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幕
    爱力克倒卧在地上。

    这里是黑暗神殿──普洛斯贝罗的伏魔殿。

    昏暗的殿堂中,除了爱力克之外,还有六名使徒,以及站在燃烧著紫色火焰的祭坛前的白发少年。

    「我等的同胞──沙萨克弟兄,你这是怎么了?」

    罗伦斯大师以毫无感情的眼神注视著爱力克。

    「这、这是因为……在寻找『魔王半身』的途中,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强敌……」

    「哦?甚至连我赐给你的火焰……『魔王灵魂』都失去了吗?」

    爱力克的身体微微一震。

    前额冒出豆大的汗珠。

    「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对方的底细已经被我摸清楚了,我下次肯定不会出错!若、若这时临阵换将,我至今付出的努力及失去的『魔王灵魂』就等同付诸东流了!就投资的角度而言,正是所谓的血本无归啊!所以请再赐予我『魔王灵魂』吧!!」

    罗伦斯大师不动声色地回答:

    「可是你已经失败过一次,就算我再次赐予你火焰,又能改变什么?」

    「那……那是因为火焰不足的关系!没错!『魔王灵魂』的火焰还不够!对方毕竟是『魔王半身』的寄宿者,需要更多的火焰才行!」

    「……你认为『魔王半身』的宿主是谁?说出名字吧。」

    「……!!」

    爱力克吓得全身发抖。

    说出来就完了。

    铁定是死路一条。

    这是只有他才知道的情报,是保障他能够活命的唯一筹码及武器。

    绝对不能说出来。

    只要保守这个秘密,就不会遭到杀害。

    「恕、恕我失礼了……目前还不到能向您报告的阶段。但我大致锁定目标了,下次一定可以让魔王成功复活──」

    爱力克拚命替自己开脱,却被罗伦斯大师冷冷地打断。

    「充满谜题的忏悔,只能得到充满谜题的宽恕。」

    罗伦斯大师抬起头,微微往旁边一偏。

    一声轻响后,爱力克的身体颓然倒地。

    然后再也不动了。

    罗伦斯大师不再理会爱力克的尸体,转而询问其他人。

    「有人知道沙萨克锁定的目标是谁吗?」

    跪在地上的六人当中,其中一个人开口回答:

    「虽然不清楚详细情形,但我听说沙萨克透过勇者公会的介绍,进入古拉玛基亚魔法魔术学院任教。」

    「古拉玛基亚魔法魔术学院啊……」

    罗伦斯大师的瞳孔闪烁著紫色的火光。

    ○ ○ ○

    经过与爱力克的那一战后,哈特和伊莉丝向亚涅斯特校长报告了整件事的始末。至于魔王半身的事,两人当然是按下不表。

    在那之后,校长出动了人员针对教职员宿舍及古兰提亚的旅店进行搜索,却没发现爱力克的行踪。即使于各大码头张贴悬赏公告、封锁偷渡出海的所有手段,还是无法掌握其下落。

    一周连假结束后,校方对此次调查结果的总结为「恐怕逃往他国了」。

    然而,就在这一天。

    有人在学院的某间教室中发现了爱力克的尸体。

    那间教室平常被用来当作仓库,存放了好几面魔法镜。爱力克就倒毙在魔法镜环绕的空间中。

    死因不明。

    魔法镜是可用来远距离通讯的魔导具。但爱力克到底跟谁通话过,如今已然无从得知。

    ──之后又过了好几天。

    伊莉丝在钟楼等待著哈特。

    虽然两人都和各自的伙伴举行过庆功宴了,但她还没跟哈特独自庆祝。

    不过哈特若是不幸被当掉,大概会变成安慰大会吧……

    除此之外,伊莉丝还有另一个想跟哈特见面的理由。

    因为今天是可以看到流星雨的日子。

    伊莉丝无论如何都想跟哈特一同度过如此浪漫的时刻。

    听说流星可以实现愿望。

    难得会有大量流星坠落,自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只可惜事与愿违──

    「雨……下不停呢。」

    外面下著倾盆大雨,雨滴打落在屋顶上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恼人。

    伊莉丝早上以拨弄头发的动作暗示哈特,指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但雨势这么大,他或许也不会来了吧。

