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文庫的所有資源為簡體版收錄,本繁體版是通過系統轉碼實現的,轉碼可能遇到不可預測的亂碼情況出現,請您嘗試切換到簡體版進行閱讀。
 輕小說文庫歡迎您,您可以選擇[登錄]或者[注冊新用戶]!
聯系管理員 加入收藏 舉報低俗 用戶幫助 簡體版(推薦) 紳士游戲 
《末日時在做什麼?有沒有空?可以來拯救嗎?》 書評回復 (請注意︰文庫目前暫停帖子中貼圖的顯示,請自行點擊鏈接打開)
主題︰末三畫冊附贈短篇(轉自大佬僅供試閱)
頭像
tianruo清弦
普通會員
普通會員
加入日期︰2022-04-03
經  驗︰179
積  分︰179
發送消息 | 查看資料
末三畫冊附贈短篇(轉自大佬僅供試閱)
2023-12-31 22:13:37 | 1# 

未來的我們
-與誰相伴,前往何方-
──────────────
圖源︰黑焰aym
翻譯︰阿凱
協力︰黑焰aym 墨羽sumiu
──────────────
『未來有何打算?』
帝都發行的便宜報紙上刊載著這個問題,而賢者塔的大天才似乎如此回答。
『當然是繼續探究真理哦。』
我听完嗤之以鼻。
因為我立刻就知道,這不是他的真實想法。堪稱模範的應酬話。賢者塔的長輩們喜歡,民眾們也能接受,但除此之外毫無意義的回答。
如果,他在這次采訪的時候心情不好——也就是說沒有余力想出這種虛偽動听的謊話,那又會怎麼回答呢。我試著想象。
『目前的問題就讓我忙得不可開交,沒有余力想這種事。』
『人類如果一年後還沒有毀滅的話,到時再思考吧。』
估計是這種感覺吧。很容易就能想象了。這才是符合他的話語。但同時,我不知為何總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即使他真的這麼說,從結果上又會是對其他人——也就是我——的場面話。到最後,我覺得這麼說也不算謊話了。
即使在想象中也不讓我不能理解。麻煩、棘手又難搞的十二歲。
這是賢者塔引以為傲的當代天才少年,史旺•坎德爾的故事——



「——我說。」
我自覺半睜著眼,朝房間另一頭發出呻吟似的叫喊。
「紫飾二等為什麼在這種地方?」
在帝都賢者塔中,地位由飾繩的顏色和數量表示。而『紫飾二等』的飾繩,簡單來說,就是表示極高的地位。
「我正好想問同樣的問題呢,橙色一等。」
充滿自信的少年聲音如此回答到。
橙色一等也是相當高的地位。不過呢,和紫飾二等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
「——塔的長老們通過難以拒絕的方式向我下達命令,讓我前來這邊的房子打招呼。」
「真巧啊,我也是這樣。受到同樣的命令,看來是踩進同一個圈套了啊。」
這名少年——史旺•坎德爾紫飾二等厭煩地說到,隨後看了一圈房間。
這是個樸素的房間。只有一扇開在天花板附近的采光窗。唯一的進出口附近,站著三個凶巴巴的男人,正瞪著這邊。
說是待客室,實際上就是牢房。
「要是一般的陷阱,我還有自信突破。」
但畢竟我擅用的刻印集……被沒收了。現在只能取出藏在袖子里的筆記本作為代替。
在不懂行的人看來,這只是一本到處畫滿涂鴉的小冊子。我隨意地翻開一頁,用手指臨摹上面的線條。
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一頁上記載的,是為了炒熱氣氛的宴會表演咒跡。本身是能夠引發超常現象的神秘圖形。我打算行使的就是這個。本來應該會伴隨大音量的號角聲出現彩虹色的光芒才對。
這讓我再次確信,在這個房子里,咒跡似乎不會發動。
「真是的,到底是什麼原理。」
「我們的咒跡,是對世界的直接改寫。」
少年史旺無聊地說到。
「而這間屋子,正被還算復雜的結界包裹住。結界在本源意義上是世界的分界線,所以結界內側會成為從原來世界分離開的小型異世界。」
「……也就是說,創造一個不接受改寫的世界,就能封印咒跡?」
「雖然是我的推論,不過道理上說得通吧?」
我微微聳肩,搖了搖頭。
「真是難以置信……不對,是我不想相信吧。」
我低聲呢喃,又搖了搖頭。
「在這個時間點下(七字加點),張開具有實用性的結界,應該是惡魔或古靈種的特權吧。」
「對啊。世間真是想什麼的人都有。」
不知是覺得什麼地方有趣,說完,他咯咯地笑了起來。
「現在是虛張聲勢的時候嗎。被封住咒跡的你,只是個囂張的小鬼而已吧。」
「嘛,說不定是這樣。不過,這話輪不到好為人師的老太婆說吧。」
「老太……」

