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9章 适合揍人的Telecaster
    演唱会结束后,此时我正和三雨面对面。

    原本在我身旁聆听的萝兹,整个人听得傻站在原地,就算向她搭话,她依旧毫无反应。我虽然觉得不该抛下她不管,却也不忍心打扰她沉浸在余韵之中的体验,于是静静地背对着她,离开了体育馆。

    三雨事前就曾通知过我,要我在演唱会结束后去体育馆后方的空地找她。由于下一场表演会立即开始,那里似乎是最不会有人经过的地方。

    远处传来了学生们的嘈杂声,他们似乎尚未从演唱会的热烈气氛中冷静下来。

    我眺望着体育馆由水泥砌成的厚实墙壁,觉得刚才在里面举办的演唱会就像是一场梦。

    当我抵达后方的空地之际,三雨正蹲在碰面的地点,用手指戳着地上的花朵,装了吉他的黑色提箱则竖在身旁的墙边。察觉到我的到来后,三雨抬起脸庞,慢慢地站起身。她头上的长耳朵轻晃着。

    「……你有来听吧?」

    听到她出言确认,我缓缓地点了点头。

    「嗯。」

    「那个……你觉得怎样?」

    我思考了一会儿。

    各种思绪仍在心中打转,让我没办法好好凝聚成句。在这段期间,三雨一直以不安的神情盯着我看。

    「很帅气喔。」

    这是我最坦率的感想。

    老实说,我完全听得入迷了。

    三雨的歌曲,想必唱出了她对我的心意,所以我也做好了接纳的准备。如果只是寻常的情歌,肯定没办法如此剧烈地打动我的心。

    若是想要的事物始终不可得,愿望永远无法实现,那我们究竟该如何让这样的心情找到出口,继续往前迈步呢?勇敢地冲撞现实、抬头挺胸地以自己为傲──这样的觉悟震撼了我的心。

    这是她与恶魔对峙时抓住的──同时也是从衣绪花那儿接收而来的讯息。

    「嘻嘻嘻,好害羞喔。」

    三雨脸庞一红,先是忸怩了一会儿,最后仍笔直地看着我的双眼。而我也面对着她,接下了这道视线。

    「唉,有叶,咱再说一次喔。」

    「我听你说。」

    「咱喜欢你。请和咱交往好吗?」

    和当时相同的话语,此时却带有截然不同的感情。

    宛如光线般笔直,又犹如钢铁般有力。

    所以我认真地接下了她的心意,做出回答:

    「抱歉,我无法和三雨交往。」

    「这样呀。」

    说着,三雨笑了笑。她的表情虽然带着少许伤悲,却又显得有些潇洒,彷佛受风吹拂的花朵似的。

    「哎,不过咱已经用自己的方式好好地努力了一番,所以咱没事的。谢谢你,有叶。」

    她看似害臊地举起手,打算触摸头上的长耳朵。

    然而──

    她的手指却摸了个空。

    「奇……奇怪?」

    三雨一脸诧异地在头顶上方摸索,但我看得很清楚。

    直到刚才都还存在的耳朵,像是被施了魔法似的消失无踪了。

    「唉,难道说……咱的耳朵……」

    「嗯,变回原状了。」

    我明明没有别开目光,却不晓得是何时消失的,只能说应该是在我眨眼的短短一瞬变回原状的吧。佐伊姊常说恶魔是一种概念,既然如此,或许也会像刚才那样来去无踪。

    「呼……太好了……」

    三雨的反应与其说是开心,更像是终于放松全身的神经。这也不能怪她。

    「唉,有叶。」

    「什么事?」

    「咱啊,还是很喜欢有叶喔。」

    「嗯。」

    「就算有叶不愿回头看咱,咱也依旧喜欢你,不打算这么简单就放弃。明明如此……为什么恶魔会就此消失呢?」

    「这个嘛,我想是变得喜欢的缘故吧。」

    「呃……谁喜欢上谁了?」

    「三雨喜欢上三雨了喔。」

    听到那首歌之后,我便明白了一切。

    到头来,我认为三雨真的愿望,并不是和我成为情侣。

    她对我的心意是千真万确的。不过她真正追求的对象并不是我。和喜欢上的对象相比,她更在乎还没喜欢上的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

