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八十话 前「魔王」在敌国大显身手。接著──
    对于只间接从别人口中听过我实力的人们而言,这发言实在太狂妄。

    但在我看来,只是说出能够实现的内容。

    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在会议后立刻展开了行动。

    「你当然也会带我们去吧?」

    「就算你说不行,我们也不会听的!」

    这次的经验,应该会成为优质的人生养分吧。

    我想到这里,于是决定带伊莉娜与吉妮闯入敌国。

    当然我也并未忘记席尔菲。她是我有个什么万一时的保险。

    尽管平常是个笨得无可救药的大傻瓜,但她的战斗能力值得挂保证。我们和再度进行武者修行之旅的她会合,一路前往阿赛拉斯联邦的边境。

    然后经由史宾瑟的堡垒,进入阿赛拉斯与拉维尔的夹缝间时,那一瞬间。

    我在阳光洒落的平原中,喃喃说道:

    「看来敌国全国领土,都展开了反魔法术式呢。」

    「咦?这……这么说来,我们会像在美加特留姆时一样,不能施展魔法?」

    「不,效力并没有那个时候那么强,似乎是一些只封住飞行魔法与转移魔法的术式。」

    想来多半是莱萨的把戏吧。对全国领土展开反魔法术式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只有他做得到。

    但话说回来,莱萨似乎也抵挡不了岁月的摧残。

    换做是在古代,他应该有办法对超大范围展开封住所有魔法的术式。

    但现在大概顶多只能封印特定的魔法了吧。

    「也就是说,得花相当多时间,才能去到敌方大本营所在的王都了,是吧。」

    「问题是对方的目的啊。他们做出这种争取时间的把戏,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席尔菲以若有所思的表情喃喃说著。