雖說有點突然,但我想講一位原少女的故事。
過去,在賢者塔有一位被稱作稀世天才少女的咒跡師。
她有天賦,也有能力。雖然說不定多少有些囂張,但並沒有變本加厲。如果順利的話,應該會平步青雲,成為賢者塔的一名代表吧。
本該如此。也就是說,事情沒有這麼發展。
一名擁有這位少女難以比肩的天賦與能力,極為年輕,順便還具備美貌的少年出現了。
本該朝向少女的期待,全部流向了這名新出現的、而且更為優秀的天才身上。
當然,少女本身的才能沒有枯竭,能力也並沒有消失。即使如此,僅僅失去第一的寶座,周圍人的態度就會如實地發生改變。不到半年,就不再有人稱呼她是天才。
再過數年之後,原天才的少女,就連少女也不再是了。
她的名字是,西麗爾•萊托納。
說不定有人注意到了,沒錯,這說的就是我(我加點)。
我不留戀天才的待遇。也不再是能被稱作少女的年紀。與眼前的真正天才少年相比,我只有年齡略勝一籌,這也是事實。話雖如此——
「被叫作老太婆……原來這麼傷人啊……我還是第一次知道……」
「啊啊算了,是我不好,我訂正。」
少年搖了搖手。
「你這家伙是喜歡教訓人的大姐姐,這總行了吧?」
「雖然不行,但先饒你一次。」
對話到這里突然停止。
少年史旺手指上抬,指尖前端空無一物的地方描繪出微小的花紋。微光點綴軌跡,片刻後如同煙霧般消失。
一般來說——咒跡原本要用筆在已經完成的精致紋路上描繪才能發動。我則是在從不離身的刻印集或筆記本里記載一整套的咒跡圖案,包括還在研究中的。
而這名真正的天才少年則是例外。听說他隨心所欲就能開發新紋路,同時將其發動,讓人無法理解。不需要書也不需要筆記本。僅僅朝著空中動動手指,就能完成一切。
少年的指尖依然在持續移動。
數個咒跡產生,沒有發動便又消失。
原天才的凡人西麗爾•萊托納,用眼楮跟上他手指的移動才勉強能讀懂,邊感到佩服,邊對此感到傻眼——這個臭小鬼,就好像不能發動正和他意一樣,描繪出數個相當嚇人的紋路。如果沒有這個可恨的結界,附近這一帶肯定會降下眾多巨大的災厄吧。
永不會散去的透明雨雲會覆蓋天空,所有的道路都不會通向目的地,說出禁斷話語的人會變成青蛙,無論是誰一旦打噴嚏就會持續一整晚,還有,黑發黑眼的十六歲少年會在衣櫃上撞到腳的小拇指。
雖然混進了一些搞不懂的東西,但如果不是在這封印咒跡的結界中,這些就都會成真。
「少年。難道說,你積攢了很多壓力?」
「還好吧。」
少年無聊地說到,抬手一揮,淡淡的煙霧殘渣便一齊散去。
「看來也不是完全使用不了咒跡。如果是非常小規模,而且不產生力學干涉的種類,似乎就能實現。」
「真是個令人心安的結論呢。」
簡要來說,就是即使有稀世天才少年的實力,最多也只能放出煙幕彈程度的咒跡。
「如果要再加一點,那就是和自身同系統的東西應該也不會被排斥。畢竟如果否定創造維持結界的力量,這個結界本身就會自滅吧。」
「原來如此,這也是種辦法吧。」
史旺嗯嗯地點了下頭,就在這時——
「亞迪涅魯格。」
嗯?
他突然發出一串奇怪的聲音。
「亞迪,格魯,達爾達。」
不對,這是……是現在已經失傳的基納聯邦的第六公用語,吉恰語。意思分別是『能听懂嗎』『能听懂的話就回答我』。
「尼。」
這在吉恰語中表示『姑且能』。應該吧。我只是模糊記得,沒有自信。
