嗯,就是说啊。毕竟他是『魔族』的事情都拆穿了,总得要把经历抹掉才行嘛。他制造自己已经死在这里的事实,然后怀著全新的心情,在新的地方努力。一定是这么回事吧?」

    「……我想你说得没错。」

    她多半也隐约发现了吧。

    她的眼睛被泪水沾湿。

    ……没错。我所说的,全都是谎言。

    的确,「魔族」的肉体很强韧。即使不动用防御魔法,也不会被这点火给烧死。

    前提是处在半人半兽的状态下。

    至于维持平常人类的外表,也不动用防御魔法的情形……

    耐力就和寻常人没有任何不同。

    「博尔多先生现在多半很伤心,所以我们先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就是说啊。他一定想一个人静一静吧。可是……总有一天,会再……」

    伊莉娜没把这句话说完。

    烧毁的诊所。

    看著这景象而笑的人们。

    面对这彷佛将人类黑暗面浓缩而成的可怕光景──

    我只能握紧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