    我想,那一定就是三雨自己。

    她一直痛恨着自己,抱持着想从世上消失的愿望,所以恶魔为她实现了这个心愿。他将三雨变化为衣绪花的身影,打算逼我就范。不过她其实并不是想成为衣绪花本尊,也不打算将我纳为己有,而是想成为宛如衣绪花的存在。她想成为的,是无论何时都能展现得自信十足,拥有明确自我的人物。

    而三雨实现了这样的梦想,不仅如此,甚至还朝着下一个层级跳去。她跨过了高耸如山的烦恼和痛楚,并非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存在于某处的某人写下歌曲。

    所以,恶魔离开了她的身体。

    「这样呀。或许的确如此吧。」

    三雨听了我的话,憨憨地笑了出来。

    并非想成为憧憬的对象,也不想和喜欢的人成为情侣,只是想要稍微更喜欢自己一点。

    就算活着也没关系──想受到这样的认可。

    这肯定就是恶魔打算为她实现的愿望吧。

    而在听到三雨的歌后,我得出属于自己的结论。

    正因为得出了结论,我得将其传达出去才行。

    我要向衣绪花──

    想到这里,我蓦地察觉到……

    衣绪花──还有佐伊姊对这件事究竟瞭解到什么地步?

    不对。

    她人现在在哪里?

    不好的预感随着冷汗一同迸现。我以为衣绪花之所以会表现得很奇怪,是因为内在变成了三雨,但仔细想想,就连真正的衣绪花,也采取了一些我无法理解的行动。那只是她对我生气,对我感到厌恶了吗?然而如果不是基于那样的理由,便代表衣绪花早就看透了三雨体内的恶魔为何物。

    想让三雨顶替衣绪花的恶魔、衣绪花戴着的黑色手套、佐伊姊谈论过的恶魔性质──若是综合这些资讯,那从三雨体内离开的恶魔肯定会──

    「三雨,衣绪花人在哪?」

    「哎哟,就不能陪咱再聊一下吗?咱可是被有叶给甩喽?你下一句就是问小衣绪花的去向,这样很没神经耶!」

    「不,你误会了!」

    「咱哪有误会呀?」

    「衣绪花她──很有可能遇上了危险!」

    「咦?什么?怎么会?」

    「我晚点再和你解释!总之得先找到她!你心里有底吗?」

    「咱不晓得呀。她会在哪里呢?还以为她会告诉咱呢……但咱没向小衣绪花打听她今天的行程啊。」

    衣绪花刻意隐瞒了自己的所在之处。

    不会错的,到这个阶段都在衣绪花的掌握之中。

    我得冷静一点。若是如此,那她不会离这里太远,大概会待在学校的某处──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眼花了。

    因为一条黑色的蜥蜴,正从地面上仰着脖子朝我看来。

    ■

    我和佐伊老师一同站在校舍的屋顶。

    朝着操场看去,可以看到正准备为文化祭进行撤场的学生们。

    随着夕阳染红天空,这一天也即将结束。四周飘荡着一股温和却又隐含激情的氛围。

    「衣绪花同学,这样做真的好吗?」

    佐伊老师从口袋里取出巧克力饼干,这么向我问道。

    「是的,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也没有什么好不好,因为只能这么做了。

    我摘下手套,将手伸向天空。

    夕阳的赤红之色穿透了我的手掌。

    这可不像某首歌的歌词,是血潮透出我的肤色所造成的。

    而是我的手掌名副其实地变得透明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眼前所看到的光景,便是最为浅显易懂的理由了。

    名为衣绪花的存在,如今正逐渐消失殆尽。

    「哎呀,在找到你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呢。若是置之不理的话,你现在应该已经消灭了呢。」

    佐伊老师看着我的手掌说道。

    「但我认为你其实可以向有叶小弟坦承这件事喔。」

    「不……」

    我只能给出模糊的回应,空手握向屋顶的围栏。围栏由钢索编织出钻石型的网纹,我的手却抓了个空。我让穿透的手指与围栏重叠,握掌成拳。明明是自己的手掌,我却一点真实感也没有,实在是一幅奇特的光景。

