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前方就是魔的铁栅栏! 后记
    我是在大家心情正好时前来打扰的乔林。

    解释1:圣诞节已经过去,不好意思打断大家现正愉快的心情,我是甘愿在这里接受众怒的乔林。

    解释2:想不到琦玉西舞狮队继拿下联盟冠军之后又成为日本第一!恭喜恭喜!虽说有教练接任的第一年最强的说法,但是拿下日本第一真的很厉害!我是身为心情很HIGH的球迷,但私下身体变差而心情郁闷的乔林,好沮丧……请别误会,我的痔疮没有复发。

    对不起又聊起解释1的理由,还有很对不起这次的新书又是这么薄,我要向大家说对不起的就是这两件事。我很想说看其他文库版小说后记经常出现的‘页数又超过了’、‘这是超越文库版规定的最高记录’之类的话。就算只有一次也好,我很想说说看那些台词!

    为什么我总是无法增加小说的厚度呢?我巴不得松冈修造先生吐槽我:‘你也多写一点!’要是真的实现又该怎么装傻呢?爱吃鬼相当搭档。

    新书之所以不厚的理由,跟解释2也有关系,不过其实是我的健康出了一点问题。而且正好遇上截稿日,只能说是太不巧了。因为过去我不曾前往大型综合医院看病,所以在挂号时心跳加速,等候门诊时心跳加速,就连检查也是一连串的紧张。好厉害喔,仙子啊不是叫名字之后进入诊间,而是领取医疗用的PHS。就连缴费都全自动化,不过上次我倒全自动缴费机‘付款君’计算费用时,挂号证竟然被退出来。拒绝计费!这、这下子怎么办!?

    总之这本新书呈现在大家眼前时,检查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为什么会碰上截稿日呢?要不是身体出状况的时机不对,我才不会去做检查。不过我很讨厌个人情绪会在等待检查结果时陷入低潮。对我来说还意外的少喝酒,肝功能指数好到令人无法置信,其实也算不错。

    虽然也有讨论要不要把发售日期延后,但是这样下一集也会自动延后,因此虽然书有点薄,还是按照预定计划出书。应该说是多亏各位编辑的帮忙,才能像这样在新奶奶把新书献给大家,非常谢谢你们。尤其是一直以来我惹了不少麻烦的手球老师跟GEG,我实在没有脸见你们。真的非常抱歉,同时也要感谢你们。

    就是这样,在此送上魔系列热腾腾的新书《前方就是魔の铁栅栏!》……不过,这个奇怪的人选时怎么回事?与其说奇怪,倒不如说会“咦——这样是那种人吗!?”的想法。

    没错,他就是那种人。而且从相当初期就做了那个设定,只不过连我自己都有个觉得“这搞不好会变成到最后都不会用到的过去设定——”咦,我讲的不是宫廷画家,艾蒂安,而是那三个人。

    关于第一个人,编辑曾经说过:“这种登场方式未免太……”不过他的腋毛有遮住,我反而觉得很棒。况且他的个性早在之前的短篇作品里写过,这时候也没什么号惊讶的。

    跟第一个人比起来,在接近书末部分登场的第三个,与‘魔’动画(想到时就喊一下)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路线,因此有不少读者要求把他从‘魔’动画放入原作,或许会让大家感到有些混乱也说不定,不好意思高的这么复杂。不过‘魔’动画的他还是他,也占有不错的分量。他真的是非常幸福。

    在正中央的部分登场的第二个人。病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对,没有问题。咦,的确没有吧?虽然GEG说过:“这到底打算挑战什么?”但是我并没有特别可以挑战什么……硬要说,我实在不擅长让笔下很帅的人一直帅下去……

    然后——这片后记的后面会收录我相当久以前写的短篇作品。‘镜中的古蕾塔’跟‘月曲’,第九十二话(第三季第十四话)的‘水中月’部分情节……因此保持‘要收录就趁现在!”的心情把这两篇放进来。

    涉谷常常在短片作品里耍白痴……但是每个人小时候都会发挥这种程度的诗意吧?问题是他到了现在还是多少会耍白痴。我个人是很喜欢这种感伤的结局,兄弟就是要这样。

    对了对了,在那集‘水中月’播放的BGM,是吉田旬吾先生的‘大切なもの’CD现正发售中。我想应该有很多人已经买了,不、不不不不过如果方便,希望你们也能看一下另一首‘見えない手と手’的歌词。那是不肖乔林挑战作词。在顺道一提,我第一次挑战的曲子——是‘ウアン·ダ—ウイ—ア音頭’怎么会差这么多!我还特地留意不要妨碍到歌声,希望吉田旬吾先生的支持者也会喜欢这首歌。

