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七十五话 前「魔王」与被俘虏的朋友
    拉维尔魔导帝国与阿赛拉斯联邦国境交界处附近的地区,以「防线」的别名著称。这一带的土地是由史宾瑟公爵家,及其从属贵族萨尔凡家所治理,是国防上的最前线。

    所以国境边缘设有许多堡垒,邻近的城市也都建设成坚固的城郭都市。

    因此易守难攻……本应如此。

    国家全力建设成铜墙铁壁的防线,被轻而易举地突破,而且──

    连理应固若金汤的城郭都市,如今也呈现出一片地狱般的景象。

    沙谬尔是个离国境不远的城市。

    这个城市有多个地下城,人称冒险者的巢穴,曾经充满了他们的热意与活力。

    然而现在这个城市有的,是火灾与怒吼,以及战场特有的酸臭味。

    「刚转移过来,景观就很有刺激性啊。」

    「该怎么说,有种回来的感觉啊……如果可以,真不想再体会这种感觉啊。」

    我和席尔菲都习惯了战争。

    因此,即使目睹到城里的惨状,也不觉得如何。

    火灾的光将夜色照得通明,路旁散布著尸体的非日常光景。

    远方传来爆炸的巨响,敌我双方的怒吼声断断续续传来的这种状况。

    一切都令我觉得怀念。

    是我早已熟悉的战场气氛。

    然而……

    对伊莉娜而言,多半是第一次体验到的地狱景象。

    她是个有胆识的人,但仍掩饰不住紧张与动摇。

    从转移过来至今,伊莉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觉得不舒服,请立刻告诉我。虽然聊胜于无,但我可以用魔法让你恢复。」

    「……嗯,谢谢你。」

    伊莉娜冒著冷汗,看著散落的尸体。

    相对的,席尔菲则一边以冷静的神情环视周遭,一边说:

    「没看到平民的尸体啊。倒在地上的尸体看上去都是军人……还有冒险者吧?就不知道是平民避难完毕的结果,又或者是平民被抓去当人质了。如果是后者,就有点棘手了。」

    (插图006)

    果然是战士的著眼点。

    我对她说出了自身的推测:

    「我想多半是前者。我也曾去过国境边缘的堡垒,当时我加了一些小小的改良,没那么容易被突破。」

    「这样啊。那大概该当作是他们争取到了从劝平民避难,到实际离开的时间吧。」

    席尔菲平常是个傻子,其实是个身经百战的勇士。

    年幼时被遗弃的她,被莉迪亚收养,接受了作为战士的教育。

    年仅七岁就首次参战,拿下敌人的首级。

    她实实在在是以战争为故乡长大成人,这种时候,平常那种傻气就会消退,展现出聪慧的一面。

    「没有平民遭到俘虏,交战的是出于义愤挺身而出的冒险者,以及领主们派出的骑士团……如果是这样,多半可以放手大闹了。」

    席尔菲扛著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看著我的脸这么说。

    「可是……最该优先的是吉妮吧。」

    「是啊。这个魔力的感觉,肯定是她不会错。」

    然而,我不知道她在哪里战斗。

    而且,严格说来……感应得到的魔力反应,也可能是「残渣」。

    无论是哪一种情形,这个时候还是分头搜索她,比较有效率吧。

    但话说回来,伊莉娜要留在我身边。

    要一名不习惯战争的少女,独自走在战场上,实在令人不忍。

    「那么席尔菲同学,我们就先决定发现吉妮同学时,又或者是集合用的信号吧。」

    「朝天空打出光弹魔法就好了啊。我们就像是第三势力,也不用担心想法泄漏给敌方知道。」

    「是啊,你说得对。」

    事情说定之后──

    「那么,我去西边巡一巡。东边就麻烦亚德你们了。」

    席尔菲立刻丢下这么一句话,疾风似的跑向街上去了。

    「那么,我们也走吧,伊莉娜小姐。」

    「呃……嗯。」

    我就当是散步,走在破坏声、怒吼声与死亡气息蔓延的夜晚街上。

    我身旁的伊莉娜则脸色苍白。

    这也难怪。一个没看惯尸体的人,正在目击五花八门的死亡,自然会不舒服。

    然而她不改坚毅的态度。尽管脸色苍白,眼神中并未失去要去救出吉妮的意志。

    只要是为了朋友,无论多么令人作呕的情景都会忍耐。她的神情中有著这样的觉悟。

    ……但话说回来,战场的地狱景象,仍确实地磨耗著伊莉娜的心。

    「去死!去死!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年轻的骑士,对已经成了尸体的敌方兽人执拗地用剑捅刺。

