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短篇 烈风的骑士姬广播剧特典 加琳闹钟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译者:TEN

    图源:风见瞳子

    这里是齐克通街,赛多利昂借宿的旅馆……已经是晚餐过后,夜渐深的时候了。

    「喂,你想怎样?」

    赛多利昂不满的说道。正当他准备喝酒的时候,酒瓶突然被加琳夺走了。

    「喝太多了。」

    加琳将眼睛眯成一条缝狠狠的盯着赛多利昂。

    「还没喝多少啊。」

    「已经是第三瓶了,这在一般人看来就叫喝太多了。」

    赛多利昂苦恼的抓了抓头。

    「拜托了,没有酒我没法睡着呀」

    「你最近酒越喝越多了呀。」

    听加琳这么说到,赛多利昂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有吗?」

    「是啊,自那之后,喝的量翻倍了。」

    「……嗯」

    什么都没说塞多利昂默默的撑着下巴。那之后,指的是多维尔之后吧。整个城镇变成了死亡之城,自己和玛丽安娜公主被丧尸袭击的事件……

    而整个事件的元凶正是塞多利昂的前女友,加里努。塞多利昂自那以来酒量就只增不减了。

    虽然也不是不能理解塞多利昂的心情,但是对于一起生活的加琳来说塞多利昂的酒量大增却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哎呀,不要这么严肃嘛?我用自己赚的钱来喝酒,不会给你添麻烦……」

    「添了麻烦!」

    加琳全身颤抖的吼道。塞多利昂脸一下子就变成了青色。

    「……难道,今天早上也?」

    加琳满脸耻辱的点点头。

    「做了什么吗,我……」

    说着塞多利昂用双手抱住头。

    「热血加琳剧场,要看吗?名字就叫『变态塞多利昂,大清早就状态满满之卷』。」

    加琳气得声音发抖。真想让这个男人知道他都在做一些多么不知廉耻的梦。

    「不,不用了。」

    塞多利昂用手捂着嘴颤抖的说道。大概是想起了之前梦的内容。

    「必须看!」

    加琳在塞多利昂的耳边轻语道,说着开始了再现今早情形的模仿剧。

    「我今早像这样来叫你起床……『喂,塞多利昂。起床了。已经是早上了。』然后你就先是突然把手伸了出来!」

    「快别演了。」

    「继续。我呢就勉强躲了过去,但是你马上又抱了上来,就像个抱抱虫(注:用法类似爱哭虫)一样!」

    「快停下来。」

    「才不会停。接下来,抱着我你就像是力大无比一样,敲你也好大叫也好你都不松手。然后,紧接着,嘴、嘴唇就、贴贴贴贴了上来……」

    「啊、啊啊啊!」

    「好好听着。接下来的才叫厉害。然后就对我、我我的身体到处……!然后靠近我的耳边说了这样的话哟!『在遇到你只前,我竟不知这世上有比星辰还要美丽之物。』你说!」

    「哦噢噢噢噢……」

    塞多利昂已经羞耻的要死了。加琳还打算对他落井下石。

    「啊,加里努,今天的你是猎人,而我是野兽。今天的你是猎人,而我是野兽。」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塞多利昂抱着头撞起了桌子。

    「谁是猎人?啊?谁是猎人,野兽先生哟?总而言之,也请你为每天早晨都要被卷到这种小短剧里的我考虑考虑好吗?」

    被逼到这一步的塞多利昂直接夺过加琳手上的酒瓶,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

    「喂!你!」

    「抱歉。控制不住。」

    塞多利昂呆呆的喃喃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进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加琳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先是洗漱着装,之后又准备好了早餐。然而果然可能是酒喝得太多了,塞多利昂还没起来。

    加琳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去叫他起床的话肯定又会被他袭击。

    干脆无视他直接出门好了。

    但是如果他睡过头了,自己一定会被薇薇安和魔法卫队的那群人训,为什么不叫他起床,你这样还算是见习骑士吗,之类的……

    加琳歪着脑袋发出呜呜的呻吟。

    对了,只要不靠近他把他叫起来就好了!

