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雀宫快斗的——(原标题已失)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阿空ノムラムウヤ

    感谢由百度贴吧 @空门苍 提供的生肉

    “你初恋的那位图书馆员,现在怎么样了,快斗?”

    耳边,远子小姐轻轻问道。

    “你你你你说怎怎怎怎怎么样——”

    本大爷可是帅气高中生兼畅销作家,居然会落到口齿不清、惊慌失措的地步,真不像样!怎么会这样!

    可是,我如今靠在远子小姐纤细的肩上,脑袋被她轻轻环抱,耳畔还能感到她吐出的甘甜气息——这情况只会让我更加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今天是个清凉的秋日。

    为了下本作品的取材,我跟责编远子小姐去坐了缆车。可是,我坐着这摇摇晃晃的缆车,一不小心居然晕车了,这实在太不像话,于是我拼命忍着,在心里默念“我是年收入过亿的天才作家,长得超帅还做模特,而且写过畅销书”,结果被远子小姐给发现了。

    “快斗,你脸色好差哦。整张脸都青了,而且眼神呆滞,难道你晕车了?把衣服松一松会好些哦。”

    “没有,我才没晕车呢,帅哥是不——会晕车的!”

    我如此辩解着,于是远子小姐不知不觉间就把我衬衫上的扣子解掉了两个,然后把我的脑袋拉近,靠在自己肩膀上。

    啊啊,这人真的是,她干嘛要这么做啊。

    拜她所赐,我的心脏七上八下地跳着,整个人差点儿归西。

    每当远子小姐说些什么,耳边便飘过一阵甘甜气息,痒痒的真顶不住。

    而且为什么要这时候提起我初恋的那个图书馆员小姐?

    “呐,我觉得,说说喜欢的人,也许就不会感觉那么晕了。”

    远子小姐开朗地做出提议——明明不久之前我喜欢的人就是你来着!

    可是远子小姐那边,却完完全全没有、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我的恋慕之心,而且居然还在左手戴上一枚闪闪亮亮的钻石戒指给我看,还一脸幸福地笑着跟我说“这个秋天我就要结婚了”!

    想想那时,我到底是有多受打击!

    发生了很多事——在远子小姐这儿,我可以说是完全失恋了。然后,我又在小时候那个回忆中的图书馆,跟我的初恋再会了——她现在在那工作,是名图书馆员。

    她看到我长大了,而且成为了一名作家,特别开心,所以我也一下子心潮澎湃,于是自那以来,我又会为了见她去图书馆,开心地坐卧不宁。

    所以我想,可以完全切断对远子小姐的感情了,可是现在又像这样搞亲密接触,这不是又要迷倒我吗!

    “啊……那个,她跟我说,她喜欢的那个人最近好像也要结婚了,所以虽然是很久以前就失的恋,但如今果然还是有点难过。”

    我喜欢的人也要结婚了,所以才大受打击,伤心地跑去旅行!——当然我没有直截了当地脱口而出。

    初恋的她对我说:

    ——诶!快斗喜欢的人,应该比你大很多吧?这样啊——快斗已经是个在工作的大人了呢。那真的很打击人呢,我懂的。

    她也感同身受,对我表示深切同情,还跟我说“我一直都有空陪你散心哦!”只是那语气、那表情,跟个姐姐在鼓励几年不见的弟弟一样就是了。

    “哎呀,那就是机会呀,快斗!人在难过的时候,就容易坠入爱河。快斗要是温柔一点,安慰安慰她,她也会心动的哟!”

    远子小姐喜不自禁地给我提意见,之后又愉快地望着外边的景色,对我说道:

    “看呀,快斗。外面的红叶很漂亮吧。全都红成一片了。她的心也会被你热烈的思念染得跟红叶一样红!我支持你!加油!”

    说完她又像对婴儿一样,“乖呀乖”地摸着我的头,我越来越狼狈,真是让人闷闷不乐。

    真是的,这就是个喜欢恋爱八卦的文学少女吧!

    后天。

    我去图书馆见了我的初恋之人。

    我要跟她说清楚,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以后请把我当成个大人。

    本来,我会喜欢远子小姐,就是因为她跟那个开开心心地给我讲书的初恋大姐姐很像。既然远子小姐都支持我,况且我也不想再在她面前摇摆不定,所以我要向我的未来迈出一步。

    怀着这样的决意,我找到了我的意中人。

    她正将书放回书架。

    她的背影虽小,但存在感十足——我鼓起气势,向她呼唤。

    “日,日坂小姐!”

    “哎呀,快斗!”

    我的初恋日坂小姐回过头来,瞪大了双眼。

    去吧,快说。

    像个男子汉大丈夫,堂堂正正地说。

    我的文学少女,就是你,日坂小姐!

    可是,我却缄口不言,双唇安然如故,脸越来越来越来越来越来越来越来越来……越来越红。

    “快斗,你感冒啦?脸上很红哟。”

    日坂小姐踮起脚,把掌心贴在我的额头上。

    她圆溜溜的眼睛仰视着我,美艳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这距离简直就像接下来要接吻一样!日坂小姐的仰视可真行!头再低一点就要碰到嘴唇了——太近了!真的太近了!日坂小姐!

    “嗯……也许快斗你真的有点发热,眼神都有点飘摇呢。”

    她很担心我,脸凑得越来越近——无论是远子小姐,还是日坂小姐,“文学少女”都是这样!——我内心有些气愤,同时——

    (鼓起勇气,说出去!把日坂小姐的心染红!)

    于是我鼓足气势,结果——

    “要,要不要一起去赏红叶——”

    结果我却因为胆怯,只冒了这么一句唯唯诺诺的话出来。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