    其他还有以‘魔’动画第三季DVD为首,广播剧CD、广播访谈CD、活动DVD等数位媒体,以及松本手球老师正在《月刊Asuka》连载的漫画与画册,所有企划都在同时进行。尤其我个人非常期待画册,我可是等了好久——

    所有企划在这种状况下多方面进行,我也在许多方面都有稍微参与。毕竟人生不如想象中那么长,因此我是抱持往后只要相关单位找我参与,就会积极挑战企划的精神……以在《NewtypeRomance》执笔的‘连编辑都目瞪口呆的超DVD介绍单元(才不是这种标题)’为首,我打算往后要继续做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挑战。所以大家有空不妨到我的官方部落格与官网看一下。

    不过最重要的,让这个‘意外的三人再登场篇(不如说是越狱风云篇?)’完结还是最优先事项。我会努力让续集《后方便是‘魔’の石墙壁!》顺利呈现在大家眼前。这次我一定会亲手掌握‘页数超多’的荣耀!(内心觉得好像不太可能)。

    那么新书就按照先前所说的呈现给各位,不过世间现在正处于MerryChristmas的气氛……不对,这本书的发售日是一月一日。虽然我无法一一寄送贺年卡给阅读本书的你们,还是借用这个地方向大家打声招呼。

    恭贺大家新年快乐。

    今年也请继续支持‘魔’与乔林——

    镜中的古蕾塔

    古蕾塔坐在全身湿透的有利旁边,看见从口袋拿出来的珍奇物品,不断发出感叹。

    他刚从异世界的地球回来,鞋子,衣服,身体跟头发都被有点脏的水弄得湿答答,口袋里的私人物品当然也是一样。

    “这个是什么——?”

    “喔、那是一百元硬币。虽然是银色的,但是原料不是银,所以没有金属价值。想要吗?想要就送给你。不过要穿绳子当饰品的话,或许五元或五十元硬币会比较方便。”

    “这个是什么——?”

    “喔、那是喉糖。能够马上治愈原本不舒服的喉咙,变得不会痛。想要吗?”

    “人家的喉咙不痛……那么有利,这个、这个又是什么——?”

    她用指尖握着一张湿透的卡片。表面有彩色印刷的照片,背面则写满许多小字。拥有者有利一直盯着那张卡片:

    “那是大联盟的棒球卡。那种东西怎么会在我的口袋里?我明明只收集日本职棒。”

    “有利你看,这个很厉害耶?这个人不像是用画的,看起来就像活生生印在上面!”

    “喔、因为是照片的关系。照片本来就比绘画还要写实。想要就给你吧,反正我也不认识卡片上面的球员,拿了也没用……咦,古蕾塔?古蕾塔跑到哪里去了?”

    “艾妮西娜你看,这是有利给我的。”

    古蕾塔一面秀出大联盟的棒球卡,一面对她认为是天才的人说话。

    卡片的表面是一名彩色印刷,手持球棒摆出打击架势的金发男子。

    “这个很厉害,上面有照片。而且照片跟绘画不一样。艾妮西娜……我想要妈妈的卡片。从我出生就对爸爸没什么印象,但是妈妈不一样……当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她抓住古蕾塔的肩膀说声:‘你要幸福哟。’她、她那时候的表情……”

    艾妮西娜伸手抚摸少女的脸颊,并且手指拭去眼眶的泪水。

    “……她那个时候的表情……我越来越没有印象了。虽然古蕾塔非常喜欢有利,沃尔夫,艾妮西娜,古恩,肯拉德,云特,这城里的所有人我都很喜欢,可是我不想忘掉妈妈,妈妈的脸却慢慢从我的脑中消失。”

    “古蕾塔。”

    “虽然没办法拍出你妈妈的照片,却可以帮她画肖像画。往后每年都帮她画一幅吧。等到古蕾塔长大成人时,应该能够画出与你记忆中的妈妈几乎一模一样的肖像画。”

    “真的吗?”

    “是真的,因为古蕾塔是最爱的妈妈之女吧?可是呢……”

    有利的声音突然变小,在古蕾塔的耳边轻声呢喃。然后又在口袋摸索,拿出水蓝色边框的小镜子,笑着让它握在古蕾塔的手里:

    “不要让沃尔夫知道喔。”

    “恩,我不会告诉沃尔夫的。”

    古蕾塔不太清楚完成的画作是否像自己的妈妈,那不是因为她快忘记妈妈的长相,而是沃尔夫拉姆的画风十分抽象,基本上根本分不出画中人是人还是狸猫。

    不过她还是把那幅画像放在框里并且挂在房间,而且每天早上对着它说话,只是过不了多久,古蕾塔便不再想要妈妈的照片或肖像画。

    因为她发现只要有一面小镜子,就能随时想起母亲——

    月亮在我们手中

    “我想要月亮。”

