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从今天开始魔之自由业 第三章
    渐渐亮起灯火的店家不计其数地排列着,人们吵杂而忙碌地四处走动着。

    巨大的城门在我们面前敞开,卫兵们的脸上都带着尊敬的表情,个个挺直了身子。

    有匹马来到我的身边,浚达说道:

    “欢迎回来,陛下。这里就是您的国土,也就是我们的国家,伟大的真王与魔族的所有人民共荣的地方,世界上一切事物皆始于魔族的创世主,抱持着不输给创始者的能力和智慧、勇气,魔族的繁盛将永垂不朽……”

    这是国歌吗?

    “……王国的王都。”

    没想到那一大串落落长的竟然是国名。“简称真魔国”,孔拉德小声地告诉我。看来我还是记住这个简称就好了。

    进入王都的第一个感觉,如果以一个浅显易懂的方式来描述呢,就是“规模大到吓死人的豪斯登堡”(注:位于日本九州的主题乐园,园内的荷兰景观为其特色)。不管是街道也好,居民也好,在我的眼里,这里就是国外。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我没有继续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主题乐园。因为日本根本没有如此巨大,又如此逼真的主题乐园。就算这里不是日本,而是在国外的某个地方,应该也没有人会这么大手笔地为了骗一个人而设计这样的事情吧!

    到昨天为止,都还只是个平凡高中生的我。

    竟然从今天开始当魔王。

    如果我不是被骗了,那也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做梦”。

    “那么直到我梦醒为止,也只能继续陪他们玩了。”

    就好像上船后,在船还没进港前是不能下船的。打棒球时也是,在绝大部分的球赛里,如果不打到第九局,比赛是不可能结束的。在还没看到END字样出现之前,就必须要奉陪到底。

    “您说什么?陛下,来,我们走吧!我和孔拉德会跟随在您身边的。”

    我知道了啦,我走就是了。

    前面有九个人,其余的人都跟随在后面,一行人排成三列走在主要大道上。街道上的居民都聚集在两侧,朝我深深地一鞠躬。

    “啊,你好。啊,该怎么说。啊,别这样。啊,不用这么客气。”

    藉于礼貌,我也向他们一一回礼,年长的教育官表现出吃惊的表情。

    “陛下……请不要向人民行礼,您得威严一点。”

    “你在说什么呀,打招呼是人际关系最重要的基本礼仪耶。这不管在什么世界都一样,是各国共通的规矩吧!”

    这里看起来比起之前经过的每个城镇都还要富裕。

    至少大马路这一带看起来是如此。

    我坐在看起来有如好学生般优雅地走着的马匹背上,俯瞰着这个城市。刚才就把身为主人的男子摔下来两次,而如今却一点也看不出它是匹会令人心生畏惧的黑色恶魔。

    为魔王所准备的骏马身上有着罕见的黑毛,在日本称之为蓝毛,这个国家则称之为闇毛。比起在马场所看到的竞赛马,身形较为矮胖,腿也比较粗,似乎也兼具备军马所需的资质。据说它们即使心脏停止了,还是可以载着主人继续跑,原因是它们有两个心脏,还真是方便。

    就叫它“小青”吧,因为还满好记的,感觉就好像人类常用的太郎一样。在日本,“小青”是从古时候就很流行的马名,在古装剧里也常常出现。

    这里的人们的发色和肤色缤纷多彩,感觉很不真实。就如他们告诉我的一样,看不到任何一个黑发的人,金发,棕发,银发,白发,红发,栗红发,橘发(这是染的吧),紫发(这是白发染的吧),绿发(好像有叶绿素的感觉)……绿?!

    “喂喂喂喂喂喂喂,浚达。”

    “是,陛下。”

    “那个绿色的人,是不是外外外星、外星人呀。”

    “喔喔,那是拥有治愈之手的族人。由于他们的血色非常的独特,所以肤色也呈现青绿色,他们具有一种特殊能力,就是能提升患者本身的治愈力。在二千年前他们遭受到人类的迫害而远走他乡,来到此地。也多亏了他们,我们才能拥有如此长的寿命。”

    “那,那边那个紫色头发的人呢?刚才那个女孩也是紫发。”

    “他们是湖畔族。他们其中有许多生来就具有高强的法力,在王都担任教育和治安的工作。陛下,您或许还没有察觉,我也是继承了湖畔族血统的人。”

    一样是紫罗兰色的眼珠,原来如此。

    我在马背上叹了口气。

    “有两个心脏的马、在天空飞翔栩栩如生的人体骨骼标本、绿色和紫色的头发,一堆在日本完全看不到的东西。会不会继续出现一些更夸张的东西呢?像是兔子耳朵的女人呀,性感的黑豹女,还是拥有三只眼睛的鸟人?”

