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文库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联系管理员 加入收藏 举报低俗 用户帮助 繁體版(推荐) 繁體化(备用) 绅士游戏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书评回复 (请注意:文库目前暂停帖子中贴图的显示,请自行点击链接打开)
主题:末三画册附赠短篇(转自大佬仅供试阅)
头像
tianruo清弦
普通会员
普通会员
加入日期:2022-04-03
经  验:179
积  分:179
发送消息 | 查看资料
末三画册附赠短篇(转自大佬仅供试阅)
2023-12-31 22:13:37 | 1# 

未来的我们
-与谁相伴,前往何方-
──────────────
图源:黑焰aym
翻译:阿凯
协力:黑焰aym 墨羽sumiu
──────────────
『未来有何打算?』
帝都发行的便宜报纸上刊载着这个问题,而贤者塔的大天才似乎如此回答。
『当然是继续探究真理哦。』
我听完嗤之以鼻。
因为我立刻就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堪称模范的应酬话。贤者塔的长辈们喜欢,民众们也能接受,但除此之外毫无意义的回答。
如果,他在这次采访的时候心情不好——也就是说没有余力想出这种虚伪动听的谎话,那又会怎么回答呢。我试着想象。
『目前的问题就让我忙得不可开交,没有余力想这种事。』
『人类如果一年后还没有毁灭的话,到时再思考吧。』
估计是这种感觉吧。很容易就能想象了。这才是符合他的话语。但同时,我不知为何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即使他真的这么说,从结果上又会是对其他人——也就是我——的场面话。到最后,我觉得这么说也不算谎话了。
即使在想象中也不让我不能理解。麻烦、棘手又难搞的十二岁。
这是贤者塔引以为傲的当代天才少年,史旺·坎德尔的故事——



「——我说。」
我自觉半睁着眼,朝房间另一头发出呻吟似的叫喊。
「紫饰二等为什么在这种地方?」
在帝都贤者塔中,地位由饰绳的颜色和数量表示。而『紫饰二等』的饰绳,简单来说,就是表示极高的地位。
「我正好想问同样的问题呢,橙色一等。」
充满自信的少年声音如此回答到。
橙色一等也是相当高的地位。不过呢,和紫饰二等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
「——塔的长老们通过难以拒绝的方式向我下达命令,让我前来这边的房子打招呼。」
「真巧啊,我也是这样。受到同样的命令,看来是踩进同一个圈套了啊。」
这名少年——史旺·坎德尔紫饰二等厌烦地说到,随后看了一圈房间。
这是个朴素的房间。只有一扇开在天花板附近的采光窗。唯一的进出口附近,站着三个凶巴巴的男人,正瞪着这边。
说是待客室,实际上就是牢房。
「要是一般的陷阱,我还有自信突破。」
但毕竟我擅用的刻印集……被没收了。现在只能取出藏在袖子里的笔记本作为代替。
在不懂行的人看来,这只是一本到处画满涂鸦的小册子。我随意地翻开一页,用手指临摹上面的线条。
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一页上记载的,是为了炒热气氛的宴会表演咒迹。本身是能够引发超常现象的神秘图形。我打算行使的就是这个。本来应该会伴随大音量的号角声出现彩虹色的光芒才对。
这让我再次确信,在这个房子里,咒迹似乎不会发动。
「真是的,到底是什么原理。」
「我们的咒迹,是对世界的直接改写。」
少年史旺无聊地说到。
「而这间屋子,正被还算复杂的结界包裹住。结界在本源意义上是世界的分界线,所以结界内侧会成为从原来世界分离开的小型异世界。」
「……也就是说,创造一个不接受改写的世界,就能封印咒迹?」
「虽然是我的推论,不过道理上说得通吧?」
我微微耸肩,摇了摇头。
「真是难以置信……不对,是我不想相信吧。」
我低声呢喃,又摇了摇头。
「在这个时间点下(七字加点),张开具有实用性的结界,应该是恶魔或古灵种的特权吧。」
「对啊。世间真是想什么的人都有。」
不知是觉得什么地方有趣,说完,他咯咯地笑了起来。
「现在是虚张声势的时候吗。被封住咒迹的你,只是个嚣张的小鬼而已吧。」
「嘛,说不定是这样。不过,这话轮不到好为人师的老太婆说吧。」
「老太……」

