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教宗洗礼 第七十话 前「魔王」与逐渐结束的日常
    所谓远征结束,是回到故乡才能确定。

    这是自古流传至今的战事格言,意思是哪怕得胜,也不要松懈。虽然我们所做的事情并不是远征……不过就结果而言,就变得和远征大同小异了。

    所以呢,在回到故乡前,我丝毫不松懈,对周遭持续戒备。幸运的是,接下来并未发生更多麻烦事,我们就运用说是维达所开发的小型空间转移装置,回到了拉维尔魔导帝国。

    ……没有因为装置故障而被送去未来世界之类的麻烦,实是侥幸。

    ◇◆◇

    言归正传。

    关于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的这番风波,我和伊莉娜精神上的问题,应该可说已经解决。

    然而,就其他问题而言,没有一件事已经结束。

    其中尤为重大的问题,我就将来龙去脉「记载」在此吧。

    首先,关于大陆内的和平条约。

    我们之所以会去到美加特留姆,起先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然而,这多半只是莱萨用来引我过去的藉口。

    只要想想他的计画内容,他多半从一开始就并未指望签订条约。

    毕竟──

    因为在美加特留姆所发生的种种纠纷,和平条约遭到撕毁。

    人们似乎大为叹息,从某个角度来看,我就是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不免有些痛心。

    接著,我要谈谈拉维尔魔导帝国所处的状况。

    如前所述,解决的只有我和伊莉娜精神上的问题。关于国家机密被社会大众得知的这件事,我们没能找出任何解决之道。

    外号「英雄男爵」的怀斯及其女伊莉娜,这两人是「邪神」后裔的事实,以及皇室明明知情,却仍维持缄默的事实等不便为外人道的事,都因为这次的风波,传遍了整个大陆。

    怀斯与伊莉娜才是真正王族的这件事并未泄漏出去,也许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可以说,还是让女王罗莎陷入了艰苦的状况。

    美加特留姆的风波过后,反罗莎派崛起,就在国内弥漫著一股很可能会在近日内发生内乱的气氛时。

    这件事的远因也在于我,所以我打算负起责任,展开行动。

    但奥莉维亚比我先采取了行动。

    她对社会大众发表拥护王室与伊莉娜父女的言论,且亲自担任国家顾问,勉强压下了反罗莎派与舆论。

    结果,今后拉维尔就由王室与奥莉维亚两者共同营运。

    奥莉维亚现在固然担任学园讲师,低调生活,但仍是传说的使徒。她的社会信用极强,全靠她采取行动,才勉强让国内情势稳定下来。

    最后,我打算讲解大陆情势相关的状况,来结束今天的「日志」。

    拉维尔致力于平息国内动乱的同时,大陆内也发生了重大的问题。

    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对各国呼吁组成反拉维尔联盟。

    听说是由莱萨担任盟主来主持……但想来不会是他本人。大概就是那个面具怪客所说的代理人吧。

    如果这个联盟成立,拉维尔将会陷入国家存亡的危机。

    众人预期,美加特留姆会在结成联盟的同时,对拉维尔宣战,立刻攻打过去。

    对于美加特留姆的呼吁,许多小国表示了赞同。他们多半是认为,有望占有拉维尔的一部分土地与资源,所以没有理由错过这样的机会。

    相对的,除了拉维尔之外的四大国──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维海姆皇国。

    皇国从历史风土上,就最为忌讳「邪神」与「魔族」,相信看在他们眼里,万万不能容许拉维尔这样的国家存在。

    接著是哥地纳共和国,一时间先发表了看似赞同的声明。

    这个国家是拉维尔的邻国,两国之间的关系十分冰冷。

    然而国家主席巴伐是个极为慎重的人。因此他审慎观察情势,维持随时都能靠向任何一方的态势。

    就是在这个时候──

    奥莉维亚对社会大众发表了前述的拥护论。

    拉维尔不再只由王室统治,而是和奥莉维亚共同营运,让萨非利亚合众国总统杰洛斯,对拉维尔提议签订友好条约。

    虽然严格说来,不是对拉维尔,而是对奥莉维亚。

    据说杰洛斯是她亲戚的子孙,也是崇拜奥莉维亚的黑狼教信徒。

    而这条约自然是往签订的方向进行。

    拉维尔表示肯定的意思后,杰洛斯立刻亲自来访,和奥莉维亚会面……他们之间的互动,让我挂心得不得了。

    因为两人一见面,杰洛斯立刻在奥莉维亚面前跪下,流下眼泪。

    奥莉维亚以复杂的表情低头看著他。

    ……我总觉得这份友好条约,会带来重大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萨非利亚合众国靠向拉维尔,让哥地纳共和国也连带开始表示亲拉维尔的意思。

