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变魔王短篇 没有盖子
    没有盖子

    作者:乔林知

    ([漫画]今天开始魔之自由业2附录special短篇)

    “你会变戏法吗?”

    因为这个问题来得很突然,孔拉德刹那间说不出话。

    才想说怎么都没看到人,结果响着啪哒啪哒的脚步声从甲板上跑回来,打开门后所说的第一句竟是这个。连“拜托”他不要跑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的这个叮咛都给忘了。

    “对不起,我问得很突然,让你很不知所措吧?”

    听到有利这么道歉之后,他终于开口:

    “不,别这么说,您没必要道歉……”

    “我实在太唐突了。只是因为你实在太厉害了,就想你该不会也很擅长变戏法。”

    “变戏法?”

    “没错。你看这个,实在太过份了。”

    有利掏出一张纸,好像是从柱子某处撕下来的告示。可能是针对小孩子的告示吧?因此是用粗体字所写成的简单文章。内容混杂了许多连刚开始学语言的有利都看得懂的单字。

    孩子们、快乐的、戏法大会、一起乐翻天吧!

    “这上面的戏法应该是指魔术对吧?毕竟这是艘豪华客船,所以会安排让孩子们开心的晚餐秀没错吧?所以啊,我就问了当时来往于附近的船员,问他们会表演什么样的魔术?”

    孔拉德悄悄叹了口气。才刚离开港口没多久,主人有利很快地就己经不见人影两次。虽然这样的个性也是他的魅力之一,不过他实在是活泼过了头。

    就算改变了头发和眼睛的颜色,有利的长相还是很引人注目。即使没有保鲁夫拉姆那么显眼,但是在人群中还是很受瞩目。

    只能庆幸那位船员是个善良的人类。

    但是他本人却完全不把那种事放在心上。总觉得反正已经变装了,不会有问题的,看起来就跟普通百姓没什么两样,因此非常骄傲地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根据那名船员的说法,船上并没有任何一名乘客是戏法师……也就是魔术师哟!而且从一开始也没有计划要请魔术师上船。这太扯了吧?既然要举办戏法大会,却没有魔术师上船?那么,谁要来表演吧?难不成是大胡子船长?”

    “这个嘛……”

    “那铁定不可能嘛!所以这一定是那个哟,孔拉德,是欺骗小孩子的行为。说什么有开心的魔术表演秀,好让家长带讨厌坐船的小孩子做一趟海上之旅,好满足害怕搭飞机但是想在海上度过很浪漫时刻的家长们。”

    “那样的话,骗人的应该是家长吧?”

    “这么说也没错。可是家长串通船公司来欺骗自己的小孩,这种事情你相信吗?孩小们那么引颈期盼,甚至还忍受晕船的痛苦等待夜晚来临耶!我猜到时候一定会在快表演以前宣布中止,说临时取消表演什么的。这叫人怎么能原谅他们呢?”

    有利为了别人,而且是素未谋面的小孩子而气呼呼地握紧拳头。

    更何况他虽然说这是欺骗行为,但是被害人到底存不存在也还是个未知数。正义感强烈固然很好,不过想像力过度也是小有问题。这艘刚出航的客船上,是否真的有满心期待戏法大会而忍受晕船痛苦的小孩呢?

    然而,现场倒是有个已经失去耐心的大人啦!

    孔拉德停弄正在整理行李的手,回头看看舒适的室内。用强迫手段硬是同行的保鲁夫拉姆占住了豪华的大床。正想了解他是否接受有利这种行为,有利却提高声调紧张地说:

    “啊,对不起。我是不是吵醒保鲁夫了?”

    “那么,您打算怎么做?”

    孔拉德忍住笑意地问他。有利一定会将手摆在口袋旁边握紧拳头,稍微挺直背脊坚定地回答这个问题吧?而且改变了颜色的眼珠还会闪闪发亮呢!况且,自己早就猜到他会怎么回答了。

    “所以,孔拉德,我一定要替孩子们做些什么才行!”