虽说有点突然,但我想讲一位原少女的故事。
过去,在贤者塔有一位被称作稀世天才少女的咒迹师。
她有天赋,也有能力。虽然说不定多少有些嚣张,但并没有变本加厉。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会平步青云,成为贤者塔的一名代表吧。
本该如此。也就是说,事情没有这么发展。
一名拥有这位少女难以比肩的天赋与能力,极为年轻,顺便还具备美貌的少年出现了。
本该朝向少女的期待,全部流向了这名新出现的、而且更为优秀的天才身上。
当然,少女本身的才能没有枯竭,能力也并没有消失。即使如此,仅仅失去第一的宝座,周围人的态度就会如实地发生改变。不到半年,就不再有人称呼她是天才。
再过数年之后,原天才的少女,就连少女也不再是了。
她的名字是,西丽尔·莱托纳。
说不定有人注意到了,没错,这说的就是我(我加点)。
我不留恋天才的待遇。也不再是能被称作少女的年纪。与眼前的真正天才少年相比,我只有年龄略胜一筹,这也是事实。话虽如此——
「被叫作老太婆……原来这么伤人啊……我还是第一次知道……」
「啊啊算了,是我不好,我订正。」
少年摇了摇手。
「你这家伙是喜欢教训人的大姐姐,这总行了吧?」
「虽然不行,但先饶你一次。」
对话到这里突然停止。
少年史旺手指上抬,指尖前端空无一物的地方描绘出微小的花纹。微光点缀轨迹,片刻后如同烟雾般消失。
一般来说——咒迹原本要用笔在已经完成的精致纹路上描绘才能发动。我则是在从不离身的刻印集或笔记本里记载一整套的咒迹图案,包括还在研究中的。
而这名真正的天才少年则是例外。听说他随心所欲就能开发新纹路,同时将其发动,让人无法理解。不需要书也不需要笔记本。仅仅朝着空中动动手指,就能完成一切。
少年的指尖依然在持续移动。
数个咒迹产生,没有发动便又消失。
原天才的凡人西丽尔·莱托纳,用眼睛跟上他手指的移动才勉强能读懂,边感到佩服,边对此感到傻眼——这个臭小鬼,就好像不能发动正和他意一样,描绘出数个相当吓人的纹路。如果没有这个可恨的结界,附近这一带肯定会降下众多巨大的灾厄吧。
永不会散去的透明雨云会覆盖天空,所有的道路都不会通向目的地,说出禁断话语的人会变成青蛙,无论是谁一旦打喷嚏就会持续一整晚,还有,黑发黑眼的十六岁少年会在衣柜上撞到脚的小拇指。
虽然混进了一些搞不懂的东西,但如果不是在这封印咒迹的结界中,这些就都会成真。
「少年。难道说,你积攒了很多压力?」
「还好吧。」
少年无聊地说到,抬手一挥,淡淡的烟雾残渣便一齐散去。
「看来也不是完全使用不了咒迹。如果是非常小规模,而且不产生力学干涉的种类,似乎就能实现。」
「真是个令人心安的结论呢。」
简要来说,就是即使有稀世天才少年的实力,最多也只能放出烟幕弹程度的咒迹。
「如果要再加一点,那就是和自身同系统的东西应该也不会被排斥。毕竟如果否定创造维持结界的力量,这个结界本身就会自灭吧。」
「原来如此,这也是种办法吧。」
史旺嗯嗯地点了下头,就在这时——
「亚迪涅鲁格。」
嗯?
他突然发出一串奇怪的声音。
「亚迪,格鲁,达尔达。」
不对,这是……是现在已经失传的基纳联邦的第六公用语,吉恰语。意思分别是『能听懂吗』『能听懂的话就回答我』。
「尼。」
这在吉恰语中表示『姑且能』。应该吧。我只是模糊记得,没有自信。
我从视线一角看到门边的守卫们皱起眉头。嘛,这也是当然。已经心灰意冷的人突然使用失传的语言,应该没什么人能够理解。这种语言虽然词汇简单,比较容易学习,但能够准备系统学习环境的,现在也只有贤者塔了吧。
所以那边的守卫听不懂这段对话的内容。这是贤者塔精英之间的加密通话。
『在进到这个房间之前,你有看到一个体格相当高大的男人吗?』
『什么?』
他用吉恰语突然说了件奇怪的事情。
『你说的是谁?』
『是佣兵。应该是上周受白桦雇佣的人。』
白桦指的是白桦商会,也就是拥有这个困住我们的这间房屋的组织。
『不是,所以这个人到底是谁?』
「亚涅斯·汉增。简单来说就是坏人。时为海盗,时为强盗,时为欺诈师。没有荣耀也没有原则,做起坏事随心所欲。顺带一提,他不止做坏事。他还作为冒险者参加过害兽讨伐。功勋和罪状两边都太大,还没有被送到哪个处刑台上。」
『唉,这还真是个没节操的人。』
感觉是个扯上关系会很危险,让人不想靠近的人。白桦竟然雇佣了这种人,原来如此,有种危险的味道。
『……饶了我吧。我可是一个平凡又无力的市民哦?这种棘手事做不来。』
『而且,他的战斗力异常的高。』
少年无视我的抱怨,继续说到。
『他毫无疑问是拥有人类最高峰战斗力的一员。比那个凯亚·高特兰还要强一点。如果是单纯的较量,甚至能胜过那个黑玛瑙的剑鬼(BlackAgate·SwordMaster)吧……』
不是。拿这种我不知道的名字来做比较,只会让人更搞不懂厉害程度吧。什么黑玛瑙,这真的是人叫的名字吗。
不过,既然这名少年会特意说出自己警戒这个人,那我当然明白他的危险性。
『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突然。
原本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懂的吉恰语对话,闯入了第三者。
