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七十六话 前「魔王」与稀有种族的战斗
    转移到的场所,是在敌方堡垒的正中央。

    本来这里是拉维尔的堡垒,用来防范外敌的侵略,如今却被敌方夺取,成了他们的根据地。

    这个堡垒设计成一座小小的城郭都市,四方有著坚固的城墙,内部则有士兵宿舍与瞭望塔等诸多建筑物林立。

    就在这堡垒的中央广场。

    我们受到以兽人为中心的敌军瞩目。

    「……啊?」

    「那些家伙是怎样?」

    「突然冒出来……?」

    火把的火光照耀下,敌兵的喊声此起彼落。

    每个人都显得大惑不解。

    这也难怪。据人们所知,转移魔法是已经失传的魔法。

    因此,他们不会想到敌人有可能突然攻进阵地。

    而我也不管这些动摇的敌兵,对伊莉娜与席尔菲下达指示。

    「这次我们也分头行动吧。我想这样才是最有效率的。」

    席尔菲似乎没有异议。

    但伊莉娜似乎不太一样。

    「我说啊,亚德,我也想和席尔菲一样,单独去找吉妮。」

    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且她看著我的眼神里,还有著坚定的意志。

    ……相信森林里感受到的无力感,就是最重要的理由了吧。

    也好。单独行动虽然危险,但我有自信,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有办法救她。

    这个时候还是随她高兴吧。

    「了解。我会为你祈求武运。」

    对于我的回答,伊莉娜强而有力地点头回应。

    我确定她有了回应后,一边对周遭的士兵微笑,一边宣告:

    「即使我问了俘虏在哪里,你们也不可能会乖乖告诉我。因此──我要和你们一样,用蛮族作风来探索。」

    我这么叙述后,席尔菲毫不犹豫地蹬地而起。

    接著用她举在手上的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接二连三砍倒附近的士兵们。

    不需多言。就像呼吸似的蹂躏敌阵,达成目的。

    这是不折不扣的蛮族作风。

    「吉妮~~~~~~~~~~!你~~~~~~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席尔菲一个又一个地砍倒敌兵,大声嘶吼。

    或许是被她的英姿触发,伊莉娜的眼神中也翻腾著勇气。

    「『火墙术(Flare Wall)』!」

    她发动火属性的中阶攻击魔法。以火海覆盖大范围,解决了许多敌兵。

    就这样,伊莉娜也和席尔菲一样,一边在堡垒中奔跑,一边呼喊吉妮的名字。

    「好了,我也该动起来了吧。」

    我运用魔法,随时监控伊莉娜与席尔菲的状况,同时自己也适度地行使力量。

    我一边大剌剌地行走,一边朝目视到的敌方轰出魔法。

    这是一次完全无从抵抗,无从回避的快攻。因此,凡是站到我面前的人,全都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倒在了地上。另一方面,伊莉娜与席尔菲四处横扫,渐渐听得见士兵们的喊声此起彼落。

