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闲话 前「魔王」的朋友战败,于是──
    阿赛拉斯联邦进犯领土。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吉妮几乎被不安与紧张压垮。

    与常人相比,她累积的经验多得反常。实实在在历经了许多性命交关的大风大浪。

    然而,即使如此,吉妮还是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女。

    对第一次参加战争会有所畏惧,乃是必然。再加上……决定要她担任艾拉德的直属部下来活动,这也成了在吉妮心中施加沉重负担的要因。

    艾拉德是从吉妮幼儿期就认识﹑长年霸凌她的人物。因此对她而言,艾拉德就像是她的精神创伤。

    她必须和这样的人建立密切的关系,完成救援都市这样的重责大任。

    这比第一次参加战争,更折磨吉妮的心。

    然而,也不知道艾拉德作何打算,他一次都不和吉妮当面谈话。所有的沟通,都由在他身旁服侍的美貌女仆担任中间人来传话,完全没有直接面对面的商议。

    多半是彼此都不想见到对方吧──吉妮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多亏这样的安排,她才得以不用背负无谓的精神痛苦,能够专心在战事上。

    于是出发的日子来临。艾拉德率领两千人的部队,吉妮也率领一千两百名士兵,追随他出阵。

    当然了,两者都是第一次上阵,所以都有经验丰富的老将担任他们的左右手。

    吉妮心想,既然如此,乾脆全都交给老将不就好了……但不能这么做,就是贵族社会的艰辛之处。

    贵族重视名誉。何况是自古以来就负责国境防卫的家族,这样的倾向更是特别强。因此一旦战事开始,长子必须身先士卒地赶赴前线,向周遭人们展示自己有能力,这已经成了习俗。

    透过这样的举动,不但维护家族的名誉,也对贵族社会展现了未来的安泰。就为了这种大人们的需要,十五岁的少女必须赶赴危险的前线……

    眼前的惨状令她想吐。

    她听到的回报是居民已经避难完毕,正由志愿参战的冒险者所组成的反抗军与敌方交战……但吉妮当时还无法具体想像,这会造成什么样的状况。

    人类的疯狂大肆发作的战场,比她先前经历过的任何大风大浪都更加令人作呕,让她想拋开一切逃开。

    然而,这种时候,脑海中掠过亚德•梅堤欧尔的身影。

    若身为他的伴侣,这种时候该怎么做?

    狼狈地逃走?不对。不是这样。

    要勇敢上前,拯救人们。这样的身影才配得上作为他的伴侣。

    一想起亚德,吉妮心中就渐渐涌现出勇气。

    接著吉妮进入东侧的扫荡工作。

    西侧是由艾拉德负责。他压制那边时,自己要解决这边。

    作战进行得非常顺利。

    指挥军队的工作,由随侍在旁的老将一肩扛起,吉妮几乎没有负担。

    所以她只需要担任一名战士,发挥自己的力量即可。

    吉妮是一种叫做魅魔族的稀有种族。这个种族有著代代只会产下女子,必须依赖男性才能让种族延续的缺点,但相对的有著强大的魔力。

    吉妮生来就属于这种天才种族,魔法的才能又在亚德•梅堤欧尔的教导下逐渐觉醒,本事远非一般所谓的一流魔导士所能望其项背。

    再加上,吉妮还有著亚德赐予她的强力魔装具。能以猛烈速度行动的胫甲;能将体能提高到极限以上,还能任意发出强烈闪电的红色长枪。这些条件相辅相成,让吉妮在战场上成了个不折不扣的武神。

    「这就是我们家族的下一任当家……!」

    「萨尔凡家的将来稳如泰山啊!」

    「吉妮小姐的英姿,说什么也得让大当家知道才行!」

    她破格的活跃,让老将们大呼快哉。

    在这样的情势下,吉妮对战场的气氛也渐渐习惯,有了余力。

    或许也是因为对胜利有了确信,她耽于思慕亚德的瞬间也渐渐增加。

    (这次我的活跃,该怎么告诉亚德才好呢?)

