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从今天开始魔之自由业 第四章
    这真的是在用餐吗?

    走向乳白色的石头圆桌时,我手脚紧张到僵硬起来。

    “与其说是晚餐,不如说是军事会议还比较恰当。”

    在餐厅里的是长男和三男,两个都是理所当然地穿着制服。和孔拉德一样,他们兄弟的正式服装就是军服。不过,虽然制服的款式一模一样,颜色却不相同。古恩达鲁穿着不是很鲜艳的青绿色样式,沃尔夫的则是非常蓝的深蓝色。颜色大多随所属部队而异,也很容易辨识军种是陆、海、还是空。

    拿着盆子像是服务人员的男子,对我深深地一鞠躬。但是长男和三男手里只顾捧着看似盛有香槟的杯子,连声招呼都没打。无法忍受这种尴尬气氛的当然还是我。

    “你,你们好呀。”

    沃尔夫不屑地笑着。这种轻蔑态度的杀伤力因他的美貌顿时增加三成。孔拉德微笑着插了进来,并把左手放在古恩达鲁的背上。

    “他是我的哥哥,名为冯波尔特鲁卿·古恩达鲁,而这边这位是……”

    孔拉德一用手指摸向他的金发时,他便喊了一声“不要碰我!”,而将他的手拨开。

    “……我弟弟冯比雷费鲁特卿·沃尔夫。这两个人原本一直都被称呼为殿下,不过现在已经变成‘阁下'了。比起陛下的地位还有一段差距,陛下只要直接以名字称呼他们即可。”

    “不要碰我!”

    古恩达鲁一直保持沉默,但较年轻的那个开始歇斯底里地吼着。

    “不是说过不要用你那人类的手来摸我吗?!我可从没承认过你是我的哥哥!”

    “好,好,我知道了,你可不要用饮料泼我。我的衣服和你们不一样,是纯白的,如果沾到其他颜色可就糟了。”

    这位次男似乎已经很习惯了,就这么走离自己兄弟身边。美少年的泼水计划也宣告失败。

    “我之前曾经向您说明过我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吧。您应该也已经发觉,只有我是维拉卿·孔拉德,并非十大贵族之一。我的父亲是个身份不明的旅行者,也是个除了剑术以外没有任何优点的人类。”

    沃尔夫面露不悦,古恩达鲁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那么你是个混血儿咯?啊,应该不算是混血儿或是双重国籍吧!母亲是魔族,父亲是……”

    “是人类。有着浅棕色的头发和眼睛,而且身无分文……”

    “还是个非常棒的男人呢!”

    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向门口。只见那位性感女王身穿让人想入非非的煽情服装,脸上还带着微笑。她穿着一件材质光滑的黑色晚礼服,露到肚脐的V字开口,以及露出一双美腿的高叉裙摆。身上没有任何装饰品,简直在昭告天下她本身就是一颗宝石。

    这副打扮比全裸更诱人啊。

    “母亲大人!”

    “母亲大人?!”

    三人当中是哪一个人喊的都无所谓,反正他们全都得叫她妈。这个女人身为三个近百岁人的母亲,看上去根本只有三十出头。

    “三十……乘以五……一百五……所以大概一百五十岁左右。”

    也就是说,刚刚我才被一个一百五十岁左右的老女人搞得小鹿乱撞。就算再喜欢熟女,也该有个限度吧!

    那位母亲首先拥抱离她最近的儿子,金色的卷发优雅地散了开来。

    “好久不见了,孔拉德。才一阵子没见到你,就愈来愈像你父亲了,真有男人味。”

    “母亲大人您也是,还是一样那么美丽动人。”

    “讨厌,这些话你一定常对其他女生说吧!”

    这是母亲和儿子之间的对话吗???

    在她一个接着一个拥抱她的儿子时,唯一一个勉勉强强看起来比较像母子的只有三男沃尔夫。在拥抱长子古恩达鲁时,看起来像是年长但善于撒娇的熟女,跟一个比自己年轻但颇为稳重的男朋友相拥。让我不禁偷偷问了次男一个问题。

    “他应该不是她亲生的,没错吧?”

    “不,我们三个确实都是她所生的小孩。”

    “古恩达鲁呀,你别再皱眉头好吗?这样女孩子会不敢靠近你喔!沃尔夫,沃尔夫呀,让妈妈多看看你的脸蛋嘛。哎哟,简直就跟我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哪家的王子会不喜欢你呢?”

