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八话 前「魔王」与人性的光辉 中篇
    通常,要审判一国之主或王室成员,并处以极刑,是非常困难的。

    如果整个国家的政治理念就是绝对王政,自是不在话下;即使是采行民主主义或共产主义这种比较靠向民众的体制,也是连要进入审判阶段都很困难。

    因此,若是绝对王政的国家,国王人头落地的瞬间,通常就只有革命成功的时候才会发生……

    若是民主主义国家的王室,则必须由人民在极为漫长的缓起诉期间内,拚命搜集罪证,设法成功起诉,赢得王室弹劾官司的有罪判决。

    不管是什么情形,要将尊贵的人物从社会上加以排除,将需要莫大的人力与时间。

    然而……

    唯有由教宗进行的异端审问,是唯一大幅偏离这种常道的情形。

    君临统一教信徒顶点的教宗冕下,本身的存在就是律法,肩负著根据教义,保护全世界秩序的职责。

    因此,莱萨•贝尔菲尼克斯,实实在在就是人类这种生物的主席,在人们的认知中,善恶全都由他来决定。

    一旦他召开异端审问,无论得出什么样的结果,人类都应该接受。

    无论受审者是奴隶,还是一国之君。

    一旦教宗冕下宣判极刑,就会二话不说地执行。

    这就是这个世界绝对的规则。

    因此──

    拉维尔魔导帝国宰相瓦尔多尔,正尝到这辈子最剧烈的痛苦。

    早晨。

    天空万里无云,高挂在苍蓝天顶的太阳照亮了地表。

    气温不热也不冷。

    是个令人神清气爽的早晨。

    这样的天气下──拉维尔魔导帝国女王罗莎,正要被处决示众。

    罗莎由圣堂骑士押送,缓缓走在大街上。

    她身著不折不扣的罪人打扮。一国之君雍容华贵的服装已经被换下,换上了给囚犯穿的破烂衣服。

    留到腰际的金色头发有著几分脏污,失去了金丝般的华美。

    她所走的道路两旁,有著无数民众等待──

    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指责罗莎。

    「魔鬼的走狗!」

    「永远待在地狱被火烧吧!」

    「竟敢藏匿『魔王』大人的敌人!无耻!」

    他们并非只拋出了充满嫌恶的视线与话语,其中还有人扔石头,大声讪笑。

    罗莎的手脚与头被尖锐的石头砸中,出了血,但仍抬头挺胸,正视前方。

    她依然充满霸气的双眼所向之处,是那设置于中央广场上的,她人生的最后舞台。

    台状的巨大建筑,以及通往舞台上的长阶梯。

    那是前几天,举办过签订和平条约典礼的大舞台。

    「呵呵,为了欢庆和平来临而造的舞台,现在却拿来处决示众,这状况还真可笑。」

    罗莎对民众的谩骂付之一笑,走著楼梯上去。

    宰相瓦尔多尔满脸怒容,看著这样的情景。

    表面上他与社会性正义同调,恨这个身为罪人的少女。

    然而,内心深处──这名年老的忠臣却流著血泪。

    「为什么?为什么?那位大人,会有这样的下场……!」

    她衣衫褴褛。

    被人拋掷石块。

    暴露出瘀青与流出的鲜血,朝他走来的身影。

    让瓦尔多尔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又或者……想把将他的君主弄得如此不堪的人们,全都抓起来大卸八块。

    对瓦尔多尔而言,现状就已经是人间炼狱。

    然而──

    老忠臣所被赋予的残酷使命,才刚开始。

    他的君主踏入了刑场。

    换做是平时,会由教宗在这里宣读罪状,指责罪人。

    但教宗不在场。

    只站著作为代理的大主教。

    不知道原因,他也不想知道。

    只是有一件事他很清楚……那就是,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地狱。

    通常要由教宗主持的所有过程,这次都非由瓦尔多尔主持不可。

    既然罗莎处在那样的立场,现在瓦尔多尔就是国家主席。因此他非得保护国家不可。

    他必须把所有的罪刑都推到罗莎身上,让她去背负民众的所有恶意,将她处决。

    除此之外,别无维护国家周全的其他方法。

    「来,瓦尔多尔大人,这个。」

    大主教递出一张羊皮纸给他。

    瓦尔多尔拿著这张内容指责自己君主的羊皮纸,站到罗莎身前。

    「……不要犹豫,做你该做的事。」

    听到她小声说出的这句话,瓦尔多尔咬紧了嘴唇,但这也只有一瞬间。

    他双手拿著羊皮纸,高高举起,大声宣读。

    「汝──罗莎•冯•沃尔格•德•拉维尔!身为『魔王』陛下的信徒,却背叛陛下!犯下滔天大罪!应受的处罚,除极刑之外不作他想!汝之灵魂必将被打落地狱,永远受到神圣火焰烧灼之苦!」

    他想吐的感觉停不下来。

    他只想马上把这离谱的文章痛批一顿,当场撕毁。

    瓦尔多尔拚命压抑强烈的冲动,冒著冷汗,让罗莎跪下。

    「……你要好好砍啊,本座不喜欢痛。」

    罗莎露出微笑,伸长脖子。

    接著──

    「宰相大人,刑具在此。」

    侍立在一旁的一名骑士,交来一把双刃剑。

    异端审问的极刑,是以这把黑剑来执行。这是仿过去「魔王」所用的剑而打造成的刑具,说是被这把黑剑斩首的人,死后将被带到拷问「邪神」与「魔族」的地狱,和他们一起承受永远的刑责。

