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第一卷 特别短篇「罗卡的知识」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图源:烈火寒冰

    扫图:烈火寒冰

    录入:kid

    在击败巨龙后不久。

    我躺在自己房间床上打滚。

    罗卡则在旁边玩球。

    虽然它的行为简直跟宠物没有两样,但模样还挺讨喜的,这样也不坏。

    然而就在我看罗卡玩球的时候,内心突然产生一个疑问。

    「罗卡的知识究竟是怎么来的?」

    刚认识的时候、这家伙把汽车说是铁的马车。

    虽然它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但既然知道有「马车」这种东西,代表那不是真话。

    它究竟知道多少?又理解多少?

    「我问你喔,罗卡。」

    『问什么?』

    「你在来这个世界之前的事,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吗?」

    罗卡停下玩球的动作,『唔~』地开始思索。

    『不记得~』

    「可是,你知道马车吧?」

    『那是脑袋里自动跑出来的~』

    看来他似乎是拥有一些自己没有自觉的知识。

    ……但那个知识是否拥有一定的基准呢?

    「我来确认看看吧。」

    如果能知道那个基准,说不定就能找到线索,让我能解开魔物出现的原因。

    我怀抱著如此期待,兴奋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罗卡,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问什么问题?』

    突然听我这么说,让罗卡感到有些不解。

    「我接下来问的问题,你要老实回答。」

    『好~』

    我坐到罗卡面前,先提出第一个质问。

    「首先,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吗?」

    『狼~!』

    「什么是你现在该做的事?」

    『侍奉主人~!』

    「什么你最熟悉的交通工具?」

    『马车~!』

    这些都是已经确认过的问题。重要的是后面。

    「你知道关于自己的双亲的事吗?」

    『不知道~』

    「记得有什么伙伴吗?」

    『不记得~』

    「你活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杀敌人,活下去~!』

    「……」

    我听到一个不得了的答案。

    他虽然长得可爱,但说出来的东西还挺恐怖的。

    罗卡出乎意料的答覆虽然让我沉默了一下,但我也很快就重新打起精神,继续问下去。

    「……伙伴陷入危机该怎么办?」

    『救~!』

    「……眼前有敌人该怎么做?」

    『先毁掉咽喉然后杀死~!』

    嗯,我大概懂罗卡的意思。因为它在训练时就是这样。

    ……可是我还是不太想听它亲口说出来。

    不知该说是残忍还是怎样,感觉就是弱肉强食的想法。

    「为什么要那么做?」

    『因为要先让对手不能求救~!而且脑袋扯下来会比较好搬~!』

    我不该问的。

    我忍不住去想像那种光景,接著抱头闭起眼睛。

    罗卡对双亲与伙伴没有具体的记忆。但它知道如何战斗跟求生。

    这该怎么解释?

    我再多问一下好了。

    「那除了马车之外,还有什么你知道的东西?」

    或许是这个问题有些跳跃,罗卡需要花一点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城堡~!』

    「王城吗?真的挺异世界的。」

    『下等人类的聚集地。』

    「等一下。」

    我听到一个不能假装没听见的词句。

    最后那一句是怎样?原来罗卡会说那种话吗?

    「你是那样想的吗……」

    『我也不太清楚,自然就说出来了。』

    在我嘴角抽搐的时候,罗卡也用那天生的可爱眼睛注视著我。

    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些答案的关系,我开始觉得罗卡那张脸似乎有些骇人。

    就算它自己没有那个意思,但还是会有些想法自动从内心深处涌现吗?

    这算是魔物的天性吗?

    「你还知道什么吗?」

    老实说,我感觉有些疲惫,但这都是为了找到原因。

    我得问清楚才行。

    尽管先前的干劲受到一些打击,不过我还是振作精神继续提问,而罗卡又一次陷入思索。

    『……城墙~!』

    「喔,是设在国家外围的那个吗~在异世界算是必备要素了?」

    『愚蠢人类无谓挣扎的象徵。』

    你真的可以少说这句。

    听到罗卡脱口说出的话语,让我再次抱头。

    那种东西不应该那样解释。

    那应该是代表人类的努力与历史的累积才对啊。

    ……魔物都是这样想的吗?

    我是不太想知道啦。这样难怪会敌对。

    对于魔物的黑心想法,让我只能苦笑。

    『?』

    看到罗卡对于我如此反应面露不解的模样,让我试著再次用温和的语气提问:

    「你也会那么想吗?」

    『嗯~我没看过,所以不清楚。』

    太好了。要是罗卡给我肯定的答覆,我感觉自己内心肯定会留下创伤。

    话说回来,我也已经不想再问了。

    有太多可以吐槽的地方,而且我也越问越糊涂了。

    就在我内心差不多快要放弃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你们在做什么?」

    夏莲站在打开的房门前,看到我跟罗卡四目相对的模样,开口这么问道。

    拜托别摆出那种一脸狐疑的表情。

    「其实是──」

    我除了跟夏莲商量,也跟夏莲解释我会想这么做的理由。

    听完我说的话,夏莲不知为何露出有些傻眼的表情。

    「既然是这样,那只要换个聪明点的问法就好啦。」

    「要怎么问?」

    我这么问完,只见夏莲蹲低身子,配合罗卡视线的高度开口说道:

    「你对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事,一点都不记得吗?」

    『嗯。』

    由于夏莲听不懂罗卡说的话,因此是由我向夏莲转达成「感觉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

    「那你在自己的过去跟回忆之外,还记得些什么?」

    『自己的习性,还有知道一点异世界的东西~』

    罗卡一下就说出了这个答案。

    由于夏莲接著对我说「问到了吗?」因此我也缓缓点头。

    这样一想,刚才我并没有去区分「记忆」跟「知识」,只是一直在重复在相同框架内的问法。

    换句话说,罗卡虽然没有自己在异世界时的「记忆」,但拥有关于战斗及在某种程度上必要的「知识」。

    仔细想想确实是如此。如果不是那样,就算让魔物出现,也只会是什么都不懂的炮灰罢了。

    为什么我之前都没想到呢?

    「真的好笨喔~」

    在一旁的夏莲正边摸著罗卡的脑袋,边这么开口说道。

    而罗卡则是一脸舒服的模样,让鼻子响了几下。

    我实在无法否认。

    对于夏莲的数落无法做出任何辩驳的我,只能默默看著他们两个在我房里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