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五话 前「魔王」与会议前的日常
    即使一名善良的男子走上悲剧性的下场。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多半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无论我们如何悲叹度日,太阳还是会升起。

    并且──

    早晨,仍会确实来临。

    小鸟鸣叫,阳光将市街照得亮丽无比。

    窗外展开了这么一片令人神清气爽的早晨风景。

    相信今天走在路上的人们,脸上也洋溢著活力。

    但这些人们当中,已经没有他的身影。

    ……那一夜之后,过了两天。

    现在,我人在大宅的餐厅里,和罗莎一起用早餐。

    伊莉娜不在场。

    之后她闷闷不乐,一回到大宅,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我认识伊莉娜很久,但从不曾看她这样。

    罗莎似乎也是一样,看到好朋友这么消沉,起初也受到冲击,然而──

    她立刻换上坚毅的态度,找我质问伊莉娜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一切说完,罗莎就说了一句话。

    「……是吗?」

    就只是这样。

    想必她也没有别的话可说。

    我和罗莎,都决定给伊莉娜时间,让她一个人静一静。

    「…………喂,亚德。」

    银餐具轻轻发出声响的餐厅里。

    罗莎的声音混在这些声响中。

    「明天就是会议了。可是……该让伊莉娜缺席吗?」

    我停下用餐的手,看著她的脸,回答说:

    「如果她缺席,那我也会离开护卫的岗位。理由相信不用我说,您也能理解吧?」

    罗莎以心照不宣的表情点点头。

    如果伊莉娜只是个平凡的学生,我多半会担任罗莎的护卫,一起参加会议。

    然而,伊莉娜的立场并不平凡。

    正因如此,我才不能离开她身边。

    伊莉娜是「邪神」的后裔。因此那些「魔族」……不,是反社会组织「拉斯•奥•古」,一直虎视眈眈地觊觎她。

    只要拿伊莉娜的灵魂当成祭品,举行仪式,就能让「邪神」复活。他们对此深信不疑。也因为有著这样的情形,伊莉娜随时都需要护卫。

    肩负这个职责的就是我。

    「虽然说是已经歼灭了他们潜伏在美加特留姆的人……但还是不能大意。」

    「是啊,也许他们正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为的是杀进会议,进行恐怖活动。

    又或者……

    是为了利用会议当诱饵,成功绑走伊莉娜。

    「根据我的想定,『魔族』永远有两个目的。一是恐怖活动,二是诱拐伊莉娜小姐。我会尽可能努力阻止这两种情形,然而……如果遇到只能择一的局面,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伊莉娜小姐。」

    「也对啊。嗯。如果伊莉娜的精神状态到明天还没恢复,本座会找代理的人担任护卫。你就陪在伊莉娜身边吧。」

    我点头赞同罗莎的想法,紧接著──

    餐厅的门打开,一名仆人走了进来。

    「有……有客人,来了。」

    看到这似曾相识的光景,我和罗莎对看了一眼。

    接著──就像要重现几天前发生的事,那个人又现身了。

    「这次也在早晨来拜访,实在很过意不去。但吾人实在没有时间,还请多多包涵。」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年老的教宗冕下,走进了餐厅。

    他一边走来,一边看向罗莎。

    「……不好意思,吾人想请足下回避。」

    「明白了。还请教宗冕下慢坐。」

    罗莎立刻起身,照他的吩咐走出了餐厅。

    莱萨确定她离开后,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沉吟起来。

    「呼。年纪大了,当教宗实在忙得让身体吃不消啊。」

    「……做好这些工作,才能通往您理想的世界,不是吗?」

    「正是。因此吾人不能停下脚步,也不能妥协。」

    我们说话的声调都很平静。

    然而,交会的视线很犀利。

    我看著往日部下满脸皱纹的脸孔,丢出问题:

    「您今天来,是为了那件事吗?」

    「嗯。本来是打算在案子刚解决时就来拜访……但实在是忙不过来。」

    「教宗冕下如此忙碌,却还抽出宝贵的时间,实在令人惶恐至极。」

    「不,没什么。与足下的对话,就是有这个价值。」

    我们的视线再度互瞪似的交会。

    沉默的布幕垂下。

    场面上的气氛渐渐紧绷。

    一阵令皮肤紧绷的紧张感弥漫开来,这时莱萨打破了沉默。

    「关于案子的来龙去脉,部下已经报告过了。眼前,就先说声辛苦了。」

    「教宗冕下亲自嘉许,实令人不胜惶恐。」

    「嗯……其实吾人这次的访问,不是为了听取案子的报告,是来问足下一个问题。」

    「……问问题?」

    莱萨盯著我皱眉的模样,庄严肃穆地开了口。

    「经此一事,足下的想法,可有了什么改变?」

    这个问题由他问起。

    让我产生了确信。

    确信这一切都是他所安排的。

    确信从重逢到现在的每一步,我都被他玩弄在手掌心。

    「……您就是为了问出这个问题,利用了博尔多先生吗?」

    「用问题回答问题,并不符合礼仪。」

    「早从知道有博尔多先生这个人的当初,我就觉得不对劲。像他这么引人注目的人物,您不可能不去视察。而您只要看过他一眼,就不可能不发现他的真面目……您是特意对博尔多先生置之不理,为的是有朝一日可以当成弃子来利用。而这次的事,他就派上了用场,就是这么回事吧。」