我不禁睁大双眼。史旺少年则是一脸厌烦地看向门口。
『比威廉·克梅修还要更上一层吗。传闻中的神童对我的评价如此之高,看来我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啊啊,如果是威廉少年,那我是知道的。用努力和毅力追赶正规勇者(リーガル·ブレイブ)的最强准勇者(クァシ·ブレイブ)。世间的强者们公认『只有这家伙是真难缠』,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不过,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他的名字——我的疑问转眼间就从脑海消失。
体格大得惊人的壮汉突然现出身姿。
他略弯身体,穿过那扇绝不算小的门。即使进入了房间,他也弯着身子,可能是怕头撞到天花板。
一瞬间,我有种自己变成小虫子的感觉。
「哼。」
少年嗤之以鼻。
「我可没听说你在基纳近海也捣乱过啊,亚涅斯。」
「我常有机会和出身于那边的人做生意(三字加点)。掌握的语言越多越好。别看我这样,表面上的身份可是贸易商人啊。」
既是海贼又是强盗又是佣兵的这个壮汉,亚涅斯·汉增说到。
「所以呢,你有什么事。」
「没什么,听说埋伏贤者塔的陷阱抓到了大家伙,我就过来打个招呼。」
亚涅斯一直盯着史旺,对我仅仅只有一瞥,之后就再也没看过我。
这也没办法。我自己也是明白的哦?那边的小小天才少年毫无疑问是大人物,我跟他则是根本无法相比哦?就算如此,有必要这么露骨地无视我嘛?
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让我有些恼火。
「再就是过来做个简单的使用者调查。这个人类制结界的感觉怎么样?」
他轻轻摆了摆手,继续说。
「虽然还只是试装的试制品,但相当了不起吧?」
「你要问我这个吗?罢了,就回答你。」
史旺回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愉悦。
「首先,选择结界这种手段的想法值得表扬。毕竟能够封印我的咒迹,完成度也令人惊叹。不过,也有让人理解不了的地方——」
「嚯。什么地方理解不了?」
「——那就是这个东西针对的对象啊。想要无力化人类咒迹师,方法要多少有多少。话虽如此,但这个东西也没办法用在怪物身上。」
啊啊,原来如此。经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大多数情况下,开发技术都是有相应用途的。能够纯粹为了研究而研究的环境并不多。
「虽然也有几种拥有和咒迹同种性质能力的怪物,但无论哪个都是会固守自己领地的类型。想要把它们叫到陷阱中来,本身就很困难。」
少年又哼笑一声。
「难道说,你们想给那些正在大肆侵略北部的古灵种们发邀请函吗?」
「这些就是委托我的人该考虑的事情了。我只是受人雇佣而已。」
但亚涅斯又说了句『不过』。
「似乎他们最终想要达到能够困住星神的强度哦。」
星神。创造世界的神明。
这可真是。让人傻眼。
近期,星神艾尔可·霍克斯登就会开始袭击人类。赌上种族存亡的大战就要开始。这件事虽然表面上对大众保密,但消息灵通的人基本都知道。就连我也听说过。因此,做好与神明战斗的准备,这种行为本身并不让我惊讶。
「你说这话是认真的?」
「我说过了吧。我只是受人指使。委托主要是有这个想法,就算要写邀请函送给星神大人,我也得照做。到时候问候语就这样写,我方备好了红茶和巧克力,等候您的大驾光临。」
「这还真是有趣,但我绝对不想同席呢。」
「我会和上面的人这么传达的。」
亚涅斯转过身,打算离开房间——
「啊啊,对了。」
——却在此时突然停下脚步。
「我有件事想着见到你的时候问问。我说,史旺·坎德尔。」
他背对着少年发问。
「什么。」
「我读过报纸了。就是那个『当然是继续探究真理』。」
史旺露出明显的厌恶表情。
「……」
「一个过分的问题,一个过分的回答。那可真是让人笑不出来啊。能问问你的真实想法吗。」
短暂的沉默。
「真是无趣。」
史旺叹了口气,继续说。
「在要与星神一战的这个时期,根本没有思考那种事情的工夫。如果到了来年彼此都还活着,到时候再回答你。」
「是吗。谢谢你这个跟想象中分毫不差的无聊回答。」
亚涅斯的视线不知为何,突然朝向这边。
「这边的这位小姐呢?」
「我?」
他突然朝我搭话。明明之前一直当做我不存在。
「『未来有何打算』,你会怎么回答?」
「问我?」
我思考了一下。想不到什么好的回答。所以——
「……探究真理,吧。」
如果还是贤者塔的天才少女时期的自己,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出这种场面话……我回了一个恐怕在所有能想到的回答中,最无趣的那个。
「哈。谢谢你宝贵的回答。」
亚涅斯语气不带起伏地说到,这次终于从房间中离去。
「明天四点我会再来,在那之前维持现在的情况。」
他小声地对男性看守们做出的指示,微微传进我的耳朵。
他的气息逐渐远去,最后消失。

