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六十九话 前「魔王」与人性的光辉 后篇
    苍穹的正中央,一名男子朝正下方俯冲。

    任由风吹得圣袍鼓起,垂直俯冲。

    他的眼睛,只捕捉我的身影。

    我的眼睛,也只捕捉住他。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

    身经百战的强者。

    文武双全的老将。

    全军数一数二的智者。

    以前支持我的最强战士之一……

    扛起「四天王」招牌之一的他,散发剧烈的压力飞来。

    为的是将我的命运纳入掌中。

    「莱萨……!」

    我瞪著朝我垂直俯冲的敌人,一瞬间建构魔法术式。

    高阶防御魔法「钜级护盾术Giga Shield」的七层结构。

    第一回合,我不是以攻击魔法迎击,而是选择全力防御。

    换做是平常,敌方的攻击根本不对我构成任何威胁,因此我有时会以攻击被抵销的觉悟去迎击。然而……

    对上发动了「专有魔法」的莱萨时,就万万不能挨到他的攻击。

    他手上的那把巨大锤矛。

    那件会在发动「专有魔法」的同时显现出来的武装,只要稍微碰到一下,一切就会当场结束。

    「哼!」

    彼此间的距离缩减到无限趋近于零的瞬间,莱萨口中发出炽烈的呼喝。

    他只用一只左手,挥动巨大的锤矛砸来。

    这瞄准我头顶的一锤,受到先前我张开的屏障阻碍。黄金色的屏障,实实在在地承受住锤矛沉重的打击,两者剧烈碰撞,产生了强烈的声响与冲击波。

    剎那间──

    张设的屏障,发出龟裂声。

    或许该说,莱萨•贝尔菲尼克斯真不是盖的。

    就只这么一锤,我的防御魔法已经濒临粉碎。

    正要修复──但他不会让我称心如意。

    「打!」

    莱萨再度发出呼喝,锤矛水平砸来。

    屏障已经没有余力抵挡第二锤。

    我判断出这点,特意撤去了屏障,全力蹬地而起,闪避攻击。

    锤矛挥了个空,就在空气发出哀号的同时,我往后方跳了开去。

    脱离。

    我从位于高处的刑场舞台,跃上空中。

    我的力道让身体有如飞箭射出,与伊莉娜、罗莎及瓦尔多尔三人远远分开。

    在地上,民众仰望著我们。

    莱萨也同样踏上一步,直线飞行。

    彼此撕裂空气移动……在市街的巷道中著地。

    这里完全没有人经过,站著的就只有我们。

    莱萨扛著锤矛,睥睨著我。

    我毫不松懈,盯著这个表露出来的战斗意志强得扭曲空间的老将,喃喃说道:

    「现状对您而言,算是意料之中吗?」

    「……不,完全是意料之外。」

    他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丝毫悔恨的情绪。

    「你还真镇定啊。」

    「因为该做的事并未改变。」

    我们一边互相瞪视,一边交谈。

    剑拔弩张的紧张感当中,莱萨再度开了口。

    「事态若是照吾人的意图发展,足下应该已经脱下亚德•梅堤欧尔的面具,陷入自暴自弃,最后为了拯救朋友……以『魔王』的身分再度君临这个世界。吾人就是如此安排。」

    「……你果然是看穿了我的真面目,才策划出这番计谋吗?」

    在这家伙面前,已经不需要继续戴著面具。

    我不是以亚德•梅堤欧尔,而是以瓦尔瓦德斯的身分,和眼前的他对峙。

    「你还是那么老谋深算啊。我差一点就会照著你的图谋,走上错误的道路了。」

    想来我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一直陷在他的圈套里。

    因为我自私的选择,让朋友……让伊莉娜失去了一切。我为了救她,以「魔王」的身分再度现身,然后──

    「只为了伊莉娜,改写常识与伦理,无论得用上任何手段……接下来会变得如何,我特意不去想。应该是因为我觉得,接下来等著的,肯定会是对我来说十分痛苦的现实。失去归属,或是选择自戕,又或者……」

