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6章 夜晚的深水宛如大理石纹
    在试镜结束后,我们搭上了回程的电车。

    在萝兹和衣绪花之后出场的候选者,每个人都表现得极为凄惨。就算在我这个外行人看来,她们也明显地受到动摇,失去了信心。这也代表两人的台步就是这么惊天动地吧。

    倘若衣绪花走错一步,也会变得和她们一样。不对,恶魔说不定会将一切燃烧殆尽。但最后并没有走到这一步。虽然还没查清楚她的心愿为何,但就我认为,她应该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压抑了恶魔的活动。

    就连那位爱操心又喋喋不休的清水先生,也只是短短地慰劳了一句:「做得好。」就此不再开口。我想,这应该是清水先生表达温柔的方式吧?

    因为目前还没人知道结果为何。

    在搭上电车之前,衣绪花一直没有说话。不晓得该如何开口的我,也跟着闭口不语。不过,我还是窥探起坐在身旁的衣绪花,看着她的脸孔说道:

    「……没事吧?」

    被我搭话后,衣绪花反倒露出了放心的神情。

    「这个嘛……老实说,我稍微有点紧张呢。」

    「哎,能顺利结束真是太好了。」

    「算顺利吗?」

    衣绪花面露不安,朝我抬眼看来。

    「算是吧。你的台步走得很出色,也好好地回答了设计师的问题……我是这么认为的啦。」

    「可是,萝兹她──」

    「比起那个,你没喷火真是太好了。我当时可是担心得要命呢。」

    我打断了衣绪花的话语。

    她没冒出火焰一事,让我打从心底感到安心。光是恶魔没让衣绪花燃烧起来,就已经是再顺利不过了。而且试镜也正常地走完了流程,应该是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才对。

    「我也想说这个。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喷火……身体却突然变得轻松许多……」

    衣绪花抵着纤细的下颔思索了起来。

    「恶魔一直试图想实现衣绪花的愿望。说不定是你想自行实现愿望的强烈念头,逼退了恶魔的影响呢。」

    「难道说……」

    「嗯,虽然还不知道为何是以火焰作为形式,但这显然证明了与衣绪花的梦想有关。如果这样的猜测为真,要驱散恶魔就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是……这样吗?」

    「但既然如此,那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一直觉得当个驱魔师是个很奇怪的事。真是的,佐伊姊为什么要……」

    「有叶同学!」

    衣绪花突然大喊一声,让我为之惊愕。她自己似乎也吓了一跳,连忙挤出声音说道:

    「那个……有叶同学你……」

    「衣绪花?」

    电车驶过轨道的震动声响逐次传来。

    过了不久,她这才回过神来,以有些尴尬的神情换了个话题:

    「呃……下周会公布甄选的成果。如果你刚才的推论是正确的,在公布的那一瞬间,应该就是最为危险的时候吧?」

    「哦,的确是这么回事……」

    我思考了起来。目前还没厘清她真正的心愿为何。要是出现了衣绪花与梦想渐行渐远的状况,恶魔的力量也可能与之遽增。

    「所以说,在公布结果的时候,我希望你也能在场。」

    「我知道了,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

    在认同她说法的同时,我的内心也闪过了近似预感的感觉。

    这说不定会是──

    我身为驱魔师的最后一项工作。

    ■

    那一天很快就来临了。

    为防万一,我们选在河边的广场碰面。不过,心神不宁的衣绪花一副待不住的样子,开始在广场周遭踱步。我跟着她走了一会儿后,便一同来到了一座大桥。

    我们将身子靠在栏杆上,仰望着天空。在这白昼逐渐变短的时期,太阳早已没入了地平线。周遭没有其他人,就只有闪烁的群星守望着我们。

    星型发饰反射着路灯,映出了橘色的光芒,简直像是真正的星星一般。

    「我想,应该很快就要公布结果了……」

    她像是耐不住沉默似的这么说道。

    甄选结果会先通知经纪人清水先生,而清水先生则是预计在这个时间点打给衣绪花。在得知这件事后,我们便约在这里见面。

    衣绪花的身子僵硬,呼吸也显得急促。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她迄今的努力和今后的人生,都会受到这通电话的左右。

    而我则是在一旁见证这重大的分歧点。

    「啊!」

    衣绪花突然大叫了一声,让我吓得身子一抖。

    「什么?怎么回事?」

    「我……说不定要喷火了……」

    「咦?」

    我连忙拉住她的手掌。

    但传递过来的,就只有冰冰凉凉的触感而已。

    「体温似乎是没有上升……」

    我环顾周遭,也没看到蜥蜴的身影。难道是躲在阴暗处吗?