    “……母亲大人,我们今早才见过面吧。还有,被男人喜欢没什么好高兴的吧。”

    “是这样吗?男孩子之间都会这样吗?适婚年龄的男生实在很难让人理解耶。啊啊,为什么我生不出女儿呢?男孩子一旦变粗鲁后,就开始疏远母亲了。”

    “什么啦,我可没有疏远母亲大人呀!”

    “是喔,真的吗?”

    真是一对蠢母子。

    此时,性感女王的目标马上转向我。

    “陛下~~”

    “哇!”

    那副充满诱惑的肉体,朝我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弱冠高中生身上贴了上来。我们两人脸的高度差不多,距离近得仿佛准备要接吻似的。只见那玫瑰色的嘴唇泛起一丝笑意。

    “我们在浴室里见过面对不对?您就是新王陛下吧?”

    “是……是的。”

    “看您紧张到全身绷得紧紧的,真是可爱~~我之前一直期待,如果有你这样的人来当我们的新王,不知道该有多好呢。”

    “这样啊……”其实我身体紧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上那个“凸”的部位碰到了我的胸口。

    “哎哟,有利陛下,您叫有利陛下对吧!”

    “我就是。”现在可不是跟客人寒暄的时候呀。

    “你有女朋友吗?”

    “到此为止!”

    “哎~哟!”

    浚达用着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生气地脸插了进来,将这位撒着娇的妈妈从我身边拉开。

    “请不要和新王陛下谈恋爱呀!上王陛下。”

    “浚达你最讨厌了,我听得出来,你的声音就像个别扭的寡妇喔!”

    “不管你讨厌我还是骂我都没关系。总而言之,我不能让新王陛下变成上王陛下的情夫……不是不是,是要避免你们发展成不适当的男女关系。”

    “上王?谁呀?你是指……这个女的?”

    原来她不只是性感女王,还是个正牌的女王呀。只见这位身穿黑色晚礼服的美艳魔族(也许是魔女),伸出了嫩白的双手。

    “有利陛下,欢迎来到真魔国。我就是前任魔王冯休匹兹梵谷卿·洁西莉亚喔!就是因为我要退位的缘故,才把陛下请回来的。”

    “那我就是因为你的关系,不……呃……冯休匹兹梵谷卿·洁……呃……洁芝里亚?不对?是莉亚?”

    “请叫我洁莉,洁、莉。虽然大哥希望我能在考虑一下,但是不能享受自由恋爱的生活,我已经很厌烦了!”

    洁莉夫人,就因为你这个理由,就要让我这个未成年的高中生成为魔王吗?我握着眼前纤细的手指叹了口气。哎哎,这个手指如此细嫩白皙的女人,如果能够再继续执政个一百年,或许我就会在日本度过平凡的人生,不幸地让老婆比我先离开人世,然后在半年后的某个春日,在我唯一的儿子、媳妇和可爱的孙子们的守护下,前往另一个世界。等等,如果所谓的另一个世界就是指这里的话,那不就表示我现在已经死了……

    “您怎么了,陛下?”

    充满希望的人生规划,有如走马灯般忽隐忽现。

    据说有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天被招待到某个国家参加晚宴的客人,由于过度紧张,不小心在国王和众多的贵族面前,将原本要拿来洗手的水一口气喝了下去。周围的贵族们一边冷冷地笑他“乡下土包子”,一边在水盆里优雅地洗着手。但是却有一个公主殿下,装作若无其事地将洗手盆里的水喝光,希望能让客人不那么难堪。

    虽然那也叫水盆,但是并不是像脸盆那么大的水盆喔,所谓的招待客人就是要这样嘛!

    真是一个温馨的小故事。

    如果我把这杯水全都喝光的话,谁会来当我的公主殿下呢?

    看着注入银器里的水,我偷偷叹了一口气。

    算了吧。孔拉德看起来对我还满友善的,但是我根本不会对长男和三男抱任何希望。

    虽然不知道洁莉夫人会站在哪一边,看她装得一脸无辜,我看还是别试探她的立场了。

    我只好将手伸出去,小心翼翼地泡在眼前这个小水盆里。此时……

    “咦?”