    我就知道。

    孔拉德不想问他“为什么是您替孩子们做些什么呢?”也没有丝毫想说“其实我有一大堆事情想请您帮忙……”的犹豫。只是,光说“我知道了”又很无趣。于是一面阖上衣箱的盖子,一面这么说:

    “是我们哦!”

    当然,一时之间有利并不会感到把孔拉德拖下水的罪恶感。

    有利的提议,对容易难为情的他来说是很罕见的计划。他说要在晚餐以前精通连初学者都会的简单魔术,然后只针对小孩子表演。即使在短时间内进行特训,可能也无法取代天真无邪的笑容。

    “不知道小孩子喜欢什么样的戏法耶?是从胸口飞出鸽子呢?还是从帽子抓出兔子呢?”

    “我觉得最理想的是外表看来华丽,但实际上手法很单纯的那种。”

    “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我先问问看,孔拉德你应该知道什么是魔术吧?”

    “我曾经在拉斯维加斯看过,您呢?”

    “魔术?那个我已经看过不晓得多少次了。每次有球队即将提前封王时,都会点亮魔术数字,不管是自己的队伍或别的队伍点亮,那种感觉都让人相当紧张呢!”

    从他的语气来判断,应该是在讲棒球吧?我倒是不知道这还有同音的相关用语呢……

    “还有就是那个,眼看飞出去的球差点就要全垒打了,却变成界外球;还有靠打者的演技,让没有打中的变化球变成触身球的那一瞬间……”

    “那与其说是魔术,应该是误判吧?对了,您不要边说边陷入自己的想像当中。振作一点,有利,您不是要表演让孩子们开心的魔术吗?”

    “对……对喔!”

    这时候,孔拉德把手肘撑在原本靠着的衣箱,然后身体笔直地站起来。同时好像想到什么似地,独自用手抚摸足以藏进一个人的皮箱,并一边说:

    “还是选箱子比较好吗……”

    “箱子怎么了吗?”

    “就是刺穿箱中美女的魔术啊!把助手塞进无法动弹的箱子里,再拿长剑从四面八方乱刺一通的那种。虽然是很常见的魔术,但是不管看几遍都很让人心惊胆战呢!始终担心里面的女人到底有没有事啊?不过,小孩子对那种魔术应该会感到很兴奋吧?”

    “喔~你说那个啊?”

    表情得意并点头表示赞同的孔拉德,把刚刚才从里面将东西拿出来的衣箱展示给有利看。

    “那么,我们来练习一下吧!好了,您先进去,我再从上面慢慢将剑刺进去。”

    “咦,要我进去啊?!”

    当锁头“啪!”地响起,有利马上脸色大变。他慢慢后退远离箱子。

    “放心,相信我。”

    “不是啦、不是啦,这不是相不相信你的问题!虽然光从旁边看是看不出来,不过魔术这种戏法一定设有什么机关吧?即使乍看之下是乱刺一通,里面也一定设有能够全部躲开的机关哟!现在要把那套魔术用在这个……”

    他用手掌拍打皮制的衣箱,发出了震动空气的声音。

    “如果用这个没有做任何措施或机关的普通箱子,我铁定会变成串烧的!”

    “嗯——那不然我进去好了。”

    “啊?”

    “您放心,如果是您的话,不管您刺哪里我都不会有怨言的。”

    虽然他挂着不经意的笑容这么说,但是仍然无法说服有利。

    “等一下,变魔术的精髓又不是在于忍耐!”

    看样子有利对拿剑刺的行为带着一些恐惧感。他右手一面在脸的前方挥动,一面拚命开始找藉口。

    “不过无论是谁进去箱子里,谁负责拿剑刺,就算我们表演得多棒,也不知道观众是否看得满意呢?搞不好只当我们是在忍耐着被剑刺呢!”

    “是吗?”

