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前村民A 第八十二话 前「魔王」与结束的开始
    争斗解决得愈快愈好。

    随著时间经过,战争的不确定因素也会不断增加。

    因此我面临战事时,一向尽可能速战速决。

    除了这些信条以外,这次还处在朋友陷入危机的这种有著重大问题的状态。

    我根本无法保留实力。

    我在与面具怪客的战斗开幕的同时,发动「固有魔法」。

    然后立刻进入阶段:Ⅲ。

    我以现阶段最佳的状态临战,打得面具怪客再无招架之力,接著……

    「嘎哈!」

    我黑剑的剑身,刺穿了敌人的心脏。

    换做是正常情形,多半在这个时间点上就已经了结。

    然而……

    「呵,哈哈,呵哈哈,真不简单。你果然太棒了,吾的『魔王』啊。」

    即使受到这理应让他毙命的一击,面具怪客仍然好端端的。

    接著,他朝我的脸伸出手掌。

    我察觉到危机,立刻从对方胸部拔出剑,往后退开。

    我一边拉开距离,一边瞪著敌人。

    ……刚才那是第三次了。

    我已经对面具怪客,做出三次致命一击。

    我根本没有什么慈悲的念头。

    每一剑都极其冷酷,足以将他连著灵体一起消除。

    尽管如此,面具怪客足足受到三次这样的攻击,却丝毫不显得受到伤害。

    反而每次受到攻击,都更加意气风发,气势更增。

    ……这么强大的不死性,不可能是现代出生的人所能拥有的。

    这家伙果然是古代人。而且,推测还是跟我很亲近的人。

    根据有好几种,但其中最重要的还是──

    「『开启吧』『狱门』。」

    「喔,好险好险。」

    他对我的战术瞭如指掌。这就是最重要的根据。

    把五花八门的魔法当成弃子使用,让对方错解我方的盘算,最后送上一发对方意料之外的魔法。

    这是魔导士的基本战术,也是已经圆熟的战法。

    以魔法进行的战斗,与西洋棋之类的桌上游戏很像,就是在互相预判战术。

    哪一方拥有多种对方理应不知道的战术,就能占压倒性的优势。

    换句话说……

    如果能够对对方的战术瞭如指掌,也同样容易占到优势。

    看样子,面具怪客几乎完全掌握住我手上有些什么牌。

    再加上还有著这种过分反常的不死性……

    我想得到的人物,可以筛选到只剩寥寥数人。

    这几个人全都很麻烦,但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可以断定就是其中特别凶恶的男子,让我在焦躁中叹了一口气。

    「你在心焦呢,吾的『魔王』。可是,吾也一样。明明打算卯足全力进行,但现在却还在备料的阶段,没办法想怎么行动就怎么行动。啊啊!这是多么可叹!」

    他就像在演一出夸张的戏,说得比手画脚。

    这些举动、说话口气。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隐约感觉到。

    这家伙果然……

    ……如果真是这样,相信就连阶段:Ⅲ也不够。

    要打倒这家伙,就非得用上第四型态,也就是阶段:Final不可。

    但即使那样能打倒他,我也会立刻陷入无法行动的状态。

    换做是前世,也就是瓦尔瓦德斯的肉体,就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这村民的肉体,承受不了阶段:Final的负荷。

    我必须回到伊莉娜她们身边,并摒除艾尔札德的威胁。如果无法达成这个目的,打倒敌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错,我没有必要打倒他。

