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五 来自真魔国的爱 早雷
    火炉前面有一名看似欲念很深的老人。

    面色如土的皮肤丑陋松弛,下垂的双眼眼皮几乎快要挡住视线。不过这个房子的装潢跟他身上的穿著,都豪华得不像普通老百姓。至于挂在脖子上的饰品,价值更是足以买下大片耕地。

    绑起一撮白色长发,上面还缀有各式各样的宝石。有些人或许会对如此低级的品味叹息皱眉,但是用来欺骗客人倒是绰绰有余。

    男子一进屋就走到老人面前,坐在大圆桌另一边。

    肩膀跟头发都湿了,外面正下着不符季节的雷雨。

    这里的家具都涂上植物涂料,在火光下闪着柔和的棕色光泽。火炉里彻底干燥的高级木柴正发出暖和人心的声音。

    「你有帮人占卜吧?」

    老人以装模作样的动作点头响应男子的问题。

    天刚黑就燃起的火焰照耀客人的蜂蜜色头发。由于屋里没有其它灯火,因此头发跟脸颊显得有点接近红色,只是看不出有着金色睫毛的锐利眼睛原本的颜色。

    「我能够透视人类的过去与未来……还有隐藏的内心深处。」

    「有意思。」

    客人用食指敲打桌面,整个人靠在椅背上:

    「试试看吧。」

    老人拿起青铜水瓶,在眼前的盆子里倒满水,然后把手掌放在盆子上方,嘴巴念念有词。此时水面忽然翻滚,波纹从中央渐渐扩散。

    客人一脸不屑看着眼前的景象。不过与水面相比,他似乎对那个水盆更感兴趣,不由得观察起来──那是一个双手合抱大小,平凡无奇的水盆。

    没有察觉的老占卜师又碎碎念了什么,终于抬起头来:

    「看到你的未来了。」

    「说吧。」

    「我看到你在旅途最后结婚娶妻,拥有许多子孙。也看到你统治狭小富饶的大地……」

    没等老人把话说完,男子就用没出鞘的剑把桌上的东西扫倒地上。

    炉火瞬间被泼出的水泼熄,冒出许多浓烟。滚落在柔软地毯上的盆子,奇迹似地没有破裂。

    「你还真敢讲这些乱七八糟的玩笑!」

    以为激怒客人的老占卜师吓得半死,不过男子却在笑。即使屋里的灯火熄灭,但还是听得出他的声音带着笑意:

    「冒牌占卜师,我赞许你的胆量。你真会招摇撞骗,也赚了不少钱,不过年迈的眼睛已经丝毫没有观测真实的光芒。不,也许你打从出生那一刻起就不曾有过!」

    老人因为过于害怕而摔下椅子,跌坐在地上,内心拼命祈求男子不要拔剑。幸亏男子似乎没有杀老人的兴趣,因此剑一直收在鞘里。

    「给我听清楚了,冒牌占卜师。我只给你月亮移动三只手指的时间,马上滚出这个村落。立刻把火熄灭离开村子,七天之内不要回来。我不是蛮族,所以不至于取你性命,不过你要是不听我的话,下次来时还看到你继续做生意,就会让你尝到比死还要可怕的后果。听到了吗?」

    男子当着不停点头的老人面前,弯腰捡起什么东西。

    「那、那是……」

    「你不需要这个东西。你也已经骗够了、赚饱了吧。」

    只不过若是没有这个水盆,往后他就无法以占卜师的身分,获得众人的尊敬──因此老人不禁抓着他苦苦哀求,终究还是敌不过内心的恐惧。纵使他很想臭骂眼前这个男子,然而就是开不了口。

    男子也许是察觉老人的内心想法,一脸开心地说道:

    「你一定很想说『我要诅咒你』对吧?」

    男子站起来继续说道:

    「但是很不巧,我的血液早就受到诅咒,你的愿望永远不会实现。」

    来自窗户的闪光瞬间照亮男子苍白的脸。

    「你昨晚去哪里?」

    离开边境村落的旅馆房间,把水和粮食堆在马背上。今天启程的时间有点晚。

    他们一直到看不见民家的村郊才开口。

    今天的天气晴朗,彷佛昨夜不曾下过雷雨。不过在接近春天的温暖阳光照射下,湿润的地面不断冒出水蒸气。

    旅行者全身沐浴在阳光里,闪耀的金发显得更加美丽。男子的眼睛在太阳下是海洋的颜色,有如紧邻纯白沙滩的亮丽蓝色。另一名旅行者一面恨恨望着蓝色眼睛一面问道:

    「你没去酒馆吧?」

    「我在更漂亮一点的房间。倒是你怎么没出来吃饭?难不成是害怕打雷,躲在房间里抱着膝盖发抖?」

    被对方反问的年轻男子,露出「又来了」的表情叹口气。虽然被连帽披风遮住,不过他是闇黑拥有者,头发与眼睛是任谁看到都会感到讶异的黑色。据说拥有这种颜色的人,只有居住在遥远东方的少数民族。

    「……我已经不是害怕打雷的小孩子了。我去找这个村子里某个名知的占卜师,听说是个能从水盆看见人的过去与未来的老人。」

    「你又在寻找过去!真是学不乖的家伙。那只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总比花钱找妓女来得好。」

    「我可没有花钱喔?」

    是吗?黑发青年以不耐烦的表情看着身旁的旅伴。这个男人与女人过夜完全不用花钱。就算他不靠身上的钱吸引目光,女性也会主动倒贴。倒是金发男子今天的心情很好,说出已经重复几十遍的老话:

    「结果呢?有找到你向往的过去吗?」

    「没有,我查出他住的地方并且前往拜访,但是没有见到任何人。门窗全部锁上,也没有用火的迹象……可能是临时外出旅行了。」

    「是吗?」

    男子没说「所以不是跟你说,那么做是浪费时间吗?」或是「真是遗憾。」反而得意洋洋哼了一声。不过有别于他的开心表情,嘴巴开始念个不停:

    「这么说来,你接下来还是会继续找寻你的过去?只要一到落脚的村落就造访当地的占卜师,仰赖诡异的咒术师,甚至购买奇怪的药物倾听祖灵的声音……」

    「所以就说,总比花钱找妓女来得好!」

    「我不是告诉你我没有花钱吗?」

    旅行者骑着马,慢慢走在前往国界的路上。

    而且是两个人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