    我再次戴上手套。这是佐伊老师特别为我制作的手套,若是没有它的辅助,我的存在甚至会稀薄到无法触碰物体。

    附身在三雨同学身上的恶魔,企图让她顶替我的存在。

    而两个同样的存在,是不能同时现形的。

    每当三雨同学在某处变成我,我的存在就会变得逐渐稀薄。

    在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我就变得无法从床上起身了。我的意识暧昧不清,像是持续在作梦一般。

    当有叶同学采取行动之际,佐伊老师也运用她个人的管道调查恶魔引发的现象。而她随后便找到了我,对症下药让我接受处置。

    与此同时,我得知三雨同学打算变成我,也明白再继续下去,我总有一天会从世上消失的事实。

    让我讶异的是,我并未为此生气,反而是觉得自己终于遭受报应。

    因为我是纯粹收受的一方。

    有叶同学总是陪伴在我身旁,为我实现愿望。他表示自己是一名驱魔师,并与恶魔展开周旋。但他这么做明明就没有任何回报。

    不仅如此,有叶同学甚至什么都不想要,也没有任何要求。

    就算直接询问他有没有想要我做的事,最后也总是会变成我在向他提出要求。

    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没有能为他做的事。

    在有叶同学的人生里,肯定不需要我的存在吧。

    所以,我才会决定为三雨同学加油打气。

    我是真的觉得三雨同学和我有雷同之处,也真的想帮她一把。不过我是个不老实的女人,所以理由不仅于此。

    只要我还在,有叶同学肯定就会以驱魔师自居,对我百般关注。因为他总是把自己摆在一旁,以关心他人为第一优先。

    老实说,我并没有那个立场斥责三雨同学袭击有叶同学的行为,因为我也利用了有叶同学的温柔和责任感,拉着他东奔西跑,夺走他这段时间的人生。

    我其实很开心。他总是待在我身旁,愿意听我讲话,还为了我这种人全心全意地付出。

    所以我会忍不住向他撒娇……

    甚至没察觉这么做已经伤透了三雨同学的心。

    一起混过乐团后,我彻底明白了,虽然三雨同学个性胆怯的部分和以前的我很像,但她其实是个拘谨温柔、却同时拥有坚毅心灵的好女孩,和我不一样。我傲慢又任性,总是把其他人耍得团团转。

    比起我,三雨同学是个更好的对象。

    说不定,其实是我想要成为三雨同学呢。

    三雨同学比我更早结识有叶同学。在那个时候,我虽然下意识地反驳,但这仍是无可动摇的事实,是我成了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说不定让有叶同学和三雨同学凑成一对,才能让他们步上幸福的未来……不对,是一定能有幸福的未来才对,因为那才是两人该有的关系。

    而这样的关系被击溃了。

    是由我亲手毁掉的。

    因为我只懂得夺走别人的东西。

    我给不出任何东西。

    在有叶同学面前,我还是不要存在更好。

    若是被他厌恶的话,反而更合我意。

    而如果能许愿──

    我希望有叶同学可以和三雨同学在一起。

    不过我很清楚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决定权终究还是握在有叶同学的手里。

    所以我能做的,唯有协助三雨同学再次传递自己的心意。

    以及让有叶同学不再对我产生责任感。

    最后,便是驱除三雨同学的恶魔了。

    啊,不过──

    如果是和服饰相关的问题,我明明总是能找出正确的答案。

    但为何一遇到恋爱,我就表现得左支右绌呢?