碍事的人离去之后我们没有马上继续作战会议。在看守们的紧张感变弱之前,必须老老实实待一段时间。我们之间的对话依然是暂停的。
话虽如此。
这种微妙气氛下的沉默,虽然也要分场合,不过确实让人难熬。我想着要不要闲聊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听说,你上周进入了禁术库的黑之间?」
我试着说出想到的一个话题。
「怎么突然问这个。」
「图书管理们都吓到了。顺带一提,我也很惊讶。为什么随意就能创造咒迹的天才,又特意跑去看那些,虽说是禁术,但仍是既存的咒迹呢?」
「你这家伙真是一点选话题的品味都没有。」
这个,我自己也有自觉啦。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少年还是愿意配合我这个最烂的话题,他守规矩的程度跟我也不分上下嘛。
「……我也不是什么都能描绘出来。所谓的自由创意,必须在现有知识的框架外才能绽放。创作是不可能从无到有的。」
「哦。」
原来是这么回事。
天才才有的想法,天才才有的烦恼。阻挡天才脚步的墙壁。对他本人来说可能是个严重的问题,但很遗憾,作为凡人的我没办法有共鸣。
「原来是这样啊?」
「就是这样。与星神的战斗临近,我想要一些马上能够当做战力的想法。所以才特意进入禁术库,甚至还去取得了正式许可。」
总觉得他说这话时有些不情愿。
可能他也发现接下来的话题并不怎么有趣,但还是想要和其他人分享吧。所以——
「有收获吗?」
我故意继续问他。史旺犹豫了一瞬间——
「关于这点,不怎么能说啊。」
随后开口说到。
「感觉能编织出有意思的术式。说不定,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不死化。」
「你给我等等,刚刚说了什么?」
我不禁小声吐槽。
不死化?
这是如此轻佻就能说出来的东西吗?这是从古至今的当权者们不断追求,被称作人类永恒的美梦,又或者说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啊。
「只是有趣罢了。受到的伤害没办法治疗,付出的代价也很多。顺带还有超高的难度,成功率也近乎于零。从战场使用性来说就是垃圾。」
「人类的梦想被你贬的一文不值啊。」
我不擅长和这种天才对话。并不是因为能力高低产生的劣等感。硬要说的话,这种感觉和寂寞相近。
我们和他们在考虑问题时的基础,或者说价值观就不一样。每当察觉到这种差别,就会让人觉得眼前的人离自己十分遥远。
「……你所说的实用性,是以什么为基准?」
我又试着问他。
他估计没想到我会从这里发问。原本快要低头的史旺又微微抬起脸。他在思考了一下后——
「泛用性……和再现性吧。」
如同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不分情况,能够稳定地再现。作为能够信赖的一环,组装进战略或战术中。这比什么都重要——」
他又摇了摇头。
「——这也是我的不足之处,一个弱点。」
啊?
他……刚刚说什么?
「弱点?」
「这不是什么好惊讶的吧。就算是我也会有弱点,我对此也有自觉。」
这个自负有天赋之才的嚣张小鬼,挑衅似地哼了一声。
「我的咒迹,只有我自己才能使用。其他人,别说再现,就连理解似乎都办不到。」
他看向自己的掌心。
「无论想出多么有益的咒迹,能够使用的也只有我一人。没有人能继承。无论我多么完美地解决眼前的问题,在没有我的时候就没办法做出任何影响。」
他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
「而关于这点,那个就很不错啊。『冬季的红青蛙』。不管哪条线都单纯、随意、粗糙,与特定的美学或感性无缘。因此,不管多么愚笨,多么没有教养,也能画出同样的东西,引起同样的现象,引发同样的作用。」
「……」
冬季的红青蛙。
这是对特定咒迹范式起的昵称。原本叫作『战术运用特化的泛用力场生成模式B94号』,随着使用者的增加,名称不断发生改变,最后固定为这个称呼。效果很单纯,在指定地点产生具有冲击波的爆炸。杀伤力还行,稳定性没有,也不能微调距离或方向。不过正因如此,才如同史旺所说,在业余修行咒迹的情况下——在冒险者当中相当普及。
也有人称赞其是初学者用咒迹范式的杰作。
开发者是,前年的我。
「要我来说,实用性指的就是这么回事。你这家伙创造的东西,在没有你的地方,也能为别人派上用场。咒迹是道具,既然是道具,就更应该为群众效力。」
「少年……」
「你可别搞错了,我并不是闹别扭,也不是羡慕。在天才的我所处的战场上,天才的我的咒迹正闪闪发光。彼此无法替代的东西,没必要强行比较。仅此而已——」
他夸张地摆了摆手臂,边用指尖在空中划出复杂纹路,边如此说道。
『闲聊就到此为止。』
又是吉恰语。不对,不仅如此。
『——差不多该行动了吧?』
同等程度少见的复数语言,恐怕还是随机地被他组合在一起。如果只会其中一两种语言,说不定还能听懂里面用的一部分词汇,但如果没有学会全部的语言,则不可能听懂整体的意义,就是这么麻烦的加密对话。
『知道了。』
这么做太麻烦了,我就简单地回答。
亚涅斯刚才离开的时候说明天会过来。也就是说,现在他不会出现在这里。行动的话就趁现在。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一声清脆的『啪』从少年的脸上响起。