    「就像古代末期那样,对人民洗脑,将他们变成对自己方便的样子吗……以吾人来说,如果足下选择这条路,倒是可以省下很多无谓的工夫。」

    相信他多半确信我绝对不会这么做。

    我想我也不会真的做出这个选择。

    「在前世的末期,我就选了这条路……我已经受够了。夺走人们的自由意志,逼他们对我怀著友爱之情……那就像是可悲的一人游戏。」

    正因为我充分理解这一点。

    「……莱萨,我要把话说清楚。你所追求的理想社会,从某个角度来看是正确的。然而,用力量支配人们的心,强行创造出来的理想国──」

    「正是。就如方才足下所述,是空虚的一人游戏。然而……只有透过这样的方式,才能创造出理想国。而莱萨•贝尔菲尼克斯,只为了实现理想而存在。」

    「……除了这种信念以外的一切,对你而言都是空虚而没有价值的,是吧?」

    「正是。统一世界,消灭歧视,创造出能让孩子们欢笑度日的世界。创造出一个不分人类或『魔族』,能让幼童享受幸福的世界。这身皮囊,只不过是用来实现这种世界的工具。」

    他如此断定的身影,隐隐约约……

    让我联想到过去的自己。

    「……过去的我,也有著大同小异的想法。在古代末期尤其如此。失去莉迪亚之后,我更是只为了遵守与她的约定而活。」

    「吾人明白。莉迪亚大人所追求的理想国……消弭所有歧视、阶级、战争,让人不分男女老幼,不分人类或『魔族』,都能笑著活下去的世界。这种与吾人的理想乡极其相近的世界,足下就曾完美地创造出来。」

    「是啊。洗脑人民,对无法洗脑的对象就加以排除……把自由从整个世界中夺走,才实现出来。」

    在古代,我一直为了找回人类的尊严与自由而战。

    这样的我,却在最后关头,夺走了人们的自由。

    「真是讽刺啊。我将『邪神』视为一辈子的仇敌……但剿灭他们的结果,最终却是我自己变成了他们。」

    许多臣下,对变了样的我失望,离我而去。

    岂止如此,其中甚至有人起兵反叛。

    ……而我亲手杀光了这样的人。

    对于这些相信我,长年追随我的部下。

    为了遵守和过世好友的约定,我把他们一杀再杀,杀了个乾净。

    「在古代末期,我一直有著一个念头,就是想尝尝落败的滋味。因为那样一来……一切多半就会结束。无论是一再害怕的人生,还是被约定所束缚的人生,一切都会结束。」

    我是希望有人阻止我。

    希望有人来阻止犯错的我。

    然而,这个瞬间终究没能来临……

    虚幻的理想乡完成后不久。

    我的心,完全崩溃了。

    「……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即使心里明白,我还是承受不住孤独的痛苦。」

    「因此足下放弃维持理想国,转生到这现代……是足下所做出的,以自我为本位的选择,所招来的结果,就如以前吾人在博物馆所说。」

    莱萨犀利的眼光,明确地在批判我。

    「现世是乱上加乱。国家与人民都四分五裂,日复一日发生战事,孩子们宝贵的性命因而凋零。这实实在在是民意造成的。人们所产生的这股叫做民意的浊流,连吾人也阻止不了。正因如此──才需要足下。」

    莱萨说到这里,用扛在肩上的锤矛指向我。

    「以吾人的力量,将『魔王』收为棋子。如此一来,理想国想必将在现世再度诞生。」

    「……我不认为那样的世界是理想国。那就如同傀儡的王国。」

    「那样就好。人类若不是有人操纵,始终都会走上错误之路。足下应该也知道这点。在这美加特留姆,应该也重新体认到了。」

    他多半是在暗指博尔多吧。

    的确,他的死,促使我重新体认到这一点。

    「人类是一种就只有丑陋、可怕一面的生物。我就如你所安排,重新体认到了这样的想法。然而…………现在,不一样了。」

    我以坚毅的态度,把反驳的话砸向莱萨。

    「博尔多的不幸,原因在于没能建立真正的友爱。他被人们称为圣徒,长年拯救人们。然而……因此形成的是上下关系,不是友好关系。」

    每个人都称他为圣徒,崇拜他。彷佛当他是降世的神。

    那种样貌,很像过去我与民众的关系。

    在古代,民众称我为「魔王」,在畏惧的同时,也把我当成救世主崇拜。

    也就是说──只是依赖我强大的力量,但任何人都不去看我个人的人格。

    博尔多建立出来的,就只有这样的人际关系。

    「真正的友爱,只有在彼此站在同等的立场下才会产生。博尔多大概直到临死,都没能发现吧。如果他发现了,就不会选择这种近乎自戕的结局。那样一来……」

    相信他就能跟我和伊莉娜等人,建立真正的友爱。

    然后也就能以此为立足点,建立被许多同伴围绕的生活。

    没错,就像我们那位「魔族」少女学友卡蜜拉小姐一样。

    「……到头来,足下想说什么?」

    莱萨以有些不耐烦似的声调问起。

    「博尔多的死,刺激了我错误的想法……因此,让我差点走错了路。直到前不久……莱萨,我都无法对你说的话做出任何反驳。人类丑陋、可怕。我也一直认为,人类就是只有这么一面的生物。然而──」