    孔拉德看着光想像就很紧张的我,强忍着笑意,向教育官使了个眼色。

    “这个国家有多到让您无法想像的种族。不只是长寿的我和浚达,还有连学者们都不知道的种类。光是人形的种族人口总和就约五千万左右,但如果是骨飞族或骨地族、水栖族或石鸟族的话,就无法得知正确数量了。另外,如果将隐居在森林和山岳地带的灵魂们也考虑进去的话,不管是天空、大地、河川、树木等,所有地方都有魔族的人。陛下,跟随您的人,也分别散落在这个国家的四处呢。”

    很明显的也是其中一员的金发眼珠少女,小跑步地跟在小青的旁边,打算要送鲜花。那是一束含苞待放的浅红色八瓣花朵。浚达接过花朵,检查了一下,才勉勉强强地递给了我。

    “这是一般观赏用的花,既没有毒也没有刺。我想那个小女孩应该比较想亲自将花献给您才是。”

    “怎么可能?你应该比我还要受欢迎才对——”

    这还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有女孩送花给我,感觉似乎还不错。

    队伍顺利地行进着,不久便抵达了真正的城墙。

    城门发出低沉的声响漫漫地敞开。

    “……哇。”

    这时候我的脑海里,出现了DISCOVERY里介绍世界古迹的节目。

    以白色石头铺成的笔直道路一直延伸到远方,道路两边还有流水滔滔的水路。流水分成两路,分别朝向都城的东边和西边流去。抬头仰望城堡正面,这是常在欧洲童话里可以看到的建筑,但是并不是德国古堡型,而是英国风格的大型村屋式,左右两边对称的建筑物。就好像看到了广角画面一般,宽度与纵深都很宽广。背后被一片绿油油的山坡环绕,水道则从位于山腰处的隧道流出。

    “……呃,这下,我真是哑口无言了。”

    “您什么都不用说,这里就是您的城堡‘血盟城'。”

    血盟?是要我跟这个城堡歃血为盟吗?总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太妥当。如此美丽又壮观的城堡,背后竟然有着感觉上问不得的故事……虽然一点都不想知道,可是教育官还是开始说明了起来。

    “真王决定以此地为王都时,和地之精灵约定以不伤害地之精灵为首要条件。地之精灵为了表示友好,也立下誓言,如果这个城堡被魔王以外的人给占领了,将会以血来赎罪。这就是血的盟约,也就是说血盟城只效忠于魔王陛下。这里是难攻不落,不,应该说是个固若金汤的王城。”

    “喔——,所以说并不是这个城堡和国王盖过血印咯!”

    孔拉德非常开心地用下巴指着中央的道路。道路的两侧直至远处,并排着笔直不动的士兵。我想只要我一通过,他们大概就会像棒球场的波浪舞一样,开始对我行礼吧。之前也曾遇到过这种状况,为了抄近路而在百货公司一开门时就从店内横越,每个店员都朝着我鞠躬说欢迎光临。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类似混合了拉威尔(注:RavelJosephMaurice,法国作曲家)和埃尔加(注:EdwardElgar,英国作曲家)曲风的独特曲子,这大概是国歌吧。

    “从这个欢迎的阵仗看来,冯休匹兹梵谷卿的劝说是失败了吧。”

    那个名字很饶舌的人是谁呀。还有啊,为什么这个国家的人的名字都有个“冯”,后面还有个“卿”。难道说,“冯”就好比日本姓氏里的“山”一样,就像山田先生、山本先生、山川先生之类的,是许多姓氏的第一个字吗?还是说……。孔拉德察觉我似乎又有疑问,便说明了起来。一进入庭院,就如同我预料的,欢迎礼地狱随之展开。

    “这个国家是由魔王的直辖地、以及追随魔王的十大贵族领地组成的。‘冯'是十贵族的姓。他们在自己领地前面加上了一个‘冯'字,就分别变成了各个贵族的姓。以浚达为例,因为他就是治理克莱斯特这个地方的十贵族之一,所以他的姓氏就是冯克莱斯特卿。后面会加上‘卿'的就代表只要国家一有战事发生,就必须赴战场打仗的人。所以基本上贵族就是军人,不分男女都一样。所有具战斗能力的贵族只要一成年,就会被这样称呼。”

    咦,我最早见到的那个肌肉男的名字,前面好像也有一个“冯”字。

    “冯休匹兹梵谷卿·休特菲尔是前魔王的哥哥,他希望能够以摄政的身份继续拥有他的权力。但是前魔王……现在已经退位为上王陛下,由于她表明了她的辞意,我们才决定请陛下回来。可是那个家伙一直要求要上王陛下撤回她的退位宣言。打算说服上王陛下,以保全自己的地位。不过,如今看来他的劝说是失败了。”

    咦,那孔拉德的名字……

    “这一次他盛大地欢迎新王的归来,看来是打算要取得陛下的欢心。”

    心地好到不行的维拉卿脸上首度浮现出憎恨的表情。不过那表情马上就消失了,就在我将花束从左手换到右手的那一瞬间。

    不知道是他马上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还是因为浚达马上说:

    “我们不能再让他为所欲为了。这一点古恩达鲁和沃尔夫应该也和我们同仇敌忾吧!”