    只要定住他几秒钟就够了。

    我的胜利条件不是打倒他,而是和伊莉娜她们会合。

    只要能够定住他两三秒,应该就能用转移魔法,回到伊莉娜她们身边吧。

    如果这面具怪客就是他……

    那么只要将计就计,反过来利用他对我手上有什么牌都瞭如指掌这点就可以了。

    我根据这样的想定,立刻拟定战术,付诸实行。

    「『闪耀吧』『灭神之光』。」

    两小节的咏唱下,我发动了一个作为弃子的魔法。

    无数光线从天上洒落。

    这是我在古代开发出来的一种对军用魔法,而面具怪客以单纯明快的行动破解。

    他对这大量的光线豪雨,躲都不躲。

    任由所有光线命中,身上被打出许多大洞,仍朝我冲来。

    承受著光线继续冲锋。

    这是有著莫大不死性的他才办得到的。

    哪怕身体被光线削去、打穿,都会一瞬间就复原。

    因此我所用的对军用魔法,并未发挥任何效力。

    然而,这样就好。

    因为这只是用来让对方错判我战术的过程。

    「『束缚吧』『天上锁炼』。」

    我咏唱过后,直逼而来的面具怪客左右两方,立刻显现出魔法阵。

    从中窜出无数跃动的锁炼,试图拘束住他,然而……

    「哈哈!拿手的封印战术是吧!」

    这招也被他料中了。

    面具怪客大步往后跳开,躲开了朝他逼近的大群锁炼。

    本来那些锁炼会绑住对方,然后唱出六小节的咏唱,发动封印魔法,就能以这种力量,将对方困在永劫的牢狱之中。

    看来这个战术果然也在对方掌握之中啊。

    然而,正因为这样。

    他才会中了我所设计的圈套。

    我特意让光线豪雨停住,佯装要打出别张牌。

    这点似乎也在误导对方的心理这点上,发挥了作用。

    面具怪客往后跳开,身在空中的那一瞬间。

    实实在在是一眨眼就会过去的,实在太短的时间。

    我就等这一刻。

    「『吞没吧』『圆环之蛇』。」

    短短两小节的咏唱。

    我看准面具怪客人在空中的一瞬间唱出这些咒语……

    就在他著地的同时,我所看准的那一瞬间来临了。

    面具怪客面前产生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这是──」

    他口中发出惊呼,但没能说到最后。

    黑点转眼间肥大化,吞没了敌人全身。

    这黑暗色的球体,说来是一种重力的牢狱。

    将敌人关在天文数字级的重力场内压垮。这就是这样的魔法。

    这是我转生到现代之后创作出来的魔法。

    我认为敌方应该也不会有办法因应这第一次见到的魔法,结果……

    看来不出我所料,应该能争取到几秒钟。

    就趁现在,运用转移魔法,去到伊莉娜身边……

    就在我想到这里时──

    「做这种事情没有意义。」

    一道耳熟的少女说话声。

    听到这句话后,我立刻感觉到背后传来杀气,往旁一跳。

    剎那间──

    一道光线穿过我先前所站的位置。

    我先看清楚这个现象,然后瞪著闯入者。

    「……为了不让意料之外的事态发生,我尽可能速战速决,但看来还是晚了一步啊。」

    我正视眼前的少女,叹了一口气。

    卡尔米亚。

    这名「女王之影」旗下的少女自称叫这个名字。

    真没想到她竟然和面具怪客串通。

    她的插手,让我错失了转移的良机。

    刚想到这里,黑球随即产生了变化。

    无数雷光从球体射出,接著──

    黑球爆裂似的烟消云散。

    从重力场的牢狱中逃脱的面具怪客,全身残破不堪。

    身上穿的燕尾服破破烂烂,绑在身后的黑发也松开,长度及腰的头发随风吹动。

    用来遮住他面容的面具,也有著大道裂痕……

    「哼,哼哼……!不愧是吾的『魔王』……!这真是最棒的招待……!」

    他笑得像是在享受还留在身上的痛苦。

    随著这些举动,他的面具也渐渐瓦解。

    劈里劈里几声响起,面具一片片崩落在地。

    他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眼睛看向卡尔米亚。

    「喔喔!吾的搭档啊!你在这里也就表示──!」

    「……嗯。就如我们的盘算。」

    听到回答,面具怪客看著乌云密布的天空,大声哄笑。

    「哼哈!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吾的世界终于迎来了春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崩落。再崩落。