「真是不敢相信!」
我大声喊到。
我扇向少年脸颊的手,还在刺刺地痛。因为不习惯做这种事,似乎搞错了力道。以前好像也发生过这种事。我真是不会吸取教训。但我也不想这么做就是了。
「喂,怎么了!」
男性看守们一步步地围上来。
「给我换个房间!谁和那种嚣张小鬼呆得下去啊!」
男人们什么也没说,仅仅面面相觑。
我没有管他们的反应,充满气势地把脸逼近,吓得他们身子后仰。
「那家伙觉得故乡的话语谁都听不懂,你知道刚刚他都说了些什么吗!?说什么不好,偏偏说我是——」
在看守们的意识集中到我身上的瞬间,少年金色的发丝在视野一角飞舞。
咣,咚,哐。
钝重的声音过后,看守们当场倒地。
看起来虽然没有失去意识,但肺部受到重击,暂时陷入无法呼吸的状态。也就是说,他们无法发出声音,也无法动弹。
「哇哦。」
我边发出感叹,边用男人们身上带着的绳子把他们的手脚捆住。因为没有看到堵嘴的东西,就拿上衣的袖子当做替代。
让他们丧失行动力告一段落,我便向少年搭话。
「你身手还不错嘛?」
虽说为了攻其不备还用上了作为障眼法的咒迹,不过打晕男人们的毫无疑问是这位少年的拳头。
一般来说咒迹师常有容易运动不足的评价。再加上,贤者塔的成员基本都是高贵的贵族。这名少年本身体格瘦小,给人一种不会打架的印象。
「你去战场,在莉莉娅和威廉身边待一个月试试。就算讨厌,也能做到这种程度。」
「啊啊……」
这还真是,说不定如此。他们的战斗方式,该怎么说好呢,在一般人眼里看来会有些可怕吧。光是被他们带着一起,感觉就能得到锻炼。
「你的脸,痛吗?」
「那肯定痛。真是的,你下手毫不留情啊。」
那还真是抱歉。我轻咳了一声,继续说到。
「接下来要强行突破寻找出口吗?只要能离开结界,之后就总有办法了吧。」
「不。先去取回你的刻印集。」
「啊?」
刻印集。是我收集咒迹模式的一本厚书。包含我在内的一部分咒迹师,会使用上面描绘的纹路来行使咒迹。对剑士来说就是爱剑,对骑士来说就是爱马,对傀儡师来说就是傀儡,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的东西。
确实,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但在这一刻,却不是什么必须的东西。因为在这个屋子里没办法使用咒迹。就算取回,我也没办法战斗。
「为什么又提这个。」
史旺略微思考过后,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想,之后可能还有使用者调查之类的东西吧。」