    其他人都用两手捧着水盆,一口气将水喝光了!糟糕了,真不应该那么认真地把公民与道德的课本读完的。一旁的孔拉德则没有喝,让下人将水盆退了回去。

    “看来你还满清楚自己的低贱污秽,所以才用酒来清洗自己。”

    坐在隔壁的沃尔夫向我投以恶意的正面攻击。照沃尔夫这么说,这里面装的是酒咯!既然是酒的话刚好没差,反正我也不能喝酒。我并不是要乖乖遵守法律,而是希望能够继续长高,并保持正常的心肺功能,所以我禁烟禁酒。

    浚达就坐在离圆桌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指挥着下人。由于他不是魔王的近亲贵族,所以不能和真王一同用餐。因此围绕在圆桌的有五个人。按照年龄的先后顺序,以顺时针的方向围了一圈。

    身为新王的我——有利陛下、沃尔夫前太子殿下、孔拉德前太子殿下、古恩达鲁前太子殿下,然后才是前代魔王洁西莉亚上王陛下。

    所以现在的我正夹在令人讨厌的沃尔夫,和根本无心用餐的性感女王陛下中间。沃尔夫可能是突然感觉到自己原本明明还是王子殿下,现在却好像被降了级,才会这么痛恨我,所以我了解他的心情。如果一开始你们就乖乖地制定世袭的制度,就不会碰上这么麻烦的事了。

    江户风格的雕花玻璃杯里装着饮料(八成又是酒),下人轻轻地弯下腰,就像是飞机内的空服员在向我询问要用什么餐点。

    “陛下,今日的主餐有鱼和肉……有鸟类、哺乳类、爬虫类和两栖类,请问要哪一种?”

    哪一种?!我记得以前的养乐多队里也有一个球员吃过鳄鱼肉。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每个国家的饮食文化都会有差异嘛。在日本,蝮蛇也算是国民美食,但是一般人所说的蝮蛇通常都是指鳗鱼。

    “这样呀,因为我正值成长期,就选哺乳类吧!不不,请等一下。今晚的哺乳类是怎样的菜色?该不会是活蹦乱跳的猴子,或是刚出生的小狗吧?!”

    此时中国菜市场的景象在我脑海里浮现。

    “是牛。”真是太好了。

    “是一只有八个胃,头上有五根角的超高级品。”

    “五根角……该不会是操作基因的关系吧。好吧,那就……牛吧!”

    牛蜂巢肚、牛百叶肚、牛……不行了,其他的牛肚名称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此时,有着高汤颜色和香味的汤品,以及像是前菜的盘子被端上了饭桌。

    我伸手拿起外表像是刀子和汤匙的东西,那是磨得非常光亮的银制品。

    “……真是令人怀念呀——汤匙的最前端有着像叉子的分齿。嗯,看起来还算是合乎常理的东西。”

    国小吃营养午餐时,就有这样一支两用的汤匙,既可以喝汤也可以用来吃前菜。

    “那么,请问陛下是在怎样的国家长大的呢?和我们的世界又有什么不同?”

    前代魔王洁西莉亚上王陛下,紧紧地握住我的右手。原本是体育社员又不受女生欢迎的男高中生,此时的体温又急速上升。

    “有什么不同喔,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又有趣的地方啦。呃,不过呢,和这里非常的不一样。没有人会使用魔法,科学也比这里还要进步……”

    “科学!我又听说过喔!就是即使没有法术也可以轻易把位于远处的敌人打倒的技术吧?听说人类的国家一直在做这种研究。这是可怕呢,攻击距离竟然可以比弓箭的射程还要远。到那个时候,人类真的还会遵守战力条约吗?”

    三男带着冷漠的眼神对母亲说。

    “那些人类怎么可能会跟你讲道理!”

    “别说那些会令人感到恐惧的话嘛,沃尔夫。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呢?”

    “那还不简单,只要解除魔法的限制不就好了。就是因为我们基于战力的平等性和公平性,一直礼让人类,才会让人类得寸进尺。”

    “等、等一下,所谓的科学并不是为了这些事而发展的!举例来说呢,嗯,让机器做一些麻烦的家事,像打扫和洗衣服之类的,还有耕种也可以让机器来帮我们一口气完成。也就是说,科学可以让人类的生活更加便利。”

    洁莉夫人故意装出一副可爱又惊讶的表情。

    “我不觉得打扫和洗衣服很麻烦呀!因为那些都是佣人和下人的工作,不是吗?”

