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后方便是魔的石墙壁! 11
    踏着因为连续晴天完全干燥的石板地,冯比雷费鲁特卿沃尔夫拉姆凝视空中。

    正确来说,他凝视的不是空中,而是眼前紧闭的一扇大门。那是利用山区建造的真王庙入口。或许是抬头仰望的关系,身体微微往后仰,双手抱胸站立。只有他一个人。

    「你又来这里了,沃尔夫拉姆?」

    背后传来这几天持续听到的声音。

    回头一看,那里站着一名耀眼的男子。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的金发梳理整齐,也确实穿上衣服。更重要的是他从头顶到脚趾都实体化了。

    「看来你顺利得到身体了。」

    「是啊。艾妮西娜把她的毒女印魔力瓶和魔力增幅装置借给我。缺点是我必须一直把水壶挂在腰际。又不是小孩子出门。」

    他轻轻摇晃在腿侧的小瓶子,仿佛小孩子在确认内容物。

    「毒女的发明物经常带有危险,请小心不要被绊倒了,『陛下』。」

    「谁会绊倒我?说啊,沃尔夫拉姆。」

    靠近的男子以亲昵的态度把手放在沃尔夫拉姆的肩上。或许应该说是像朋友一样勾肩搭背,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应该不是你吧?」

    然后他稍微抬起下巴,指向真王庙的大门:

    「无法让你跟眷恋的『那个』直接面对面虽然有点可怜,但是真王庙除了我以外,原则上是男宾止步。」

    「我怎么可能会眷恋。」

    「是吗?那就太好了。若要多替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这个距离算是刚好。不要太近也不要太远,待在不会伤害彼此的场所。其实我偶尔会这么想,沃尔夫拉姆。人与人之间是否不要太过接近?就像盒子与人,人与人那样。」

    沃尔夫拉姆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搭在自己胸前的白皙手臂。上面没有一丝伤痕。这一点足以证明那个美丽的身体,不是这个男人真正的肉体。

    那是刻意制造出来的肉体。问题是精神呢?

    不晓得男子是否知道沃尔夫拉姆的疑问,他用滑嫩的手指拍拍沃尔夫拉姆的肩膀:

    「糟糕,差点忘了。我是来问你要不要一起去接人,差不多快看到船啰。那可是你最宝贝的有利陛下搭的船……对吧,冯比雷费鲁特卿?」

    他的手指抓起沃尔夫拉姆的一撮头发,沿着下巴线条往下滑:

    「我想你应该不会愚蠢到把『这件事』说出来,对不对?一旦公开,你应该知道有利陛下会怎么样吧?」

    沃尔夫拉姆轻轻皱眉,眉间浮出浅浅的皱纹,最近时常被人说自己长得像长兄。

    「只要是为了家人和最重要的人,你什么事都愿意做。你从以前就是这样。」

    「不需要再对我多说那些事。」

    沃尔夫拉姆以不至于不敬的最低限度礼仪,拨开左脸颊上的手指:

    「我这个人还懂道理。」

    盒子没有丢掉,而且放在真王庙里。但是那件事他不会告诉有利,也不可能告诉他。

    「是吗?啊、对了,云特到处在找你,问你要不要去接有利陛下。但是别理他,你跟我一起去港口,不要跟那个吵死人的男人去。」

    「很抱歉,真王陛下。我打算骑自己的马去港口。如果陛下有需要,我可以马上帮您备妥马车。虽然那不是我的职务。」

    真王开心地哼了两声,扬着美丽的嘴唇露出浅笑。沃尔夫拉姆没有等他回答转过身,不看他的脸径自往前走。

    得出去迎接有利。然后在慰劳他返国的辛劳以前消除这股情绪。

    最起码表面上要看不出来。

    能够不带任何秘密活下去,

    是多么无忧无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