    莱萨什么话都不回答。

    他就只是看著我的脸,单方面拋出他要说的话。

    「吾人自负住在美加特留姆的人,公民水准在全世界数一数二。像这样彻底拟定法律,教育也无懈可击……即使如此,结果仍然如足下所体验。」

    莱萨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犀利。这逼人的目光,诉说著他的内心。

    也就是说──

    「吾人本来也多少怀有期待。期待预测会落空。期待民众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然而,他们的选择就是那样。」

    「………………」

    「博尔多这个男人,对美加特留姆的居民而言,是不折不扣的圣徒。无论什么样的病,都能转眼间治好,却不要求金钱报酬。他的心充满了博爱与仁慈,名符其实是人们的表率。」

    「………………」

    「每个人都曾经对博尔多满怀尊敬与爱戴,连黑社会那些人都不例外。就连这些即使犯了罪都不当一回事的人,也都对博尔多抱持一定的敬意……亚德•梅堤欧尔,以及伊莉娜•利兹•德•欧尔海德。那样的环境,就和两位一模一样。正因如此──」

    「………………」

    「正因如此,吾人敢断定,两位迟早也将踏上同样的命运。人类是一种就只有可怕与丑陋一面的生物。哪怕是直到前不久还怀抱爱情的对象,一旦知道对方对自己而言是个异物,态度就会立刻改变。」

    「………………」

    「受过的恩情、扶养长大的羁绊、心中的仁慈,比起这些正向的感情,歧视这种负面的感情更加优先。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面对异物,就会害怕、憎恨,期望能够加以排除。这就是人类的本质。正因如此,悲剧不会从这世上消失。只是,若是有『救世主』出现──」

    「谢谢您的高论。」

    我已经不想再听他说下去。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重逢的当初,我还以为他有些不一样了。

    但我错了。

    这家伙没有任何改变。从古代到现在,一直是一个样。

    只要是为了贯彻信念,不管是多么不人道的事,都能做得若无其事。

    既然他的这个本质不变……我跟他就没有任何话好说。

    莱萨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情,叹了一口气,静静站起。

    「……经此一事,足下心中产生的想法,可万万要铭记在心。」

    莱萨留下这句话就打算离开。

    我朝他的背影──

    发出冰冷的话语。

    「原来如此。正是,人类的确丑陋、可怕。可是……我认为,更可怕的地方在于自私。只为了自己而利用别人,让别人的人生走偏。我认为这种自私的人,才更应该受到弹劾。」

    「正是,吾人也同意。然而……足下应该记住,这句话也会回到足下身上。」

    莱萨丢下这句沉重的话,这次真的离开了。

    ◇◆◇

    谈话结束后,装在盘子上的餐点,和我的心一样全都凉了。

    为了不去想自己内心产生的焦躁,我将眼前的餐点送进嘴里。

    「……啊啊,都冷了。真的都冷了啊。」

    吃完饭后,我离开餐厅,走向伊莉娜的房间。

    我莫名地就是好想跟她说话。

    好想看看她的脸。

    「……伊莉娜小姐。」

    我站在房门前,敲了敲门。

    「我是亚德。一下子就好,可以聊聊吗?」

    她没有回应。看来她还没能振作起来啊。

    ……这也难怪。

    面对紧闭的门,我想起了那一晚。

    人们一个个从熊熊燃烧的诊所前离开。

    人潮渐渐散去的当下,几名圣堂骑士到来,开始灭火。

    他活过的证明,渐渐消失。

    他们为了灭火而拆除诊所,我们只能在一旁眼睁睁地看著。

    当时伊莉娜的表情,我永远也忘不了。

    她对人类这个种族彻底绝望的表情……想必不管过了多久,都会是一段留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黑暗记忆。

    「……伊莉娜小姐,请你至少喝个水,千万要自爱。」

    说著我就要回到自己的房间。

    就在我要离开之际──

    「进来……」

    门的另一头,传来虽然微弱,但我绝不会听错的,伊莉娜的说话声。

    我瞬间停下脚步,再度来到她房门前。

    我抓住门把,转动……开了门。

    「失礼了。」

    我一边走进,一边打招呼,然后看向伊莉娜。

    她有点憔悴啊。可是,并非处在不健康的状态。

    ……濒临崩溃的不是身体,而是心灵吗?

