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七十九话 前「魔王」出击
    结束国境边缘的一战后,我和伊莉娜暂时回到了村子里。

    之后过了几天。

    我们再度享受起暑假,奥莉维亚却出现在我们面前。

    她在我家的玄关,露出一如往常的扑克脸,开口说道:

    「首先……艾拉德在暑期补习讲座露脸了。」

    「哦哦?真没想到,非常可喜啊。」

    所谓暑期辅导讲座,是为了因故休学的学生准备的机制。只要参加讲座受讲,就能补充休学中没能拿到的学分。

    艾拉德多半就是选择了和我们一起晋级吧。

    这是个好消息,令我期待起新学期开始后的校园生活。

    但奥莉维亚带来的,并非全都是这种正面的话题……

    「关于日前的战事,女王召你晋见。」

    「这可没想到。又是像之前那样,要颁发勋章之类的给我吗?」

    「不是。本来你的功绩应该得到举国赞颂,但状况还很紧迫。紧迫得没有空称赞你,知道吧。」

    奥莉维亚耸著肩膀,继续说道:

    「以我和女王为中心,还邀请其他有权势的贵族,召开会议。你也要同席。」

    「遵命……可以允许让伊莉娜小姐也同席吗?」

    要把她一个人留在村子里,我也于心不忍。

    对于我出于这种考量的发言,奥莉维亚默默点了点头。

    接著我们搭上奥莉维亚准备好的马车,前往王都。

    抵达后,一路毫不逗留,直接前往王城。

    我和奥莉维亚与伊莉娜,并肩走在宽广的城堡内。

    最后,我们踏入了会议室。

    「喔喔!你来啦,亚德!你这次的活跃,真的好惊人啊!」

    才刚走入会议室,已经坐在圆桌上座的女王陛下罗莎,就送来赞美的话语。

    宰相瓦尔多尔坐在她身旁,只瞪著我,什么话都不说。

    本来在这样的时机,他都会讲些讽刺或抱怨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在美加特留姆事变后,让他对我的印象有了些许改变。

    结果瓦尔多尔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开,望向坐在对面的两人。

    也就是杰拉德公爵及其子艾拉德。

    「只是话说回来,该说史宾瑟家果然有一套吗?换做是其他贵族,多半已经狼狈地吃了败仗吧。而各位漂亮地将战事带往胜利,这份功绩值得赞赏。」

    他始终对其他贵族强调,这次的贡献乃是靠著公爵家的力量达成。如果用单纯的眼光看待,这种行为充满了恶意,是想把我的功劳归零,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这应该是瓦尔多尔为我著想。

    平民打下不符身分的大功劳,想出风头,就会被其他贵族看不顺眼。

    因为他们是一种无法不棒打出头钉的生物。

    这样一来,被卷入无端纠纷的情形多半也会增加。

    瓦尔多尔多半就是为我著想,避免这种情形发生。

    正因为理解这一点,伊莉娜、艾拉德,以及……

    与母亲夏容同席的吉妮,都什么话也不说。

    我、伊莉娜和奥莉维亚,在这样的状况下就座。

    为了决定今后方针的重要会议开始了。

    首先由女王罗莎起头:

    「本次的一战历经了什么样的转折,相信敌方也有所掌握。然而……即使战败,阿赛拉斯仍不谈和或撤回宣战。敌方始终打算继续这场战争。」

    罗莎用纤细的手指戳著圆桌,目光在我们每个人脸上扫过。

    「所以我想听各位的意见。今后,我们该如何行动?我想藉这次会议,决定这件事。」

    既然如此,那这次会议的内容就极为重大,甚至事关国家存亡。

    不能贸然发言。在这样的气氛下,一名年约半百的贵族举手了。

    记得他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侯爵家族当家。

    他眯起显得伶俐的双眼,说出自己的意见。

    「我认为这时只守不攻较为明智。」

    「哦?你为何这么想?」

    「是。想来本次的战事,不会是阿赛拉斯的失控。即使是那个蛮王,也不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

    罗莎对这个想法点头回应,然而……

    相反的,瓦尔多尔则把玩著胡须,面有难色地这么说:

    「……对此我略感怀疑。」

    「嗯?宰相大人是认为,也可能是阿赛拉斯的失控?」

    「嗯。若是从前,我多半会认为事情就如您所说。然而,在先前的五大国会议上看过他的举止后,如今……我的意见有了小小的改变。」

    瓦尔多尔皱起眉头,喃喃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最近疯狂的程度实在是显得愈演愈烈。因此就算他失控而做出不理智的举动,也不奇怪。」

    ……嗯,这情报相当耐人寻味啊。

    我在会议上,也见过那个德瑞德•班•哈,只觉得他是个疯狂的狂王。

    但如果他的疯狂不是生性如此,而是后天增长的呢?