    「……衣绪花同学,你没事吧?」

    陷入沉思的我,被佐伊老师给拉回现实。我浮出思绪之海,轻轻地叹了口气。

    「没事。我要动手了。」

    「这样啊……我再次做个确认。在逆卷体育馆发生的那起事件里,恶魔亚米在脱离你的身体后,曾一度想附身在有叶小弟身上,因为你和有叶小弟抱持着相同的愿望。就像雷会被良性的导体吸引一般,恶魔也具备着被愿望相同之人吸引的特质……若是成功驱除了三雨同学的恶魔,从她体内窜出的恶魔──贝雷特,就会将你视为下一个目标。毕竟现在的你们,确实是抱持着相同的愿望。」

    相同的……愿望。

    没错,我和三雨同学都抱持着一样的心愿。

    正因为有这层关系,我才能驱除三雨同学的恶魔。

    我能透过这样的方式,将恶魔吸引过来。

    「所以,你接下来势必要与恶魔一战。你既然已经明白前因后果,还打算亲自唤来恶魔,那他的力量便绝非自然附身时所能相比。我能做的只有在旁协助,也就是帮你上些增益状态罢了,之后完全得靠你自己。」

    「……我明白,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别忘记了,在面对恶魔时是无法撒谎的。你的心灵若是不够坚强,就没办法战胜恶魔,懂了吗?」

    「我已经做好觉悟。」

    我如果在此落败,恶魔想必又会回到三雨同学的身上。

    如此一来,一切又要从头开始。

    所以我说什么都要在这里打倒他。

    这是为了三雨同学,也是为了有叶同学。

    「……来了呢。」

    佐伊老师这么说着,朝着门扉看去。

    然而,门扉看起来并没有要被打开的迹象。

    「怎么……」

    但在我询问之前,现象已然成型。

    黑色的影子像是渗出的水流似的,从门扉的底下扩散开来。静静地延伸的液体最终竖立了起来,改变形状。

    那是长有犄角的黑色兔子……不对,他整体的轮廓依旧呈现人型,所以是一只顶着兔子脑袋的半兔人。

    「附身在三雨同学身上时,他将当时的形状暂时记忆了下来。要小心啊,他尚未失去干涉四大元素的力量,在那种状态下,就连质量……呜!」

    佐伊老师的话语蓦地中断。

    我朝着身旁看去,却没看到佐伊老师的身影。

    「佐伊老师?」

    随着「咔锵」的一声巨响,佐伊老师撞上了围栏。她摔落在地,猛咳了几声。

    「……真、真是超乎想像……想不到你们的愿望居然会同步到这种地步……这下可能不太妙……」

    我连忙向后飞退拉开距离。我没看见他出手的动作,简直像是影子──不对,是如光一般的速度。

    恶魔──

    如今出现在我面前的,是超乎常理的存在。我再次被迫认清这样的事实。

    他没发出一点声音,只是一步一步地朝我接近。

    我将意识集中在自己的心灵上头。

    「亚米,借我力量──!」

    这句话将会唤醒恶魔,让发夹迸出一道烈焰,灼烧贝雷特……

    理应如此。

    「奇怪?怎么会……呀啊!」

    黑色影子伸出双手。我好不容易压低重心挡下手臂,却被强大的力道给压倒在地。

    「呜……」

    我来不及使出护身倒法,背部重重地撞上地面。呼吸变得相当难受。

    我的双手遭到压制,有着兔子形状的脸孔近在眼前。明明距离这么近,我却只看得到一团黑影,没办法辨识出详细的样貌。黑影吸收光线,不让一丝光芒从中逃出,这道与正常的物理现象背道而驰的身影,让我本能地感到恐惧。

    我虽然扭动身子试图反抗,对方却文风不动。

    与人类相似得恶心的黑色身躯跨坐在我身上,死死地压着我的双手。

    我并没有感受到沉重的感觉,就只是──无法动弹,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过了不久,有着兔子外型的脑袋融化成液状。

