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八十一话 前「魔王」的朋友,走向末日
    只要活上个十年、二十年,任何人都会有所谓最糟糕的记忆吧。

    对伊莉娜而言的这种记忆,就站在她面前。

    「我就事先告诉你吧,这次的目的不是绑走你们。反而杀了你们才是我的目的。当亚德看到你们变成一个丑陋的摆设,不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呵呵,我期待得不得了啊。」

    绝世美女露出浅浅的笑容。

    但她的内心一反美丽的外表,实在太过邪恶。

    狂龙王艾尔札德。

    是名留神话的怪物,也是一度逼得世界濒临灭亡的传说之龙。

    她破格的力量,在伊莉娜身心两方面都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而这点对吉妮而言也是一样。

    「……真令人想起几个月前的事呢。当时的状况也很类似。」

    没错,吉妮也是曾和艾尔札德对峙过的人之一。

    伊莉娜即将被绑走之际,吉妮使出浑身解数的魔法攻向她,但没有任何效果……

    想来这是吉妮的人生中,令她感受到最沉重无力感的对象。

    她是个无论对伊莉娜还是对吉妮,都造成了重大影响的强敌。

    然而……

    与艾尔札德对峙的三人之中,唯有席尔菲显得若无其事。

    她将黄金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扛在肩上。

    「从狂龙王这个外号听来,你是龙吧?如果是龙,我有一阵子打倒了一大堆龙,所以我很擅长对付龙。」

    她刚说完这句剽悍的话。

    席尔菲的身影消失了。

    由于这一跨步实在太快,看在伊莉娜与吉妮眼里就像消失了一样。

    接著席尔菲甩动一头红发,一瞬间逼近敌人。

    「啊哇!」

    一声呼喝中,挥出一记斜斩。

    这一斩勇悍之余,却又冷酷地看准了敌人的要害。

    这神速的一斩,换做是常人遇到,甚至不会发现自己中剑,但对艾尔札德来说,似乎不成任何威胁。

    她右手随意一伸,挡住了席尔菲的斩击。

    一瞬间,剧烈的巨响撼动耳膜,发生的冲击波化为劲风,将谒见厅的无数装饰品都吹到墙边。

    「……哦?这把剑,不是寻常货色啊。」

    艾尔札德接住黄金色刀身的右手手背,滴下了红色的水滴。

    「对了,记得之前听说过,亚德的跟班里有古代的战士啊。因为不重要,我之前都忘了……所以你就是那个人物了?」

    「对,没错!『动荡的勇者』席尔菲•美尔海芬!你就抱著这个名字,下冥府去吧!」

    席尔菲引爆战斗意志,使出疾风迅雷般的连斩。

    艾尔札德以双手应付她的猛攻,同时微微睁大眼睛。

    「原来如此,看来不是小孩子冒称勇者啊。特殊的剑,加上非比寻常的剑技。你就是那个席尔菲•美尔海芬吗?我常听比我早两个世代的同族,说起你的故事呢。说是有个少女孤身在龙的巢穴吶喊,歼灭了超过一千名我们的同胞。真是万万没想到,竟然遇得到你本人啊。」

    她说话的当下,席尔菲的攻势仍在持续。

    剧烈程度每一秒都在增加。

    「……有勇者称号的少女,再加上圣剑,可就相当棘手了。难怪会名留神话。」

    艾尔札德用来抵挡迪米斯•阿尔奇斯的双手,已经满目疮痍。

    再生能力跟不上。治愈的同时又产生新的裂伤,让鲜血洒往四周。

    从旁看去,艾尔札德完全只有招架之力。

    看到这样的情形,伊莉娜与吉妮冒出冷汗。

    「平……平常都只看她做傻事,所以都忘记了,可是……!」

    「席尔菲小姐的实力,果然破格啊……!」

    她外表无邪又惹人怜爱,个性又可亲,让人容易忽略。

    然而席尔菲•美尔海芬,是「动荡的勇者」,乃传说中的大人物。

    某些地区甚至将她神格化,就像对「魔王」与四天王那样崇拜。

    虽然平常她是个惊动周遭的大笨蛋……但到了这种状况,就让人很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名留神话。

    就是单纯的强。

    这压倒性的天性,以及年纪轻轻就在古代战场活下来的经验。

    再加上她还拥有从「邪神」之一手中赢下的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不折不扣是传奇英雄。