    ……也许还是当作德瑞德身后有著未知的幕后黑手比较好。

    我正想著这样的念头,侯爵就清了清嗓子。

    「即使是阿赛拉斯失控的举动,我的意见仍然不变。彻底地只守不攻,就是最好的方法。」

    接著他陈述了理由:

    「无论这次的战事,是以美加特留姆为中心的反拉维尔派所主导,抑或不是,我们积极进攻都是很差的一步棋。根据我自行调查的结果,得知阿赛拉斯擅长打仗的程度非同小可。如果再加上地利,那更是不得不说非常惊人。」

    「即使主动进攻,也只会增加我方的损害。就是这么回事吧?」

    「正是,陛下。尽管只守不攻,会让以杰拉德公爵为首的守护国境各家族加重负担,但这个时候也只能请各位继续奋战。而且……我国还有传说的使徒大人站在我们这一边。」

    侯爵对奥莉维亚送出蕴含期待的视线。

    ……我心想,幸好没有信奉她的宗教黑狼教信徒在场。

    看在他们眼里,多半会认为竟然要把无异于现人神的奥莉维亚叫去应付国防,出言不逊也该有个限度。

    然而,在座是以无宗教信仰或维达派的信徒为中心。

    因此,每个人都对奥莉维亚投以期待的眼神。

    在这样的瞩目下,她双手抱胸,叹了一口气:

    「如今我的立场也已经和国家元首无异,因此我把回应各位的期待,也视为自己的职务……然而,我暂时无法协助。因为我有些事情要办。」

    听到她这么说,众人歪了歪头。

    我也一样。究竟是什么事情需如此优先,得暂时拋下现状不管?

    为了得到答案,我试著问了:

    「敢问您说有事,是什么样的事呢?总不会是跟薯类有关吧?」

    「那当然。就算我再怎么喜欢薯类,这种状况下又怎么可能以薯类为………………优先……呢?」

    喂,刚刚那停顿是怎样。

    还有你身上这冷汗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是薯类?在这个时间点上?在这个时间点上要优先顾薯类?」

    「就说不是了。是维达找我去。要我帮忙制作魔动装置。」

    维达找她去?

    ……这实在太出人意料了。

    在这种状况下,奥莉维亚竟然会以维达的要求为优先?

    「你在想什么我知道,毕竟连我都对自己的判断觉得意外。毕竟照理说,想也知道还是别理会她的要求比较好。」

    「那么,为什么?」

    「我身为武人的直觉呼喊著危机。因此,我打算去帮维达。」

    ……嗯。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

    她的直觉极为敏锐,尤其不好的预感大致上都会中。

    既然这样的她说有了不好的预感,那就只能尊重她的意思。

    其他贵族似乎也不敢对传说的使徒摆出强硬的态度……

    「也好。我们身为守护国境的一族,就来做出名留历史的贡献吧。」

    杰拉德庄严肃穆地说了。

    一发言,场上的气氛迅速倾向「定案」两字。

    ……只守不攻这步棋的确还不差。

    拉维尔和阿赛拉斯的国力算是五五波,又或者前者居高。

    军力应该视为五五波,但战事往往是进攻方不利。

    如果以在己国内战斗为前提,那么军力上就会是拉维尔稍占优势。

    这样的条件下,战事拖得愈久,进攻方──也就是阿赛拉斯,愈会虚耗国力。

    到时候,对方也将不可能再继续进行战事。

    只要贯彻防守,迟早会结束。众人都是这么看待这场战事。

    而这个看法并没有错。只是──

    「我反对。」

    我微微举起手这么发言,引来众人的瞩目。

    伊莉娜、罗莎、吉妮、艾拉德这几个朋友投来善意的视线,然而……

    除此之外的视线,则多半险恶。

    「平民不要插嘴」──他们的表情这么说。

    然而,这时我特意要插嘴。

    「等对方虚耗国力,这的确也是一种方法吧。可是,这样一来,就会太花时间。而太花时间……也就必然代表著战争的牺牲者会增加。这实在太让人于心不忍。」

    对于我的发言,几乎所有贵族都表达了负面的反应。

    「啧……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论,结果只是孩子气的天真论调吗……」

    也有人说出这样的话,但我并不是在暴露自己的天真。

    我只是在说,只守不攻这种手段是在浪费时间。

    「只要我拿出真本事,这次的案件十天之内就会结束。要我对神祖发誓也行。就让我在短期间内,结束这场战事吧。」

    贵族们嘲笑我的发言。

    「哈!你说要在十天内结束?」

    「真不愧是大英雄的儿子啊。说得出我们这种凡夫俗子想都想不到的话。」

    「是要怎么做才能在十天内结束战事?难道你要说直捣黄龙,跟对方做个了结?」

    我对最后说出这番话的男性贵族露出微笑。

    然后轻声拍著手,开口说:

    「答得漂亮。」

    听到我这么说,众人睁圆了眼。

    但伊莉娜等知道我实力的人,全都露出认同的表情。

    相对的,其他贵族则只眯起眼睛瞪我。

    他们的视线中,蕴含了一种意思。

    『在这样的场合开玩笑,成何体统。』

    我的视线在他们脸上扫过一圈。

    「由我亚德•梅堤欧尔亲自赶赴阿赛拉斯,结束这场战事。」

    为免众人多言,我明白地断定:

    「这不是愿望,也不是梦想。而是没有人可以推翻的决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