    我打算将手放开,但我就算放松了力道,她手掌的触感也依然没有消失。

    「衣绪花……?」

    「我撒谎了。」

    「别耍我啦!」

    「不过,你真的很担心我呢。」

    「那还用说?都到了这一步,我是不会临阵脱逃的。」

    她继续握着我的手,闭上眼睛露出了微笑。

    「要是听到的结果让我燃烧起来……我就要拖你一起上路。」

    「别讲这种恐怖的话啦……」

    我虽然试着开玩笑。

    但我也察觉到她的手正在发抖。

    「我是你的驱魔师。倘若发生那种事,就是没成功驱魔的我该负的责任啦。」

    「有叶同学,我……」

    就在衣绪花有话想说的这一瞬间──

    我听到了「嗡嗡嗡」的声响。

    那是从衣绪花的小包包里传来的。她用力放开了我的手,连忙取出了手机,萤幕的光芒随即在她的脸庞上映出了反光。

    「是清水先生打来的。」

    我看得出她的脸庞已是血色全失。

    肯定是试镜的结果出炉了吧。

    「放心,我就在你身边。」

    我这么开口后,她便点了点头。

    衣绪花站起身子,接起了电话。她撩起头发轻晃头部,将碍事的长发拨开,让手机贴上了耳朵。

    「是,我是伊藤。是……真的吗?」

    我虽然听得到衣绪花的回应,却无法窥知对话的内容。

    她开口的次数逐渐减少,最后几乎是默不作声。

    我像是硬吞了颗冰块似的,只能苦哈哈地凝视着她的反应。

    过了不久,衣绪花结束了通话。她握着手机的那只手,也随之无力地向下一垂。

    朝我看来的她,双眼并没有对焦。

    她的喉咙发出了「咻」的气音。

    衣绪花的双眼游移,双手发抖。

    我担心她会就此倒下,又或者是喷出火焰,于是便伸出双手,摆出了随时都能接住她的姿势。

    「那个,我……」

    难道还是失败了吗?

    我想,那也是无可厚非的结果。

    代表萝兹的台步就是如此惊为天人。

    「衣绪花,冷静一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定还有下一次机会……」

    「有叶同学!我!」

    衣绪花猛力抬起了头。

    她将脸凑到我面前,几乎能感受到她的吐息。

    她的双眼如星星般蓬筚生辉。

    「我成功了!叙话的开场模特儿!决定是我了!」

    她用力闭上双眼,甩动着双臂蹦跳起来。

    「时装秀模特儿!我当上时装秀模特儿了!是叙话的开场模特儿喔!」

    衣绪花蹦蹦跳跳,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话语。

    「恭、恭喜你……」

    不知为何,我讲得有些言不由衷。

    我不明白此时内心的情绪为何。

    衣绪花获胜了,这是不折不扣的事实。既然如此,我就该坦率地感到开心不是吗?

    而在我搞清楚内心的情绪之前,衣绪花便朝我冲撞上来。

    「呜哇!」

    「都是托了有叶同学的福!」

    她在喊话的同时抱住了我,转起了自己的身子。受到她的重量牵引,我也跟着旋转了起来。

    她的星型发饰反射着路灯的光芒,显得闪耀无比。

    我们握着彼此的手,就像是恒星和行星一般,在原地转个不停。

    「不,我什么都没……」

    「有带来好结果就行了!因为结果就是一切呀!」

    她的脸庞变得红润,而我则是被她的质量甩着走,光是不让自己跌倒就用尽了全力。

    转着转着,我的内心也浮现出「这样其实也不坏」的想法。

    我虽然完全没派上用场,但她还是亲手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说不定恶魔也会就此遭到驱散。

