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后方便是魔的石墙壁! 1
    爸爸、爸爸、爸爸……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女史一面喃喃念着不熟悉的名词,一面在城堡走廊上踏出尖锐的脚步声。

    那个男人已为人父,或许该原谅他过去的罪行了。没错,这不只是为了那个男人,也是为了刚出生的孩子,甚至是为了有着宽大胸襟与他结婚的年轻女性着想。

    老实说,自己一点也不想见那个人。

    那个男人害朋友失去性命。不,尽管他并非直接原因,但是因为他不合理的建议导致路登贝尔克有许多人被逼到走投无路,不得不前往最前线。为了救出被留下的孩子,就连身为预备役的茱莉亚都前往国境……虽然吉赛拉没有多谈,茱莉亚恐怕还到了更前方。

    如果他不是冯波尔特鲁卿的表兄弟,艾妮西娜早就自行对他做出适当的制裁。而且是不惜采用任何手段,或者是动用她可爱的魔动装置。

    就那个意义来说,古恩达的处置算是很适当。若不是他被放逐到国外,应该又会多出一个魔动装置的受害者。

    那名元凶在不久前回到真魔国。

    「现在不是在意个人私情的时候。」

    轻叹口气的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推开眼前那扇门,主人不在的血盟城谒见室显得有些昏暗、寒冷。

    可能是心理作用,在隐约可见的红色绒毯上,站着高大男子与年轻女子。女子远远看起来只是个少女,男子以有点不稳的方式站立,外表比过去来的苍老许多。

    两人都是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一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便同时往艾妮西娜的方向望去。

    「艾妮西娜大人?」

    只有女子发出声音。男子的嘴角在低头的瞬间微微颤抖,正常无碍的眼睛往下看。至于灰色眼罩下方的左眼有什么动作,就不得而知。

    「好久不见了,妮可拉。很高兴看到你这么有精神,你的孩子可好?如果你和贝比有任何状况,随时可以联络毒女保健机构。他们会立刻派优秀的毒产婆过去。」

    那个名称虽然让人不太敢恭维,既然是冯卡贝尼可夫卿的部下,铁定是优秀的人才。知道这件事的妮可拉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托您的福,宝宝很健康。而且婆婆也把宝宝照顾得很好。」

    「那真是太好了。」

    在谒见室等待的人,是从人类的土地嫁来真魔国的妮可拉,以及她的夫婿格里塞拉卿盖根修伯。

    是艾妮西娜把他们从格里塞拉卿盖根修伯的宅邸叫来。波尔特鲁地方一角,是男子的父亲格里塞拉卿所拥有的土地。可能是顾虑到以古恩达为首的真魔国中央,因此当家不允许儿子继承家业。

    更何况对于在市井长大的妻子来说,不继承家业的生活或许还比较惬意自在。妮可拉不断环顾四周,然后询问艾妮西娜:

    「艾妮西娜大人,那个……有利陛下跟古恩达阁下呢?」

    「因为某些状况而不得不离开城堡。啊啊,你就不要再深入追究了。」

    艾妮西娜一边举起一只手制止好奇心旺盛的人类女孩,一边走近魔王宝座:

    「会把你们找过来也是这个原因。在陛下与古恩达不在的这段期间,你们应该能够派上用场。」

    「我们,只要帮得上任何忙,要我们做什么事都没问题。」

    原本因为没能跟尊敬的国主与亲戚见面而感到遗憾的脸,突然间显得豁然开朗。

    「我们要做什么呢?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或许吧。我想站在你旁边的夫婿也许心里有数,总之一国之君与辅佐官都离开城堡,多少会有一点问题。要是人民知道这件事就更有问题了。国王越是受人民爱戴,一日不在国内就可能增加人民的不安。因此我跟古恩达想了一个办法。」

    妮可拉还是一脸摸不着头绪地歪着头。

    「我希望你们能担任魔王陛下,以及辅佐官冯波尔特鲁卿的影武者。」

    「影武者?」

    「是的,详细说明请参阅《向毒女学习图解日本战国时代》。」

    作者当然是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女史。这是她毫不厌倦地询问在异世界长大的魔王陛下,花了二十天的时问画出来的儿童读物。但是情报来源的有利不擅长历史,因此战国时代内容变得乱七八糟。只是这没有造成什么问题。毕竟艾妮西娜是毒女,不是历女。

    「这里的第十四章有记载,由长相接近的人担任战国武将的影武者。」

    看着她指的地方,妮可拉不禁皱起眉头。虽然是附有图片的说明,但是上面的人一头乱发,不仅盔甲从肩上滑落,身上也插了好几支箭。甚至有鲜血从额头流下来,露出怨恨至极的眼神。

    「那个……可是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武将……不像国王的代理人。」

    「抱歉,那是落败武士。」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战国时代的国王模样这么悲惨!」

    「那么,究竟要我做什么?」

    终于开口的盖根修伯可能是过度紧张的关系,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哎呀呀,这个男人也变得落魄啦?」艾妮西娜不禁感到讶异。

    他曾经得到拥有权力的国王兄长的支持而嚣张跋扈,如今却在庶民也能进入的谒见室里,紧张得声音沙哑。艾妮西娜心想:「没错,因为这个国家的主人不是为了私欲利用百姓的男人。」完全没想到盖根修伯会这么紧张是因为自己的关系。