    “希望如此。”

    再怎么迟钝的家伙一定也能嗅出一股火药味吧,我边想边趋身向前。

    拿着花束的右手就这么凑向了佯装乖巧的小青的耳朵。

    “喂,那个叫做史匹兹,还是什么史匹柏的人……”

    他拿了几座的奥斯卡奖呀?我这种傻话都没能说出口,这匹突然发狂的黑恶魔就好象在屁股装了V8引擎似的,活力全开地往前飞奔。

    坐在马背上的我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惹它不高兴,它竟然就这样失控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如果被它摔了下去,一定不可能安然无事。我死命地紧抱着往前狂奔的小青,发出既不是哀叫也不是欢呼的叫声,单枪匹马地以异常的速度,飞快地朝着城堡大门的方向前进。

    打算向我敬礼而排成一列的士兵们,心底说不定还想着眼前飞过的那一阵黑色疾风该不会就是新魔王陛下吧。这是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的指示:

    “陛下——,缰绳,快拉住缰绳——。”

    “孔拉德!看来这匹马训练得还不够充分啊!”

    浚达踢着马腹紧追在后,吓得说不出话来。

    “应该不至于这样就发飚了吧。虽然我已经好好训练过它了,可是我没想到该教它花瓣跑进耳朵里时该怎么办呀。陛——下,拉住缰绳——,双腿夹紧——!”

    此时的我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一些像失速的卡车冲进店里,或是客人以及店员们掩着头左躲右闪等会在报纸上出现的新闻标题。小青轻松的飞越过了几个高低不一的地形,径往城堡的正面逼近。此时,刚刚一直排成纵列的士兵们突然转换队形成横列打算阻止小青前进,但是小青却一溜烟地就越过人墙。在这群愕然呆立的士兵中间,有一个金发的中年男子。

    小青又跨过了一个高低不一的地面。当我连人带马停留在空中的短促时间里,我开始想像起最坏的结局。

    我从马上跌落下来,接着向孔拉德和浚达交待了一些后事后,就撒手人寰了。什么后事呀?!为什么会撒手人寰啊?!

    就在离紧闭的城门还有一点距离的地方,小青突然停了下来。我一定会摔下去的!一直很慌张的我,手里不只抓着缰绳,还紧抓着它漆黑的鬃毛,紧紧闭上眼睛,做了撞上东西的心理准备。但是,过了五秒后,预想的疼痛并没有来临。

    “……停下来了……”

    就在它停下来的那一瞬间,我摔了下来。可惜的是,这一次摔下来的地面是又硬又冰,而且相当昂贵的大理石。这时候突然感觉到保护动作很重要,我以自己的身体学到了这宝贵的一课。

    我躺在地上仰望上方,恍恍惚惚地想着。

    啊啊,天花板真是高呀,自己仿佛正躺在国立科学博物馆的大厅地板上。

    小青踏了几步后,把脸凑到我面前。它以仿佛忘了自己曾做过什么坏事般的眼神问我“老大,你在干什么呀”,嘴边还沾了许多白色唾液。

    此时一阵脚步声来到我身边。我稍微改变一下视线,在高处看到了一张脸孔。看来似乎是个长得非常高大的人。但是这个人既不跟我说话,也没有伸出双手搀扶我。这种对任何事情都毫不关心的家伙,我在这世界还是第一次遇到。看来,我哪是什么魔王还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完全都是我自己在做梦吧!

    所以,何不干脆让我好好享受一下?

    “陛下——!”

    我听到孔拉德和浚达的声音,也听到踩在石头路上的马蹄声。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声音,这才好像大梦初醒似的,一脸错愕地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陛下?……就是这个小东西?”

    什么叫“这个小东西”,怎么可以说人家是“东西”……当我正想出声抗议的时候,我脑袋中传来教父里的主题曲。你的主题曲已经决定了。站在没有靠他人帮忙就爬起来的我眼前,是一个不管我转生轮回几次,身高还是绝对比不上的对手。

    而且不只身高,连长相也是……长相……。

    那半长不短的长发,有着说是黑色似乎又少了点什么的浓灰发色,其中有一小部分紮在脑后。眯成一条线的眼睛里有着深邃的蓝色瞳孔,其中看不到一丁点快乐。是因为他眉目之间很狭窄,所以看起来才会让人觉得他似乎心情很不好;还是因为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所以才……以我不多的人生经验,实在无法判断。但是女孩子看到他的酷表情,应该会觉得很帅吧!

    被称为魔王的我,不管是表面还是内心都还是那种不会追求地位的高中生。再者,我不论是长相还是头脑也都是普普通通的,而且既然身高不是很高,自然也不可能拥有那种低沉的嗓音。虽然偶尔玩玩棒球,但是很丢脸的事,这三年来都只能坐冷板凳。

    “陛下,您有没有受伤?!”