    「照这样子下去,应该能如我所预期,同时完成救出吉妮和扫荡敌军这两个目的。」

    如果只要救出吉妮,只要用转移魔法跳到她所在的地方就解决了。

    然而,现在处在战争中,应该要随时想著如何做出能有效对战事有所助益的行动。

    因此我想到,要同时达成救出吉妮与夺回堡垒这两件事。

    我之所以让席尔菲与伊莉娜大显身手,理由就在于此。

    「敌军的排除就交给她们两人,我就去找吉妮吧。」

    只要用探测魔法寻找她的魔力反应,一瞬间就能够掌握她的所在。

    看样子,吉妮似乎处于被许多士兵们包围的状态啊。

    ……但愿我赶上了。

    我一边祈求她安全,一边前往宿舍群当中的一栋。

    我随手挥拳,粉碎了墙壁。

    就这样在宿舍墙上打出大洞,进入我要去的房间。

    我看见了许多兽人士兵,以及被他们包围的吉妮。

    ……穿著内衣裤,是吧。要是再晚一点,多半已经被迫目击到令人非常不愉快的现场了吧。

    面对友人只差一步就要被玷污的状况,我产生了怒气。

    「你这小子是怎──」

    「俗人给我闭嘴。」

    我不想听下流的人说话。

    我对存在于室内的所有兽人士兵发动了魔法。让他们全身起火,然后传送到离这里极为遥远,有著可怕魔物栖息的森林中。

    乐意强暴女人与小孩的家伙不是战士。比畜生都还不如。

    那样的家伙就去喂魔物吃吧。

    「……非常对不起,吉妮同学。要是我再早些时候抵达,你应该就不用遇到这种可怕的事情了吧。」

    我说话之余发动魔法,让她披上学校制服。

    吉妮身上有了像样的穿著后,目光注视著我,摇了摇头:

    「不会,我根本没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因为我相信亚德你会来。」

    吉妮满面微笑。能够不辜负她的信赖,让我觉得非常庆幸。

    「对了,亚德,还有其他人来吗?」

    「有的。席尔菲同学和伊莉娜小姐,都正为了救你而奋战。」

    「是吗?之后可得对她们两位好好道谢才行了。」

    吉妮有些过意不去似的喃喃说完,然后目光看向门口。

    「除了我以外,米谢尔大人……艾拉德大人的弟弟也遭到囚禁。还请将他也同时救出。」

    「好的,那当然。」

    我对她点头,然后去找米谢尔。他在狭小至极的室内发著抖。

    是外头仍在持续传来的破坏声与吼声让他害怕吗?

    这样的少年米谢尔,一看见我们,立刻睁圆了眼睛。

    「吉……吉妮小姐……!原来你没事啊……!」

    「是。一切都多亏了亚德。」

    「亚德……!该……该不会,你就是那个亚德•梅堤欧尔……!」

    「正是。」

    他有点害怕地朝我们看过来。这只是我的猜想,但看在这少年眼里,多半只觉得我是痛殴他哥哥一顿的可怕人物吧。

    又或者,是把我认知为家族的敌人。

    如果是这样,这误会可真严重。我为了辩解而开口:

    「我和你的兄长,曾经有过一些争执,然而……我绝对不是你们家族的敌人。因此还请放心。我保证,我会赌上性命维护你的性命周全,将你平安送回你父亲身边。」

    「好……好的……!麻……麻烦你了……!」

    他连连发抖的模样,有点像是小动物,让人心生怜惜。

    不管怎么说,这样目的就达成了。

    我带吉妮与米谢尔去到室外。

    结果伊莉娜她们似乎也正好探索完毕,和我们碰了个正著。

    「席尔菲同学,你那边的敌兵怎么样了?」

    「大致上歼灭完了。你这边似乎也发现了吉妮,太好了。」

    歼灭……是吧。的确不再听见敌兵的吼声。

    应该可以当成夺回堡垒的目的就这么达成了。

    「……伊莉娜小姐。」

    「……吉妮。」

    伊莉娜她们就在我和席尔菲身边,对看一眼。

    一瞬间,两人都散发出一种忸怩的气息,然而──

    她们很快就做出了平常的互动。

    「哼,不要那么狼狈地被抓,你这可不是害我和亚德的休假都毁了吗?」

    「哎呀,连你也来了呢,伊莉娜小姐。我倒是只要有亚德来就够了。」

    她们说话带刺,但内心肯定互相怀抱著不同的想法。

    伊莉娜确定吉妮平安,松了一口气。

    吉妮对朋友赶来救她,感受到喜悦。

    看在我眼里,是这么回事。

    「对了,亚德,这小不点是谁啊?」

    「喔,这位是──」

    事情就发生在我说明到一半时。雷声突如其来响起,充满杀意的紫电扑来。

    我立刻以防御魔法「屏障术(Wall)」应对。

    球状的膜遮住众人全身,让众人免于受伤。

    「……各位,请退开。」

    我睥睨著出现得毫无脉络的敌方,有了这样的念头。

    原来如此。这家伙就是他说的「龙人」吗?