我们走到大到无谓的玄关大厅前——
突然,响起拍手的声音。
「实在精彩。」
到底藏在了哪里。
从昏暗中缓缓出现的,是那个超出人类范畴的巨大身体。这是如同魔术或超常现象一样的光景。话虽如此,既然他是甚至能超越威廉的高手,那就没什么好惊讶的。但这对心脏确实不好。
大厅的天花板有二层楼那么高。他和之前在房间里见面不同,挺直了背,看上去又大了一圈。
「不愧是自称大导师,仅仅封住了咒迹不可能让你乖乖就范吧。真是看到了有趣的东西。」
「哼。」
史旺少年侧对亚涅斯摆出架势。我则是躲进阴影里。
「你就是为了说这个,才特意等我们的吗?」
「也有这层原因。不过。」
不知何时,他的手上握着一把锯刃匕首——但恐怕也是和巨体比起来才看起来小吧。实际上,武器长度和重量都跟斧头差不多。
「这是雇主的命令。与史旺·坎德尔接触,如果判断他对计划会造成影响,就收拾掉。」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少年用左手挠了挠脸。这一举动莫名让人联想到威廉。
「我个人来说,倒是不怎么有兴致。」
「那还真是多谢。比起这个,亚涅斯。凭你的实力,杀得掉我吗?」
亚涅斯对少年的挑衅哼笑带过。
「比那个(两字加点)准勇者威廉·克梅修还要强。我记得你不是这么评价过我吗?」
「有些不同。」
少年用力地摇了摇头。
「我说的是,单纯较量的话是你在上。」
亚涅斯惊讶地眉头一动。
「体格,臂力自不用说。包括速度或技巧的熟练度在内,大部分要素都是你处于上风吧。和纳维尔特里的程度相当。不过……」
史旺发出一声叹息。
「你这家伙如果和他战斗十次,那十次都会是他的胜利。」
「哈?」
「那家伙最令人奇怪的地方,就是即使面对比自己强的对手,也能连战连胜。连这样的威廉也无法战胜的莉莉娅反倒特别奇怪。说不定那家伙不久就能真的打倒地神中的一个吧。」
亚涅斯只睁大一只眼睛,瞪向史旺。接下来是数秒的沉默。他为了使自己冷静进行深呼吸。随后才笑出声来。
「就算如此。但事实上,被封住咒迹的你不可能——」
「——至少,如果是威廉的话,以我为对手,不可能给我这么多时间。」