    率先到达的孔拉德迅速下马后,朝我这边走了过来,刚刚试图阻挡小青的那一群金发美形士兵也纷纷赶了过来。浚达从苇毛马上跳了下来不知喳呼些什么,我怎么都想象不到,自己会被围在这么一大群人中央。

    “他就是新一任的魔王?!”

    歇斯底里的低音环绕着整间屋子。

    这个第四位美男子,以体型来说,是我唯一可以一决胜负的。腿长是他们这一族的特色,所以这点我也没办法,不过论身高和壮硕程度的话我可不会输给他。我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会计较身材壮不壮硕的人呀?大概是在被二流投手抱怨“就是因为你这个目标太小了,我才会投不进好球带……”的那天开始的吧!

    看样子我跟他在身材上还算是势均力敌,但是如果稍微把视线往上扫一点,胜负就已经很明显了。这是怎样,哪里来的美形男啊!而且头上还散发着金色光芒,虽然可能是因为他那头金发的关系,所以我才会看到什么光芒。不过他的确是拥有像维也纳少年合唱团团员一般的声音和脸蛋。晶莹剔透的肌肤、宛如湖底般翠绿的瞳孔,而且下巴也不是长成屁股型。他是天使,简直就像正在生气地天使!但既然他人在这里,应该也是个俊美的魔族吧。

    “古恩达鲁……不,哥哥,您真的打算要把那家伙带来的,来历不明的人类当成国王来迎接吗?!”

    讲到“那家伙”这几个字时,那少女漫画中才会出现的超级美少年朝孔拉德狠狠瞪了一眼。我刚刚听到的是古恩达鲁这个名字,和他站在一起的男子则叫做甘道夫还是沃尔夫。原来以教父主题曲为出场音乐的叫做古恩达鲁,维也纳少年合唱团团员就叫沃尔夫。

    “我无法信任那个肮脏的人类!乍看之下一点知性和威严都没有,和街上到处可见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沃尔夫!”

    出声制止他的并不是身为兄长的古恩达鲁,而是浚达。

    “看你说了什么不成体统的话!要不是陛下宅心仁厚,你现在早就没命了。”

    宅心仁厚?是说我吗?怎么想都觉得他指的应该是别人。

    “请注意你的用词遣字。如果再侮辱陛下,就算是贵为皇太子的你也无法原谅!也不要对孔拉德说那种无礼的话,再怎么他也是你兄长。”

    咦?

    这几个人的复杂关系教我听得雾煞煞。教父和维也纳少年合唱团团员是兄弟关系,而孔拉德也是沃尔夫的哥哥,也就是说呢……

    古恩达鲁、孔拉德、沃尔夫。

    是魔族三兄弟。

    “……不会吧?!一、一点都不像!”

    “抱歉让您失望了。”

    孔拉德走到了我身边,笑着对我说,脸上还挂着对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的表情。

    “这是因为我们的父亲不是同一个人的关系。不管像不像,我们都是血浓于水的兄弟,古恩达鲁是我哥哥,沃尔夫是我弟弟。不过我想他们两个恐怕不想承认我是他们的兄弟吧!”

    那你呢?在我心中问了这么一句话。

    孔拉德,你自己又怎么看他们?

    正当我准备脱口问他时,所有人的目光焦点已经移到我身上来了。只因为浚达的一句话——

    “新王陛下。”

    此时有个金发中年男子也往这边靠过来。对如今已经习惯看到美男子的我,这个男人的外表也引不起我多大的注意了。这个嘛……以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来说是很相当出色的,他是个拥有淡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眼珠的老头子。只是瞳孔深处那扇暗门里,似乎隐藏着许多卑劣的念头。

    “臣下为前魔王冯休匹兹梵谷卿·洁西莉亚的哥哥,目前以摄政王的身份为本国效命的冯休匹兹梵谷卿·休特菲尔。恭喜陛下能够平安无事的到达,臣下在此由衷的表示热烈欢迎。”

    “嗯,冯休匹兹梵谷卿;”

    我刻意以和蔼可亲的口吻问道:

    “在你和我,或是你和你的兄弟当中,你比较希望谁当魔王呢?”

    “啊?!”

    真笨,没有马上回答,不就代表你觉得你自己当比较好吗?

    “是,当然是新王陛下您了。王室在适当的时机由您继位,可说是全国人民之福啊!新王陛下是我们的救世主,是拥有伟大的灵魂,并将要创造这个国家未来的英主呀。”

    “你认错人了吧,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个伟大的灵魂。”

    “您太谦虚了!您有一头漆黑的头发,和有如闇夜般的眼睛,陛下可是站在魔族最顶端的人物呢。”

    这个国家的标准就是,只要头发和眼睛是黑色的,就可以轻松胜过你们这些大帅哥?也就是说呢,只要像我这种平凡的日本人,就可以成为这个国家的君主的继承人吗?

    总觉得很不真实,让人不舒服。

    要拥有继承权,不是该先做出一番功绩吗?