    对统一教的信徒而言,这种极刑最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来,宰相大人,对污秽的罪人挥下正义的铁锤。」

    在大主教的催促下,瓦尔多尔反覆喘著粗气,高高举起黑剑。

    「呼……!呼……!」

    晴天下,他冒著大量的冷汗,低头看著罗莎。

    握住剑柄的手,痉挛似的发抖。

    「呜……!呜呜……!」

    他不由自主地发出闷哼。

    对瓦尔多尔而言,现状就是──罗莎的死期,也就是自己的死期。

    正因为有著这样的认知,过去的景象才会有如走马灯似的流转。

    自己从她还是婴儿时,就一路看著她长大。

    有时作为她在政务上的老师,有时则扮演无异于父亲的角色。

    先王驾崩后所进行的王位继承典礼情景,至今仍鲜明地烙印在他脑海中。

    她堂堂正正的举止,不是替身所能有的。

    她的聪慧,非他人所能企及。

    她身心两方面都清澈、纯正、优美。他由衷确信,史上最棒的王者诞生了。

    因此,日前他在地牢所说的话,并无虚假。

    对瓦尔多尔来说,真正的王就只有罗莎一人。

    ……而他却得亲手斩下她的首级?

    「呜……!呜呜呜……!」

    他办不到。

    他不可能办到。

    「……宰相大人,您该不会有二心吧?」

    二心?

    竟然说二心?

    瓦尔多尔不由得「喝!」的一声,呼出粗重的气息。

    所谓二心,是指对君主有叛意。

    而对瓦尔多尔来说,所谓君主,指的就只有罗莎一人。万万不是指教宗。

    「我……!」

    两种感情在心中对立、冲突。

    对君主的忠诚与爱。

    对国家的忠诚与爱。

    正由于两者都是真心,瓦尔多尔才会苦恼,无法做出决断。

    (为了国家,非得斩杀她不可……!)

    (我不就是这样,花了一个晚上……做出了觉悟吗……!)

    年老的忠臣瓦尔多尔。

    这个尝透人生酸甜苦辣的人,就像幼儿一样流著眼泪。

    (来人啊……!)

    (来人啊……!)

    瓦尔多尔双眼流下的泪水,沾湿了罗莎的颈子。

    (救救她……!)

    (谁来救救这位大人……!)

    (救救她……!)

    上一次衷心祈祷,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自己一向认为这世上的所有苦难,都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

    现在却像个无力的幼儿一样,求天神给予帮助。

    谁来都好,救救她吧。他由衷恳求。

    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

    远方传来爆炸声,窜起了黑烟。

    突如其来的事态,让场面一阵哗然。

    「怎么了!」

    「我……我们马上去查……!」

    处刑台上,大主教与骑士们慌了手脚。

    「哇!又……又有好大的声响……!」

    「是『魔王』大人!一定是『魔王』大人对罪人生气了!」

    处刑台下,民众表露出畏惧。

    一阵慌乱之中,破坏声响仍持续发生……

    而且确实地不断接近。

    「唉,真是的,果然变成这样啦?」

    罗莎看著遥远的远方,傻眼似的叹了一口气。

    「你完全选错啦。亏本座一再吩咐,不用理会本座。那些家伙实在是什么都没搞懂。」

    她嘴上说得严厉,脸上却显得有几分高兴。

    现在她脑海中,多半浮现出的那几个人。

    这些人的身影,也浮现在宰相瓦尔多尔的脑海中……

    而老臣著眼于其中的一人。

    非常──

    非常非常,看他不顺眼。

    那样的人,不可能配得上自己的君主。

    所以,自己绝对不承认。

    然而……

    除了他以外,已经没有别人可以依靠。

    因此瓦尔多尔扭曲自己的心意,忍辱负重,恳求似的,喊出了来人的名字。

    「亚德……梅堤欧尔……!」

    ◇◆◇

    处决开始前。

    准备进行到一半。

    我请「女王之影」的少女成员,去查了一件事。

    那就是圣堂骑士的兵力布署。

    看来他们是以设置在中央广场的刑场为中心,呈螺旋状布署。这种布署堪称铜墙铁壁,说是连一只蚂蚁都过不去。

    所以少女如此断定:

    「隐密行动不会管用。」

    在她脑子里,救出女王的方案多半只有一个吧。

    悄悄摸到处刑台上,想办法避过骑士的耳目,抢回女王。

    然后一路走地下路线逃脱。大概就是这样吧。

    如果这个方案行不通,那就束手无策。由于少女这么认为,才会丢出这么一个问题来。

    「你到底要怎么做?」

    我和伊莉娜一起走出住宅,正要出击之际。

    我这么回答:

    「不怎么做。我们要做的,就只有正大光明地去恭迎陛下。」

    而现在──

    眼看罗莎的处决就要执行的瞬间。

    我伴随伊莉娜,光明正大地走在大街正中央。

    由于民众都聚集到了刑场周围,如今街上已经与空城没有两样。

    走在街上的,有我和伊莉娜,以及──

    「唔……!那边那两个人,给我停步!」

    无数在街上巡逻的圣堂骑士。

    其中一队察觉了我们的存在,发出犀利的呼喝。

    「这些家伙……!」

    「是缉拿对象!」

    「竟然给我这么光明正大走在街上……!是疯了吗……!」

    骑士队的成员们大声喧哗。

    其中一人,对似乎为队长的人问起:

    「要叫其他部队来吗?」

    「……不,没有必要。有我们应该就够了。」

    他一说完,拔出了佩在腰间的剑。

    其他队员也仿效队长,一齐拔出了武器。

    「我是不知道你们怎么个失心疯,但施展不了魔法的人,还真敢这样出来行走啊!」

    队长嘲笑我们。

    接著,整队骑士配合他的冲锋,蹬地而来。

    「上头有令,最坏的情形下,杀了他们也无所谓!大家不要手下留情!」

    「为了教宗冕下!」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看著直逼而来的这群人,开口说道:

    「的确,既然张设了反魔法术式,就无法施展魔法。想来这是不折不扣的绝对规则,可是──」

    我淡淡地陈述,同时扬起嘴角。

    「对我「魔王」而言,规则永远是为了打破而存在。」

    我一说完,立刻将右掌伸向对方。

    看在骑士们眼里,这个举动多半莫名其妙。

    「还伸出手!是打算怎么样啊!」

    「我打算这样。」

    一瞬间。

    我的右掌前方,显现出红色的几何纹路。

    没错──是魔法阵。

    「这──!」

    对这些骑士而言,万万不可能发生的状况成了现实。

    「各位一起被轰上天去吧。『风斩术Wind Slash』。」

    随著这句宣言出口,一阵劲风在我面前呼啸而去。

    发出轰隆巨响的风,将骑士们吹得飞到大老远去。

    飞上天的这些人,全都大吃一惊。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

    明明应该已经没有办法施展魔法了。

    我对想这么说的他们,露出微笑。

    「就如先前所说,规则对我而言,就是用来打破的。又或者说──」

    「亚德•梅堤欧尔!才是这个世界绝对的规则!」

    伊莉娜接过我的话头,得意地挺起胸膛。

    我对她露出笑容,开口说道:

    「好了,我们开路过去吧。」

    「嗯!」

    伊莉娜强而有力地点点头,我也点头回应,接著──

    两人一起蹬地而起。

    接著,有如疾风般,跑在大街正中央。

    当然了,骑士们不可能没发现我们,然而──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请……请求支援!快叫支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让他们和先前解决的那批人,走上同样的下场。

    前进,发现,歼灭,继续前进。

    「为……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可以施展魔法?」

    「该死!叫特选队来!如果是他们,根本不把魔法──呜哇!」

    骑士队的人接连被击溃。

    他们异口同声问出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可以施展魔法。

    这当中的机关非常简单。

    既然无法施展,改成可以施展就好。

    所谓反魔法术式,也就是以一定面积为对象,封堵这个空间内所有行使魔法的举动……

    这本身也是一种魔法。

    既然如此──

    也就可以靠我的异能──解析与支配来因应。

    我透过对反魔法术式进行解析与支配,改写了术式,改成只有我和伊莉娜可以施展魔法。

    昨晚熬夜进行的工作,就是解析这术式。

    ……换做是寻常术者所张设的术式,这种工作只要短短几秒钟就会结束。

    但或许该说,真不愧是四天王吧。

    莱萨所张设的反魔法术式,就是整个城市本身。

    先前上了高台,将市街尽收眼底,让我发现了这一点。

    建筑物的造型与配置,都经过巧妙的计算,让整个城市形成了难解的反魔法术式。这无疑是莱萨刻意安排的吧。

    从创设这个宗教国家的时间点上,就已经在策划这次的计画了。

    ……他还是那么老谋深算。

    然而,并不至于对抗不了。不至于让我畏惧。

    因此,现在该担心的是……

    「哈哈!要来就来啊!什么圣堂骑士,我一点也不怕!」

    我的好朋友,伊莉娜的精神状态。

    她露出好战的笑容,一路击溃骑士们的模样……非常不像她的作风。

    尽管相信自己的正义,却仍对对方手下留情,才是伊莉娜这个少女的风格。

    然而,现在她的心中,没有一丝这样的温情。

    「可恶!可恶!可恶!」

    她毫不留情地施展魔法,狠狠打垮对手。

    相信她若不这样专注于战斗,一颗心就会被压垮吧。

    伊莉娜无疑陷入了自暴自弃。

    失去了一切,引发了这种自暴自弃。

    ……然而现在,我没有话要对她说。

    这样就好。

    就这样往前冲。

    我要排除碍事的人,然后──

    牺牲自己,拯救伊莉娜。

    「哼!没了吗?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

    「……不可以大意。增援赶来的速度,已经变得相当快了。这证明我们已经接近了目的地。接下来,敌方应该也会拚了命赶来阻挡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一个个轰掉就行了!」