少年面对亚涅斯,已经侧身摆好架势。他用自己的身体藏住的右手,从亚涅斯的角度看不见。在少年身后一言不发站着的我——西丽尔·莱托纳的手,从他的角度也看不见。
我姑且还加上了当做障眼法的咒迹。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我们做了什么。

无数的光带,出现了。
光之微粒聚在一起形成复杂的纹路,纹路的集合体再画出线条。而画出的线条又描绘出精妙的图案,缀成光带。如此形成的光带,不仅包裹住亚涅斯,也将玄关大厅全部包覆进去。
「唔恶……」
我不禁发出没礼貌的声音。
学习过同系列技术的我能够明白。这景色实在是惊人。
每个光粒都拥有自我增殖,描绘纹路的功能。也就是说,只要一开始产生出少量的光粒,之后就能自动组合出超出想象的巨大又精密的咒迹。
「这……这是怎么回事?」
亚涅斯虽然惊讶,但看上去毫不畏惧,环顾整个玄关大厅。
「在结界中的另一个世界。如果创造出妨碍咒迹的世界,那在内侧就没办法正常使用咒迹。而反过来也是一样。」
我早已打开书,也就是已经取回的自己的刻印集。
发动了其中一页上记载的咒迹。

结界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恶魔或古灵种的特权。听到这间屋子是以人的技术将其再现,一开始我受到了冲击。
并不是因为没有过这种想法。
而是被超在了前列。

「这位西丽尔·莱托纳橙色一等,最近的研究主题似乎就是结界。」
正如刚刚少年看穿的那样,这个屋子的结界,并不会妨碍同种的——创造维持结界的力量。我书中的第九十二页,位于记载还在研究中的纹路的地方,现在就创造出了一个小型的结界。
从尺寸上来说,就只有婴儿的脑袋那么大。只是略微一点冲击就能破坏,如同泡沫一样的东西。不过这毫无疑问是结界,是异世界,也就是说,位于这间屋子结界的外侧。
只要把手伸进结界,不管多少咒迹都能描绘出来。如果是只靠指尖在空中飞舞就能完成咒迹的这名天才少年,那就一定办得到。
「话说回来,我们收到的指令都是过来打个招呼就行。也就是说是友好的使节。可以的话,我并不想做出类似把整座屋子都吹飞的举动。」
少年说完,露出笑容。
本来他就是个长相不错的孩子,但平常扭曲的个性展现太多,让人很少意识到这点。但唯独现在的这副笑容,天真无邪又光彩四射,说不定能够俘获世界上许多大姐姐的心。
「能让我们就这么出去吗?」



