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变魔王短篇 圣诞特别编 - 魔王的圣诞
    标题原文:今日からマ王!MerryX'mas

    (ニュータイプ12月号(2005/11/10発売)别册付録「BestX'masBox~オリジナルショートストーリーズ」に掲载されたミニミニ短编。)

    因为找不到完整的原文,就基本采用了某本杂志的译文——忘记是哪本了:p对照着手边的那点日语原文修改了部分翻译

    “说到地球的行事作风,有时真是让人受不了啊。”有利边说边用一个耸肩代替了开场白。

    “只要去除了宗教因素,其实想象也无所谓。不好意思,让你帮我拿东西。啊啊,那个袋子我来拿就好了。”

    从维拉卿手上堆积如山的箱子顶部,他取下了一个装饰得很漂亮的包裹。在现任地球人的指导下这个包裹被包装得很有圣诞的感觉。

    “送给浚达的是话题中的畅销恋爱小说……虽然我不知道里面讲的什么东西。”

    “啊啊,这是签名本呢。”

    “给保鲁夫的是……看,这个!小天鹅哦!那小子明明都已经是大人了,还要什么浴室里的玩具,不过小鸭子的话就太没品了呢。”

    “他应该会一副暴跳如雷的样子其实心里很开心吧。”

    “给古恩的是冬季新色的毛衣。”

    “他一定会眉间皱纹搓成一团地开心收下哦。”

    “给阿尼西娜小姐的是小鸡型的靠垫。可爱吧?”

    “嗯嗯。虽然不好去想象那玩意长大的话会变成什么呢。”

    “问题是给古蕾塔的礼物啦。”

    有利将视线投向暮色霭霭的天空,大大叹了口气。

    “送什么好呢?思春期的女孩子想要的东西,不受欢迎的高中生可不会知道的啦。”

    有利一提起少女,总是一脸像是困惑又像是羞涩的表情。

    孔拉德看着有利宠溺着那个因为“奇特事件”而得来的女儿时的样子,不禁想,其实在撒娇的倒是有利本身也说不定吧。然后,他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

    “我想只要知道是陛下替她选的礼物,不管什么她都会高兴的。”

    “我要月亮!要是她说了类似这种话,我可怎么办好啊。”

    “好象感同身受嘛?”

    有利听了,说了一句“谁知道”,高明地打了个哈哈,然后把视线转回了身边。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我吗?”

    这个问题太过出其不意,让孔拉德没能准备好一个标准答案。

    “虽然我还不是一个可以立刻就回答‘没有’的无欲无求的人……不过这种事是问本人的吗?”

    “在日本就是这种感觉哦。小孩子给圣诞老人写了信之后,父母看完那封信就会在晚上把礼物放到孩子的枕头底下。”

    “唉,还真合情合理啊。”

    “不要说得那么空虚啦。这可是希望孩子高兴的父母爱啊。然后?你到底想要什么?”

    “陛下有什么想要的吗?哎呀。”

    一边反问了回去,孔拉德一边又打断了有利的回答。

    “世界和平这种,现在这个时候就免了吧。或者你不想对我说的话,悄悄写在纸条上也可以的哦。”

    他停下了脚步,一脸认真地说:

    “我不需要哦。因为我的角色是圣诞老人嘛。圣诞老人是拿不到礼物的吧?可以提要求的只有得到礼物的那一方。所以你看,孔拉德,这可是个好机会,说说看嘛。”

    维拉卿闭上了嘴,抬起下巴,沉思了片刻。然后像是刚想到似地表情豁然开朗。

    “草皮吧。”(录入注:原文为「芝」(草皮),在日语中其读音「しば」与「柴」、「死马」、「Siva」(湿婆,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相同,有利当时只是用听的,一时脑中蹦出无数可能,无法确定是哪个,所以下文会发出疑问词就是出于这样的原因。)

    “唉?”

    “我想在球场的外野铺上一层草皮。虽然有耐寒的品种,不过因为培植地很远导致运输费用抬高了很多呢。因为觉得浪费就一直没说出口,不过难得圣诞节,就给我那个吧……”

    “草皮!?孔拉德,给我等等……”

    “请给我那个”

    维拉卿操着一脸不容分说的笑脸如此告诉他。

    “可以吧”

    甚至不是疑问句。(录入注:原文「いいですよね」这种情况下一般是作征询意见的疑问语气,但孔拉德用的“不是疑问句”。可见当时的情形了。)

    隔天,真魔国国营球场的外野全面铺上了青翠的草皮。虽然其它人都没有拘泥过名称,然而不知为什么,只有有利意气用事地用“孔拉德绿”啊“维拉卿球场”之类糗到死的名字来称呼那片草地。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