    「别……别这样!我……我有老婆跟孩子──」

    面对乞求饶命的对象,老兵毫不留情地挺枪刺死。

    我们沿途目击了这种战场风情。

    ……如果这是古代的战场,我多半什么感想也不会有。

    然而,在现代──

    在这个我得到了一群新同伴的时代。

    我说什么就是会在这些上演悲剧的人身上,看见朋友们的身影。

    伊莉娜似乎也一样。

    「要是战争拖久了……校园里的大家,也会被派上战场……对吧……」

    「……是啊。虽说是小孩子,但魔导士就是能够成为优秀的士兵。动员学生是必然的吧。」

    「到时候……不知道,大家会变成那样的表情吗……」

    被杀的人脸上浮现恐惧。

    杀人的人脸上浮现阴沉的快感。

    我的朋友们一旦上了战场,多半也会有些地方产生扭曲。

    到时候……就不会有什么光明的明天等著我们。

    「为了防止这种情形,这一战,我们非得尽快阻止不可。然而,首先该做的就是救出吉妮同学与艾拉德同学。就先达成这个目的吧。」

    伊莉娜默默地﹑强而有力地点了点头。

    就在我们相互确认坚定决心,行走在人间炼狱的途中。

    我们听见了一个耳熟的说话声。

    「我哪能死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回荡在四周的拚了命的呼喊声。

    我和伊莉娜对看一眼。

    「刚……刚刚喊声的是……」

    「我们前往现场吧。『他』撑不住了。」

    我和伊莉娜举步飞奔,赶往声音传来的方向。

    接著,看向他的身影。

    看著公爵家长子艾拉德的身影。

    保护全身的银色铠甲已经半毁,无法发挥作为护具的功效。

    露出的皮肤与橘红色的头发,被染上鲜血的红色,令人不忍直视。

    大量敌兵包围住了这样的他──

    「臭小子,人都快没命了,还给我大闹。」

    「公爵家的俘虏,有他弟弟就够了吧?」

    「为了答谢你烧了我手臂,我们要把你凌迟到死。」

    敌方不约而同地弥漫著杀意。

    艾拉德面对这群敌人,眼神中有著斗志。

    即使处在令人绝望的状况,他仍未放弃活下去。

    ……相信他真的不会死在这里吧。

    为什么?因为我不会让他死。

    「『岩石冲击术(Rock Impact)』。」

    我对敌方的每个人发动了土属性的低阶攻击魔法。

    下一瞬间,坚硬的土块从显现在天上的魔法阵洒向敌兵。

    这一击,让有些人昏倒,有些人手脚骨折倒在地上。

    我一瞬间扫荡了敌军后。

    艾拉德睁圆了眼睛,朝我看过来。

    「亚……亚德……!还有,伊莉娜……!为……为什么,你们会来这里……?」

    「因为有人将你和吉妮的危机告知我们。因此我们来了。」

    说话的同时,我对艾拉德施了治疗魔法。

    惨不忍睹的模样,瞬间变回平常的样子。

    「那么艾拉德同学,参加这一战的,就只有你吗?」

    「……不,吉妮也以我直属部下的身分参加。」

    「那么,她去哪里了?」

    听我这么问,艾拉德咬紧了牙关。

    ……喂,这是什么反应?该不会已经发生了最坏的情形吧?