    我对此报以期待。

    没什么大不了的。到头来,我打从一开始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角色。

    因为她靠着自己的力量实现了梦想。

    驱魔师和恶魔附身者。

    我和她就只是这样的关系罢了。

    但在此时此刻,我希望自己能接下她的这份欣喜。

    我将手臂环过了她的身子。

    然而──

    这却是个错误的举动。

    下一瞬间。

    烧灼着我双眼的──

    是一阵白色的闪光。

    视野变得一片白。思绪跟不上现状。

    衣绪花也护着双眼,在浅浅睁开眼皮的同时环顾四周。

    我随即察觉到了。

    不远处有个人影。

    对方的身材高挑,穿着宽松的黑色连帽上衣,将帽子戴了起来。由于戴了黑色口罩,所以看不清长相。

    那家伙比恶魔更会挑时机,选在最糟糕的时候现身了。

    「衣绪花的……跟踪狂……?」

    「有叶同学!」

    她躲到了我的身后。

    我打直手臂,护住了衣绪花。

    不会错的。

    我们刚才被拍到了。

    我拼了命地思考了起来。

    这是原本就有可能发生的情境。为了保护衣绪花,有什么事情是我该做的?

    但我所有模拟过的行动,都被出乎意料的嗓音打碎了。

    「没错没错──就是跟踪狂哟!」

    那是过于轻浮,又带了点沙哑的声音。

    由于太有个性,就是想听错也难。

    「怎么会,你难道是……」

    「你们这样可不行呀,居然在夜里卿卿我我。就是因为你们轻忽大意的关系,才会被我拍个正着呢──」

    说着,黑色的人影将手机秀给了我们看。

    上头确实拍摄了我和衣绪花……「凑近」在一起的光景。

    「哎,我也不用再遮遮掩掩了。」

    黑影收起手机,摘下了帽子,拉开口罩。

    「正确答案是──大家最喜欢的天才国中生,萝兹妹妹啦!」

    她卷翘的金色头发彷佛要纠缠着周遭的一切,而双眼则是绽放着昏暗的光芒。

    「萝兹!是你……是你一直在跟踪我吗?」

    衣绪花这么呐喊,而萝兹则是丝毫没有显露出罪恶感,甚至一副由衷感到愉快的模样挥了挥手。

    「没错喔。在经过一番尝试后,我发现只要在天色昏暗的时候穿上一身黑,就很难被看见呢。毕竟我一直在跟踪你,你却从来没发现过呢。」

    (插图011)

    我知道自己用力咬住了牙齿。她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真的一直尾随在我们的身后。

    「话又说回来,你那种『哇──就连跟踪狂都喜欢我耶──好可怕喔──』的想法也太自以为是了吧?你到底是对自己多有自信?才不会有人对衣绪花这种量产型感兴趣呢。」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嗄?你说什么?这有什么好问的?」

    在夜色之中,萝兹挥动手中的手机,划出了一道弧光。

    「有错该罚不是天经地义吗?唉──这时候该怎么说才好?啊,我想起来了!……你真是活该!」

    恶意宛如泼了我满身的污泥,让我险些站不住脚步。然而,我说什么都不能在这里退缩。因为衣绪花就在我身后。

    「萝兹一直很讨厌衣绪花,因为衣绪花根本没什么气场可言呀。但偏偏好的工作都会落到衣绪花头上,就连叙话的广告看板,原本都是指定要衣绪花上场呢。萝兹老是捡别人不要的工作来做,当然会感到不爽呀!」

    「我……」

    传来了衣服被人用力揪紧的触感。

    「萝兹一直没办法接受。你不过就是个擅长巴结别人的量产型,为什么萝兹每次都会输给你?这也太卑鄙了,用实力和我分个高下呀!」

    「所以你才会跟踪我们?」

    「没错。既然衣绪花用了卑鄙的手段,萝兹也打算在其他地方和你对决。只不过,我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点,拍到这──么好的照片呢。我把照片拍得非常好,所以会传给大家观看的喔。萝兹在IG上有很多朋友喔?就让我来帮大家揭发衣绪花的真面目吧?」

    她露出牙齿笑着,提出了不得了的要求:

    「不喜欢的话,就把开场模特儿让给萝兹呀。」

    「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奇怪吗!」

    「因为萝兹比较有才能呀!但最后居然挑上了衣绪花,这样的结果才奇怪吧!」

    「才没有……」

    我把话说到一半,后续的话语却像是变成石头一般,哽住了我的喉头。

    为什么?