    「……然而?」

    我对正前方眯起眼睛的老将,抬头挺胸地断定:

    「现在,我就满怀自信地说吧。人类不是只有丑陋一面的生物。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但丑陋之中,有著确切的光辉。那实实在在就是人类的可能性。我相信这种光辉。因此──莱萨•贝尔菲尼克斯,我不会支持你的理想。」

    直到刚才,我都与莱萨一样。

    但现在,我们两人可说已经完全分道扬镳。

    人类会害怕异物。

    人类绝对不会接纳异物。

    ……这些话是胡说八道。

    我的同伴们,为我证明了这一点。

    我在今生认识的这些人,为我证明了这一点。

    「……足下在足下误以为是同伴的那些人身上所看见的光辉,只不过是幻影。」

    莱萨否定我的想法,接著──

    「就如先前所述,吾人该做的事情并未改变。哪怕状况超乎意料,哪怕足下有了错误的认知。这一切,都不重要。吾人将以自己的力量,将足下收为棋子……为孩子们创造出光明的未来。」

    他全身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战斗意志。

    已经不需要言语。

    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有以武力贯彻自己的信念。

    于是──

    「『『他的路上有的是绝望』』『『那是一个悲哀男人的人生』』。」

    我开始准备发动王牌。

    对上莱萨,我万万不可能还想保留实力。

    「『『其人孤身一人』』『『虽有人追随』』『『却无人共同行走霸道』』。」

    「想发动『专有魔法』?想得美……!」

    莱萨犀利地呼气,让自己的兵器跃动。

    巨大的锤矛……却并非挥向我。

    而是挥向从先前就在路旁听著我们对话的两只野狗。

    莱萨毫不留情地,击打在它们背上。

    「「汪!」」

    两只野狗的惨叫声重合。

    两只被击中背部的狗,一瞬间趴到地上,然而──

    下一瞬间。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弹起似的站起,发出嚎叫。

    两眼发出明亮的红色光芒,胸前浮现出和眼睛同色的红色纹路。

    发动「专有魔法」的莱萨,用锤矛击打其他生命,就会造成这样的状态。

    这种效用──

    「咕噜啊!」

    实实在在强得破格。

    两只野狗露出獠牙,朝我扑来。

    直到刚刚还只是寻常野狗的这两只狗,现在有著令人惊奇的战斗力,为了执行主人的命令而逼近。

    「『『没有任何人懂他』』『『每个人都远离他』』。」

    我一边继续咏唱,一边持续闪躲两只野狗的猛攻。

    「专有魔法」不经过咏唱就无法发动,而且,咏唱中完全无法使用其他魔法。

    因此,几乎都会在开打前,就先完成「专有魔法」的咏唱,然后以突袭方式发动。就像莱萨对我所做的那样。

    「哼!」

    我只顾著躲两只野狗,莱萨就从身旁以锤矛横扫而来。

    我大大跳开,躲过这一锤,拉开了距离。

    ……他的「专有魔法」,不是只能将以锤矛击中的对象实力大大提升,还可以将对方当成傀儡来操纵。

    而且,还不只这样。

    最为棘手的是……「感染能力」。

    「『『连唯一的朋友都背弃他』』『『他落入了疯狂与孤独的汪洋』』。」

    咏唱到一半,一只野狗从死角扑向我。

    我在千钧一发的时机避过。

    野狗这一咬被我避开,在著地的同时,它瞪著其他野狗,然后──

    扑向另一只害怕得发抖的野狗,咬上颈子。

    「咿!」

    野狗发出小小的哀号。

    下一瞬间──

    「咕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喉咙被咬的野狗,仰望天空嚎叫。

    它的眼睛发出红光,胸前也浮现出同色的纹路。

    ……这多半就是莱萨的「专有魔法」最大的优势了。

    与已经化为他傀儡的人或兽接触,效果就会传染。

    也就是说……

    被锤矛击中,就会没戏唱。

    被锤矛击中过的人碰到,也会没戏唱。

    正因为有著这样的力量,莱萨在军团对军团的正面冲突中,从不曾打过败仗。毕竟他可以把对方的兵力,全都收为己用。

    ……状况实实在在是双拳难敌四手。

    我被逼到了随时分出高下都不奇怪的劣势。

    然而──

    「『『他的死没有安详』』『『拥抱悲叹与绝望而溺死』』。」

    这也到此为止了。

    「『『想必那就是』』──」

    咏唱结束。这也就代表著……