    相信对共和国主席──巴伐而言,这是个很艰难的局面。

    合众国与共和国,缔结了同盟,关系极为密切。

    长年来两国互相出口资源,创造了繁荣。

    然而尽管两国关系良好,就国力抗衡的观点来看,仍是萨非利亚合众国稍显强势。

    合众国所拥有的特产与资源,有一部分是共和国的必需品,出口到共和国。

    相对的,共和国的特产与资源,大部分对合众国而言是有需求的货物,但对其他国而言,就不是那么重要。

    这样的共和国,如果参加了反拉维尔联盟,意图与合众国诀别,将会蒙受难以估计的损失。

    想来在共和国国内,意见也会有分歧。应该也会有人主张参加联盟,灭了拉维尔魔导帝国与萨非利亚合众国,得到他们的国土,就能比现在更加繁荣。

    风险与报酬。巴伐多半就是将这两者放在天平上衡量,最后选择以亲拉维尔派的立场静观其变。

    至于那个蛮王所统治的阿赛拉斯联邦盟主……则维持著令人心里发毛的沉默。

    既不对联盟同调,也不靠向拉维尔。

    完全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实在是非常碍眼。

    ……无论如何,可以说奥莉维亚的行动,决定了大陆内的情势。

    她参与拉维尔的营运,让萨非利亚合众国与哥地纳共和国靠向了我方。

    阿赛拉斯联邦不能信任,因此只有美加特留姆与维海姆皇国,以及诸多小国,参加了反拉维尔联盟。

    战力上完全不及我方,因此,推测联盟应该会安分一阵子。

    只是话说回来……相信寂静迟早会被打破。

    骰子已经掷出。

    我们前往美加特留姆之前,整个大陆确实有了要统一的动向。

    然而,现在大陆分为拉维尔派与反拉维尔派,展开对峙。

    阿赛拉斯联邦则俯瞰两者对峙,虎视眈眈地伺机而动。

    ……这块大陆,以及住在大陆上的我们,正逐渐迎来动乱的时代。

    本日就此搁笔。

    夏末之月,十四日。

    笔者亚德•梅堤欧尔。

    ◇◆◇

    「……呼。」

    夜深了。

    油灯黯淡的灯光照亮手边,我一边品味著倦怠感,一边沉吟。

    「就写到这一段……唔,结束了。」

    最近,我开始写日志。这也是我在美加特留姆,意识上有了改变所带来的结果。

    我在房间里面向书桌,舞动羽毛笔……就在此刻,写完了本日的日志。

    「嗯~~」

    我一边伸懒腰,一边发出小小的呵欠声。

    打完呵欠,我将目光望向位于房间正中央的大型床。

    「姆扭姆扭……亚~~德~~……」

    「呼~……呼~……嘻嘻……嘻嘻嘻嘻………………呼~~」

    「咕齁喔喔喔喔喔喔喔……咕齁喔喔喔喔喔喔喔…………莉迪姊姊真有一套,把『魔王』丢来的球劈成两半了!……咕齁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床上睡著三名美丽的少女。

    一个个似乎都作著好梦,真是再好不过。

    「……这阵子,比较少同时就寝了啊。」

    会这样的原因,也在于我个性爱讲究。

    日志这种东西相当有意思。对遣词用字精挑细选,费心斟酌,最后写出满意的文章时,极为痛快。

    吉妮平常似乎有写小说的兴趣,现在我就能够体会她为什么会无法自拔。

    我完全深陷写文章的魅力之中,对文章组成讲究再讲究的结果──

    就是弄得最近有点睡眠不足。

    「呼啊……这样实在不好啊……我从以前就是这样,对一件事著迷,就会无法拿捏分寸……」

    我要多加小心,不要像前世那样量产人生的污点。

    「好啦,我也差不多该睡了吧。」

    我熄掉照亮书桌的灯,室内就完全由黑暗所支配。

    我在宽广的房间中行走,来到床前,静静地躺下。

    眼前有著伊莉娜的睡脸。

    她也以平静的表情沉睡。

    ……与莱萨斗过这次之后,世界就变了样。我们的生活,可说也渐渐有了改变。

    校内还是有人不认同伊莉娜,不时会发生人际关系上的摩擦,但……大致上还算平静。

    我认为,这平静的生活,是老姊奥莉维亚所赐。

    对她,我是感激不尽。

    然而……

    即使是奥莉维亚,想来还是无法长期维持平静。

    这种平静的生活,无论如何,终将有迎来结束的一天。

    到时候──

    我就要负起责任。

    因为这一切会发生,原因都在于我。

    因此,等时候到了,我不会再犹豫。

    与莱萨的这件事,让我大大得到救赎。

    是大家拯救了我。

    所以这次,轮到我保护大家了。

    为了这个目的──

    我不惜放弃平凡村民的生活。

    ……作为亚德•梅堤欧尔的人生,多半就快要迎来结束。

    我满怀著这样的确信,闭上眼睛,放开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