    扭动的液体像是拥有自己的意志似的,先是滴落到我的脖子上,随即沿着下腭往上爬窜。我知道他的目标──是想钻进我正猛喘着大气的嘴角。

    「不、不要!别钻进来……!」

    我的反抗徒劳无功。转动视线后,我只看见了颓然倒地的佐伊老师。

    原来我会输得如此干脆。

    不对,结果总是干脆的。我已经体验过太多次,都要心生厌烦了。

    无论抱持着多么崇高的念头,现实终究会无情地降临。

    在试镜落选、和喜欢的人相处得不顺利、被恶魔压制在地。

    在死心的过程中,我恍然大悟。

    亚米是为了协助我实现愿望,才会将力量借给我的。

    所以,在击退变成我的三雨同学时,他才会愿意喷出火焰。

    因为当时我是打从心底这么想的。

    我就在这里。

    不要看三雨同学,看着我。

    不过我现在的愿望和当时不同。

    我是为了被有叶同学抛弃,才会待在这里的。

    说穿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向恶魔借用力量的资格了。

    身体逐渐失去力气,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噢,有叶同学。

    直到最后的最后,我也没办法对你付出些什么。

    就在毫无触感的黑影延伸到嘴角之际,事情发生了。

    「喝呀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呐喊,某个沉重的物体以惊人的速度急掠而过。那个物体打中了黑色兔子,将整团影子轰飞出去。

    我用力坐起身子,映入视野的──

    (插图013)

    是双手握着吉他颈,把吉他当成武器甩动的三雨同学。

    以及跑到我身边的有叶同学。

    ■

    我追着蜥蜴跑了一会儿后,最后抵达的地点是屋顶。

    在打开门扉的瞬间,我看到恶魔正在袭击衣绪花。

    而在我冲上去之前,三雨已经抓着吉他,甩出了一记大横劈。

    看着她的动作,我这才明白吉他其实是意外地沉重的乐器,让我不寒而栗。

    我还来不及问她难道不该好好珍惜吗,三雨便先一步高亢地说道:

    「凯斯•李察说过!芬达乐器公司的Telecaster有着最适合用来砸人的形状!」

    「原、原来吉他是揍得到恶魔的啊……」

    「其实咱也吓了一跳。」

    「你不是有把握才出手的吗?」

    「又不能怪咱!咱只想着要救人呀!」

    我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我连忙跑上前去,协助衣绪花起身。

    「衣绪花,你没事吧?」

    「有叶同学……你怎么……」

    「是蜥蜴为我带路的。话说回来,你的手……」

    衣绪花脱下了那只黑色的手套,显露的手掌呈现透明之色。

    虽然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至少还看得出状况并不寻常。

    「佐伊姊呢?」

    我循着衣绪花的手指看去,便看到倒在地上的佐伊姊。她虽然还在呼吸,但正露出痛苦的表情闭着双眼。

    我还来不及上前关心,黑色兔子便已经缓缓起身了。

    他打算再次接近衣绪花。

    然而,有人挡住他的去路。

    是垂握吉他的三雨。

    「附身在咱身上的恶魔就是祢吧?」

    黑色恶魔停下步伐,静静地打量三雨。

    「不可以!三雨同学!你要是待在这里,又会被他附身的!」

    恶魔却站到三雨面前,静静地凝视着她。

    「……谢谢祢实现了咱的愿望,咱很开心喔。虽然惹了不少麻烦,但咱认为那也是必经之路。不过──不对,正因如此!」

    三雨轻轻抚摸着吉他。

    恶魔将目光从三雨身上瞥开,瞄准了衣绪花。

    在恶魔采取行动的同时,三雨大吼道:

    「咱不会!再次让咱伤害自己的朋友了!」

    吉他再次高高扬起,砸向恶魔。

    「果然有效啊……」

    「不,那只是权宜之计罢了!三雨同学,别再打了!我……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衣绪花虽然试着起身,但双腿显然相当乏力。我支撑着眼看就要跌倒的她,让她靠着门扉旁边的墙壁坐下。

    不管怎么看,恶魔都不像是想袭击三雨的样子。

    倒不如说,现在变成了三雨在阻止恶魔袭击衣绪花的局面。

    这是为什么?

