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间
    这里是黑暗神殿。

    崇拜魔王的邪教集团──普洛斯贝罗的伏魔殿。

    祭坛上燃烧着紫色的火焰。

    膜拜火焰的人共有六名。

    他们都是普洛斯贝罗的高阶干部。

    具备超越常人的能力,却走向歧途,堕入异端的魔法使。

    站在最前面举行仪式的,是一名白发紫瞳的美少年。

    罗伦斯大师,君临秘密组织普洛斯贝罗的魔术师兼预言家。

    他是美丽的暴君。

    宛如天使的恶魔。

    清新脱俗的外表之下,隐藏着骇人的内在。

    这个被诅咒的圣人正在传道。

    「过于甜美的蜂蜜反而令人生厌,尝上一口便食欲全消。」

    「法托斯。」

    普洛斯贝罗含意为『命运』的祈祷语回荡在神殿之中。

    罗伦斯大师以忧郁的眼神望着匍匐在地的六人。

    「试问『魔王半身』的消息。」

    然而,无人抬头。

    「大家都无缘得知吗?『魔王半身』果然是洁身自爱。」

    「……请恕在下冒昧。」

    「但说无妨,我们的同志伯克索尔弟兄。」

    「在下正在追踪沙萨克的足迹,不过目前遇到了一些麻烦……还请宽限数日……」

    「居然连你都束手无策,想必是被非同小可的怪物挡住了去路。是地狱的公爵,还是天神的使徒?」

    「沙萨克的足迹之中,有个难以一窥究竟的地点。」

    「什么地点?」

    「古拉玛基亚魔法魔术学院。」

    「……」

    这时另一个干部抬起头来。

    「伯克索尔确实是经验不足,不过若是那所学院,束手无策也是很正常的。」

    伯克索尔顿时释放出强烈的杀气。

    「布莱克佛莱亚兹,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我是在掩饰你的功夫还不到家,你应该感谢我才是,伯克索尔弟兄。」

    现场的杀气一触即发。

    罗伦斯大师的问话消弭了这股杀气。

    「布莱克佛莱亚兹,这话怎么说?」

    布莱克佛莱亚兹收敛了周身的杀气后,低下了头。

    「……那是勇者公会的亚涅斯特•格林伍德成立的学院,没那么好对付。」

    「亚涅斯特•格林伍德……」

    部属的报告非但未激怒罗伦斯大师,反而还让他露出一抹微笑。

    「有意思。如果在座的诸位全都力有未逮,那就由我来处理吧。」

    神殿之中立刻起了一阵骚动。

    「大师亲自出马……!?」

    「有什么好惊讶的?既然诸位拿不出个办法,理应由我亲自出面。」

    「请等一下。」

    跪在地上的一名干部──一名女性干部抬起了头。

    「米内妮亚姆,你想说什么?」

    「这件事就像迷雾一般捉摸不定,属下也在犹豫该不该向您报告。不过我们跟古拉玛基亚魔法魔术学院之间……并不是毫无交集。」

    「哦?」

    「……只是希望非常渺茫。若罗伦斯大师认为对方不足为惧,属下也不便阻止您的御驾亲征。」

    罗伦斯大师紧盯著名叫米内妮亚姆的女性干部。

    「那么,就先静观其变吧。但愿演员名单还没公布。这场大戏是否应该搬上舞台,等到日后再来决定也不迟。」

    罗伦斯大师嘴角的笑意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