我從視線一角看到門邊的守衛們皺起眉頭。嘛,這也是當然。已經心灰意冷的人突然使用失傳的語言,應該沒什麼人能夠理解。這種語言雖然詞匯簡單,比較容易學習,但能夠準備系統學習環境的,現在也只有賢者塔了吧。
所以那邊的守衛听不懂這段對話的內容。這是賢者塔精英之間的加密通話。
『在進到這個房間之前,你有看到一個體格相當高大的男人嗎?』
『什麼?』
他用吉恰語突然說了件奇怪的事情。
『你說的是誰?』
『是佣兵。應該是上周受白樺雇佣的人。』
白樺指的是白樺商會,也就是擁有這個困住我們的這間房屋的組織。
『不是,所以這個人到底是誰?』
「亞涅斯•漢增。簡單來說就是壞人。時為海盜,時為強盜,時為欺詐師。沒有榮耀也沒有原則,做起壞事隨心所欲。順帶一提,他不止做壞事。他還作為冒險者參加過害獸討伐。功勛和罪狀兩邊都太大,還沒有被送到哪個處刑台上。」
『唉,這還真是個沒節操的人。』
感覺是個扯上關系會很危險,讓人不想靠近的人。白樺竟然雇佣了這種人,原來如此,有種危險的味道。
『……饒了我吧。我可是一個平凡又無力的市民哦?這種棘手事做不來。』
『而且,他的戰斗力異常的高。』
少年無視我的抱怨,繼續說到。
『他毫無疑問是擁有人類最高峰戰斗力的一員。比那個凱亞•高特蘭還要強一點。如果是單純的較量,甚至能勝過那個黑瑪瑙的劍鬼(BlackAgate•SwordMaster)吧……』
不是。拿這種我不知道的名字來做比較,只會讓人更搞不懂厲害程度吧。什麼黑瑪瑙,這真的是人叫的名字嗎。
不過,既然這名少年會特意說出自己警戒這個人,那我當然明白他的危險性。
『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突然。
原本只有我們兩人才能听懂的吉恰語對話,闖入了第三者。
我不禁睜大雙眼。史旺少年則是一臉厭煩地看向門口。
『比威廉•克梅修還要更上一層嗎。傳聞中的神童對我的評價如此之高,看來我還真是不可小覷啊。』
啊啊,如果是威廉少年,那我是知道的。用努力和毅力追趕正規勇者(эヮю•йяユй)的最強準勇者(ヱャЁ•йяユй)。世間的強者們公認『只有這家伙是真難纏』,是個十五歲的少年。
不過,為什麼這里會出現他的名字——我的疑問轉眼間就從腦海消失。
體格大得驚人的壯漢突然現出身姿。
他略彎身體,穿過那扇絕不算小的門。即使進入了房間,他也彎著身子,可能是怕頭撞到天花板。
一瞬間,我有種自己變成小蟲子的感覺。
「哼。」
少年嗤之以鼻。
「我可沒听說你在基納近海也搗亂過啊,亞涅斯。」
「我常有機會和出身于那邊的人做生意(三字加點)。掌握的語言越多越好。別看我這樣,表面上的身份可是貿易商人啊。」
既是海賊又是強盜又是佣兵的這個壯漢,亞涅斯•漢增說到。
「所以呢,你有什麼事。」
「沒什麼,听說埋伏賢者塔的陷阱抓到了大家伙,我就過來打個招呼。」
亞涅斯一直盯著史旺,對我僅僅只有一瞥,之後就再也沒看過我。
這也沒辦法。我自己也是明白的哦?那邊的小小天才少年毫無疑問是大人物,我跟他則是根本無法相比哦?就算如此,有必要這麼露骨地無視我嘛?
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讓我有些惱火。