    “你们有证据吗?!”

    一个人用充满敌意的口吻说出我的心里话,他就是金发天使沃尔夫。

    “这家伙就是魔王本尊的证据在哪儿?在确定之前,我绝对不会承认这个小鬼就是魔王。”

    “小鬼?!”

    啊~就算你们外国人的年纪光看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你看起来也跟我差不多年纪吧!很像那种爱装成熟的美国高中生,说不定年纪还比我小呢。

    “你几岁?”

    三男沃尔夫傲慢地将双手交叉在胸前,高傲地问着我。看来我没必要特别命令这个人无需太拘谨,他讲话已经够不客气了。

    “……十五岁……再两个月就十六岁了……。”

    “哼。”

    “‘哼'?什么叫作‘哼'!那你呢?你又几岁?!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虽然看起来是个美少年,其实已经是个老人了吧?”

    “我八十二岁。”

    “……什么???”

    八十二岁?那么他光滑的肌肤,头发的数量,还有那青春年华的外表是怎么一回事?

    “这怎么可能嘛!”

    难道你们的人生经验真的比我爷爷还要丰富?!

    这两天以来第一次可以洗澡,而且浴室还是我个人专用的。

    这个以奶油色为基调的石造浴室,是魔王陛下的私人洗澡间。浴槽就像标准游泳池大小般宽敞。洗澡水从一个长着五只角的牛嘴里不断地涌出。在第一水道的一角,我慢慢的将身体浸入水中,一直想着此刻之前发生的、以及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怎么办?还会发生什么事呀,涉谷有利?!

    被抽水马桶给冲到这个主题乐园般的异世界、北居民丢石头、被说是魔族、被说是魔王、还要消灭人类、骑马骑到差点死掉、被大家捧上天、被带到这个名字吓人的城堡、被称呼为“东西”、不被承认是魔王、得知原来大家的实际年龄是外表年龄乘以五、还住进了这个名字吓人的城堡。

    房间有两百五十二间,有的地方有三层楼,有的地方五层楼,天花板高到不可思议,而且坚固到连哥吉拉都会觉得棘手。

    楼梯高到爬起来会叫人断气,城内的工作人员约有一百九十余人,在马厩的对面有个简朴的却巨大的兵营,驻扎的士兵约有四千五百人。位于其它方向的客房目前则被古恩达鲁和沃尔夫的军队所使用。他们各自从自己的领地带兵到这儿来。

    我被带到这个大小如篮球场的房间,暖炉里升着火,地板上还铺着编织物和动物皮毛。涂着白色油漆,让人感觉不出是石墙的墙壁上,挂着小时候妈妈带我到上野时看到一模一样的油画。其它三面墙则挂着类似国旗的东西和挂毯。令人意外的是,房间角落还有观叶植物。

    “没有电视,没有电玩,也没有MD~。”

    反正根本就没有电、没有瓦斯、也没有电话。

    “……这张床大得也太夸张了……”

    这床实在是太大了。

    虽然上面没有床盖,但是叫五个国中生一起挤在这张床上睡觉也绰绰有余。

    长相斯文,在一旁服侍我沐浴的人,穿着勉勉强强可以遮住重要部位的腰布,手上拿着金光闪闪的豪华水桶过来,希望能帮我擦背,我马上就拒绝了,因为会觉得自卑。

    我随手拿起就在我附近的瓶子,里面盛有桃红色的液体。好香的味道,这个应该就是洗发精吧,我用它来洗头,再用水瓢舀起热水,冲了几次头就洗完了,至于润丝精就省了!这样才有男人味,才像个体育社团的学生。

    在我把身体洗得清洁溜溜,充分享受两天以来洗的第一次澡之后,又在浴池里泡了一会儿。正当我觉得差不多该起来的时候——

    “咦?”

    从澡堂入口的反方向处,出现了一个身体围着浴巾的女性。是个女孩?不对,是个女人。难道这里是男女混浴?!等等,我记得浚达说过这里是私人澡堂,难道这个女人是给我的特别服务?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色情的服务呀。不过,到目前为止我都只是一介平民百姓,所以可能不知道,像国王、大臣或是国会议员也许会有这种服务。但是等一下!浴池这么宽广,为什么偏偏要挤在第二水道,还赤裸裸地跑来我身边啊!

    拥有一头及腰金色卷发、性感到令人不知所措的女人,来到离我约一公尺处的地方,水则浸泡到她胸部的高度。不知是热气还是紧张和兴奋使然,我眼前变得一片朦胧,虽然无法仔细地看清楚,不过她的确是个成熟妩媚型的女人。即使围着浴巾也能看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泡过澡后的眼眉、脸颊以及嘴唇都被蕴染成粉红色,更显得她的美丽。

    她是个“女人”,不是和我同年纪的“女生”。

    “耶呀。”

    “啊啊啊啊啊,这这这……这个,我不知道这里是男女混浴!”