    「『『孤独国王的故事Private Kingdom』』。」

    逆转剧开始上演。

    暗色的灵气绕上我的右手,化为锁炼。

    这股黑暗更形成一把巨大的黑剑……

    我用右手,握住了剑柄。

    「「「咕噜啊!」」」

    三只野狗直逼而来。

    它们没有罪。

    然而──

    「我还是要斩了你们。」

    三只狗一齐扑上。

    但它们的动作,对现在的我而言,慢得致命。

    看在我眼里,它们就和停在空中没有两样。

    因此──

    我一口气,将三只狗的躯干一刀两断。

    它们连临死的哀号都发不出,化为尸骨落到地。

    当它们的鲜血与内脏,在地上泼出声响。

    我已经直逼到莱萨身前。

    「这是回敬,接招吧。」

    为了一吐刚才的郁闷,我挥出黑剑。

    对著这朝他颈子猛砍过去的剑刃,莱萨以锤矛格挡,然而──

    他无法完全卸开我的力道。

    「呜……!」

    到了这个时候,莱萨面无表情的脸上,才总算表露出了苦闷。

    尽管挡下了剑刃的一闪,但无法完全卸开力道,让莱萨整个人一路撞穿建筑物,冲向远方。

    现在完全由我处在攻势,也处在优势。

    我怀著这样的确信,通过他撞穿的洞,为了乘胜追击而寻找他的身影。

    结果──

    就在同时,我产生了一抹不安。

    我的攻势。我的优势。

    该不会都是莱萨计谋的一部分?

    ……莱萨被击飞,是飞往大街的方向。

    那条又长又大的路上,现在……

    「教……教宗冕下!您怎么了!」

    有著许多圣堂骑士,以及──

    「咦!亚……亚德大人?」

    「为什么回来了?伊莉娜小妹妹人在哪里?」

    我学友们的身影。

    「……嗯。该说是上天庇佑吗?」

    这句话说得彻底冷静,彻底冷酷,声调更是太过冰冷。

    不妙。

    当我想到这里的瞬间,莱萨的锤矛已经动了。

    挥往身旁一名男学生的头上。

    「住手啊,莱萨!」

    为了阻止他的这种暴行,我正要踏上一步。

    但在这之前──

    一阵劲风吹过,空气发出呼啸声。

    接著有如疾风般赶来的她,拔出佩在腰间的刀……

    「不许对我的学生下手……!」

    我老姊奥莉维亚的刀,挡住了莱萨的锤矛。

    金属与金属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激荡出大圈的火花。

    男生的状态……平安。

    「奥……奥奥……奥莉维亚大人……!」

    「快逃!你们赶快离开现场!」

    「不,想得美。骑士们,一个都不要放走!」

    两人一边以兵器较劲,一边下令。

    骑士们迅速行动,堵住了去路。

    看到他们的行动,奥莉维亚咂嘴一声,瞪著眼前的前同僚。

    「你这家伙……!看在同吃一锅饭的份上,先前我都不吭声……!但如果你要连我的学生都牵扯进来,我可不会放过你……!」

    「不放过又如何?奥莉维亚•维尔•怀恩,没有信念的足下,还以为能够打败我莱萨•贝尔菲尼克斯吗?」

    两者发出的气魄与杀气,撼动了空气。

    而最终赢得这较劲的是……

    「朋友啊,若是过去并肩作战时的足下还未可说……迷失了为何而战的足下所出的剑,实在太轻。」

    「唔……呜……!」

    老将施加压力,然后……

    「哼!」

    双手将奥莉维亚连人带刀,一起击飞。

    两者之间拉开一大段距离,莱萨立刻对附近的几名骑士,随手挥出锤矛。

    「奥莉维亚•维尔•怀恩,现在的足下,不是非由吾人亲手葬送不可的人物。」

    莱萨化刚说完,经过强化的几名骑士,已经开始体现莱萨的意图。

    「「「呜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强化骑士一边发出怪声,一边朝奥莉维亚冲锋。

    要应付她,派部下就够了──莱萨多半想这么说吧。

    实际上,经过他的力量强化的骑士,也的确难缠……

    「啧……!亚德•梅堤欧尔!你来保护学生们!」

    奥莉维亚吸引三名敌人,渐渐远离这里。

    我承接她的意志,站到学生们身前。

    「各位同学,请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碰你们一根汗毛。」

    学生们的反应五花八门。

    有人放心,有人愤慨地认为不该轻视他们的力量,也有人根本跟不上状况。

    毕竟接下来,多半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吧。我必须在保护大家周全的前提下,打倒莱萨才行。那么,该怎么做呢?