    伊莉娜不断证明自己的发言。

    她毫不迟疑地用魔法痛击对手,无论对手受到多么重的伤害,都完全不放在心上。然而,她的双眼开始被泪水沾湿,咬紧一口露出的白牙。

    刑场已经近在眼前。

    然而,就在这时候──

    「来了!特选队!特选队来啦!」

    「喔喔!」

    骑士们情绪沸腾。

    「……唔,特选队……是吗?」

    古代莱萨所率领的部队模样,在脑海中闪过。

    结果。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些家伙,就和我想起的那些部队一样。

    「……!那些家伙,是怎样……!好不舒服……!」

    伊莉娜皱起眉头,说出严厉的评语。

    刚赶来的生力军──他们所谓的特选队,看来和其他骑士完全不一样。

    首先,装备就不一样。

    身披的铠甲,比一般的圣堂骑士厚重。

    佩挂的剑,有著黄金色的剑身,看上去就觉得性能很高。

    然而,最大的差异是──

    「发出蓝光的眼睛,还有刻在胸口的刻印。所谓特选队,指的果然是强化兵团啊。」

    逼近到眼前的这些人,眼睛笼罩著蓝色的光芒,让人感受不到人性。

    胸前浮现出独特的刻印,发出明亮的光芒。

    这是莱萨的异能造成的。

    如果要为他所拥有的异质能力命名,大概可以叫做「加持超升」吧。

    「叽咿咿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挺在队伍最前方的特选骑士,高高举起拔出的大剑,当头直劈。

    他的目标是伊莉娜。然而,她并不是迟钝到会被预备动作这么大的一剑给劈中。

    只见她轻而易举地躲开,回敬一发魔法。

    「『大热焰术Mega Flare』!」

    巨大的火球飞向敌方。

    高热只烧灼到铠甲,但即使如此,应该仍对铠甲内的肉体造成了难以承受的痛楚。无论有著多么强韧的精神力,都不可能再进行战斗。

    ……照理说是这样。

    「叽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

    敌方岂止并未丧失战意,反而在嘶吼声中,将大剑挥来挥去。

    「这……这家伙,是怎样啦……!」

    「反常的不是只有他一个。」

    我对跟著逼近的其他特选骑士,随手发动几个魔法。

    对一些人用火焰,对一些人用风刃,对一些人砸出土块。

    换做是一般人,这样的伤害已经足以瘫痪战斗能力。

    然而,可是──

    「叽喀!叽喀喀喀喀喀!」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他们却若无其事地站著继续走动,并不停止战斗。

    ……这就是莱萨所拥有的异能「加持超升」的效果。

    他对别人施展强化魔法时,会发生寻常情形下不会看到的效果。

    其中一种是──发狂。

    有效期间内,该人的精神将会崩溃,沦为只会执行莱萨命令的傀儡。

    因此无论受到多么重大的伤害,都绝对不会停止。

    一旦被命令要去战斗并得胜,哪怕只剩下头,都会试著咬断对方的脖子。

    以前莱萨就率领这样的强化兵团,在战场上驰骋……

    不只是靠自己的力量,还并用他人的力量,达成了杀神的伟业。

    「还真是派了些难搞的家伙来啊。」

    我充分了解强化兵团多么强大。

    要应付这些家伙,已经──

    已经不能再保留实力。

    「……比预料中更快啊。」

    本来预料中,应该还要再晚一些。

    我好希望再晚一些。

    好希望尽可能多当伊莉娜的朋友一会儿。

    可是,时间已经到了。

    「再这样袖手旁观,难保罗莎的头不会落地。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一边说服自己,一边看向伊莉娜。

    她脸上露出对敌方的恐惧,但仍堂堂正正应战。

    ……如果可以,最后希望能看见她开朗的表情,但想来这也是没办法。

    我就照计画,尽力而为吧。

    脱去亚德•梅堤欧尔这个面具。

    「『『他的路上有的是绝望』』。」

    我开始咏唱我的王牌──「专有魔法Original」。

    这次,我不会保留实力。

    要完全解放所有力量。

    然后──

    让世界知道,「魔王」已经再度降世。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要将救赎带给失去了一切的伊莉娜……相对的,我将失去一切。

    在我面前列出的选择,就只有这一个。

    我该选的选择,就只有这一个。

    「……再见了,伊莉娜小姐。」

    咏唱途中,我以任何人都听不见的小小音量,对她道别。

    然后,我一边斩断犹豫,一边继续咏唱……

    「啊哇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正要继续之际──

    一个耳熟的喊声从天空响彻四周。

    一名少女飞到眼前。

    她甩著一头红莲火焰般的红发落地的同时,朝著特选骑士,高高举剑直劈。

    「咕叽!」

    一名特选骑士的头盔被劈开,发出小小的惨叫,倒在地上。

    「哼哼!放心吧!我是用刀背打。」

    咧嘴一笑,让犬齿一亮的她是……

    「席尔……菲……?」

    伊莉娜瞠目结舌。

    而在她身后──

    「呃,用刀背打?你的这把剑是双刃剑吧?根本没有刀背,哪来的用刀背打呀?席尔菲小姐。」

    「细节就不要在意了!这种事情最重要就是讲得溜啊,要溜!」

    一名少女对把剑挥来挥去的席尔菲傻眼。

    毫无疑问,她是……

    「吉妮……同学……?」

    我也和伊莉娜一样,睁圆了眼睛。

    ……不可能。

    她们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无论如何赶路,要来到美加特留姆,至少都要花上好几天。因此,即使她们赶来,等到抵达时,一切应该都已经结束了。

    ……吉妮多半猜到了我的心思。

    「就在刚刚,维达大人来找我们,把两位的状况跟我们说了。而且,她还说,如果我们想赶来,就把传送装置借给我们用。」

    「我们就是用那东西飞来了喔!」

    ……如果有这样的情形,她们赶上也不奇怪。

    然而,在这之前,比时间更根本的问题是──

    为什么?