    她说得没错,这反魔法术式的目的在于争取时间。

    然而,对方争取时间的目的何在,则尚未揭晓。

    「不管怎么说,还是前进吧。我们没有其他选择。」

    众人相视点头,然后继续往前走。

    当然了,我尝试在路途中解析与支配这些反魔法术式。然而……

    想来在抵达阿赛拉斯的首都前,不可能解析完毕。

    反魔法术式要封住的魔法种类愈多,解析起来就愈简单。

    然而,这次的术式只封住转移与飞行这两种魔法。而且施法者是莱萨。虽然不是不可能解析,但得花上相当多的时间与劳力。

    具体来说,大约要花上十天。

    相较之下,抵达阿赛拉斯首都所需的时间,估计约在九天左右。

    因此解析作业是白忙一场的可能性很高。

    然而……我打算将作业进行到最后。

    也许让我认为会做白工而放弃,就是敌方的目的。

    封住转移与飞行是有意义的。我判断与其维持施展不了这些魔法的状态行进,不如设法改成可以用,于是一边步行,一边进行解析作业。

    而走了整整一天的结果。

    当天空彻底染上夜色,我们抵达了敌方的堡垒。

    以此地为中心,国境边缘建造了无数堡垒。我们穿过这样的防线,才总算真正踏上了阿赛拉斯的土地。

    但敌方当然不会容许我们这么做。

    盖在平原上的巨大堡垒。

    就在这堪称小型城郭都市入口所在的巨大门前。

    多半是为了警戒而部署的多名敌兵,在夜色中看见了我们的身影。

    「啊啊?你们这些小鬼是怎样?」

    「这里不是小孩子来的地方──不对,等一下。」

    「这里是东门,没错吧?」

    「如果是国民过来,会从另一头的西门……」

    「从东门的方位过来,也就表示……」

    看来对方似乎猜到了我们的来历。

    他们不约而同,脸色有了紧张的神色。

    接著进入战斗态势,然而……

    既然是面对我的力量。

    面对战斗的气概与觉悟,以及所有的准备。

    全都是白费力气。

    「各位平时值勤想必十分辛苦。我就送给各位一段长假吧。」

    我这么说完的同时,发动了攻击魔法。

    低阶火属性魔法「热焰术(Flare)」多发同时发动,将卫兵悉数排除。

    我瘫痪他们的战斗能力后,立刻施展强化身体机能的魔法,踹破了巨大的门。

    豪迈的粉碎巨响响起,制造了出入口后,我伴随众人踏入了堡垒。

    「这……这些家伙是怎样……?」

    「想也知道是敌人吧!」

    「而且那个黑发小子,该不会是……」

    「是……是亚德•梅堤欧尔!跟人像画上的一模一样!」

    「亚德•梅堤欧尔!那不是拉维尔的死神吗!」

    呃,拉维尔的死神?原来在这边是这样叫我啊?

    也没说错就是了。

    因为事实上,我对他们而言就是死神。

    「如果不想受伤,就退下吧。反抗我们也是白费力气。」

    相信各位士兵也明白这一点。

    但又不能不克尽职责。

    他们懊恼归懊恼,似乎还是选择了善尽保护国家的使命。

    「对……对方是个小鬼!人数也少!」

    「只要包围起来,我们就赢了!」

    「只要拿下死神的首级,一定会出人头地!」

    男人们鼓舞自己,扑了过来。

    我们迎击这样的他们。

    说来……

    歼灭敌人的工作,在我最初的行动就已经完毕了。

    伊莉娜等人完全没有机会出场。

    我同时发动相当于敌人人数的「热焰术」。

    只是这么一下,状况就顺利解决了。

    「他……他是怪物吗……?」

    倒地的一名士兵,吐露畏惧的心情,随时会失去意识。

    看在他们眼里,怎么看都只觉得我是个可怕的怪物吧。

    然而,看在朋友眼里,则有不同的样貌。

    「不愧是我的亚德!瞬杀完美得像是一幅画!」

    「是啊,就是这样!我、的、亚、德!果然无敌!」

    「唔~~!一个人解决完也太贼了!我也想打一架啊!」

    她们全都不怕我。

    ……果然,只要是有了友情的对象,就不会拒绝我。

    我再次体认到在美加特留姆学到的这件事。

    因此──

    我对于发挥自己的怪物性,已经不再忌讳。

    穿过镇守国境的堡垒,真正踏入阿赛拉斯领土之后过了几天。

    我将通往王都的路途中所存在的多个关卡,毫不客气地击破。

    接著──

    「哼哈哈哈哈哈!你就是亚德•梅堤欧尔吗!我名叫修瑞克!是兽人族最强的战──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用风魔法,将这名自称最强战士轰向天空的远方。