    一头留到腰间的白金色头发,被夜风吹得飞起。

    修长的身躯上披著厚实的深色大衣,双手收在口袋里。

    他外表极美,但身上到处浮现著像是爬虫类会有的鳞片,是有点异形的美。这样的「龙人」看著我开了口:

    「……你就是亚德•梅堤欧尔?」

    「正是。」

    我立刻回答,同时对方全身迸发出斗志与杀气。

    「……竟然吸引我主人的瞩目,置我阿尔赛拉于不顾,岂有此理。」

    「龙人」阿尔赛拉发出出自于嫉妒的情绪,彷佛想用眼神杀了我似的瞪著我。

    就在这一瞬间──

    一阵像是被铁锤敲打的冲击,传遍整个头部。

    这肯定是敌人的攻击所造成,但并未有魔法阵显现。

    这就是「龙人」族之所以是强者的要因之一。

    他们操持龙特有的魔法言语,而其中有种秘法可以隐藏魔法阵。

    让魔法阵隐形,也就表示会让人看不出他们发动魔法的时机。这在魔法战当中会形成非常大的优势。

    附带一提,眼前这名男子似乎不只能隐蔽发动的时机,连魔法的内容都能够让人看不出来。

    可以说是无从回避的奇袭魔法吧。

    换做是一般的敌手,相信已经被这一击所打倒。

    然而──

    「……果然,不足以葬送你啊。」

    没错,换做是一般人,头部多半已经被先前的魔法打得粉碎。但对我而言,这种程度的魔法没什么大不了。

    我下意识中释出的魔力形成某种屏障,让对方的魔法威力减半。

    「虽是下等种族,却有这异常的魔力量……但即使如此,还是不及我。」

    对方的杀气与斗志都变得更强了。

    该说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吗?

    「各位请听好了,你们不用出手,他由我来解决。」

    席尔菲冷静地点头,米谢尔则维持坐倒的状态点头。

    伊莉娜与吉妮也都默默将答应的意思表现在脸上。

    两人都冒著大量的冷汗。

    她们想必是想起了以前对峙过的那个女人吧。

    狂龙王艾尔札德──站在眼前的男子阿尔赛拉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她有点像。

    而他的力量,在现代也同样堪称破格。

    他看穿了我的不死性,仍表现得老神在在。

    这也就表示,他拥有某种连无限灵体都能够一击屠戮殆尽的手段。

    「你的顽强性很高,只有这点我予以肯定。然而……无论多么强固,在『这个』之下都是无力的。」

    他身旁的虚空开出一个黑暗色的洞。阿尔赛拉伸手到洞里……

    取出了一把大剑。

    模样像是用某种生物的骨骼加工而成。

    这把剑发出凶煞的灵气,对我的精神施加一种会产生麻刺感的压力。

    「这是我们一族的至宝。是用神祖天龙的骨头打造而成。龙骨会吞噬灵魂,提升力量。因此──」

    阿尔赛拉一边举起大剑,一边宣告:

    「你最好当作只要被轻轻划到,就会当场毙命。」

    接著朝我踏上一步。

    不折不扣的神速。一瞬间就消灭了敌我之间的距离,我转眼间进入了死圈。

    「吁!」

    高亢的呼喊声中,龙骨制的大剑挥来。

    我往旁一跳,躲过从我右侧腹挥往左肩的一剑,同时也与伊莉娜她们拉开了距离。

    阿尔赛拉立刻蹬地跨步,又在转眼间拉近距离。

    「喝──────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大吼声中,使出了连斩。

    实在太快。撕裂大气的声响,在斩击过后才听见。

    阿尔赛拉这番连声音都拋在后头的剑技,不折不扣破格到了极点。这本事即使在古代世界也管用。

    然而──

    「这是……为什么……!」

    「龙人」的脸上冒出了冷汗。

    「为什么……砍不中……!」

    他挥出的剑闪,总计九百六十七剑。

    每一剑我都完全躲开了。

    我一边把之后的斩击也悉数避开,一边微笑著说:

    「你的选择很正确。即使用魔法,在我的异能之下也是无力的。岂止无力,甚至还有可能被反将一军。因此你打算以纯粹的剑技解决我。你就是这么判断的吧。」

    阿尔赛拉什么都不回答。只将苦闷的表情贴上他美貌的脸孔。

    我看著他的脸慢慢染上绝望的神色,开口说道:

    「选择确实正确。然而……前提本身就错了。你认为只要用剑技对决,就能让我的长处无用武之地,也就能够胜过我。这个想法本身就错了。」

    接著我笑眯眯地逼对方面对现实。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剑技不精呢?这让我有点无法理解。」

    没错,我擅长魔法,但并非不擅长剑技。

    相反的,我在古代世界和奥莉维亚并称为最强剑士,名声十分响亮。

    阿尔赛拉的本事确实惊人。然而我见识过曾站上那个时代顶点的奥莉维亚的剑技,看在我眼里,他的本事就像三岁小孩。因此──

    「你的斤两我已经看清楚了。就让我们结束这场比试吧。」

    「呜……!不要……小看我!」

    在怒吼声中挥出的一剑,实在有著太多破绽。

    大动作当头直劈的一闪。我轻而易举地躲过……

    一掌打在对方的胸膛。

    「呜啊!」

    冲击贯穿胸部,将支气管震得血肉模糊。

    阿尔赛拉咳出血,当场倒下。

    「好……好厉害……!亚德果然好厉害……!」

    「是吗?那种程度的对手,我也轻轻松松就打得倒啊。」

    「……他的背影……还好遥远呢。」

    三名少女纷纷说出自己的感想。瘫坐在一旁的米谢尔,也以惊愕的表情看著我。

    我承接著他们的视线及话语,低头看著阿尔赛拉,质问道:

    「『龙人』族只会服从比自己高阶者。因此,绝对不会被其他人种当成棋子使唤……然而你却投靠阿赛拉斯联邦,这当中到底有著什么样的企图,还请你告诉我。」

    如果是为了妻小这一类的理由,那就没什么问题。

    然而,如果这次的事情,有莱萨和「魔族」以外的重量级角色参与在其中……那就有可能发展成超出我想像的大浩劫。

    我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一点而问问看,但阿尔赛拉只默默瞪著我。

    果然不可能乖乖回答啊。

    「那我只好用强……」

    我话才说到一半──

    「我的主人,不是你们这种畜生般的人。龌龊的兽人王,又怎么可能是我的主人。」

    他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说话的声调中,有著对死做出觉悟的人特有的气魄……

    相信他也正是为了避免情报外流而拋弃性命。

    下一瞬间,阿尔赛拉全身发光,魔法阵围绕住他四周。

    「以龙言语运作的誓约魔法?也是,当然会有这样的对策了。」

    一旦违背誓约,就会当场遭到消灭。这肯定是为了防止情报外流而施的法术吧。阿尔赛拉就是透过这誓约魔法的效力,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魔法阵消失后,再也没有任何东西留下。他是判断这些情报被我知道也不成问题,所以就只说出这些情报,牺牲了自己,以免被我知道更多。

    ……龙言语连我都很难解析。因此,我无法阻止他自尽。

    「不过话说回来,竟然为了主人而舍弃性命。这种剧烈的忠义,不是『龙人』族本来就有的。」

    我手按下巴思索。敌方有著连高傲的「龙人」都心醉的主子。这点想必错不了。

    而这个人,并不是阿赛拉斯之王德瑞德。

    这也就表示……这次的事情,果然不是阿赛拉斯失序的举动。

    莱萨、「魔族」、阿赛拉斯联邦,以及尚未露面的幕后黑手。

    这些势力是在什么样的图谋下共同行动,至今仍未揭晓。

    但相信这个谜也迟早会解开吧。

    现在我只能专注于解决眼前的状况。

    已经救出吉妮,还救出了艾拉德的弟弟。

    然而,一切并非就此结束。反而才正要开始。

    「吉妮同学,你和艾拉德的双亲现在人在哪里?」

    「分别在前线所设的不同堡垒,负责警戒任务。」

    「那么我们就过去吧。首先就和你们的双亲,一起让阿赛拉斯全军撤退。」

    我将此定为眼前的目标,再度发动转移魔法。

    心中有个角落,对阿尔赛拉最后所说的话,仍有些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