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七十八话 前「魔王」对大军开无双
    大致的情形,都照我亚德•梅堤欧尔的盘算进行。

    休息过后,我军朝目的地所在的丘陵地带进军。

    花了整整两天抵达目的地后,开始设立阵地。

    我们拿下所有险要处,表现出我们做足了万全准备的样貌。

    而现在──

    我沐浴在灿烂洒落的阳光下,在凹凸不平的地形中,挑了个相对比较平坦的地方坐下,施展了望远魔法。

    显现的魔法阵,转眼间变成一面大镜子。

    下一瞬间,召唤到我眼前的镜子,照出了敌方的部队。

    「嗯,数目大概八千左右?要击溃战力消耗极其严重的我军,已经太足够了。」

    我观察敌军,掌握详细情形。

    「人种是以人类为中心?果然应该把这个部队视为诱饵看待啊。」

    但话说回来,训练度应该很高。感觉得出一种如果有机可乘,他们就要比主力部队抢先一步占领堡垒的气势。

    「好了,他们还要一阵子才会抵达这里。在这期间,我就偷听将领的对话,排遣无聊吧。」

    我听起望远魔法收听到状似指挥官的男子与部下之间的谈话。

    「话说回来,大队长的战术眼光果然反常啊。」

    「哈哈,也没这种事情。就只是对手的脑袋太差,还有运气也差。就只是这样。」

    周围的士兵们风貌粗犷得令人会误以为是强盗,相对的指挥官则容貌十分清秀。

    我仔细倾听他与部下们的对话。

    「不过真没想到对方什么计谋都没用,就照我们的盘算行动了。」

    「哈哈。不就是大队长诱使他们这么做的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是……竟然不叫出那几个大英雄,这就有点出我意料。」

    就如这个他们称之为大队长的男子所说,我和伊莉娜的爸妈并未参加这场战事。看来他对此有所不满。

    「唉唉,我还以为难得可以立下大功呢。凭现在的我们,就算碰上那些大英雄,也拿得下他们的首级。」

    哦?这样的想法就有点出我意料了。

    对方也料到了我们的爸妈参战的情形,这点我早已料到。

    但他们确信会赢得胜利,这就太令我意外。

    我还以为他们只想著要善尽作为诱饵的职责。

    也就是消耗大英雄的精力,逼得他们陷入会在之后的堡垒夺还战中丧命的状态。

    亦即终究把自己当成弃子。

    然而这个大队长,却认为打得赢曾经埋葬复活「邪神」的英雄。

    根据是在于──

    「陛下赐给我们这些武具。只要有了这个,我们对上任何人都不会输。」

    他们身上穿戴的武具。

    ……原来如此。的确是强力的魔装具。

    彷佛看穿了我的手法,似乎拥有封堵转移魔法的力量。

    这样一来,要将这些部队强制转移到其他地方,安排一场轻而易举歼灭的戏码,就不可能实现了。

    另外,他们所穿戴的铠甲不只是封堵转移,似乎还具备了高度的魔法防御力。剑、长枪与弓箭,也都满是各种提升威力的机制。

    看在知悉古代武具的我眼里,是没什么了不起,然而……很奇妙。

    比起古代的武具,的确没什么大不了。但若和现代的水准比较,性能未免太反常。

    那种东西到底是谁制作的?

    大队长说是陛下赐予的,怎么说都不太可能是那个德瑞德•班•哈做出来的。他怎么想都不是有著技术人员那一面的人。

    ……要说我想得到谁,首先就是维达了吧。

    如果是她,应该轻易就能做出那种程度的魔装具。

    然而,以她亲手做的作品而言,实在太没有玩心。像是那些不知道在讲究什么的设计感,白痴一样的隐藏功能等等。光是没有这些,就让我怎么想都不觉得是她做的。

    既然如此……多半就是「拉斯•奥•古」牵扯在其中吧。

    莱萨、「魔族」,以及阿赛拉斯。这样看来,这三者联手的可能性就变得更浓厚了。

    再加上……敌军的策略完全在我意料之中的这点也是。

    「既然大英雄不在……使这种费心的计谋也就没有意义了啊。」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吧?因为我们一定会比分遣队那些人更快抵达堡垒。」