    他的面具崩落,让他的脸孔渐渐露出。

    这样的光景,让我觉得彷佛在比喻一种现实。

    也就是……

    我至今所建立起来的现实,在崩解。

    接著,是最坏情形的开始。

    ……没错。这家伙不管什么时候,都在为我带来这些。

    即使归顺于我的旗下,仍持续对我与周遭的人们带来灾祸的人。

    让我一直觉得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你果然是……!」

    现在,就在我面前。

    遮住他面孔的面具,迎来了完全的瓦解……

    他的装束也随即剧变。

    就像褪去小丑的外皮,露出真面目。

    漆黑的燕尾服,转变为以朱红色为基调的庄严装束,身上围绕的气息,也变得过于沉重。

    这太破格的沉重压力。

    倾国倾城的美女也不过如此的美貌,以及眼神中莫大的疯狂。

    我不可能会认错。

    是追随我的部下们当中,最可怕的怪物。

    (插图010)

    他的名字是阿尔瓦特•艾格杰克斯。

    过去的四天王之一,也是我军最大最强的战力。

    ……他露出恍惚的笑容,看著我开了口:

    「吾是多么期待这相见的瞬间啊。薄情的你违背与吾的约定,已有三千又九百年两个月又三天。吾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啊啊,这段时间真的像是地狱啊,吾的主人。没有你在的世界,是不折不扣的活地狱。」

    阿尔瓦特双眼流下大颗的泪水,滴落在地上。

    这不是在演戏。他多半是由衷在庆祝与我的重逢吧。

    ……他也和四天王的其他人一样,过了几千年仍然完全不变啊。

    他还是一样,被困在对我扭曲到了极点的爱情,以及约定之中。

    「遥远的从前,你打败了吾,低头看著吾说,当你成就理想的那一天,就会杀了吾。吾也期盼被你所杀,所以才归顺于你。可是,结果却是这副德行。吾枯等了多达数千年,尝到多么剧烈的精神痛苦,你不会懂。」

    他流著眼泪的眼睛,这时蕴含了滚烫的怒气。

    「吾在你转生为止的期间,一步步进行准备。没错,就是准备要气你……以及准备最巅峰的斗争。为了创造能兼顾这两个条件的状况,吾拚了命在活动头脑和身体。」

    阿尔瓦特仰望天空,回想这几千年时光似的望向远方,一字一句说著:

    「吾想到,要成就夙愿,首先就需要有许多劳动者。吾将同胞『魔族』们统整起来,创设了『拉斯•奥•古』。用上『邪神』会复活的虚言,他们就很顺从地听命于吾了。」

    我本以为面具怪客=阿尔瓦特,是这个组织的干部,原来他其实正是这个组织的头目吗?

    ……这家伙是纯血的「魔族」,本来也是「邪神」方面的最高掌权者。

    也因为他背叛「邪神」阵营后,仍受到许多「魔族」崇拜,所以要创设组织,多半是简单到了极点吧。

    虽然对于被骗的人,也只能觉得同情。

    「吾创设组织,转眼间就让组织大幅度成长,然后总动员他们去努力收集从古代到现在的情报。其中一个目标是探索疑似你转生体的人物,另一个则是……探索能够折磨你,用来进行最巅峰最好的斗争所需要的舞台道具。这些努力没有白费,现在,所有的材料都已经聚集到吾手中了。」

    阿尔瓦特再度盯著我看。

    他的眼中已经没有泪水,只有纯粹的强烈欢喜与疯狂。

    接著,他让嘴唇透出邪恶的笑容。

    喊出了实在无法置若罔闻的一句话:

    「吾的搭档卡尔米亚登场,证明的正是最后的重大要素──伊莉娜小姐的『邪神』化,已经完成了!」

    伊莉娜的「邪神」化……?