    这一来,最后一处关卡也击破了。

    「之后就只剩直线前进。如此一来,就会抵达目的地所在的首都了吧。」

    我和众人穿过最后的关卡,走在平原上。

    天一黑,我们也不赶路,就结束当天的移动。

    接下来,我就像这几天来那样,在平原的正中央设置了宿舍。

    没错,不是帐棚。

    我运用物质变换的魔法,创造出了款式简单但功能完备的住宅。

    个人的房间是不用说,连洗手间、浴室、厨房等设备都一应俱全。

    当然了,这样的旅途风光是违反常识的。

    现代的认知是,长途旅行=忍耐浑身是汗与油的不洁状态行进。

    在大多数局面下,我都会根据现代的常识行动。因为我不想无谓地掀起风波。

    然而现在,我不想让朋友不舒服,而且也没有人会大惊小怪,所以在这次旅途中,我做的尽是一些违反常识到了极点的事。

    「今晚的主菜是姜蒸鸡,请和特制香草酱一起享用。」

    「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吃!好好吃喔!」

    「昨天伊莉娜小姐为大家做的火锅也很棒,但是……还是没有任何菜色赢得过亚德亲手做的菜呢。」

    「鸡肉的肉汁和香草酱的完美协奏……!让人再也说不出好吃以外的话……!」

    看来今天也得以让各位吃得满意,真是再好不过。

    结束晚餐,休息了一会儿后,众人各自入浴,洗去汗水与污垢。

    接著为了消除疲劳而就寝。

    然而只有我不睡,平行处理以侦测魔法警戒四周,以及解析反魔法术式的作业。换做是常人,只要几天不睡,就会无法正常行动,但我即使几十年不睡,也能完美运作。

    「……今天也平静得让人不舒服啊。」

    我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一边用侦测掌握周遭的状况,一边喃喃自语。

    从踏上旅途已经过了将近一周,但敌方一次都不曾发动夜袭。

    是因为判断实施了也是白费力气,还是另有图谋……?

    是否连这平静的时光当中,都隐藏了敌方的企图呢?

    「实在是令人不舒服啊。这次的事情里,尚未解开的谜题太多了。」

    莱萨策动阿赛拉斯,开启战端的目的。

    以「魔族」为中心的组织「拉斯•奥•古」的盘算。

    以及尚未露面的幕后黑手。

    我认为就在抵达阿赛拉斯王都的同时,一切都将揭晓。

    然而……那样就太迟了。如果不是先掌握对方的思路,拟定好对策,就会一直被对方抢占先机,陷入困境。

    因此我随时都在思考,推测敌人的企图,然而……

    「搞不懂。如果这件事是只由『拉斯•奥•古』所策动,要推测就轻而易举,然而……为什么连莱萨也凑在一起,发动战争?」

    莱萨•贝尔菲尼克斯的行动原理,始终都是「创造让孩子们能笑著生活的世界」。

    为了这个目的,要做出多狠辣的事情他都在所不辞。

    莱萨有著这样冷酷的一面,然而……

    相对的,如果有可能让儿童陷入危机,他就绝对不会执行那样的计谋。随时以儿童为最优先。莱萨就是这样一个人。

    正因如此,我才会对他发动战争的举动觉得无法理解。

    「不分国家的大小,发生战争时,最先倒楣的就是妇孺。莱萨不会不知道这点。因此,他不可能贸然开启战端。」

    然而,现实却非如此。

    他与「魔族」们联手,和尚未露面的幕后黑手一起策动阿赛拉斯,对拉维尔发动战争。

    「我很想在抵达王都前,先得出某些答案……但这次非得走一步算一步不可了啊。」

    我多半无法靠自己抓住真相吧。

    既然如此,也就只能贯彻「持续对应眼前状况」这种单纯过头的行动。

    理想是随时洞烛机先,先发制人,然而……

    如果办不到,就必须接受办不到的事实,根据其他想法来行动。

    「总之,只能想定最坏的情形,设法防范……」

    我这么说给自己听的话说到一半。

    敲门声回荡在室内。

    「是我,可以进去吗?」

    这个令人舒畅的美声,是伊莉娜所发。

    我露出笑容,立刻做出回答:

    「好的,请进。」

    伊莉娜开门,走进房间。

    她穿著薄纱睡衣。

    纯白的睡衣微微通透,露出了她丰满的胸部与有肉的大腿。

    这穿著有点让我不知道该把目光往哪儿看才好,然而……我当然并未抱有邪念。

    我一如往常地微微一笑,开口说:

    「怎么了?睡不著吗?」

    「嗯。有点,你懂的。我想跟你说说话。」

    伊莉娜以略显复杂的表情这么说完,然后来到床边,坐在我身旁。

    接著──

    「……亚德,你好厉害喔。无论堡垒还是关卡,一个人就轻而易举地突破了。」

    称赞的话语。

    然而,这和她过去说过的许多赞美不一样……

    伊莉娜的声调中,有著几分卑微的音色。

    「全都是亚德你在活跃。我……就只是看著。一点出场的机会都没有。」

    「……保护大家的安全,是我的职责。我就是因为这么想,才尽可能采取减少你们负担的行动。但这是不是反而造成你的不愉快了呢?没有机会发挥实力,是不是让你觉得不满了?」

    伊莉娜摇了摇头,模样莫名有些消沉。

    「不。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是想大显身手,不是这样子。」

    她低著头说出的这些话,是那么沉郁。

    「……进入暑假,我们好久没像这样可以两个人独处。起初我很开心,可是,渐渐愈来愈难受……我就是发现了。发现我根本没能理解亚德。」

    我看不出她想说什么。

    但我特意不问,任由伊莉娜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因为在我看来,她期盼这样做。

    「……被艾尔札德绑走的时候,亚德你展现了惊人的力量,拯救了我。看到当时的亚德,我就想到,这个人需要有个人跟他对等。想到如果没有一个人拥有和他对等的实力,这个人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那么孤独。所以……我开始比以前更努力,想和你并肩。」

    原来她是这么想的吗?

    ……她的想法,并非完全错误。

    由于我是绝对的强者,连古代也没有几个人能和我并肩。

    在称得上朋友的那些人里,能和我并肩的,也就只有莉迪亚。

    所以我也曾经认为,从某种角度来看,只有她才是真正能够理解我的朋友。

    然而……

    我一次也不曾认为,无法并肩,就称不上真正的朋友。

    多半是在这次的暑假,我们两人得以独处,让伊莉娜发现了这一点吧。

    「在村庄里生活,在山上玩……亚德你不管什么时候都显得很开心。可是,那不是因为跟我在一起。亚德的眼睛,一直都在看著假期结束后的未来。一直注视著和学校里的大家一起过的未来……这让我想到,亚德你对于比自己弱的对象,也能真心感受到友情。想到会认为无法并肩就没办法变成真正的朋友,只是我会错意。」

    相信这样的结论对她而言,像是会让以往这些努力都失去意义。

    伊莉娜在腿上握紧拳头,并说:

    「从美加特留姆事变以来,亚德开始露出真的很灿烂的笑容。以前只让我看到的笑容,变得会让大家都看到了……从发现自己会错意以来,这让我说什么就是会耿耿于怀。然后,虽然……可能会让你觉得,我个性很差,可是……」

    伊莉娜一边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一边嘴唇颤动。

    「我……不想变成『大家』当中之一。我想变成亚德你特别的人。不是你重视的很多人当中的一个,是想变成比什么都重要的人……在村子里一起生活,让我开始这么想。」

    ……啊啊,是这样啊。

    我渐渐听懂她想说的话。

    而对她最近那些奇妙的言行,也看到了答案。

    在被转移过去的森林里,她与「魔族」打过之后的反应。

    我打倒「龙人」后的反应。

    她称赞我的同时,也在责怪自己缺乏实力。

    我本来认为,这样的反应很不像是伊莉娜会有的。然而──

    她说──想变成我的第一。

    想变成我最特别的人。

    原来那些不像她会有的言行,根源就在于这样的想法吗?

    而她会有这些想法,原因在于美加特留姆事变。

    ……那次,我和伊莉娜得到了救赎。然而,相较于单纯得到救赎的我,伊莉娜却萌生了新的苦恼吗?

    「我想变成亚你最特别的人。所以,我想变强。因为我觉得,只要强得能和亚德并驾齐驱……一定就能成为你特别的人。可是……看到亚德的活跃,我说什么就是会想到,要和亚德并驾齐驱,实在是办不到吧。」

