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六话 前「魔王」与五大国会议
    「……这一天终于来了啊。」

    女王罗莎在早晨的餐厅里,皱起眉头喃喃说道。

    开始用餐已经好一会儿,但她手边盘子上的餐点,几乎完全没动。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仔细一看,她的脸色有点苍白。

    「不多少吃点东西,会撑不住的。」

    宰相露出担心她的表情,但仍刻意说出严厉的话。

    「陛下应该也明白……会议上,会有列强首脑齐聚一堂。如果在那样的场面,露出现在这种怯懦的模样……」

    「本座知道。本座会扮演好一个强悍的女王,不让别人看扁。不劳你担心。」

    ……看著这样的对话,就让我想起前世的一幕啊。

    当时周围的人们,也要我扮演一个干练的王。

    然而,当时的我,有著少女般的容貌,欠缺霸气。往往会没能达到众人的期望,经常被亲信与奥莉维亚骂。

    只是,那是很早期的事了。

    到了末期,我身为王的仪态已经有模有样。

    ……讽刺的是,就是因为成了过去亲信们所期待的模样,我才会下定决心转生。

    我五味杂陈地继续用餐。

    装在我盘子上的餐点,已经只剩少许。但罗莎还吃不到一半。

    她的脸色仍然很差,显然食不下咽。

    多半是接下来所要进行的会议,让她感受到了非常沉重的压力吧。看著她这样,就像看著以前的自己……因此,我自然而然替她缓颊。

    「陛下,如果身体不舒服,我想还是别勉强用餐比较好。即将面临大事,补充营养的确不可或缺。但考虑到现在您的身体状况,再吃下去多半会有反效果。」

    罗莎与瓦尔多尔都把视线对了过来。

    「一介平民出口干预,实是惶恐,然而……我想有时候乾脆豁出去也很重要。的确,这次的会议极为重大,然而,内容并不至于事关国家存亡。我想您应该当作终究只是互相会面,往好的方向拋下责任去看待。」

    两人默不作声,什么话也不说。

    罗莎就罢了,连瓦尔多尔都采取这样的态度,让我歪头纳闷。

    我还以为他会大吼:「你这个下贱的平民,不要口出狂言!」

    但他只默默闭上眼睛,皱起眉头。

    罗莎也只是看著餐桌,什么也不打算说。

    他们的反应实在奇妙。

    我正觉得费解……过了一会儿,罗莎打破了沉默。

    「……本座担心伊莉娜。」

    她以细小的声音,喃喃说起。

    原来罗莎身体不舒服,不只是因为会议在即,对伊莉娜的担心也是原因之一吗?但关于这一点,我实在无法说些什么。

    如果硬要挤出什么话来……

    「也只能相信了。相信她会振作起来。」

    「……是啊。」

    「伊莉娜小姐有著坚强的精神。我想她也差不多要出来露个脸──」

    我说著这些不过是乐观期望的话之时……

    这个希望、愿望,成了现实。

    餐厅的门「叽」一声地打开。

    站在门口的,就是我的好朋友伊莉娜。

    「伊莉娜小姐!」

    我忍不住喊了出来。

    乍看之下,她似乎还没完全恢复,然而──

    「对不起喔,让你们担心了。可是,我已经不要紧了。」

    活力已经回到她的眼神之中。

    相信上次的谈话后,她找出了自己的答案。

    好朋友的复活,让我由衷感到喜悦。

    看来罗莎也是一样。

    「欢迎欢迎。来,今天的早餐可是你爱吃的菜啊。」

    「啊,真的耶。嘻嘻,我正好想吃这个呢。」

    她看著伊莉娜的脸,微微一笑。

    然而……罗莎的情形终究没能好转。

    看起来反而恶化了。

    她这个样子,有办法参加会议吗?

    ……不过总会有办法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伊莉娜。

    她在我身旁坐下,看著我小声说:

    「我会好好努力活下去,连他的份一起……相信人类美好的一面。」

    听到她充满决心的声音,我自然笑逐颜开。

    没错,就是要这样。

    我由衷庆祝好友的复活,将餐点送进嘴里。

    这渐渐凉掉的菜,现在吃起来却是那么美味──

    ◇◆◇

    伊莉娜回归,让我们再度回到护卫任务。

    如果她没从房间出来,本来应该要由代理的人来护卫罗莎,然而──

    这样一来,就万事回归正常了。

    言归正传。

    时间确实地流动,钟声也跟著大声响起。

    对民众而言,这钟声是告知中午将近,但对我们而言,则多了另一种意义。

    没错,就是五大国会议的开始。

    这是多半会在历史上留名的一大盛事。

    舞台位于美加特留姆最大的礼拜设施──瓦尔•菲尔特大教堂

    这大教堂位在划于美加特留姆中央附近的区块,通称圣教区。

    世界各地都有称为大教堂的建筑物,但这瓦尔•菲尔特大教堂,与其他大教堂有著明显的区隔。一般所谓的大教堂,就如名称所示,是大型的礼拜设施,没有别的含意。然而,瓦尔•菲尔特大教堂却另有多种别的意义。