    “没关系,不用怕,这里是魔王陛下专用的浴室。我只是因为习惯在这里洗,不小心进来而已。请您不要太在意,新·魔·王·陛·下。”

    “唔,啊,等等,请不要再靠过来啦。”

    “您就是新王陛下吧?我真是三生有幸呀,能够在这里遇见您。”

    现在的我不管是脸、心脏和下半身的某处都充满了血液,已经无法冷静地做出判断了。糟了糟了糟了!正值青春期的我遇到这种事,不妙的程度高达十倍,不,是二十倍呀!

    “这……这位小姐,不对,这位姐姐,没有先洗身体就进入浴槽里是违反规定的喔?!而且身上还围着浴巾!围着浴巾进来泡汤,在大众澡堂里可是很没礼貌的事哟?!”

    我顿时失声尖叫。

    “耶哟,对不起嘛,我已经很久没和王上一起共浴了。”

    她看着动弹不得我笑了起来。

    “嘻……真可爱。”

    就在这一瞬间,我发出无法形容是哭声,还是鬼吼的叫声一路往外冲。

    这个性感姐姐为什么要说我可爱啊;为什么你这个费罗蒙姐姐会进来魔王专用的澡堂呀。而且,你到底是谁呀,性感女王姐姐!

    身上只围着一天毛巾就冲出澡堂,一路冲进之前被告知属于我的房间后,在那里又看到了一个年轻可爱的女生,让我语不成声地大喊了起来。

    “您怎么了?陛下!”

    自称是有利派的两个人跑过来时,只见少女抱着具有光泽的黑布在角落里发抖,又看到蹲在巨大床下的新王陛下,呆滞的目光四处游移,还不知道在嘀咕什么,而且还光着屁股。

    “陛下!陛下!”

    “……我喜欢女生,就算我喜欢女生,可是突然要让别人看我的身体,我还是办不到,我又不是那边尺寸傲人或特别雄伟的人。”

    吩咐侍女离开房间后,孔拉德朝床边走了过来。这是,我总算能够恢复平静,冷静下来,看来把身体坐正,并在腰际围上床单。

    “哎呀哎呀,刚刚屁股露出来了。”

    “在这个国家里没有个人隐私的吗?!”

    “陛下,国王身边当然会有随从和侍女呀,如果你连这点都感到惊讶的话——”

    “连浴室或房间里都有会不会太夸张了点?!那我以后该把A书藏在哪?!在澡堂被全裸的美女搭讪的时候,我该跑到哪里去喘口气?!”

    “在澡堂里被全裸美女搭讪?啊啊……”

    孔拉德仰头长叹,似乎在感叹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被搭讪呀。”

    “我一开始以为又是什么奇怪的服务,可是我刚刚差一点就失身了……总之,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就逃了出来。”

    “太好了,感谢陛下您做出理性的判断。”

    “呜……呜,密下(陛下),小心别感冒了。”

    手里拿着黑布的教育官,不停地擤着鼻涕,眼里还不断地流着泪。

    “你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你有花粉症吗?”

    “真,真的非常的抱歉。请您来到这个习俗与地位都截然不同的异地,看见您如此辛苦的样子……微臣实在是万分钦佩,同时又感到很不忍……啊啊真的是非常抱歉!您看看我现在说的是什么话,我真是太乱来了。”

    “浚达你到底怎么了?这真不像你。”

    “如果是花粉症的话,擤擤鼻子就好了,我哥在擤完鼻涕后就马上舒服很多。”

    就在我要拿衣服的时候,我的手指碰触到浚达的手腕。他马上以超夸张的速度退向墙边,整张脸好像发烧似的变成红色的。当我拿起最上面那块闪亮的布时,看起来感觉就像一条内裤似的。

    “连内裤也是黑色的,布料也十分滑顺,而且……”

    竟然是要绑绳子的内裤,是可以从两侧束紧的那种款式。转头看了一下,孔拉德好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明明是个男人,为什么要穿这种绑绳内裤?!”

    “噢?这可是这里最普通的内裤耶。”

    “不会吧!照你这么说的话,这个人,还有那个人也是都穿绑绳内裤吗?!拥有那种脸孔的男人也穿绑绳内裤?!不会连你也……”

    “啊,不,我穿的是平民款式。”

    “哈啾。”

    我们两人同时回头看,发现缩在墙边的浚达用手捣着鼻子,果然是受不了花粉,看他应该打了不少喷嚏,连眼睛也布满血丝。该怎么说呢,听他这下突然开始用着意大利男人特有的浪漫口吻说话。原本就已经是超级美男子了,现在这个样子女孩子会更爱他吧。

    “您怎么说出这种像个获得贞节牌坊的妇女一样的话?请不要让臣下为难,陛下。陛下排斥这种容易被脱下来的内裤,就好像拒我于门外一样……啊~?!我刚刚到底在说什么呀!”

    这时候浚达就好像随时会拿出深红色的玫瑰献给我似的,一个人自言自语了一阵子之后才又回过神来。

    “飞……飞肠的炮欠!我……我……刚刚真是太失礼了!”