    我绞尽脑汁,逐步拟定策略。

    正想到一半──

    「啊啊,足下说得没错,吾人与吾人的部下,不会再动任何人一根汗毛。因为从现在起,不再需要了。」

    莱萨露出有些夸耀的表情。

    怎么回事?

    我掌握不住他的意图。

    就在我不明所以的下一瞬间──

    「呜……啊……!」

    背后传来小小的呼声。

    从嗓音的音高听来,是女生。

    这带著几分紧迫的声调,让我一阵恶寒。

    有事情不妙。

    收到第六感发出的危险讯号,我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接著──

    「什……么?」

    一名女学生站在我面前。

    她的眼睛发出明亮的红光,胸前浮现出同色的纹路。

    她的指尖──

    现在,已经碰在我的颈子上。

    「呜……!」

    被莱萨的「专有魔法」强化过的人,会成为他的傀儡。

    而且──

    被傀儡化的人碰到的对象,也会失去自我,受到莱萨支配。

    即使是我也不例外。

    「呜……!为什么……会这样……!」

    我视野晃动,眼中的景象渐渐染红。

    胸前浮现出小小的纹路,渐渐变大。

    我现在,正在感受自己的精神逐渐被人支配的过程。

    「……就在前不久,和足下谈话时,吾人说了一个谎。」

    莱萨以平淡的声调开始述说:

    「说状况是意料之外这句话,其实是假的。吾人连这样的情势演变也都料到,早已准备了计谋。只是话说回来,能否成功,本来还很难说。」

    莱萨仰望天空,以清爽的表情说道:

    「吾人对足下的其中一名学友,事先做了安排,也就是那边那个女学生。吾人暗中与她接触,以『专有魔法』收为己用。足下多半不知道,吾人的『专有魔法』经过这几千年,得到了新的能力。那就是──效力可以任意发动。现在的吾人,以锤矛击打过对象后,可以在任意的时间让效果生效。」

    所以才会引发现状,是吗?

    直到片刻之前,这个女学生都还是以自己的意志在行动。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可疑的地方。然而,内情多半并非如此。

    就在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形下……这个女学生,成了莱萨的棋子。

    「就如吾人先前所述,这是个危险的赌注。本来,吾人是打算在足下发动『专有魔法』后,以自然的方式将足下引导到这里。然而……由于足下极其聪明,大有可能发现吾人的意图。只不过……看来吾人得到了某种大意志保佑。」

    他说得没错,如果试图引导我,我多半已经发现对方的计谋。

    然而──

    「将足下引导到此地的,并不是吾人,而是足下。是足下自己,在无意识中挖好了自己的墓穴。」

    所以我才没能发现他的计谋。

    「这实在是天佑,大意志选择了吾人。长达几千年的悲剧,也将在这一瞬间告终。吾人将以足下为棋子,打开新世界的门。」

    「唔……呜……!」

    鲜血般的红,侵蚀视野。

    胸前浮现的纹路,渐渐扩大。

    「吾人将给足下的朋友一些救赎,好歹作为对过去主子的饯别。因此请足下放心,将自我意志交给吾人吧。」

    对于他的完全胜利宣言──

    我冒著冷汗,露出笑容。

    「还没呢。还没结束啊,莱萨。」

    「不对,一旦陷入这种状况,就无计可施。」

    「这很难说吧……?我所拥有的异能,你也很清楚吧……!」

    解析,以及支配。

    由此发展出来的,就是「专有魔法」。

    只要运用这种能力──

    「不可能。足下以前不就说过吗?说足下自身的异能,只有对他人的异能或『固有魔法』不会生效。说只有对这些能力,既无法解析,也无法支配。」

    莱萨说到这里,表情微微蒙上阴影。

    胜利的确信中,掺进了不安的神色。看到这样的情形,我露出微笑说:

    「就像你对我说了谎……我也……没告诉你真相……!」

    我一边用右手摸著胸前慢慢扩大的纹路……

    「要嚣张可还太早啦,莱萨•贝尔菲尼克斯……!」

    接著我,展开这辈子第一次的挑战。

    对「专有魔法」进行解析与支配。

    ……就如先前所说,我以前对莱萨所说的话,并不正确。

    理论上,我的异能,多半对任何概念都能进行解析与支配。

    即使是「专有魔法」也不例外。

    只是……「专有魔法」所包含的资料量实在太庞大,企图开始解析的瞬间,脑就会受到压迫。

    会被压迫到发疯的边缘。

    因此,我本来一直认为,要进行解析与支配是不可能的。

    然而──

    如果不化不可能为可能,就没有未来。

    那么,就来达成吧。

    我下定决心,开始了对「专有魔法」的解析。

    ──这一瞬间。

    「呜……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边无际的资料漩涡,侵蚀我的精神。

    但相对的──

    视野中红色所占的比例微微减少,胸前的纹路也萎缩似的缩小。

    「什么……!」

    莱萨口中发出惊呼似的声音。

    现在,他是不是看得瞠目结舌了?