    至今我从来都没想像过,女王陛下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那,那么,机器就可以代替那些打扫和洗衣服的佣人啊!”

    “如此一来,佣人们不就都失业了吗?”

    “这样的话,那些人就会跑去工厂从事制作吸尘器和洗衣机的工作……”

    这样是否可以让人类的生活更加便利呢,我这下也被搞混了。

    “那么,陛下,恋爱方面呢?是否容许不同人种的恋情呢,是否还是要有一些障碍和反对,恋情才会发展得更轰轰烈烈呢?”

    我不太了解她所谓的不同人种是什么意思。她指的是魔族和人类之间的爱情吧,这对日本人来说要拿什么样的人种来作比较呢?难道是指异国婚姻?这种自由的确令人向往,但如果是人类VS.黑猩猩的话,应该不太可能会发生恋情吧!

    “总之,您就是从很遥远的世界来的吧!您能够继承我的王位,真是太棒了。这下子我也终于可以离开王城了,人家呢老早就很想离开这里,来个自由恋爱之旅。”

    “很棒吧?”,我的手被她握住,只能害羞地点点头。

    “很、很棒。”

    看起来很美的东西陆续被端上桌子。这些就是主菜的肉类了吧,看了看眼前的东西,是一块几乎全生的红肉。而端在前女王面前的是两栖类的生青蛙……不,是烤青蛙。我心想……性感皇后,您如此的美貌,竟然要吃青蛙?

    “突然要您成为魔王,您一定多少会担心自己行不行吧?我那个时候也和您一样。突然有一天就来了一个使者,说真王圣旨中清楚记载着我的灵魂就是下一代的魔王。但是呢,陛下您不必太担心。困难的事情您身边的人都会帮您处理,而我的兄长和儿子们也会诚心诚意地侍奉您的。”

    “母亲大人!”

    用刀子切着鸡肉的沃尔夫用责备的口气说:

    “我才不会去侍奉那个家伙呢!这个人到底能不能胜任到现在也还不清楚,反正我是不会承认他的。”

    “真是的,那你愿意继承我的王位吗?沃尔夫?”

    他这次舀起看似马铃薯的白色物体,放在盘子里后摇摇头说:

    “不敢当。比起我,大哥应该更适合当魔王。如果是大哥,想必能让那些既愚笨又卑鄙的人类得到一些教训才是。”

    接着,他手里拿起盛有不知是红酒还是其他酒类的玻璃杯。

    孔拉德就坐在一旁,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将鱼肉往他的嘴里送。但这位么弟似乎只把他沉默寡言的长兄当哥哥。

    “你说是不是呀,古恩达鲁?”

    沃尔夫再次用刀子切着鸡肉,好像食用的顺序有一定的规律一样。前女王可爱地把头倾向一边。

    “可是沃尔夫,你应该不会不知道,违抗真王命令的人会招致怎样的后果吧?”

    似乎只要不遵循这位如天神般伟大人物的命令,就会招来可怕的后果。那么,如果我拒绝成为魔王的话,可怕的后果是会降临在这个国家或人民身上呢,还是我这个菜鸟的身上呢?

    “当然,陛下自己也不能幸免喔!”

    “什么?!”

    仿佛看透了我的心事,孔拉德如此对我说。

    “什么跟什么嘛——!我压根没想过、也没拜托过大家让我当魔王的呀!你们这样根本就是威胁嘛!”

    “……果然如此。”

    心想按照食用顺序他下一个动作一定是用汤匙舀马铃薯,而一直斜眼偷偷瞄着沃尔夫的我,因为古恩达鲁的一句话而不由得将目标转向他。因为他那简短的一句话里充满了对我的鄙视。

    “打从一开始,你就不想成为魔王吧!”

    古恩达鲁手里拿着用来盛红酒也未免太坚固的玻璃杯,看也不看我一眼的继续说。他那双冻结般的蓝眼睛根本没把我这个胆小的日本人放在眼里。

    “管你是双黑还是拥有黑暗的人,那些问题根本就无所谓。重点是这家伙根本不想成为魔王嘛!打从一开始你就没有那种心理准备。是不是这样,异世界来的客人?”