    然而……

    她现在施加猛攻的对象,也是传奇中的传奇。

    即使席尔菲出手,单独一人也显得缺乏决胜的能力。

    伊莉娜与吉妮察觉到这点,对看了一眼。

    「我们也……!」

    「至少总还能够支援席尔菲小姐……!」

    她们压抑畏惧,相视点头。

    接著两人召唤了从前亚德送给她们的,由他亲手制作的魔装具。

    一瞬间,两种武具回应她们两人的意思,从异界出现。

    呼唤到彼此手上的,是一把长枪。吉妮手上的长枪枪尖是红色,伊莉娜的则是蓝色。

    而在长枪显现的同时,与枪尖同色的胫甲,也覆盖住两人的双脚。

    能任意发出特殊攻击的武器,以及随时提升身体机能的胫甲。

    当这些武具穿戴齐全,两人就有著足以和古代世界战士比肩的战斗能力。

    「席尔菲,我们来帮忙!」

    「我们会想办法制造空档!请你抓准空档攻击!」

    两人被「动荡的勇者」展现的英姿拯救了。

    只要有席尔菲在,就会有办法。

    只凭她们自己是强人所难,但只要加上了席尔菲,也许就打得到那可怕的怪物。

    这样的希望摒除了畏惧,给了她们面对战斗的勇气。

    因此伊莉娜与吉妮挺起长枪,勇敢地冲锋。

    接著,就在席尔菲展开风暴般的猛攻下,两人从旁挺枪突刺。

    「哎呀,好险。」

    艾尔札德往后一跳,拉开距离。

    她朝伊莉娜与吉妮的模样看了一眼,让嘴唇形成笑容。

    「哦?虽不如圣剑,但这魔装具威力相当强大啊。我看是他亲手做的吧?」

    三对一,但艾尔札德仍不改老神在在的态度。伊莉娜虽然微微觉得畏惧,仍摇摇头,挥开了畏惧。

    「就凭你!不是我们的对手!」

    她鼓起斗志,跨步上前。

    接著连续突刺。

    或许是因为终究不如席尔菲的斩击,艾尔札德表情若无其事,轻巧而华丽地躲开。

    但这不出意料。

    吉妮看准艾尔札德专注于应对伊莉娜攻击的瞬间,有了动作。

    「『雷灾暴现(Raze Burst)』!」

    呼喊声中,伊莉娜从原地往后方跳开。

    剎那间,艾尔札德脚下展开了巨大的魔法阵──

    一会儿后,无数白色雷光朝天窜去。

    「呜,啊……?」

    亚德送给吉妮的红枪,能随意发出雷击。

    雷电的一击不但威力强大,还兼有著让对方全身麻痹,动作停滞的效果。

    「就是现在,席尔菲!」

    「知道了!」

    在一旁待命的席尔菲彷佛就等这一刻,展现了勇悍地跨步。

    就像野兽露出利牙似的,她露出紧咬的牙齿冲锋。接著──

    「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嘶吼声中,使出浑身解数的一剑。

    斜向的斩闪。

    这一剑漂亮地捕捉到被定住的艾尔札德,从她的左锁骨到右侧腹,深深砍进身体。

    「成……成功啦!」

    「只靠我们,就把那个狂龙王……!」

    胜利的确信,带给她们欢喜与安心。

    爆炸性的喜悦,让两人的表情变得再开朗不过。然而──

    「……!你们两个,要解除戒备还太早了!还没完呢!」

    席尔菲以认真的表情呼喊,同时整个人弹开似的与敌人拉开了距离。

    她犀利的目光所向之处,有著躯干被深深砍伤,流下大量鲜血的艾尔札德。

    实实在在是遍体鳞伤。眼看只要再补上一击就会毙命,是已经被将死的形势。

    然而尽管处在这样的形势下,艾尔札德仍不改脸上的笑容。

    她老神在在,显得十分得意。

    她以这样的表情交互看了看伊莉娜与吉妮,开口说道:

    「呵呵,人类果然成长很快啊。才过了几个月,你们的默契已经完全合拍了嘛。」

    她以处在绝对优势俯瞰似的态度,说出夸奖的话。

    伊莉娜认为她是在逞强。

    她想这么认定。

    吉妮也一样。

    认为正因为艾尔札德陷入危机,才特意采取坚定的态度。

    认为她的言行,是即将落败的人常会表现出来的态度。

    她们这么认定。

    然而──

    「想必你们魔法的本领也提升了吧,精神面看来也很有长进。身为前讲师,实在很开心。作为奖赏──」

    下一瞬间──

    伊莉娜与吉妮有了切身的体认。

    体认到她们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

    「我现在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宣告的同时,艾尔札德的模样变了。

    看上去极深的裂伤,转眼间迅速痊愈,同时她的皮肤,也有一部分被白金色的鳞片所覆盖。

    接著侧头部伸出弯曲的角,嘴角开到耳际,牙齿与指甲变成尖锐刀刃般的形状。

    这半人半龙的姿态,伊莉娜与吉妮都不陌生。

    然而──从敌方全身释放出来的压力,不是当时所能相比。

    「自从亚德让我尝到屈辱的滋味后,我这辈子第一次累积了所谓的努力。如果没有那件事,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经验吧。身为最强龙族的我,竟然为了变强而锻炼自己。然而这么做的结果──」

    艾尔札德全身发光。

    伊莉娜与吉妮只能够认知到这里。

    耀眼的黄金色光芒。

    两人无法理解到这光芒的威胁性。

    相反的,席尔菲则充分展现出她何以被称为「动荡的勇者」,一瞬间察觉到危机,半出于本能地发动了防御魔法。

    坚固的屏障遮住三名少女。

    接著──

    天文数字级的破坏风暴涌来。

    猛烈的光与冲击不停涌来,几乎震破耳膜的巨响撼动大脑。

    「呜……!也太离谱了,哇哇……!」

    席尔菲口中发出闷哼。

    破坏的风暴又持续了一会儿。

    当风暴过去,回归平静,四周的环境有了太大的改变。

    豪华的谒见厅已经不成原形。

    甚至城堡这个概念都已经连著庭院一起消失。

    广大的王城、保护城堡的护城河、城墙、城门……以及,里头的人们。

    所有成分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都市的正中央,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这力量是怎样……?」

    伊莉娜在坑洞中心,茫然地喃喃自语。

    艾尔札德像是在嘲笑这样的她,张开裂得很宽的嘴说道:

    「以前的我,不变成真正的模样,就发挥不出百分之百的实力。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的我,是这个型态比较强。而当然了,基本的力量,也比那个时候提高了好几倍。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懂吗,伊莉娜同学?」

    被她以黄金色的眼睛盯著,让伊莉娜全身动弹不得。

    吉妮也是一样。

    对方压倒性的威容,让她们只能发抖。

    而即使是席尔菲──

    她也冒出冷汗,握紧圣剑,小声吐露了想法:

    「伊莉娜姊姊、吉妮,我来争取时间,你们趁机快跑。」

    她说除此之外已经别无他法。

    席尔菲的声调中,有著悲壮的决心与觉悟。

    「你们要跑、再跑、拚命跑,去和亚德会合。这样一来就可以放心了。因为亚德会保护你们两个……!」

    说到这里,席尔菲深呼吸一口气。

    「我就来告诉你!勇者的称号可不是叫好听的啊!」

    她英勇地朝著艾尔札德直冲过去。

    没有迷惘,也没有恐惧。

    就只是贯彻自己的意志。

    牺牲自己,掩护朋友逃走。

    然而她的这种觉悟──

    「不管用的。一切都不管用。」

    艾尔札德维持不动的态势。

    即使席尔菲直逼而去,高举圣剑当头直劈,她仍不为所动。

    锋利的剑身随即抵达艾尔札德的头顶,砍个正著。

    一瞬间,金属与金属剧烈碰撞的巨响回荡在四周……

    「呜……!」

    席尔菲的斩击,被弹开了。

    她被反震得整个人大大后仰,看著发麻的手,咬紧了牙关。

    「还没,还早呢!」

    她使出连斩,但结果还是一样。

    每一剑都被弹开,连艾尔札德的皮肤都切不开。

    但席尔菲仍不放弃,猛力挥舞圣剑。

    一切都是为了争取时间。

    为了掩护两个朋友逃走。

    然而……

    伊莉娜与吉妮虽然明白她的意思,却动弹不得。

    是恐惧,让她们两人的身体僵硬得像是石头。

    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念头都没办法想。

    艾尔札德朝著这样的伊莉娜送出微笑,说:

    「伊莉娜,我保证,我会最后一个杀你。而第一个就是──」

    艾尔札德的右手随意一动。

    朝著依然继续对她挥出连击的席尔菲──

    伸出了手掌。

    「龙杀死勇者。就请各位观赏这样的一瞬间吧。」

    裂开的嘴,露出骇人笑容的同时。

    艾尔札德的手,发出了极大量的光线。

    光线吞没了席尔菲娇小的身躯──

    当光芒散去,她已经瘫坐在远处。

    焦黑的全身冒著烟。

    看到这个情景的瞬间──

    伊莉娜脑海中萌生了两种感情。

    一种是压倒性的畏惧。

    另一种则是……因朋友受害而产生的莫大怒气。

    现在,伊莉娜因害怕对手的力量而变得一片空白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是报复。

    烈火般的怒气,让她萌生了战斗意志。

    吉妮的手放到了伊莉娜肩上。

    「对席尔菲小姐是真的很过意不去。但是这个时候,我们还是辜负她的一片心意吧。」

    看来吉妮的心意也一样。

    她们两人也明白。明白如果能够逃走,那就是最佳方案。

    然而,面对眼前的怪物,要逃走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既然如此,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对抗。

    而且,更重要的是──

    「女孩子也有一口气要争。没错吧,伊莉娜小姐。」

    「是啊,你说得对……!」

    对伤害朋友的对象,连一巴掌都没赏就逃走。

    这口气女人咽不下。

    「呵呵,你们这些地方一点都没变呢。比起逃离危险,你们选择为朋友报复……这种地方,真的让我觉得不爽得要命。」

    她表示不只是伊莉娜与吉妮的心意,友情这样的概念都应该唾弃。

    艾尔札德由衷愤恨似的,吐露了这样的想法。

    「要上了,吉妮……!」

    「我随时都准备就绪了,伊莉娜小姐……!」

    彼此的眼神中都有了觉悟的神色。接著──

    两人同时蹬地而起。

    挺起长枪,勇猛果敢地跨步前冲。

    敌我间的距离一瞬间缩减到零,两人的攻势随即展开。

    以枪使出的突刺与横扫,再加上攻击魔法,从多种角度抢攻。

    然而……

    「你们的默契真的很合拍呢。这是你们深深的友情带来的成果吗?真令人感动呢。可是……这种东西,在我的力量前,不构成任何意义。」

    两人联手的猛攻,未能对艾尔札德造成任何危害。

    枪尖被钢铁般的皮肤弹开,魔法造成的高热、寒气与冲击之类的攻击,也一样不管用。

    然而,即使如此──

    两人仍不放弃。

    只要一直维持前进的意志,就一定能开出一条路。

    自从认识亚德后,她们始终在累积非比寻常的经验。

    曾经对抗过比她们更高等的对手。

    而陷入生命危险的情形,也不是只有一两次。

    然而,她们克服了这一切,此时此地才会站在这里。

    只要不放弃,一心一意地抵抗,想必可以抓住想要的未来。

    ──艾尔札德对怀抱这种想法的两人,露出微笑。

    彷佛是在嘲笑。

    「以往你们多次靠著友情的力量度过了危机,所以这次也总会有办法。你们多半是这么想的吧。」

    艾尔札德承受两人的攻击,仍保持微笑,说个不停。

    她的眼神中……

    有了明确的杀意。

    「我来让你们知道,友情会带来奇迹──这样的想法只是愚蠢的幻想。」

    一瞬间──

    艾尔札德对两人摆出了迎击的动作。

    之前她一直不设防,任由她们挺枪砍刺。

    现在则若无其事地,一把抓住伊莉娜挺枪刺来的枪尖……

    毫不留情地捏碎。

    「这……!」

    艾尔札德对瞪大眼睛的伊莉娜,发出冰冷的话语。

    「来,绝望要开始了。」

    裂开的嘴,扭曲成邪恶的笑容。

    接著──

    艾尔札德将吉妮刺出的枪也加以粉碎──

    「好好就近见证第二个人的死吧。」

    艾尔札德宣告的同时,刺出手刀。

    她尖锐的爪子刺穿的……

    是吉妮柔软的心窝。

    艾尔札德的手撕裂她的腹部,贯穿了内脏与脊椎。

    「呜,啊……!」

    剧痛实在太剧烈,让吉妮瞪大眼睛。

    光迅速从她的眼眸中消失。

    彷佛行将就木。

    「吉妮──────────────────!」

    伊莉娜嘶吼著,想留住朋友的意识。

    艾尔札德舒畅地听著她这充满绝望的嘶吼。

    「我觉得你现在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比较好吧?」

    艾尔札德朝伊莉娜伸出一只手,扬起了嘴角。

    会死。

    这样的预感,驱使伊莉娜下意识做出了行动。

    她就像完全出于脊髓反应,发动防御魔法。

    于是发出光芒的屏障遮住伊莉娜全身,下一瞬间──

    艾尔札德的手掌,发出黄金色的闪光。

    剧痛、冲击,以及飘浮感。

    耀眼的光芒侵入视野,随后视野立即转黑。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

    脸颊传来一种坚硬而冰冷的感觉。

    当伊莉娜醒来,睁开眼睛,掌握住了自己倒在大街上的现状。

    看样子她情急之下发动的防御魔法,让她免于毙命,然而……

    全身所受的伤却很深。

    「呜,唔……!」

    伊莉娜感受到剧痛,痛得眼眶含泪,但仍慢慢站起。

    平民一头雾水地看著她这样。

    「那个女孩子,是从城堡那边飞过来的……对吧?」

    「不知道和城堡消失,有没有什么关系……?」

    她们大打出手,似乎将不安带进了平民心中。

    伊莉娜对他们的模样觉得过意不去,同时总算用两只脚踏稳了地面。

    这个时候──