    “嗯嗯。看来这种表演还是得请现场观众到舞台上,找外行人来协助表演才比较惊险刺激。”

    “喔~既然这样,就从观众群指定体格比较引人注目的女性吧!像是露出双肩还看得到手臂肌肉的家……观众。那种人不管哪里被刺到也不会有怨言的。”

    “女……女性才不敢做那么可怕的事情呢!”

    看来对他来说,无论男女都不愿意让他们涉入险境呢……看出这点的孔拉德,又装模作样地说:

    “没办法,那么就放弃刺穿箱子的魔术,改挑战奇迹的瞬间移动——逃脱术怎么样?”

    “什么逃脱术啊……孔拉德……”

    “放心,包在我身上。那个我看过好几次了,就直接拿这个衣箱来表演吧!总之您先进去里面,我再从外面指导您逃脱的顺序。”

    “咦,哪有这样?我又不是大卫魔术师!”

    不过有利还是一面碎碎念,一面打开直到先前还装满衣服的衣箱盖子。他应该是觉得总比变成串烧要来得好。他跨过边缘,分别把脚一一踩进去,然后坐在中央抱膝。里面的空间就算蹲了一个大人都还绰绰有馀。

    有利抬起头问“然后,要怎么做?”的眼神虽然让孔拉德感到有些怜惜,不过这时候他铁了心肠……不,他一定要当个严厉的保护者。于是他用力把盖子阖上,发出声音后扣上锁头。

    “逮到了!”

    “啊!哇!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你说‘逮到了’是什么意思!?这是哪门子的逃脱术啊!?难道说你打从一开始就想要把我关在里面!?”

    连再怎么迟钝的他也终于发现了,于是从里面拚命敲打箱面跟底部。刚开始还比较客气,到后面越来越激烈。连孔拉德的身体都跟着振动。

    “我个人并不想做这么蛮不讲理的事情,但是不像这样把您锁起来,您铁定又会不见人影的。”

    “啊!?你在说什么啊,孔拉德?难不成你是在气我擅自在船内探险吗?我会那么做也是逼不得已啊,检查住宿地点的安全门是必要的常识耶!更何况,要是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小孩气的恶作剧上面,就无法赶在晚餐时间以前学会魔术哟!?”

    “对我来说,让您待在我身旁比练习逃脱术要来得重要好几倍!”

    毕竟之前被他溜出去的地方没有盖子,如果正前方有撑住的门,无论如何他都会设法撞破的。

    现在孔拉德坐在箱子上面,开心地嘟嘟说“至少现在先困住你再说”。反正也不会撑太久,迟早都会耐不住性子而打开盖子。那个耐不住性子的人,当然是指孔拉德自己啦!

    “对了,陛下,刚刚您拿给我看的那张纸是这么写的:‘暑假里,与孩子们做一趟快乐的航海之旅。白天钓鱼,晚上有烟火与戏法大会,一起乐翻天吧!’感觉还真有趣呢!不过有利,其实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您。”

    “什……什么消息?”

    “这附近的海岸一带,夏季很短暂,早在我们来之前已结束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

    像是在询问少爷在里面的心情如何?孔拉德用右拳突出的指节敲著箱子。

    “很遗憾,这趟乘船之旅,我们无法跟孩子们一起享受烟火跟魔术秀了!”

    不晓得是否听到他们俩的谈话,照理说应该在睡觉的保鲁夫拉姆突然坐了起来,讶异地念念有词:

    “应该只是轮船公司忘记把告示撕掉吧?”

    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是个残酷的事实啊!

    *1.“没有盖子(盖もない)”取自於日文原文的“身も盖もない”有太过露骨之意,在此则暗指丝毫不留情面,残酷的事实。

    *2.职棒赛季里,每一支球队的比赛场数固定,故在争夺冠军时,会出现“即使排名第二的球队在剩下的比赛全胜,依然无法超越第一名的战绩”的状况,因而使得排名第一的队伍“提前封王”。而作为提前封王指标的就是魔术数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