    我感受著对朋友现状的不安,等艾拉德说下去。

    接著──

    「她被俘虏了……!就在……我眼前……!」

    艾拉德像是吐出心中的苦闷,一字一句说下去。

    「起初,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本来以为,这件工作随随便便都能解决……!可是,那家伙来到的瞬间,一切都被颠覆了……!」

    艾拉德握紧拳头,全身发抖。

    我皱起眉头,对这样的他问起:

    「你所谓的那家伙是指?」

    「……是『龙人』。有个男的『龙人』,投靠了敌军。」

    这个回答让我微微一惊。

    「龙人」是超级稀少的人种。而他们藐视其他人种,绝不和人世间有所来往。正因如此,人们都说若遇到「龙人」,无论活了多久,基本上都毫无生存的希望。

    就连我,遇到他们的次数也只有两三次。

    我当时的印象,就是他们全都彻底厌恶人类……

    正因如此,我才会惊讶。为什么「龙人」会投靠阿赛拉斯联邦?

    ……这实实在在是个莫大的谜团,但这种事只要直接去问当事人就行了。

    「吉妮同学她没事,对吧?」

    「嗯,大概吧……可是,阿赛拉斯那些家伙,几乎都是一群禽兽。不赶快救出她,真不知道她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是为了对过去赎罪吗?艾拉德的眼神中,有著想救吉妮的心意。

    然而,我不能带他去。艾拉德多半是在这个战场担任总指挥的人。哪怕只是一时,一旦他下落不明,将会影响全军的士气。

    因此,我对艾拉德这么说:

    「艾拉德同学,你听好了。你要留在这里,把接下来我所做的事情,当成你的功劳,在我军内宣传,用这样的方式来鼓舞我军。救出吉妮同学的工作,由我们来进行。」

    我的口气变得像是单方面下令,但艾拉德并不是个愚笨的人。

    他理解到我的提议是最有效率的做法,已经接受。

    「……知道了。全都交给你处理。」

    艾拉德先这么答应,随后又歪了歪头:

    「对了,你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说要当成我的功劳……你打算做什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是这个状况下极为正常的行为,也就是──」

    我浅浅一笑,说出回答。

    「我要去消灭敌军。」

    我在宣言的同时,不等他反应,发动了飞行魔法。

    接著飞上暗色的天空,俯瞰城郭都市的样貌。

    「……这个城市是我的朋友吉妮同学一族所统治的土地之一。不准你们继续放肆。」

    我自言自语后,立刻发动了魔法。

    紧接著,整个城市中显现了无数魔法阵。下一瞬间,五花八门的属性魔法从这些笼罩整个都市的魔法阵射出,一瞬间瓦解了敌军。

    只是话说回来,我并未制造任何一个死者。

    虽说这些人在城里肆虐,但夺走没有价值的生命,违反我的美学。

    因此我只夺去他们的手或脚。

    如此瘫痪了敌兵后,我从中挑出看似位阶较高的人,留下来当俘虏。

    至于其余那些家伙,留在城里也难保不会造成危害,所以用传送魔法,把他们送去了别的地方──送去汪洋中。

    这些家伙几乎都是顽强的兽人族,生命力也非常高。

    只要运气好,应该可以活下来吧。

    ……做完这件工作后,我降落到艾拉德与伊莉娜身旁。

    两人看著我说:

    「你还是老样子,有够离谱啊……」

    「可是,这才是亚德。」

    艾拉德傻眼似的笑了笑,伊莉娜对我投以向往的眼神。

    我对他们微微一笑之后,为了召集席尔菲,将魔法光弹射向天空。

    过了一会儿,她过来了。

    我对席尔菲说明情形,决定今后的行动内容后。

    我再度看了看艾拉德。

    「不管怎么说,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不重要。麻烦快去救吉妮。我这边会照你说的,妥善处理。」

    我重重点头,表示答应。

    接著──

    我带著伊莉娜与席尔菲,转移到国境边缘的堡垒。

    想来敌方应该会把这些堡垒当成据点来用吧。

    吉妮,你等著。

    我马上去救你。

    我一边祈祷朋友平安,一边瞬间移动到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