    “嗯……的确是……”

    我不由得正想如此回答时,就被孔拉德的话给打断了。

    “陛下来到这个国家才两天,对这一切也都还不清楚。你们这些无礼的猜测,是不是太傲慢了点?冯波尔特鲁卿?”

    “但是这是无法逃避的事实。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个无心负起魔王责任的一国之君,会造成人民多大的牺牲。陛下,如果您如我所说,并没有做好要成为魔王的心理准备的话,请您马上回去原来的世界吧!”

    有着和魔王地位相称脸孔的男子,首次对我发出冷漠的微笑。

    “我代表所有的魔族请求您。趁着人民对您的期望还不高,赶快消失在我们面前吧!”

    “我也是身不……”

    如果可以回去的话我早就回去了,虽然很想这样回答他,但是体内一股无以名状的力量堵住了我的喉咙。不知那股力量是不服气呢,还是自尊心在作祟,还是爱逞强?

    我振作一下精神,将注意力转回我的红色牛肉上,台面上大家还是持续批判着新魔王。

    面对反对者古恩达鲁、沃尔夫,及保持中立的洁莉夫人,孔拉德依然在孤军奋战着。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拥有魔王的灵魂,但是我也不想特地去确认。因为他终究是马上要回去的客人,所以赶快寻找代理魔王的人选才是首要之务吧!”

    “他确实就是魔王,古恩达鲁,他是真的魔王。”

    “为什么你如此确定?”

    虽然眼睛盯着的是这块生牛肉,但是却似乎看到了孔拉德在微笑。呃……感觉是看到了啦,就好像之前明明只看见他的背影和后脑勺,却觉得也清楚地看见了他的笑容一样。

    “我不可能认错有利。”

    听到孔拉德从容不迫的说出这句话,沃尔夫开始歇斯底里地接着说。

    “那你有什么证据呀?!我才不会因为一个什么语言可以相通的理由就被你给唬弄过去!头发的颜色说不定是染的,眼睛说不定也是……戴上有色的玻璃片罢了,要鱼目混珠方法多的是,不是吗?”

    “非常不巧的是,我无法提出能够让你信服的证据。”

    “那你就不能下定论!就算这家伙真的拥有魔王的灵魂,但他毕竟只不过是个出生在人类世界里的卑劣小卒罢了。怎么能将治国的重任交付给这种人?这样只会让伟大的魔族历史留下污点!”

    “沃尔夫,身份是否卑劣不是用出生来判定的。而是在人生的过程中,依照自己的所作所为来判定的。如果你还是如此坚持,那就让我来告诉你。陛下的灵魂是被寄放在另一个世界的魔王陛下身上,然后再从魔王的部下当中选出合适的人选来让有利出生。那个人就是陛下的父亲,虽然说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他身上流着魔族的血却是不争的事实。”

    “什、什么?!难道,爸爸也是恶魔?!”

    不是恶魔,是魔族。虽然在日本经济陷入空前不景气时,也有人称呼银行员为魔鬼或是恶魔,但是爸爸怎么可能是真正的魔族呢?今后身为儿子的我该如何面对他才好?

    “以后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爸爸呢——,他竟然是魔族?”

    “这有什么关系?站在您父亲的立场来看,他的亲生儿子可是魔王呢!”

    次男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着。这样说倒也没错,不过这样不是更糟吗?

    “可是为什么孔拉德连我爸爸的事情都知道呢……”

    “就算你父亲是魔族又怎么样!你母亲终究还是人类呀!”

    看样子攻击还是没有停止的趋势。沃尔夫咕噜咕噜地喝下一大杯酒,向我投以因太漂亮而更显得险恶的眼神。

    “因为你的身体里流的有一半不是魔族的血,也就难怪你会跟孔拉德这么谈得来。因为两个人都是同病相怜的人!身体的另外一半都是肮脏的人类血肉,你身上流着的不知道是哪个来历不明有放荡的女人的血吧?要让这种人来当我们的……”

    糟了,等我发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后悔总是在事发之后才会降临。当初之所以会放弃已经持续练习了十年的棒球,也都是拜我这突如其来的冲动个性所赐。小市民的正义感总是会不时爆发,这是身为一个捕手最要不得的缺点,对我的人生也很不利。

    我在眼前这个漂亮的脸蛋上,呼了一个耳光。

    真是一记漂亮的耳光,声音很响亮,角度也没话说。球落的点好到足以形成一支安打,对敌人造成的破坏更是无法估计。因为对方正惊愕地看着我,看样子并没有要反击的意图。四周安静地可以听见水滴声,挨打的沃尔夫这下左颊变得红通通的,而且不只是左颊,右颊也是,连额头、眼睛也是……

    孔拉德脸色大变,倏地站了起来,还撞倒了椅子。

    “陛下,快收回,现在马上收回……”

    “我不要!”