「再就是過來做個簡單的使用者調查。這個人類制結界的感覺怎麼樣?」
他輕輕擺了擺手,繼續說。
「雖然還只是試裝的試制品,但相當了不起吧?」
「你要問我這個嗎?罷了,就回答你。」
史旺回答的聲音听起來有些愉悅。
「首先,選擇結界這種手段的想法值得表揚。畢竟能夠封印我的咒跡,完成度也令人驚嘆。不過,也有讓人理解不了的地方——」
「 。什麼地方理解不了?」
「——那就是這個東西針對的對象啊。想要無力化人類咒跡師,方法要多少有多少。話雖如此,但這個東西也沒辦法用在怪物身上。」
啊啊,原來如此。經他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
大多數情況下,開發技術都是有相應用途的。能夠純粹為了研究而研究的環境並不多。
「雖然也有幾種擁有和咒跡同種性質能力的怪物,但無論哪個都是會固守自己領地的類型。想要把它們叫到陷阱中來,本身就很困難。」
少年又哼笑一聲。
「難道說,你們想給那些正在大肆侵略北部的古靈種們發邀請函嗎?」
「這些就是委托我的人該考慮的事情了。我只是受人雇佣而已。」
但亞涅斯又說了句『不過』。
「似乎他們最終想要達到能夠困住星神的強度哦。」
星神。創造世界的神明。
這可真是。讓人傻眼。
近期,星神艾爾可•霍克斯登就會開始襲擊人類。賭上種族存亡的大戰就要開始。這件事雖然表面上對大眾保密,但消息靈通的人基本都知道。就連我也听說過。因此,做好與神明戰斗的準備,這種行為本身並不讓我驚訝。
「你說這話是認真的?」
「我說過了吧。我只是受人指使。委托主要是有這個想法,就算要寫邀請函送給星神大人,我也得照做。到時候問候語就這樣寫,我方備好了紅茶和巧克力,等候您的大駕光臨。」
「這還真是有趣,但我絕對不想同席呢。」
「我會和上面的人這麼傳達的。」
亞涅斯轉過身,打算離開房間——
「啊啊,對了。」
——卻在此時突然停下腳步。
「我有件事想著見到你的時候問問。我說,史旺•坎德爾。」
他背對著少年發問。
「什麼。」
「我讀過報紙了。就是那個『當然是繼續探究真理』。」
史旺露出明顯的厭惡表情。
「……」
「一個過分的問題,一個過分的回答。那可真是讓人笑不出來啊。能問問你的真實想法嗎。」
短暫的沉默。
「真是無趣。」
史旺嘆了口氣,繼續說。
「在要與星神一戰的這個時期,根本沒有思考那種事情的工夫。如果到了來年彼此都還活著,到時候再回答你。」
「是嗎。謝謝你這個跟想象中分毫不差的無聊回答。」
亞涅斯的視線不知為何,突然朝向這邊。
「這邊的這位小姐呢?」
「我?」
他突然朝我搭話。明明之前一直當做我不存在。
「『未來有何打算』,你會怎麼回答?」
「問我?」
我思考了一下。想不到什麼好的回答。所以——
「……探究真理,吧。」
如果還是賢者塔的天才少女時期的自己,肯定會毫不猶豫地說出這種場面話……我回了一個恐怕在所有能想到的回答中,最無趣的那個。
「哈。謝謝你寶貴的回答。」
亞涅斯語氣不帶起伏地說到,這次終于從房間中離去。
「明天四點我會再來,在那之前維持現在的情況。」
他小聲地對男性看守們做出的指示,微微傳進我的耳朵。
他的氣息逐漸遠去,最後消失。