    阿尔瓦特在瞪大眼睛的我面前,一边加深笑容,一边施展了一个魔法。

    是转移魔法。

    他身旁显现出魔法阵……下一瞬间,一名少女被召唤出来。

    是远比我的性命更重要的人。我在这个时代认识的无二好友。

    伊莉娜出现在这里。

    ……想来多半是直到刚才都还在和艾尔札德打吧。

    伊莉娜拿著圣剑瓦尔特•加利裘拉斯,全身沾满鲜血,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

    她大惑不解,看看我,又看看阿尔瓦特。

    看到这样的伊莉娜,我产生了动摇。

    她的外表没有任何改变。

    相信精神性也是一样吧。

    然而──

    灵魂的本质,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

    直到前不久,她的灵魂还是人类的灵魂。由于是「邪神」的后裔,有著少许特殊性,但仍属于人类的灵魂。

    然而现在,她的灵魂已经变得和「邪神」的灵魂一样。

    ……面对这样的变化,我才总算懂了。

    懂了从我和伊莉娜认识到现在。

    一切都被敌方所掌握。

    过去发生在我们周遭的种种事件,全都是由阿尔瓦特引起……而他的目的,就是这些过程进行到最后时将会来临的,伊莉娜的变革。

    为什么?

    他要透过某种方式,利用变得和「邪神」同等的伊莉娜……

    为的是在精神上逼得我无路可退。

    「太美妙了!啊啊,太棒了,小姐(Fräulein)!你进化得太棒了!」

    阿尔瓦特眼神中有著热烈的情绪,嘴角高高扬起。

    下一瞬间──

    他的一只手上,出现一个小小的盒子。

    这个纯白表面上窜过多道黄金色流线的物体,外观固然精美,看在我眼里却显得有些毛骨悚然。

    看来伊莉娜的想法也一样。

    在看到盒子的同时,她全身一震,有了提防。

    提防之虞,眼神中有了强烈的目的意识。

    也就是──破坏盒子。

    我也是一样的心意。

    那是万万不能存在的事物。就是因为有了这种感觉,我才会和伊莉娜一样,有了提防。

    「没用的,小姐(Fräulein)!既然你已经完全沦为『邪神』──从今而后!你就只可能变成用来实现吾愿望的圣杯!」

    在我有动作之前──

    阿尔瓦特的行动已经结束。

    「呜,啊……!」

    伊莉娜瞠目结舌,全身释放出闪闪发光的流线。

    这些流线被吸往阿尔瓦特手上的白色盒子……

    过不了多久,她的眼睛失去了光芒,整个人倒在地上。

    「伊莉娜小姐!」

    我正要跃动身躯去抱住她。

    阿尔瓦特已经抢先用转移魔法,将她拉到自己手边。

    「不可以,吾的『魔王』。这个丫头已经是奖品。现在被你碰到,吾可就伤脑筋了。」

    我对嫣然微笑的阿尔瓦特产生了烈火般的怒气。

    「你这家伙!……对我的好朋友做了什么!」

    只是发出怒气,就让大气鸣动,地面裂开。

    因应我怒气而发生的天崩地裂当中,阿尔瓦特维持脸上的微笑,给了我回答:

    「她没有生命危险。吾只是把她变成了一个零件。用来让这『奇异魔方』运作,并让效果持续的零件。现在的伊莉娜小姐就是这样的零件。然后──」

    阿尔瓦特朝天高举盒子呼喊。

    彷佛在宣告末日的开始。

    「夙愿成就的时刻来临了!」

    彷佛在呼应他的热情。

    这时,白色盒子分解似的开始滑动。

    不妙。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那玩意儿很不妙。

    非得尽快破坏不可。

    我这么想,准备展开行动,然而……

    对于眼前的事态,我的身体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魔法也同样无法发动。

    我就只能眼睁睁看著计谋达成的阿尔瓦特,听著他说话。

    「来,棋局的最后阶段开始了!你就尽管克服这最恶劣的状况,为了救回好友而来到吾面前吧!来到真正成了『魔王』的吾面前!」

    随后,白色盒子变化为螺旋状。

    从中放射出来的黄金色光芒,掩盖了视野。

    这就是我在阿赛拉斯的土地上,看见的最后一幅光景。

    我明白自己意识将转黑,咬紧牙关,在心中呼喊好友的名字。

    伊莉娜。

    在我脑海中浮现她面孔的同时──

    我的意识,沉入了黑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