    就算摆在眼睛镜片与眼睛中间也不会痛的弟弟讲出那么可爱的话,想必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家的哥哥都会帮他实现愿望吧。

    涉谷胜利也是。

    “我想要月亮!。”

    在夜深人静的家里,三岁的弟弟突然站在枕头上,两手在空中不停挥舞,接下来还不顾诧异的目瞪口呆的哥哥,直接跳下床,跑向连接阳台的窗户。

    “喂,小有,不可以。”

    窗外一片漆黑的中央公园。或许月亮看起来比灯火通明的曼哈顿高楼大厦还要美,但终究不是适合三岁幼儿在三更半夜玩耍的环境,如果保护者只有八岁就更不用说。

    “在房间不就看得到吗?不然这样,我帮你把窗帘拉开。”

    “我不要只用看的,我想要月亮。”

    “你想要月亮?为什么?”

    窗帘一拉开,几乎是正面圆形的球体隔着经过打磨的厚玻璃窗发亮。那是比位在海的另一边的自己家里看起来,还要高上许多的异国月亮。

    弟弟离开哥哥的手边,拿起超市的巨大纸袋。然后用他的小手把纸袋撑开,以抓蜻蜓的动作在头上挥舞。

    “用纸袋是抓不到月亮的。”

    “为什么——?”

    伤脑筋。胜利露出苦笑叹口气,并且把摆在床边的眼睛戴起来。

    有利是个坦率又可爱的弟弟,不过伤脑筋有点迟钝,不但相信圣诞老公公真的会从烟囱出现,还认为人类能够抓到月亮。虽说他比自己小五岁,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回想起三岁的自己,反而有点担心这样子到底要不要紧?

    “你等我一下。听好了,千万不能开窗。”

    如此说道的胜利蹑手蹑脚走过主卧室前面,从简单的厨房拿来一个黑色沙拉碗,而且一步一步走的小心翼翼,不让装满水溢出来。

    坐在长毛毯上的有利专心看着聪明哥哥,大眼睛里充满即将亲手得到月亮的喜悦。

    当胜利把沙拉碗摆在窗边的地板,隔着玻璃窗的满月便倒映在泛起涟漪的水面,而且以手掌大小的尺寸摇来晃去。

    “哇~~”

    虽然弟弟瞬间笑逐颜开,但是马上又扭曲嘴角,变成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没有。”

    因为水里的月亮消失在他伸进去想要握住的指缝。

    “小有,月亮是抓不到的。”

    “可是……”

    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的他一面闹别扭,放在水里的小手一面闷闷不乐的摆动:

    “人家想要玩传接球嘛、”

    “用月亮!?”

    “恩。”

    胜利忍不住憎恨教这种小孩子棒球的爸爸,不过那股情绪马上转换,当哥哥的他不得不去翻找弟弟的玩具箱。

    “人家想用月亮跟小胜玩传接球。”

    胜利好不容易找到塑料球,特别挑选黄色软球拿到弟弟面前:

    “小有你看,是月亮喔。”

    弟弟一点反应都没有,为了能够吸引他的注意,胜利拿起油性麦克笔,在球上画出奇特的图案:

    “你看,火山口!”

    更加没有反应。于是胜利改变方针,为了让图案充满奇幻与童话的气氛,在球上画出动物跳舞的阴影:

    “月兔!”

    “兔——?”

    这次得到不错的回响,松了一口气的胜利把球放在弟弟的小手上让他握紧:

    “现在月亮是小有的了。”

    有利盯着聪明的哥哥大约三秒,随即发出兴奋的声音,然后把月亮放在膝上,再捡起其他比较硬的球。

    他拿下红色麦克笔的笔盖,在光滑的球面画下难看的图。

    他不顾哥哥“这是海星吗?”的疑问,继续把线条里的区域涂成红色。

    当他完成这项重要的作业之后,满意的点点头,接着把球递给哥哥,很自豪的说道:

    “给你!我把星星送给小胜!”

    从满是灰尘的杂物里发现十几年前的纪念品,胜利心中充满怀念,然后叫住刚好从走廊走过的弟弟。

    升上高中的弟弟“啊——?”了一声,丝毫没有可爱的感觉。他把画上红色星星的球举到标准身高的有利眼前:

    “小有,你记得这个吧?”

    不过弟弟只是轻微皱眉头,把过去曾经很小的手掌贴在哥哥额头上,同时露出充满困惑于同情的表情:

    “我说胜利,我们已经不是玩‘七龙珠’的年纪了吧?”

    神啊,我不要月亮了,我只想要过去的那个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