    这栋建筑物非常大,占了圣教区将近一半的面积,是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不折不扣的心脏地带。

    以这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大型礼拜堂为中心,法院与国会议事厅等重要设施,几乎都林立在周围。

    这类建筑物当中,有著一栋谈话用的小型设施。

    尽管款式朴素,但配置在被所有建筑物围绕住的地方,似乎以赋予魔法施加了彻底的防御。

    而且,周围还有圣堂骑士看守,万无一失。

    ……我们一边听著领路人解说这些情形,一边走进这个设施。

    沿著通道一路前进,被带到一个房间。

    「呼,好了,就来迎接决战吧。」

    「加油,小罗!」

    「嗯…………我们上吧。」

    罗莎以毅然的表情转动门把,打开了门。

    室内相当宽广,中央有著一张大圆桌。

    其余各国的首脑,都已经并肩坐在圆桌旁。

    「哈哈,总算来啦。拉维尔这些家伙还是一样慢吞吞啊。」

    一名男子一看到我们,立刻说出充满恶意的言论。

    种族是矮人,外表年龄大约六十岁左右,但矮人族看起来会比实际年龄老,所以实际上应该再年轻点。

    他的名字叫做巴伐•杰拉农。

    由于正式姓名极长,几乎都以略称来称呼。

    是邻近拉维尔魔导帝国的大国──哥地纳共和国的国家主席。

    「没错,本座是整个大陆的重镇,权威既大,脚步也就慢啊。就这一点而言,巴伐,本座可真羡慕你羡慕得不得了呢。因为你这样的小人物,就只是个管管偏僻得要命的乡下地方,脚步当然轻快得不得了。本座也想让负担轻一点呢。」

    「……是喔。那要不要老子砍了你两手两脚啊?这样你应该就可以如愿少点负担了。」

    罗莎与巴伐针锋相对。

    相邻的国家很容易有摩擦,拉维尔与哥地纳也不例外,历史上,两国就一直因为各式各样的理由而起冲突。

    若不是由教宗召集,加上有著「拉斯•奥•古」动向转为活络这样的背景,这两国也许永远都不会签订和平条约。

    ……在场还有另一对这样的组合。

    「呵呵,两位还是一样要好呀。不管拉维尔还是哥地纳,可都要永远和睦相处喔。」

    一名女子操著一口乡音独特的大陆共通语。

    种族是精灵族。年龄已经超过七十岁,但由于身为精灵族,长命而且能够长年维持全盛期外貌,外表实实在在就是个妙龄美女。

    她的名字叫做安裘娜•维海姆。

    是统治维海姆皇国的女皇。

    她有著一双极具特色的细眼睛,用手上的扇子遮住嘴,将注意力带到坐在对面的男子身上。

    「我们也想和他们两国一样,维持和睦的关系呢。是不是啊,杰洛斯大人?」

    「…………哼。」

    被她叫到的,是一名兽人族男子。

    他的外貌是个壮年的美男子,风貌不像是一国首脑,更像是个战士。

    据说这个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奥莉维亚有几分相似的男子,祖先就是她的亲戚之一。似乎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本人并非统一教的信徒,而是崇拜奥莉维亚的黑狼教信徒。