    伊莉娜紧抿嘴唇,垂头丧气。

    她的表情与声调,让我觉得她有种令人担心的感觉。

    ……我想起了古代世界中,一个和我成了朋友的男人。

    他是个非常正经,人格也很良好的人,然而……

    他就是很容易钻牛角尖。

    和我并肩作战的过程中,他开始觉得自己「没用」,害怕这将会让我们的友情破灭。

    因此……他固执于力量,最后做出失控的行为。

    结果,他甚至开始会触犯各种禁忌,被疯狂所吞没。

    我决定亲自下手处置他。

    ……现在的伊莉娜,正要走上和他一样的路──在我看来是这样。

    她自己多半也对自己所走的路,产生了迷惘吧。

    所以,才会来找我。

    既然如此……

    我就非得为她修正轨道不可。

    「伊莉娜小姐,首先我要断定一件事,那就是你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再这样下去,你迟早会过度执著于力量,伤害大家。」

    「…………」

    她自己多半也有了这样的预感。

    伊莉娜什么话也不说,只以阴郁的表情低著头。

    我手放上好友的肩膀,继续对她说:

    「伊莉娜小姐,你听好了。你现在所追求的力量,仅可能变成只会伤害别人的凶器。无论得到多少那样的力量,我都不会认为那是好的。当然,也不可能另眼相看。」

    「……嗯。」

    「我一直为了保护别人而追求力量。我将自己学会的种种能力,视为用来保护别人的工具。没错,对我来说,所谓的实力,只是用来达成『守护』这个目的的工具。无论工具多么优秀,我都不会对工具产生兴趣。因此,无论你变得多强,我都绝对不会以此为理由,对你另眼相看。」

    「……就是……说啊。」

    我对眼神中开始有了反省神色的她微微点头,继续说下去:

    「不是拥有多少力量,而是如何使用这些力量。我有兴趣的只有这一点……而伊莉娜小姐,以往的你,一直都非常正确地将力量用在可贵的事情上。席尔菲同学失去自我的时候﹑我们被送到古代的时候,还有在教育旅行,以及在美加特留姆那次也是一样。你始终都是为了别人而使用力量。正因为这样,你对我来说才是最棒的朋友……」

    我看著伊莉娜,强而有力地断定:

    「是比任何人都更特别的人。」

    听到这句话,她抬起了头。

    她双眼睁大,嘴唇微微颤动。

    「特别的人?」

    「是啊。虽然对有著朋友关系的人们做出比较,是万万不该做之事。但若一定要比……伊莉娜小姐,你无疑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把放在她肩上的手,挪到她握紧的拳头上。

    接著一边用手掌包住她的手,一边开口说:

    「小时候,我在村子里交不到朋友,十分苦恼,你出现在我面前,还说愿意跟我当朋友。那对我来说是多么大的救赎啊。伊莉娜小姐,如果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你是我亚德•梅堤欧尔第一个朋友……也是一辈子唯一一个,最特别的人。」

    这就是她最渴望的话语吧。

    然而,这不是在讨好她。

    也不是为了将她的心导向正确的方向,就随口敷衍。

    我所说的话,是不折不扣的真心话。

    相信就是这些话说说进了她心里。

    伊莉娜有些难为情地微微一笑。

    「特别。这样啊。原来我……是特别的啊……嘻嘻。」

    她脸颊微微泛红的模样,惹人怜爱得不像是这个人世间所能有……

    真的,伊莉娜有够可爱。她的模样就是让人不得不这么说。

    接著我和她闲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伊莉娜似乎困了,在我床上躺下,立刻开始发出鼻息声。

    她睡著时的模样是那么无邪。我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微微一笑:

    「你的苦恼,是真正把对方当朋友看待才会有的。虽然往错误的路上行进,让我觉得你这样会很令我担心……但同时,我也非常开心。」

    接著我一边眯起眼睛,一边喃喃说著:

    「能认识你,真的是太好了。」

    ◇◆◇

    当天空亮起,相信伊莉娜的心也迎来了晨光。

    她醒来后,已经完全变得和往常一样,表现出快活的模样。

    于是我们一路往西行进。

    一边感受著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宁静,一边慎重前进。

    经过这样的路途……

    我们抵达了目的地。

    阿赛拉斯的首都哈尔•席•帕尔。座落在平原正中央的巨大都市,靠著坚固的城墙、城门与许多卫兵,抵御外敌的侵略。

    ……结果一路来到这里,并未受到任何一次袭击。

    相信对方也掌握住了我们的动向。

    却始终并未派出刺客或大军。

    这样的对应,彷佛像是欢迎我们的到来。

    这让人觉得非常不舒坦,但我们除了前进,也已经别无选择。

    城门前。

    我们看著许多平民排队,等著获得通行许可的情形。

    我对众人说:

    「各位听好了。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我们要绷紧神经。」

    伊莉娜、吉妮与席尔菲三人,都露出精悍的表情点了点头。

    我也微微点头,然后……

    我们从平民排队的队伍旁边走过,走向巨大的城门。

    这一来,卫兵们必然会注意到我们……

    「!你……你们是!」

    「死神和他的同伙!」

    结果也算是不出所料。

    「不好意思,我们要硬过。」

    于是我照事前决定的方针行动。

    首先,为了不让平民受害,先用防御魔法「屏障术」遮住他们。

    然后立刻对大约六十名卫兵施展人数份的「热焰术」。

    一瞬间歼灭了挡住去路的人。

    「好了。各位,我们去把事情做个了结吧。」

    我带领伊莉娜她们,踏入了哈尔•席•帕尔。

    城门前的动乱,让都市入口附近来来往往的平民,都对我们投来畏惧的目光。

    我们沐浴在这样的视线当中,走在大街上。

    结果──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这么少人就敢来!」

    「这里可是敌境最里头啊,这群傻子!」

    一群状似巡逻队的战士接连涌来。

    感觉得出他们企图以数量优势压垮我们,然而……

    「数量的暴力,对我们不构成任何意义。」

    结果是敌方体认到了绝对的战斗力差距。

    对进逼而来的战士,我悉数以低阶的属性魔法瞬间击倒。

    「看来没有我们出场的机会呢。」

    「是啊,真不愧是亚德,就算处在人数上的劣势也一样放心。」

    「真是的!都是亚德在打,太贼了啦!我也想打啊!」

    我一边听著众人说话,一边扫荡敌人,在大街上行进。

    战士们不断出现,攻向我们,但不构成任何威胁。

    因此伊莉娜她们的脸上完全失去了紧张感,以观光般的感觉环顾四周。

    「不过话说回来,这街景好独特呢。实实在在是异国风光的感觉。」

    「大半是木造建筑,砖造很少。这方面就和拉维尔完全相反啊。」

    「服装也是整体都穿得比较少。很有蛮族的感觉呢。」

    「……各位,虽然我们游刃有余,但千万不要大意。」

    我耸耸肩膀,同时进行扫荡与行进。

    最后,我们抵达了王城前。

    本来这个地方会设下最严密的防卫网。然而……

    「……嗯,守护者零……是吗?」

    抵达城门前的同时,再也看不见人影。

    一个把守城门的卫兵都没有……不只如此,本应用来阻止入侵的城门,现在却光明正大地开著。

    「这样子简直在欢迎我们呢。」

    「满满都是圈套的气味呢。」

    「可是,我们只能前进。没错吧,亚德。」

    我点头回应伊莉娜的提问。

    「……本次的事件,到此也终于要做个总结。就不知道等著我们的是什么了。」

    我一边毫不大意地警戒四周,一边和众人一起走进城门。

    接著走过架在护城河上的桥,走进宽广的庭院。

    一路直线前进,踏入最大型的建筑物。

    ……非常安静。

    没有任何人出现在我们眼前。

