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五 来自真魔国的爱 暴冲家族马尾肌肉男
    马尾肌肉男很早起床。

    应该说阿达尔贝鲁特起得很早。

    不知为何,这里是位于沙漠正中央的骑马民族部落。

    他们从土壤肥沃的地区,运水到村里的巨大储水槽里保管。既然是每户人家各自打水,当然是先抢先赢。

    懒散放荡的单身男子要是晚点起床,就等着面临木桶见底的窘境。纵使是救世主,牵扯到水的问题,那就另当别论。

    「你说家族──!?」

    仗着一身的肌肉,抱着大瓶子的阿达尔贝鲁特在帐篷入口大叫:

    「我什么时候有家族了──!?」

    「……早安,父亲大人。」

    推剪马尾,也就是耐杰尔.怀兹.马奇辛还打哈欠边起床。虽然头与手臂露在外面,不过胸部以下仍然卷着早席,还以灵活的动作跳进帐篷。

    「耐杰尔!你别只是吃喝拉撒睡,好歹也做点事、帮我一点忙!更何况你的胡子和头发是怎么回事?根本没剃嘛……嗯?」

    阿达尔贝鲁特抓着胡须留长的推剪马尾下巴──虽然他不是屁股型下巴。

    「……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推剪马尾的小眼睛立刻积满泪水:

    「父、父亲大人,绝不能对人鱼说『胖』这个字!」

    「既然如此就该运动!好歹出去打个水回来!维持体型也是人鱼的工作吧!」

    「可是如果变回人类走到外面,就会被萨拉列基陛下发现,并且遭到处刑。」

    「小西马隆王早就带着弟弟回首都了,不可能发现你的。」

    正在教训马奇辛的阿达尔贝鲁特背后,传来小孩子的嘻笑声。

    神族少女杰森跟佛莱迪,正在互相泼水取乐。

    「妳们两个──!不是千交待万交待妳们要珍惜水吗!」

    「可是肌肉男!」

    「肌肉男!」

    双胞胎同时歪着头:

    「肌肉男刚刚说了。」

    「工作?」

    「没错,工作?」

    「你叫马尾工作。」

    「什么?我?我的确叫耐杰尔工作,那又怎么样?」

    「小孩。」

    「工作。」

    恐怕她们的意思是──肌肉男刚才不是叫马尾工作吗?既然这样,小孩的工作就是玩耍,那就互相泼水吧。

    「对吧──?」

    「对啊──」

    「而且妳们犬为什么叫我肌肉男?为什么叫耐杰尔马尾?马尾是什么思意啊?」

    「因为──」

    「对吧?」

    双胞胎看着对方笑了起来,对着人称「父亲大人」的男子开口:

    「是有利。」

    「是有利。」

    「对吧──?」

    「对啊──」

    阿达尔贝鲁特不由得有点发火:

    「可恶,妳们两个不要讲同样的话!自己决定看谁要代表说话!不要浪费时间!」

    他的话一说完,双胞胎的眼中立刻含着泪水,两人都用双手掩着脸:

    「肌肉男生气了。」

    「肌肉男在生气。」

    「可恶──!这样只会让我更烦,不要哭!不要哭了!啊~~好啦好啦,是我不对!我不该对妳们大吼大叫。女生只要一哭我就没辄了,真麻烦,求求妳们别哭了!」

    「……还有马尾?」

    「还有马尾?」

    她们透过指间偷看保护者的表情,救世主只能把手放在额头上,仰望天空:

    「……我也没有生马尾的气。」

    「太好了。」

    「太好了,马尾。」

    「唔呀呵呵!」

    刚才挨骂的人鱼倒在沙地上,怎么样也站不起来,又让阿达尔贝鲁特多了一件工作。

    「肌肉男先生──!肌肉男先生──!」

    留在村里的口译阿吉拉冲进帐篷。

    虽然他的胡子看起来像是发霉,不过用了言语变换术帮了我们不少忙。从他对神族生态不太熟悉的模样来看,应该只是个擅长两国语言的好好先生

    「骑马民族、命运之盒、捸了。出现奇怪。」

    「什么?从决定骑马民族往后动向的签诗箱抽了一张签诗,竟然出现奇怪的预言?怎么可能,五张不是都写着『引导解放奴隶政策』吗?照理说不管长老抽哪一张,都会出现『协助解放奴隶』的神谕。」

    「可是这个。」

    递来的纸上有几个红棕色的文字:

    『从属魔王吧──』

    「在、在这个刚开始改变的阶级国家里,怎么会有人提出这么激进的意见……是谁?是谁把这种惹人厌的签诗混在里面!?而是是用动物的血写的!是谁……不,没什么好问的。妳们给我适可而止──!」

    「肌肉男生气了──!」

    「父亲大人生气了──!」

    「双胞胎给我站住!我今天绝对不会放过妳们!」

    「唔啾!」

    「马尾被睬了!」

    「肌肉男踩到马尾了──!」

    暴冲家族马尾肌肉男,今天依然是和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