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七十二话 前「魔王」受到阻挠
    这大陆上有著五个大国。

    我们所住的拉维尔魔导帝国。

    以矮人为中心的哥地纳共和国。

    有无数人种交融的萨非利亚合众国。

    精灵族拥有特权的维海姆皇国。

    以及……蛮族国家阿赛拉斯联邦。

    以前我和伊莉娜被卷进去的那场宗教国家美加特留姆的动乱,五大国都高度参与。

    以「魔族」为中心的反社会组织「拉斯•奥•古(Ra's al Ghul)」,活动正日益活络。为了对抗这股势力,于是由美加特留姆作为仲介,让五大国缔结同盟。

    为此五大国的元首群齐聚一堂,然而……

    当时发生的重大事件,让五大国结盟这件事付诸流水。

    幕后黑手是美加特留姆的总指挥,也是世界最大宗教「统一教」的首长──莱萨•贝尔菲尼克斯。由这个曾登上过去我军中最强武官四天王宝座的人所策划的事件,成了解决我个人问题的机会,但同时,拉维尔魔导帝国却也从此在大陆上陷入了被视为绝对之恶的立场。

    然而多亏奥莉维亚亲上火线应对,让事态多少平息了几分,我本来还以为今后不太可能会有太大的风波。

    看来我太小看阿赛拉斯联邦之主德瑞德的疯狂。

    「竟然在这种时期举兵,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在玄关口皱起了眉头。

    「……我同意。那个国家做出来的好事,怎么看都只能说是暴举。」

    卡尔米亚是否也颇有感触呢?她那面具般没有表情的脸上,多了些许嫌恶。而伊莉娜似乎也一样。

    「竟然在这种时期举兵……!一个弄不好,难保不会爆发五大国之间的大战吧……!」

    没错,如今五大国分为拉维尔派与反拉维尔派,双方互看不顺眼,陷入了就像即将胀破的气球一般危险的状态。

    这种平衡得以不破裂,全是靠著政治上的盘算。

    虽然目前算是拉维尔派的国家,就只有萨非利亚合众国。但这个大国靠向我方,就让名目上高举反拉维尔派大旗的哥地纳共和国,也被迫陷入两难的局势。

    因为这两国之间,有著非常密切的贸易关系。

    又或者,也可以说是主从关系。

    哥地纳共和国所出口的品项,需求度不足以吸引他国。

    相较之下,萨非利亚合众国的食品产业很强势,尤其水资源很多。

    哥地纳共和国沙漠地带很多,水资源经常濒临枯竭。

    对这样的共和国而言,从合众国进口的水资源,就是必需品中的必需品。

    他国也是一样,水资源并非特别丰富,没有余力出口。

    这样的状况下,若有哪个国家对拉维尔展开攻势,萨非利亚合众国当然会和拉维尔组成共同战线。

    就结果而言,合众国肯定会挟水资源来要胁共和国。

    一旦演变成这样的情形,哥地纳共和国将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一旦爆发争端,考虑到为政者的盘算与政治的束缚等因素,战争肯定会极尽混沌之能事。

    正因如此,反拉维尔派的诸国,才会直到今天,都还停留在小小的示威行动。

    然而,在这样的情势下,阿赛拉斯联邦却不看气氛,展开了攻势。

    所以现在各国首脑群想必都忙翻天了吧。

    「……那么,今上找我们有什么事呢?」

    「首先,要请各位前往萨尔凡与史宾瑟两家的领地。接著──」

    「救出吉妮他们,这样就行了吧!」

    卡尔米亚点了点头。

    萨尔凡是吉妮的老家。史宾瑟是艾拉德的老家。

    这两个家族自古以来就处于主从关系,从国家诞生的年头,就一直镇守广大的领地至今。

    这次受到侵略的是位于边境的都市,据说如今城内已是一片血海。

    为了对抗进攻,吉妮和艾拉德多半也已经出阵。

    他们虽然还是孩子,却是高阶贵族的长子。有战事时,被委以统帅一军的重任也不奇怪。

    「吉妮同学不会有事。那么要担心的就是艾拉德同学,是吧。」

    那是以前我们被一个神秘少年送到过去时发生的事情。我为了让伊莉娜与吉妮在古代世界能够保护自己,制造了威力强大的魔装具,交给了她们两人。

    由于这种魔装具能够凭自己的意思召唤,也不用担心会被敌人抢走。

    只要那些魔装具还在,那么除非遇到非常难以应付的状况,不然吉妮应该是不用担心。

    相对的,艾拉德就没有这样的保证。

    「……虽然是刚入学就起过争执的对象,但现在的他,对我来说已经渐渐成为一个朋友。我不能让他送命。」

    美加特留姆事变中,大家赶来助阵之际,艾拉德也是其中的一员。因此我不想让他战死。

    「这件工作,我接下了。我们立刻前往现场吧。卡尔米亚小姐,要麻烦你和我们的双亲解释了。」

    「我明白了。」

    事态已经紧迫到没有时间道别。

    因此我……不打算采用马车这类正常的交通工具。

    「那么,我们转移过去。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吧,伊莉娜小姐?」

    「好了,完全没问题!」

    我们对看一眼,相视点头。

    接著我施展空间转移魔法,瞬间移动到目的地。

    这个魔法只能前往曾经去过的地方。但进入学园短短几个月,我接连被卷入各式各样的麻烦,结果就是足迹已经遍及全国。

    因此,也曾去过这次要去的边境都市。

    因此我不可能转移不过去。

    没错,我不可能办不到。

    然而──我施展魔法,意识一瞬间转黑之后。

    紧接著,我和伊莉娜已经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呃,难不成……是敌人的攻击,把市街变成了『森林』?」