    就在伊莉丝略感失望的时候──

    「等很久了吗?」

    只见哈特爬上楼梯,出现在她眼前。

    「哈特……你真的来了。」

    「不是你找我过来的吗?」

    哈特的头发上挂著水珠,制服的肩膀位置也被大雨淋湿了。

    「居然湿成这样……对不起!」

    伊莉丝连忙拿出手帕,打算替他擦拭身体,但哈特难为情地拒绝了。

    「不、不用这么麻烦,很快就乾了。只是稍微淋到雨而已,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可是……万一让伤势恶化怎么办?」

    「之前的伤口几乎都痊愈了,不必担心。」

    眼见伊莉丝依旧一脸担忧,哈特突然想起一件事并开口问道:

    「对了,这次考试成绩如何?」

    「啊,库菈菈同学夺走了第一名,我只是第二名。」

    「……那真是遗憾呢。不对……应该说太强了吧。」

    他的成绩跟伊莉丝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远。

    「你之前说过自己可能不及格……结果如何?」

    哈特闻言,竖起大拇指,露出得意的笑容。

    「低空飞过!」

    「那真是太好了!」

    伊莉丝真心替哈特感到高兴。

    「我的成绩不够理想,你却顺利达成目标了呢,真了不起!!」

    哈特感觉这句话挺不对劲的,但不打算追究下去。

    换作其他人说这种话,说不定是在反讽,但这百分之百是伊莉丝的真心话。

    「有几科确实不太妙,不过平均分数在及格标准上,所以还算可以吧。」

    事实上,哈特差点必须参加针对成绩不及格的学生所举行的课后辅导。

    但是他在法蒂玛教授那门的考试不知为何得到一百分,这才拉高了平均成绩。

    明明不管怎么看都应该评为不及格的答案卷,却被打了一百分。

    而且100的数字0看起来有点像是♡,不过哈特希望这只是自己多虑了。

    「那今晚就来庆祝一下吧,只可惜看不到流星雨。」

    「嗯?你不是很想看吗?」

    「是没错……可是雨下得这么大……」

    「这种事轻而易举啦。」

    哈特爬上固定在柱子上的天梯。他爬到最上面后,站上钟楼的屋顶。

    「哈特!?外面在下雨耶!」

    伊莉丝也急忙爬上梯子。

    她的脸一探出屋顶,雨水就打得她脸颊发疼。

    只见哈特站在豪雨中,举手向天──

    「『Ultima Xeno Inferno』!!」

    布雷兹的终极魔法贯穿夜空。

    惊人的爆炸过后,天空被炸出了一个大洞。

    猛烈的火焰延烧,来自地狱的烈焰将天空染成一片赤红。

    彷佛黑夜中出现的太阳。

    火焰和冲击波瞬间蒸发水气,驱散了雨云。

    星辰及一轮明月露出脸来。

    火焰消散之后──

    不久前的那场大雨彷佛从不存在,漫天星斗呈现于两人眼前。

    「……好厉害。」

    伊莉丝不禁低喃出声。

    眼前的景象就犹如从天而降的星空。

    「啊、流星……」

    真的有星辰落下了。这个季节特有的天文盛事,就此正式揭开序幕。

    好几颗星星拖著长长的尾巴高速坠落。数量愈来愈多,于夜空中上演光舞的飨宴。

    「好壮观的流星雨呀……」

    伊莉丝不知何时笑颜逐开,依偎在哈特身边。

    「是啊,趁现在许愿的话,或许可以实现呢。」

    两人自然而然地牵起手。

    伊莉丝仰望著满天流星,慎重地暗自许下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