    「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啊。」

    「我本来还以为会有盛大的欢迎。」

    「不过,似乎不是无人啊。」

    席尔菲说得没错。

    我从刚刚就一直用侦测魔法警戒四周,但不分文官武官,有许多人待在城里。

    但他们都把自己关在室内,一动也不动。

    彷佛是在客气,不要打扰到我们。

    又或者……给我一种像是被别人控制了行动的印象。

    「这状况虽然令人不舒服,但眼前,还是先去拜见我们要找的人物吧。」

    我们根据侦测魔法显示的反应,在建筑物内行进。

    接著踏入了一个开阔的空间。

    地板上铺了奢华的红地毯,室内最深处有著玉座。

    玉座以闪闪发光的宝石点缀,彷佛在强调王者的威仪。

    现在,一名男子就坐在那儿。

    有著绿色皮肤的兽人族男子。

    似乎由于有著一半精灵族血统,这名年轻的王有著一种独特的面孔。

    德瑞德•班•哈手拄著脸颊,注视著我们。

    「……上次见面,是五大国会议了吧。」

    我眯起眼睛,正视对手。

    结果德瑞德嘴角一歪,形成笑容。

    「唔呵呵呵呵!欢迎啊,亚德!还有你的伙伴们!谢谢你们傻呼呼地跑来!完全按照我们的盘算,看得我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德瑞德靠在玉座的椅背上,加深了扭曲的笑容。

    他的脸上﹑眼神里,有著明确的敌意。

    「……我姑且还是把话说在前头。请你立刻投降,从拉维尔撤手。如果现在就投降,我还可以只对贵国请求赔偿金就了事。否则──」

    「否则你会怎么做?」

    「我就得把以你为首的主要为政者,全都砍掉脑袋。」

    如果对方不投降,那就没有办法。

    我不想夺走没有价值的生命,但要让事情了结,就需要有敌人的首级。

    只要是为了结束战争,无论多骯脏的工作我都做。

    相信这样的意志也让对方感受到了吧。

    然而,即使如此,德瑞德仍持续露出笑容。

    那是疯狂,以及……

    憎恨──他一直露出宿有这些感情的笑容。

    「看似满口大道理,其实始终高姿态。你这种地方『一点都没变』啊,亚德。」

    他的口气,像是从以前就认识我。

    当我对此产生疑问的瞬间……

    德瑞德全身迸发出杀气。

    「呜……!这……这个感觉是……!」

    「难……难道说……!」

    伊莉娜与吉妮冒出冷汗。

    相信她们应该记得这股杀气。

    同样的……

    我也记得这种感觉。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吗?」

    我眯起眼睛,正视德瑞德的身影。

    我一边看著他,一边说下去:

    「为何『龙人』族会投靠阿赛拉斯?这里由……以及幕后黑手的真面目。这一切,我都掌握住了。」

    我本来以为这次的事,是由莱萨与「魔族」以及另一个幕后黑手所策划。

    我还以为德瑞德只是被操纵的人。

    然而这个想法错了。

    原来幕后黑手和德瑞德,是同一个人。

    「算来大概五个月没见了吧。看来你『伤势已经痊愈了』呢。」

    我承受著让皮肤紧绷的杀气。

    说出对方的真名。

    「这次的事情,算是之前那次的复仇战吗──艾尔札德小姐?」

    剎那间──

    德瑞德的全身,被黄金色的几何纹路所覆盖。

    一会儿后,兽人族男子变成了美丽的女子。

    一头留到地板的白金色长发。

    一身纯白的礼服。

    她的容貌堪称绝世美貌。

    她露出这样的面目,将黄金色的眼睛朝向我们,微微一笑:

    「很高兴又见到你了,亚德。还有,伊莉娜也是……那边那女孩,记得是叫吉妮来著?另一个女孩子我就不认识了,不过没关系啦。」

    美女笑眯眯地露出友善的笑容。

    然而,她眼神中宿有的杀意极为剧烈。

    (插图008)

    「……我说亚德,这女的是谁啊?」

    「狂龙王艾尔札德──以前绑走伊莉娜小姐,让她担心受怕的坏人之一。」

    从那时到现在,已经五个月了吗?