    然而在疑问得出答案之前──

    「糟糕……!」

    恶魔趁着三雨挥舞沉重吉他的破绽,朝着我俩踏足而来。

    我连忙挡在衣绪花身前……

    赤手空拳地挡下了恶魔的双手。

    「有叶同学?」

    好惊人的力气,压力之强彷佛可以把我拦腰折断,然而说什么都不能输给他。我不能输。

    「三雨!」

    「OK──!」

    在我的呼喊下,三雨再次挥舞起吉他。

    「祢呀!是咱的恶魔才对吧!」

    三雨再次朝着恶魔的背部砸出吉他。但她这回被弹飞出去,以抱着吉他的姿势倒卧在地。

    「呜呜……」

    此时还能站着的人只有我。

    我不晓得该怎么驱除他。

    前置条件实在变化过太多次了。

    然而,我不能就此放弃。

    因为──

    我说什么都得将自己的心意传递给衣绪花才行。

    三雨鼓起了勇气站上舞台,试图改变自己。

    既然如此,这次就轮到我了。

    三雨想变成衣绪花。她对衣绪花抱持着极度的憧憬之情,甚至否定自身的存在,许下想顶替她的愿望,还让恶魔出手实现。而现在的我,非常能够体会三雨的心情。

    我也一直憧憬着衣绪花,光是接近她就让我感到心旷神怡,所以才会随侍在侧并乐此不疲。没错,我和三雨抱持着相同的想法。

    所以我不晓得该怎么办。

    若是遇到了同样美丽、同样因缘际会和我走在一起、同样帅气的女性的话……

    我是不是也可以选择那个人呢?

    这个世界上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人。

    要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名比衣绪花更美、比衣绪花更有热忱、比衣绪花更有事业成就的女子……

    我是不是就会喜欢上那个人呢?

    我一直为此感到不安。

    但这样的想法是错的

    大错特错。

    就算和衣绪花有着相同的模样,如果内在不是衣绪花,那就没有意义了。

    就算被魔法改变了外观、人生一落千丈、失去了一切……

    就算被厌恶至极,不再回头看我一眼……

    我也还是想为衣绪花活下去。

    所以──

    「衣绪花!我喜欢你!」

    在有所察觉之际,我已经叫出口了。

    这是我给出的──由我自己选择的唯一答案。

    光是与眼前的恶魔对峙就已经耗尽我的心力,我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回头观看衣绪花的反应。

    我想听她的声音,想和她说话,想知道她在想什么。

    说不定,她觉得我是个毫无对话价值的对象。但那也没关系。

    我将驱除眼前的恶魔。

    因为这是我此时能为她做的事,我不会让恶魔触碰衣绪花。

    不过我已经撑不住了。恶魔的力量逐渐增强,我被压制得落入下风。

    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本附身在三雨身上的恶魔为何会盯上衣绪花?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驱除这只恶魔?

    突然间,背后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是衣绪花从背后抱住了我。

    她的手臂环过我的胸口,使力抱住。

    我听到了小小的抽鼻声。

    接着,她轻声说道:

    「有叶同学,很抱歉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我也真的……很喜欢你。」

    那一瞬间──

    恶魔消失了。

    「呜哇!」

    「呀啊!」

    原本相互推挤的力量突然少了一边,让我俩顿时摔倒在地。这样的消灭实在是来得又快又急。

    我连忙环顾周遭,随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由黑色影子所形成的小巧兔子,正端坐在我们的眼前。

    那只兔子在轻巧地跳跃几次后,跳上了颓坐在地的三雨胸口。

    「这样呀。这就是附身在咱身上的恶魔吗……」

    三雨这么说着,试图抚摸起兔子。

    「谢谢祢。咱的愿望已经实现,再也不要紧了。咱或许今后还会产生新的愿望,但到那时候,咱会用自己的力量去实现喔。」

    像是在回应她的话语似的,兔子蹦地一跳。

    兔子跳向三雨抱住的吉他,就此消失无踪。

    「咦……奇怪?」

    三雨环顾起周遭。

    「三雨,你的吉他……!」

    遍寻不着的兔子就在吉他里。

    彷佛贴了张有着兔子轮廓的贴纸似的,兔子正依附在吉他上头。

    我凝视了一会儿,以为他会有所动作,他却一动也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哎呀,真想不到你不仅孤军奋战,就连仪式都大功告成了。真是个优秀的驱魔师啊。」