    她瘫坐在床上,抱著枕头,一直盯著地板看。

    哭肿的眼睛,对我连看都不看一眼。

    这样的她,依然看著地板,开口说话。

    「亚德,告诉我实话。」

    「……好。」

    「博尔多先生死掉了,对吧?」

    「……是啊,你说得对。」

    伊莉娜抱著枕头的力道,变得更强了。

    她一边这么做,一边问出新的问题。

    「可是啊,他死了,还没过三天三夜吧?」

    「……是啊。」

    「既然这样……也就有办法,让博尔多先生复活吧?」

    我点头回应,这时伊莉娜才首次看了我一眼。

    空洞的眼神里,多了些微的希望。

    「欸,亚德,把博尔多先生──」

    「我想,应该是白费工夫。」

    我打断她的话,毫不留情地断定。

    我很愧疚。坦白说……我很想把伊莉娜天真的妄想,化为现实。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伊莉娜小姐,你是这样想的吧?你想让博尔多先生复活,由我们来鼓励他、支持他,然后说服民众,想办法让双方和解,为他找回幸福的人生。」

    「……凭亚德的本事,办得到吧?一切……都会很顺利吧?」

    「是啊。只是……那终究只是一场只有表面如此,其实却是用谎言粉饰而成的幸福剧。我能够创造出来的,就只有这样。」

    我痛心之余,仍将真相告诉伊莉娜。

    告诉她,我们已经无法从令人难受的现实中逃开。

    「你说得没错,现在还有办法让博尔多先生复活。可是……他会希望我们这么做吗?他最后露出的表情,绝望之余,也有点习惯了……现在回想起来,他多半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心灰意冷了。」

    「………………」

    「先前他一直爱著人类、拯救人类……然而,最后却遭到背叛。人们一旦知道他的真面目,立刻害怕他、迫害他、赶走他。但他多半还是很想相信吧,相信人类总有一天会接纳他。」

    「………………」

    「但一再遭到人类背叛,让他的心遭到磨耗……最后那一瞬间,终于崩溃。他的心中已经只剩下绝望,再也没剩下……对人类的爱了。」

    伊莉娜看著我,眼睛开始被泪水沾湿。

    桃色的嘴唇微微颤抖……可是,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

    她的这种模样让我心痛,但我仍继续说出令人难受的话。

    「相信博尔多先生没有和解的打算……而且,甚至连活下去的意思都失去了。相对的,民众的心又是怎么样呢?他们现在,正在咀嚼排除了异物的喜悦,当然完全没有任何想和解或是共存的意思……要让双方结合在一起,方法就只有一种。那就是动用洗脑魔法,随心所欲地控制他们。没有别的方法。」

    「……那样子……」

    「是啊,那样是不对的。可是伊莉娜小姐,你想要的现实,就只有这么做才能实现。用魔法操纵博尔多先生和美加特留姆的民众,让他们和解,创造出他们幸福生活的模样……这就和小孩子玩人偶没有两样……我──伊莉娜小姐,我啊,只有这件事,万万不想做。」

    我在前世,直到临死之际,都一直做著这件事。

    形成理想的社会,但实情却只是在玩人偶游戏。

    那样的所作所为,我再也不想做了。绝对不想。

    「……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啦?」

    伊莉娜嘴唇颤抖,呻吟似的挤出声音。

    一行眼泪,从她湿润的眼睛流下。

    「我……其实都懂。我懂这全都是白费工夫,知道无药可救。可是……可是!这样……实在太悲惨了!这么大一个世界,竟然没有他的容身之地!这样!这样……!太说不过去了吧……!」

    她把脸埋进枕头,全身发抖。

    ……如果这次的事,是一个和我们没有任何共通点的人身上所发生的悲剧。

    说来也许差劲透顶,但我和伊莉娜都不会如此消沉。

    当然起初会觉得受到打击,但相信很快就会忘了。

    我们可以接受,这是一场随处可见的悲剧,然后过个两天,多半就会忘了。

    然而……博尔多和我们实在太像。

    我们也和他一样,是异物。

    我们也和他一样,受到人们爱戴。

    所处的环境,几乎全都一模一样。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会把自己投射到他身上。

    我们忍不住会想,博尔多的不幸,是一种我们自己也迟早会体验到的未来。

    除了纯粹的善意与义愤,更有著一股强得无以复加的共鸣,侵蚀我们的心。

    然而……

    虽然状况令人痛苦、难受,我们仍非得克服不可。

    哪怕多么终日悲叹。

    哪怕多么恨人类的残忍。

    这个世界的时间,仍在不断往前走。

    我们非得在这样的世界里,继续活下去不可。

    「……伊莉娜小姐,他最后留下的话,你还记得吗?」

    她仍然不把脸从枕头中拉起,微微点头。

    「他请我们传话,告诉那位既是我们的学友,同时也是『魔族』的少女──卡蜜拉同学。要她千万不能忘了对人类的爱,要她继续相信人类……但我想,这些话不只是对卡蜜拉同学说,同时也是对我们说的吧?我就是深深这么觉得。」

    我静静看著伊莉娜不说话也不动弹的身影,继续说:

    「要爱人类,还有,相信人类……我们能做的,就是继承他的意志,好好活下去。我是这么想的。」

    就不知道伊莉娜是否听得进这些话。

    不管怎么说,时间都在流动。

    早晨很快变成中午,随后黑夜来临……

    早晨再度来临。

    我一边期盼她的心中也迎来了黎明。

    一边迎来了举办五大国会议的当天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