    「哈哈,你还真耐打啊,伊莉娜。」

    伴随开心的说话声,艾尔札德从天而降。

    看见她半龙半人的模样,相信平民一定更加慌乱。

    「那……那个怪物,是什么东西……?」

    「好……好恶心……!」

    畏惧与厌恶。艾尔札德一身沐浴在这样的视线中,皱起了眉头。

    「……你们这些蝼蚁之辈,别给我盯著看。」

    她一边将不悦说出口,一边将右手高举向天。

    伊莉娜瞬间猜到艾尔札德想做什么,出声制止:

    「住手──」

    但她才刚张开嘴。

    艾尔札德也不听伊莉娜说什么,做出了行动。

    天上显现出无数的魔法阵。

    黄金色的几何纹路填满了虚空,呈现一幅美丽又骇人的景象。

    这就成了许多人最后见到的光景。

    「去死吧。」

    冷然的话语说出的同时,魔法阵发出巨大的火焰球。

    莫大的破坏力成群洒落在街上──

    短短一瞬间,就创造出了惨状。

    高热扫过人群与建筑物。

    也因为木造建筑物多,火灾转眼间就蔓延到很大的范围。

    即使是远得无法透过目视确认的地方,都迅速被艾尔札德施放的魔法化为惨剧的舞台。

    「看你……做的好事……!」

    艾尔札德并未瞄准伊莉娜。

    因此她并未受到火焰球造成的灾害。

    她的眼睛,捕捉到了人间炼狱的情景。

    充满异国情调的美丽街景被火焰烧毁,已经不成原形。

    住在里头的人们,暴露出的死状实在太凄惨。

    有变成焦炭的,性别不详的尸体。

    有只有下半身炭化的少女。

    有许多男子被冲击化为零散的尸块。

    直到几小时前,他们多半都还歌咏著有笑有泪的人生。

    一想到这里。

    伊莉娜就由衷觉得悲伤。

    悲伤的同时……

    也对造成惨剧的怪物,产生了剧烈的怒气。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他们明明跟这件事无关!」

    对伊莉娜的怒气,艾尔札德露出令人不舒服的浅笑回答:

    「嗯,说得也是,他们的确无关。所以我才能若无其事地杀了他们。就是因为无关,要夺走他们的性命,才更不会有所踌躇。只是话说回来,我非常讨厌人类,所以不管有没有关系,我都会很乾脆地杀了他们就是了。」

    火焰熊熊燃烧的街上,艾尔札德摊开双手,加深了邪恶的笑容:

    「等杀了你,让亚德绝望后,我打算把这个国家的人全给杀光。从我变成德瑞德•班•哈以来,一直在玩扮国王的家家酒,没想到支配人类这种事情,真的很会累积压力啊。所以作为回报,我就想把残酷的死亡,送给全国国民作为礼物。」

    她根本不是说笑或随口说说。听到她出自真心的发言,伊莉娜咬紧了牙关。

    「你想都别想……!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阿赛拉斯的国民,对伊莉娜而言,是敌国的人。

    然而,这些事都不重要。

    无论是什么样的人,人命都是宝贵的。

    历经美加特留姆事变,伊莉娜的这种想法更强烈了。

    人类卑鄙又丑陋。然而,在这种污浊中,有著小小的光辉。

    为了保护这美丽的光辉──

    她要赌上性命,讨伐眼前的恶。

    伊莉娜胸中怀著这样的誓言,瞪著敌方。

    艾尔札德一副看不起她的模样,耸了耸肩膀。

    「你的眼神像是在说『要打倒我』,但这是不可能的。你最好重新了解一下自己的状态。」

    艾尔札德的目光从伊莉娜的脚尖打量到头顶,说道:

    「武器被击碎,胫甲也接近全毁,全身骨骼龟裂,内脏也受到重大损伤。其实你痛得想哭吧?别逞强了,乖乖哭喊出来吧。喊说亚德~~救命啊~~这样一来,说不定这次他也会赶来救你喔。」

    她说得语带藐视。

    然而,伊莉娜绝对不会照她的话做。

    「我和被你绑走那时候的我,不一样……!」

    当时的她,就只是个弱者。

    只是个被故事的主角救出的,受到囚禁的公主。

    然而──

    「我已经不是,只会被人保护的公主……!」

    与生俱来的倔强。

    以及──强于一切的憧憬,让她渴望成为英雄。

    现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一个是她最棒的好朋友,也是最强的英雄──亚德•梅堤欧尔。

    就在前不久,伊莉娜对他说过。

    说自己想变强的理由,就是想成为对亚德而言最特别的人。

    然而,不只是这样。

    伊莉娜是想变成亚德本身。

    能以绝对的实力保护任何人──她想变成这样的人。

    而让这种念头加速成长的人物,在她脑海中与亚德并肩站立。

    在古代世界遇见的传说勇者莉迪亚。她实实在在就是伊莉娜理想中的自己。

    活得自由奔放,笑得豪迈,有人遇到危机时就会潇洒地赶到,轻而易举地拯救对方。

    亚德与莉迪亚──她想和他们两人并肩。

    她不想当个面临危机时,只会哭喊的女孩子。

    反而……

    想变成能保护流泪者的人。

    「你一定很确定吧……!确定亚德不会来到这里……!我也……这么觉得……!就算大声哭喊,英雄也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凑巧地赶到……!所以……!」

    伊莉娜的心,渐渐被决心填满。

    接著,她将自己的意志,砸往对方身上。

    「既然英雄不会来……!就由我自己来当英雄!」

    决心。勇气。

    渐渐转变为力量。

    「我要打倒你!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害任何人!」

    如果是现在。

    如果是为了别人而鼓起勇气,面对应该要打倒之恶的现在。

    相信,不会违反他的话。

    「相信那把剑,应该会接受自己」。

    于是伊莉娜左手朝天,大喊:

    「过来吧!瓦尔特•加利裘拉斯!」

    彷佛在呼应她的呼唤。

    现在,大气鸣动,四周的虚空窜过雷光。

    压倒性力量的到来。

    令人怀抱这种预感的现象过后──伊莉娜手上出现了一把剑。

    没有多余的装饰,纯粹而美丽的白银色长剑,是过去「勇者」莉迪亚所爱用的三大圣剑之一。

    能以精神的力量来斩断邪恶的剑。

    名叫瓦尔特•加利裘拉斯。

    「哦?这就是你的王牌吗?」

    艾尔札德对握紧圣剑剑柄,举剑备战的伊莉娜,送出了嘲笑。

    彷佛在说,拿这种小家子气的剑又能做什么。

    伊莉娜瞪著这样的敌方,回想起过去亚德将这把圣剑托付给她时的情形。

    校庆中,亚德阻止了受到敌人操纵而失控的席尔菲后。

    他先将瓦尔特•加利裘拉斯再度封印到校园内的大树下,然后和伊莉娜两个人独处,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伊莉娜小姐,相信迟早有一天,你也将会面临非得赌上性命不可的困境。」

    「为了那个时候……我要将圣剑托付给你。」

    「我在把圣剑封印到大树下时,加了一道机制,让你可以任意召唤圣剑。」

    这些话让伊莉娜吓了一跳,接著,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能够驾驭圣剑吗?」

    亚德立刻点了点头。

    「不如说只有你,才配得上那把圣剑。」

    「瓦尔特•加利裘拉斯非常危险,会侵蚀使用者的心。」

    「无论是多么圣洁的圣人,都会被驱使得走上邪恶的道路。它就是这么一把徒具圣剑之名的邪剑。」

    「可是……如果是你,应该就能驾驭吧。而且不会让心灵受到力量的支配,你懂吧。」

    亚德露出充满确信的笑容,手放到伊莉娜肩上。

    「就像过去的『勇者』莉迪亚那样。」

    「你也有著英雄的格局。」

    「你在为了别人而战的时候,会展现出超越极限的力量。这样的你,才配得上用这把圣剑。」

    亚德相信她。

    相信她无论对任何力量,都能好好驾驭。

    相信她会把力量用在正确的用途上。

    而伊莉娜为了回应他的信赖,呼唤圣剑。

    为了保护应该保护的事物,化绝望为希望。

    「『阿尔斯特拉(闪耀吧魂魄)』!『佛特布利斯(我将化为神圣之光)』!『特内布利克(驱退黑暗)』!」

    当这段以超古代言语构成的咏唱,从伊莉娜口中发出的瞬间──

    她全身笼罩在耀眼的光芒中。

    一会儿后,她娇小的身躯,已经披上白银色的盔甲。

    「呜……!」

    铠甲显现的同时,伤害造成的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但相对的──

    压倒性的力量灌注进来,为心中带来邪恶的情绪。

    对敌人的恨意。破坏冲动。凶暴的杀意。凌辱的欲求。

    圣剑瓦尔特•加利裘拉斯,侵犯使剑者伊莉娜的心,试图将她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然而……

    「我!会把这些力量,用在对的事情上!」

    她喊出决心,摒除邪念。

    接著伊莉娜心中只怀著清纯的斗志,朝敌方吶喊。

    对于吶喊著逼近的她,艾尔札德送出嘲笑。

    「哈哈哈,你可真英勇。可是这只会是无谓的挣扎──」

    话说到一半──

    伊莉娜将艾尔札德捕捉到刃圈内,在呼喝声中挥出圣剑。

    斜劈的一剑。

    面对这以浑身力量挥出的一剑,艾尔札德贯彻不动的态势。

    这种玩意儿,没有任何效果。

    像伊莉娜这种小丫头,像她这种只能哭喊的弱者,根本无法危害自己。

    艾尔札德得意的表情,表现出这样的想法。

    然而──

    一会儿后,狂龙王那老神在在的脸上,多了惊愕的表情。

    伊莉娜劈出的一剑,捕捉到艾尔札德的身体──

    白银色的刀身切开她的皮肤与肌肉,甚至斩断了骨头。

    「嘎啊!」

    意料之外的剧痛袭来,让艾尔札德瞪大了眼睛。

    「喝呀!」

    伊莉娜反手又是一剑,将剑身挥往斜上方。

    这一剑也漂亮地劈开艾尔札德的身体,与先前那一剑合起来,在她身躯上留下了一个X字形。

    「呜……!太、太离谱了……!竟能伤到拿出真本事的我,这怎么可能……!」

    艾尔札德咳著血跺脚。

    透过惊人的治愈力,先前所受的伤立刻就痊愈了。

    然而刻在心中的惊愕,到现在仍让她内心大为动摇。

    艾尔札德冒出冷汗后退,伊莉娜果敢地跨步上前。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她放低姿势,像盯上猎物的野兽般急驰。

