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七十三话 前「魔王」与森林中的对决 前篇
    「虽然只是一层,但你能打穿我一层防御魔法,这本事可说相当了不起……可以请教你的大名吗?」

    男子的回答十分冷淡。

    「我没打算报上名号给即将死去的人听。」

    「魔族」男子尖锐地撂下这句话,随即展开攻势。

    与先前一样,无数雷电交错。

    巨响震耳欲聋,强光烧灼眼睛。

    这攻击堪称惊涛骇浪。然而──

    「哼!这种东西哪会管用!」

    伊莉娜说得没错。

    敌方使出的雷击,甚至已经无法在保护我们的防御膜上造成一丁点损伤。

    「他们多半已经把我的能力告诉你了吧?只要是我看过的魔法,就不会再管用了。你的魔法的确有著出色的威力……但无法攻略我的异能。」

    解析与支配──面对这样的能力,所有魔法都将变得无力。

    男子所使出的雷击魔法,再也不具有任何效力。

    「你这怪物……!」

    从斗蓬露出的表情苦涩扭曲。

    「我不会害你,撤退吧。凭你的本事要绊住我们,实在是差得远了。」

    我这提议纯粹出于善意,但对方当然不可能听进去。

    「魔族」男子愤怒得满脸通红,大喊:

    「不要小看我!」

    紧接著,我们周围浮现出无数的几何图案。

    哦?可以同时行使七种魔法?现代出生的人,几乎全都连双重咏唱(Double Cast)都办不到,他却使出了七重咏唱(Sevens Cast)。

    的确,他会被派来绊住我们,是其来有自。

    只是即使如此,实力的不足仍无从否定。

    「吃我这招!」

    随著这声呼喊,魔法阵发出无数属性魔法。

    简直像是由大群魔导士进行的齐射。

    巨响响个不停,扫平了周遭的树木。

    孤身一人就拥有连环境都加以改变的力量吗?

    但无论是什么魔法,在我的异能下都派不上任何用场。

    所有攻击连屏障都无法损伤,凭空消失。

    即使如此,他仍不死心,持续以魔法攻击。

    我想到了横冲直撞这句话……嗯,看来并非如此。

    这华丽的魔法攻击,似乎是幌子。

    「『开启』!『我的领域』!」

    两小节的咏唱之下,新的魔法发动了。

    这多半就是对方真正要出的招,也是他的王牌。

    就在发动的同时,周围的空间扭曲……景观有了剧变。直到前不久,我们都还置身于深夜的森林,现在却变成了白天的沙漠地带。

    「这……这是怎样!」

    「哦?专有空间吗?」

    「专……专有空间?」

    「是啊。是空间类魔法的巅峰。比一些半吊子的『专有魔法(Original)』更强大的魔法。只是在现代被视为已经失传的技术……这可实在了不起。」

    我对站在眼前的「魔族」男子送出掌声。

    看来这样的行为,反而刺激了对方。

    「看我轰掉你这老神在在的态度!」

    他大吼一声,在苍穹中召唤出无数的剑。

    紧接著飞剑下坠。

    我试图对这些破风涌来的剑刃发动防御魔法。

    「……伊莉娜小姐,还请千万不要尖叫。」

    「咦?」

    我本想张设给自己和伊莉娜用的两人份屏障。

    但专有空间的效力影响,让我无法如愿。

    有个概念叫做妨碍发动(Jamming)。看样子在这个空间里,展开的就是这种效果。

    因此,我的力量被弱化到只剩平常的几千分之一。

    妨碍发动的效果,让我陷入只能施展初阶魔法的状态。因此,我只勉强能够为伊莉娜一人,架构出足以抵挡这波攻击的屏障。

    我自己则无法抵御这无数剑刃……不知不觉间,已经全身都被割裂。

    「亚……亚德!」

    相信我现在的模样一定惨不忍睹吧。

    就连伊莉娜,也看到我凄惨的模样而脸色发青。

    相反的,「魔族」则夸耀地大笑。

    「哼哈哈哈哈哈!在专有空间内,我加拉蒙就和神没有两样!哪怕你是多厉害的神童,一旦进了专有空间内──

    「神……是吗?你口气可真大。不过,连个小孩子也杀不了,应该算不上神吧?」

    我打断对方说到一半的话。紧接著,男子眼睛大睁。

    「你……你这家伙,怎么回事……!你……你应该死了……!受……受到这种伤,不可能活著……!」

    「是啊,我确实死了。只是啊──」

    我嘴唇浮现出笑意,断言说:

    「只杀了一次,可没办法消灭我(魔王)。」

    接著,受到的伤害如时间倒流似的逐渐消失。到刚才还是几近被分尸的模样,现在则已经变成和平常没有两样了。

    「太……太离谱了……!这么高水准的回复魔法,在这个空间内应该用不出来……!」

    他会这么惊愕也理所当然。

    在专有空间内,发动者无异于神。而他说的话是事实。

    在专有空间的内部,一切都会绝对遵守发动者所定的规则,效力甚至对我也管用。这也就表示……先前的现象,并不是由高度的回复魔法所造成。

    我笑著说出了这样的现实。

    「我可没施展魔法喔。哦?这个说起来啊……算是我灵体上的个性吗?」

    我拥有近乎无限的灵体,除非一瞬间把这些灵体全都同时消除,否则我就不会毙命。

    是将诅咒魔法大肆应用到不留原形的地步,最后才形成的,我的特有魔法。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你这家伙……!」

    「是吗?这又不是实现了完全的不死,对我来说,这点小事也没什么好自夸的就是了。」

    我就只是说出真心话,但对方似乎当成了挑衅行为。

    (插图005)

    他以掺杂怒气与焦躁的表情瞪著我……

    然后把目光朝向站在我身旁的伊莉娜。

    「你也有弱点!我要针对你的弱点!」

    他大喊的同时,伊莉娜的声息消失了。

    因为她从我身旁,被转移到了敌人身旁。

    「唔!」

    伊莉娜睁大眼睛,惊愕不已。

    他抓住她的颈子,一把拉向自己。

    「亚德•梅堤欧尔!如果不希望这女的被杀,你就自杀吧!」

    他说出这样的台词。

    「真受不了。原来你终究也只是个卑鄙小人吗?我本来还肯定你相当有本事,看来我得更改我的评价呢。」

    「随你怎么说!只要是为了大义,我心甘情愿沦为恶徒!」

    「魔族」男子在抓住伊莉娜脖子的手上加重力道,继续呼喊:

    「告诉你,我折断这女人细细的脖子花不到一秒钟!如果不希望这样,就赶快自杀!」

    「嗯。照我本来的认知,还以为伊莉娜小姐对你们而言,是重要的活祭品呢。」

    「魔族」男子什么话都不回答。这也难怪。如果会在这种时候说出组织内的情形,那才真的是三流都算不上。

    ……想来多半是组织内的方针有了改变吧。他散发出的杀气是真的。他是真的要杀了伊莉娜。而她本人似乎也察觉到了。

    「亚……亚德……!」

    她眼神中多了紧张与恐惧,呼唤我的名字。

    然而,她并非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她是个很倔强,心中有著确切觉悟的少女。因此──

    「不……不用担心我。就算我死了,也能用亚德的魔法复活我吧?所以……连我一起轰了吧!」

    最后吼出这句话时,恐惧与紧张已经从她的眼神中消失。

    取而代之的,只有凄厉的觉悟。

    「呜……!女人!别多嘴,小心我杀了你!」

    男子冒著冷汗,抓住她脖子的手更加用力。

    然而,伊莉娜不退缩。

    只将要我连著她和敌人一起解决的意思传达给我。

    当然了,这种想法只能驳回。

    「不可以,伊莉娜小姐。不能这么轻率地看待生命。」

    「可……可是……!」

    「请不用担心。我本来就无意自杀。因为胜负已经分出来了。」

    我露出满面笑容,对「魔族」男子说话:

    「你说我不自杀,就要杀了这个少女。那就请吧,尽管试试看。那也得要你有这本事就是了。」

    他似乎将这番话看成挑衅,气得满脸通红,同时……

    「你敢小看我……!你以为我不敢吗?那我就让你看看!看清楚了我捏死你女人的瞬间!」

    看来他很容易激动。

    一旦杀了她,她作为人质的意义就会消失,他却仍任由愤怒驱使。

    只是话说回来,这家伙杀死伊莉娜的场面,是永远不会来临了。

    证据就是……

    「唔,呜……!」

    他从斗蓬下露出的脸孔,浮现不解的神色。

    「这是……怎样……?使不上……力气……!」

    他多半是真心想折断伊莉娜的脖子,但不管过了多久,他的目的都并未达成。

    「你……你这家伙……!做了什么……!」

    他似乎认为我动了什么手脚。

    「魔族」男子忿忿地看著我。他的眼神里,有著像是看著无以名状之物时会有的畏惧。而他也似乎就是因此,做出了很实际的判断。

    「既然如此……!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躲到底……!我至少要达成绊住你们这个当初的目的……!」

    他多半是想藏身于这专有空间内吧。

    然后变更空间内的规则。例如让我无论动用多高度的魔法,都绝对找不到他,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然而──这是白费心机。

    「!为……为什么!为什么……无法隐身?」

    果然是打算躲起来吗?然而,他的身影并未消失。

    「明明用了魔法,却莫名地无法发动──你多半这么想,但你错了。加拉蒙先生,你并未施展魔法。」

    「亚……亚德•梅堤欧尔……!你……你这家伙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将神的宝座从你手中夺走,就只是这样。」