    洁莉夫人慢慢地将刀子放到盘子上,浚达则连站也站不稳的往这边跑来。

    “我绝不会收回,也不打算为我的行为道歉!你要把我当笨蛋,还是要说我坏话,我都不所谓!但是你不能这样讲我妈!你根本就没有见过她,怎么能够骂人家放荡?!还骂她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来历不明的人就不能生小孩吗?!我妈是人类,来历很清楚,不管怎么看她就是人类,就是你所说的流着肮脏的血的人类!你以为你是谁呀?凭什么骂人类肮脏?如果你妈也这样被人家骂,身为儿子的你会做何感想?!反正,我是绝对不会道歉的!”

    每次只要抓狂就会这样,就好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哒哒地提出抗议。我制止浚达,继续说着。

    “我绝不会道歉的!我还看在他脸蛋漂亮的份上,才忍住没用拳头,只甩了他耳光喔!”

    “你是说你绝对不会收回你的话是吗?”

    确认我点了头之后,洁莉夫人在胸前啪的一声拍了个手。

    “太棒了,求婚成立!”

    球根?

    就是埋在土里面就会开出郁金香的那个东西吗?(注:意指球根,在日文里和求婚同音)

    “你看吧,沃尔夫,正如我所说的吧?你长得这么漂亮,哪家的王子会不要你呢?”

    只见她十指交合,高兴得好像快要跳起来一样。

    她所说的王子,指的难道就是……我妈?!

    “因为陛下实在长得太可爱了,我真是有点忌妒你。不过那也没办法,这也是为了我心爱的儿子着想。”

    “先等一等,大家先冷静一下,不,是谁赶快来让我冷静一下,快点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有违反了什么规矩吗,谁来跟我简短的解释一下吧?!”

    爱护我的教育官垂头丧气的低着头,一副“那A安**”……的表情。

    “……您没有违反规矩。只不过陛下使用了目前在贵族间也很少使用的古代传统方式,向他求婚了。”

    “你说的……求婚,不会就是……”

    “就是向对方提出结婚的意愿。”

    结婚?!日本男人还没满十八岁是不能和异性结婚的呀。虽然如果只是形式上的订婚就无所谓,可是沃尔夫他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和我形成异性关系呀。

    “结、结,结婚?!男人和男人?!而且还是我求的婚?!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求的婚呀?”

    “您用手打了对方的左颊,那就是贵族间求婚的仪式。如果被打的人用右颊回应您的话,就表示愿意接受您的求婚!”

    “不会吧,怎么会有这种事!而,而且,我和他明明都是男生!”

    “这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什么跟什么嘛,我向侮辱我母亲的人求了婚?!开出来的花既不是郁金香也不是风信子,而是情侣的爱情之花。而且这下诞生的不只是一般情侣,还是一对王室情侣?!

    浚达在一旁啜泣,希望这不是喜极而泣才好。

    “陛,陛下,您什么都没先告诉我们,就这么突然地提出求婚,未免也太……不,应该要替陛下开心才是。如此一来陛下也会以国王的身份,一直留在这个国家了吧……”

    “我们两个都是男的耶,谁快点帮我解围吧!”

    “受到如此的屈辱,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沃尔夫大喊了起来,看样子他并不打算用右颊回应我的求婚。

    “我又不是故意的!也没有人先告诉我揍人要用拳头啊!”

    “住嘴!从我出生以来第一次受到如此的屈辱!”

    “喔喔,是唷!那么看起来你一直都是过着十分幸福的生活呢!我可是曾经帮抢走我先发位置的学弟洗袜子,还曾经被队上脚程最慢的人盗过垒呢,那些才叫屈辱!你活了八十几年,连他人犯的一点小错都不愿意原谅……”

    不知是否因为被求了婚心情过于亢奋还是怎样,沃尔夫亡桌上一拨,所有餐盘和玻璃杯都被扫到了地板上,一支银制的刀子还弹到了我的脚边。

    “哇,真的很危险耶。别把晚餐也都拨下来喔,那是晚餐耶!”