    「我想请两位担任陛下与冯波尔特鲁卿的影武者。」

    夫妻闻言一起张开嘴巴,露出「你说什么?」的表情。

    「啊——我当然不会要求你们执行这段期间的职务工作与外交相关事宜。我和影子军团会设法处理那些事,你们只要假装魔王陛下与冯波尔特鲁卿,默默坐在椅子上就好。」

    「但是为什么是我们……撇开我不说,陛下与妻子的性别可不一样。」

    「你们不是曾被误认为是有利陛下与冯波尔特鲁卿吗?」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有利和古恩达曾被误认为是这两个人。那是因为图画得太过草率,绝不是有利跟妮可拉长得很像,但是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至于身为表兄弟的古恩达和盖根修伯的确长得满像的。除非曾经近距离见过他们,否则应该能够蒙混过去。

    「有没有摆出国王的派头坐在魔王宝座上,对国家的安定也有很大的差异。即使有执政官跟宰相在也一样。就算是不开口的替身,担任的任务依然很重要。」

    「这、这我曾经听说。」

    紧紧握拳的妮可拉对着贵族丈夫说道:

    「我曾在《熟知异世界的毒女事典》看过。就是有个女人跟身为贵族的哥哥交换身分,然后骑着马大肆活跃吧?呃——我记得那是替身……对了,是替身伯乐吧?」

    那似乎是个了不起又有眼光的替身,但是艾妮西娜冷淡地挥着右手说道:

    「就算没有大肆活跃也没关系,你的工作只是像一只借来的猫咪,乖乖坐着。如果想说什么的,就说『交给你处理』。」

    「真的只要那样就好吗?那个……不需要积极地跟街上的人们握手,也不需要在街头发表演说吗?」

    妮可拉似乎把帝制国家跟民主主义国家搞混了。

    「反倒是要禁止外出,当然也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我们约好了,若是不守承诺就把你们抓去油炸,要是说出来就要吞下一千根针。」

    「天啊,我才不要吞!」

    「那是指除非做到那种程度,否则不会罢休。」

    「啊、可是……」

    纵使对意想不到的要求感到讶异,看起来有些兴奋的妮可拉大概是突然感到不安,忍不住皱着眉头发问:

    「那、那个,可是我要怎么照顾孩子?要是离开宝宝,我……」

    「你大可以继续照顾宝宝,我可是非常赞成妈妈亲自带小孩。至于那段期间的家事交给男人去做就好了。啊——像是你坐在魔王宝座时,让扮演古恩达的格里塞拉卿抱宝宝不就得了,如今应该没有人会对古恩达抱着可爱的小婴儿这件事感到不解。」

    也许是听到这个回答总算安心,妮可拉说些「老公决定吧——」等类似购屋夫妻之间的对话。艾妮西娜趁着这个时候拿出不晓得藏在哪里,大约巴掌大小的机械:

    「那么——」

    「那、那是什么?」

    「这是猛起来剃头男,简称『猛男』。」

    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为什么不叫『猛剃男』?」因为艾妮西娜已经揪住修伯的长发拉近自己,拿着那个机器逼近他的脑袋。

    「请等一下,等等——!为什么非得把丈夫头顶的头发剃掉?毕竟我和修伯的工作是担任陛下与古恩达阁下的影武者……呃——呃——就是那个!」

    妻子指着打开的书说道:

    「落败武士的头顶虽然弄得好像碟子,但是影武者不需要那么做吧!?」

    「我说妮可拉,那是秃头武士。」

    「秃……咦……?」

    ……妮可拉不禁脸色大变压住头顶,深怕自己也惨遭同样的命运。

    「别担心!我怎么可能剃你的头发?女人的头发可是武器哟,一旦遇到紧急的状况,甚至可以当做鞭子或绳子。等你育婴告一个段落之后,再把头发留长一点吧。」

    「请等一下,冯卡贝尼可夫卿。」

    拼了命的盖根修伯好不容易从毒女的魔掌救回自己的脑袋:

    「我并非舍不得自己的头发而犹豫不决。虽然不是那样,但是依照冯波尔特鲁卿的想法,我不认为阁下愿意让我担任影武者的工作。」

    「为什么?因为他讨厌你吗?」

    「是的……」

    「蠢毙了!」

    讶异的艾妮西娜轻轻闭上眼睛仰天大叫:

    「只要是为了真魔国,古恩达才不会在意由谁冒名顶替。就算事后他有什么不平或不满,也不过是擤个鼻涕就能解决的小事。反正这都要怪他自己太不小心,这么随便就让城堡唱空城计。有什么不满尽管过来血盟城。而且……」

    艾妮西娜手中的机械发出声响折叠起来。

    「况且把你叫来王都,并非只是担任影武者。」

    盖根修伯不禁为之发抖。

    虽说自己犯了无可饶恕的罪行,但是远离故乡四处漂泊的生活,真的是既空虚又痛苦。不过国外生活还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可以避免成为冯卡贝尼可夫卿的魔动实验白老鼠。

    跟被迫与她过着有如姐弟生活的古恩达相比,当白老鼠的次数虽然少了许多,也有好几次被过去的梦魇吓得惊醒。一想起当时全魔动水洗厕所的悲剧,至今眼罩都还会因为泪水湿透而变松。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

    「没错,正是你想的那个。」

    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执政代理以挥鞭的气势靠近:

    「如果你缄默不语,只好直接问你的身体。好了,关于盒子的事快点从实招来!」

    这次眼罩因为其他原因变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