礙事的人離去之後我們沒有馬上繼續作戰會議。在看守們的緊張感變弱之前,必須老老實實待一段時間。我們之間的對話依然是暫停的。
話雖如此。
這種微妙氣氛下的沉默,雖然也要分場合,不過確實讓人難熬。我想著要不要閑聊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听說,你上周進入了禁術庫的黑之間?」
我試著說出想到的一個話題。
「怎麼突然問這個。」
「圖書管理們都嚇到了。順帶一提,我也很驚訝。為什麼隨意就能創造咒跡的天才,又特意跑去看那些,雖說是禁術,但仍是既存的咒跡呢?」
「你這家伙真是一點選話題的品味都沒有。」
這個,我自己也有自覺啦。
但不管怎麼說,這個少年還是願意配合我這個最爛的話題,他守規矩的程度跟我也不分上下嘛。
「……我也不是什麼都能描繪出來。所謂的自由創意,必須在現有知識的框架外才能綻放。創作是不可能從無到有的。」
「哦。」
原來是這麼回事。
天才才有的想法,天才才有的煩惱。阻擋天才腳步的牆壁。對他本人來說可能是個嚴重的問題,但很遺憾,作為凡人的我沒辦法有共鳴。
「原來是這樣啊?」
「就是這樣。與星神的戰斗臨近,我想要一些馬上能夠當做戰力的想法。所以才特意進入禁術庫,甚至還去取得了正式許可。」
總覺得他說這話時有些不情願。
可能他也發現接下來的話題並不怎麼有趣,但還是想要和其他人分享吧。所以——
「有收獲嗎?」
我故意繼續問他。史旺猶豫了一瞬間——
「關于這點,不怎麼能說啊。」
隨後開口說到。
「感覺能編織出有意思的術式。說不定,是真正意義上的人類不死化。」
「你給我等等,剛剛說了什麼?」
我不禁小聲吐槽。
不死化?
這是如此輕佻就能說出來的東西嗎?這是從古至今的當權者們不斷追求,被稱作人類永恆的美夢,又或者說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啊。
「只是有趣罷了。受到的傷害沒辦法治療,付出的代價也很多。順帶還有超高的難度,成功率也近乎于零。從戰場使用性來說就是垃圾。」
「人類的夢想被你貶的一文不值啊。」
我不擅長和這種天才對話。並不是因為能力高低產生的劣等感。硬要說的話,這種感覺和寂寞相近。
我們和他們在考慮問題時的基礎,或者說價值觀就不一樣。每當察覺到這種差別,就會讓人覺得眼前的人離自己十分遙遠。
「……你所說的實用性,是以什麼為基準?」
我又試著問他。
他估計沒想到我會從這里發問。原本快要低頭的史旺又微微抬起臉。他在思考了一下後——
「泛用性……和再現性吧。」
如同自言自語般輕聲說道。
「不分情況,能夠穩定地再現。作為能夠信賴的一環,組裝進戰略或戰術中。這比什麼都重要——」
他又搖了搖頭。
「——這也是我的不足之處,一個弱點。」
啊?
他……剛剛說什麼?
「弱點?」
「這不是什麼好驚訝的吧。就算是我也會有弱點,我對此也有自覺。」
這個自負有天賦之才的囂張小鬼,挑釁似地哼了一聲。
「我的咒跡,只有我自己才能使用。其他人,別說再現,就連理解似乎都辦不到。」
他看向自己的掌心。
「無論想出多麼有益的咒跡,能夠使用的也只有我一人。沒有人能繼承。無論我多麼完美地解決眼前的問題,在沒有我的時候就沒辦法做出任何影響。」
他說的沒錯,確實是這樣。
「而關于這點,那個就很不錯啊。『冬季的紅青蛙』。不管哪條線都單純、隨意、粗糙,與特定的美學或感性無緣。因此,不管多麼愚笨,多麼沒有教養,也能畫出同樣的東西,引起同樣的現象,引發同樣的作用。」
「……」
冬季的紅青蛙。
這是對特定咒跡範式起的昵稱。原本叫作『戰術運用特化的泛用力場生成模式B94號』,隨著使用者的增加,名稱不斷發生改變,最後固定為這個稱呼。效果很單純,在指定地點產生具有沖擊波的爆炸。殺傷力還行,穩定性沒有,也不能微調距離或方向。不過正因如此,才如同史旺所說,在業余修行咒跡的情況下——在冒險者當中相當普及。
也有人稱贊其是初學者用咒跡範式的杰作。
開發者是,前年的我。
「要我來說,實用性指的就是這麼回事。你這家伙創造的東西,在沒有你的地方,也能為別人派上用場。咒跡是道具,既然是道具,就更應該為群眾效力。」
「少年……」
「你可別搞錯了,我並不是鬧別扭,也不是羨慕。在天才的我所處的戰場上,天才的我的咒跡正閃閃發光。彼此無法替代的東西,沒必要強行比較。僅此而已——」
他夸張地擺了擺手臂,邊用指尖在空中劃出復雜紋路,邊如此說道。
『閑聊就到此為止。』
又是吉恰語。不對,不僅如此。
『——差不多該行動了吧?』
同等程度少見的復數語言,恐怕還是隨機地被他組合在一起。如果只會其中一兩種語言,說不定還能听懂里面用的一部分詞匯,但如果沒有學會全部的語言,則不可能听懂整體的意義,就是這麼麻煩的加密對話。
『知道了。』
這麼做太麻煩了,我就簡單地回答。
亞涅斯剛才離開的時候說明天會過來。也就是說,現在他不會出現在這里。行動的話就趁現在。
我點了點頭,站起身來。