    (说我英勇地应战了……这样不行吧。因为就不可爱啊。)

    (抬头挺胸说我救了人民,这样也不行。这种事情,身为他的伴侣是当然要做的。)

    (可是……还是希望他可以夸我几句呢。)

    在战场上忆起心上人的脸庞,自古以来就是广为人知的禁忌之一。

    人们说得煞有其事,说做这种事的人,一定会迎来不幸的下场。

    然而,吉妮认为这是迷信,并不相信。

    她反而认为,正是因为想念心爱的人,才能够变强。

    证据就是东侧的扫荡作业进行得很顺利。这应该也是出于对亚德的爱吧。

    ……这个时间点上,吉妮的脑子里并不存在败北两字。

    她认为结果已经确定,不会被推翻。

    然而──

    这世上没有所谓已经确定的未来。

    就像要证明这一点,一名男子从天而降到吉妮等人面前。

    来人很年轻,年纪大约二十前半。

    容貌堪称是个美男子,白金色的头发留到腰际,配上中性的面孔,更加强了他美形的印象。

    这个身材高挑修长,披著厚实深色大衣的男子,一看见吉妮……

    「……你是吉妮•芬•德•萨尔凡,没有错吧?」

    他说话的声调非常平静。

    却又让人感受到极其沉重的压力。

    「你是什么人!是阿赛拉斯的士兵──」

    支援吉妮的亲卫队之中的一人出声呼喊。

    吼声喊到一半就消失了。

    相信他再也不会出声了吧。

    毕竟……

    他的头已经当场爆裂,炸得粉碎。

    「────!」

    紧张在周遭蔓延开来。吉妮也不例外。

    「你是……!」

    她冒著冷汗,瞪视敌方。

    仔细一看,对方雪白的皮肤上,附著奇妙的物体。

    那……是鳞片吗?

    人的皮肤上,有著爬虫类般的鳞片。这模样让吉妮联想起一道精神创伤。

    那是过去曾将她逼到死亡边缘的人物。

    被亚德•梅堤欧尔打倒的,名留神话的怪物。

    狂龙王艾尔札德。

    眼前这名男子,散发出一种与她有些相似的气息。

    「……我要俘虏你作为人质。」

    男子彷佛只是宣告已定案事项似的,用平淡地口吻说完,就以缓慢地步调走来。

    「保护吉妮小姐!」

    「让他知道一个人对抗军队有多愚蠢!」

    老将们大声喝斥。包括亲卫队在内,吉妮所率领的一千两百名兵力,只为了打倒一名男子而集结。

    然而……结果却是惨败。男子的力量强得离谱,无数士兵转眼间就被大幅削减,老将们也悉数阵亡。

    而吉妮的奋战也徒劳无功,败下阵来……

    「咕,呜……!」

    她一瞬间的破绽被抓准,敌人绕到背后,后脑杓随即传来一阵钝痛。

    下一瞬间,意识转黑。

    到此为止了吗?

    就在她刚有了这个念头的时候──

    「放了她!长鳞片的家伙!」

    她听见了喊声。

    是少年的嗓音。然而,不是亚德。

    这个以粗暴的口气说话的嗓音……是艾拉德。

    「现在得由我代替他!保护她才行啊!」

    她听见了这样的话。

    然而,吉妮不认为这是现实。

    她解释为混浊的意识所产生的,不可能真实存在的幻听。

    艾拉德竟然会来救自己,这种事情不可能会发生。

    因为他和自己,并不是这样的关系……

    未来也永远不会变成这样的关系。

    于是她放开了意识──

    现在,她一边感觉到头部的钝痛,一边醒来。

    看样子,自己倒在坚硬的地面。

    她感受著坚硬的物体与头痛所带来的不快,同时睁开眼睛的瞬间。

    「啊……!」

    一个中性的说话声传进耳里。

    吉妮转动疼痛的头一看……

    一名有著橘色头发与少女般可爱脸庞的精灵族男子,瘫坐在地上看著她。

    「米谢尔……大人……?」

    他是艾拉德的弟弟,受他们的父亲命令,参加本次的占领任务。

    他还只有十二岁,是个年幼的少年。这样的他和艾拉德不一样,具有心地善良的性格。因此他这时所说的第一句话……

    「太好了……!你醒啦……!」

    是关心吉妮的话。

    「……米谢尔大人。这里……到底是……」

    吉妮按住疼痛的头,坐起身。

    对于她的提问,米谢尔低头回答:

    「是国境边缘所设的堡垒之一。本来是我们的堡垒,可是,现在……」

    「是敌人的据点,是吗?」

    要掌握现状,这样的情报就够了。

    自己和米谢尔,现在作为俘虏被囚禁。

    环顾四周,就更切身感受到这点。

    狭窄的室内,只放了简易的马桶与床,非常简陋。

    多半是设置在堡垒内的单人牢房之一吧。

    ……受囚禁的公主这个说法说来好听,其实是扯后腿的麻烦人物。

    吉妮以往在小说之类的读物里看过无数这样的例子,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站上同样的立场。

    「不……不用担心。我……我会保护你的!」

    米谢尔似乎察觉到她的不安,说出这样的话来。

    对此吉妮还是姑且道谢,然而……

    她由衷认为,不能依靠他。

    他是个心地非常善良、充满爱心的少年。但相对的,实在太没有勇气。

    证明这一点的瞬间来临了。

    这时,门被人唐突地打开,一名士兵走了进来。

    是个体格强健的兽人。他彷佛是要展现自己绿色的皮肤与肌肉发达的肉体来威吓对手,穿著单薄的便服,贼笑兮兮地看了吉妮一眼。

    ……视线令她作呕。兽人的目光有如舌舔似的爬遍她全身。

    现在的吉妮,身上只穿著内衣裤。

    铠甲被剥掉,底下穿的锁子甲等护具也被除去。

    兽人士兵老实不客气地看著她丰满的胸部与又白又嫩的大腿,拋出一句话:

    「出来吧,小姐。队长叫你。」

    吉妮不会不懂这暗示著什么样的未来。而米谢尔多半也已经料到吉妮会有凄惨的遭遇。

    然而,先前的宣言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他就只是担心受怕,一句话也不说。

    只是他这样的行动极其理所当然。

    吉妮也丝毫不打算要让十二岁的小孩子保护她……

    而且,她也确信自己不会扮演悲剧的女主角。

    所以,即使被带去有著一群兽人士兵聚集的房间,被他们上下打量。

    哪怕对方的眼神中有著明确的兽欲。

    吉妮仍不改坦然的态度。

    「……小姐,你可真坚强啊。还是说,你不明白接下来你会被怎么对待?」

    一名格外健壮,状似头目的兽人开了口。

    「不,我明白。可是……我就先做个宣告吧。你们一只手指头都碰不到我身上。」

    兽人们似乎把这句话当成了挑衅,全身涨起了怒气。

    「队长,不必跟她啰唆。」

    「大家赶快上了她吧。」

    「让这种嚣张的女人屈服的瞬间,最让人受不了啦。」

    听到兽人们猥亵的话语,被称为队长的兽人士兵耸了耸肩膀。

    「不好意思啊,小姐。作为威胁敌方又或者是交涉用的材料,我们非得彻底凌虐一名俘虏不可。」

    吉妮早已明白这是自古以来常见的手法。

    俘虏两名以上高贵的人物,对其中地位最低的一人进行拷问。

    用能显现影像的魔导装置摄影,送去地位较高的俘虏家中,加以威胁。

    告诉他们说,你们家的人也会变成这样。

    如果不想要这种事情发生,就听自己的话。

    这是可以避免无谓的流血,让对方服从的手段之一。

    「虽然想来对方也不是威胁会管用的对象。严格说起来,慰安部下的目的还比较重要。所以呢,就请小姐你去当他们泄欲的工具了。要恨就恨自己的出身吧。」

    兽人们多半是把这句话,当成了开始的信号。

    他们开始朝吉妮慢慢逼近。

    模样十分骇人,换做是一般少女多半会吓得失禁,然而……

    吉妮反而甚至露出了笑容。

    接著她断定:

    「我再说一次。你们一根手指头都碰不到我。因为……」

    话说到这里的瞬间,周围传来了盛大的破坏声响。

    兽人们从兽性大发的状态急转直下,眼神中有了紧张。

    吉妮对这样的众人,把刚才的话继续说完。

    她挺起胸膛,以充满确信的神情说:

    「我啊,有白马王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