    加琳抄起锅呀碟子呀和手边的酒瓶就向卧室走去。塞多利昂还在床上睡得死死的。

    虽然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睡着了,但是一定不能大意。只要加琳一靠近,塞多利昂就能感觉到她的气息然后一下子进入「啊,我的加里努!」的状态。

    加琳站在远一点的地方,先是怒吼了几声试试。

    「喂,塞多利昂!该起床了!早上了!」

    塞多利昂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加琳站在房间的最角落慎重的瞄准了之后,将酒瓶丢了过去。

    「诶。」

    但是塞多利昂不愧是高手,就算在睡梦中也能一抬手就稳稳的抓住了酒瓶,往地上一放。

    「真是的,厉害过头了!」

    接着加琳把盘子丢了出去,被手刀给打落了。盘子掉在地上摔碎了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却也还是没把塞多利昂给吵醒。该说是酒的力量太伟大了吗?

    这时候,塞多利昂喃喃的说起了梦话。

    「加里努……,快来到这里来……。你看,花开的真美……。姆呀」

    加琳气得吊起了眼梢。

    姆呀个什么鬼。这个家伙又在做和那个女人的梦。曾经的恋人。然而现在是冷血的杀人者,强大的敌人……。

    一次又一次,自己被反反复复的认错成是那个女人,被强吻,乱摸,被弄得痒得不行。

    不、可、原、谅。

    睡迷糊了所以强吻了自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样考虑的话就这么算了也不是不可以的。有什么关系,就当做是被狗咬了一口嘛。

    但是被错认成了别的女人就不能忍了。无论如何都忍不了。简直希望他去死。又或是说,无法原谅一直沉溺于这种梦境之中的塞多利昂。

    请认清现实。也许和加里努一起的回忆的确美好得让他每晚每晚这样做梦。但是,现在根本不是该做这些梦的时候。

    「您的加里努可是个可怕的女人!」

    塞多利昂这样沉溺过去,像是想要忘记现实一般。所以才每天喝这么多。对于他而言酒就像是乘坐将自己和过去连接起来的驿站马车的票一样吧。

    何等软弱!

    「加里努……」

    随着嗖的一声,加琳的身边升起了旋风。

    拔出魔杖,加琳咏唱起了咒文。事到如今,我就将你连床统统掀飞来叫、醒、你。

    「风!」

    猛烈的飓风刮了起来。但是明明睡着的塞多利昂却迅速反应。面对吹来的飓风一下子跳起来躲开了,并且还释了一个逆咒。

    「咻!」

    加琳被水鞭给骨碌碌的卷了起来。然后瞬间被拉到了塞多利昂的身边。

    「你还真是调皮呢。加里努。」

    又睡糊涂了!

    「你个呆子!都说了我(注:原文わたし,女性自称),啊不对我(注:原文ぼく,男性自称)不是加里努!我是加琳!不对,是也的确是加里努……,呜!」

    加琳猛得瞪大眼睛。又一下子被吻了上来。加琳拼命的敲着塞多利昂的头,但还是被压在了床上。

    「太棒了,加里努。」    

    「都、说、了……!」

    塞多利昂伸出手来抚摸加琳的身体。加琳挣扎着想要逃走,却因为塞多利昂手上的动作使不上力气。

    但是加琳还是勉强的挣扎着,拼命地进行着防守。要塞多利昂完全醒来需要很长时间。总而言之,不抱过了亲过了之类的都做过了看样子是没办法从梦中醒来。真是麻烦的塞多利昂。

    「就不能拿他怎么办了吗?」

    加琳有点怔怔的说道。纳尔西斯和巴克斯听过也露出了为难的样子。

    「怎么了,又是那个?被认错的那个?」

    被巴克斯问道,加琳点点头。

    「难怪那家伙今天也有点无精打采的。」

    纳尔西斯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就算是你这样的美少年,跟男人这样那样了也确实……」

