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变魔王短篇 Night Night 晚安
    NightNight晚安

    作者:乔林知

    标题原文:NightNightおやすみ

    ([FANBOOK]「今日からマ王!大研究」書き下ろしミニミニ短編)

    “真安静啊。”

    他看着孔拉德,或者说是看着面前的窗户说道。

    这夜静得连下雪声都能听见。他们既不说话也不算沉默地看着各自的书,度过这就寝之前的悠闲时光。

    时而让身体深陷入舒适的椅子中,时而把书放回桌上,喝着温热的红茶聊天,他们就这样重复着这些举动。

    不过实际上这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呢?有利右手拿着杯子,左手在底下托着,用两只手慢慢地喝茶。就好像第一次使用大人的茶具的小孩子一样,为了防止失手打碎而谨慎地对待着。可能拿杯子的姿势还是日式的,不过还是极其可爱。

    “没有电视的声音还真是安静啊。”

    “……感觉不自在吗?”

    尽管孔拉德对他接下来的反应早就心知肚明,不过还是故意这样问道。果然不出所料,有利慌张地摆着双手否认着。

    “不,并没有感觉到不自在!”

    “我并不讨厌和你一起读书,而且还让人觉得平静。我只是觉得没有电视机的声音,夜晚就会变得如此安静。”

    “电视机?”

    “就是那个里面有图像在活动的不可思议的盒子……对了,你来过地球,应该知道的。”

    “知道倒是知道,不过我没想到你也是电视迷。”

    “我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他合上了魔族儿童用的教材,又喝了一口红茶。威拉卿苦笑着想,喝那么多晚上要睡不着了。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在睡觉前都会一直把电视机开着,哪怕没认真地在看,一点儿都不节约啊,应该要反省。”

    “你看什么样的节目?”

    “啊?比如棒球转播、体育新闻和美国职棒大联盟转播之类的。”

    “这样啊,挺有趣的,都是有关棒球的呢。”

    “或许……是这样。你在地球上都看了一些什么节目?在我出生的时侯电视已经很普及了吧?”

    “是啊。”

    合起膝上的书,孔拉德把两手交叉在胸前回想着,那个叫新闻的东西挺方便的,虽然自己并不常依赖它,通过它待在家里就能知道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也不用看鸠的脸色。

    “……除了新闻以外我还喜欢看纪实节目。比如海龟产卵,你知道吗?海龟产卵的时候会流眼泪的。”

    “啊?你大概不知道,这在日本算是家喻户晓的事情了。”

    “是吗?我确实不知道,所以被赚了眼泪,想起了那种痛苦。”

    “想起了?你、你产过?!你产过卵?!”

    “不,只是肚子被切开时的痛苦。虽然不是卵,不过肠子有流出来。嗯,现在这已经变成重量级的美国笑话了。”

    “笑不出来,美国笑话真是不好笑!”

    “还有就是动画片和儿童节目我也看了不少。就是那只会说话的动物人偶,它对我学习语言有很大帮助。”

    “哦,是马佩特。”

    有利好像想象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欢快起来。大概是想象到跟着电视机念罗马字的孔拉德了吧。实际上他当时是照着电视画面学跳舞。因为对唱歌跳舞的害羞程度……以及身高的问题,他放弃了成为一位体操王子的梦想。

    “不过儿童节目还真的不错。穿着外星生物的服装的人以及动画片中的角色都说着通俗易懂的语言。那些歌也很容易让人留下印象!对了,我当时要是也通过那个学习英语就好了,这样我就能掌握到梦寐以求的优美纯正的英语……说起来,在真魔国有没有儿童教育节目?哦,这里没有电视机,所以也就不会有节目的形式吧。那么有没有教育……戏剧之类的?不包括毒女莉维斯亚(录入注:指阿妮西娜吧)系列。”

    “有是有,不过并不多。现在主要是以书本的形式。”

    “是吗~我还在想要是有的话可以给古蕾塔看。不过可能会有这方面的需求吧?创作一下说不定也不错。这种事情是不是应该向莉维斯亚提议一下?”

    “与其向她提议不如由陛下……啊!”

    有利摆出一副不想在这种时候还听到他叫“陛下”的神情,好像在说现在又没有在工作。

    “由有利……你来尝试创作怎么样?古蕾塔和国立中学的孩子们都会高兴的。”

    “我?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孔拉德!那档子事儿肯定很难,要把有趣的内容用简单的语言描述出来。而且我根本不懂得怎么制作动画,连画画都不会。如果要制作马佩特的话古音肯定更加合适……不过,如果只是一边说台词一边让那个东西活动的话,我倒是记得以前在小孩子的聚会上表演过。皮影戏,皮影戏!那个也很适合出现在儿童节目里吧?”

    “皮影戏?哦,就是这样的?”

    孔拉德回忆起自己在童子军夏令营参观时的内容,把手指复杂地交叉在一起。

    “土狼。”

    “……一般来说,一开始的时候都会出来一些小狗小螃蟹什么的吧……不过这些角色大概不怎么受小孩子的欢迎。”

    “那么秃鹫怎么样?”

    “……现在还不知道那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秃鹫,能不能再找一些更容易让人亲近的角色?原创的当然更好。”

    “比如什么样的?请给我样本,可以的话最好是原创的。”

    说完以后他开始反省自己提的要求是不是太高。因为有利对此感到很苦恼。他盯着自己的双手哼哼着,正当感到抱歉的孔拉德试图以一种尽量不伤害对方的态度转移话题的时候。

    “玻璃灯罩!”

    “……我们是需要一个角色吧?”

    “我是说,比如手套人什么的。”

    “……手套……”

    一瞬间威拉卿的教育者之魂被点燃了,他对自己会有这种情感而感到惊讶(又不是浚达)。他抓住有利的手指,使其摆出表演皮影戏的架势。

    “听好了,我来教你我所珍藏的大作。如果能学会这个,你就是皮影戏水平一级、皮影戏大师、皮影戏国王!”

    “我才不想当那种国王~”

    “光靠手是不行的,这种皮影戏的表演方法要用到全身。也就是说表演皮影戏是一种艺术!”

    “什什什什、什么啊这是?!痛、痛啊,不行,这种姿势怎么表演!孔拉德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认真~?!”

    当然,几十分钟以后他们被抱着枕头走进来的保尔夫拉姆给大骂了一通。

    不用说您也可能想象得到,当时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两个人的胳膊绞在一起,有利的脚搭在孔拉德的肩膀上。

    最为打击有利的是,当被问及他们在干什么时,孔拉德轻飘飘地回答道:“瑜珈。”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