    为什么,她们会赶来?

    明明伊莉娜身分的真相已经众所周知,为什么?

    ……对这个疑问的感情,伊莉娜肯定比我强烈得多。

    「为……为什么你们会……?」

    「嗯~?什么为什么?你在问什么?」

    「我……我是……我是『邪神』的后裔喔……席尔菲……看……看在你眼里,不是可恨仇敌的……子孙吗……」

    为什么她们会赶来帮这样的人?

    伊莉娜以担心受怕的视线这么说,席尔菲对她歪了歪头。

    露出一脸觉得这女的在胡说什么的表情。

    「这是两码子事吧。是『邪神』的后裔所以怎样怎样的,这种事情根本不重要吧。重要的是──」

    席尔菲扛著剑,说到一半──

    「叽叽叽叽叽!叽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提防我们的特选骑士,一齐扑向了她。

    「啊!真是的!我话才说到一半好不好!」

    「我来支援你,席尔菲小姐!」

    席尔菲不耐烦地挥舞著剑,吉妮则一边以高速与敌人缠斗,一边挺枪刺出。

    席尔菲举起的兵器,是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这把传说的宝器,不受反魔法术式的影响。

    另外,吉妮的装备也是一样。她披挂的皮甲,持用的长枪,都是被送去古代时,我借给她的魔装具。

    赋予在武器上的力量,即使在张设了反魔法术式的空间内,也能不受影响,正常运作。

    因此,她们两人的活跃简直是以一当千。

    席尔菲一边应战,一边呼喊:

    「我刚刚话说到一半!是『邪神』的后裔什么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待在伊莉娜姊姊身边!能不能放心!只有这件事才重要!」

    席尔菲一一砍倒敌人,继续呼喊。

    「我!跟伊莉娜姊姊一起!就会好放心!姊姊身边,就是我的归属!是我在这个时代,唯一的归属!所以我要保护姊姊!才不会让任何人动姊姊!」

    听到她热血的呼喊,伊莉娜嘴唇颤动。

    「席尔……菲……!」

    她的眼睛开始被泪水沾湿。

    就在这个时候──

    「轰飞他们~」

    「轰飞他们~」

    才刚听见两个平缓的说话声合而为一地回荡开来,下一瞬间──

    暴风肆虐,将近一半特选骑士飞上了天。

    这不是魔法造成的。

    这是超古代的力量。

    而有这种能力的是──

    「露米同学、拉米同学……!」

    是远古精灵双胞胎。

    她们一边从稍远处的建筑物屋顶,俯瞰我们这边,笑眯眯地挥著手。

    「爸爸~」

    「我们来救你们了~!」

    听到她们喊声的同时……

    「我……我也在……喔……!」

    又有一个耳熟的声音飞来。

    剎那间,一道紫电呈蜘蛛网状窜过虚空,贯穿了多名特选骑士。

    这是魔法,但并不是以符文言语发动。

    不受反魔法术式而发动的这次攻击……是以「魔族」的言语建构出来的魔法。

    施展魔法的人是──

    「卡蜜拉同学……!」

    是有著苍白肌肤与纯白色头发的「魔族」少女。

    「为什么,你们会……」

    对于这个下意识问出的疑问,卡蜜拉一边再度使出魔法,一边大吼:

    「去……去帮朋友……!不……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朋友。

    即使知道真相,仍然这么断言吗?

    「说起来就是这么回事。啊,可是伊莉娜小姐,还请你不要误会喔。我终究只是来帮亚德的,对你我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什么『邪神』的后裔,我根本就不管。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秘密──」

    「吉妮……」

    「不管你有著什么样的秘密,我也不会更加讨厌你了~因为我对你的好感度,从一开始就降到底了嘛~呵呵呵呵呵~」

    看到她贼笑兮兮,露出坏心眼的笑容──

    伊莉娜全身发抖地大吼:

    「哼!我也一样!我最讨厌你了!」

    说出来的话虽然带刺。

    伊莉娜却由衷地开心欢笑。

    她一双大眼睛,眼泪流个不停,笑著说:

    「而且啊!才不需要你来帮什么忙呢!亚德只要有我在,就无敌了!根本没人要你来啦!」

    听到她这尽管带刺,却又透出几分爱情的说话声,吉妮嘻嘻笑了几声。

    「呵呵,你愈来愈有平常的样子啦~这才是伊莉娜小姐。悲剧女主角不适合你,像刚刚那样吱吱叫的猴子样,才最适合你。」

    「你说谁是猴子啦!说谁啊!」

    「啊~好好好,别说那么多了,赶快过去吧。你们不是要去救女王陛下吗?你可要多注意,别扯亚德后腿啊。」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这笨蛋!」

    伊莉娜和她来上这么一段一如往常的对话后,抓起我的手,跑了起来。

    我被她拉著手,也跟著跑了起来。

    「你们两个可要撑住喔!」

    「不过有亚德在,想来是不会有任何问题啦。」

    「爸爸慢走~」

    「这里就交给我们~」

    「我……我也……帮得上忙的……!」

    听到背后的声援,我──

    胸中涌起一股温暖的感情。

    不知不觉间,咏唱「专有魔法」这件事已经被我拋诸脑后。

    「欸,亚德。」

    伊莉娜握住我的手,一边奔跑,一边平静地微笑。

    「我啊,过去无法相信大家。我由衷以为,一旦知道我的秘密,所有人都会拒绝我……我真的好傻。」

    伊莉娜一边擦去眼角渗出的眼泪,一边说:

    「我什么都没失去……!我对过去没办法相信大家的自己,非常生气……!」

    她的表情非常开朗。

    彷佛昨晚透出的悲伤,以及直到先前都失控的模样,都不曾发生过。

    她已经充满希望、活力与勇气。

    「我对……大家……」

    伊莉娜的话,强烈地穿透到我心中。

    啊啊,对喔。

    我──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思考到一半。

    随著一阵巨大的嘶吼声传来,我感受到一种热烈的杀意。

    我不及细想,抱住伊莉娜的纤腰,往旁跳开。

    瞬间,我们先前所站之处的地面,被尖锐的冰柱刺穿。

    ……看样子他们解开了反魔法术式啊。

    我朝攻击飞来的方向看去,看见许多特选骑士瞪著我们。

    面对这群猛兽般激动的家伙,我皱起了眉头。

    「……接下来,多半会很严峻啊。」

    特选骑士有著高得反常的耐力与力气,如果再加上魔法……

    他们实实在在称得上是最强的步兵。

    然而,面对这样的对手。

    伊莉娜猛然咆哮:

    「哈!那种家伙,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身上已经不剩下半点先前那种自暴自弃。

    她的脸上,只充满了清纯的勇气。

    「要来就来啊!现在的我!不觉得自己会输!」

    伊莉娜全身,散发出一种斗气似的气息。

    彷佛强烈的精神,转换成了实际存在的能量。

    而对方彷佛在呼应她的这种模样。

    「嘎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群特选骑士,大吼著扑来。

    眼看战斗就要开始之际──

    「不要停下脚步。」

    一名兽人从建筑物后现身,站到我们身前。

    她的手一按在佩挂在腰间的刀柄上──

    「疾!」

    随即发出炽烈的呼喝声,拔出刀身。

    那实实在在是神速的拔刀术。

    短短一瞬间,挥出超过一千刀。

    剑光填满虚空,将特选骑士的铠甲一一斩断。

    「……放心吧,是用刀背打。」

    和之前那个笨蛋不一样,这次是真的用刀背打。

    特选骑士眼睛发出的蓝光消失,一个个应声倒地。

    短短一瞬间就完成这种破格表现的这名女子是……

    「奥……奥莉维亚大人……!」

    伊莉娜说得没错,她就是我老姊──奥莉维亚•维尔•怀恩本人。

    她「呼」的一声呼气,收刀入鞘,然后转身面向我,说道:

    「……哼,果然如我所料啊。」

    奥莉维亚眉心挤出垂直的皱纹,瞪著我说:

    「心中怀著愚昧的想法,一脸呆样去面对事情……现在的你,让人看不下去啊,亚德•梅堤欧尔。」

    她的眼神,彷佛完全看穿了我的心情。

    ……实际上,她多半就是真的掌握了这一切,才来到这里的吧。

    为的是阻止笨蛋「老弟」失控的举动。

    「牺牲自己来拯救好朋友……你多半就是打算这样吧?哼,你要搞错几次才会满意。你『还是老样子』,对这方面没有半点学习能力。」

    奥莉维亚傻眼似的耸耸肩膀,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大笨蛋,才没有人会被自暴自弃的自我牺牲所拯救。而且,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该由你去拯救的对象。严格说来……亚德•梅堤欧尔,你该拯救的对象,就只有你自己。」

    伊莉娜多半不懂她话中的含意吧,从刚刚就一直歪头纳闷。

    这也难怪。

    因为现在的奥莉维亚,并不是在对伊莉娜的好朋友说话。

    现在的奥莉维亚──

    一定是在对她那个不成材的「老弟」训话。

    「我看你多半是受到莱萨的话语同调,被他给蛊惑了吧。你真是个糊涂的家伙。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没办法当个傻瓜。有时候去当个像席尔菲那样的大笨蛋,活在这世上会顺利得多……你忘记以前的朋友曾经这么跟你说过了吗?」

    这句话……

    是前世,有一次,莉迪亚对我说的。

    「这个世界的结构,远比你想像得更加单纯。这点──相信『大家』会证明的。」

    她先煞有深意地喃喃说完,紧接著──

    「发现缉拿对象!」

    「慢……慢著……!那不是奥莉维亚大人吗……?」

    「她愿意帮我们……?」

    对方的骑士大举涌来。

    他们看到奥莉维亚现身,都不知所措。

    她以粗鲁的态度,回答这些骑士。

    「不要误会,我只是来指导笨学生,你们的事我才不管。」

    看她光明正大地断定,骑士们更加不知所措了。

    「想捉这几个家伙,就随你们便。只是──就不知道『大家』答不答应了。」

    奥莉维亚再度叹气,紧接著──

    出现了一群我完全没预期到的闯入者。

    他们是──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保护伊莉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展现训练成果的时候到了!伊莉娜亲卫队,冲锋~~!」

    是我们班的男生,以及──

    「亚德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里就由我们来,代替吉妮队长!为他开路呀啊啊啊啊啊啊!」