    巴克斯远目。

    「最苦的是我啊!」

    加琳大叫道。

    「你们也为每天都要被认错的我设身处地的想想好不好!」

    两人一脸也是啦的表情互相交换了下眼神。

    「我们不是朋友吗。你们也给我想个好点的办法出来呀。」

    被这么说了的纳尔西斯和巴克斯也开始绞尽脑汁想起办法来。

    「这怎么办。我真的什么都想不到。你呢?」

    纳尔西斯歪着脑袋。

    「我也没什么好的提案啊。不就是被亲了吗,也没什么关系嘛。」

    「有关系!」

    加琳呜地低声呻吟起来。

    「那这样吧,你去找薇薇安大人商量一下? 队长代理应该会有什么好办法吧。」

    听了加琳的话,薇薇安嗯嗯的点点头。

    「我知道缘由了。但是为什么你不抵抗呢?以你的实力,面对睡梦中的塞多利昂,弹开他的能力总是有的吧。」

    加琳听罢满脸胀得通红。

    「也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的。」

    「原因,什么样的?」

    纳尔西斯和巴克斯也凑了过来,加琳面向墙壁满脸羞耻的说道。

    「抵、抵抗不了。」

    薇薇安的眼睛在眼镜后闪着光问道。

    「是因为身体使不上力吗?」

    「那家伙,看样子是技术流嘛。」

    纳尔西斯点着头说道。

    「对男人也通用吗,技术?」巴克斯问道。

    「超越性别了吧。我不太懂啦。这样的也是有的吧。」

    「什么感觉?」

    「去问问塞多利昂吗?在意的话。」

    加琳狠狠的瞪着就这么闲聊了起来两个人。他们俩赶紧挠挠头作罢。

    「那在薇大人看来,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

    薇薇安抬高声音传塞多利昂。

    「叫塞多利昂来!」    

    过了一会,门开了看见塞多利昂进来。

    「您叫我吗?」

    恭敬的行了一礼后,塞多利昂看见站成一排的加琳,纳尔西斯和巴克斯后,吸了一口气。

    「你每日早晨都对加琳施以无礼是吗?」

    塞多利昂出了一身冷汗,而在场的那三个人就这么注视着他。

    看起来很难受的塞多利昂咽了一口口水。却堂堂正正地回答道。

    「我不否定。」

    「赫。」

    「还挺帅的嘛。」

    纳尔西斯和巴克斯说起了小话。

    「是因为喝多了吗?」

    塞多利昂摇头。

    「不是酒的错。就算是没有酒精的影响我相信自己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嘿,厉害。」

    「还相信自己呢。」

    纳尔西斯和巴克斯说的更欢了。而加琳颤抖着说道。

    「我已经不愿意再去叫他起床了!」这么断言道。

    「那就这么办吧……。抱歉……」

    塞多利昂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发自肺腑。而内心也是觉得羞愧的不行。

    「这样做也是过头了。塞多利昂,不允许你做梦。这我也是说不出口。何况我的命令也不可能传达到你的梦里去。那么也不能让加琳就这么忍着。毕竟每天早上都这样身体也是会撑不住的。我也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就失去一位优秀的见习骑士啊。」

    听薇薇安这么说,纳尔西斯和巴克斯两人偷偷的笑了起来。加琳在他们屁股上一人踹了一脚。

    「这个拿去用吧。」

    薇薇安从桌子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小人偶。仔细看就会发现是未完成品。脸庞上面什么都没有是一张白面。

    「这是什么?」

    加琳问道。

    「没什么,就是通过那种事情到手的东西。是一种被称作“斯切尼尔”的古代魔法道具,吸了人血之后就可以变成那个人的模样。用这个做成你的复制品去叫他起床就好了。」

    说罢,薇薇安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塞多利昂一行人行了一礼后就离开了房间。只有加琳一人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怎么了?」

    「不是,那个……」

    「你说来听听。」

    「那个是这样的。我认为还是应该先让他戒酒的。我不认为他在没醉的情况下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听着加琳的抱怨,薇薇安笑了起来。