    “用生理盐水冲一冲鼻子吧,生理食……失礼?什么失礼的事?”

    “我出去让脑袋冷静一下!”

    在浚达冲出去的时候,我对着他大喊说“不是叫你冷静,是叫你去冲鼻子啦”,不过他似乎没听到。但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我用指尖捏着的内裤。黑摸摸的内裤正中央居然只有小小的一块,真的除了丢脸之外还是丢脸。

    “不过,算了,就算是日本人,也有传统的‘兜档布'呀!”

    “就是呀,陛下,说不定这内裤会意外地好穿呢,搞不好还会让您发现自己全新的一面喔!”

    这我可不想发现。

    “对了,刚刚浚达到底是怎么了呀。好了,穿了内裤之后再穿这一件。咦?”

    我一一将这些看起来像是学生制服的衣服穿上后,孔拉德凑近我的脸问道:

    “……陛下身上是什么味道啊?”

    “喔喔,大概是那瓶洗发精的味道吧!放在浴池旁粉红色的那一瓶。”

    不过是谁放的呢,我也不知道。

    所谓真王的晚餐,并不是像介绍快速料理密技的节目,也不是那种会邀请前职棒超一流投手当来宾品尝红酒的节目。

    “餐桌周围只有魔王陛下以及其血亲贵族,是个既高贵又特别的晚餐。”

    不知道为什么,在鼻子里塞了棉花的浚达,心情特别兴奋地走在前头。头发整齐的绑在后面,身上穿着类似僧衣的衣服,全白的,衣服也很长,前面还有金色的刺绣。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紧急换装完的孔拉德,用小跑步的方式跟了过来。看他的装扮,让我有一种“本年度的COSPLAY冠军就是你了”的感觉。

    他穿着美国女性相当憧憬的海军士官服。就像理查基尔主演的那部电影“军官与绅士”,原名是“AnOfficerAndGentleman”里的造型。配上那首不管是谁都听过的主题曲为背景音乐,肯定会成为全美No.1的大明星,差只差在他没戴帽子。

    “这也算是正式的服装喔!”

    窗外可以看到一片绵延无际的山脊,山顶上还闪烁着灯火。周围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使灯火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亮。

    “请您看看,那就是魔族圣地真王庙的灯火。也是我们全魔族的发源地,真王永眠的场所。”

    都名为魔族了,还有所谓的“圣地”?我先把这个疑问放在一边,望着山顶上那摇晃的火焰。那应该是像日本寺院之类的地方吧!在我这个现代日本人涉谷有利的眼里看来,对这些人来说,所谓的真王,应该是有如神一般的人物。既然都有墓碑了,我想他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

    可是,我就是因为真王的指示还是命令,才会被带到这个世界来的。

    “……还不知道我是否真的是你们的魔王呢?”

    “陛下,请您看看,这走廊兼具着展览室的功用,这里放了所有历代魔王陛下英姿的画像,不过前任和前前任的魔王画像都还未完成。”

    在永无止尽延伸的走廊上,放着二十幅就算两手张开也没办法摸到画框两侧的大画像。不管哪幅画像都相当传神,细腻到看得人连眼睛都发痛。

    “我好像来到了上野的伯恩斯美术馆。”

    “画像的顺序是由新至旧,依序排列着。这位是第二十四代魔王冯拉德福特·贝尔多阑陛下,国民们都尊称他为狮子王。”

    “狮子王呀,看来这外号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有耶。”

    “这位是第二十三代魔王冯卡贝尼可夫·耶诺特,被称之为严格王。接着这位是被称之为武豪王的第二十二代魔王罗贝尔斯基·亚瑟尼奥,他的名声可是相当高的。而好战王是第二十一代魔王陛下冯基连赫尔·迪威,前一任的芬斯多里吉·德贝生陛下是杀戮王,再前一任时残虐王冯罗舒福尔·巴西里欧……”

    “你觉不觉得魔王的称呼越来越可怕?没有比较轻松的吗,像是石油王啦、报纸王啦、名牌王之类的?”

    “这个嘛……我想大概是因为这里没有石油、报纸和名牌的关系吧!”

    “第十五代魔王库里塞拉·多阑迪尼亚陛下是斩首王。第十四代魔王冯温格特·布利塔尼陛下是流血王……”

    我渐渐能够了解魔族的国民性了。

    画像上的人有坐在椅子上,手摸着狗头的;有倚在刺在地上的剑上的;也有那种骑在举起前脚往后仰的马背上,手里还拿着敌人头颅的,就属这幅和魔王的形象最符合。其中有三个是女性,也有看起来还只是青少年的魔王。

    不过,尽管发色和眼睛颜色不尽相同,每个魔王的长相一点都不含糊,而且这样一路往过去的时代看去,也感觉到历代魔王的长相越来越俊美。反正,基本上他们本来就不是人类嘛!比起现在的魔族,服装也更多添一些奇幻的气氛,有的甚至还穿着披风和盔甲。

    “原来他们以前都穿得像RPG游戏里的人物呀,果然非得这样才像是刀光剑影的魔法世界。你们穿的军服未免太现代了点。啊,这个人!”