    这么说着而慢慢走近的,是理应昏厥过去的佐伊姊。

    「佐伊姊,你没事吗?」

    「啊──好痛好痛啊我的腰──」

    佐伊姊这么说着,夸张地直喊痛。

    「等等,你其实早就清醒了吧?」

    「啊──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耶。总而言之,你们这些少年少女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解决了问题,这不是很棒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说到这里,佐伊姊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傻眼的我只能张大嘴巴,久久无法合拢。

    我打从内心发誓,今后再也不要相信佐伊姊讲的任何话了。

    这个人真是一点也不值得信任。

    回过神来时,暮色已然低垂。

    三雨抱着吉他伫立原地。

    佐伊姊伸了个懒腰。

    而衣绪花则是握着我的手。

    在星空照亮黑夜的同时,蓦地,我看到了橘色的光芒。

    缓缓晃动的那道光,是摇曳的火焰。

    「是营火……」

    我们像是被摇曳的火光给吸引似的,一同聚了过去。

    我完全没印象文化祭最后会以营火晚会作为收尾。许多学生们团团围绕着火焰,彷佛在举办某种仪式一般。

    我回想起邂逅衣绪花时的光景。

    那个时候,衣绪花在我的眼前熊熊燃烧。

    而如今我则从远处眺望着火焰,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那个……有叶同学。」

    听到有人搭话,我回头一看,只见衣绪花正直盯着我。

    她微微低头,像是欲言又止。

    站在她身旁的三雨先是轻轻一笑,随即推了衣绪花的背一把。

    衣绪花看着三雨的脸孔,三雨则笑着点头。

    随后,衣绪花缓缓走近,看着我开口:

    「刚才的──是真心话对吧?」

    「你说『刚才的』……?」

    「呃,就是向我告白的事……」

    「当然是真心话啊!」

    「对、对不起,我大概是大吃一惊,有点反应不过来……」

    「那才是我要说的话啦。」

    橘色的光芒照亮了她的脸庞。

    「有叶同学,我……只要看到你和三雨同学在一起,胸口就会感到疼痛。可是我一直没办法对你有所付出。有叶同学明明愿意为了我做出任何事,却从来不求回报……我一直不晓得怎么办,才会觉得让你和三雨同学在一起会更加幸福……」

    「不就是因为喜欢你,我才愿意什么都做吗?」

    「可是!我!」

    直到三雨模仿过衣绪花,我才头一次明白。

    我确实觉得衣绪花的外貌很美,也觉得她讲的话很有道理,却并非被她与生俱来的天赋所吸引。

    衣绪花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将自己打造成理想的模样──仅凭一己之力。

    我无可救药地迷上了她这一点。

    「我喜欢衣绪花独力改变自己的人生美学,所以想成为你的助力。只要对你的人生有所助益,我什么都愿意做,即便要驱除恶魔也在所不惜。就只是这么简单的道理而已。」

    「这……不就和迄今为止的相处方式大同小异了吗!我也会为了有叶同学努力付出……」

    「衣绪花,你只要保持着现在的样子就可以了。为此,我想成为你的支柱。我光是这样就能满足……应该说,我觉得这样的模式很好。」

    愕然的她,从眼里迸出了一滴眼泪,之后是第二滴、第三滴──水珠最终汇聚成泪流,划过她的脸颊,宛如流入大海的河川。

    最后,她破涕而笑。

    「原、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呀,真是拿你没办法呢!不,这也是当然的,毕竟我是总有一天会征服世界的模特儿,要是不能让一个或两个有叶同学为之着迷,也太不像话了呢!」

    「嗯。」

    我静静地点头后,衣绪花擦去泪水,高昂地宣布道:

    「好吧,那我就准许你在特等席看着我的表现吧。」

    说完,她便扑进了我的怀抱。

    被我紧紧抱住的衣绪花,理应早已恢复成平时的样貌。

    「所以说,有叶同学,你可不能瞥开视线喔。」

    之所以会觉得她的体温梦幻而飘渺,肯定是我的错觉吧。

    「哎呀哎呀,真是青春啊。三雨同学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真受不了他们耶,小佐老师。」

    就连两人调侃的话语都快传不进我的耳里了。

    我和衣绪花的心跳声逐渐加遽。

    让滚烫的血液在体内循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