一聲清脆的『啪』從少年的臉上響起。

「真是不敢相信!」
我大聲喊到。
我扇向少年臉頰的手,還在刺刺地痛。因為不習慣做這種事,似乎搞錯了力道。以前好像也發生過這種事。我真是不會吸取教訓。但我也不想這麼做就是了。
「喂,怎麼了!」
男性看守們一步步地圍上來。
「給我換個房間!誰和那種囂張小鬼呆得下去啊!」
男人們什麼也沒說,僅僅面面相覷。
我沒有管他們的反應,充滿氣勢地把臉逼近,嚇得他們身子後仰。
「那家伙覺得故鄉的話語誰都听不懂,你知道剛剛他都說了些什麼嗎!?說什麼不好,偏偏說我是——」
在看守們的意識集中到我身上的瞬間,少年金色的發絲在視野一角飛舞。
 ,咚, 。
鈍重的聲音過後,看守們當場倒地。
看起來雖然沒有失去意識,但肺部受到重擊,暫時陷入無法呼吸的狀態。也就是說,他們無法發出聲音,也無法動彈。
「哇哦。」
我邊發出感嘆,邊用男人們身上帶著的繩子把他們的手腳捆住。因為沒有看到堵嘴的東西,就拿上衣的袖子當做替代。
讓他們喪失行動力告一段落,我便向少年搭話。
「你身手還不錯嘛?」
雖說為了攻其不備還用上了作為障眼法的咒跡,不過打暈男人們的毫無疑問是這位少年的拳頭。
一般來說咒跡師常有容易運動不足的評價。再加上,賢者塔的成員基本都是高貴的貴族。這名少年本身體格瘦小,給人一種不會打架的印象。
「你去戰場,在莉莉婭和威廉身邊待一個月試試。就算討厭,也能做到這種程度。」
「啊啊……」
這還真是,說不定如此。他們的戰斗方式,該怎麼說好呢,在一般人眼里看來會有些可怕吧。光是被他們帶著一起,感覺就能得到鍛煉。
「你的臉,痛嗎?」
「那肯定痛。真是的,你下手毫不留情啊。」
那還真是抱歉。我輕咳了一聲,繼續說到。
「接下來要強行突破尋找出口嗎?只要能離開結界,之後就總有辦法了吧。」
「不。先去取回你的刻印集。」
「啊?」
刻印集。是我收集咒跡模式的一本厚書。包含我在內的一部分咒跡師,會使用上面描繪的紋路來行使咒跡。對劍士來說就是愛劍,對騎士來說就是愛馬,對傀儡師來說就是傀儡,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的東西。
確實,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
但在這一刻,卻不是什麼必須的東西。因為在這個屋子里沒辦法使用咒跡。就算取回,我也沒辦法戰斗。
「為什麼又提這個。」
史旺略微思考過後,回答了我的問題。
「我想,之後可能還有使用者調查之類的東西吧。」



我們走到大到無謂的玄關大廳前——
突然,響起拍手的聲音。
「實在精彩。」
到底藏在了哪里。
從昏暗中緩緩出現的,是那個超出人類範疇的巨大身體。這是如同魔術或超常現象一樣的光景。話雖如此,既然他是甚至能超越威廉的高手,那就沒什麼好驚訝的。但這對心髒確實不好。
大廳的天花板有二層樓那麼高。他和之前在房間里見面不同,挺直了背,看上去又大了一圈。
「不愧是自稱大導師,僅僅封住了咒跡不可能讓你乖乖就範吧。真是看到了有趣的東西。」
「哼。」
史旺少年側對亞涅斯擺出架勢。我則是躲進陰影里。
「你就是為了說這個,才特意等我們的嗎?」
「也有這層原因。不過。」
不知何時,他的手上握著一把鋸刃匕首——但恐怕也是和巨體比起來才看起來小吧。實際上,武器長度和重量都跟斧頭差不多。
「這是雇主的命令。與史旺•坎德爾接觸,如果判斷他對計劃會造成影響,就收拾掉。」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
少年用左手撓了撓臉。這一舉動莫名讓人聯想到威廉。
「我個人來說,倒是不怎麼有興致。」
「那還真是多謝。比起這個,亞涅斯。憑你的實力,殺得掉我嗎?」
亞涅斯對少年的挑釁哼笑帶過。
「比那個(兩字加點)準勇者威廉•克梅修還要強。我記得你不是這麼評價過我嗎?」
「有些不同。」
少年用力地搖了搖頭。
「我說的是,單純較量的話是你在上。」
亞涅斯驚訝地眉頭一動。
「體格,臂力自不用說。包括速度或技巧的熟練度在內,大部分要素都是你處于上風吧。和納維爾特里的程度相當。不過……」
史旺發出一聲嘆息。
「你這家伙如果和他戰斗十次,那十次都會是他的勝利。」
「哈?」
「那家伙最令人奇怪的地方,就是即使面對比自己強的對手,也能連戰連勝。連這樣的威廉也無法戰勝的莉莉婭反倒特別奇怪。說不定那家伙不久就能真的打倒地神中的一個吧。」
亞涅斯只睜大一只眼楮,瞪向史旺。接下來是數秒的沉默。他為了使自己冷靜進行深呼吸。隨後才笑出聲來。
「就算如此。但事實上,被封住咒跡的你不可能——」
「——至少,如果是威廉的話,以我為對手,不可能給我這麼多時間。」