    伊莉娜大惑不解地连连眨眼,环顾四周。

    森林──没错,就是森林。我们站在茂密的绿意当中。

    「……不是的,伊莉娜小姐。这里完全是森林。完全没有本来是城镇的可能。」

    「咦?这、这么说来,难道……」

    「是啊。看样子,转移失败了。」

    「不……不会吧!亚德竟然会失误!」

    伊莉娜难以置信地睁圆了眼睛,我对她摇了摇头。

    「不,这不是我的失误。我们完全落入了敌方的计谋中。」

    「敌方的……计谋?」

    「是啊。敌方事先料到了我们会转移。因此,他们设下了机关,让我们为了转移到城镇而发动魔法时,就会转移到这森林来。」

    也就是所谓的妨碍术式。

    在转移魔法用得理所当然的古代,这样的防范措施极为普及,然而……

    现代能够运用这种术式的人非常有限。

    其中的代表性例子,应该就是他吧。

    「伊莉娜小姐,还请千万不要大意。照这情形看来,这也许是远超出想定范围的天大阴谋之一环。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实实在在与魔境无异。还请你随时都要绷紧神经。」

    「嗯……嗯。」

    伊莉娜微微点头,我也点头回应她:

    「那么关于今后,为了救出吉妮同学与艾拉德同学,我们也必须对这妨碍术式做出对应。」

    我一边说,一边环顾这充满绿意的森林景观。

    由于处在夜间,能见度接近最差。断断续续听得见鸟、昆虫与野兽的叫声。

    我在这样的环境里,窥见了术式的一斑。

    「……妨碍我们转移的对手,果然不是泛泛之辈。」

    不只是在森林内部建构单纯的魔法阵,甚至对多种动物与植物,都赋予了术式的作用。

    据我所知,这么复杂的内容,只有一个人能够形成。

    前四天王──莱萨•贝尔菲尼克斯。这个上次事件的幕后黑手,和这次的动乱也有很大的关联。

    虽然不清楚他的目的,但总之我们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我们要探索森林。术式张设在这整个区域内。只要能够感测到所有内容,解析完毕,就能够让妨碍术式失效。」

    我先说完话,然后创造出光源。这是在暗处最常用的魔法探照光(Search Light)」。我让多个发出亮光的球体显现出来,将四周照得明亮。

    「夜晚的森林视野非常恶劣。请不要只注意脚下,对四周都要全方位留意。」

    「是啊。不然走没几步,就会摔得全身都是泥巴了。」

    我们本来就是村民,因此熟悉夜晚的深山这种类似的环境。

    正因如此,行进得十分顺畅。

    我们并未被地面的植物绊倒,也并未被毒蛇咬到。

    熟门熟路到就像在庭院里散步那样,在森林里四处走动。

    接著──极其理所当然的情形来了。

    没错,是陷阱魔法。

    森林里满是用来妨碍解析的机关。

    然而──

    「伊莉娜小姐,千万不要踩到那边的地面。不然会有熟悉的轰隆巨响传进耳里。」

    「也对,我会小心。爆炸这回事,光席尔菲就够我受的了。」

    布置得十分巧妙的陷阱,也瞒不过我的眼睛。

    「伊莉娜小姐,千万不要碰这棵树。」

    「碰了会怎么样?」

    「头会被炸得粉碎。」

    「好……好狠啊。」

    要看穿并避开所有陷阱前进,实是轻而易举。

    看来敌方是彻底要绊住我们,但我不会让他们得逞。

    解析也几乎都已经完成,只要再有几分钟,就可以让妨碍术式失效

    ──结果就在这样的时间点上,彷佛对方早已算准这一刻,四周的气氛全然变了。

    就在感受到紧绷感的瞬间,我下意识地发动了防御魔法。

    叠了三层的「大障壁术(Mega Wall)」。半透明的球状膜,覆盖住了我和伊莉娜。

    紧接著,闪电从四面八方射来。

    无数紫电响著雷声,以近乎光的速度涌来。

    无数叶脉状的雷电,在我的防御魔法上打著正著,随即消灭。

    然而……

    形成三重结构的「大屏障术」护膜,有一片遭到了破坏。

    「哦?本事相当不错啊。」

    我悠然地沉吟著。

    伊莉娜仍然不发一语,神情紧张。

    我朝先前朝我们展开攻击的对手看去。

    一棵特别大的树旁,站著一名披著黑色斗蓬的男子。

    我不认得此人。但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物,我隐约察觉得到。

    「你是『魔族』吧?」

    对方并未回答。取而代之的是……

    蕴含了强烈杀气的尖锐目光。

    「……亚德•梅堤欧尔,以及伊莉娜•利兹•德•欧尔海德。赌上我的性命,我也要把你们留在这里。」

    我朝他那有著凄厉觉悟的眼睛,微微一笑。

    接著开口说话。

    就像我过去被人称为「魔王」时那样。

    「我会压倒你的气概,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