    不管怎么说,「龙人」族之所以会投靠阿赛拉斯,多半就是因为这女的参与在其中吧。

    我一边想著这些,一边对艾尔札德问起:

    「……你是从何时开始变成他?」

    「从五大国会议之后就一直是。」

    原来如此。

    会议中,我对德瑞德朝我发出的反常杀气产生了疑问,而现在理由也就揭晓了。

    「顺便问一下,真正的德瑞德王呢?」

    「和以前一样啊。就和洁西卡一样,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洁西卡是以前艾尔札德取而代之的女讲师。

    而德瑞德已经不在这世上,也就表示……

    呼吁停战的对象,已经哪儿都找不到了。

    如此一来……

    「真没办法。果然还是需要敌方的首级吗?」

    把发动战争的主谋者们,全都砍下首级。

    不这么做,这件事就再也不会结束。

    「只是话说回来,我姑且还是话先说在前面吧。现在你还来得及回头。以德瑞德王的身分宣布投降吧。这样一来,至少你的性命──」

    我这句话说到一半。

    事情发生得毫无脉络,极为唐突。

    我的脚下发出光芒。

    蓝色的魔法阵。

    这是──

    是以「魔族」所用的专用魔法言语所建构。

    当我察觉到术式内容的下一瞬间──

    视野转黑。

    ……太大意了。

    由于展开了封堵转移与飞行魔法的反魔法术式,我先入为主地以为,对方也同样不会动用这些魔法。

    而我被反将了一军。

    我被人从王城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那是一片乌云密布的荒野。

    寸草不生的不毛平原,辽阔得一望无际。

    从古代至今都不可能再生的这片土地,人称灭亡的大地。

    是以前我和「邪神」们争斗的地方……

    也是我被传送到古代时,打倒另一个自己的地方。

    在这充满恩怨情仇的空间中。

    我和这个人见面了。

    「……果然你也有一份吗?」

    这个人修长的身躯上穿著燕尾服,一头黑色长发绑成马尾垂下。

    面貌被小丑似的面具遮住,看不出真面目。

    面具怪客。

    姓名、性别与经历都不祥的「魔族」之一。

    推测是「拉斯•奥•古」的干部。

    他也还是老样子,以有点像在演戏的述说口吻开始说话:

    「人有所谓自己适合的所在。舞娘是舞厅、演讲家是展望台、小丑是人来人往的大街。而吾与你,最适合的地方就是此处。这灭亡的大地,正显现出我们走到今天的人生。你不也这么──」

    他正说得滔滔不绝。

    我毫不留情,对他施展攻击魔法。

    火、水、土、风、雷──五大属性的高阶攻击魔法,有如冰霰般的洒落。

    猛烈的攻击,在灭亡的大地上形成新的坑洞,然而……

    就在风暴中心。

    面具怪客若无其事地继续站著。

    「哼哈,就不能静静听完开场白吗?你的心意,吾也不是不懂,但吾可是久违──」

    我再度使出多得离谱的属性魔法。

    但面具怪客果然仍是毫发无伤。

    ……真令人光火。

    我明明非得立刻赶回伊莉娜她们身边不可。

    「哼哈哈,你就这么想念朋友吗?实在令人嫉妒。能受到你的宠爱,那是何等名誉……正因如此──」

    这时我感觉到,面具下的脸孔,像是露出了笑容。

    「正因如此,吾的『魔王』啊,吾更要妨碍你。」

    相信这笑容,肯定充满了邪恶吧。

    想必非常令人光火吧。

    为了轰掉他这张脸,我再度发动魔法。

    但当剧烈的猛攻所造成的尘土消退后。

    敌方还是若无其事地伫立在原地,接著──

    「若不打倒吾,你就无法赶去朋友身边。这也就代表著──」

    面具怪客显得开心,像是觉得有趣。

    做出了令我不愉快的宣告。

    「你将永远无法再见到朋友──你最好做好这番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