少年面對亞涅斯,已經側身擺好架勢。他用自己的身體藏住的右手,從亞涅斯的角度看不見。在少年身後一言不發站著的我——西麗爾•萊托納的手,從他的角度也看不見。
我姑且還加上了當做障眼法的咒跡。因此,他並沒有注意到我們做了什麼。

無數的光帶,出現了。
光之微粒聚在一起形成復雜的紋路,紋路的集合體再畫出線條。而畫出的線條又描繪出精妙的圖案,綴成光帶。如此形成的光帶,不僅包裹住亞涅斯,也將玄關大廳全部包覆進去。
「唔惡……」
我不禁發出沒禮貌的聲音。
學習過同系列技術的我能夠明白。這景色實在是驚人。
每個光粒都擁有自我增殖,描繪紋路的功能。也就是說,只要一開始產生出少量的光粒,之後就能自動組合出超出想象的巨大又精密的咒跡。
「這……這是怎麼回事?」
亞涅斯雖然驚訝,但看上去毫不畏懼,環顧整個玄關大廳。
「在結界中的另一個世界。如果創造出妨礙咒跡的世界,那在內側就沒辦法正常使用咒跡。而反過來也是一樣。」
我早已打開書,也就是已經取回的自己的刻印集。
發動了其中一頁上記載的咒跡。

結界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惡魔或古靈種的特權。听到這間屋子是以人的技術將其再現,一開始我受到了沖擊。
並不是因為沒有過這種想法。
而是被超在了前列。

「這位西麗爾•萊托納橙色一等,最近的研究主題似乎就是結界。」
正如剛剛少年看穿的那樣,這個屋子的結界,並不會妨礙同種的——創造維持結界的力量。我書中的第九十二頁,位于記載還在研究中的紋路的地方,現在就創造出了一個小型的結界。
從尺寸上來說,就只有嬰兒的腦袋那麼大。只是略微一點沖擊就能破壞,如同泡沫一樣的東西。不過這毫無疑問是結界,是異世界,也就是說,位于這間屋子結界的外側。
只要把手伸進結界,不管多少咒跡都能描繪出來。如果是只靠指尖在空中飛舞就能完成咒跡的這名天才少年,那就一定辦得到。
「話說回來,我們收到的指令都是過來打個招呼就行。也就是說是友好的使節。可以的話,我並不想做出類似把整座屋子都吹飛的舉動。」
少年說完,露出笑容。
本來他就是個長相不錯的孩子,但平常扭曲的個性展現太多,讓人很少意識到這點。但唯獨現在的這副笑容,天真無邪又光彩四射,說不定能夠俘獲世界上許多大姐姐的心。
「能讓我們就這麼出去嗎?」