    他的名字叫做杰洛斯•维尔•萨因。

    是维海姆皇国的邻国──萨非利亚合众国的总统。

    「好啦……那本座差不多要就座啦。」

    罗莎随手找了张椅子坐下。

    宰相瓦尔多尔坐在她身旁,我和伊莉娜则站在背后保护他们两人。

    「……然后,『那家伙』还没来喔?」

    「哼。我们也可以不等他,直接谈啦。老子根本就不想看到他的脸。拉维尔的小丫头还比较好呢。」

    「您说得可真难听呢。他应该也有一两个优点吧……虽然奴家是一个都想不到。」

    「…………就照巴伐大人说的,如果教宗冕下先到场,就乾脆别理他,我们自己开始也无所谓吧?」

    众人都一脸不悦的表情,你一言我一语。

    连交情不好的国家之间意见都一致。

    「那个国家」的首长,是大陆上知名的惹人厌……但真没想到严重到这个地步。

    古代也曾有过这样的人物。应该说,我自己就是。

    ……置身的环境大同小异,就不知道这个人是和当时的我一样属于革命者,还是……就如传闻所说,是个疯癫的蛮族之王。

    揭晓答案的瞬间,毫无预兆地来临了。

    「嘿咻~」

    才刚听到通道上有人说话的声音。

    紧接著,就发生了小规模的爆炸声。

    我们的视线一齐看向门口。

    房间的门口,现在开出了一个大洞──

    浓密的黑烟里,一名男子发出开朗得突兀的说话声。

    「嗨,各位!吓了一跳吗?吓了一跳吧?呵呵呵呵呵!这才叫做惊喜啊!」

    这个人双手乱甩,挥开烟幕,踏进了室内。

    还让人类所有种族的美女随侍在侧。

    「……他还是老样子啊。」

    「是啊,真的很烦。」

    「这么有精神真是再好不过……怎么不赶快升天去呢?」

    「…………啧。」

    不只是各国首脑,包括他们的亲信与护卫在内,所有人都对他露出敌意。

    然而……受瞩目的本人却满不在乎,贼笑兮兮的。

    据说他年纪是三字头后半,但外表与言行都不像成年人。

    种族是半兽人……然而,似乎是和精灵族的混血。

    他有深绿色的皮肤,但没有尖牙,面孔比一般半兽人更中性,眉目也更清秀。

    他的名字叫做德瑞德•班•哈。

    一个将无数蛮族国家整合为一的男子。

    也就是阿赛拉斯联邦的盟主。

    「哎呀~我迟到了,抱歉抱歉!我搞了点节目!你们也知道,这种重要的会议,总会想让身心都清爽一下再来参加吧?大家应该都懂我的心情吧~~?呵呵呵呵呵呵!」

    稚气的说话口气,以及看似天真却满是邪气的态度,都和维达有点像。

    然而……相较于那个疯狂科学家大变态是真正的变态,这个叫做德瑞德的人……又是如何呢?

    看起来既像是在扮演一个脑袋有问题的人,却也像是真的疯癫暴君。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打量的视线,迅速朝我瞪了过来。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那边那位美少年,该不会就是传闻中的亚德•梅堤欧尔?」

    「……在下正是。」

    「啊啊,果然!你的英勇事迹,连我们那边都听说了!」

    「……哪里。」

    「到了你这种程度,果然会非常抢手吧~毕竟你非常优秀吧?而且外表也棒透了吧?出身也很好吧~~?看在这样的你眼里,我带来的性奴隶这些人就像垃圾一样吧?是不是?质和量都不够看吧?是不是?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德瑞德单方面地说个不停,脑袋转了又转。

    转了又转转了又转转了又转……

    转得都翻白眼了。

    这过于令人不舒服的模样,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表露出嫌恶。

    相反的,我则维持冷静,估量眼前这名男子。

    是狂人?又或者是佯装成狂人的──

    「啊~~~~你这眼神真让人不爽啊~够了,看我弄瞎你的眼睛。」

    剎那间──

    德瑞德右手随手一伸。

    这个行为代表的是──

    「喂,开玩笑的吧?」

    就在巴伐瞪大眼睛的同时。

    德瑞德的攻击魔法施放出来。

    魔法阵显现在他手掌前方,隔了一拍后,从中飞出巨大的火球。

    「受不了,这位先生还真激进。」

    我对眼前的男子以及面露焦急神色的在场众人耸了耸肩后,发动了防御魔法。

    半透明的屏障遮住并保护了我们。

    德瑞德施放的火球打在屏障上,爆开,但我的屏障并没有丝毫损伤。

    「喔喔,挺行的嘛~竟然无咏唱发动高阶防御魔法。」

    其实这是低阶的魔法,但也没必要订正。

    弥漫的浓密黑烟中,我和德瑞德对峙。

    他显得满心还想继续打,似乎根本不理会这是个什么样的场合。

    「那么,接下来我可要拿出点真本事──」

    他话说到一半。

    四国元首对德瑞德发出了怒气。

    「喂,你这家伙,不要太过分了……!」

    「真的,就是这样,奴家才没办法喜欢蛮族呢。」

    「如果你不乖乖坐下,本座也有本座的方法。」

    「…………想被砍,就尽管继续闹。」

    巴伐扛起大槌,安裘娜握紧法杖,罗莎与杰洛斯拔出宝剑。

    护卫们也团团围住,保护他们。

    面对四国首脑的敌意,德瑞德却显得满不在乎,脑袋转啊转的。

    「咦咦~?大家都站在亚德那边啊啊啊?哼~那──」

    德瑞德加深了嘴上的笑意。

    「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去死不就好了~?」

    他发出这句无异于宣战的话语,正要施放下一个魔法──

    就在这时──

    「到此为止。」

    一个庄严的说话声回荡在室内──

    同时室温一口气下降了。

    这当然是错觉。

    受到来者所发出的杀气冲击,在场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德瑞德也不例外。

    「唉唉~时间到啦?」

    他遗憾地噘起嘴唇,朝来人看了一眼。

    教宗莱萨•贝尔菲尼克斯。

    穿著正装的他所散发出来的压倒性压力,让我以外的每个人都冷汗直流。

    大家都默默等待莱萨说出下一句话。

    众所瞩目之下,他在叹息声中开了口。

    「……很抱歉来迟了。若是吾人早一步抵达,应该就不会闹出这样的事情了吧。」

    他一边说话,一边走在室内。接著──

    他在上座坐下,并说:

    「拋开一切恩怨……我们立刻开始开会。」

    服不服气已经不重要。既然这个男人开始主持,就无从反驳。

    教宗的立场、传说使徒的立场,就是如此绝对。

    巴伐、安裘娜、罗莎、杰洛斯等四国首脑,都心不甘情不愿地收起武器,坐了下来。

    德瑞德也和先前判若两人,开心地吹著口哨,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

    他坐下后,朝我看过来……

    「你的名字和长相,我都牢牢记在心中了。如果……你也能记住我的名字和长相,我会很高兴啊。」

    他整张脸露出令人不舒服的坏笑。

    脸上有的并不是友爱。

    反而是……强烈的杀意。

    他只用表情对我宣告──迟早要杀了你。

    「……真受不了。」

    不管哪个时代,总会有一两个这样的家伙。

    在古代也有大批笨蛋像这样找我打架。

    因此,我对德瑞德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想。

    现在更重要的是会议。

    这场会议究竟会如何发展?

    我小心翼翼地观察情势──

    ◇◆◇

    在喧闹中开幕的五大国会议,进行得极为平顺……

    不知不觉间就结束了。

    实实在在是一场平平无奇的会议。

    起初进行了条约条文的确认,但由于内容极为合理,找不到任何需要吐嘈的地方……该怎么说,之后也是在进行一些很样版的对话。

    我们要提防「拉斯•奥•古」的动向。

    说得也是。

    不可以违反条约喔。

    说得也是。

    ……这样的对话进行了大约几小时后。

    告知中午时刻来临的钟声响起。

    「呼。那么,会议就到这里结束。」

    事情顺利得实在让人有种扑空的感觉。

    「……总觉得,和原本想的不一样。」

    伊莉娜显得有些无法释怀,我点头赞同。

    不过,没有什么大问题,一切顺利结束,应该值得庆幸。

    ……不,严格说来,还没有结束。

    「那么,就如事前所告知,接下来,我们要在中央广场举办典礼。」

    没错,完成典礼之后,我们的任务才宣告结束。

    为了完成最后的步骤,我们起身走出房间。

    接著,众人鱼贯排队移动。

    走到一半。

    「…………亚德•梅堤欧尔,以及伊莉娜•利兹•德•欧尔海德。」

    有个人叫了我们一声。

    是被一群男护卫包围的萨非利亚合众国总统杰洛斯本人。

    「请……请请请……请问有什么吩咐呢?」

    大概是因为不太有和外国重量级人物说话的经验,伊莉娜回应得吞吞吐吐。

    杰洛斯面无表情地看著她和我的脸,静静地开了口:

    「…………请替我向奥莉维亚大人打声招呼,并和她说我们站在她这一边。」

    他的发言很耐人寻味。

    但我尚未追问下去,他就快步走远了。

    「是……是怎么回事呢?」

    「……谁知道呢?就原原本本地把话带给奥莉维亚大人吧。」

    之后,没有人再找我们说话,我们走出大教堂,前往广场。

    由于有一小段路,加上考虑到安全问题,最后众人决定照各国分组,搭上马车移动。

    我们拉维尔组,照伊莉娜、瓦尔多尔、我,最后才是罗莎的顺序,搭上马车。

    ……总觉得这顺序不对劲。照常理而言,第一个上车的应该是王。

    就在我怀著这样的疑问,正要上车之际──

    「……亚德啊,你要仔细听。」

    罗莎抓住我的袖子,嘴凑到我耳边轻声说话。

    「……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晚上,本座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吧?」

    「……您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保护伊莉娜,是吧?」

    为什么她会在此时此刻,问出这个问题?

    但在我反问之前──

    「你听好了,千万不要违背约定。你该保护的人是伊莉娜,根本不用理会本座。只要保护伊莉娜就好。」

    她说到这里,就强行结束对话,把我推上了车。

    ……状况无疑正走向尾声。

    我祈祷一切都能和平进行。

    同时──

    祈祷自己的「预测」落空。

    然后拉上了马车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