    「事关亚德后宫队的威信!」

    整群女生。

    其中还混著一名──

    「吃我这招!『闪电攻击术Lightning Shot』!」

    甩动一头黄金色头发,发出雷击的少女。

    是我们班上的公爵千金──薇若妮卡。

    「哼哼,首功我要了!」

    薇若妮卡对一名骑士发出雷击,摆出握拳姿势。

    这成了决战开始的信号。

    「跟上薇若妮卡小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圣堂骑士有什么了不起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亚德大人跟我结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双方展开了剧烈的魔法对攻。

    化为激战战场的大街上,骑士们的吼声此起彼落。

    「你们这些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身为统一教的信徒,竟然和『邪神』后裔勾结!」

    「就算是小孩子,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对于骑士们发出的愤怒,学生们丝毫不退缩,吼了回去。

    「少啰唆啦,笨~~~~~~~~蛋!」

    「什~~~~么统一教啦,混帐白痴!我们可是伊莉娜小妹妹真的有够天使教的狂信者啦啊!」

    「没看过也没相处过的『魔王』大人,我们才不管!」

    「眼前的美少女,才是人生的一切啊!」

    「伊莉娜小妹妹的存在就是我的救赎!伊莉娜小妹妹万岁!伊莉娜小妹妹真的有够天使的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些家伙粗豪的嘶吼,让我和伊莉娜都不想领教,然而──

    「呵……呵呵……!」

    看到男生们拚命献殷勤的模样,伊莉娜随即大声笑了出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和奥莉维亚大人说得一样呢!根本没有人需要被拯救!我!真的!好幸福!」

    伊莉娜露出满面花朵盛开般的笑容。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们的伊莉娜小妹妹,在笑啊啊啊啊啊啊!」

    「亚德大人!亚德大人也笑一下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表现还不够好!所以亚德大人才会维持扑克脸!」

    「不,可是,让他一脸不带感动的扑克脸,看著我们拚命努力……这样好像也挺不错的……!」

    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肆无忌惮地爆出自己有多变态,一步步击退骑士们。

    ……仔细一看,加入战线的,不是只有我们班上的学友们。

    隔壁班的同学,还有再隔壁班的同学。

    惊人的是,连先前在校庆上和我们敌对的班级也都参加了战斗。

    为什么连他们也跑来?

    我正感到疑惑……

    「亚德•梅堤欧~~~~尔!你这家伙!被你看不起的人帮助的心情怎么样啊!」

    「我们才没有输给你们!」

    「只不过侥幸赢了一次,不要得寸进尺啊!」

    他们的话,深深刺进我心理。

    一群以前敌对过的人。

    一群多半讨厌我的人。

    一群知道我的力量,理应因而崩溃的人。

    现在,却为了帮助我而展开了行动。

    最甚者莫过于──

    「不要拖拖拉拉的噢~~!吃我一招,『钜级热焰术Giga Flare』!」

    剎那间,骑士队队形正中央,窜起了巨大的火柱。

    这个只用一招,就解决一半以上敌人的少年,将脸转过来……

    「虽然跟你之前用给我看过的『真货』,是差得远了……就别跟我计较了噢。」

    他有点尴尬地搔了搔头。他的名字是……

    「艾……艾拉德?」

    伊莉娜睁圆了眼睛。

    没错,是艾拉德。那个有点胖的少年,混在许多学生当中。

    「为什么,连你也……」

    「呃~该怎么说~我不是欠你们一次吗?你也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对你们那么跩。记得我对亚德在校庆的时候就道歉过吧?所以啦……伊莉娜,那个时候,真的很对不起噢。」

    「咦?不……不会,没什么,这个,该说我也已经没放在心上吗?」

    对伊莉娜而言,这是她第一次和剧变后的艾拉德相处。

    因此,也难怪她会一头雾水。我在校庆和他重逢时也吓了一跳。

    ……这样的艾拉德,还带给我们更大的震惊。

    「然后噢,该怎么说~我后来也发生很多事……亚德,我针对你左思右想……可不是在说什么我爱上你之类的啊!就是,该怎么说,这个,你好像有些地方跟我有点像,我也不是不会觉得说,说不定我们可以当朋友之类的~……」