我們離開了屋子。這里是距離帝都有些遠的森林中。
稍微走了一會兒之後,我就迎來了極限。腳沒了力氣,我當場癱倒。
「心髒……要撐不住了……嗚!」
「怎麼,你這麼柔弱啊,讓人意外。」
身旁的少年,就連一滴汗都沒流。明明我早已汗流浹背。
「人是有極限的!再怎麼說,搞這種……這種虛張聲勢!」
正是如此。
即使能夠把手伸到結界外面,但結界本身並沒有消失。也就是說,並沒有變得能夠使用類似大爆炸或防御壁這種適合戰斗的力量。那個光帶只是能自我增殖而已——並沒有離開虛張聲勢的範疇。
「就因為派上了用場,就這麼囂張……!」
「不對。估計被看破了吧。」
「啊!?」
「他如果是這種程度就會被騙的簡單對手,一開始我就不會拿他和威廉相比。他是在注意到的基礎上,放我們走的。他不是也說過,自己並不想殺我們,只是雇主這麼命令的而已。給他一個『想殺但是殺不掉』當借口,他就會退讓。」
「這樣啊……」
這個道理感覺听懂了,又感覺沒听懂。
「話說,為什麼你知道我的研究主題是創造結界啊。」
「什麼為什麼,你本就沒有隱藏吧。你在申請預算的時候就跟理事長提過,很簡單就能看到。」
「不是這個。為什麼你要特地去看其他人的,凡人的研究呢。」
「這是我沒有的想法,也讓人單純覺得有趣。這個理由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但該怎麼說呢。
我雖然想繼續問,但找不到什麼適合的話語,所以作為替代——
「你在做什麼?」
問他另外的事情。
「一看就明白了吧。」
少年一邊讓手指在空中飛舞,一邊回答。
我們在離開那座屋子後的昏暗森林中,當然已經離開了結界,咒跡的束縛也解開了。
淡淡的光芒照亮四周。
雖然經過了大量調整,但連我也很清楚這個咒跡的基礎構成。正式名稱是『戰術運用特化的泛用力場生成模式B94號』。通稱,冬季的紅青蛙。
「看了也不懂,不對,就是因為看懂了才問的。」
「既然是過來表示友好的,那麼,果然要留點伴手禮才好啊——」
話音剛落,這位少年就完成了這個簡易的咒跡。
就算是能夠封印咒跡的結界,也沒辦法完全防御外界襲來的物理性沖擊。伴隨強風的無聲沖擊在森林中疾行——

屋子,連同那片地方的結界,都一起爆碎了。

「我有手下留情,大概,不會出現死人吧。」
那時的我,下巴一掉,目瞪口呆。所以也沒能听見少年後面隨意說出的話語。



『未來有何打算?』
帝都發行的便宜報紙上刊載著這個問題,而賢者塔的大天才似乎如此回答。
『當然是繼續探究真理哦。』
我听完嗤之以鼻。
因為我知道自己也會給出同樣的回答。(整句加點)
凡人無法得知天才的想法,大人無法明白孩童的想法,所以西麗爾•萊托納也無法理解史旺•坎德爾的想法。可是,作為活過一倍時間的人生前輩,也有能夠察覺,能夠推測出來的事情。
這位少年,一定——

「說不定只是想就這麼任性地活下去吧。」
我在森林中邊走邊說到。
「你突然說什麼。」
「說的是你將來的事情哦。畢竟看起來好像還沒決定好。」
「哈?」
史旺少年露出警戒的表情。
「你這家伙少見地說些什麼,想干嘛?」
嘛,我也明白他會做出這種反應。畢竟不管怎麼說,他都跟看上去的一樣是個毫無合作能力,目中無人的臭小鬼。現狀下就已經是個任性得不得了的小孩子。當事人肯定也是這麼想的。不過——
「沒什麼,我沒有深意哦。就是字面意思。說不定,這麼做平衡才好。」
我邊嘆氣,邊帶著確信說到。
「像你這樣的人,就算放著不管,肯定也會被某人操縱利用。」
沒錯,我想到了。
我並不知道『某人』具體是誰,但搞不好不是特定的個人,而是會發展成更龐大的,以國家或人類為單位的事情。
因為這位少年的眼楮,總是看向將周圍的人裹挾其中——包括他自己在內的世界本身。一心一意,到了沒有工夫去追求真理這種東西的地步。
「你說這個干嘛。」
他估計沒有自覺吧,或者不想擁有這種自覺。他露出厭煩的表情,把頭扭向一邊。這種地方倒是與年齡相符。
這樣一來,我也該做出符合大人的回應才行。
「這只是喜歡說教的大姐姐,給予你的一點忠告哦。」
雖然心情上並沒有很開心,但我還是露出了笑容。

森林的道路,也快走到盡頭。
帝都,我們日常的舞台,已近在眼前。
頭像
Nihilism•南柯
普通會員
高級會員
加入日期︰2022-07-29
經  驗︰694
積  分︰694
發送消息 | 查看資料
2024-01-02 00:58:33 | 2# 

贊美(),萬分感謝!
頭像
nice,,
普通會員
普通會員
加入日期︰2022-11-13
經  驗︰75
積  分︰75
發送消息 | 查看資料
2024-01-26 10:00:59 | 3# 

感謝大佬      
回復書評︰
內容(每帖+1積分) 你沒有在本區發帖的權限
輕小說文庫所有內容均收集自其他網站,本站不參與組織掃圖、翻譯、錄入等工作。
網站僅為寫作愛好者及日語翻譯學習交流提供試閱,如果你喜歡該作品,請聯系相關出版機構購買正版!
Copyright (c) 2015 www.wenku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