    艾尔札德对她的跃动发出了怒气。

    「臭丫头,别得寸进尺了!」

    她的头上显现出无数的魔法阵。

    「给我消失吧!」

    艾尔札德一声令下,魔法阵一齐发出苍穹色的光线。

    那是一批数量实在太庞大的超高热光线。

    然而,伊莉娜毫不停步,继续飞奔。

    「『赛尔•维敌亚斯(化威胁为养分)』!」

    发动圣剑瓦尔特•加利裘拉斯所具备的能力之一。

    她咏唱完后,紧接著白银色的剑身发出强光──

    吸收了艾尔札德发出的无数苍蓝热线。

    「什么!」

    狂龙王再度将惊愕刻在脸上。

    伊莉娜直逼到她面前。

    跨步的力道大大提升了。

    这是因为刚才吸收了艾尔札德的魔法。

    瓦尔特•加利裘拉斯吸收了所有以魔力进行的攻击,转换为使剑者的力量。

    因此艾尔札德充满杀意的魔法,反而提高了伊莉娜的力量。

    「喝啊!」

    当头直劈。

    面对这极具魄力的斩击,艾尔札德一边咂嘴,一边往后跳来闪躲。

    「这力量……!不是只来自……召唤来的剑……!」

    她本能地感受到,伊莉娜的身上发出未知的能量。

    决心与勇气转换为力量,从全身迸发出来。

    这些力量化为可见的纯白斗气,披在她身上……

    艾尔札德推测出她的真身,接著……

    「那些臭『魔族』……!竟然拿我当踏板吗……!」

    伊莉娜现在,多半已经让「邪神」的力量觉醒。

    她的血肉与灵魂,其始祖乃是「邪神」之一。

    而现在,建构伊莉娜这个个体的一切,都正在接近「邪神」。

    一种能以意志力产生无限的力量,甚至连世界都加以改变的压倒性存在。

    艾尔札德正被迫见证到,一名无垢的少女,进化为压倒性怪物的过程。

    这是「魔族」们的盘算。

    他们的目的就是让伊莉娜觉醒。

    他们将艾尔札德当成弃子来利用。

    这样的推察,点燃了艾尔札德的怒火。

    「别小看我了!那些蝼蚁之辈!」

    面对跨步上前的伊莉娜,艾尔札德召唤出一把剑。

    与她当成部下使唤的那名「龙人」族男子所用的剑一样,是一把以龙骨为基底而打造出来的大剑。艾尔札德剑尖朝向伊莉娜,蹬地而起。

    接著就在熊熊燃烧的大街上。

    少女与龙的斗剑揭开了序幕。

    「唔啊!」

    「喝!」

    圣剑与龙骨剑剧烈碰撞,溅出大轮的火花。

    剑身与剑身的剧烈碰撞,产生巨响与冲击波,每一秒都在粉碎构成道路的石板。

    实实在在是人外的斗争。

    形势本来完全势均力敌,然而──

    均衡渐渐被打破。

    渐渐占到上风的……

    是狂龙王•艾尔札德。

    「哈哈!怎么啦,伊莉娜?你的动作愈来愈不俐落了喔!」

    龙骨剑掠过伊莉娜的脸颊。

    本来以龙的骨骼为基底所打造出来的这种剑,只要轻轻擦过,就能吞噬对方的灵魂。

    但现在的伊莉娜已经渐渐成为与「邪神」同等的存在,龙骨剑所具备的骇人力量并不管用。

    但如果剑身深深砍进体内。

    相信无论是什么样的存在,都将毙命。

    而这一瞬间,在不远的将来就会确实来临。

    不只是艾尔札德,伊莉娜也同样怀抱著这样的预感。

    (身体……好沉重……!)

    (心……好吃力……!)

    「邪神」的力量急速觉醒。

    再加上圣剑带来的能量。

    这些都对伊莉娜的身心两方面带来很大的负荷。

    换做是常人,多半早已被疲劳感压得膝盖一软,倒在地上。

    她早已超过自己的极限。

    因此,心灰意冷的感觉必然开始支配伊莉娜的心。

    (我……就只能到这里……吗……?)

    (所以我……终究只是……受人保护的公主……?)

    (好难受……)

    (好想拋开这一切不管,好好睡一觉……)

    无论是什么样的存在,都有其上限存在。

    伊莉娜远远超过了身为人的极限,又有谁能怪她说这些丧气话呢?

    她为了保护别人,勇敢地挺身而战了。

    超越了极限,逼得破格的怪物陷入窘境。

    ……这样够努力了吧。

    之后的事情,就托付给亚德吧。

    就算自己打不赢这家伙,相信他也一定会想办法的。

    就在她想纵容自己这种想法的时候──

    「撑住啊!伊莉娜小姐!」

    这句话撕开了剧烈的巨响。

    耳熟的少女呼喊声回荡著。

    说话的人是──

    「吉妮……!」

    远处,一栋崩塌的建筑物后头。

    可以看见脸色苍白,但仍瞪著她的朋友。

    「剩下就交给亚德啦!我打不赢这家伙啦!你一定在想这些蠢念头吧!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伊莉娜小姐!你这个人才不会输给这种无聊的龙!」

    吉妮的声音。

    她说的话。

    深深透进伊莉娜的心。

    「对我来说!你是和亚德并肩的英雄!你还记得吗?第一个对我说话的人!第一次对我伸出援手的人!不是亚德!伊莉娜小姐!是你!」

    她苍白著一张脸,仍在继续呼喊。

    她眼眶含泪,对自己所憧憬的英雄,送出声援。

    (插图009)

    「我一直看著你的背影!就是因为想站在你身旁,才拚命努力!伊莉娜小姐!你对我来说,既是好朋友,也是我最崇拜的人!这样的你,不可能输给区区的龙!」

    热流在心中翻涌。

    友情的火焰熊熊燃烧。

    接著──

    「打赢她!伊莉娜小姐!你要打飞那个蜥蜴女,证明给我看!证明你是能够和亚德•梅堤欧尔并肩的──最棒的英雄!」

    就在大颗的泪水,从吉妮的眼睛滴落的时候──

    艾尔札德以充血的眼睛瞪著她:

    「烦死了,你这蠢女人!」

    她发泄激情的同时,眼前显现出魔法阵。

    极粗的蓝色光线射向吉妮。

    遍体鳞伤的她,已经没有力气躲开。

    所以……

    就由自己来保护朋友。

    「『赛尔•维敌亚斯(化威胁为养分)』!」

    伊莉娜一瞬间移动到吉妮身前,发动圣剑的能力。

    直逼而来的光线,被吸进白银色的剑身。

    接著伊莉娜背对朋友,露出微笑:

    「你看著吧,吉妮!那种家伙,我马上解决掉!」

    她一边将沸腾的热情化为呼喊发出,一边冲锋。

    「啧!别做无谓的挣扎了,臭丫头!」

    艾尔札德的口气变得粗鲁。

    是因为对复活的伊莉娜产生了畏惧,又或者是……

    对她们展现出来的友情有所思?

