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五 来自真魔国的爱 老鸟搭檔.村田健
    「君士坦丁堡,我是村田健里眼镜度数不合的村田健。」

    「伊斯坦堡,我是哥哥花了一整晚告诉我土耳其的首都其实是安卡拉的涩谷弟弟。」

    「你对土耳其满熟的嘛。」

    「也还好,将来日本选手也可能在那里出赛,所以我连北欧、东欧都很熟。」

    「棒球吗──要是利用那种关联性来背,我想段考也能轻松过关了。不过世上没那么尽如人意的好事。」

    「说到尽如人意,我们两人只要认真对话,好像就不会尽如人意。村田,当时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说的『当时』是『哪时』?」

    「就是我们在墙壁凹陷的房间里,边吃晚餐边说话的时候。」

    「喔,你是说『爷爷,稀饭煮好了』的时候吗?真是不好意思,那是不能说的约定。」

    「……主角是爷爷吗?不是爸爸吗?总之我记得当时的我们正在讨论相当重要的,但是被打断了。

    「就是说啊!只要在讲什么重要的话,就一定会出现妨碍。像是突然出现紧急报告。拉吉邦达利(注:日本搞笑艺人DOUBLETOUCH饰演的外国女性裘妮塔.拉吉邦达利惯用的无意义奇妙语汇)。」

    「拉吉邦达利是哪个国家的首都?法国吗?」

    「倒是涩谷,我们村田健两人组差不多该脱离菜鸟搭档的阶段,并且跳过中间的部分,成为老鸟搭档了吧?」

    「你又要大动作跳过啊!我一直强调我不打算跟你组成搞笑团体,什么时候又变成老鸟了……我老是觉得被你骗了。况且当上老鸟又怎样?难不成要叫我哥哥来当菜鸟艺人?」

    「怎么可能!?我是家中的独生子,不可能带动哥哥热潮的。倒是我们无法报名参加M1(注:日本知名的搞笑团体比赛)实在很可惜。」

    「十年!?已经十年了吗!?」

    「我们的演艺经历有如TU-KA(注:日本的行动电话服务)、默契有如阿吽(注:佛教守护神),总之不用开口就能大致了解对方想说什么。」

    「等一下等一下,我完全搞不懂。该怎么说──我记得已经强调过好几次,我将来不打算走搞笑艺人这条路!」

    「唉呀,这种事我早就知道了。不过人生什么事都是经验,你说对不对,涩谷?」

    「啊──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