我们离开了屋子。这里是距离帝都有些远的森林中。
稍微走了一会儿之后,我就迎来了极限。脚没了力气,我当场瘫倒。
「心脏……要撑不住了……呜!」
「怎么,你这么柔弱啊,让人意外。」
身旁的少年,就连一滴汗都没流。明明我早已汗流浃背。
「人是有极限的!再怎么说,搞这种……这种虚张声势!」
正是如此。
即使能够把手伸到结界外面,但结界本身并没有消失。也就是说,并没有变得能够使用类似大爆炸或防御壁这种适合战斗的力量。那个光带只是能自我增殖而已——并没有离开虚张声势的范畴。
「就因为派上了用场,就这么嚣张……!」
「不对。估计被看破了吧。」
「啊!?」
「他如果是这种程度就会被骗的简单对手,一开始我就不会拿他和威廉相比。他是在注意到的基础上,放我们走的。他不是也说过,自己并不想杀我们,只是雇主这么命令的而已。给他一个『想杀但是杀不掉』当借口,他就会退让。」
「这样啊……」
这个道理感觉听懂了,又感觉没听懂。
「话说,为什么你知道我的研究主题是创造结界啊。」
「什么为什么,你本就没有隐藏吧。你在申请预算的时候就跟理事长提过,很简单就能看到。」
「不是这个。为什么你要特地去看其他人的,凡人的研究呢。」
「这是我没有的想法,也让人单纯觉得有趣。这个理由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但该怎么说呢。
我虽然想继续问,但找不到什么适合的话语,所以作为替代——
「你在做什么?」
问他另外的事情。
「一看就明白了吧。」
少年一边让手指在空中飞舞,一边回答。
我们在离开那座屋子后的昏暗森林中,当然已经离开了结界,咒迹的束缚也解开了。
淡淡的光芒照亮四周。
虽然经过了大量调整,但连我也很清楚这个咒迹的基础构成。正式名称是『战术运用特化的泛用力场生成模式B94号』。通称,冬季的红青蛙。
「看了也不懂,不对,就是因为看懂了才问的。」
「既然是过来表示友好的,那么,果然要留点伴手礼才好啊——」
话音刚落,这位少年就完成了这个简易的咒迹。
就算是能够封印咒迹的结界,也没办法完全防御外界袭来的物理性冲击。伴随强风的无声冲击在森林中疾行——

屋子,连同那片地方的结界,都一起爆碎了。

「我有手下留情,大概,不会出现死人吧。」
那时的我,下巴一掉,目瞪口呆。所以也没能听见少年后面随意说出的话语。



『未来有何打算?』
帝都发行的便宜报纸上刊载着这个问题,而贤者塔的大天才似乎如此回答。
『当然是继续探究真理哦。』
我听完嗤之以鼻。
因为我知道自己也会给出同样的回答。(整句加点)
凡人无法得知天才的想法,大人无法明白孩童的想法,所以西丽尔·莱托纳也无法理解史旺·坎德尔的想法。可是,作为活过一倍时间的人生前辈,也有能够察觉,能够推测出来的事情。
这位少年,一定——

「说不定只是想就这么任性地活下去吧。」
我在森林中边走边说到。
「你突然说什么。」
「说的是你将来的事情哦。毕竟看起来好像还没决定好。」
「哈?」
史旺少年露出警戒的表情。
「你这家伙少见地说些什么,想干嘛?」
嘛,我也明白他会做出这种反应。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跟看上去的一样是个毫无合作能力,目中无人的臭小鬼。现状下就已经是个任性得不得了的小孩子。当事人肯定也是这么想的。不过——
「没什么,我没有深意哦。就是字面意思。说不定,这么做平衡才好。」
我边叹气,边带着确信说到。
「像你这样的人,就算放着不管,肯定也会被某人操纵利用。」
没错,我想到了。
我并不知道『某人』具体是谁,但搞不好不是特定的个人,而是会发展成更庞大的,以国家或人类为单位的事情。
因为这位少年的眼睛,总是看向将周围的人裹挟其中——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世界本身。一心一意,到了没有工夫去追求真理这种东西的地步。
「你说这个干嘛。」
他估计没有自觉吧,或者不想拥有这种自觉。他露出厌烦的表情,把头扭向一边。这种地方倒是与年龄相符。
这样一来,我也该做出符合大人的回应才行。
「这只是喜欢说教的大姐姐,给予你的一点忠告哦。」
虽然心情上并没有很开心,但我还是露出了笑容。

森林的道路,也快走到尽头。
帝都,我们日常的舞台,已近在眼前。
头像
Nihilism·南柯
普通会员
高级会员
加入日期:2022-07-29
经  验:694
积  分:694
发送消息 | 查看资料
2024-01-02 00:58:33 | 2# 

赞美(),万分感谢!
头像
nice,,
普通会员
普通会员
加入日期:2022-11-13
经  验:75
积  分:75
发送消息 | 查看资料
2024-01-26 10:00:59 | 3# 

感谢大佬      
回复书评:
内容(每帖+1积分) 你没有在本区发帖的权限
轻小说文库所有内容均收集自其他网站,本站不参与组织扫图、翻译、录入等工作。
网站仅为写作爱好者及日语翻译学习交流提供试阅,如果你喜欢该作品,请联系相关出版机构购买正版!
Copyright (c) 2015 www.wenku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