    他目光乱飘,冷汗直流,然后搔著头发大喊一声「啊啊,真是的!」之后──

    「好啦!总之!既然大爷我来了,你们就当自己上了豪华客船一样噢!好了,我说完了!继续战斗!」

    他强行结束对话后,投身于战斗的风暴当中。

    「总……总觉得吓了好大一跳。大概,可以排进人生震惊排行榜前三名吧,这个。」

    「……是啊,真的。」

    我在震惊的同时,知道了自己错在哪里。

    先前我和艾拉德决斗,获得胜利时,是由衷这么想的──

    觉得我跟这小子,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再当朋友了。

    艾拉德知道了我的力量。而且,还因此崩溃了。

    当时艾拉德看著我的眼神……不折不扣是看著异物的眼神。

    是人类对上可怕的怪物时,会露出的害怕模样。

    所以我才会认为,我没办法和艾拉德当朋友。

    我这么认定了。

    因为人类会害怕异物。因为人类绝对不会接纳异物。

    所以只要明白我的实力,任何人都会拒绝我。

    我自己这么认定了。

    然而……我错了。

    哪怕一时崩溃,把我当成异物。

    人的心总有一天会痊愈,会重新审视对方。

    最后……也可能会接纳异物。

    「哼,看来你搞懂了啊。」

    「奥莉维亚……大人……」

    奥莉维亚忽然间站到我面前,双手抱胸,凑过来看著我的脸。

    「人类很丑陋,坦白说,最容易注意到的都是龌龊的一面。可是啊……人类不是只有这么一面的生物。现在的你,应该懂这一点吧?」

    「……是。」

    我错了。先前我一直走在错的路上。

    这样的我,自然不可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然而──

    如果是现在。

    如果是多亏大家,得以看见正确道路的现在的我。

    「你也差不多该当个傻瓜啦。像席尔菲……像莉迪亚那样,当个傻瓜,相信人类吧。亚德•梅堤欧尔,你在『今生』累积起来的一切,绝对不会背叛你。」

    我用力──很用力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既然懂了,就赶快走吧。去把该做的事情做一做再回来。」

    我听从老姊的吩咐,和伊莉娜一起往前跑。

    「……自暴自弃之下暴露真面目的『重逢』,谁也不会想要啦,蠢材。」

    那闹别扭似的说话声,我刻意听而不闻。

    只是……我满怀著对老姊的感谢,在大街上飞奔。

    最后──

    我和伊莉娜,抵达了中央广场。

    「咿!」

    「是魔鬼!是魔鬼的手下!」

    「骑士大人在做什么?快……快点杀了那个怪物啊!」

    如今民众的骂声,我也根本不放在心上。

    伊莉娜也是一样。

    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都已经脱胎换骨。

    我们知道人类的丑陋。对于人类的可怕、人类的自私,都了解得不想再了解。

    然而,现在的我们──

    不认为人类是只有可怕一面的生物。

    「我们要上了,伊莉娜小姐。」

    「嗯!小罗,你等著!」

    我们承受著谩骂。

    承受著拋掷来的恶意。

    但我们仍维持著纯白的心灵,往前冲。

    跑向漫长的阶梯。

    一路击溃进逼的骑士们。

    我和伊莉娜,终于……

    「女王陛下,我们来迎接您了。」

    「你可以放心了,小罗!因为我们来了!」

    抵达了目的地。

    「唉,真是的,世事就是不如人意啊。本座帅气的场面都被你们给毁啦……不过,这样也许反而好吧。看著现在的你们,就会这样觉得。」

    罗莎跪在地上,一副正要被斩首的模样,却有点开心地对我们微笑。

    ……下一瞬间──

    「亚德•梅堤欧尔!以及伊莉娜•利兹•德•欧尔海德!我国开国以来,最恶劣的叛国贼!看本宰相瓦尔多尔,对你们挥下正义的铁锤!」

    老臣以布满血丝的眼睛看过来,发出怒吼。

    ……我可没瞎到会看不出这全都是在演戏。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举起黑剑,冲了过来。

    一切都是为了保住国家而演的戏。

    当然……我也奉陪。

    「就凭你这点正义,就想斩断邪恶,简直贻笑大方。」

    「化为我剑上的铁锈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气势有模有样,但剑路实在太放水。

    高高举起而劈下的动作,实在太拖泥带水。

    我理所当然地避开,踏上一步。

    随即对瓦尔多尔的心窝送上一拳。

    「咕哈!可……可恨……!大主教大人……之……之后,有劳您……」

    瓦尔多尔一边演戏,一边倒地。

    但他倒地之余,仍在我耳边……

    「女王陛下,就拜托你了……!」

    对于这毫无虚假的真心话,我在心中做出了回答。

    说包在我身上。

    「呜……呜呜……!你……你们这些叛国贼!」

    被称为大主教的壮年男子开始咏唱,准备施放魔法。

    我没理由特地等他唱完。

    「『闪电攻击术』。」

    「咿!」

    他上半身被我发出的雷击贯穿,翻著白眼昏倒。

    这样一来,碍事的人就全部消失了。

    「大功告成啦!好啦,小罗,我们回国去!跟大家一起!」

    「嗯……喂,瓦尔多尔,你醒著吧?喂。告诉你,大家可不会抬你走,装睡也没用啊。」

    女王对倒地的宰相,连连踢著他侧腹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瓦尔多尔显得挺舒服。

    「呼,不管怎么说,伊莉娜小姐说得对,这样一来──」

    就大功告成。

    ……然而事与愿违。

    「『『侵蚀我心的,白色黑暗』』。」

    唐突地,毫无预兆地。

    说话声响彻四周。

    「『『与忌讳一同诞生』』『『与虚无一同活过』』『『断定世上的一切没有价值』』『『毫不怀疑』』。」

    这庄严的重低音,肯定就是他的嗓音。

    而他念出的咏唱……

    显示的是,他要发动「专有魔法」。

    「『『然而随后』』『『白色的黑暗消散殆尽』』『『我心滚烫灼热』』。」

    无论是我、伊莉娜,还是罗莎。

    每个人都环顾四周,寻找敌人的身影。

    然而,始终连影子都没看见。

    「『『我是盾牌』』『『我是堡垒』』『『我是地基』』『『是有价值之光明的守护者』』。」

    我与伊莉娜他们拉开一大段距离……

    接著──

    「『『没错』』『『我乃』』──」

    「唔!上面吗!」

    我仰望天空的同时,那个男人来了。

    他满怀炽烈的信念,前来了。

    「『『填满空白的殉职者Clover Field』』。」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