    「他会这样喝酒,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加琳的声音里稍有愤怒。

    「那是为了……,能回想起之前快乐地日子不是吗?为了能忘记痛苦的现实……」

    薇薇安摇摇头。

    「不对呢。」

    「没错的。因为那家伙是个胆小鬼。」

    「也许是个胆小鬼。但是总而言之对于现在的那家伙来说就是必须的。你就不要禁止他喝了。」

    加琳不满的撇着嘴。

    「……在下告辞。」  

    「然后你也是。」

    「诶?」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你也是必要的。总之你好好跟着他吧。拜托了哟。」

    这一晚……,加琳按照薇薇安说的划伤一点手指尖将血滴在人偶上。

    接着白面的人后就渐渐变大变成了加琳的模样。细致得连衣服都模仿了,看到人偶穿着衣服加琳松了一口气。

    「好厉害。简直就是本人。」

    塞多利昂发出了惊佩的感慨。加琳则看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偶叹了口气。

    加琳看向斯切尼尔人偶,人偶就往她这边回看。

    「原来我长这副模样啊……」

    平时很少照镜子所以加琳感觉很新鲜又奇妙,但是那双眼中一丝感情都没有。只是像玻璃珠一样闪着光看向这边,仿佛在等待加琳下达命令。

    「这下好啦,有这家伙在稍微喝一点也没有关系了。」

    「我说啊,只要你不喝酒这些事情不就都省了吗?」

    加琳呆呆的说。

    「这两件事情不相干的。该做梦的时候还是会做梦。只要记忆还在。」

    满上泛起些许寂寞的塞多利昂说着又举起了酒杯。

    仿佛是想从回忆中逃走……。

    这时,加琳想起了白天薇薇安说过的话。

    为了忘却现在沉醉于过去快乐的记忆中而把酒,加琳这么说后,“不对呢。”薇薇安那时说道。

    当时并没能理解话中的含义……,但是现在加琳觉察到了。

    塞多利昂这样醉酒,并不是为了能沉浸于和加里努的快乐回忆中,也不是为了逃避现实。

    「是为了忘记过去啊。」

    曾今心爱的女人如今却成为了残暴的敌人,并且正盯着这边蠢蠢欲动……。但是,这份感情却还残存在心中。而这个男人必须去选择“现在”。因为这才是摆在眼前的现实。

    这份感情会成为绊住双脚的荆棘,为了斩断过去,这个男人才在喝酒。

    但是越喝,这份感情越是无处可去,只是回忆在不断复苏。

    一条无法逃脱的死路,而塞多利昂正被困其中。

    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加琳感到寂寞而又焦急。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情绪,加琳也不是很明白……。

    第二天早晨,加琳睡醒后打理好了家务,就带着斯切尼尔人偶向塞多利昂的卧室走去。

    塞多利昂还是想往常一样的打着呼噜。

    「……」

    加琳让人偶面向塞多利昂。

    「叫醒他。」

    听到命令之后,变成加琳的模样的人偶开始摇晃塞多利昂。但是塞多利昂却一动也不动。如果是往常的他,一定会啪的一下抱住加琳的身体。

    难道说是今天没有做梦吗?

    慢慢地,塞多利昂朦胧的睁开了眼。

    「塞多利昂?」

    加琳出声叫他。大概还是半睡半醒中。塞多利昂睡眼惺忪看着加琳模样的人偶。

    哔的拿手指戳了一下人偶,塞多利昂说道。

    「才不是你。」

    加琳怔在了原地。接着塞多利昂咏唱起了咒文,哗的一下“水鞭”向伫在房间角落的加琳伸了过来

    「诶?」

    加琳就这样被带到了塞多利昂的身边。

    「你、你……干嘛……」

    塞多利昂用迷迷糊糊的声音说道。

    「在这里啊……我不是说了哪儿都别去吗?」

    「又睡迷糊了……喂,你给我住手!」

    但是为什么没对人偶出手呢,疑问在加琳的脑海中咕噜咕噜的旋转着,塞多利昂的嘴唇就靠了过来。

    这家伙难道能分清楚我和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偶吗?

    如果真是这样……。

    被堵住了双唇温柔的抱住的加琳停止了思考。

    在透过窗户射入屋内的朝阳里,加琳拼命的抵抗着……,但是,总之要把这个斯切尼尔人偶还给薇薇安才行,她这么想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