    若是如此,我很想对他得意地窃笑,然而──

    我连这种余力都没有。

    「唔……呜……呜……!」

    感觉像是脑子里的血管,纷纷应声绷断。

    我漫长的生涯中,尝过各式各样的痛苦……但都无法与现在相比。

    魔力下意识地被解放到体外,化为冲击波,对世界造成影响。

    冲击波扑向学生与骑士的身体,撼动了他们的衣服与脸上的皮肉。

    「处……理……能力,还……不够……吗……!」

    我需要提升整体解析力。

    因此──

    「阶段:Ⅱ……!」

    【了解。勇魔合身。转移到第二型态。】

    莉迪亚平板的说话声,回荡在脑海中。

    紧接著,我的身上发生了变化。

    毛发染成纯白,流往后方……暗色的灵气,遮住了脖子以下的全身。

    随后,灵气形成了漆黑的铠甲。

    「唔……喔……喔喔喔喔喔……!」

    每进入下一阶段的型态,我的「专有魔法」效力都会更加提高。

    证据就是资讯处理能力也升高许多倍……

    莱萨能力的支配率,也渐渐下降。

    视野中的红色只剩少许。

    胸前的纹路也缩减得非常细小。

    「这怎么……可能……!」

    处理能力提升,让我有了几分余力。

    因此,我看著莱萨方寸大乱的模样,笑了笑。

    「我「魔王」……没有不可能……!」

    我一边感受著气力的充实,一边进行解析作业。

    ……进行到一半。

    进入更高阶的型态,处理能力提升,但相对的,我无意识散发出的威力与冲击波,似乎也变得更强了。

    对世界的影响变得更大了。

    冲击波震破建筑物的窗户,粉碎了地面,并且……

    打击人的身心。

    「呜!」

    「这……这家伙……是怎样……?」

    骑士们发出哀号似的叫声。

    有人坐倒在地,有人被冲击波震飞……也有人撑住,全身发抖。

    所有人,都对我表露出畏惧。

    另一边──

    学生们一直保持沉默。

    由于众人站在我身后,也就无法目视他们脸上的表情。

    然而,想必他们──

    「哎呀,真令人敬畏,足下的力量实实在在是破格,非吾人的尺度所能衡量。不愧是史上最颠峰……最骇人的怪物啊。」

    他摊开双臂,很快地说了一大串。

    他的意图我早已猜到。

    他想动摇我的精神,逼得我解析失败。

    实际上,这的确是不安的因素。

    莱萨把这当成了王牌来用。

    「看看周遭吧。大家都在害怕足下。无论是吾人的部下,还是……足下的学友们,都害怕这压倒性的力量。」

    「………………」

    「足下曾经这么说过啊,说人类不是只有丑陋的一面。结果作为这话根据的人们,现在就把足下当成异物看待!对足下产生了畏惧!」

    莱萨的语调转强。

    「这就是民意!人对与自己不一样的事物,就会害怕、仇视,奋起排除!就因为足下超越了万物!森罗万象!都将拒绝足下!即使过了眼前的难关!等著足下的未来仍然──」

    莱萨高声呼喊。

    然而,他话说到一半。

    「好……好厉害……!」

    一名女学生喊了出来。

    接著就像溃堤似的。

    学生们一起开始喧哗。

    「我们的亚德大人,果然棒透啦!」

    「他在我们面前展现过的力量,原来对他来说只是牛刀小试吗……!」

    「哼!那又怎么样啦!不管亚德多强,伊莉娜小妹妹是我老婆这件事都不会变~~!」

    「啥?是我老婆好不好,你这家伙不要闹了。」

    「亚德大人跟我结婚啊啊啊啊啊啊啊!总之跟我结婚啊啊啊啊啊啊啊!」

    哪儿都找不到畏惧我的人。

    女生还是一样,对我表达多得令我退避三舍的好感……

    男生也还是一样,讨厌我。

    即使解放了力量,我们的关系,仍然没有任何改变。

    这正是──

    实实在在就是我所追寻的救赎。

    「怎么样……!莱萨•贝尔菲尼克斯……!我在今生累积到现在的事物……绝对……!不会……背叛我亚德•梅堤欧尔……!」

    我对哑口无言的莱萨,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莱萨,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像中,更单纯……!的确人类会害怕异物,可是……!无论有著什么样的秘密……!会拒绝朋友的人,在这世上根本不存在……!」