    无论是哪一种──

    「现在的我!不觉得自己会输!」

    伊莉娜将热情送上剑刃,挥动圣剑。

    剑压不但已经完全复活,甚至愈来愈高。

    「呜……!你想说,这是友情的力量是吗……!可笑!」

    艾尔札德一边将脸染上怒气,一边挥动龙骨剑,让情绪爆发。

    「什么憧憬!什么英雄!什么好朋友!到头来还是都会背叛!就只会讲些不痛不痒的好听话!」

    与粗鲁的口吻一样,她挥剑的方式,也开始带有之前所没有的狰狞。

    伊莉娜一边和这样的艾尔札德交剑,一边感受到潜藏在她内心的孤独。

    「怪物和人类明明无法并存!友情这种东西明明根本不成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著你们,我就由衷觉得恶心!」

    怒气、恨意,以及嫉妒。

    负面的感情,带给艾尔札德超越极限的力量。

    但同样的──

    伊莉娜也持续在超越极限。

    「管他是怪物!还是什么!只要牵起手,就能互相了解!就像我和吉妮!人类不是你想的那种只有丑陋面的生物!」

    滚烫。

    身体、内心,都好滚烫。

    「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伊莉娜依然处于劣势。

    然而,心中已经再也没有半点心灰意冷。

    朋友在看。

    说自己是她好朋友的朋友。

    说自己是英雄的朋友。

    在她面前,不想露出狼狈的模样。

    在她面前,想当个彻头彻尾的英雄。

    所以……

    「我要赢!艾尔札德────────────!」

    伊莉娜又突破了一层障壁。

    沸腾再沸腾的热情、决心,与勇气。

    将她的位阶往上推。

    莫大的力量,从灵魂最深处灌了进来。

    围绕在伊莉娜身上的斗气,也从纯白变为漆黑……

    「呜……!」

    还对她全身带来剧烈的疼痛。

    关节与骨骼发出哀号,血管破裂,穿破皮肤,溅出血花。

    「哈哈!失控了!『邪神』的力量,终究不是人的血肉之躯可以承受!再这样下去,你会被自己的力量给杀──」

    「那又!怎么样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尽管笼罩在漆黑的斗气当中,全身喷出鲜血。

    伊莉娜仍以热情挥开剧痛,挥出豪迈的一剑。

    「哪怕我的身体会散掉!这些都不重要!我要打赢你!打赢!打赢!打赢!啊啊啊啊啊啊!」

    强大的出力让伊莉娜全身发出哀号,甚至流出血泪,但仍不停手。

    超水准的猛攻,让艾尔札德只有招架之力。

    已经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了。

    她只能用龙骨剑格挡伊莉娜所挥舞的圣剑……

    只能被刀身传来的冲击,震得表情扭曲。

    「呜呜……!我不承认……!我不承认啊……!我怎么!可以承认这种事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尔札德吼出激情,但战况并未改变。

    很快地,她的龙骨剑上出现裂痕,裂痕随即蔓延到整个剑身。

    「这……这不是真的!我竟然会!竟然会输给这种垃圾废物!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哀号般的嘶吼,她对胜利的愿望,都在现实中遭到粉碎。

    格挡住伊莉娜所挥来的圣剑这一瞬间。

    龙骨剑终于迎来了极限──

    龟裂的剑身,彻底粉碎。

    接著──

    「看我一拳揍飞你!艾尔札德!」

    分出胜负的时刻来临了。

    伊莉娜握紧右拳。

    一瞬间,从全身迸发出来的能量,都浓缩在她的拳骨上。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尔札德朝逼近过来的伊莉娜喉头,挺出手刀。

    犀利又快速。然而,看在现在的伊莉娜眼里,就像静止不动。

    因此这记手刀她轻而易举地躲过,冲进对方怀中──

    「给我……咬紧牙关!你这个笨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将握紧的右拳,打在艾尔札德脸上。

    拳头直击脸颊的同时,发生了能量的爆发。浓缩到高浓度的力量,产生了非比寻常的冲击。

    接著艾尔札德就如同先前伊莉娜的呼喊,被打得飞过大街。

    她声势浩大地撞穿建筑物,不知停止为何物似的一路直穿过去,甚至连保护市街的城墙都撞穿了。

    艾尔札德被赶出人类的巢穴,轰出城外,身体在平坦的平原上著地,在地上滚动良久,这才终于停住。

    艾尔札德躺成大字形,愤恨地看著天上的太阳。

    「该死……!为什……么……会这样……!」

    她已经不可能再继续战斗。

    无论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无法动弹。

    她就只能诅咒自己落败的现实。

    伊莉娜拿著圣剑,来到这样的她身前。

    「……杀了我。」

    狂龙王对自己仰视著的少女,简短地撂下这句话。

    她剩下的意志,只有迅速的逃避念头。

    她想赶快死掉,告别这种不愉快的世界。

    ……伊莉娜拒绝了她的这种意志。

    「我不杀你。我要你以后也继续活下去。」

    伊莉娜面有难色地低头看过来,艾尔札德朝她露出乾涩的笑容。

    「你要捉住我,拿我当宠物之类的吗?也就是要花很长的时间,慢慢折磨我来找乐子?哈哈,真不愧是『邪神』的后裔啊。」

    她嘴边有著笑容,但眼神却被纯黑的仇恨淹没。

    「如果你说不杀我,我也只是自行了断罢了。我一秒钟都不想再待在这种世界了。」

    艾尔札德说话的同时,为了让自己的身体崩解,发动了特殊的魔法,然而──

    「我才不会让你这么做。」

    伊莉娜弯下腰,碰上艾尔札德的胸部。

    紧接著,显现后在狂龙王身上蔓延的魔法阵消失了。

    「你……!做了……什么……?」

    艾尔札德掩饰不住惊愕。

    伊莉娜对瞪大眼睛,吐出疑问的她,光明正大地说:

    「不知道。我只是隐约觉得做得到,所以试试看。」

    她并没有完全理解自己的力量。

    就只是掌握了一些模糊的轮廓。

    自己继承的「邪神」血脉觉醒,让她获得的……

    是小规模的现实改变能力。

    伊莉娜就是透过这种能力,封住了艾尔札德的行动。

    伊莉娜自己似乎也为自己所动用的力量而震惊。

    「……我已经……真的……不是人类了呢。」

    她成了和「外界神」──在现代被称为「邪神」者并肩的存在。

    或许是因为有著这样的自觉,她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助。

    相对的,艾尔札德则咬紧牙关,以恨不得用目光射杀似的视线看著伊莉娜说:

    「别开……玩笑了……!杀了我!立刻杀了我!」

    伊莉娜对恨意爆发的她摇摇头。

    「不。我不杀你,不让你死。不是要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为了折磨你。反而正好相反。」

    伊莉娜弯著腰,凑过去看艾尔札德的脸,说道:

    「几个月前,被你绑走时的我,除了哭喊以外什么都做不到。当时我对你,完全没有办法理解。可是……这次,跟你打过后,我隐约懂了。懂得对我和亚德而言,你就是我们有可能去到的一种未来。」

    伊莉娜看著艾尔札德黄金色的眼睛,继续说下去:

    「我和亚德,有幸遇到了真正最棒的朋友。可是……你就不是这样了吧,艾尔札德。你没能遇见愿意接受你是怪物这个事实的人们……如果不是大家赶来美加特留姆,我说不定也已经变得和你一样。」

    前阵子那件事的最后关头。

    伊莉娜对人类绝望,以为自己幸福的生活就要被打上休止符。

    因为在莱萨的策划下,伊莉娜及其一族是「邪神」后裔的事实,已经传遍全大陆。

    在美加特留姆度过的时光,让伊莉娜正视到人类的黑暗面……

    结果她做出了人与怪物无法互相了解的结论。对这样的她而言,自己的身分暴露,也就代表著以往所建立的一切关系都将瓦解。

    然而,现实变成如何了呢?

    ……大家岂止并未拒绝她,甚至还赶来美加特留姆帮助她。

    不只是吉妮和席尔菲。以往建立了关系的所有人,都为了帮助她而千里迢迢赶来。正因如此,伊莉娜才会以对人类绝望的自己为耻,比过去更加热爱人类,然而……

    「想来你以前,一定一再遭到背叛吧。你只能遇到这样的人。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艾尔札德就像一面照出自己和亚德的镜子。就是因为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伊莉娜才会朝她伸出手。

    「我不认为你是绝对的恶。所以,我不杀你,也不恨你。反而……觉得我们可以携手并进。」

    伊莉娜直视艾尔札德的脸,断言:

    「我不会背叛你。绝对不会。所以……艾尔札德,希望你能再度相信人类。你要和我们一起,活在人类社会。」

    狂龙王伤害过许多人。她认为这绝对是天理所不容。

    然而……被伤害的人们,只要由自己和亚德拚命补救就好。

    艾尔札德就是和人类的关系处不好而扭曲的另一个自己。

    希望这样的她能够得到一些救赎。所以伊莉娜……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朋友了,艾尔札德。」

    朝她露出淡淡的柔和微笑。

    艾尔札德对这样的她睁圆了眼睛。

    接著随即狠狠瞪了伊莉娜一眼。

    「……要妄想也别太离谱。我是你们的另一种未来?哼,可笑。完全不是。你的推测从头到尾都错得离谱。我这辈子活到现在,一直都恨著人类,这当中没有什么理由。所以我对你也是讨厌得要命。我才不会当你的什么鬼朋友。反而等我伤好了,我就会再做出和这次一样的事情。我会在你的面前,杀了你的朋友。」

    艾尔札德饶舌地说著挑衅的话语。

    伊莉娜觉得,她的模样就像是闹著别扭哭闹的小孩。

    「当身心两方面都能够并肩,对于对方的理解也会跟著改变呢。以往看在我眼里,只觉得你是个可怕的怪物。可是现在,该怎么说,我觉得你就像个怕寂寞的小孩。」

    「……啥?」

    艾尔札德由衷不悦似的皱起了眉头。

    虽然现在,彼此还无法心灵相通。

    但相信有朝一日,就连这可怕的龙,都能和他们相视欢笑吧。

    伊莉娜心中,有的只有对未来的希望。

    对今后各式各样的展望。

    加上新朋友的生活。

    就在她神驰于这些想像,让心情变得明亮的瞬间。

    伊莉娜的脚下,突然显现出魔法阵。

    不是艾尔札德做的。她也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瞠目结舌。

    接著一会儿后,伊莉娜的意识转黑。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天空乌云密布,雷鸣响个不停,大地实在太过荒凉。

    如果世界末日来临,想必就会变成这样吧。在这片令人有这种感想的荒芜大地上。

    伊莉娜看见了两名男子。

    一个是亚德•梅堤欧尔。

    多半是「专有魔法」造成的吧。他的外形变得大不相同,现在的他,美得令人光看就几乎会为此失神。

    接著──

    另一个人的模样,她也并不陌生。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待在这里?

    就在她产生了这种疑问时──

    男子美丽的脸庞上露出凶恶的笑容,发出呼喊:

    「太美妙了!啊啊,太棒了,小姐(Fräulein)!你进化得太棒了!」

    就在这股近乎疯狂的欢喜,从他口中发出的同时。

    男子手上显现出一个小小的盒子。

    纯白的表层窜过许多黄金色线条。伊莉娜目视到这个物体的同时,莫名地产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怀念感……

    以及过于庞大的畏惧。

    那是万万不能存在的事物。

    那是非得破坏不可的事物。

    否则……

    希望﹑未来,就会被毁掉。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想摆出攻击的姿势,然而……

    「没用的,小姐(Fräulein)!既然你已经完全沦为『邪神』──从今而后!你就只可能变成用来实现吾愿望的圣杯!」

    彷佛是要证明这句话,力量从伊莉娜全身流逝。

    她的灵魂,以及从这灵魂最深处所产生的无限力量。

    化为发光的流线,流往白色的盒子。

    接著……

    「伊莉娜小姐!」

    最后看见亚德动摇的表情。

    伊莉娜的视野就此被涂成全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