    “陛下,不能捡……”

    我蹲下身子,拾起上面沾了一层鸡肉油脂的刀子。

    “你捡起来了吗?”

    又怎样?

    看一看四周的人,只见孔拉德和浚达以一副无计可施的表情垂着头,而将东西摔落的美少年脸上则浮现了由于愤怒而带点痉挛的轻蔑笑容。

    “你捡起来了是吧?那我们就约在明日正午。武器和方式都让你来选。毕竟你是个没上过战场,连马也骑不好的胆小鬼。所以至少让你使用你最得意的武器,再跟我一决死战。”

    “什,什么?”

    “你觉悟吧,我会把你碎尸万段的。”

    说完那些话,他冷酷的笑了笑,就向席间的母亲和兄长请求离席,之后就走了出去。只见一直没有帮上忙的教育官,垂头丧气的叹着气。

    “您向他求了婚,又马上接受了他的决斗请求。陛下的心意变来变去,真叫臣下无所适从。”

    “他向我请求……决斗?跟我吗?”

    “故意地将刀子丢在地上,就是无言的请求决斗行为,被请求的对手如果捡起了刀子,就代表愿意接受挑战。”

    “决斗?!喂,那我如果输了,不,我一定会输,输了的话会死掉吗?!只是不小心还亲切地帮人捡起刀子,就要被对方给打死吗?!”

    以我贫乏的想象力,只能想到在尘土满满的西部荒野里,向前走十步之后转头互相射击的决斗画面。在那种西部片里,所谓的决斗就是比谁的枪拔得比较快而已。

    不用担心吧,现在因为决斗而丢掉性命的人已经不多了。就准备一些会让沃尔夫意想不到的特殊武器锉锉他的锐气,怎么样?还是穿上可爱的衣服让对方失去战斗的意志,这个方法又如何?孔拉德和浚达两人如此商量着。在一旁不发一语地看着正在安慰新王陛下的两个“有利派”的古恩达鲁和洁莉夫人,各自将杯中的酒喝光之后开始说道。

    “虽然说那孩子从以前就不太会控制自己的脾气……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做出这种决定。”

    “就是说呀,真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就请求决斗。”

    他们只要冷静想想,应该就能理解我的求婚只是个无心之过才对。我毕竟是在所谓的异世界里长大的,连左右都分不清的海外归国子女,哪有可能知道魔族贵族之间的传统惯例呢?

    “但是,这也不完全是那孩子的错。”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古恩达鲁也在一旁聆听着。

    我有股不祥的预感。那个母亲每次只要对着我默默微笑,大多表示后面还有隐情。

    “嗯……,哼哼……,陛下的头发散发着我的美香蘭的味道。我把它加在洗发精里面后,就一直放在浴池旁。您一定是不了解它的功用,所以才拿来洗头的吧!”

    “你说的功用是?”

    “那是我拜托药术师做的,只会对魔族产生效果的珍贵药剂喔!闻到香味的人只要对那个人有一丁点好感的话,就会变得更热情、更大胆。”

    “也就是说,那是一种催情剂,还是兴奋剂一类的东西咯?”

    “哎呀,怎么用那么粗俗的字眼呢?”

    会让原本就对对方有好感的人更加大胆。那么如果原本就对对方没什么好感的话呢?微微皱起眉头的古恩达鲁,做了一个暗示下人斟酒的动作。

    “如果讨厌对方的话,就会变得更憎恨对方……所以沃尔夫才会这样吧,母亲大人,这件事您是不是应该早点告诉我们?”

    “咦,为什么呢?你不觉得沃尔夫生气的脸才是最可爱的吗?世界上有哪个母亲不想看见自己儿子最可爱的样子呢!”

    “……的确是没有……”

    “对了!你要不要和艾妮西娜独处的时候试试看呀?”

    “……生命很可贵……我还不想死……”

    就好像听见广播的英语教学节目一样,我茫然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讨厌对方的话会变得更憎恨对方;喜欢对方的话会变得更热情、大胆。

    原来如此,难怪从刚才开始,浚达的眼眶就一直很湿润。