    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却一直到现在都没能察觉。

    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却一直到现在都没能相信。

    然而,我不会再怀疑,也不会再搞错。

    为了证明这一点,必须将这次的事做出完全的了断。

    我解放了更多力量。

    「阶段:Ⅲ……!」

    【了解。勇魔合身。转移到第三型态。】

    莉迪亚的嗓音刚在脑海内回荡。

    暗色的膜包住我全身。

    模样看起来多半像是茧。

    接著在一阵子的间隔后──

    我就像昆虫羽化,穿破了薄膜。

    「咦……?」

    「亚……亚德……大人……?」

    学生们发出惊呼声。

    这也难怪。

    我的肉体在黑色薄膜中,产生了重大的改变……模样多半已经变得判若两人。

    身披的不是铠甲,而是有如将黑暗浓缩而成的羽衣。

    染成纯白的头发延伸到腰间,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

    而我的长相──

    是名留神话的「魔王」瓦尔瓦德斯的脸孔。

    也就是说……

    「亚……亚德大人……!这……这是多么……美丽……咦?我的意识,好像……」

    「会……会死掉……!亚德大人太美……!我会被他美死……!」

    直视到我脸孔的瞬间,少女们纷纷昏倒。

    「不……不会吧……?我这个伊莉娜小妹妹有够天使教的狂信者,竟然……!」

    「这……这心跳加快的感觉是……!」

    「漂亮成那样,就算男的我也可以。嗯,我整个可以。」

    男生们就像以前我的那些部下,逐渐往不妙的方向走。

    坦白说,真想叫他们饶了我吧。

    就在这些学友们的喊声中……

    「解析完毕。」

    我用和前世同样的模样,同样的嗓音,说出这句话。

    同时,视野中的红色与胸前的纹路,都完全消失。

    「专有魔法」的解析与支配。我这辈子第一次尝试的挑战,漂亮地成功了。

    「天……啊……!怎么可能……!」

    莱萨瞠目结舌,直冒冷汗。

    我朝他举起了黑剑。

    「……来做个了断吧。」

    我以平静的心情,静静地这么一宣告。

    随即为了付诸实行,踏上一步。

    「──!」

    不愧是「四天王」,对已经进入第三型态的我所做的动作,还反应得过来?

    然而──

    「即使反应得过来,也没有意义。」

    我将对方捕捉到剑刃圈内,将黑剑随手一挥。

    莱萨用锤矛,挡住了我发出的这一剑。

    「唔啊!」

    但我的力量,不是战斗刚开始时所能相比。

    黑剑与锤矛碰个正著的瞬间,无与伦比的冲击传到莱萨的肉体上……

    将他的骨骼震得粉碎,脏腑撕得稀烂。

    「呜哈!」

    他呕出血,年老的身躯就像射出的箭,飞向市街上。

    莱萨就和前不久一样,在建筑物上撞穿大洞飞走。

    我轻轻一蹬地,追上他后。

    「我要砍躯干了,举好武器,莱萨。」

    我将剑刃划向仍在空中飞舞的老将躯干。

    「呜!」

    这次莱萨也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出了反应。

    他挥动锤矛,守住躯干。

    而我们的兵器再度剧烈碰撞。

    由于我对正下方施力,莱萨全身重重砸在地上,将石板撞得粉碎。

    「嘎啊!」

    他又吐了一地的血,大把白胡子染红。

    战力差距大得令人绝望,但即使如此──

    莱萨的眼神中,仍然没有丝毫灰心的神情。

    「呜……喔……啊!」

    多半全是凭一股信念,在驱使他的身体吧。

    哪怕全身骨骼被击碎,内脏被撕裂。

    莱萨仍果敢地朝我挥出巨大锤矛。

    然而──

    「没用的。」

    我轻而易举地躲过这实在太慢的一锤。

    朝敌人的右手、朝著握住锤矛的右手,黑剑一划。

    我的剑刃精准地斩断了莱萨的右手。

    「嘎!」

    被斩断的手臂掉到地上,锤矛从手中脱落。

    接著──

    「结束了。」

    我刚说出这简短的宣言。

    随即发动拘束魔法。

    一个魔法阵,围绕著莱萨显现。

    隔了一拍后,魔法阵中伸出暗色的锁炼,绑住老将的身体。

    最后锁炼的尾端插进地面,让莱萨的身体强制朝我跪下。

    我低头看著这个从前的部下,举起黑剑。

    「虽说我们分道扬镳……但你也是曾经支持我的臣子之一。因此,我不会把你连人带著灵体一起消灭。」

    我肃穆地说下去。

    莱萨的处分,已经定案。

    这个人实在太危险,不能放他活下去。

    「最后,有什么话想说吗?」

    莱萨额头冒出冷汗,苍老的面容露出苦闷的表情,说道:

    「吾人的命运……!不会在此结束……!」

    他的眼神中,仍然有著要贯彻信念的强烈意志。

    我对这位哪怕死到临头仍不示弱的老将,心怀赞赏,说道:

    「身经百战的强者啊,别了。」

    我将黑剑,朝著莱萨的天灵盖劈下。

    老将的命运,就在这时决定。

    相信只要短短一瞬间,我的剑就会将他的身体一刀两断。

    这一瞬间,就要──

    「不不不,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毫无预兆,来得实在太唐突。

    一个耳熟的嗓音传进耳里的同时。

    眼前的光景有了改变。

    不知不觉间,我的黑剑消失……

    跪在眼前的莱萨也已经消失。

    我察看自己的样貌,发现「专有魔法」已经解除。

    当然我丝毫没有要解除的意思。

    我完全无法理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形。

    有唯一一件事可以确定。

    伫立在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创造出现状的元凶。

    而这个人的身影,我很眼熟。

    修长的身躯穿著燕尾服,脸上戴著奇妙的面具。

    是不知名的面具怪客。

    以前在校庆时,我应该已经亲手葬送了这个人。然而──

    看著飘然伫立在前方的面具怪客,我自然而然地喃喃说道:

    「你果然还活著啊?」

    我毫不松懈地戒备,表露出战斗意志,面具怪客哼哼笑了几声。

    「对,当然是了。啊啊,你说得对啊,亚德•梅堤欧尔。吾现在身为小丑,而小丑是绝对不变、完全不灭的。」

    面具怪客以演戏似的口气说话。

    我不理会这些话语,问出问题:

    「……莱萨被弄到哪里去了?」

    「当然是送去安全的地方。放在这么可怕的『魔王』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抓去吃了。因此,今后吾打算暂时安排个代理。因为莱萨大人,是吾的计画里还需要用到的人,不能让他死。」

    「你说计画?……『拉斯•奥•古』有什么图谋?」

    这个面具怪客,很可能就是那个组织的干部。

    我基于这样的考量如此问道,然而──

    「嗯~说出吾的计画,整个组织的计画,是妥当的吗?吾并不打算欺骗大家,然而,小丑有时候就是会让人不悦。欢笑与愤怒是一线之隔,实在很难拿捏。」

    对方根本什么都没回答。

    结束这样的发言后,面具怪客优雅地一鞠躬──

    「那么,不久的将来见,再会了,敬爱的『魔王』陛下。」

    一瞬间,面具怪客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对手消失后,我瞪著虚空中的一个点。

    一直瞪著他先前所站的地方。

    「无论外型、整个人的感觉、嗓音,都让我觉得熟悉。简直像个老朋友……但相对的,却又觉得像是第一次见面。」

    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究竟有什么图谋?

    ……没办法。无论怎么挣扎,相信迟早总会对上这家伙。

    结果可能导致世界陷入史无前例的危机……

    然而──

    「啊!喂~亚~德~!」

    「你打得场面可真大呀。」

    「我们赶快开溜吧!」

    「真不知道赔偿金额会有多高呢……」

    我有同伴在。

    「爸爸~」

    「好累喔~」

    「好想赶快回去滚床呢。你说是不是啊,卡蜜拉?」

    「嗯……嗯。是啊。」

    我有一群能够由衷相信、由衷喜爱的同伴。

    「亚德大人的模样!变回来了!」

    「还是现在这种样子最有亲和力。」

    「啊,太好了。我是正常的,对现在的亚德没有任何反应。」

    「还是伊莉娜小妹妹好啊。嗯,伊莉娜小妹妹才好。」

    「倒是艾拉德和奥莉维亚大人跑去哪里了?」

    「艾拉德不重要啦。奥莉维亚大人呢?欸,奥莉维亚大人呢?」

    「呃~她刚刚是不是说要矫正艾拉德茧居的毛病,追著他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只要有大家在,无论多么艰难的局面,我都可以克服。

    然后──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这次也多亏亚德,全都解决了!」

    这个好朋友的笑容,我一定要保护到底。

    「好啦!我们回家吧!亚德!」

    我握住伊莉娜伸出来的手……

    「是啊,我们回去吧。回我们归属的地方去。」

    同时由衷地──

    咀嚼这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