    “他是第七代魔王冯波尔特鲁·佛罗吉亚陛下!”

    “长得和刚刚那个教父主题曲根本就一模一样嘛!”

    “教……您是说古恩达鲁呀!因为他就是古恩达鲁的祖先。”

    “呃?!这样的话,他不是应该当下一任的魔王吗?如果他的祖先是国王的话,他的子孙也应当要继承王位吧!”

    浚达开始展现说教的一面,稍微歪着头对我说:

    “陛下,魔王这个位置并不是世袭的。”

    “但也不可能是靠选举吧?真是个难以理解的制度啊。”

    “我知道您的困扰,毕竟您在不同的世界里生长了十五年。总之,您慢慢就会了解的,只要过个一年左右,您就会像一个魔王了。”

    “一年?!我要在这里待上一年?!”

    看到我如此回问,身为教育官的浚达有点失望。

    “因为陛下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今后已经确定会在这里过一辈子,过个一年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吗?”

    这下麻烦了。再这样下去,我肯定会被留级,而且是在刚升上高一的五月,再怎么说都太快了吧?既然如此,我必须尽快完成被赐予的使命,用最快的速度抵达终点才行。

    “接着在这要隆重的介绍这一位,他就是统一我们魔族、打倒创世主,奠定了真魔国基础的始皇真魔王陛下,他光辉灿烂的灵魂永远受到世人的敬仰。”

    “什么,他也太像之前那个小鬼的吧!一定又是他的祖先之类的,那他的名字是?”

    “他的大名是不可以随便说出口的。”

    “连名字也不跟我讲,切,真是小气。”

    “陛下!”

    “我又没说错,因为这家伙的关系,我才会被带到这里来,而且呢仔细想想,我就是因为这个早就已经死翘翘的魔王的一句话,我的灵魂才会被送到异世界去,不是吗?可是你们却连他的名字都不告诉我,你们不是小气是什么?”

    “我等一下会告诉您的,陛下。”

    孔拉德的声音,听起来像在强忍笑意。

    一幅看起来相当大,又放置在正中央的肖像画里,有个金发青年单手拿着出鞘的剑伫立着,长相非常酷似沃尔夫。他的双眼是宛如清澈湖面的湛蓝色,比起后代的魔族,总觉得有某些地方不太一样。如果要我这个外行人来形容这个人的话,就是“一个伟大的大人物,给人一种天生注定要当魔王的感觉”。

    “……这个人是?”

    只有这幅画里不只出现魔王一个人。在后面一点的地方,画着一位明显和魔王们长得不一样的人种。他穿着普通的衣服,连剑或是铠甲都没有。从那嘴角微扬的笑容来看,看来并不是他的臣子或随从之类的人物。

    “看起来有点像东方人的脸孔耶。”

    说明画中人的浚达,感觉相当自满。就算我不认识这号人物,也可以感觉到浚达对他打从心里的尊崇与敬爱。

    “他是拥有双黑的大贤者,也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与真王平起平坐的伟人。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们魔族早就被创世主攻陷了,失去土地和国家,继续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甚至成立国家之前,可能早就被创世主给消灭了。”

    “他是这么厉害的人吗?”

    “没错,非常厉害,而且比谁都还美丽!”

    “啊?!”

    总觉得这些人对美的品位,是我这个日本人完全无法理解的。如果硬要我说的话,这个拥有稳重外表的东洋人,顶多只称得上五官端正罢了。其实以他的外表来说,知性要明显胜过美貌。

    “这位大人和陛下长得十分相似。相信全国人民一定会发现陛下的高贵之处,而欢喜地赞叹不已。”

    冯克莱斯特卿刚把鼻子里的棉花弹了出来。啊,等等,鼻血,你再流鼻血呀!

    “一点也不像?!哪里?!到底哪里像了?!”

    “陛下您看看,那发色和眼睛的颜色,真的非常神似耶,陛下真是个天生英主啊。”

    “我说过了,黑头发黑眼睛是日本人的遗传呀!”

    除此之外,没有一个地方像,就连我的家人也没有一个像他。

    真是恨死你了,真王。我在心里骂了一顿。

    多亏早就死翘翘的你,我才会被卷入这一连串的事件里。如果因此害我留级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的宗庙或祠堂炸粉碎。

    我想着这些会遭天谴的事,也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报应。

    浚达像是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开始说一些罗曼史小说里才会出现的话。

    “真王是黑暗,贤者是光明,他们互相憧憬着对方,也渴望着彼此。他们带着各自的颜色诞生到这个世界。也就是说,黑暗拯救了光明,光明拯救了黑暗!”

    “不要理他,他会讲很久。”

    看来孔拉德已经听到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