    为什么我没办法反驳?

    为什么我说不出「衣绪花更有才能」?

    这是我现在最该说的话。

    为什么?

    可憎的是,萝兹敏感地察觉到了我的反应,露出了一抹贼笑。

    「看──吧,果然呢。就连男友都觉得萝兹比较有才能呢──说起来,你怎么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样呀?是因为和模特儿攀上了交情,就让你得意忘形了?因为穿了西装来到会场,就以为自己是个经纪人了?很常见呢,这就是那种打着歪脑筋前来装熟的家伙。不过你很没眼光呢,要找模特儿当女朋友,就该和萝兹交往呀。」

    「谁想和国中生交往啊……」

    「哦──你看了这个还能坚持己见吗?」

    萝兹稍稍弯下腰,将手伸向松垮垮的连帽上衣,把领口向下一拉。

    我一点也不想看──明明是这样想的,目光却不自觉地被吸引了过去。

    我确实看见了以丰满双胸挤出的深邃乳沟。

    「喏,看了就知道了吧?萝兹已经是大人喽。比起衣绪花,萝兹知道更多更──多好玩的事喔?」

    我虽然别开目光,但为时已晚。那幅光景已经深深烙印在我的眼底了。

    「啊,脸变红了。真──可爱!果然还是选萝兹比较好吧?大家都是这样的喔?」

    萝兹伸出了修长得惊人的手指,眼看就要触碰我的那一瞬间──

    「……别碰他。」

    平静而清晰的说话声,很快就转为了尖叫。

    「不准你……碰有叶同学!」

    我循着声响回头看去,而映入我眼里的──

    是一大团的火焰。

    她毫无征兆地燃烧了起来。

    这不可能。不对,蜥蜴没有捎来征兆?是我漏看了吗?不,就算是在黑暗之中,它出现的时候总是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然而──

    「衣绪花,不行!」

    不管怎么看,现在都不是观察的时候了。得阻止她──不对,得扑灭火势才行。

    「好烫!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烧起来呀?」

    萝兹用长长的手臂保护着自己,向后退去。

    衣绪花却不打算放跑她。

    「呀啊?」

    衣绪花朝着萝兹扑了过去。

    在千钧一发之际,我滑进了两人之间,接住了衣绪花的身体。

    「好、好烫……呜哇!」

    而就在一瞬间,火焰便膨胀到无法扑灭的程度。热流灼烧着肌肤,火光在周遭闪烁。

    我被弹飞出去,一屁股坐倒在地。

    「冷静一点!」

    她没有回话,而是从嘴角迸出了火焰,还发出了一声低吟。

    不行,她已经处于无法沟通的状态了。

    我环顾四周,只见萝兹颓坐在地。要是再不想办法处理,就会被其他人发现了。在黑暗之中,火光格外显眼。而一旦被人发现,后续的问题将会比刚才那张两人相片还要严重。

    我蓦地回想起衣绪花的话语。

    和她一起在河边跑步的日子。

    逐梦的每一天。

    ──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只要往河里跳就行了。

    「衣绪花,抱歉!」

    我朝她冲撞了过去。

    脑海里闪过了被她抛飞出去的那段光景。

    我抓着栏杆,让身子一翻。

    我俩就这么坠入了河川。

    强风拂过的感觉充斥了全身上下。

    我紧抱着衣绪花,让我的身子保持在下方。

    在经过像是永恒般的下坠之后──

    坚硬的水面重重地砸到了我的身上。

    寒意宛如重拳般袭来,与此同时,我俩一同沉入了昏暗的河川之中。

    简直就像是坠入了深沉的夜色一般。

    即使如此,她依旧燃烧着。

    摇曳的昏暗水面混入了衣绪花的火焰,形成了蓝橘交错的大理石纹。

    寒意和热意混成了一团,在达到沸腾的温度之前便被水势冲走。

    过不多时,我感受到火焰逐渐减弱。

    总觉得所有的声音听起来都变得好遥远。

    在一切声音都变得浑浊不清的水中……

    唯一还让我清晰地感受到的,就只有怀中的她的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