    我这么说完后,立刻将自己决定的规则强制适用到对方身上。

    放了伊莉娜,以及不准接近她半径十梅利尔圈内。

    规则适用的瞬间,他放开伊莉娜,往后退开。

    「身……身体自己动了?这是什么情形!」

    「我刚刚不是告诉你了吗?告诉你现在这个空间里的神──是我。」

    「怎……怎么可能!专有空间的发动者,可是我加拉蒙啊!说空间内的规则由你来决定,这是不可能的!」

    「魔族」男子皱起眉头,大冒冷汗,我悠然地朝他微笑著开口:

    「你忘了我的异能吗──解析与支配。哪怕处在专有空间内,这种能力也不会失效。因此──」

    我弹响手指,执行了解除空间的指令。

    阳光洒落的沙漠地带,瞬间化为了夜色笼罩的森林深处。

    「既然解析、支配了建构专有空间的术式,你就再也不是神,就和住在这森林里的虫子没有两样。不,也许是比虫子还弱小的弱者。」

    王牌遭到封杀,敌方已经无计可施。而他也露出了苦闷的神情……

    「既然如此!至少也要回敬你一刀!」

    那是舍弃了性命的人特有的眼神。这告诉了我他的下一步行动。

    也就是──自爆。

    「愿荣耀归于我们组织与血族!」

    在这蕴含了疯狂的咆哮中,他撕裂自己全身,强烈的光溢出……

    面前的男子多半对这样的状况有了心理准备,然而……

    「…………为……为什么?为什么,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管等了多久,他的身体都并未爆裂。

    因为我不准他自爆。

    「如果是我和你一对一的状况,我会准许你死得荣耀,然而……这里有著不习惯他人死亡的淑女在场,所以如果要自杀,还请到别的地方去。」

    我一瞬间解析了他的自爆魔法,禁止他使用,理由是顾虑到伊莉娜的感受。

    我希望尽可能不让她看到震撼的场面。

    ……只要抵达目的地,相信她会看到不想再看,但即使如此──

    我还是希望尽可能减少让她看到令人不快的场面。

    「呜……!不只是践踏我的觉悟,还要我活著出洋相吗……!」

    「正是。生杀与夺全由我决定,这正是胜利者的特权。我要你在这里留一会儿。」

    我话刚说完,就发动了拘束用的魔法。这一瞬间,出现了许多黑色环状的铐具,转眼间就将他的身体铐住。

    「呜……!」

    突然受到压迫,让「魔族」男子发出呻吟,倒在地上。

    我朝他这种模样瞥了一眼后,看向伊莉娜。

    「你当人质时,脖子受了负荷吧。被抓的部分有没有伤到?」

    「嗯……嗯,我没事,全身上下都没问题。」

    伊莉娜这么回答,眼神中有著对我的尊敬,以及……

    对自己的不中用所产生的焦躁。

    「对不起喔,亚德。我扯你后腿了。」

    「哪里,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我对她微笑,但伊莉娜的表情仍然蒙著阴影。

    「……我啊,一直觉得,总有一天我要追上亚德。所以,我每天都很努力,我自己……是这么打算的。可是,结果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靠亚德救我,连和你并肩作战都办不到。」

    这次她多半是真心感受到了生命危险吧。正因为有著想靠自己的力量克服这种危机的意志,伊莉娜才会一直努力到今天吧。

    然而,她的目标没能实现,所以……

    不对,不是这样啊。本质不在那里。

    她沮丧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没办法和我并肩。

    「……除非拥有和我同等的力量并肩作战,否则就算不上是真正的朋友。你也许这样想,但这就错了。伊莉娜小姐,无论你是强是弱,对我来说都是永远的好朋友。还请你千万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

    伊莉娜什么话都不回,就只是懊恼地低头不语。

    ……也罢,随著时间经过,平常那个开朗活泼的她,应该就会回来吧。

    我希望能照顾好她的心理状态,但这不是最优先事项。

    妨碍转移的术式,已经大致解析完毕。

    已经没有东西阻挠我们了。因此,我为了达成救出吉妮与艾拉德这个目的,准备发动转移魔法──

    就在即将发动之际──

    「咕噜啊!」

    狰狞的吼叫声击打耳膜。

    背后有东西接近。感觉到这动静的瞬间,我全身反射性地有了动作。

    我往旁一跳,同时为伊莉娜发动防御魔法来保护她。

    屏障遮住她娇小的身体,确保她的安全后,我才瞪向奇袭我们的敌方。

    「……哦?幕后黑手这么快就现身啦?」

    攻击我的是一只狼。

    然而,不是普通的狼。它双眸发出红光,胸口有著同色的刻印。

    这模样,是他下的手。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

    是他的「专有魔法」造成的。

    而且──

    看样子,敌人不是只有狼。

    这片森林里的所有生物。

    如今都成了我们的敌人。

    从树上俯瞰我们的猴群。

    从地上凝视我们的野兽。

    攀附在树木表面上的大群昆虫。

    这些生物,眼睛都发出红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