    「没错没错,功劳全都是我们的。」

    「……这功劳实在不太够啊。」

    「哈哈,真不愧是大队长。看起来秀气,却很贪心啊。」

    「公爵的首级与多个堡垒,以及第一个入侵国土。这样竟然都还嫌不够啊。」

    「我也不是贪心。这次我不像平常,动了很多脑筋,但得到的东西就不得不说实在少了点啊。」

    大队长重重叹了一口气。

    「控制密探、掌握对方的心理,再加上这作为最后一道工的分进合击作战。之所以要展开这种把智谋发挥到极限的战事,一切都是为了击败大英雄。结果他们却不参战……实在让人提不起劲啊。」

    大队长似乎已经确信自己会获胜。

    看他的表情,显然认为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打得赢。

    然而──

    「现实不会变成如此。这次的战事中,无法从对方手下得到任何东西。」

    接著──

    「虽然无法让你们和大英雄交战……但相对的,就请你们尽情品尝他们儿子的妙技吧。」

    很快的,这一瞬间来临了。

    部队接近我这边。

    确定敌人已经近在眼前后,我撤下望远魔法,站了起来。

    然后大剌剌走向多达几千人的敌军。

    对方似乎也看见了我,走在前方的大队长,以不带紧张感的表情对我喊话:

    「喂,那边那个人,这里马上就要变成战场,赶快去别的地方避难吧。」

    能对平民慈悲,相信这名男子在阿赛拉斯当中,算是比较善良的人吧。

    然而──

    「不劳您费心。毕竟我是你们的敌人。」

    「……敌人?你说你是敌人?」

    大队长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歪了歪头。

    「喔~看这样子,我看大概是来谈和之类的吧?」

    听到一名部下说的话,大队长露出恍然的表情,然而……

    「不对,不是的。我不会谈和。因为在本次战事中,会成为胜利者的是我方。胜利者没有理由找战败者谈和。」

    「……哼~~你还真有自信。该说真不愧是以勇猛闻名的史宾瑟家吗?」

    大队长以悠哉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来。

    「回去告诉你主人。告诉他说,过度的自信,只会让自己身败名裂。」

    听到这句话,我嘴角一扬。

    「好的,我会转告他。只是,这就得等战事结束之后了。毕竟……传话的对象不在这里。」

    「传话的对象不在这里?这话怎么说?」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在。」

    「……啥?」

    不只是大队长,守在他周围的部下们以及大群士兵,似乎都无法理解我说的话。

    所以我──明明白白、浅显易懂地,又说了一次。

    「你们各位,就由我亚德•梅堤欧尔,单骑予以歼灭。」

    我在微笑中说出这句话,随即……

    发动了牛刀小试的魔法。

    剎那间──

    眼前部队的脚下发生盛大的爆炸,无数士兵被炸上了天。

    大地爆裂。

    换做是一般的军队,光这么一下就解决了。然而……

    「这铠甲果然很强固啊。」

    士兵们飞上天,重重摔在地上。然而,他们身上所受的伤害,却只是轻微的擦伤与跌打损伤。

    只是对精神面,似乎就造成了相当重大的伤害。

    「这……这是怎样!你做了什么?」

    大队长似乎显得特别动摇。

    我一边对他微笑,一边开口说道:

    「看来各位似乎很中意我的打招呼方式。那么各位──尽管放马过来吧。」

    我悠然说出这几句话,挑衅似的摊开双手。

    这种挑衅的举动,让大队长大声吼叫:

    「单骑做得了什么!所有人!开始攻击!」

    他一声令下,士兵们展现出精实的行动。

    他们一字排开,有人举起剑,有人举起长枪,有人举起弓箭。

    接著……

    「齐射!」

    解放他们手上的兵器,也就是魔装具中所蕴含的力量。

    他们的武装,是设定成可以消耗魔力,发动必杀的魔法攻击。

    剑与长枪就是发出光波,弓箭则是射出强力的魔箭。

    大批灿烂而必杀的魔法,朝我涌来。

    我对这美丽的光景,只眯起眼睛,并未产生一丁点恐惧之类的感情。

    看在一般人眼里,这是一波必杀的攻击。

    然而……

    看在我(魔王)眼里,这就只是一群漂亮的光聚合体。

    接著轰个正著。

    大量的能量捕捉到我,还在大地上开了大洞。

    压倒性的攻击,在地上打出了宽大的坑洞。

    四周笼罩在一片黑烟里,大队长在嘲笑声中发了话:

    「亚德•梅堤欧尔──记得大魔导士的儿子就叫这名字啊。看样子他似乎也是自信过剩啊。感谢他成为我们的功劳──」

    「不。会成为功劳的是你,大队长先生。」

    飞扬的尘土中,我这么说完的瞬间。

    大队长倒抽一口气。

    「……不可能。现在是什么情形?」

    烟尘很快散去,目睹到我完好如初后,大队长冒出大量的冷汗。

    「要怎样才能承受刚才的攻击还没事……?应该是有什么机关……!」

    听到这错得离谱的话,我不由得笑了。

    「人面临无法理解的事物时,聪名人总是会试著找出自己的一套解释,殊不知就是这样的聪明,反而让自己远离了真相。相对的……你的部下和部队头脑不好,但看来反而更快找到真相呢。」

    每个人都对我产生了同一个念头。

    那就是畏惧。

    几千名士兵,对区区一名少年,露出惧怕到了极点的目光。

    这群头盖骨里装的不是脑而是肌肉的人,能够本能地察觉到彼此间的力量差距。

    因此──

    「大……大队长!这……这个时候还是撤退吧!」

    「打……打不赢啊!我们绝对打不赢那小子!」

    大队长对骚动起的部下们怒吼:

    「别说傻话了!对方只有一个人啊!一个人能做什么?不管战术还是战略都建构不起来吧!」

    这说法很有智将的味道。

    认为战争是一种由有著优秀头脑的人,将士兵们当成手脚似的灵活运用,才能成立的赛局。他似乎是这么相信。

    这并不是什么错误。

    只是……

    那终究是现代的常识。

    我为了让他知道「古代的常识」,在微笑中开了口。

    「个人压倒性的暴力,将会超越、破坏任何理论。本日就要请各位了解这一点,然后郑重请各位打道回府。」

    ◇◆◇

    「……我对爬山已经很习惯了,但还是好累啊,这里。」

    「起伏有够剧烈的耶。而且草也很多,一不小心就会绊──噗哈!」

    山上。

    吉妮和她的友人伊莉娜、席尔菲,以及许多士兵们,一起在严苛的环境中行进。

    吉妮看著茂密的绿草,心想──

    (能和伊莉娜小姐与席尔菲小姐并肩作战,感觉很可靠。)

    (可是……为什么偏偏……)

    (为什么亚德会把我分配到艾拉德大人的部队呢……!)

    没错,吉妮身边不是只有两名友人,还有著这世上她最不会应付的对象。

    艾拉德。

    以前彻底霸凌她,让她形成卑微人格的元凶。

    自从被亚德教训过以来,他似乎有了相当大的转变,然而……

    即使如此,对吉妮而言,他仍是个象徵不愉快过去的人物。

    这样的对象就在身边,让吉妮无法开口。

    亏她想一如往常那样地和朋友相处。可是,就因为艾拉德在身边,让她心乱了,没有心思谈话。

    (真的,为什么……)

    (亚德明明不可能看不出我的心意……!)

    (为什么,要做出这种像是故意找我麻烦的事……!)

    将吉妮配属在艾拉德所率部队的人,就是亚德。

    只是话说回来,即使他不多说什么,吉妮多半也会分在艾拉德队吧。

    她的家族,代代都被史宾瑟家当成人肉盾牌。

    在执行这种重要的任务时,她们必须当盾牌保护主人。

    所以,她早有觉悟,会和艾拉德分配在同一队。

    然而,当这个结果是由她心爱的少年所造成,看待的方式自然大有不同。

    吉妮完全无法理解亚德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以阴郁的表情低著头,爬上陡峭的斜坡。

    而在吉妮的身旁,伊莉娜与席尔菲仍在继续缺乏紧张感的对话。

    「像这样在山上行军,就想起以前啊。那次就像这次,我们是躲在山上作为伏兵,结果露宿在野外的时候,虫子跑进嘴里……」

    「哇……真不想去想像……」

    接下来就要展开赌命的战斗,她们两人却完全没有胆怯的迹象。

    艾拉德浑身是汗,看著她们喃喃说道:

    「这也是他的影响吧。一定是感觉都走样了吧。」

    接著朝吉妮瞥了一眼,又立刻撇开视线。

    吉妮看到他这显得有些尴尬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相信他也不想和她一起吧。吉妮心想,双方只做好立场上该尽的职责,除此之外贯彻互不干涉的方针,多半对彼此来说都比较幸福。

    就在她想到这个念头的时候──

    传令兵来找艾拉德。

    「杰拉德大人传令,说现在是潜伏的时候。」

    「……也对。正好这一带树丛多,很方便躲藏。麻烦告诉他我知道了。」

    之后艾拉德下令自己所率的部队全员停止行进,就地躲藏。

    「哎呀,伊莉娜姊姊感觉很习惯躲藏耶。还拿泥巴抹脸、弄花草迷彩,专业感真不得了耶。」

    「哼哼,我小时候就常在山上,和亚德玩捉迷藏。那是训练的一环。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这些的。」

    伊莉娜完美地融入大自然,完全躲了起来。

    即使知道她就在那里,只要稍微拉开目光,就会分辨不出她躲在哪里。她的躲藏就是这么完美。

    (……我也不能输。)

    吉妮也是从小就接受军事训练,隐蔽是她的拿手好戏。

    「好,所有人都躲得很好啊。之后就只等敌军来了。」

    「接下来才难受啊。一个弄不好,好几天都要这样撑著。」

    席尔菲似乎想起了过去,说得十分厌烦。

    然而……也不知道是否该说是幸运,并未发生她所担心的事态。

    由史宾瑟家现任家主杰拉德为总帅的部队躲藏起来后,过了将近两小时左右时。

    周遭开始传来像是脚步声的声响。有人一边割草,一边慎重地踏著地面行走。这样的声响渐渐逼近……

    接著,包括吉妮在内的所有士兵,都看到了敌军的身影。

    「啊啊,该死!又~~有蚂蟥咬上来了!」

    「这座山,蚂蟥还真多啊。真是的,要咬只需要女人咬上来啦。」

    「哈哈,没错。」

    完全由强健的兽人构成的军团。

    数目大约两千,比我方少了千人左右。然而兽人族体格非常强健,一千人左右的数量优势,随时可能被推翻。

    吉妮对这种风险产生了畏惧。就在这个时候──

    「……别担心。我会连亚德的份一起保护你。」

    就在她听见艾拉德这句话而睁圆了双眼的瞬间──

    「全军!开始攻击!」

    一道令人怀疑是不是大得回荡到整座山都听得见的音量,撼动了耳膜。

    总指挥官杰拉德一声令下,士兵们迅速有了动作。

    擅使武器的人,提起剑或长枪吶喊。

    擅长魔法的人快速开始咏唱,进行攻击准备。敌军处于受到奇袭的形势,起初固然在精神上动摇,差点兵败如山倒,然而……

    「没什么好怕的!有战神站在我们这一边!」

    状似指挥官的一名格外高大的兽人大喊。

    同时敌军似乎找回了战意。

    一场不是杀人就是被杀的血腥战斗开始了。

    红色的血沫,飞溅在盎然的绿意中。

    脚下容易绊倒,视野也很差,地形让人难以做出正常动作。然而……

    即使处在这样的状况下,「动荡的勇者(席尔菲)」仍展现了过人的身手。

    「一个!两个!三个!来,这样就是第四个!」

    她以富有弹力,令人联想到豹的动作,接二连三砍倒了敌兵。

    「喂喂……!真的假的,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艾拉德与周遭的士兵们完全不知道席尔菲的来历,似乎对她的表现产生了敬畏。

    他们冒著冷汗,看著她狰狞又流畅的身手瞠目结舌。

    「哼哼,席尔菲真有一套!可是,我也不输!」

    或许是拜幼年期就和亚德一起训练所赐,尽管不如席尔菲,但伊莉娜的动作也极为敏捷。处在一个不小心就会绊倒的严苛环境下,她展现出完美的体重移动,轻巧地躲过敌方的攻击。

    接著以无咏唱的魔法反击,转眼间就逐一打倒敌兵。

    她一边战斗,一边对吉妮露出剽悍的笑容:

    「你就在那边咬著手指看就好!全部都由我和席尔菲解决!」

    听到这挑衅的话,吉妮大为光火。

    被自己的竞争对手这样说,她自然不可能不吭声。

    「请不要因为你对山上打斗拿手了点!就得意忘形了!」

    吉妮也开始展现身手。

    或许是因为朋友的挑衅,让她对生死相搏并未产生恐惧。

    吉妮勇猛果敢地打倒兽人士兵。

    然而……若说让她挥开畏惧的,是朋友的话语。

    那么让她陷入危机的原因,也同样是朋友的话语。

    要比伊莉娜表现得更好。

    这样的想法激发了焦躁,转眼间夺去了吉妮的视野。

    接著──

    「唔喔啦!」

    身旁传来吼声。

    这充满杀气的吼声,将为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未来?

    随著破风声传来,吉妮产生了剧烈的恐惧。

    ──会死。

    就在她脑海中浮现这种确信的瞬间──

    「想得美!」

    全身一阵冲击。

    在她认知到是有人撞开了自己的同时。

    吉妮看著眼前的光景,嘴唇颤抖。

    「艾……艾拉德……大人……?」

    撞开她而让她免于受伤的,是艾拉德。他脖子以下都有坚固的铠甲防护,然而……为了在山上让视野开阔,他特意脱下了头盔。

    因此不幸的是,敌方的战斧深深砍进了艾拉德的脖子,伤口喷出血花。

    但即使如此,他仍毫不畏惧,对敌兵还以颜色。

    「唔,喔!」

    火属性攻击魔法「大热焰术(Mega Flare)」的零距离发射。

    巨大的热焰球炸飞了敌方兽人,让他无力再站起。

    接著艾拉德按住脖子,单膝跪地。

    「啧……!没戏唱……了吗……!」

    由于以强化身体能力的魔法提升了强健度,艾拉德并未毙命。然而,他似乎确信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吉妮看著这样的他──

    「为……为什……么?不……不对,别说这些了,赶快……治疗。可……可是,要怎么做……」

    她完全陷入了恐慌。

    要处理的资讯量太大了。

    直逼而来的死亡已经成功回避。光这样就已经有著太多资讯量要消化,却还加上了被关系尴尬的对象救了性命。

    也难怪她会觉得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艾拉德似乎也想到了这点。

    他尽管脸色惨白,露出将死之人特有的死相。

    仍对吉妮这么说:

    「别在意。因为我只是照自己想做的去做。」

    对自己的行动没有任何后悔。他脸上的表情,让人想到这样的意思。

    接著,他接受命运,眼睑……

    闭起的那一瞬间。

    艾拉德的脚下显现出魔法阵。

    彷佛在强调施法者才不管什么宿命云云。

    深绿色的光芒笼罩住艾拉德全身……

    脖子上极深的裂伤,也在转眼间痊愈。

    「这、这是……」

    无论艾拉德还是吉妮,都瞪大了眼睛。

    不,不是只有他们两人。连周围的士兵们都发出惊呼。

    「我……我的脚?」

    「被……被砍到的地方,恢复原状了!」

    朝四周看去,负伤者的脚下,接连显现出魔法阵,将他们的伤势逐一治好。

    他们完全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不分敌我双方,士兵们都是这种情形。然而……

    「亚德果然好厉害啊。不管离得多远,都照看著我们。」

    伊莉娜与席尔菲,则早已理解这个现象是何人所为。

    接著吉妮与艾拉德也……

    「真的,岂有此理也该有个限度。」

    艾拉德苦笑著搔搔后脑杓。

    吉妮看著他这样,到现在仍掩饰不住不解。

    无论如何──

    国境这一战,由拉维尔取胜。

    这一战,成了事后人们传颂的大英雄初阵。

    在这个时代,亚德•梅堤欧尔是以大魔导士之子的身分为人们所知。

    这场胜仗,就成了他名留历史的开端。

    ◇◆◇

    结束山上的奇袭战。

    以杰拉德为总指挥的部队,已经踏上往堡垒的归路。

    在亚德•梅堤欧尔的活跃下,死伤者为零。

    面对这样的状况,杰拉德露出不愉快的表情。

    离他很远的地方。

    吉妮低著头,走个不停。

    艾拉德并肩走在她身旁。

    ……忽然她开了口。

    「请问你为什么……保护了我?」

    「咦!」

    多半是没料到吉妮会主动找自己说话吧。

    艾拉德睁圆了眼睛。

    接著他迟疑了一会儿后。

    「……是赎罪……的一环啦。」

    他的脸上充满了苦涩的神情。

    也有著想逃开厌恶之事物的意思。

    然而,艾拉德似乎战胜了这种懦弱。

    他看著吉妮的脸,慢慢地、忏悔似的一字一句说出口:

    「我一直很怕我老爸。再加上,身为下一届当家的压力,也带给我很强的压力……所以,我过去把你当成宣泄这些压力的工具。」

    艾拉德一边用力搔著头,一边继续说:

    「我真的……做了非常对不起你的事情……不,我知道不是说一句对不起就能了事。毕竟我在别人心里留下了创伤。不管怎么道歉,这点都不会改变。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让我对你讲一句道歉的话。」

    艾拉德停下了脚步。吉妮也跟著停步。

    艾拉德在她面前,深深一鞠躬。

    「就因为我的懦弱,毁了你的人生。我由衷地……向你致歉。」

    对吉妮而言,这是令她难以置信的光景。

    那个艾拉德。

    那个可怕的霸凌者。

    对自己低头、道歉。

    ……这不是能够立刻接受的道歉。

    然而,至少意图已经传达到了。

    艾拉德谢罪的意念。

    以及……亚德的盘算。

    他多半是期盼她能和艾拉德和解吧。

    所以,才会把她和艾拉德分在同一个部队

    ……坦白说,她认为这条路会很艰险。

    然而──

    不可思议的是,她并未感受到负面的感情。

    也许是从认识亚德以来,艾拉德这个人在她心中已经变得十分渺小。又或者是她自己内心深处,也想和这段叫做艾拉德的过去做个了结。

    (亚德。)

    (如果这是你的期望。)

    现在,她还只有是因为心上人如此期盼,才愿意和艾拉德拉近距离的想法。

    然而,也许有朝一日,她会凭自己的意思,去面对艾拉德。

    吉妮怀抱了这样的预感。

    ◇◆◇

    「嗯,眼下算是达到及格分数了吧。」

    以望远魔法召唤出来的大镜。

    我看著浮在面前的镜子所照出的,吉妮与艾拉德的情景,独自点了点头。

    「看样子还剩下很多课题要解决,不过,能够踏出了一步。这次就接受这个结果吧。」

    我喃喃说完,环顾四周。

    「好了,我也回堡垒去吧。」

    我这边的战斗,在吉妮他们那边开打前好一段时间,就已经解决了。

    在我的魔法行使下,丘陵地带如今已成了平坦的平原。

    战争会改变地形,这在古代世界是常识,然而……

    对现代人来说,也许违背常理。

    我也不是喜欢改变地形。

    要不夺走对方的性命,只破坏铠甲,消除魔法效果。在这样的过程中,无可避免地就是会弄成这样。

    不过不管怎么说……

    铠甲被剥去之后,敌方的防止转移魔法效果也就消失。

    我让他们充分感受到古代流的战争样貌后。

    把他们传送到了别的国家。

    相信这群身上一丝不挂的军团,现在已经被巡逻队全数逮捕了吧。

    「呼。这样就大功告成……应该没这么简单吧。」

    还剩下谜团未解。

    相信这次这件事,也只是对方的一步棋。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与对方的真正战斗,才正要开始。

    「……尽管努力吧。现在的我,可是前所未有的强。」

    转生到这个时代以来十几年。

    我一直放不下前世的价值观。

    也就是……认为强者是孤独的。认为只要自己展现实力,就会陷入孤独。

    因此,我一直不认为施展力量是好的。

    即使处在紧急事态,仍会下意识地保留实力。

    然而,现在不一样。

    只要有需要,要我揭露自己身为「魔王」的事实也无所谓。

    伊莉娜、吉妮、席尔菲、奥莉维亚、双亲与学校的大家,以及,艾拉德。

    我要和他们共同迎来充满希望与幸福的明天。只要是为了保护这个,要我做什么都行。

    我怀抱著这样的觉悟,仰望蓝天。

    今天是个令人神清气爽的晴天。

    我祈祷著这是暗示我们会有光明的未来。

    沉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